創作內容

1 GP

【轉】歐美系列《如果你無視他,他就不會再敲了02完》

作者:ღ茉律│2021-08-29 15:39:25│巴幣:2│人氣:66


在香香去應門而消失之後,我替自己訂了一些規則:永遠關著窗簾,絕對不去應門,或是只要我看不到對方,就不對任何敲門聲,聲音,還有人聲做出反應。我全心投入學業,努力的放下這件事情。我爸媽對於我突然開始唸書這件事情興奮到他們幾乎沒有發現我對於門或是窗戶的詭異新舉動。

他們以為我只是長大了。

事實是:我做出了很簡單的選擇,我絕對要成功,無論如何。我一定要逃離這個都是黴菌的公寓,這枯萎的城鎮,逃離每天冒著化學煙霧的工廠,跟那只能靠八卦過活的家庭主婦。我要去很遠的地方,逃離任何不自然的東西,逃離我的過去。

小黛的故事跟我完全不同,我看向未來的同時,她全心全意的試著想解開過去的謎。因為她的美貌,運動細胞,還有充滿影響力的家境,小黛曾經是全校最受歡迎的人之一, 直到她的新執著證明了人是非常善變的。

小黛掉進了一個無底洞,無時無刻都在調查超自然現象跟研究邪教。她的健康跟成績一起衰退的同時,她的『朋友』們接連的消失。她在她家安裝了一個從走廊上的門到她的臥室的門之間,可以不用親眼看就能捕捉到來者的裝置。她展示那個奇怪的陷阱機關給訪客看的事件,成為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必須承認,我也是拋棄小黛的人之一。

事實是,我也怪罪她,當我唯一跟她的共同話題是我費盡全身力氣努力想要逃避的事情的時候,跟她獨處變的很痛苦。

她家的氣氛也很糟,她戲劇化的人格改變讓她父母的婚姻無法延續。她媽媽的酗酒習慣嚴重到她所有兄弟姊妹的監護權都被判給小黛的爸爸。

儘管小黛的心理醫生說服了法官讓她能跟著媽媽,那間曾經這麼吸引人,充滿著一家人快樂的生活的畫面,氣味,跟聲音的房子,很快就變的廢棄。在小黛媽媽偶而喝醉了唱著歌遊蕩在空屋裡的時候,甚至有種陰暗靈異的感覺。

在我們成為青少年之後,小黛跟我幾乎不會看到對方,因為我們兩人都不回應任何訪客甚至是接電話,我們只能用不同的方式聯繫。我們每年見面一次,在香香消失的那天,在她家曾經佇立過,現在已經改為某間倉庫的停車場的那個地方。

那裡是個好地點,在戶外,而且很多倉儲員工在附近,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讓可疑的東西躲藏。我們兩個都會用保溫瓶帶著我們最喜歡的飲料繞著停車場散步,聊我們的人生。但其實比較像是我努力的想聊我們兩個的人生,而小黛努力的把話題轉移回她對於超自然研究的新狂熱。

那個『敲門聲』(我們都這樣稱呼它)每年都會發生幾次,就跟香香警告我們的一樣,它有時候長有時候短,有時候激烈,有時候溫和,或是很突然。最糟的是我們並不是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還要努力試著阻止別人—那些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做像是應門這種再普通不過的動作。

有一次我家訂披薩(對我們家來說是件大事)來慶祝我拿到獎學金。當三下刺耳的敲門聲響起的時候,我爸站起來要去開門,我幾乎是撲過去的搶先跑去走廊,因為穿著襪子差點滑倒。

我胡亂又結巴的扯了個藉口說送披薩的男孩很帥我想要跟他單獨講講話,抓了一堆皺皺的錢,然後把連結著走廊的門關上。

在我身後是我熟悉的又小又舊的客廳,在我前面的門後是什麼…沒有人知道。閉著雙眼,我把頭靠在冰冷的門面聽著。我聽見帶著雜音的,混亂的呼吸。最糟糕的是因為我離門很近,讓對面的呼吸聲更沈重,更快,像是某種東西越來越興奮…或是飢餓。

門又被敲了三下,然後我聽到客廳傳來腳步聲,慌張的,我發現我爸媽要來看發生什麼事了。我離開了大門擋在走廊上。

「結果他人超爛。」我小聲的說。「他應該會繼續敲門,因為他想要我理他,我們無視他就好,好嗎?」

我爸爸比了一個要不要去拿獵槍的手勢但我抓住了他的手。「他也是我學校的學生,拜託不要鬧大啦。」

我們尷尬的圍著電視坐著,大門陸續傳來像是無聊的時候會用手指敲擊桌子的聲音。當他終於停止的時候,我們都鬆了一口氣,直到他開始用不同的節奏繼續。

「夠了!」我爸大喊,從搖椅上起身,往大門走去。

「老爸!!!不!!!」我大喊,但我已經來不及攔截他了,我爸猛然打開大門,嚇壞了那個來外送披薩的中年婦女。我爸困惑又羞愧的把我掉在地上的錢撿起來,嘴裡嘟囔著道歉的詞語,接過我們的披薩。

當那個女外送員離開之後,他嚴厲的凝視著我。「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嘆了口氣。

那年六月,我跟小黛見面的時候覺得她有點不太一樣。我終於十八歲了,接下來的秋季我就要離開這裡去開始我的大學生活。我不確定小黛畢業之後要做什麼,我每次看到她,她都更加的憔悴,更疲憊,神色更…黯淡。她穿著連帽外套,袖子拉至過手掌的位置,只露出她那黑色指甲油已掉漆剝落的指尖。她一直摸她的頭髮,染成粉紅色的地方幾乎要褪去,每一縷髮絲都如同蜘蛛絲一般細。

但讓我神經緊繃的是那台有著發亮的金屬輪匡,車窗貼的看不見車內的白色運動休旅車。那台把她載來,停在遠方等他,音響開的震天響,像是一隻龐大的機械鯊魚的車。

當我問小黛她最近在做什麼的時候,她的答案凌亂又模糊,她沒辦法清楚的描述她最近去了哪裡或是在做些什麼。我們的對話很快就停了,她緊張的看了一眼那台還沒熄火的休旅車,然後轉身準備離開。我伸手阻止他,突然很確信如果他上車的話,我再也不會見到她了,但我沒能攔住她。

但她轉身的時候她猛然塞了個東西到我胸口,力道重到讓我晃了一下,小聲的說了「這是給你的。」

不管裏面是什麼,那是個又方又重的東西,包在一層又一層的塑膠袋裡。我坐在我的車上,心碎的看著休旅車開走。

我打開了那個包裹。裡面全都是信件,她一直寫信跟香香的媽媽聯絡,幾乎每個星期都寫,裏面都是回信。我開始泛淚,我用力的踩了油門,小黛肯定惹上了麻煩,我一定要追上那台白色休旅車!

我想我好像看到它左轉,那也很合理,左轉就會上回到城鎮的高速公路,但當我沿著那條路開,而那台休旅車沒有出現的時候我越來越慌張。我上了高速公路然後把油門踩到底,直到我的二手Honda開始顫抖。當儀表板顯示的數字超過160的時候,我終於看到它了,它在慢車道緩緩的前進,好像司機完全不趕時間一樣,我排到它後面的幾台車之後,默默的跟著。

那台白色休旅車開了一條幾乎廢棄的路到了城鎮裡很老舊的區域,那是一個當鐵軌跟火車還主宰著運輸的時候非常熱門的區域。現在只能下古老的圍欄跟正在生鏽的印紙廠佇立在滿是野草的路旁。那是一個你別無選擇才會去的區域,絕對不是任何人會刻意去的地方。

那台車停在一排金屬浪板牆的後面,而我停在轉角後,我唯一能做的是祈禱不管是誰載著小黛,他都沒聽見我尖銳的煞車聲。

一個膚色黝黑,滿身肌肉,穿著雪白西裝打著領帶的男人下了車,替小黛跟另外兩個穿著球衣,戴著看不見眼睛的太陽眼鏡的男人開門。站在那三人旁邊的小黛看起來像是一陣強風就能吹走一樣。這非常詭異的一行人準備離開,三個男人型成一個三角,小黛被圍在中間。

我內心還在努力的說服自己回家,跟自己說這不關我的事。當其中一個男的拉起衣角抓他都是汗水的背,我看到一隻手槍塞在他的褲頭。

現在我別無選擇了。

無法決定要躡手躡腳的行動還是裝沒事直接大搖大擺,我半走半爬的沿著破舊的牆,經過都是蟲子的草叢。隱約可以聽到室內傳來努力跟濕熱的天氣對抗的風扇聲,還有檢查測試影視設備時會發出的電子噪音。一扇門重重的關上,我從轉角後探頭往裡面偷看。

我看得到的範圍內,我到門口的路徑是沒有人的,沒有人會突然抓住我,也沒有人會大喊別人過來。我衝到門口,推開門,我知道與其敲門不如直接衝進去,然後我衝進了那棟建築。

七張臉轉過來傻眼地看著我,每張臉都很驚訝,但最震驚的是小黛。其中兩個男人已經伸手要掏武器,但是穿著白西裝的那個人最先開口。

「你誰啊?」他直白粗魯地問。

我打量了一下周圍,那些簡陋的裝潢隔間佈景—浴室,辦公室,儲藏室之類的『攝影棚』沿著這從外面看似廢棄的建築內部排成一排。最靠近我的這邊有舞台燈光跟一個收音的麥克風,好像某種片場。那間假臥室,塑膠布包著的床墊,銬著手銬的床架,還有小黛的穿著非常清楚的顯示這裡都在拍哪種影片。

小黛已經脫到只剩內衣褲,我第一次看到她有多瘦,她也來不及蓋住她身上的瘀青跟手臂還有腿上的針孔。

「我是,呃…」我結巴的說。「我是另一個演員啦,來拍片的。」

那個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質疑的看著我,他嘴裡吃著紅色的棒棒糖,他說話的時候,棒棒糖會跟著動來動去。

「凱文沒有說有別的女人會來。」

「是臨時的啦。」我對他笑了一下,拍攝的組員看了看對方然後聳肩。那個白色西裝的男子又打量了我一次,然後翻了個白眼。

「好吧。」他說,然後用力的咬碎他的紅色棒棒糖,紅色的口水像血一樣流過他的下巴。「去換衣服,然後放鬆一下,如果你跟她簽的合約一樣,什麼都能拍。」

「我朋友可能要幫我一下。」我又對他笑了一下,然後把小黛拉去廁所,無視她的表情。

我們走進了那個很隨便、材料陽春、免強隔出來的廁所裡。確認門關上了之後,我們同時開始用氣音講話然後生氣的推著對方,跟往常一樣,儘管小黛的狀況不好,她還是贏了。

「你到底來這邊幹嘛?!」她用氣音嘶吼。「你不知道這些人能對你怎樣!」

「你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我也用氣音大喊,指著她身上的針孔。

「講得好像你都會聽我說話一樣。」她冷冷的說。「別難過,我活該,這是我應得的處罰,但我從來沒有想要你加入。」

「不要這樣說…」我深呼吸然後撥了911。「沒關係,我已經打給警察了---

「你瘋了嗎!?」小黛推到我撞上牆壁的時候,那個破隔間震了一下。「那些人馬上會把這門打破,警察到這裡要多久?!他們知道你報警的時候---

砰砰砰!

某個東西敲了門,我們兩個嚇到幾乎跳起,聽起來像是手槍的槍托。一個粗糙的聲音要我們快點,我們能聽到白西裝的男人正在交代其他人要對我們做什麼是,要從哪個角度拍最好。我絕望的尋找武器,但什麼都沒有,連支牙刷或是能拆下來的毛巾架都沒有。小黛雙手抱著自己蜷縮在角落,他們開門或是踹門用暴力讓我們出去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我抱著小黛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我的脖子能感受到她病懨懨的,潮濕又紊亂的氣息。我意識到我一開始就該像現在這樣照顧她,不管我願不願意,無論如何,發生在香香身上的事情連結著我們。

幾分鐘之後,外面的對話驟然停下,我一度懷疑我聽到這建築的大門外傳來的聲音是不是我的幻覺。

叮咚

「現在又是怎樣?」我聽到白西裝男人的聲音。「滾啦,我們在忙。」

叮咚

這個爛老鼠籠不可能有門鈴,但我們還是聽見了,一次又一次越來越大聲的門鈴。


「小爾,去處理。」西裝男咬牙切齒的說。

「是的,老闆。」小爾用路易西安那州的口音說。我聽到手槍上膛的聲音,然後是窺視孔打開的聲音,接下來一陣寂靜。

「小爾?」西裝男小聲的說。「欸!你還好嗎?外面是誰?」

沒有人回應。

「維爾!!」他憤怒的大喊,然後一聲槍響,接著是此起彼落的慌張的聲音。

「天啊他自殺了!他自己轟自己的頭!搞屁啊,頭誒!他到底幹嘛---

「給我冷靜點!」我聽到西裝男的怒吼,然後是憤怒的喘息,一堆金屬撞擊聲,拿起武器的聲音。




沒有人移動,沒有人想要當第一個去面對外面的東西的人。

香岱兒,一個當年才十一歲的小女孩,比他們所有人都還勇敢,我聽見像是一團肉在地上移動,像是什麼濕濕的東西離開地面的聲音。

「沒事的。」一個友善又宏亮的聲音用路易西安那的口音說,空氣從他嘴裡剛剛中了一槍的洞流出。「沒關係的,你可以讓我們進來。」

燈突然熄滅,有人打開了大門,尖叫,槍聲四起,我用我的身體擋住廁所的門,我跟小黛就像七年前那樣緊抓著對方。

二十分鐘後到場的警員們表示希望我們自己把門打開,不太想要用武力把門擊破,但最後還是照我們要求的做了。

外面沒有血跡,沒有噁心的屍塊,除了幾個牆上的彈孔之外,沒有任何暴力的跡象。

因為過去的經驗,我知道我們的故事沒有證據聽起來一定很荒謬。儘管還是有點神智不清,小黛還是努力交代她最近的經歷。其中一個比較年長的警員邊撚著他的鬍子邊不可置信的聽我們說我們的事情,當其他警員走遠後,他靠了過來。

「你們是七年前消失事件的那些女孩,對吧?」

「是的。」我點點頭,覺得緊張,他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是一個不信任任何人所以皮笑肉不笑的人的表情。

「如果要我給你們建議,一個完全跟我職業無關的建議…』他讓他的飛行員太陽眼鏡滑到他那像是鳥嘴般尖銳的鼻梁上,用那冷酷的藍眼睛瞪著我們。「我會說你們可能要考慮永遠離開這裡。」

「我完全同意。」我對他微笑,然後捏了小黛的手。

在從勒戒所出來之後,小黛搬到了我的大學的城鎮,一開始,我以為我的獎學金只夠我住在宿舍,但事情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當小黛的爸爸聽說了所有發生的事情,他很樂意支付他女兒可以重新開始人生的公寓的房租。

現在我跟小黛是室友,儘管我們最近都沒有聽到神秘的敲門聲,我們還是堅持我們的規則---也各自保管我們自己的鑰匙。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518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歐美系列《半價巫毒... 後一篇:【轉】歐美系列《我要吃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xas8611色情漢堡堡
施振榮打球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