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InfinityMoon】子靈支線--15.發酵

作者:貓澤冰淚│2021-08-26 18:34:44│巴幣:2│人氣:54
  十一月底、秋季將整個京都染上紅色,幾乎是轉眼間的事。
  撫過來的風對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有一定寒意,但在奧地利生長的混血兒並不特別覺得冷。
  
  所以、天氣一轉涼,在兩位大作家搬抵的新居早晨,會有大概率能看見這樣的光景。
  
  「嗯?妳醒了啊?」泡好了咖啡從廚房轉向客廳,映入自己視線的,是個捲著毛毯坐在沙發上的姑娘,現正睡眼惺忪的望著打開的電視,聖於是出聲試圖引起對方的注意。
  
  「醒了。嗯、大概吧。」回話中還有些茫然。
  
  「完全不像是醒了。」拿著馬克杯坐到藍子靈身旁,電視正重播著昨晚的綜藝節目,而聖才一入座,那嬌小還像少女般的姑娘就挨著自己肩頭倒過來。
  
  最近都是這個樣子,從搬到新家,不、應該是更早一點的時間吧。那一次,子靈央求聖留在身邊之後,那位嬌小的姊姊時不時會有像現在這樣的撒嬌舉動。
  事實上聖並不是個喜歡他人靠近的孩子,但對於藍子靈那已經顯得過度親暱的觸碰,他卻意外的不討厭,所以也沒有制止她的打算。
  
  某些事物的發酵都是眨眼間的事。
  
  「要吃點什麼嗎?妳身體很冷。」子靈明顯過低的體溫,讓那位碧眼青年亦感覺到絲絲寒氣,於是他輕聲詢問看起來還想睡去的少女。
  
  「……我不知道。」沉默幾分鐘,但沒有得出答案。
  「那就煎蛋吐司。」幫著大作家下決定,幾乎成了聖的日常。
  
  青年毫不猶豫的起身,失去了支撐的姑娘亦沒有撐起自己身子的打算,非常乾脆的倒在沙發上。記得很久之前,自家弟弟曾問她這是在幹什麼,而藍子靈敷衍的回了我在節能,讓藍子緣大翻白眼。
  
  「吶、聖。」在客廳喊著同居人的名字,有氣無力。
  「妳說。」在廚房弄早餐的碧眼青年回應。
  「子緣他們三點半左右會到京都車站。」突如其來的告知。
  
  站在瓦斯爐前的聖明顯愣了下,雖然依涅絲告知過他近期會到日本觀光旅遊一趟,但並沒有明確的時間,青年也就沒放在心上。但無論如何這都不可能是臨時起心動念的行程,畢竟他們兩個負責的藝人應該沒有閒到隨時可以出國,依涅絲沒有跟自己說,那只有可能是子緣已經告訴自家姊姊要飛抵日本的日期。
  
  所以說……
  
  「妳是忘了告訴我?」將煎蛋吐司擺到客廳桌上,聖無奈的在沙發上僅存的位置落座,拿起手機確認時間,並且發了條訊息給自家學妹。
  
  「嗯、是忘了。」坐起身,毫不猶豫的承認錯誤,但完全沒有反省之意的拿起早餐往嘴裡送。看著藍子靈吃東西是種享受,她總是能把東西吃得看起來像是很好吃一樣。
  
  「……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妳遺忘的頻率常讓我覺得有點故意。」眼前的少女經常會忘了告訴他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像是重覆買的食材,和廠商約好的取材時程,她的截稿日之類的,太過頻繁偶爾會讓聖懷疑,藍子靈是不是就想看自己一瞬間困擾的表情?
  
  「說不定是這樣。」揚開今天的第一個笑容,嬌小可愛的大作家,慧黠狡猾的眨了眼。
  
  *
  
  從京都郊區的住所搭乘電車,之後轉乘公車,大約在接近三點半左右的時間抵達了京都車站,而日本的列車通常在沒有大事的情況下,都會準點抵達,因此、兩人也沒有等上太久,就看見出了車站對他們興奮揮手的周釉涼,以及跟在他身旁的蘇若寒、裴語憐、藍子緣。
  
  「好久不見。」那個和子靈有著相仿面容的俊逸青年,走到她前方,一貫擺著一張毫無反應的撲克牌臉,向自家姊姊打著招呼。
  
  「是有點久。」揚起笑臉,子靈的神色看起來相當自然,雖然在子緣眼裡,那笑容還帶了點病氣,可已經比前一陣子她回台灣的時候又好上不少。
  「你看起來不錯。」補了這麼一句給弟弟,然而、就在藍子緣安下心的同時,那比藍子緣身高要矮些的姊姊,冷不防伸出掌心就往對方臉上捏住還拉長。
  
  「藍子靈!!!」如同子靈的猜想,她家弟弟果然立即點燃情緒朝自己大吼,而這鬼靈精的少女亦像是早就猜到子緣的下一步舉動,一個閃身就躲到聖的身後。
  
  「幹嘛?藍子靈是你可以叫的嗎?」子靈從同居人後方探出頭笑著,語氣有些頑劣,就像子緣印象裡,那個沒有遭受過失戀打擊的姊姊
  
  愛惡作劇的藍子靈,好像很久沒有見到了吶。
  在對姊姊吹鬍子瞪眼的同時,藍子緣居然不由得有些感嘆。
  
  「別玩了。」擋在藍子靈前方的混血男子,放任姊弟鬼抓人幾分鐘之後,聖伸手拉住那姑娘外套的帽子,並且擋在兩人中間,那表情與若寒同樣都有些雲淡風輕的男子,感覺上有些無奈。
  
  幾個月的相處可不是假的,對於藍子靈這種調皮性格聖再清楚不過,不過、在此前聖總下意識認為,這孩子就只是在自己面前逞強。然而、實際看那孩子在自家弟弟面前揚開的笑靨,碧眼青年莫名感到一陣安心。
  
  「妳看起來很有精神呢,子靈。」走向子靈面前,語憐的笑容一貫溫和,看著那位身型嬌小的小姊姊,她忍不住伸手撫過對方的腦袋瓜子。
  「有精神到叫人火大。」子緣站在一旁,雙手交疊,怨氣值難消。
  「這樣不是很好嗎?不然你在台灣一天到晚擔心得要死的樣子。」釉涼則出聲調侃對方。
  「閉嘴。」於是那高大的藝人換得了經紀人一個狠瞪。
  「欸?原來你很擔心我嗎?」打趣的攪局。
  「要不要這麼惹人厭啊、姊姊。」白了對方一眼。
  
  「學長看起來也很好。」望著自己夥伴們吵鬧的若寒,這時才轉向聖,聲音細碎清冽,唇角還有那麼些不明顯的笑意。
  
  「是嗎?」淡然的回應學妹,不曉得自己是哪個部分讓對方感覺很好,但聖似乎也沒有深問下去的打算,只是看著跑去和弟弟抬槓的同居人,神色柔和。
  
  這讓若寒有些意外。
  原來那個菁英學長也會有撲克牌臉之外的表情?
  
  「子靈。」實在鬧得有些久了,聖出聲喊了同居人的名字,這不只引起當事者的注意,就連其他人也一瞬間靜了下來,就見混血青年走向藍子靈說了:「該走了。」
  
  「好。」笑著回應聖,接著示意從來台灣來訪的親友們跟上,眾人一邊說笑著離開站前。
  
  子緣他們住宿的飯店離京都後站還有些距離,沿途、釉涼一直相當興奮的語憐討論著這次的行程,子緣則還在確認台灣一部份的工作,並且時不時和若寒交談,雖然是這麼說、兩名經紀人卻都還是看著走在最前頭的姊姊與學長。
  
  那兩人自然的牽著手,也不是聊得非常熱絡,要說正在交往有那麼點不對,但要說沒有在一起卻又哪裡怪怪的,光看他們的背影,完全無法想像聖和子靈究竟經歷了什麼樣的變化。
  
  「像是、老夫老妻?」若寒突然脫口而出,但聲音極輕。
  「有一點、可是又哪裡不太對勁。」同意若寒的說法、但又覺得不太是那麼一回事。
  
  藍子緣思考著,心頭浮現了以往不可能套在姐姐身上的用詞。
  依存症。
  
  -TBC- 2021/08/25 22:40
  
  碎念:
  討論許久,終於讓在台灣的那一群到日本玩耍去了
  但寫到這個段落的時候,發現這篇的訊息量有點大
  所以在這邊告一個段落,下一篇繼續
  總之就是想讓台灣的四隻發現那兩隻的關係
  又想讓若寒發現聖的不同
  寫到後來自己卡住,所以只能這樣了事XD(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490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iruka04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創物語】永恆(全)冽... 後一篇:【原創物語】人形館之夜人...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