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討人厭的情報總管不准任何人傷害他刀槍不入的養女?(0)

作者:飄泊筆尖│2021-08-19 18:19:09│巴幣:18│人氣:459
結合了「末日之子」、「逃離塔科夫」、「奴隸少女希爾薇(?)」等多要素的八寶粥型混合同人作品。

看在封面的愛達妹妹那麼可愛的份上,不進來看一下嗎?最後有全圖喔!


相關的上一篇作品:「首秀」


總算是跟上時代了,想出一個超長的輕小說名。

因為太長,其他資訊一律寫在這邊,就副標題之類的。

還有這集用來帶入世界觀,所以正式劇情還未開始。


「末日之子:重生 Code:Reborn」同人小說創作


序章(chapter 0):

「蒸發密令(Eraser)



(1)


「實在非常抱歉,是吾等無能才導致任務失敗,還造了成如此之多的士兵犧牲......」

「希望城」中央塔樓的議會廳內,最強異能者「五星侍」的三名成員面露難色,並單膝跪地向議會的成員們請罪。

「總之,你們都先起來吧!」

議會的主要代表人,帶著銀色單片眼鏡、有著一頭銀色及肩白髮的文雅男士"萊卡",禮貌的對眾人說道。

「劍真,你先仔細說說到底都發生了些什麼事吧?」


「是......」

「五星侍」的最強成員,有著一頭墨綠色短髮、身著改造過的和服與馬乘袴,左右腰間還各自別著一把特製武士刀的「無星」"劍真",面容凝重的站起身來。

「我們在對抗"喪屍"與"拾荒者"的詭異聯合進攻時,遇上了一群陣營未知的士兵,並且在對方的突襲攻勢下失去了大半的人手」

金銅色的雙目下垂,劍真再次低下頭,雙手握拳不甘心的緊咬著牙。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們只能帶著剩餘的成員與還活著的傷兵想辦法撤離戰場,儘管他們並沒有繼續追擊,但撤退的路上還是有許多人沒能撐過去......」


「就連你親自帶領訓練的『劍客隊』都傷亡慘重嗎?怎麼會這樣......」

萊卡也露出凝重的表情,並用右手托著下巴思考著。

「沒想到連城中數一數二的菁英戰鬥部隊狀況都如此慘烈,那幫人究竟是什麼來頭?」


「議長大人,恕我失禮!」

此時,另一名留著八字鬍與絡腮鬍,梳著一頭挑染的金綠色短髮,右眼帶著金色的單片眼鏡、身材相當高大壯碩的優雅紳士,也站了出來為劍真說話。

「那幫人應該是近期相當知名的武裝掠奪者小隊,我的部隊在準備進行回防時,也遇上了疑似是他們首領的人,我當時有和對方稍微進行交戰」

有著一對藍色雙眸,身穿白色的背心西裝與藍黑色襯衫,在黑色領帶旁邊的領子上還別著一朵小紅玫瑰裝飾,雙手上戴著一對半指格鬥手套,「五星侍」中力氣最大的成員「力星」"亞道夫",接著說道。

「對方的人數不多,雖然他們一開始是利用槍械對我們進行戰術打擊,但就在我衝進前線試圖全力突破他們時,我的拳頭卻直接被那個男人給豪不費力的擋了下來」


「什麼!」

在場所有的人幾乎都嚇了一跳,而這之中也包括了前「希望之主」"雷歐"在內。

「怎麼可能,竟然有人能輕鬆擋下擁有『前鋒者』異能的亞道夫將軍全力使出的一拳?」


「亞道夫,這是真的嗎?」

右眼上帶著眼罩,身穿黑色裝束並披著一件和其長髮同樣雪白的披風,身邊放著一把特製金屬大劍的男性"雷歐·威爾遜",難以置信的站起身來問道。

「可就連我都沒辦法輕易檔下你的全力一擊啊!」


「是的,千真萬確!」

亞道夫語氣堅定,眉頭深鎖的說道。

「他們首領的實力確實是名不虛傳,可能真如傳說所言,他擁有至少三四種以上的強大『末日異能』,又或者如另一種傳言所說......」


遲疑間,第三名在場的「五星侍」成員打斷了亞道夫說話。

「別開玩笑了,你難道要說他真的是第三個『末日之子』嗎?」

將一頭翠玉色的及肩長髮束成馬尾,身穿極短的低胸白色吊帶上衣與一件棕黑色的短裙,左腹上有一道極深的刀疤,背著箭筒與一把連發十字弓,右大腿綁著繃帶、腳踩一雙綁帶長靴。

「現如今世上,能複製其他能力者異能來使用的『末日之子』,就只有『希望之主』一個!」

有著一對金黃色與天青藍異色瞳的女性「狂星」"魅蘭紗",有些激動的說道。

「另外一個就是已逝的『自由之風』領導者"武井 雷",除此之外怎麼可能會有第三個?」


「魅蘭紗小姐,請先冷靜下來」

萊卡微笑著對魅蘭紗說道。

「這還僅只是猜測而已,不必那麼激動」

說著,他也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更何況世事難料,我們也不能完全無視這個可能性!」


「嗚......是!」

魅蘭纱縮起肩膀,委屈的道了歉。

「非常抱歉,萊卡議長」


「沒關係!」

萊卡再次露出溫柔的笑容說道。

「總之先去休息吧,你們長途奔波過後一定很累了,剩下的我們之後再討論也可以」

說著,驚訝的眾人也再度坐回了位置上。

「也請各位不要太過於自責,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誰也無法預料,所以這並不是任何人的錯」

說完,萊卡稍微低下了頭,顯得相當沒落。

「只能說是時運不濟吧,之後得要好好的弔念這些犧牲的勇士們才行......」



「是的,那麼屬下先行告退!」

說完,三人便轉身離開了議會廳。




議會廳外,三人正在討論之前的事情。


「如果是那傢伙的話,說不定就能預料的到吧?」

劍真抬頭望天,自責的嘆了一口氣。


「你是說之前跑去執行任務的"麥斯特"嗎?」

亞道夫拍了拍劍真的肩膀,試圖安慰他。

「如議長所言,世事難料啊!」

「就算是麥斯特也不一定就能預料到這種狀況啊?」


「得了吧!」

魅蘭纱疲憊的垂下肩膀。

「那傢伙的能力就跟秀逗的電視一樣不穩定,什麼時候會發作起來誰也不知道」

露出苦笑,她自嘲的說道。

「更別說是在緊急情況下了,但說不定多敲一敲他那笨腦袋會有用呢!」


「喔咿!」

這時,從不遠處傳來了一聲呼喊。


一名手拿書本披著紅色披肩、有著一頭柔順金色捲髮、右眼上戴著一個醫療用眼罩的嬌小少女,與一名有著頭灰色亂髮、身穿黑色大衣戴著黑色手套、脖子上有著類似縫線紋身的輕浮年輕男性,漫步著走了過來。


「呦,聽說死了不少人啊?」

一對湛藍色的雙眼中滿是笑意,「五星侍」的第四名成員「殺星」"安諾",手上拿著一個白色的面具,並以幸災樂禍的表情嘲笑說道。

我來笑你們了喔!


「切,你不是去處理搞偷渡的走私販了嗎?」

魅蘭纱露出相當厭惡的表情,不屑的回應安諾。

「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出現,真晦氣!」


「感覺你們三人回來一定很累了,所以我們買了一些蛋糕!」

懷中抱著一大盒蛋糕,有著天青色眼瞳,同時也是「五星侍」最後一名成員,「亂星」"愛達"一臉呆萌露出小小的笑容,並溫柔的說道。


「喔,謝謝妳啊愛達!」

亞道夫露出笑容,並立刻來到"愛達"身前蹲下,並從她手中接過蛋糕。

「很重吧?我幫妳拿吧!」

他仔細一看,盒子上的商標是一間在城中相當知名的甜點店,雖然美味但也價格不斐。

「喔,這間店的蛋糕不是很貴嗎?」


「是安諾出的錢喔!」

愛達微笑著看向身邊的安諾。


「切!」

聽見這句話,安諾咋舌抱怨。

「要不是剛才————」

但才剛開口,就立刻被打斷了。


哈啊?

愛達的眼睛突然閃過一道紅光,並瞬間露出一副相當不屑的表情,甚至連語氣與嗓音都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噯呀!」

立刻的,安諾翻了個白眼嘆氣說道。

「對啦對啦!我看你們這麼可憐,才大發慈悲、自掏腰包的請大家吃東西喔!」


「嗯!」

聽見這番話,愛達滿意的點了點頭,表情與音調又變回了原來軟萌的樣子。

「我們一起回去吃蛋糕吧!」


「嗯,謝謝你們!」

沉默的劍真也終於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在黃昏的夕陽下,眾人一起踏上了歸家的路途。






時間回到幾小時前。

「希望城」外,破滅的首都「安達卡」北側遺跡外圍。



在一處高地上,兩男一女聽著遠處傳來的打鬥聲,一邊閒聊。


「欸,我一直想問妳喔......」

有著一對棕黑色瞳孔,臉上帶著只露出雙眼的巴拉克拉瓦頭套,黑色帽兜大外套配上綠色森林迷彩褲,外套內穿著一件黑色的突擊防彈背心,身後揹著裝有消音器的"SVDS"狙擊步槍、腰間掛著一把裝有直角前握把與消音器"AK-15"「龍騎兵」突擊步槍的男人。

「八尺(Yasaka)」"唐納森·珀西瓦爾"(Donaldson Percival),向身旁的女性隊友搭話。

「妳身上穿的是『八島地區』的巫女裝,那怎麼會配雙軍靴而不是木屐呢?」


「首先,這雖然看起來是緋袴,但這身衣服的原型其實是一套女性用的武者服」

留著一頭束起的黑色姬髮式、有著琥珀色的眼眸,身穿一套由白色巫女服所改造而成的特種戰鬥裝備,右眼上帶著一個黑底白十字的眼罩,手持裝有shift握把與消音器的黑色"HK416A5"突擊步槍,腰間還掛著一把武士刀的女性。

「蛇螺(Dara)」"高砂 琥珀(Takasago Kohaku)",有些不屑的回應。

「再來,要在這種地方穿木屐到處跑,你倒是先試穿下給我看看啊?」


「哼,開個玩笑嘛!」

「八尺」趣味的笑了笑。

「我又不是第一天跟妳組隊了」


「隊長來消息了,準備出動囉!」

「八尺」的另一邊,有著一頭深棕色短髮與金黃色眼眸的男人,身著黑色的輕型防彈胸掛、帶著一個黑色的TC 800戰術防護頭盔,手持一把裝有消音器與光學瞄鏡的軍規級"AR-15"步槍。

如月」奧利佛·高登(Oliver Gordon),露出微笑對兩人說道。

「敵人現在南邊的遺跡入口,確認身份為『希望城』的軍隊」


「收到!」

收起笑容,「蛇螺」端起步槍,打開保險並拉栓上膛。

「"八尺",準備好送我們兩個過去」


「了解,準備好了嗎?」

「八尺」也表現出認真的態度,稍微壓低身體並將手搭在了兩人的肩上。


「嗯!」

兩人也點了點頭並一同壓低重心,就如準備出膛的子彈般蓄勢待發。


瞬間,周圍的場景出現了一陣扭曲。

遠處高地瞬間變成了遺跡附近樹林的內部,而激烈的打鬥聲也變的近在咫尺。


「拾荒者們就在附近等著,去吧!」

一聲令下,「八尺」用力一拍二人肩膀。


「嗯!」

猛虎出閘,「蛇螺」與「如月」齊聲答應,並往不同方向奔馳而出。


「長官,"蛇螺"與"如月"已經出發,我現在正在往制高點移動」

看著兩人逐漸消失在樹林當中,對通訊器報告完的「八尺」端起步槍,身形突然發生了一陣扭曲,然後便隨之消失無蹤。




安達卡「北側遺跡」,西南側城市邊境破口。


「狂星」"魅蘭纱",與她帶領的「希望城」特種部隊「恩貢」,正在此處等待著亞道夫與其部隊的到來。


本該是很普通的殭屍清剿與物品護送任務,但卻發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已經快到預定的撤離時間了,亞道夫他們也快到達這裡了」

魅蘭纱有些氣憤的大吼。

「偵察部隊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這麼久了都沒有任何回報?」


「魅蘭纱大人,這小的也不知道」

她身邊那有著一頭白髮,看起來相當專業的女性副官立刻回答道。

「第六小隊在回報發現敵蹤後就失去了訊號,而且不管怎麼呼叫都沒有任何反應」

「我們懷疑是受到了敵方的攻擊,所以派了一小部分人手去進行支援,但他們也在沒多久之後就跟著失聯了」


「切,已經沒時間了!」

看了看時間,她拿出背後那銀色的連發十字弓,並向所有部隊下令。

「第四、五、七小隊駐守原位,隨時準備接應亞道夫的人」

「第一跟第二小隊跟著我走,我要親自進去確認第六小隊與支援人手的狀況」

「我們是不會拋下任何一個隊員的!」


「「是,為了希望城!!」」

身穿特殊制服的「恩貢部隊」整齊劃一的回應,並訓練有素的開始了各自的行動。




同一時間「廢墟周邊樹林」中,「恩貢部隊」第六小隊的所在位置。


「剩餘一人(one left)」

有著一對翠綠色眼眸,罩著灰黑色的三角面巾的男性,灰黑色的Airframe Tan戰術盔下留著一頭黑色短髮,配上暗灰色戰術長褲與一件黑色蜂巢狀防彈背心。

「快結束了」

「鮫島(Sameshima)」"羅蘭·貝克(Roland Baker)",手持一把裝有全息瞄準鏡的消音"SIG MCX"突擊步槍,並躲在一棵樹木後方尋找著最後一名「恩貢」士兵的所在位置。




「敵方、敵方到底有幾個人?」

躲在一顆倒塌的枯木後方,最後一名「恩貢士兵」緊張的處理著腹部上被子彈劃過的傷口。

「而且他們為什麼全員都是『跑者』,每個都跑的跟車子一樣快」


這時,士兵突然聽見了後方傳來了一聲清脆的聲響。

那是樹枝被踩斷的聲音,他立即放下手上的醫療用具,忍著疼痛拿起槍並轉過身子隨時準備開火迎敵。


一秒、兩秒、三秒。


腳步聲來到了枯木的正後方。


「抓到你了!」

不顧傷口裂開,士兵直起身子並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方開槍射擊。


「嗚喔!」

隨著一聲悶哼,面前的人被他射倒在了地上。

「一個——」

立即向倒地的對手補槍,但就在同一瞬間他感覺到身後傳來了衝擊。

「嗚噁!」


兩發子彈擊穿了他的胸口。

「嗚喔啊啊啊啊,咳——咳!」

被射倒在地上的士兵痛苦的咳嗽了兩聲,他用盡最後的力氣試圖看向擊中了他的人。


什麼!怎麼會......?

他保證自己絕對沒有看錯,但擊中了他的那名士兵不論裝備甚至是樣貌,都與自己剛才射殺的那個士兵完全一樣。

「難不成、你是分裂者————


但還來不及說完,子彈便擊中了他的左眼並穿過了腦幹。


「長官(Sir),所有目標倒下(All targets down)」

確認對方完全死亡,「鮫島」啟動通訊器向某人報告。

「前來調查的『恩貢』小隊成員與增援部隊以確認全滅」


「幹的好(Well down)」

一股渾厚的嗓音冷靜的回應。

「根據"八尺"的報告,另有額外的增援部隊正在往你那邊前進」


「收到,我該繼續吸引他們注意,還是到此為止?」

稍微喘了一口氣後,他以輕鬆的語氣回應。

「我還有一點餘力」


「先撤退吧,這樣的成果已經足夠了」

隊長依舊冷靜的回應道。

「主力部隊也快到我這邊了,我跟"裂口"現在要前往預定地點進行埋伏」

「別死了喔!」


「收到,您也一樣!」

說完,「鮫島」切斷了通訊。


看了看手錶,他稍微思考了一下現在的狀況。

「隊長跟"裂口"要去對付希望城的主力部隊,"蛇螺"與"鮫島"前去拖住負責後援的"劍客隊"」

「"八尺"跟"猿夢"則各自在......」


「"鮫島"、"鮫島"」

這時,通訊器那邊傳來了「八尺」的呼叫。

「緊急狀況,你有收到嗎?


「很清楚,發生什麼事了?」

「鮫島」稍微皺起眉頭問道。


「你那邊來的是『恩貢』第一與第二小隊,而且帶隊的是"高風險目標(HVT)"『狂星』本人跟她的女副官」

位於高處的「八尺」拿著黑色的SVDS步槍,在瞄準鏡中確認著「如月」的位置。

「我建議你立即撤離,我會在這裡掩護你離開」


「最強的『搜尋者』親自上陣嗎?這可不好對付」

拿下彈夾檢查剩餘彈量,「鮫島」苦笑了一下。

「收到,你能用能力直接將我送離這裡嗎?」


「不行(Negative)!」

「你的距離太遠,我無法利用傳送來幫助你進行快速撤離,那會暴露我們的行蹤」

確定了敵我雙方的位置後的「八尺」,俐落的說道。

「兩支部隊分開形成了包圍網,你只能直接殺出去」

「走"林間小路"那個方向撤離,那邊由她的副官帶隊,人數較少、我的視野也比較清晰」


「收到!」

「鮫島」再度確認了下裝備,然後笑了笑。

「哼哼,有些棘手呢!」


「開始轉移(Moving)!」




安達卡「北側遺跡」,城市東南方邊境。

後援部隊,"劍客隊"待機位置周邊。


「哈哈,自我們佔據港口之後,就好久沒回到這地方來了」

「蛇螺」帶著一小批拾荒者們單獨繞到了目標的後方,並對著通訊另一側的「如月」說道。

「如我所想,依舊是相當的破敗呢」


「我們以前也不常來北側遺跡呢,那時候的"希望城"部隊經常會來這裡巡邏」

「如月」這邊,他正待在一支規模龐大的拾荒者隊伍當中,指揮著眾人前進。

「我記得妳末日前就是住在這附近來著?」


「是啊,我剛來蓋亞大陸時就是住在這附近,但從軍之後我就搬到首都中心去了」

說著,「蛇螺」的「搜尋者」異能突然間讓她感覺到了什麼。

「安靜,我們相當接近劍客隊的後方了,但無法確定"高風險目標(HVT)"的具體位置」

「我會先在此處待命,等待你們的行動」


「收到!」

話音剛落,一名拾荒者也來到了「如月」的身邊向他說道。

「報告,最前方的殭屍群已經與"劍客隊"前鋒進行接觸,現在打起來了」

「我們這邊也能夠準備進攻了!」


「收到,作的好!」

「如月」露出笑容,並滿意的對拾荒者們舉手擺出手勢,示意所有人準備戰鬥。

「"蛇螺",我們即將與敵人交戰(Contact),請做好準備」

「"如月",結束通訊(out)」


「你確定那些殭屍是絕對不會攻擊我們的吧?」

那名拾荒者有些不安的問道。

「還有,幫你們攻擊"希望城"的部隊,就會給我們物資跟武器這點?」


「當然囉,那些殭屍現在全都處於我們『控制者』同伴的操控下,而且那名同伴現在正在你們老大身邊,等到他確定我們的目標達成後,就會把報酬的位置告訴你們了」

「如月」露出相當真誠的笑容說道。


「好,我了解了!」

拾荒者領隊看見他那可靠的笑容,心中的疑惑與恐懼也隨之消散了一大半。

「我現在就讓前面的人開始進攻,還請您一定要支援我們行動!」


「嗯,沒問題!」

抬起槍,認真的注視前方。

「走吧!」

「如月」散發出認真的氣勢,指揮拾荒者們發起了進攻。




安達卡「北側遺跡」,西南側城市向外通道。


由「力星」"亞道夫"將軍所帶領的主力部隊,正攜帶著一台相當重要的儀器往邊境破口處撤離。

但就在部隊快要到達撤離點時,前方的士兵卻突然回報,說是發現了不少人影。


「將軍,那是『恩貢部隊』的成員!」

一名偵查兵用望遠鏡認出了對方的裝備。

「且似乎有很多人都受了傷!」


「快,去接應他們,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儘管相當疑惑,但亞道夫還是冷靜的對士兵們下令,讓他們前去接應受傷的同伴。


「亞、亞道夫將軍......」

一名雙手都在流血的恩貢士兵艱難的對亞道夫致歉。

「非、非常抱歉,我們大意了,被、被敵人給襲擊了......」


「冷靜下來,慢慢說!」

一邊安撫著對方,亞道夫一邊招手呼叫醫療兵前來。

「已經沒事了,魅蘭紗在哪裡?」

他環顧四周,但除了這些多少都受了點傷的恩貢成員外,他並沒有看見其他成員。


「魅蘭紗大人剛前去尋找失聯的同伴,而她剛離開沒多久後通訊就遭受了干擾,同時數量與情況都未知的敵人就突然以可怕的火力襲擊了我們......」

恩貢士兵艱難的張口說道,一名醫療兵也立刻來到了他的身邊,開始幫他處理手臂上的傷口。

「有、有許多人受傷,還有幾人當場陣亡,且敵人依舊在對我們進行持續猛攻,所以我們只能先掩護傷者不斷進行撤退,結果就遇上了你們......」

他的面色發白,語氣也隨之越發虛弱。

「是我們的失職,這真是、非常的抱歉......」


「好了,不要再責怪自己了」

看著恩貢士兵虛弱的模樣,亞道夫讓大部分是兵先掩護所有的醫護兵與傷兵退往後方,自己則與偵察部隊的成員則先往前方稍微調查下狀況。

「先休息一下吧,你們已經盡力了」



看著傷員們逐漸後退、一名偵查兵隊長來到了亞道夫身邊憂心的問道。

「將軍,恩貢部隊作為希望城的最強戰力之一,當中也有不少老練的士兵與能力者們存在,到底是遇上了什麼才會被瞬間打的潰不成軍?」


「不知道,但肯定很危險!」

亞道夫皺起眉頭說道。

「這就是我們接下來要調查的事情了」

但他還來不及多加思索,答案便隨著一聲叫喊而自行現身了。



在不遠處一間矮房的上方,一名身穿改造過的重型鎮暴裝備,有著灰色眼眸的魁武男性士兵,手持一把裝有95發彈鼓的"RPK-16"重機槍,趴在了房頂上大聲喊道

「與敵方接戰(Enemy contact)!!」

「裂口(Kuchisake)」伊森·藍道夫(Ethan Randolph),扣下扳機對士兵們開始了火力壓制。


「所有人找掩護

偵查隊長立刻下令,讓所有人盡速躲藏。

亞道夫也即刻以身體護住了身邊的士兵,並將他們立即帶入了掩體當中。


「噠噠、噠、噠」

大量子彈精確的擊中了士兵們躲藏著的掩體。


噠、噠、噠、噠、

且根據對方射擊方式來判斷,他並不只是在隨意的傾瀉彈藥,試圖恐嚇對手。

而是以有節奏的射擊方式,在壓制敵方以及吸引士兵們的注意。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於「裂口」的身上時,一名留著標準士兵平頭、有著一對銀色眼眸,穿著黑色短袖上衣配上黑色的戰術長褲,手持一把裝有專用消音器的黑色"ASh-12.7"大口徑突擊步槍,且身材相當壯碩的中年男性。

也是「都市傳說小隊」的隊長,「冥路(Meiro)」彼特羅多·扎沃茨基(Petrodo Zavodskoy)。

正帶著幾名裝備精良的武裝掠奪者們,悄悄的繞到了前方偵察部隊的側邊。



「走(GO)、走(GO)、走(GO)、走(GO)!」

掠奪者們在經過房屋的側邊時丟下了一包炸藥。

「注意爆炸(Fire in the hole)!



「"裂口",爆裂物設置完畢(Boom has been planted)」

「冥路」啟動通訊器進行告知,然後在確認全數隊友都離開爆裂物範圍後,對旁邊的人比了個手勢。


「收到,正在轉移(Moving)」

「裂口」停火翻身,進入房頂的後方躲藏了起來。


隨即,在「冥路」的一聲令下。

恐怖的轟鳴聲伴隨著劇烈爆炸,直接將一棟廢棄房屋給炸掉了一半。


「啊,發生什麼事了?」

看著石塊飛散四濺,還處在震驚狀態下的偵查隊長驚恐問道。


「搭搭、搭搭」

但伴隨著幾聲明顯經過抑制但依然相當大聲的特殊槍響,兩名士兵隨之慘叫著倒在了地上。


「呵啊!」

「嗚喔......」


「右側、右側————嗚啊!

偵查隊長立即指揮回擊,但才剛轉身就遭到一名帶戴著土黃色鴨舌帽、手持"AKS-74UN"的掠奪者隊長攻擊,並中槍倒地。


「這裡是"郊狼",敵方偵查隊長死亡」

掠奪者小隊的隊長「郊狼」確認了偵查隊長的死亡,隨即便將槍口指向了下一個希望城士兵。


但就在「郊狼」扣下扳機的那一個瞬間,一個巨大的身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瞬間檔在了那名士兵的面前,並為他擋住了子彈。

「什麼?」

「郊狼」瞬間有些震驚,因為那人正是身為「五星侍」之一的亞道夫將軍。


「操(shit),與"高風險目標(HVT)"接戰」

他用通訊器向全員宣告,然後向後躲入了石牆的後方開始對亞道夫開槍射擊。


「前來支援!」

同時,在「郊狼」附近的另一名掠奪者也來到了隊長身邊拍了拍對方肩膀,並蹲在他身旁將半個身子探出牆外,一同向亞道夫開槍射擊。




看著士兵們一個個倒下,亞道夫怒視著掠奪者們,但在其「護衛者」的能力加持下,擊中他的子彈就如同泥牛入海般,完全沒有發揮出一點作用。

甚至連他身上的西裝,都沒有出現一絲損毀的痕跡。


「你們這群野蠻人——

他面露凶光、身體發力,徒手從一旁的碎石牆上掰下了一塊巨大的石塊,並用力將石塊往「郊狼」的方向狠狠的扔了過去。


「喵的(fuck)、趴下(Get down)!!」

於此同時,見情勢不妙的「郊狼」用力抓住身邊的同伴,並一把將他拉進了石牆後方。


「他喵的(fucking shit)!」

掠奪者看著石塊如砲彈一般飛來,並「碰」的一將他們剛才躲避的石牆給砸出了一個大洞,這令他心有餘悸的流下了幾滴冷汗。


「"冥路"、"冥路"」

「郊狼」狼狽的從地上起身,並啟動通訊器進行呼叫。

「我們無法對抗HVT,必須進行轉移(Move)」


「收到,我會掩護你們移動」

伴隨著彈殼落地的清脆「鐺啷」聲,「冥路」一邊回應一邊進行了重新裝填。

「你與其他人到後方去搶奪目標物品,這裡交給我一個人就行了」


「"郊狼"收到」

「郊狼」檢查了下手上的步槍,並開始指揮手下的掠奪者們進行移動。

「全員注意,計畫更變!」

「不用管HVT了,"冥路"會負責牽制他,只管奪回手提箱!」


亞道夫在掩護了周邊的傷者離開後,他將目光轉向正在進行轉移的掠奪者們。

「別想跑!」

憤怒的舉起拳頭,他邁開腳步向前衝鋒,打算直接將敵人空拳打死。


但就在那對鐵拳即將擊中掠奪者前,一個黑色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亞道夫的身前,並以空手接住了他的拳頭。

「什麼?」


「非常抱歉,亞道夫將軍」

「冥路」全身發力,露齒笑道。

「還請原諒我的無禮,但我不能讓您過去」


接著他深吸一口氣並向用力地上一踏,一發力便將亞道夫的身體給推了回去。


「什麼!」

幾名正在撤退的士兵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他竟然能空手接住亞道夫將軍的拳頭,甚至還能做到反推回去?」


「亞道夫將軍的拳頭,可是能將戰車裝甲板給打凹一個洞的啊!」

另一名傷兵則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那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別停下來!」

一名大腿受傷的隊長,忍著疼痛對士兵們大吼。

「快聯繫後方主力部隊與劍真大人的劍客隊,讓他們來支援我們!」


「隊長,我們聯繫不上劍客隊的成員」

一名通訊兵攙扶著受傷的隊友,皺著眉頭回應隊長。

「從剛才開始,通訊就受到了不明的干擾,訊號極差!」


「該死!」

隊長因疼痛而哀號了一聲。

「還能動的都動起來,總之先回到主力部隊那邊,我們必須通知他們前線的狀況!」


「是,了解!」




城市東南方邊境,後援部隊"劍客隊"待機位置。


「吃我一槍!」

一名手持長槍的"劍客隊"隊長,先是以靈活的身法躲過了兩發朝他射來的子彈,然後向著前方的拾荒者用力刺了出去。


「嗚哇!」

拾荒者痛苦哀號,槍枝與身體都應聲倒在了地上。

「噁......」


看向旁邊,戴著黑色頭盔、手持"AR-15"步槍的「如月」向他的方向衝了過來,並瞄準他的腦袋與身體扣下板機。

「嗯?」

隊長從屍體上拔出長槍,對他這樣受過嚴格訓練的"末日倖存者(希望城對異能者的稱呼)"來說,子彈的速度也不過就像是慢速撥放罷了,輕而易舉就能夠躲避開來。

「哼,不自量力!」

以靈活的身法閃過兩發子彈,他的雙手接著發力,以極快的速度將長槍向「如月」的方向橫掃而去。

「得手了!」


但就在槍尖即將劃開「如月」腹部的前一刻。

「哼!」

只見他嘴角上揚,輕蔑一笑。


「嗯!怎麼會?」


輕盈的向後一退,「如月」的身影瞬間消失無蹤。


「突然間,消失了?」

長槍隊長瞬間呆住了兩秒,然後回過神來的他聚精會神,試圖在混亂的戰場上利用身為"搜尋者"的知覺尋找消失的「如月」。


「難不成那個人是"隱者"嗎?」

但別說是聲響了,他發現地上竟然連對方移動過的跡象都沒有。


「這、不可能,就算"隱者"能夠隱藏身形與氣息,但他們也不能消除自己的痕跡才對啊?」

就算是在他剛才消失的地方,也只有由其他劍客隊士兵與拾荒者所留下軍靴與布鞋痕跡,而沒有其他不同的腳印。

「但為什麼、剛才的地方,那片沙地上為什麼會沒有不同的足跡?」


「喝啊!」

就在長槍隊長不知所措之時,一名手持用光子彈的AK步槍拾荒者,不要命的衝上前想用槍上的刺刀偷襲他。


「可惡,走開!」

用力一甩,槍柄擊中了拾荒者的腹部令其手中的步槍脫手。

接著,收回槍柄向前突刺,鋒利的槍尖給拾荒者的胸口來了個透心涼。


「嗯,呼啊!」

但於此同時,一把尖刀也不知從何而來的劃開了長槍隊長的喉嚨。

「怎麼、是誰?」

摀著喉嚨,鬆手的隊長與拾荒者同時倒地。


雙眼開始發黑,只見出現在其身後的「如月」甩掉了軍刀上的血跡,然後便再度消失。

「......咳」

隊長試圖拿起通訊器說話,但一開口便只有鮮血流出,無法發聲。


「這傢伙、不簡單......」

已經看不見東西了。


「這人絕不是普通的"末日倖存者"」

感覺不到身體了。


「我必須......告訴、劍真大......人......」

死亡,失去生命跡象。




後援部隊"劍客隊"指揮處


「呼......客隊,這裡......主......需......協......」

「主力部隊,這邊是劍客隊,你們訊號很差,請重複!」


「數名......闖......手提...要被......走......」

隨即,便只剩下一片雜訊。


「劍真大人,不行!」

通訊兵緊張的對一名身穿和服、腰間掛著兩把武士刀的男性「無星」"劍真"報告。

「通訊依然受到干擾,無法得知其他隊伍的狀況!」


「所有人準備出擊,去支援前方戰場!」

劍真面露難色,思考著現在的狀況。

「為什麼拾荒者會跟喪屍一同攻擊我們?」

「而且他們不僅不會互相攻擊,雙方之間的行動模式甚至還看起來相當配合」


「報告,隊、隊伍後方也出現了多名拾荒者與一名使用"八島刀具"的女性"末日倖存者"!」

一名身上沾滿了血跡的士兵,死命的衝到了劍真面前,並用盡力氣大聲喊道。

「一把紅色的武士刀,殺了、一瞬間就殺了我們五、六名士兵!」

這句話,令得在場所有人都不自覺的停下了動作。


「什麼,後面也來人了?」

劍真即刻來到士兵面前,並先檢查起了對方的傷勢。

「先不說那些,你的傷勢怎麼樣?」


「不,我沒事!」

士兵氣喘吁吁。

「這是、是其他人的血,我、我沒有受傷!」

他的眼中滿是驚懼,牙關也止不住地顫抖著。

「那不是人、是......是惡鬼!」


「總之,你先冷靜下來」

「醫護兵!」

劍真立即招呼了一名醫護兵過來照顧受驚嚇的士兵,並起身拔出身上的雙劍。

「計畫不變,其他人去支援前線,兩名副官留下來跟我去處理後方的敵人!」


「是!」

分別拿著武士刀與太刀的副官齊聲回應。


儘管眾人都被突如其來的狀況搞得有些反應不過來,但士兵們在聽到命令後便立即恢復了秩序,幾名隊長們也繼續了剛才的行動指揮。

「大家準備好,以阻擋敵人的攻勢為優先,並確保傷兵都能被立即送回後方,然後建立防線進行固守,等待支援到來!」


「但、但我們沒有支援,遠程通訊受到了干擾,我們甚至都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

剛才的通訊兵膽戰心驚的說。


「那就撐到敵人撤退為止」


「劍客隊永不退縮!!」



另一方面。


「喝啊!」

後方戰場,手持直劍的劍客隊士兵高舉持刀手,打算一刀將面前的拾荒者給劈成兩半。


「太慢了!」

腥紅的閃光自他的眼前閃過。


「嗚喔啊啊啊啊啊!!」

士兵持刀的右手掉落在地。

「我的王之力啊啊啊啊啊啊!!!!!!!」


「喝啊!」

隨即一記"示現流"的大袈裟斬,便將士兵的連人帶甲斜斬成了兩截。


猿劍·袈裟斬


「沒事吧?」

撇了一眼倒地的屍體,「蛇螺」甩刀震血,並看向身後坐倒在地上的拾荒者。

「不要跟他們打近身戰,劍客隊可是近戰高手,拉開距離你們才有機會開槍射擊」

鮮紅色的刀刃上散發著肉眼可見的熱氣。

「懂嗎?」


「是,謝謝您!」

拾荒者立即起身並端起步槍,開始招呼其他同伴後退。

「大家注意距離,遠遠的攻擊就好!」


「結束再謝,動起來!」

緊接著她跨步向前,「蛇螺」抬手又是一記逆袈裟斬,斜上而出的刀刃瞬間殺死了另一名手持西洋劍,向她衝來的士兵。

「哼,不自量力」


甩刀震血,刀刃似乎因沾染了鮮血而變得更加熾熱。



「看到了,就是她!」



瞬間,一股殺氣如尖刀般直指而來,令「蛇螺」的身體瞬間一顫。


「哈,總算是來了!」

看著遠處趕來的劍真與兩名副官,她興奮的啟動通訊器並對所有人說道。

「全員後撤,"蛇螺"準備與HVT"劍真"交戰!」


「貴安(ご機嫌よう),希望城的貴族大人!」

「蛇螺」俏皮的對劍真三人招了招手,並輕笑著說道。


「可惡的傢伙,殺了我們那麼多人還敢露出這種笑容!」

一名副官怒火沖天,猛力拔出身後的太刀,就打算與衝過去幫同伴報仇。


「等一下,停下來!」

儘管"劍真"試圖攔住副官,但已經來不及了。


看著對方向自己魯莽的衝來,「蛇螺」以右手抓住劍柄底端,並將熾熱的刀刃向身後一架。

「哼,真不成熟......」

看準對方進入了自己的攻擊範圍,她身體發力將刀刃用力甩出,在面前劃出了一道致命的半圓形軌跡。


但來到「蛇螺」身前的副官,只是將腦袋向後一揚,便輕易了躲過橫掃而來的刀尖。

「雕蟲小技!」

然後他試圖站穩步伐,並以同樣的橫掃進行還擊。


但沒想到,剛才那記斬擊其實只是佯攻。


「蛇螺」即刻收刀重整態勢,並壓低身體躲過對方的襲擊。

緊接著她擺出突刺的架式,身體如彈簧般瞬間向前猛撲,並用力將劍尖送進了對方的懷中。


「什———」

被憤怒給沖昏腦袋的副官連收刀都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腥紅的刀刃刺入自己的胸膛。


發出壞笑的「蛇螺」向前一頂,讓滾燙的刀刃更加深入。

「嘿嘿!」

接著她以手掌頂住刀背,並用力將刀刃向下劃拉。


「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脊柱被切斷的聲響,在副官痛苦的哀嚎聲中,溫熱的血液開始自傷口中泉湧而出。


「哈哈,這就是劍客隊的副官實力嗎?」

發出戲謔的笑聲,「蛇螺」用力將刀刃向後拔出。


「看來,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拔出的瞬間,吸飽了鮮血的鮮紅劍刃上頓時燃起了可怕的火光與烈焰。


「噁喔......」

伴隨著臟器掉落在地的濺水聲,副官鬆開持刀的雙手並渾身脫力的倒在了自己的血泊當中。


「啊啊!三流鼠輩——

「蛇螺」才剛開口。


「八島雙刀流·赤血櫻


霎時,一陣氣流撲面而來。


!」

「蛇螺」急速向後,翻身閃避。


微風到處,兩束劍光自她的下巴與咽喉前急速劃過,只差幾釐米就能撕開她的血肉。


銳利的劍光化作散落的櫻花隨風飄揚,致命而又美麗。

隨之而來的,是一對冷酷且充滿殺氣的金銅色雙眸。


「唉唷喂呀!差一點—————」

一個後翻閃過雙劍,但不待「蛇螺」反應過來,便又是四道銀光自眼前閃過。


「八島雙刀流·飛花殘櫻


這次,她以雙手緊握刀柄,並用最快的速度以刀尖化開攻擊同時重整態勢。

「喝啊!」

右腳向後、側身舉劍,噬人熱浪隨之席捲而來。


炎劍·怒斬紅蓮」


不過半秒,烈焰之刃燒盡花海,並往劍真的門面勢不可擋的劈去。

「斬!」


「無聊」

冷哼一聲,劍真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他只是稍微低下身體,便游刃有餘的躲過了這劍。

「納命來!」

烈焰剛自頭頂橫掃而過,兩道雷霆便隨之往「蛇螺」的身軀呼嘯而去。


「糟糕!」

發現情況不妙,「蛇螺」的雙腿拚死發力,驅動身為「前鋒者」的極限體能開始向後閃避。

「退下(下がれ)!」

同時緊握刀刃,向前揮動右手。


「切!」

見鋒利的烈焰瞄準自己的額頭襲來,劍真只得改變刀刃的軌跡,向上撥開這一劍並放棄攻擊。


「哇,真危險!」

好不容易拉開距離,「蛇螺」用力的喘了一口氣。


「哈,真不愧為大名鼎鼎的『八島無雙』,果真是名不虛傳!」

「蛇螺」重整呼吸,壞笑著對劍真稱讚道。

「差一點,我就要成為另一個刀下亡魂了呢!」


「廢話少說,妳到底是誰?」

擺出獨特的雙刀架勢,劍真大聲責問。

「妳的目的是什麼?」


「啊,確實呢!」

「蛇螺」佯裝驚訝的說道。

「都忘記與閣下自我介紹了,我呢......」


全體單位(All Unit)注意!」

話才說到一半,全體頻道中「郊狼」的聲音突然出現


「蛇螺」立即安靜了下來,側耳傾聽。


Jackpot


「重複一次,這裡是"郊狼"

「"遺物"到手,任務完成!」


「"郊狼","冥路"收到」

接著,是隊長的聲音。

「目標達成,全體撤退!」

命令傳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重複,全體開始進行撤離!」


「啊啊,殘念!」

「蛇螺」可惜的說道。

「愉快玩耍的時間結束了呢!」

說著,她的左手向前快速甩出了兩顆特製的瞬爆型煙霧彈。


「甚麼!」

隨著「砰、砰」兩聲,白色的煙幕讓劍真下意識的抬手遮住臉龐。

「別想逃!」

他試著向前突破煙霧範圍,並閉上眼睛利用敏銳的五感來追蹤「蛇螺」的位置。


「下次見囉!」

「蛇螺」的聲音漸行漸遠。

「有機會的話!」


「哪去了?」

但煙幕中似乎藏有某種玄機,讓劍真的五感完全無法發揮,甚至有些失去了方向感。

「可惡!」

在確定無法繼續追擊的狀態下,他只能迅速向後退出煙幕的範圍。


「劍真大人,您沒事吧!」

剩下的那名副官立刻衝到劍真身旁,緊張確認著他的傷勢。

「非常抱歉,但剛才我完全無法插手」


「我沒事!」

劍真咳嗽了兩下,兩手甩刀震血。

「幸虧你剛才沒有過去,那不是你能對付的敵人」


「但她......那個女人到底是?」

副官相當疑惑的看著前方。


在「蛇螺」離開後,所有倖存的拾荒者們也都跟著跑的沒影了。


「不知道,但敵人似乎都跟著她一起撤退了」

將雙劍收回左右腰間的鞘中,劍真拍了拍衣袖說道。

「再次確認通訊的狀態,看看前線的狀況如何!


「是,了解!」




「廢墟周邊樹林」,撤離點「林間小路」中途。


「你聽到了吧?」

「鮫島」有些高興的對「八尺」說道。

「任務達成了,比我們預想的還要快」


「嗯,是啊」

「八尺」有些心不在焉的回應。

「有點奇怪......」


「怎麼了嗎?」

「鮫島」立即收起情緒,畢竟"反常即為妖",只要狀況不平常就代表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


「剛才HVT進行轉移後,我就捕捉不到她的位置了」

「八尺」有些緊張的說道。

「注意你的周遭環境」


「收、嗯?」

「鮫島」的眼角光中突然出現了微小的反光,這讓他下意識的避開了一點。

「唔哇

果然,一支銀色的弩箭劃過他的臉龐,並直直射進了旁邊的樹幹。


「想跑去哪裡啊?」

順著望去,失去蹤跡的HVT「狂星」"魅蘭莎"正帶著數名手持高科技武器的恩貢士兵,向著「鮫島」的位置包圍而來。

王八蛋!!


「與HVT接戰!」

「鮫島」立即躲進了樹幹的後方。

「噁!」

兩支銀箭不偏不倚地擊中了他剛才所待著的地方,而且是頭部與胸腔的位置。


「全部都給我上,把他拿下!」

魅蘭莎大聲令下。


「是!」

所有士兵齊聲回應。


「"鮫島",那些恩貢拿的是電磁武器」

「八尺」緊盯著衝在最前面的士兵,並一槍擊中了他的膝蓋。

「用指向性EMP!」


「哼嗯!」

士兵應聲倒在地上,但他只是冷哼了一聲後便抓起落地的武器,死命爬進了岩石後方。


「有人倒下(Man down)、有人倒下(Man down)!」

另一名女性士兵大聲的喊道,並招呼所有人躲進樹木的後方。

「小心狙擊手!」


「媽的,那些人都不會痛的是不是?」

看著剛才那名士兵竟然如此冷靜,「鮫島」拿出一顆相當特殊的手榴彈並抱怨道。

「注意閃光」


「收到!」

「八尺」遠離瞄準鏡,並稍微遮住了眼睛。


投擲電磁脈衝!(EMP OUT)

觸動引信,「鮫島」將EMP向後一扔。


「什麼玩意?」

魅蘭莎注意到了從樹後方被擲出的東西。

「注意,對方丟出了一個小玩具!」


同時,震動的聲響與一陣藍色的閃光掃過。


「長官,武器故障!」

士兵們立即發現了不對,並開始回報狀況。

「似乎所有人的武器都出了問題」


「他媽的!」

魅蘭莎立即意識到,剛才那道閃光到底是什麼東西。

「電磁脈衝,所有人切換為近身戰鬥狀態,E隊形!」


士兵們沒有遲疑,即刻丟下手中的電磁槍械,並拔出刀劍重整隊形。


「那傢伙還在那裡,一口氣拿下他!」

才剛說完,魅蘭莎便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場景。


「鮫島」躲著的樹木後方,突然出現了數名完全一樣的人影,並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開始往不同方向疾馳而出。


「不會吧,分裂者!」

「怎麼還快的跟鬼一樣!」

魅蘭莎的腦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手拿白色面具,總是面露欠揍笑容的身影。

「呸,怎麼連在這裡都能遇到這種晦氣的玩意!」

她不屑的大罵道,接著下令。

「敵方擁有分裂者與跑者兩種能力,跑的飛快還能複製身上的裝備跟武器,但只有真身的槍械才能開火」

「小心狙擊跟黑槍,也不要被那些拿小刀子的迷惑了,情況依舊對我們有優勢!」



「哼哼,果真厲害!」

「鮫島」手持MCX混在自己的分身中,並讓其他的分身拔出綁在右腿刀鞘中的黑色「M-2戰術劍」,前去干擾士兵。

「得小心行事才行」


「"鮫島",讓你的分身拖延,然後盡速脫離戰場」

「八尺」瞄了眼手錶說道。

「時間不多了」



「收到,我盡全力」




安達卡「北側遺跡」,戰場外圍高地處。


「幹的好!」

一名有著海藍色瞳眸配上藍色毛帽,穿著一件深藍色的碼頭工人外套與海軍藍戰術長褲、手上一雙淡藍色醫療用手套、脖子上掛著白色的半罩式防毒面具、背後側背著一個橘色醫療背袋的光頭男子。

「猿夢(Saruya)」格雷·道森(Gray Dawson),手持一把裝有消音器的"AKS-74U"卡賓槍,看著遠處戰場向身邊的拾荒者頭目說道。

「進行的相當順利呢,你們很完美的履行了你們的職責」

說著,他從外套內側的口袋中拿出一串有些老舊的倉庫鑰匙。

「這是答應你們的報酬,位置就寫在旁邊的標籤上」

「裡面的物資夠你們全部人用上幾個月了」


「謝謝你!」

滿面鬍鬚的拾荒者頭目感激的用雙手接下了對方手中的鑰匙。

「我們現在真的很需要這些東西」


「不必謝,你遵守承諾幫助我們攻擊了希望城的軍隊,這是你們應得的」

「猿夢」轉過頭,對拾荒者頭目微笑的挑了挑眉。

「現在走吧,看起來你們的人也有不少傷亡,我會讓剩下的殭屍掩護他們撤離,趕緊去進行接應吧」


「好的,那我們就先離開了!」

面露笑容的拾荒者頭目再次感激的鞠躬道謝,並帶著幾名手下準備離開。


「等等!」

但他們才走幾步,「猿夢」就突然就叫住了對方。

「這個拿去,就當作是我的禮物」

他拉開背袋的拉鍊,並從中翻出了一罐裝有亮晶晶液體的玻璃罐,並拋給了對方。

「"星辰曙光",省著點用!」


「喔啊!」

拾荒者頭目雙眼放光的看著手中那瓶閃耀著流光幻彩的"星辰曙光"。

「一定!一定!」

「真是太感謝您了!」

他露出感激的笑容,一邊鞠躬道謝著離開了此處。



確定對方已經離開,「猿夢」用能力讓剩下的殭屍待在原地並發起更猛烈的攻擊,然後啟動通訊器呼叫了隊長「冥路」。

「長官,報酬確實的送到了對方手上」


「收到,幹的好」

「冥路」聽起來有些疲憊。

「目標已經達成,我和"裂口"現在正在前往集合點,等人員到齊後我們就直接回港口」


「了解,辛苦您了」

「猿夢」說完,便結束了通訊。


接著,他拿出了一個小型的電子顯示器,並確認了下地圖。

「嗯,去集合點C」

確定了路線後,戴上防毒面具的他端起步槍開始進行撤離




時間回到現在。


「你很幸運,這支箭沒射中你的要害」

「猿夢」將雙手輕撫在「鮫島」腰間的傷口上。

在他手掌間那翠綠色的光芒照耀下,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完全癒合。

「沒問題了,這隻箭你要留著嗎?」

拿開手,「猿夢」重新戴上藍色的醫療用手套,並拿起放在旁邊的銀色弩箭。


「嗯,我要留著」

整理好衣服,「鮫島」接過對方手上的銀色弩箭。

「這可是我從"五星侍"手中逃出生天的紀念品」

看著這支箭,他的腦中不自覺地閃過了自己被魅蘭莎給射中的畫面。

「這女人還是老樣子,竟然能瞬間找到並擊中我的本體,有夠可怕」


「畢竟那可是是"希望城"最強的能力者之一,本來就不好對付了」

「冥路」從旁邊走了過來,並將一瓶水遞給了「鮫島」。

「你做的很棒,辛苦了!」


「這是我的榮幸,長官!」

將弩箭收好,「鮫島」感激地接下水瓶,並打開來喝了一口。

「那個,您手上的傷?」

將水瓶蓋好,他看著「冥路」粗壯手臂上的瘀傷問道。


「這都算不上是輕傷呢!」

「冥路」笑著擺了擺手臂。

「不過亞道夫的拳頭確實比我想像的要更重,不愧是能一拳打爆坦克的真男人啊!」


「我幫您稍微治療一下吧!」

「猿夢」拿下左手的手套,並走到隊長旁邊開始幫他療傷。

「話說"蛇螺"怎麼樣了,記得她對上的可是最強的劍真呢?」


「啊,麻煩了!」

「冥路」伸出手,並向對方點頭道謝。

「別擔心她,她沒事」

「只是有些累了,現在應該正在休息」

看著手上的瘀傷逐漸消失,隊長再度和「猿夢」道了謝。

「感謝!」


「還有你們都把握時間休息一下吧,等一下就要出發了」

再度擺動了一下手臂確認狀態,「冥路」望向一旁。

「"瘟疫後裔"的事情交給我跟"裂口"處理就好,你們準備好應對之後的交貨」



「是的,辛苦了!」



(0)

本期封面人物:五星侍「亂星」愛達(繪師:兎姫@kuroxusagihime)



這邊是五星侍的成員們


中間那位則是五星侍的「亂星」莉莉絲。


第一次描寫多個大場面的混戰,還要試著把所有的人的特色全部展現出來,同時要以不能過於囉嗦的方式來"展現(解釋)"這些能力,我盡全力了。

然後如開頭所言,下一篇才是正式開始,所以標題所示的兩名主要角色都會在下次登場。

還有,作為最主要角色之一「情報總管」"史密斯"真的是個相當混帳的傢伙,這還是很委婉地說法了。

而且身體能力很廢,在萬聖節活動中被幼女莉莉絲拿剪刀威脅,接著她一拳幹倒後綁了起來,就這樣在某個儲藏室裡餓了幾天,但還是活下來了。

不過身為「控制者」的能力是最強之一,在處理情報相關事務的能力上也是一流。

這就是為什麼他做人失敗到了極點,還是有辦法身居高位,甚至在革命過後也能苟活下來的最大原因。

不過他現在連家產都被沒收了,只能住在唯一一個還願意跟著他的胖副官家中。


還有在遊戲的劇情中,他在因經費不足而倉促結束的結局中被幹掉了。

不過根據原製作人"刃霧翔"表示,在原本預定的完整劇情內,史密斯這角色是不會死的,所以我沿用了此設定(因為我個人私心的有夠喜歡這傢伙)。


相關的人物「都市傳說小隊」介紹:都市傳說」戰鬥小隊

相關人物「瘟疫後裔」的介紹(更新"郊狼"):掠奪者團體「瘟疫後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425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末日之子|末日之子-重生Code:Reborn|末日生存|末日之子:重生|特殊能力

留言共 1 篇留言

希無冀
首讚

08-19 18:50

飄泊筆尖
感激!08-19 18: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x997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末日之子:... 後一篇:沒看過Re:Creat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pqr0508繪圖
小屋繪圖更新~ 歡迎大家進來看看 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