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0 GP

[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魘-第二部》第十四章:何時才能清醒(已更新後續)

作者:夜梓的臨殃│2021-08-17 18:23:46│巴幣:2,080│人氣:264
【前情提要】:

  對,這樣就好了。玥這樣想著。

  她站了起來,此刻的她眼睛沒了神色,身體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跟著莎的身影漫步的走去,而身後被摧殘的花園也化作塵灰,消散而去,對於「玥」來說面前才是她想要的結果,在出門前,一位米白色髮色的男子,和一位白色頭髮的女孩向她招手,同時對著她說:「玥/表姐,歡迎回來。」

  玥的眼眶開始的泛紅,逐漸充滿了淚水,沾濕了臉龐。




大家好,我是梓,很高興能與各位讀者聊天,最近的文章都是梓在編寫的,因為時間上,與假期的關係,梓無法妥善的利用,讓文多次的拖更,梓真的很抱歉!!
這篇文章後續還有一點點,但因為事情的關係,梓無法順利完成,使得這篇文章,算是「未完稿」,之後會在補上(會直接篇下面續補上),補完後會在請殃做個通知,希望各位讀者不要生氣(つД`)

殃殃的小提醒:我和梓是真真實實兩個不同的人呦~小說是我與梓合兩個人寫的,我沒有人格分裂或是雙重人格~別誤會了QWQ

好,那我們接下來直接來看小說吧!!究竟林魁、玥和澪夜他們……

▲已更新後續,下面有標記位置

【正文開始▼】


  在玥進入幻境一段時間,林魁他早已出來了,他看著前面的始作俑者嘲諷地說道:「為了『信仰』你還真是做了出來,話說能力就這樣,還說你是其中一『神』」

  正在疑惑林魁怎麼出來時,他說著的那些話直接惹怒了前面的人,他(她)坐在高處的座椅上,舉起了手指向林魁,不忘提醒他,但從憤怒的情緒中,說是警告,更來得恰當:「不要忘了,你那兩位可愛的女孩還在我手上,我可以讓她們永恆的活著在『美好』的世界。」

  林魁絲毫沒有任何的動搖,只是灑脫的說著:「與我無關,她們是她們,我是我,你先想好怎麼對付我吧~我可是來取你的『心臟』的。」

  話語剛落,林魁就用能力,化成尖銳的刺,往「神」的方向刺了過去,正當能力要碰觸神的時候,一道光影擋下了林魁的能力,留下「鐺」的一聲,響徹整個空間。

  一位銀髮女子低著頭看不到表情,用手中半月型的長槍,擋下這波攻擊,而那女子讓林魁瞬間笑了出來,這個畫面才是他想要的。

  他再次發動能力,這次跟剛剛不同,已不是單純的攻擊,而是製造出類似荊棘相貌的藤條,纏住了敵方,使得無法動彈,再加上如刀一般鋒利的刺,造成她多處受傷,且林魁不忘的嘲諷她,雖然她聽不到。

  「曾跟妳說過,過去了該過去了,不要一直去追求,結果到今日妳還是沒忘記,反而成為別人利用的弱點,我真是太看得起妳了,玥。」

  而那玥則是不停的掙扎身體,想盡辦法逃脫,她越是亂動,林魁就會將束縛用更緊,使玥肉體痛苦不堪。

  當然,林魁不會保持著場局面的寂靜,而是說著:「明明長槍是你們拿手武器,怎麼妳一拿,怎麼連樣子都沒有,真是讓人失望。」,假裝他一點都不在意身體主人狀況。

  在一旁的觀看著戰鬥的神,也不是一直當個旁觀者。

  他自身雖然武力小,但在他控制下,數量還不小,以多取勝是他的戰術,此刻內心開始顫抖了。

  在悄然間發動了自身能力,一群人像是盲目的傀儡出現在四周,他們趴在柱子上,站在門口中間,等待著命令的下達,這畫面讓林魁更加緊握了拳頭,而在瞬間,一名男孩帶著狗的面具出現,隨後不短不長的棕色髮飄逸著,玥的枷鎖被男子一道劃開,雖無法破壞大規模的能力,但足以讓她離開,這已經很足夠了。

  則得到自由的玥,也像是開外掛一樣,不到幾秒的時間,她就順移到了林魁身後,用長槍用力往林魁的身體裡捅,此刻男子將手上的短刀,換成了一把武士長刀,從前撲了上來。

  前後夾擊,沒有讓林魁佔下風,反而是輕輕鬆鬆接住兩人的攻擊,一刀一槍的舞弄,林魁則利用自身能力,做出各種攻擊與防禦,而且相當熟練,毫不拖泥帶水,但比起持久,林魁應該會是最弱的,不在第一時間處理,拖到後面,對於林魁,是沒有勝算的。

  當他要思考怎麼辦時,腦子突然一小段斷片,他開始發覺不對勁了,再回想從剛剛打鬥的畫面,雖然不是很清楚,但他有幾次預判應該是要往右邊,可身體卻是往左邊,大腦也是左邊,他突然發覺自己入局了。

  他完全沒在短時間內,發現他的腦袋已經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而是已經成為他人的「白紙」,從哪時候林魁一直捉不透,而且究竟是誰,是男子?還是玥?

  正當他一分神,閃過玥用力揮來的刀刃,一道閃電劈下,往他朝去,打在他的腳邊,光亮的地板,取而代之是一個黑壓壓的焦洞,如果這一下打在林魁身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但坐在位置上的神,有點不樂意了,他生氣的說道:「不要把地板打成這樣,明明可以劃過去的,竟然這樣玩,真是的!!要修不好修你知道嗎!J110-071你真的很討厭,趕快給我解決他,我就答應你,讓你得知你想知道的。」

  棕髮男子並沒有任何情緒的起伏,而是接受命令說著:「是。」

  眼神雖說是死了,但是還能些許看出眼睛透出紫色的光彩,好讓林魁推測出這男子的生死,在神露出一副要贏的表情時,林魁則是撇了一下,在旁人是他的不爽,可他知道自己是在笑,笑說這場是他會贏了,他是這麼想的。

  林魁好不掩飾的利用黑暗力量,凝聚在手中,他此刻已經知道,如果他想這麼打,他的打法都會改變,乾脆騙過自身的心靈,讓對方指引自己,可這個做法要混真混假,不然被發現,他還是會被控制的。

  他不停的製造機會,比方說,在躲過男子的能力後,玥會接著空隙打,這時他就思考如果拉離玥,當他要出手,腦袋會告訴自身的腳,則玥會不像預測一樣,而是明確知道,特定對腳做出動作,但因林魁沒有去思考腳的方向問題,經過幾次,他很確定是玥的能力,林魁心裡暗想:『一下讀心,一下控制心智,你們怎麼一個比一個還要可怕,是要開情報站了嗎……』

  雖林魁已經猜測的差不多,可對於兩個人猛攻,體力上的耗損是相當大的,此刻的他未能保持輕鬆的態度,身上也帶了不少刀傷和燒燙傷,尤其是戴狗面具的男子把刀賦予能量,甩出的能量,是難以利用肢體閃過的,只能利用能力一招一招接下,這對身體已是一種超支的負荷量,而且對方沒有任何的喘氣,或者疲倦,反而是繼續保持精神充沛一樣,讓林魁小聲地嘆道:「怪物……」

  「妳的好姐妹已經變成這樣了,妳還有心情看戲,不來幫忙,是等著收誰的屍體。」當已經被兩人逼得節節敗退時,他帶著不爽與無奈的口氣對著倒在地上,隨時都會波擊的女孩說。

  躺在那邊的澪夜,慢慢起身,雖然盤好的頭髮在一番摧殘下有點不堪,但還是無法削弱她的淑女形象,她優雅的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並整理一下衣服,又將頭髮重新盤好。

  這一系列的舉動與無視,讓神有點看不下去,舉起了手,下了指令,要把那女子抹滅掉,讓她了解,該有的禮節是要有的。

  首先是玥,她再次握緊長槍,朝她躍了過去,正當要傷到時,澪夜一個俐落的迴旋踢,就扣住了長槍,並笑笑的語:「我從小也是玩長槍長大的,弱點當然曉得,至於你…」

  她向神看了過去,憤怒卻不失禮數的說道:「你真以為是神,就能肆意妄為嗎!別以為你控制住了她,你就會沒事了,我們會拖著你的腳,求你能夠放過我們,她的錯會由她自己承包,而你……就接受他們的審判吧!看你到底有沒有錯!」

  一邊與玥戰鬥,一邊說著話,話剛落,她就跳離玥與狗面男子的位置,往離林魁最近的地方站腳,一落地,地上出現一個紅色法陣,此刻的她發動了能力。

  不到幾秒的時間,她四周開始冒起綠色的霧,如果仔細聽,還能稍微聽到一些交談聲,守著門口的人們,則在那瞬間紛紛倒下,林魁這時才知這些已經死去了。

  但他想不透,為什麼自己一直沒有發覺,他一直感覺到他們是有氣息的,這答案要等澪夜最後來解釋,最重要的是,要怎麼阻止玥繼續陷入其中。

  林魁又再一次的阻礙玥的行動,這次因狗面男子失去控制,已不是此刻林魁的對手,狠狠將他打倒在地上,無法起身,才得以抓住玥的臉,看著那雙紅色的眼睛,是空虛、是無神。

  這樣的情況,不得不讓林魁早點結束,正當他要使用殺手鐧時,已經將手指抵著失去控制,無力的掛在藤蔓上玥的額頭,正要開口說道,卻被澪夜的能力堵住了嘴。

  那女子用口型告訴男子:

  「相信她。」
(後續請從這邊往下看
  澪夜已經將釋放完能力,造成神那邊,被黑與綠的霧氣圍繞著,她又只是笑笑的,而內心傳話給了神,語氣卻不像是外表那樣的憤怒,而是意外的平靜,可能是她自身早有預知,並未產生任何的思維,這些話就足夠了。

  『這些是他們對於你詛咒,是你使用能力的後果,是你給與他們的幻境,是你一手造成他們的慾望。』

  神默默的低下了頭,沒有任何想要說的,或許默認這一切的發生,只有祂自己夠破解這些咒語,但不管利用任何外界能力,都無法破解,俗話說「繫鈴人,並有解鈴人」,對於他人來講,是能依賴其他人,來拯救自己,可其實這兩個都是祂自己,是靠外界無法破除了。

  祂越是貪婪,將人的慾望逐漸的放大,背負的罪惡也相對的越是大,最終無法負荷這些死者給與的詛咒與怨念,這些堆積信仰,如一夕曇花,崩潰四方 ,自身的神體在其中化成粉塵消逝在空氣中。

  可這一串的因果與畫面,讓林魁對於這樣的結果很少不滿意。

  為什麼他努力那麼久 ,澪夜卻在少許的時間就將它結束,而且他的目的是抹滅神識,不只是消滅肉體這樣的簡單,他很不是滋味,他開始痛恨這樣的安排。

  但對於澪夜而言這樣就好了,不要再繼續折磨祂,這一定不是祂想要的場面。

  如果他們沒來拜訪,或許這樣的王國,是會成為永不滅的帝國,可惜能力剛好,就輕鬆解決,可輕鬆過頭,讓澪夜不知想起了陰謀論,可能這一切是真神編輯的故事,是祂自己摧毀的一切,是祂干涉了這件事……但願如此,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樣。

  ✦

  林魁帶著一臉疲倦與怨氣的表情,走到了早已躺下的狗面男,他一直覺得他怪怪的,但內心沒個基準,就不說了,而是在想要不要摘下他的面具。

  而將玥整理好的澪夜,也走了過來,在那群活死人中,一直感受到活人的氣息,如果她直覺沒有錯的話,就是這位男子,她緩緩開口:「你是不是也覺得怪怪的…」

  林魁沒有想隱瞞,而是開口說道:「怪的離譜,如果他是活人,為何會受到妳的能力引響,妳的能力不是控制死者的靈魂嗎?」

  「是只對死者有用,或許是你的能力也說不定,你不是黑魔法嗎?剛剛我在發動的時候,你是不是有在背後動了手腳?」澪夜回覆。

  林魁斜眼往後看一眼她,沒有要多說什麼,他的確有發動能力,鎮壓那些蠢蠢欲動的屍體,防止它們干擾正在釋放能力的澪夜,但他沒有使用太多,或許是那一下,就造成狗面男身上的禁錮改變,而對於生理上造成不小的負擔。

  算了,這個鍋應該無法甩掉了,他是這麼想的。

  澪夜看著正在沉思細節的林魁,手默默的由林魁的後背往前伸,像是想要摘掉面具一樣,但她手臂卻被林魁阻攔了,他淡淡的說道:「先不要,等他醒了,意識清楚了,在處理也不遲。」

  現在他們的工作,就等著熟睡的人那時會醒了,可有句話是這麼是說的「裝睡的人是永遠叫不醒的。」,林魁只希望這個,不是事實。

  澪夜覺得沒戲,又重新回到玥的身邊,抓著她的手,閉上雙眼,擔心的說道:「拜託快醒來吧…」

  ✦

  玥不知在這世界活了多久,她直覺一直告訴自己,這一切怪怪的,她陪著莎、陪著男子,一起做很多事情,此刻是非常的快樂,但這些來的太突然。

  記憶告訴她,這些事是正常的,直覺卻是告訴這是虛假的,沒有那麼多的幸福是可以的取得,在這裡沒有任何的錯誤,沒有任何的失誤,奇怪的很,讓玥開始懷疑自己到底在哪,可莎一直告訴她是正常,這些不就是他們的生活嗎?

  玥無法反駁,此刻的她無法分辨這是現實,或者是幻境。

  她最在意的還是被莎稱為哥哥的哥哥,她也一直稱呼他為哥哥,會有人名字叫「哥哥」?她在想或許是葛格,或是格格這樣的諧音字,可是她看著莎寫著哥哥名字時,就是「哥哥」。

  這讓她產生嚴重的幻想,想著:『這一切不是真的。』

  當有天莎帶著玥去看梔子花時,她一切都想通了。

  白色的花與翠綠的枝葉佈滿了整個花園,讓玥整個身心都放鬆了起來,她與莎看著書,畫著畫,聊著天,歡笑的度過一大半上午,玩累了就躺在舒適的草皮上休息。

  突然莎站了起來,並笑著對玥說她去摘取一朵花作為今天的紀念,這是她們的習慣,但願還能看到這些場景,並且最為未來的紀念。

  而玥也沒想要繼續躺在草皮上,站了起來,拍下停留在身上的草,她又走到花前,看看能不能找點樂子,可正當她仔細看花時,聞到一股清香。

  ——是熟悉的味道。

  她追著味道尋著,終於找到那株罪魁禍首,是茶花,此刻的她腦子閃過一個個記憶,她摀住了嘴,她低下了頭,表情充滿了五味雜陳,她不能接受,但這些是事實,她總該面對這些逃避了。

  等莎回來時,玥已不在原地了,而是只是像以往一樣,跑到樹下乘涼,等著莎帶著收獲回來,玥看著正在歡笑的莎,劈頭就問她:「莎,現在幾月?」

  「二月呀,怎麼了?姐姐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玥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說:「妳曾經搞錯,妳把二月的茶花認錯為十的月梔子花,並開心的告訴我二月看的到梔子花,我無奈的跟妳說是茶花,並與妳約定十月一起去看。妳不是莎,妳是誰!!」

  說到後面,玥直接怒喊出來,讓莎的表情突然改變,她開始錯愕,開始了害怕,她哭著說:「姐姐妳在說什麼,妳不要莎了嗎,莎那裡不好……」

  「妳從來不是她,她已經不在了,梔子花也永遠不會開了,不要再欺騙我了,這一切都是幻覺!!」玥沒有想任何心軟的回覆她。

  她變出長槍,往莎的位置捅去,此時一個身影出現,是哥哥,他沒有閃開,而是替莎擋下了這一招,溫熱的液體灑在玥的臉上,是熟悉的溫度,這時的她一搞不清這是真是假。

  她大笑了出來,這一切還是無法改變,是她害死了他,是她親手送上他一程的,都是她自己。

  莎不知道該去哪裡,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她只能看著姐姐抱著哥哥的屍體痛哭,她沒有為陪她的哥哥感到難過,而是害怕,害怕眼前的姐姐會再次提起槍,她想轉身尖叫跑走,但身體不允許,告訴了她接受這一切。

  玥看著莎,她告訴自己要嘛一起殺死出去這裡,要嘛自己打破這一切。

  玥選擇了後者。

  她用沾滿鮮血的身體,抱住了正在顫抖的莎,低語的說道,就如死神般存活在這個世界:「妳的施放者真是一個渾蛋,利用這種劣質的謊言,騙取別人的慾望,我還會上當,我真是沒有大腦,就告訴妳吧,此刻不是梔子花花開的季節,我親愛的莎緋兒。」

  莎緋兒地面直接崩塌,讓她往下墜入黑暗的洞裡,躺在地上的男性屍體,也是一樣的。

  玥想去抓住喊著姐姐救命的假象,可她停手了,站在透明的板子上,像個旁觀者,拿著自己的長槍,等著下一場戲的到來,此刻的氣氛如此的冰冷。

  在崩塌的時間裡,一個腳步出現在整個空間,是輕盈,是穩重的腳步聲,是如此的熟悉,一位白色長髮,帶著如貓兒的髮型的女孩再次出現在玥的面前。

  想到剛剛掉下去的女孩,玥有點不敢置信,但她還是保持警備狀態,深怕那女孩展開攻擊。女孩沒多說什麼,只是笑著對玥說著:「玥姐姐,我和里諾哥哥都希望妳能回去,這是妳不該來的地方,該回去了,澪夜姐姐和林魁還在等妳呢,快走吧。」

  玥睜大了眼,眼淚流了下來,手想去擁抱著這一切,內心說了不知道幾次的對不起,可在消失之前,她始終沒有動作,沒能說出口。

  當她再次清醒,是刺眼的光芒,與快速閃過記憶相同的天花板,以及熟悉、模糊的兩人身影。





to be continued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連我們自己也覺得好緊張好刺激
林魁是不是特別的帥氣呢

玥最後能認清處境真是太好了QQ
還不知道玥長相的人可以看這邊:來公開一下玥的樣子

預告.下次更新時間:8/31或9/1(明天或後天)

————————————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部】: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二部】:(尚未有)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夜梓臨殃共同創作而成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原動力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臨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下次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林魁

【繪師:深雪】
——————
小說作者(文):喵夜梓&臨殃
封面):日日夏
FB連結圖(繪):貓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407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6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神雖然是萬能,但不代表無所不能。
林魁的戰鬥很帥氣諾,不過讀心與控制心智加再一起就真的可以開情報站了XD

08-17 20:08

夜梓的臨殃
沒錯QQ
神也是有他無能為力的地方><
梓表示其實林魁一直都很帥氣XD
只要有讀心與控制心智,情報站感覺也要投降XD08-26 19:55
巧巧٩(•ᴗ•)۶
期待完整版(*´艸`*)林魁與玥大戰無比帥(✪ω✪)豪想知道林魁的能力是什麼ヾ(´︶`*)ノ♬

08-17 22:24

夜梓的臨殃
這周日一定會有的!!!!
以後一定會提到林魁的能力是什麼的/////08-26 19:56
紫星璃 Twilight
林魁帥翻惹>< 神好壞!怎麼可以控制我們可愛的玥呢?

08-18 00:30

夜梓的臨殃
林魁這次真的難得的帥起來////
神真的好壞!!我相信其他人一定會代替玥去修理祂的><08-26 19:5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從花開的月份就能判斷出幻覺,這點很厲害~(ˊvˋ)

08-30 21:27

夜梓的臨殃
玥這部分真的很厲害
不過也是因為假的莎緋兒露出破綻了QQ
玥很清楚他用莎緋兒之間的約定QQ09-03 16:47
喵君
[e13]

08-31 07:02

夜梓的臨殃
~OWO~09-03 16:48
一瓶樹
果然還是要從細節才能辨認出一個人...
現在開始好精彩...莎真是好久不見了
好期待下一篇...!

09-01 19:08

夜梓的臨殃
細節中都透露出那個人是怎麼樣子的人QWQ
非常的謝謝緋月//之後保證一定會更精彩超多的!!
莎這次是真的好久不見了QQQQ
下一篇今天或明天就會放上來了~~09-03 16: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0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世界的夢魘》澪夜.艾沐... 後一篇:來公開一下玥的樣子w...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奇幻小說小屋連載中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46.所謂斂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