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轉】歐美系列《重回半價巫毒店05》

作者:ღ茉律│2021-08-16 15:46:15│巴幣:4│人氣:60


[第五章]

不要相信他的鬼話,他那張嘴才不可能說實話,我不可能會殺了自己的母親!明明就是他!當克里奧把手機還給我的時候,還很得意地告訴我他在我的部落格添了一篇文章,我不知道他幹嘛來這裡搗亂,但結果比我想得還要糟糕!

我發誓他在撒謊,我也不避諱的直接嗆他,但是他只是笑笑地放掉我身上的線,讓我直直摔在地上。

「崔維斯,你以為我在說謊,孩子?」他走我身旁單膝跪下抬起我的臉,笑著梳理我的頭髮,「這樣吧,我給你24小時的自由,如果你能證明你沒有失去理智,那我就放你走,我是說真的放你走。」他一把拉著我站起來。

「你憑什麼以為我不會逃跑?」我忍不住吐槽他,決定離他遠一點以免他又突然想要作弄我。我知道他在想什麼,說不定會趁機傷害我。

「我知道你和男爵談過了,我也可以直接告訴你那是沒用的。」他笑著轉身離開,即使身上已經沒有束縛著我的線,但我還是沒辦法衝上前去撕碎他,一直到他離開音樂廳我才有辦法自由移動。我追著他的腳步衝出門,只見遍地灰濛濛的殘骸,這裡是巫毒店?我轉頭看見地下室的門,困惑地甩了甩頭。

走出滿目瘡痍的店鋪,一張告示貼在臨時搭起來的門板上,上面寫著「敬請期待!歐里基恩克里奧的店即將重新開幕!」我一把扯下告示,我是不會讓他再開店的,尤其是他對我做了這些過份的事!

我朝著家裡的方向跑去,我知道我要做什麼。房子沒有一點光線,我猜亞歷山卓和奧莉維亞應該回她們家了,我回到房間換上自己的舊衣服,把那套被迫穿上的西裝往牆壁砸過去,我在床沿坐下思考。

「他在說謊。」我對自己說,怎麼可能是我殺了母親。我下樓來到廚房,看著母親身體倒臥的地方,至少大部分是。我閉上眼睛回想,我記得我跟她道別就出門了,對吧?我有這麼說,我確定。

鈕扣眼睛掃視整個廚房,並沒有發現克里奧說我使用的武器,哈,這就是他說謊的第一個證據!我往前踏出一步,卻突然發現我躺在冰箱前面的地上,我為什麼在這裡?我納悶地看著自己伸到冰箱底下的手,下一秒驚恐地拿出一把血淋淋的廚房刀,刀刃整個都歪掉了。

我害怕地將手中的刀扔掉,揪著自己的頭髮搖著頭。不!不可能!這沒有道理啊!是他,是他陷害我!一定是他放的!這一切都是他在搞我!

「不是我做的。」我轉頭看著母親曾經坐著的地方,我在這裡看見她,我告訴她我愛她,我有說,我有說…?

我搖搖頭,迅速起身跨過地上乾涸的血跡,我必須看看母親的屍體。但在把我拖走之後,克里奧大概就讓那些警察把母親的屍體處理掉了。我拿出手機打給父親,希望他會接我的電話。

「崔維斯!我好擔心你!」聽見他一如往常大聲的音量,我的焦慮瞬間降低不少,我在沙發上坐下聽他叨叨的數落,幾個深吐氣後我才打斷他。

「老爸?媽媽的屍體…很糟嗎?」話筒另一端陷入一陣沉默,我知道這讓他非常不好受,父親和母親從高中就在一起了,兩人相互扶持了一輩子,我也非常難過,但我必須先釐清一些問題。

「很糟,非常糟糕,她的脖子…被砍斷了,好像是用那種很鈍的鋸子還是刀子來回攻擊她。」

我似乎看到了一絲光芒,克里奧就是被鈍鋸砍頭的,會不會他也是用這種方式來對我報仇?

「你有找到刀子嗎?」我問他,轉頭看著我剛剛扔下刀子的地方。

「沒有,完全沒找到。兒子,你現在在哪裡?我不想要失去她之後也失去你。」我聽見父親哽咽的聲音,我失神地盯著克里奧坐著喝咖啡的位置。

「我在家,你在哪裡?」過了一陣子我才找回聲音,同時也給了父親一點時間整理情緒。之前我告訴他盡快離開這裡,希望他有照我的話做。

「我在旅館,就在小鎮外的高速公路旁邊。」我記下他給我的地址,告訴他我晚點會過去,掛上電話前我確認自己對父親說了我愛他。

我決定先去找亞歷山卓,走出家門時我發現門板真的是從裡面往外破的,我不安地嚥下口水,拉起帽子檔住臉迅速離開。

走路花了一些時間,看見被砸破一個洞的窗戶,我舉手敲了敲門。

「崔維斯?」亞歷山卓謹慎地開了一點門縫,看見是我猶豫了一下子才打開整個門板。「你逃出來了?」她讓我進門,但卻和我保持了一段距離,畢竟她背叛了我,這種態度也合理,對吧?

「沒有,他讓我走的,這樣我才能證明我沒有殺了我媽媽。」我越過她走進室內,卻發現亞歷山卓不斷避開我的眼神,這就有點令人擔心了。「妳知道不是我做的,對吧?」我激動地朝她走過去,但她只是不停地後退。

「我-我不知道,崔維斯,你多久沒睡覺了?」她擔憂地看著我。我不滿地瞪她,難道她真的在幫克里奧?

「昨天晚上,我被吊著的時候有睡了。」我雙手交叉忿忿地瞪著她,但聽見我的回答,亞歷山卓的臉色瞬間發白,我從來不知道原來人的臉也可以白成這樣。

「崔維斯,你被控制的時候是不能睡覺的,記得嗎?在店裡的時候你從來都不能睡覺。」她顫抖地對我說,我的胃一陣翻絞,恍惚地退到牆邊,她說的沒錯,我的確是不能睡覺。

「那-那又怎樣?從我逃出來之後我就可以睡覺了!」我不甘示弱地回嘴,一手扶著牆一手指向她。

「崔維斯,在你媽媽的頭被丟進來之後,你在廁所裡面做什麼?」亞歷山卓被我嚇得瑟縮一下,急急忙忙退到客廳。

我瞪著她顫抖的身體,鈕扣眼睛瞥向一旁的廁所,抬起腳走過去打開門。眼前的景象慘不忍睹,瓶瓶罐罐都被打破,一堆東西扔的到處都是。我記得我只是躲在裡面哭啊,我…不是…不是我做的!

「是妳!妳從背後偷襲我,是妳把我交給他!」我怒氣沖沖對亞歷山卓大吼,抓起一片鏡子碎片指著她。

「不是!是你先攻擊我!你-你攻擊我還對我說了很過分、非常難聽的話。」亞歷山卓舉起雙手害怕地後退。

我低頭看著手中用來威脅她的武器,我在做什麼?我驚駭地丟下手裡的碎片,快步衝向門口。「告訴奧莉維亞替我照顧小巫,他比舊媽咪還適合當娃娃。」丟下話我便匆匆跑出她們家。

我拉上帽子雙手插在口袋裡漫無目的地走著,腦中不斷重播亞歷山卓剛剛說的那些話。我沒有殺了我母親,他在撒謊,他說得都不是真的,我愛我母親,不可能會做這種事的。

不知不覺我竟然走到了荒廢的墓園,我為什麼在這裡?我明明就是朝著墓園的反方向走,而且從亞歷山卓家走到這裡要整整一小時。我掏出手機不可置信地瞪著上面的時間,距離我上一次看手機已經過了一個小時,怎麼會?我不是才剛走出來而已嗎?

「不,不可能的,這不可能!」我搖搖晃晃後退,呆愣地盯著眼前生鏽的鐵門,克里奧最後告訴你們的那幾句話迴盪在我的腦海裡,要注意我沒有意識的時候。我用力地甩頭,脖子上的縫線差一點就要斷掉讓我的頭滾下來。

「你這孩子他媽有病嗎?」不久前才聽見的濃濃鼻音,我回頭看見男爵扛著一把鏟子好奇地盯著我,嘴裡還叼著我父親的雪茄。

「我是怎麼了?那個神經病和他媽媽對我做了什麼?!」我快速衝上前看著他。

男爵拿起嘴裡的雪茄,把我當菸灰缸一樣在我頭上彈著灰,露出牙齒對我笑了笑。

「你不應該玩弄生死,孩子,必須要是專業人士才能這麼做。克里奧的媽媽是個好手,所以她兒子才沒有精神錯亂,但那個混小子呢?他的手法簡直像坨屎一樣。」男爵放下他的鏟子,一口又一口的吞雲吐霧,「要不是克里奧太太和我有協議,我根本就懶得替他擦屁股,不過我倒是可以替你收拾殘局。」

「我沒有什麼需要收拾的,我從來沒有把誰復活過。」我不解地抬頭望著他。

男爵突然拍著自己的大腿放聲大笑,好似我說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你就是那個殘局,孩子!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幫你?趁你還沒有習慣殺戮之前,除掉了克里奧也就可以除掉你。」「我看到你那雙鈕扣就知道了,有一些不好的東西開始成長了,所以我告訴你要怎麼打敗那個混小子,不過你似乎是沒有時間了。」男爵笑笑地撿起地上的鏟子。

「我沒有殺人!」我驚恐地大吼,但男爵只是揚起眉毛,從鼻孔噴出兩管白煙,拿出叼著的雪茄彈掉煙灰,面帶微笑拋出一句話。

「你媽媽不就算一個了嗎?」

男爵推開鐵門走進墓園消失在雜草堆裡,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無力地跌坐在地上,抱著自己的手臂前後搖晃。

「不是,不是我,不是,他說錯了,他媽的錯了!」我回頭用力地捶著鐵門嘶吼,「你聽到沒!我沒有殺她!」我對著門又捶又抓,憤恨地轉身離開,我拿出手機傳訊息給父親要他過來接我。

我在約定好的地方等著,低頭看著沾滿鐵銹的雙手,人偶應該不需要擔心破傷風吧。我坐在公園椅子上努力回想離開家時的情形,我記得很清楚走下樓梯之後,經過母親身邊說了我愛她,然後就來墓園了,所以不可能是我做的!

「崔維斯!」突然我聽見父親的大叫,抬頭發現他早就到了,我剛剛沒聽到嗎?算了,大概是太專心回想沒注意而已。「終於,我差點就要對你按喇叭了。」父親見我坐上副駕駛座後才鬆了一口氣,驅車開往旅館的方向。

「老爸?」一陣尷尬的沉默之後我開口喚他,父親快速瞥了我一眼就繼續看著前方道路,我知道他正在聽便開口說,「我是不是…我是不是都有睡覺?」

「你自己應該最清楚吧?」他疑惑地反問我,開下高速公路的出口。我嘆了一口氣搖搖頭,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我們繞過大廳直接進到房間,幸好父親早先訂了雙人房,就是以防我突然需要個地方待著。

走進中規中矩的旅館套房,我直接進到廁所關上門,吐出一口苦澀的長嘆,我在馬桶上坐下雙手抱著頭,我沒有殺她,我沒有殺她,我沒有殺她!

打開水龍頭我一邊洗手一邊想著克里奧給我的時間,看見有些鐵鏽滲進指甲縫裡,我低頭仔細地洗著一根根手指頭。只是當我把手指貼近眼前,那些紅紅的痕跡才不是鐵鏽,根本就是乾掉的血跡。我嚇得慌張後退,腳步一個不穩抓著浴簾一起跌進浴缸裡。我迅速跳起來,關掉水龍頭走出浴室。

「你還好嗎?」父親擔心地問我,我告訴他只是滑了一跤而已,我們相視一笑坐下來看旅館裡的爛電視。我鬱悶地盯著自己的十指,這些血是從哪裡來的?

「爸?」我清清喉嚨喊了一聲,父親抖了一下驚醒,他總是會在看電視的時候睡著,他打了個呼聲迷茫地看著我。「我出去透透風。」他點點頭拿了房間鑰匙給我。

我拉上帽子嘴裡喃喃自語地走出房間,雙腿不自覺地走到戶外,在父親的車子前停下,拉開車門爬進副駕駛座,打開車內的手套箱。

除了一些紙張和幾坨垃圾,我找到了我想要的東西。我父親不只是個老菸槍和酒鬼,他也是個很好的獵人,手套箱裡有一把獵刀。我把刀收進口袋,關上車門並上鎖,走回旅館內再慢慢踱步回房間,拿起鑰匙開門進房,父親已經在床上熟睡了。

我沒有殺她,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抓她的頭髮,沒有刺她的脖子,也沒有在她倒地的時候用刀子一下又一下切斷她的喉嚨,我沒有把她的頭砍下來。

我從口袋掏出獵刀,抽掉刀刃上的皮套扔在地上,爬到父親身上用力地把他搖醒,看著父親驚駭的眼神,我把獵刀刺進他的身體,他還來不及呼叫,我便一刀劃開他的喉嚨。

「就跟你教我的一樣,爸!」像我們小時候去打獵時,我學著他處理那些動物一樣把他的內臟全都掏出來,我咯咯笑著一刀又一刀地戳,難得爸爸比媽媽還有趣,所以我要讓所有人都看到我的作品!一部分內臟放這裡,那裡也放一些,然後頭放電視上,嘻嘻,好玩好玩!

我殺了她!還殺了他!現在基恩克里奧先生應該就會說我是好孩子了!

我沒有殺她!嗯?…怎麼回事?!

-老爸死了!為什-為什麼?不--不是我,我不過是去散步而已!

-不是,不是我。沒錯,是我做的。

我做的。

我做的。

我做的。

嘻嘻。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396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歐美系列《重回半價... 後一篇:【轉】歐美系列《重回半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99701守望傳說同人創作
瑪麗娜與奧爾卡的相愛相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