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RPG四期創作】【戰爭章.之六】曙葉、桃滿旅途雜記二十

作者:鯊鯊~│2021-08-06 17:54:27│巴幣:22│人氣:63
大戰當前。當天夜幕低垂,聯軍駐紮地內卻有一處特別熱鬧,讓原本要走向機庫的曙葉不住看過去,正好看到【芬迪卿的強化手術(半價優惠中)】彷彿霓虹燈般的招牌掛在外面,還有一個他前幾天看到還是普通人類的人,出來的時候已經像隻蜥蜴般全身都是鱗片。

不只曙葉被吸引,曙葉也注意到在那周圍好幾個人也在那附近觀察,其中包含了卡洛特和一名他看過幾次但是不熟的義勇軍。

曙葉對芬迪卿的評價非常複雜,在四災出現前他正好在調查一件大量魔物藏於城市的事件,而那事件明顯有人為的痕跡,經過曙葉請專人鑑定魔物屍體後,所以的專業人士都將證據指向這些魔物是被改造的,而且使用的是芬迪卿的技術。

如果不是四災出現影響整個世界,曙葉一定還會繼續查下去,但現在和他卻是併肩作戰的戰友。也許那件事情是芬迪卿做的,也許不是,但可以確定的是芬迪卿的技術是被那些專業人士認可的,那這樣的專業現在為義勇軍所用也沒什麼不好。

就如在安全屋一路打到這裡的搶點戰,有許多本身戰鬥力不強的冒險者在路上支撐不住,他雖然有可以吊吊生命的植物汁液能勉強維持人命,但效果比起專業的自然差了非常多。
曙葉看到芬迪卿開店後,也向前去和芬迪卿拿了一些,希望在最終戰時能多少拉一些人的性命,即使他覺得這藥劑八成副作用不會少。

曙葉向前和卡洛特、迷之少年、還有隨後一起來的桃滿一起被芬迪卿招呼進入,在芬迪的帳棚內眾人閒聊一陣後,他拿著芬迪卿給的針劑先行告退,和桃滿一起走出芬迪卿的帳篷。

走出房門後,曙葉轉頭看向並肩的桃滿問:「說起來,桃滿,你和芬迪卿很熟嗎?」
在他想法中,同為傳奇醫學領域的兩人應該有一定熟識度。

桃滿應了聲:「姆?不算吧 — 他好像因為芬迪的關係所以認識我,不過我跟他只聊過幾次而已。」
是芬迪的交換情報技能嗎?如果能用這樣的方法認識桃滿,那芬迪卿的情報網非常恐怖啊。

不過只是認識而已的話,他難道是…真的只單純進來參觀嗎?
他回想起兩人在進去芬迪卿帳篷前,桃滿還用擔心的語氣確認自己是不是來改造的,這麼一想兩人還真的不熟。

但是說起改造,桃滿的那些變形藥水效果視覺上看起來震撼多了。
曙葉接著問:「聽說他改造的東西還挺有效果,剛剛那個男生也是去找他改造吧……你對改造有什麼想法嗎?」
如果桃滿最後友想要給芬迪卿改造的念頭,那他得提醒一下才行。

「改造啊~」桃滿歪頭看似思考後問:「隊長你想問的是關於技術、cp值之類的,還是價值觀、道德層面的?」

「恩,CP值方面。」曙葉似乎沒有想到桃滿提到後續兩種:「桃滿對改造方面是怎樣的價值道德關?」

桃滿邊說邊用手指在半空中畫著圓:「嘛...其實也不能說完全分開來討論啦...」
「不過說到底,不管是改造、藥品、生物實驗、魔法道具...實際上都是差不多的吧?」
「有沒有效?安不安全?還有符不符合社會規範。」

曙葉回想之前調查事件的結果和後續去找芬迪卿的反應,忍不住苦笑:「芬迪卿……老江湖了吧,敢在這裡做這這些事情,應該都基本會符合的。」

桃滿目光疑惑的看了看曙葉:「隊長你信賴他嗎?我啊,比較傾向【相信所有人】這個選擇,並且會盡量這麼做,直到有明確證據能證明有害為止。不過與此同時我也會很肯定的說,幾乎所有的【改造】都是危險的。」

聽到桃滿改造是危險的,曙葉不禁想……
你的貓貓藥水系列,是分類在哪個項目啊!那個就不危險嗎!
不過,這就是傳奇冒險者之所以傳奇的地方吧。
芬迪卿聽說是花錢上位,桃滿可是憑實力連本人都希里糊塗的上位!

桃滿沒有注意到曙葉微妙的表情變化繼續說:
「比如說...改造成龍麟手臂 - 誰都不知道有沒有在這其中加入什麼別的東西吧?」
「別說芬迪先生,就算是我好了...連隊長你也沒有辦法保證、我拿給別人喝的果汁裡沒有下毒吧?」
「基本上符合跟真的符合是兩件事...所以如果不是很信賴很信賴的人,我不會去做什麼改造。啊、不過,如果是【永久性】改造的話,不管再怎麼說我都不會去做的。」
「我喜歡身為人類的我 - 我對於自己是人類這件事,非常的在乎。」
桃滿的視線移往了天空,又收了回來:「就和我選擇當藥劑師一樣。」

曙葉靜靜的聽桃滿說著他的理念,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
「在這場戰爭中,至少我和芬迪卿是面對同一個敵人的隊友。」
「不過我不會用他的東西就是了。」曙葉晃了晃手上的藥瓶:「這是給人吊性命,不得已的。」他很擔心芬迪卿會不會針對他的體質,用一些對其他人可能沒效果,對他有效的東西。

接著曙葉摸摸桃滿的頭:「那也很好,總是要有人堅持這些事情。」
「雖然隊長我體質上跟人類有一點點差距了,不過正因為有桃滿這樣堅持的人,所以我不覺得後悔。」

在曙葉的摸摸中,桃滿發出【姆姆~】的聲音、同時微微瞇起眼,等摸摸頭結束後才繼續接著說:「我的想法怎麼樣、和改造這事倒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喔。」他做了個打叉的手勢:「只是有這種想法而已 - 畢竟我是【雖然不會對自己這麼做,但還是會去研究】的類型。」

曙葉點頭說:「我剛剛提這個,主要想說的是,提醒你要注意一下芬迪卿而已。
他停頓一下,接著才繼續說:「怕你陣前改造了,影響到你上場的情況。」
他原本不是要說這個,但有些東西不想說太死,最後還是換個方法提醒。

「我的話通常不會在出任務的時候改造啦 - 不太適合我。」桃滿看似困惑的問:
「芬迪先生怎麼了嗎?」

曙葉沒有馬上回答,帶著桃滿坐到附近逐漸熄滅的營火旁,添加了些柴火讓火焰徐徐燃燒。
他先開口問:「桃滿,你對基因改造這種東西有概念吧?」

桃滿跟著坐到營火邊的空位上,伸出雙手烤火說:「嘛...雖然我個人是往魔法、巫術那方面發展的派系,不過...算是有聽過吧?在魔眼族那邊也看到不少改造生物。」

曙葉思考了一會,看著桃滿至今依然帶著孩子氣的烤火動作,接著語氣認真的說:「我在末日前遇到一批非常強悍的改造生物,當時出動的包括我、暗凜、望月、還有其他有一定能力的冒險者…澪跟寇夫你可能不認識。這樣的陣容還讓他們跑了大半。」

他接著從空間腰包取出摺疊筆電給桃滿看:「這是我相信芬迪卿能力的原因,也是我小心他的原因。」螢幕上是一份報告書,曙葉直接指出關鍵地方給桃滿看。

「有兩個這方面的專家說,那些魔物的改造技術是芬迪卿的技術。」
所以曙葉相信芬迪卿的強大,至少兩個人認為那強大魔物的改造技術跟芬迪卿技術符合。
所以曙葉沒辦法真的相信他,畢竟這種技術不是說複製就複製的。

桃滿靜靜地翻閱著資料,最後再還給曙葉:「也就是說,他【控制大批的危險魔物和相關技術,並且從事對社會普遍有害的行為】的可能性很高?不過沒有直接證據、這樣嗎?」

曙葉點頭同意:「我是這樣猜的,只是沒過多久就沒人去查這方面的事情了。大家都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下個月。」
「不是他倒還好,如果真的是他,那這些魔物也得請他派出來協助義勇軍了。」
他一陣苦笑說:「我希望不是他,但資訊上來看這種技術幾乎是不可能複製的,就算真的被人複製了,你看他那個性,會想好好處理的樣子嗎?」

「這樣啊...」桃滿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失望:「我知道了,我會堤防一下他的。」
曙葉回想那次拜訪芬迪卿,也微微嘆氣:「我有因為這原因拜訪他過,不過目前沒有下文,那之後就是末日預言了。」
對芬迪的話題就聊到這裡,他也只是擔心桃滿而已。
接著他轉移話題問:「說起來,你怎麼看希莉卡?」
有些話他不太想對其他人聊,單純又能信任,有著科學家和夢想家一面的桃滿,正好是他覺得可以聊這些的對象。

桃滿點了點頭作為對【小心艾孽奇】的回應,然後順著轉向另一個話題:
「希莉卡小姐嗎?」歪頭想了想「我覺得、她是個好孩子真是太好了。」

的確,末日來臨前,希利卡和尤克可以空降奇兵站在我們這邊真是太好了。
他默默想著,接著說:「我在想……我們剛剛聊到改造,也就是變更一個物種原本的特徵,變更他們順著本能而形成的部分,那……希利卡對世界來說,希利卡是世界的什麼呢?」
「如果我們贏了,那對世界來說,我們又算什麼?」
「這兩天我突然在想這些事情。我想我希望的,是這次事件過後,不用繼續和這些存在抗爭了吧。」

「我也覺得,他是好孩子真是太好了。」曙葉溫和的笑著:「讓我想到很多好孩子,在這個年紀很多被迫成為冒險者……也是辛苦她了,如果她是普通的孩子就好了。」
在他心中,是把戰士、冒險者這些職業和(普通)給分開的。
要嘛是一個戰士、要嘛是普通的孩子,出生就是最終決戰兵器的希利卡,在曙葉心中沒辦法用普通的目光看待。

「隊長總是想著複雜的事情呢。」桃滿的視線轉到了附近其他義勇軍身上、一會後又望向遠方。
最後他閉上眼睛,用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覺一般輕輕柔柔的口氣慢慢訴說著:
「世界是什麼?我們對世界來說是什麼?和什麼抗爭 - 這些事情啊,對我來說是不打算想的太複雜啦。」

「我們就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我們破壞、我們塑造這個世界。」
「四災就是這個世界的意志,所以不反抗四災 - 這種說法很奇怪吧?」
「下雨也是世界的意志,所以人們就不撐傘了嗎?生老病死也是世界的一部分,所以世間萬物就放棄活下去嗎?沒有那回事吧 - 」

「天災總是會到來。四災帶來了超出預想、龐大的毀滅,但是人類本來就是和天災對抗、想辦法活下去才發展至今的,只是嚴重與否的差別而已。」

「會哭、會鬧、會恨、會死、會放棄,但是一定也會有站出來對抗的人。」
「當然不是每次、人類都能成功對抗災難,也沒有說【挺過這次以後就永遠不會再有災厄】這種事 - 」

「即使如此還是想活下去,這才是生物的本能。」
「就算和世界、和命運對抗,也想和心愛的人們一起活到最後一刻 - 所以人類才能發展。」

「我們的食衣住行、知識、文化、自由、機會,還有【活著】這件事 - 無一不是過去的其他人拚上性命對抗各式各樣的災難之後才能有的成果。」
「所以我們義勇軍才會在這裡嘛。」
「某方面來說...只能依靠希莉卡小姐,這點可是讓我很不甘心的啊。」

聽著桃滿訴說,曙葉望著跳耀的火花回應:
「是啊,從諸神黃昏後就常常會想這些事情。,我們的敵人是誰,我們到底和什麼在抗爭,之類的。」
「桃滿,你經歷過現實日嗎?」他突然問「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在那次事件後,會有那麼多人經歷過現實日這樣的事件……那會不會是世界想要告訴我們什麼東西。」

桃滿搖頭:「現實日那個事件發生時,我還沒到阿思嘉特,所以沒怎麼聽說過。」
「也沒怎麼去問詳細情況 - 那個事件怎麼了嗎?」

曙葉思考一會微微嘆息:「嗯…那是一個大家在沒有魔力的世界生活的夢。」
桃滿看起來像在想像,接著說:「我對那個事件沒什麼概念...老實說是有點好奇,那樣的世界比現在更辛苦吧。」

「嗯……畢竟只是個夢。」
隨著附近營火的義勇軍起身離去,兩人也注意到夜深了。
「我想去最後確認一下機甲,你呢?」曙葉問。
「我大概去擺個攤看看能不能買到一些素材吧 - 」對機甲的使用抱持【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桃滿說:「也可能補個眠?」

這時間擺攤嗎!看來我們都是半夜睡不著的怪人。
或許我們都在大戰前的最後,想在自己最習慣的地方待著也說不定。
他喜歡他的攤位,我不做著戰場準備工作就難心安。

「那就晚安囉,桃滿。」曙葉起身把火踏熄。
「晚安,隊長 - 明天見。」桃滿點點頭跟著起身後拍了拍衣服,邊哼著歌邊離開了營火區。

曙葉在桃滿離開後,來到機庫跳上了機甲,點開了手錶:「艾薇,一起做最後的檢測吧。」螢幕中投影出戴著頭盔、握著遊戲手把的銀髮Q版少女開心的喊:「就交給艾薇的機甲!」
不,這台是借來的喔。
心裡默默吐槽,但他嘴角勾起笑容:「就交給你了,艾薇。」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302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洛
我,相信芬迪卿。相信它會背叛,所以還是現在燒了它吧?
點起火把(゚∀。)

08-07 11: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gn023248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四期創作】【家書... 後一篇:【RPG四期創作】【戰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owersd愛看小說的人
歡迎來我的小屋閱讀更新的奇幻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