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劍三】給你馬草,當我綁奶。06

作者:翊妍│2021-08-03 11:30:58│巴幣:2│人氣:105
  被殘雪揚風落在原地的薰風夕語,就站在那兒,動也不動。

  她的密語頻道簡直跟爆炸沒兩樣,大多數都是跟她恭喜道賀的,少數幾個跟她交情好的,則是來詢問她與殘雪揚風之間的關係,但現在的她還沒有心緒去回覆這堆積成山的信息,只是很平靜的,點開幻境雲圖,沒有太多的調整,單純而隨意的截了幾張圖後,便離線了。

  夜裡,白苡薰難得的一夜好眠,甚至還做了一場和以往大不相同的夢。

  夢境裡的她,便是遊戲內的薰風夕語,站在她面前的人,她一眼就認出是殘雪揚風,那個有鬍子的大叔臉軍爺,只見殘雪揚風牽起自己的手,兩人一同漫步在萬花谷的花海,就在殘雪揚風摘了一朵花,正要將那朵花簪在自己耳邊的同時,薰風夕語的腦袋浮現了一句話──

  「二哈,你還是換個臉吧。」

  這是白苡薰從睡夢中醒來的第一個想法。

  光是回想在夢中的那個畫面,看見殘雪揚風的鬍子大叔臉,就足夠出戲的。

  拿起手機看了看未讀訊息,很好,不下二十條的訊息,大概有七八成都是在她昨晚離線後,又傳過來問她跟殘雪揚風的事。

  不過話又說回來,白苡薰和殘雪揚風認識這麼久了,卻還未交換過Discord以外的聯絡方式,就算是Discord,也僅止於他們一起打本時會用到而已,除了打本之外,殘雪揚風幾乎沒在上Discord的,因為他們遊戲在線時間幾乎都有重疊到,大多時間也是一起組隊,用團隊語音說話,壓根沒想到要交換其他聯絡方式。

  實在是懶得回這二十多條訊息,白苡薰決定全部用貼圖敷衍過去,但在看到「白芷曦」的訊息後,她的動作有些停頓。

  白芷曦便是昨晚替她說話的毒姊──苒羽曦,白芷曦是她的姊姊,她們二人是相差五歲的親姊妹,從小感情特別好,白苡薰會來玩劍三也是因為姊姊找她一起來玩的關係,對於她和慕容亦閒的事情,白芷曦非常的愧疚,所以這次的殘雪揚風,白芷曦就特別警戒,深怕自家妹妹又遇到第二個渣男。

  「昨天二哈告白完就去忙了,我也沒馬上回覆他。」白苡薰在手機上敲了一行字發送出去,接著又打了第二行,「倒是妳,和蘇狐是怎麼回事?」

  坐在辦公室邊喝咖啡邊整理文件的白芷曦,差點就把咖啡噴到鍵盤上,因為前幾天下班回家都在處理慕容亦閒的事情,讓她完全忘記要跟白苡薰報告跟蘇狐最近發生了什麼。

  「這個嘛,說來話長,我們明天中午一起吃個飯,到時候再慢慢聊。」白芷曦在鍵盤上敲下約定的餐廳位址,繼續工作去了。

  見到這條訊息的白苡薰翻了翻白眼,接著起床、漱洗、開劍三。

  今天的她比平時還要早起,除了那個夢境之外,就是為了和殘雪揚風的上線時間錯開,因為昨天晚的告白讓她有些措手不及,再加上先前慕容亦閒的事,有了這不美好的前車之鑑,使得白苡薰短時間內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殘雪揚風。

  戰戰兢兢的看著過圖進度條跑完,遊戲畫面出現在眼前,只見殘雪揚風還站在原地,隊伍也沒解散,看起來像是昨晚就在這掛機到現在,薰風夕語悄悄的挪動一下腳步,確定殘雪揚風沒有反應,正準備甩大輕功去車夫旁搭馬車離開,卻聽見耳機傳來一個女性的叫喊聲,「猴死囝仔!日頭晒咖撐啊,擱恩緊起來呷紮等!(註1)」白苡薰被嚇得左手離開鍵盤,右手差點把滑鼠甩出去,只見薰風夕語直接摔在映雪湖畔的雪地上,半管血就這麼沒了。

  然而驚魂未定的她,再度聽到相同的女聲說話,「啊哩奈欸甘納穿幾條乃口勒睏啦!五告拍跨欸!啊擱開冷氣喔!安呢欸寒丟欸!(註2)」這一口流利的台語,特別是那個講話的語速,果然是殘雪揚風的親媽來著,加上說的內容,讓白苡薰差點被早餐的奶茶嗆到。

  註1:台語,中文意思是「死小孩!太陽曬屁股了,還不快起來吃早餐!」

  註2:台語,中文意思是「啊你怎麼只穿一條內褲睡覺啦!有夠難看的!啊還開著冷氣喔!這樣會冷到欸!」

  最後她只聽到殘雪揚風用著磁性又兼具剛睡醒時奶聲奶氣的嗓音回應了幾句,和關房門的聲響。

  確定耳機那頭就沒再出現任何動靜,白苡薰這才鬆了一口氣,雙手放回鍵盤滑鼠上,讀了兩個提針給自己回血後,繼續挪動薰風夕語的腳步。

  「小薰薰早安!」

  突如其來的聲音,這次真的讓白苡薰的滑鼠飛出去了。

  這沒開變聲器的殘雪揚風,加上低沉而沙啞的嗓音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喜悅,直接給白苡薰來了個驚嚇與驚喜交加的會心一擊。

  果然人類依舊是個感官動物,白苡薰不得不臣服在殘雪揚風的男神音之下。

  「小薰薰?」發現另一頭有物品掉落的聲音,李呈風疑惑的喊了聲。

  白苡薰撿起掉在地上的滑鼠,深呼吸、再吐氣,冷靜下來後才開口,「早。」

  「妳還好嗎?剛剛聽到東西掉地上的聲音。」殘雪揚風關心道。

  「沒事,滑鼠飛出去而已。」白苡薰回應的語調沒有太多起伏,也沒說滑鼠飛出去的原因是被殘雪揚風嚇的。

  或許是還沒有心理準備就直接面對殘雪揚風的關係,所以白苡薰的聲音才如此生硬,倒是殘雪揚風的聲音聽起來很自在,說起話來的語調還是和平時一樣,並沒有因為昨晚的事情而有所不同,就好像昨晚的告白沒有發生過一樣。

  二度摔掉半管血條的薰風夕語,正在原地打坐,兩人之間一陣沉默,正在思考要聊些什麼,就看見殘雪揚風一蹦一噠一跑一跳的朝她所在的方向而來。

  「我下樓拿個早餐,等等一起打本?」

  白苡薰看著畫面中那歡快的身影,明明是一如往常的邀約,竟神奇地讓她混亂的心像是被春日的暖陽照耀一般,明媚而清朗。

  她趕緊晃了晃腦袋,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怕不是自己昨晚作夢夢到傻了,這二哈表現得當作沒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那自己又何必暗自高興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這時間還是早上,這個時候會有RL開本嗎?」白苡薰在心裡不停的提醒自己,必須保持平常心,但開口時的聲音,還是因為情緒緊張而有些微的顫抖。

  「晚點就會有了,我先下樓。」想當然剛睡醒的李呈風,那神經堪比海底電纜這麼粗,是不會聽出她話中的情緒,說完的下一秒馬上關麥,抄起桌上的手機撥電話給蘇晉威。

  「......李呈風,你大早上的打給我,就是為了給你和你的小情緣開本?」原本還躺在床上熟睡的蘇晉威,聽到電話那頭的學弟挖他起床開本,語氣中是滿滿的無奈。

  「老蘇!我給你拜託了!我的終身大事全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了!」沒聽到電話那頭有任何反應,只有通話被切斷的音效,李呈風本想再撥通一次電話,卻看到一行系統訊息,蘇狐上線了。

  「你主坦,我開本。」只見蘇狐傳了一行密聊訊息,李呈風馬上打字回覆蘇狐一個「好」字,不假思索的答應下來,接著三步併兩步的衝下樓拿早餐,再用同樣的方式衝上樓。

  「看來為了你的小情緣,你連主坦都願意當了。」蘇狐忍不住酸了一句,一邊打開團招。

  「小薰薰妳看吧,我就說會有團!」殘雪揚風的聲音透過耳機傳入白苡薰的耳裡,她還不相信,自己點開團隊招募的介面確認。

  【團隊招募】英雄上陽宮.雙曜亭
  【隊長】蘇狐
  【人數】1/25
  【招募信息】減各

  白苡薰在電腦前翻了翻白眼,大概猜到有團的原因是什麼了,她直接退出和殘雪揚風的隊伍,對蘇狐的團朝按下申請鍵,同時和殘雪揚風進了蘇狐開副本時用的DC群。

  此時的DC頻道只有他們三人,殘雪揚風就開始嘰哩呱啦講個不停,薰風夕語和蘇狐他們二人早習以為常,但與剛才兩個人單獨在隊伍時不同的是,那個低沉嗓音中帶點奶聲奶氣的的成分沒了,面對蘇狐時,反倒是多了幾分活潑,察覺到這細微變化的薰風夕語,嘴角早已不自覺的上揚。

  閒聊的時間沒有太久,有些常常跟蘇狐開本的人在進組的同時,會直接進DC群,殘雪揚風只得先關麥,避免被發現他之前都是開變聲器說話的,再加上蘇狐開的團總是很快就組滿人了,即使是在早上這個人不多的時間點,不出十五分鐘就會滿團出發。

  看見殘雪揚風被蘇狐拉到第五隊,心法也從傲血戰意轉成鐵牢律,薰風夕語有些納悶的發了密聊訊息給殘雪揚風,「平常這種二十五人團的本,都是由蘇狐主坦的,怎麼今天換你了?」

  想當然爾,殘雪揚風是藏不住秘密的,雖然給薰風夕語的回答是他和蘇狐打賭賭輸了,但副本怎麼可能是他說有就會有人開的,開團的還是蘇狐,主坦又是殘雪揚風,薰風夕語已經大略猜出一二。

  不過薰風夕語沒有戳破他,反倒是問他們打了什麼賭,想看殘雪揚風如何繼續掰下去。

  「阿風,進本了。」正當殘雪揚風思考著要怎麼打哈哈過去時,耳機那頭傳來蘇狐的聲音,喊著殘雪揚風進本坦小怪,殘雪揚風只在密聊對薰風夕語丟了一句「晚點再說」,就直接進本去拉小怪了。

  白苡薰失笑,蘇狐這個神救援,直接幫阿風帶過這個話題,當然她也沒打算繼續追問,反正真正的原因她已經猜出來了。

  一行人清完小怪後來到一王前,蘇狐一邊標點,一邊提醒著一王需要注意的機制,確定團員都了解機制之後,倒數五秒開王。

  「注意潛行蜘蛛面向。」話才剛說完,蘇狐就衝了出去,直接進到潛行蜘蛛的面向,「咖啡,別皮。」蘇狐的語氣有些無奈,「我們拉脫重來。」

  咖啡是蘇狐和殘雪揚風住在宿舍時養的一隻小黑貓,個性特別頑皮,很喜歡在蘇狐帶本的時候干擾他,常跟蘇狐開本的人幾乎都知道咖啡的存在。

  此時團隊頻道由殘雪揚風起頭,刷起了「咖啡又在皮了#噢」

  「殘雪揚風,這麼想要以後都主坦?」蘇狐說完後麥克風傳出一聲「喵」,讓他的威脅度瞬間下降一半。

  李呈風差點笑倒在電腦前,但打字還是恭恭敬敬的回蘇狐:「RL我錯了。」

  把咖啡抱去一旁後,視線回到螢幕上的蘇晉威,看到殘雪揚風的道歉,完全感受不出誠意,他知道李呈風是不會這麼恭敬的和他道歉的。

  「團確點掉。」無視殘雪揚風的道歉,蘇狐直接發佈團隊確認,確定所有人都在之後,「開王倒數五秒,五、四、三、二、一。」

  沒有了貓咪的干擾,總算是安穩的通過一王,接下來二三王也挺順利的打完結束。

  大家一同摸了摸三王的掉落物,出了一個內功精簡戒指「宣蘇戒」,所有人的眼睛都為之一亮。

  眾所皆知,內功門派的玩家財力都莫名的特別雄厚,撕起裝備來那叫一個六親不認,所以精簡戒指的價格是很容易拍到遊戲幣萬元起跳的,這表示他們這團的薪水肯定不會太少。

  「拍裝注意,會心破防精簡戒指,一千起拍。」蘇狐將「宣蘇戒」貼到團隊頻道,內功門派的玩家喊價沒在跟你開玩笑的,從底價一千直接跳到一萬、五萬、十萬。

  薰風夕語在PVE是玩花間遊,也就是打輸出傷害的心法,想當然她也是很想要這枚戒指的,只是礙於手上的遊戲幣沒有這麼多,讓她有些猶豫,但殘雪揚風記得薰風夕語的配裝就差這枚宣蘇戒了,時常聽薰風夕語在唸叨什麼時候會打到這件裝備。

  [團隊][殘雪揚風]:[薰風夕語][宣蘇戒]20W

  這下可好,價格從十萬直接跳到二十萬,還是由殘雪揚風代薰風夕語喊的價,讓大家頓時有些愣住,反倒是薰風夕語慌了,趕緊給殘雪揚風發了密聊訊息。

  「二哈,我沒這麼多錢,你幫我喊我也付不出來的。」

  「就當送妳的吧,妳不是一直很想要這件精簡?我身上的錢剛好夠。」

  白苡薰當然想要那裝備,但她更不願意讓這二哈破費,二十萬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那不行,就當我和你借錢吧,之後會還你。」

  與此同時蘇狐結拍倒數的話傳入兩人耳裡,殘雪揚風只得先答應下來,否則薰風夕語肯定會跟他盧到點頭為止,「行吧,晚點再說,反正戒指妳先拿著,還錢的事不著急。」

  「會心破防精簡戒指,二十萬結拍。」蘇狐將宣蘇戒分配給薰風夕語,二十萬則插在殘雪揚風的拍裝金額的紀錄上。

  「領完薪水就可以退組了,感謝各位今天來打本。」蘇狐說完便下麥,躺回床上睡回籠覺去了。

  領完薪水散團後,殘雪揚風和薰風夕語兩人退隊,再組了一個小隊,他們一同回到揚州城,殘雪揚風從倉庫翻出好幾組六級五行石,一股腦兒的就往薰風夕語的懷裡塞,「這些、這些、跟這些,全部都拿去,給妳精煉裝備用的。」

  「不是,就精煉一顆精簡戒指,又要不了多少石頭,你給我這麼多組六級五行石幹嘛?放著生利息?」

  「放在我這邊一樣也是生利息,分一些給妳又沒關係。」殘雪揚風的語氣聽起來委屈巴巴的,薰風夕語敵不過這樣的攻勢,只得擺擺手全部收進自己的包包裡。

  「那二十磚我會還你的,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加個Line也比較好聯絡,你覺得怎麼樣?」薰風夕語思來想去,最終只想得到這個辦法,算是給殘雪揚風一個保證。

  殘雪揚風聽到她說要還錢,本來那句「不用還,沒關係。」已經到嘴邊要說出口了,聽到薰風夕語說要加Line又吞回肚子裡,立刻改口,「好!當然好!」語氣中掩藏不住的愉悅,馬上在密聊頻道發了自己的ID給薰風夕語。

  頓時有一種看到二哈在搖尾巴的錯覺。

  邊這麼想的白苡薰,邊拿起在一旁充電的手機,把殘雪揚風傳來的那串ID輸入進去,將一個頭貼是隻黑貓,且名為「李呈風」的人加入好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這名字有些熟悉感,卻也一時之間想不起這種熟悉感是什麼,視線又回到頭貼那隻小黑貓,「你頭貼這隻貓就是咖啡嗎?」

  「對啊,還有一隻叫拿鐵,偶跟老書在租屋處養的。」殘雪揚風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說話,聽起來有些口齒不清。

  「我想起來了,你之前說過你們是室友。」薰風夕語突然回想起之前他們一起打荻花宮時,殘雪揚風不小心口誤說出他們是室友的事情,「你們是大學同學吧?」她倒是沒計較殘雪揚風之前刻意隱瞞這件事,也沒想詢問原因,反而好奇殘雪揚風和蘇狐之間的關係。

  「不是同學,老蘇是我的學長,我們在同一個系,我暑假後升大二、他升大四。」手拿著長槍在薰風夕語身邊又跑又跳的殘雪揚風解釋道。

  聽到殘雪揚風這麼說,薰風夕語心裡莫名感到一絲雀躍和期待,不過才剛經歷過和慕容亦閒的事情,讓她又把那絲雀躍的心情收了起來,提醒自己不要對殘雪揚風抱有太大的幻想。

  與此同時,白苡薰的腦袋靈光一閃,突然想起了殘雪揚風的那張Line頭貼為何會如此眼熟,她點開班上聯絡用的群組,看了一下成員名單,有個人放著和殘雪揚風一模一樣的照片,就連名字也一模一樣,這才發現原來他們就是同班同學,難怪上線時間常常重疊到!

  天啊!哪有這麼巧的事情?殘雪揚風竟然是他的同班同學!而且是那個成績總是保持在第一名、上課常常遲到、一下課就不見人影的李呈風!

  雖然如此,但白苡薰對這個同班同學算是有些印象的,之前運動會時,他有參加比賽,印象中就是小太陽的類型,個子高高的,體型適中,笑起來會露出虎牙,有那麼點可愛,是女孩子都會喜歡的類型。

  ──除了頭髮有些凌亂之外。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一向敏銳的殘雪揚風,竟然加了Line之後還沒發現他們就是同班同學,果然是一個沒怎麼在關注班上事務的人。

  對於他們是同班同學這件事,白苡薰決定先不要和殘雪揚風明說,就怕在學校遇到了,依照殘雪揚風的個性肯定會像之前在遊戲裡面一樣各種堵她,現實中也上演一次同樣的戲碼,她在班上不過就是個小透明,被殘雪揚風這樣一個顯眼的人物關注,對白苡薰而言實在不是什麼好事,還是謹慎為妙。

  「今天的日常都還沒跑,我們先去打大戰好了。」殘雪揚風說完就用雙人輕功把薰風夕語從倉庫區帶到接取大戰任務的牌子前,「我等等組那個丐蘿師妹進來,小薰薰可以幫我轉個奶嗎?」

  殘雪揚風口中的丐蘿師妹,是他的師父剎染畫最近剛收的萌新徒弟,收了之後正巧工作突然忙起來,便請殘雪揚風替他多照顧一下這個師妹,所以最近只要有大戰之類的日常,殘雪揚風就會拉上他的丐蘿師妹一起,薰風夕語也有見過幾次。

  「好。」在薰風夕語轉換心法的同時,名為焦糖可可的丐幫加入隊伍。

  「師兄早!」一個很有朝氣的女聲傳入耳裡,聲音果然人如其名,甜美而不矯揉造作,聽起來不像是刻意裝出來的,而是是天生就是如此。

  「早啊!」殘雪揚說完才發現自己忘記開變聲器,不過他的二哈腦袋一轉,想著既然小薰薰已經聽過他的聲音,那變聲器就算不開也無妨,而且焦糖可可也是第一次聽到他開麥說話,不用特別解釋原因。

  「小姊姊也早!」

  出於禮貌,她從包包裡拿出一支糖葫蘆,遞到焦糖可可面前,「早安。」

  「小薰薰!我也想要糖葫蘆!」殘雪揚風見狀,開始對著薰風夕語賣萌,也想向她討一支糖葫蘆來吃,但得到的回應卻是薰風夕語冷冷的一句「沒你的份,安靜點。」說完還拿出銀針作勢要往他頭上扎。

  「小薰薰!冷靜!放下妳的銀針!別戳我!」殘雪揚風抱頭作勢要躲,薰風夕語這才將銀針收回包裡。

  「快點開團招找人把大戰打一打,等等圖外就要開了。」

  手裡還拿著糖葫蘆的焦糖可可,看著眼前兩人的互動,頓時有些羨慕,只是對於萌新的她來說,有好多辭彙都不懂,「師兄,圖外是什麼?」

  殘雪揚風想著,與其解釋,不如直接讓這位小師妹親身體驗,在迅速的完成大戰後,焦糖可可乖巧地跟在雙人輕功的兩人身後,並按照他所說來到接取圖外任務的NPC──雪魔堂掌令何非笑面前。

  「等等先打方超,再打左郭,我轉個坦,小薰薰妳幫我陣營頻喊一下,組人進來。」今天是星期六的圖外,他們三人的陣營皆是惡人谷,在殘雪揚風轉坦的同時,人也組得差不多了。

  不到二十分鐘就把圖外任務要打的方超、左破天、郭海濱給解決了,只剩下拾取河底的砂石,解這個任務時最容易撞到浩氣盟的人,如果遇到喜歡打架的玩家,兩方陣營的人也很容易互相打起來,就好比現在──

  本來各自在撿砂石,潛在水下的殘雪揚風,發現「誰在看我」的列表上有一個浩氣盟的蒼雲正看著他,本來想游遠些和蒼雲保持距離,卻還是來不及躲開蒼雲的憾地,心法早已轉回傲血戰意的殘雪揚風,等到憾地給予的暈眩狀態結束,他先用「疾」拉開距離,隨後吹哨聲響起,是任馳騁的音效,只見殘雪揚風翻身上馬,毫不猶豫的回頭往蒼雲臉上踩,一紅一黑的身影  就在河面上打了起來,刀光劍影中,技能的音效此起彼落,誰也不讓誰,過招之間,殘雪揚風的血量逐漸下降到一半以下,而蒼雲還有六成左右。

  就在殘雪揚風的血量快要見底之際,他開了嘯如虎鎖住血量,但他知道這撐不了多久,正想喊薰風夕語來幫忙的同時,他的血條瞬間回滿,「殘雪揚風,聽風吹雪,此身輕棄。醫者一命,與君同承。」團隊頻道出現的這行字,是薰風夕語的聽風吹雪喊話,除了聽風吹雪,身上有行氣血狀態的她還甩了一個瞬發的長針。

  這無疑是給殘雪揚風一劑轉守為攻的強心針,但蒼雲哪裡是省油的燈,知道後面有個花奶在給面前的天策回血,他當然是轉移目標,盾刀直指薰風夕語,「小心!」追在蒼雲後頭的殘雪揚風喊出聲,卻見薰風夕語的面向一轉,反身背對蒼雲施展了一個太陰指,直接退到殘雪揚風身旁,血量還有四成的蒼雲,要沒多久的時間就被殘雪揚風輕鬆帶走。

  正當他們要繼續撿砂石的同時,殘雪揚風發現團隊面板上,焦糖可可的血量正在迅速減少,心想肯定是其他浩氣盟的人和焦糖可可打起來了,但她一個沒什麼裝備和手法的新手,連打圖外任務的NPC都有點吃力了,哪打得贏浩氣盟的人?

  思及此,早已脫離戰鬥的殘雪揚風馬上大輕功飛過去,目標焦點在血量已經剩下不多的焦糖可可身上,用雙人輕功把入戰的焦糖可可從敵人手裡帶走。

  火紅的楓葉從二人身旁飄出又逐漸消失,兩人時而攜手,時而並肩飛行,殘雪揚風此舉雖說是單純為了救焦糖可可,但是在焦糖可可的眼裡可不是這麼回事,她的心裡好像有什麼地方被輕輕觸動了一下,就像平靜的水面落下一滴水而激起的漣漪一般,細微卻逐漸蕩漾開來。

  「妳剛剛走太遠了,單獨一個人很容易被浩氣打。」殘雪揚風帶著焦糖可可安全落地後,打開師兄模式,認真的叮囑道,「下次被打的時候,記得喊個聲,我和小薰薰就會過來幫妳了,別安安靜靜的被人揍還不喊痛的啊!知道嗎?」

  「好、好的,知道了!謝謝師兄。」焦糖可可回應得有些結結巴巴,「那我、我繼續去撿砂石了。」

  「笨二哈,你這樣說話都嚇到你師妹了。」看見這個狀況的薰風夕語開口緩和氣氛,「趕快把砂石撿一撿,我們等等去競技場刷幣。」

  「沒問題!遵命!小薰薰!」從師兄模式變回二哈模式的殘雪揚風趕緊的回頭撿完砂石,再帶著薰風夕語回去與何非笑完成圖外任務。

  三人交完任務的同時,焦糖可可的聲音傳入耳裡,「師兄,我可以和你們一起打競技場嗎?」

  「欸?」殘雪揚風發出一個疑惑的單音,頓了一下才又開口,「可是我和小薰薰是要刷幣,而且我們三三段位比較高,怕會遇到裝分比較大的,師妹妳的裝分小,很容易就會被對面一波帶走。」

  薰風夕語本以為殘雪揚風會同意讓焦糖可可和他們一起打競技場,沒想到殘雪揚風會是這樣的回應,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只要焦糖可可被一波帶走,就會變成二打三的局面,勝算會大大降低,刷幣的效率也會跟著降低。

  但其實殘雪揚風顧慮的才不是這個,重點是今天他的小薰薰找他刷幣啊!這可是他們單獨相處的好機會,要是讓師妹也加入的話,他們就不是獨處了,會有個高瓦燈泡在他們二人之間當夾心餅乾的內餡、發光發亮,現在最好的理由就是拿焦糖可可的裝分小這件事來勸退,既不會太直接傷人,也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一舉兩得。

  「真的不行嗎?」焦糖可可的語氣中帶點失望。

  「不如就帶她去玩玩看吧?說不定也會遇到裝分和她差不多的,我們也是有機會贏的。」誰也沒想到薰風夕語會這樣說,「就打個兩三場,讓可可體驗一下競技場的感覺也不錯,二哈你覺得怎麼樣?」

  聽到這番話的殘雪揚風,內心猶如晴天霹靂,就差沒跪在地上哭著喊:「這不是肯德基!」

  不過既然薰風夕語開口了,殘雪揚風也只好答應了,誰讓是他的小薰薰開口的呢?他也只好放棄勸退焦糖可可的念頭,和兩人一同到揚州城的競技場門口。

  殘雪揚風和薰風夕語兩人的三對三競技場段位都在十二段,帶上一個零段又只有幾件礦車裝的焦糖可可,果然不出所料,第一把就被對面明歌歌的配置打得灰頭土臉。

  開場就被明教用「怖畏暗刑」繳械的薰風夕語毫無還手之力,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血量直接被打到只剩六成左右,加上長歌的平沙落雁直接把殘雪揚風帶到場地邊緣,他根本沒有機會干擾明教,藉此讓薰風夕語得以有喘息的機會,焦糖可可就更不用說了,裝分小、血量少的她,就是一塊肉在那邊晃,血量迅速清零,重傷倒地。

  平沙落雁狀態結束的殘雪揚風只覺得腦殼疼,就算他和薰風夕語再怎麼有默契、實力再怎麼強,也敵不過二打三的局面,能勉強撐個一分鐘以上就很不錯了。

  想當然爾,這把是以失敗收場,接下來的兩場也是差不多的局面,焦糖可可先被帶走,剩下殘雪揚風他們二打三,最後不敵對面的攻勢,雙雙陣亡。

  從樂山大佛窟出來的三人皆是一陣沉默。

  「我想我還是先不要打競技場好了,對不起。」剛受到競技場震撼教育的焦糖可可,首先劃破這凝滯的氣氛,「抱歉拖累你們了。」

  殘雪揚風連安撫的話都來不及說,焦糖可可就退出隊伍,甩大輕功飛走了,只留下二人面面相覷。

  「剛剛在打的時候我好像太兇了點,我去和師妹道歉吧。」殘雪揚風先給薰風夕語塞了根糖葫蘆,接著走到後頭的信使旁,打算寫個簡單的道歉信給焦糖可可。

  「剛剛在打的時候語氣上稍微兇了點,先跟師妹說聲拍謝(註三)。競技場對於一個新手來說還是太難了點,沒裝備打不贏也是挺正常的,希望師妹不要因為這次打不好就灰心,等師父工作忙完就可以教師妹手法了,到時候再一起玩也不遲的!」

  註三:拍謝,台語的抱歉,發音直翻中文字。

  殘雪揚風在信件內容打上這段話,附上一組皇竹草,按下發送鍵。

  「你師妹應該沒有怎樣吧?」方才打完競技場的時候,薰風夕語有點後悔提議要三人一起打競技場,非但沒讓焦糖可可體會到競技場的樂趣,可能還讓對方再也不敢踏進競技場一步,「她會不會之後都不敢玩PVP了?」

  「應該不會吧,師妹看起來不會難過太久,我也發了信給她,或許她收到之後心情會好點。」殘雪揚風思考了一下後說道,順便點了二對二競技場的列隊,「我還給了她一組皇竹草欸!那可是我珍藏很久的!只給霸紅塵吃的!」

  「可是我看你打架時也沒在騎霸紅塵啊?」薰風夕語有些疑惑,不管是大小攻防,還是浪礦車、野外,殘雪揚風還是騎著他那匹勁足綠螭驄,從來沒看到他將霸紅塵拿出來騎過。

  「那、那不一樣的!霸紅塵是要拿來載小薰薰的!不能隨便拿出來給人看的!」殘雪揚風才不會說是他忘了把霸紅塵設定為上馬的預設座騎,趕快隨便掰了一個理由給薰風夕語。

  聽到殘雪揚風的這番話,薰風夕語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幸好競技場排到人的畫面跳出來了,她連忙轉移話題,「排到人了,趕快進吧。」

  幸而殘雪揚風進了競技場就跟瘋狗一樣,把剛才的話題給忘記了,眼前只有拭劍台對面的花奶,吹哨上馬開始踩花奶的臉,薰風夕語在心裡為對面的花奶默哀一秒,想起當初剛認識的畫面,在天山碎冰谷被他踩到無法自理的畫面。

  ......罷了,還是別想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271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劍三|BG向|策花|天策|軍爺|萬花|花姊|給你馬草當我綁奶|劍俠情緣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l020511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劍三】給你馬草,當我綁...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原創系列】設定 (0)
  世界觀 (1)
  角色 (7)
  暫時丟這 (1)

【原創系列】故事 (0)
  言染 (4)
  零度幻影 (3)
  短篇系列 (1)
  暫時放這 (1)

【同人、二創】 (0)
  【LOL】塗鴉。 (1)

【劍三】 (1)
  給你馬草當我綁奶 (6)
  【短篇】 (2)

【Seeds of Stars】 (3)
  姜海櫻 ☁ 基本資料  (3)
  姜海櫻 ☁ 通告資料簿 (15)
  姜海櫻 ☁ 活動剪影  (4)
  Winds ☁ 基本資料  (2)
  Winds ☁ 通告資料簿 (1)
  Winds ☁ 活動剪影  (3)
  月份工作表      (9)
  主  線       (4)
  日  常       (5)
  相關人物       (2)
  番 外 ☁  (0)

【烏托邦】 (0)
  叶梨      (1)
  叶梨的旅行筆記 (1)

【巴巴托斯的繼承】(停止更新) (1)
  染 墨 ☁ (26)
   涼  ☁ (11)
  番外 (5)
  不登錄角色 (2)

【哈斯狄維爾仙境】(停止更新) (1)
  諾里斯 ☁ (13)
  蒔 蘿 ☁ (3)

遊戲相關 (0)
  幻想神域 (21)
  I Love Pasta (2)

日常 (0)
  碎念。 (38)
  繪圖。 (6)
  廢文賺巴幣。 (2)

記事 (5)

放置 (0)
  黑歷史。 (13)
  【小說】片段的回憶 (5)
  【小說】傾聽。戀之曲 (3)
  【噗浪企|metsä】葳芙 (3)
  【FB企|Yunaiow】純 (1)

未分類 (0)

san0196親愛的巴友們
在異世界?的那些事,最新第13話更新囉,歡迎光臨閱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