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艾莉絲的第二次機會》97-長假首日(中)

作者:杏里|✿│2021-07-31 01:33:16│巴幣:1,000│人氣:48
「不過,真沒想到會是捲入那麼多人的大案件呀!」

本來還以為是在前世也很常見的校園欺凌,沒想到順著線索調查,竟然會將官員集體瀆職、目的未知的地下組織,以及大人物間各式各樣的舊帳攤在陽光之下。

「就連平常被認為勤勞誠實的庫爾貝學長,也藏在暗處作為他們的參謀。真是讓人不敢置信了。」

「那位庫爾貝學長,是那麼有名的人物嗎?」

聽到一個感覺好像在那裡曾經聽過,但腦海中又不怎麼了解的名字,於是我疑惑地問。

夏洛特用一副有些傻眼的表情盯著我瞧,但我就真的不清楚嘛。

「庫爾貝伯爵家,騎士系歷史悠久的名門,這個妳知道吧?」

「嗯,這我記得。」

參加社交活動之前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哪些人有著影響力、誰與誰之間的關係又是如何,才不會無意間說出錯誤的話語。因此就算不願意,王國裡面伯爵以上貴族八十四家,我大略也都有所掌握。

特別是,歷史悠久的家門往往會對自己的歷史備感自豪。這麼說或許會讓人以為他們很傲慢,但其實這是人之常情,我最近也對外祖父還有歷代伯登雷兒的事蹟感到興趣。總之,記住其他家族的歷史,在談話時格外能派上用場。

像庫爾貝家這樣一個幾乎在建國初期就存在並活躍至今的名門,絕對會存在我的腦海之中。

「安德烈‧德‧庫爾貝,高等部一年級,在學院裡因為刻苦勤勉的風格而很有人望,而且雖然弟弟菲利克斯是我這屆筆試前幾名的天才,但兩人關係依然融洽這點也有很多好評。要說唯一的缺點的話,就只有非常地不擅長魔法這點吧。」

「夏洛特姐姐,所謂的『非常不擅長』該不會是指……」

「不是妳想的那樣。相反地,魔力極低的是弟弟菲尼克斯那邊。不過庫爾貝學長雖然魔力有著不錯的水準,卻一點也用不出來,無法成為魔導士,也無法成為騎士,這在騎士貴族裡面大概是很痛苦的吧!」

所謂的騎士貴族,指的是在王國那些歷史悠久的門閥之中,家族成員世世代代都騎士輩出的家系。他們之中有一些甚至能追溯到建國時期的傳說故事中登場的英雄們,因此能夠以和祖先相似的道路,成為騎士來守護王國是他們對自己自豪和認同的重要來源。

而因為想成為騎士最重要的就是用魔力強化自己,所以生下魔力強大的孩子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為此也經常和有名的魔導士或騎士結親,引入他們的血脈。

「也就是說,既沒有成為騎士和魔導士的天賦,學識上的天分也不及自己的弟弟,唯一擁有的就是一身無法使用的魔力嗎?」

「嗯。也是因為有著那份魔力,所以他依然被父母指定為繼承人。」

畢竟對於騎士貴族來說,讓下一代繼承到強大的魔力才是最重要的。魔力差勁的弟弟的場合,就算不繼承家業也能成為高級官僚或是學者在王國中樞裡活躍著,就算到了孩子的那代也已經是旁系,魔力多寡也不再是個問題。

「……不過,夏洛特姐姐先前說到,那位學長很有人望吧?像這樣正派的人物,為什麼最後又會那樣呢?」

那些被發現和琉卡會有關的學生們,大多是一些在名門貴族之中品行多少有些問題導致風評差勁,又或者性格陰暗怯弱的孩子。

特別是,有著以自我為中心的傾向,盲信著自己的「正義」並會私自對他人下達「制裁」的人。

或許是因為這些人比較容易操弄所以被選上,又或者是因為在幕後的人想要避免被曝光的風險,所以才挑上容易合作而且不會告狀的孩子也說不定。但無論如何說,夏洛特所形容那位學長並不屬於這些類型。

「有傳言說,庫爾貝家在此前打算想收分家的親屬成為養子,並把繼承權給予對方的樣子……」

夏洛特接著說出的緣由,讓我拼出了最後一塊拼圖。

「根據那邊的說法,學長從傭人的閒談間無意得知這個消息而感到絕望,然後就被趁虛而入了。」

「大概,是被誤導了,以為能藉此重新得到家人的關注也說不定。」

「會是這樣嗎?」

「因為根據夏洛特姐姐所說的,那位學長的能力被天才的弟弟所掩蓋,也不能使用魔力,但是卻因為魔力量多所以被期待成為繼承人吧?」

儘管刻苦勤勉但成績仍然只有平均以上,還有著一位優秀的弟弟。因為時間都用在維持學業排名表面上的體面了,大概也沒有培養其他特別的興趣。

唯一擁有的,也就是歷代祖先最重視的魔力了,可是自己卻無法運用它,無法成為像祖先一樣的騎士。考慮到家門還要延續到下一代,因此繼承權落在自己身上。

「可是這樣的他,最後也因為存在著比他更能運用魔力的分家的孩子,所以覺得自己最後僅存的價值也幻滅了。」

更何況並非是被正面打倒,而是從閒談中得知自己的父母決定放棄自己。一直以來相信著自己被家人期待著成為繼承人,為了不讓貼在身上的標籤沾上灰塵而不斷壓抑、鞭策內心。這樣的人生可說完全是為了家門而活,而非為了自己而活的。

也因此,反動很劇烈。

「人的內心中呢,總會有著一股想要被承認的慾望。」

希望被愛、被依賴、被讚賞、被期待、被矚目,甚至是被厭惡。

因為殘留在他人心中的這些感情,是自己確實地活在這個社會上的證明,確立了身而為人不可被取代的價值。

也是因為人大多希望在別人心中留下的正面的感情,所以會為了上台演說而緊張,會為了約會挑選衣服而煩惱;被戀人與孩子依靠了會很高興,社交帳號追蹤數增加也會很高興。

「如果失去了它,就像是失去了構成自己的一部分,那就必須要尋回來。在內心脆弱、徬徨的這個時刻,就容易被外力所扭曲……」

收養分家的孩子成為新的繼承人這件事,從學長的角度來看,就是否定了他原先在家中佔有的立場。他發覺自己其實是家門之中可有可無的存在,一旦有了替代品就能輕易地割捨。

於是為了奪回自己的存在感,學長就因此上了琉卡會的當,被他們所利用在學院裡搞事了。

「原來是這樣呀。艾莉絲懂得真多呢!就像是經歷過一樣,感覺很有人生的哲理。」

「只不過是在書中讀過這樣的故事,從那裡面得到的體悟而已啦!」

總不能說是因為轉生過的關係,有著另外二十年的經驗與記憶。

人是有時會在無謂的地方鑽牛角尖的生物。儘管他們事後回頭想想,曾經盲目執著的事物或許並不值得那樣拚命地追求,反而卻在過程中失去了許多。於是便將這些歸咎於「自己太年輕了」。

前世的我也曾陷入這樣的迷宮之中。若非有著這一世的家人的陪伴,或許也無法看見自己其實已經擁有的寶貴事物,而徒然地任由它流逝於掌心吧!

這樣說來,其實我很幸運。有著關愛我的親生爸媽,收養我的父親母親也都是關懷我的好人,是他們幫助我走上現在的道路。

家人的幸與不幸,有時大概就取決於彼此相處中的一念之間吧!

我也要成為那個為家人帶來幸福的人。



「原來這就是魔術筆專賣店……」

逛街接下來的目的地,是位在中央大道旁小巷深處的一間店鋪。

最近突然想要一隻專門用來寫作的魔術筆。和夏洛特商量以後,她推薦了這一間隱藏著的專賣店。

雖說是位在小巷,不過周圍的環境更像是市集商場。街道的上方有著透明的帷幕加蓋,整潔典雅的通道旁適當地種植著觀景植栽,樣式統一的商家櫥窗則在兩側林立著。

一路上走來,櫥窗中展示著的有漂亮的洋裝、異國的藝術品、美麗的礦物和寶石、珍稀的古書、別有風趣的盆景和精密奇巧的機關道具等等看起來價值不斐的商品。

出入這裡的客人之中衣著華貴的不少,也有大概是作為使者的執事或者女僕打扮的人在出入。我想,或許能說是異世界版的百貨公司。

往裡面一點的地方,還有著噴水池雕塑,以及為途經的客人們繪製肖像的藝術家。稍微寬闊的地方甚至種植著一棵喬木,樹下有樂團演奏著輕鬆的音樂。這樣美麗的地方靜靜佇立的專賣店,外觀雖不怎麼顯眼,但裡面卻大有玄機。

「哇呀!在這下面的,是魔道具嗎?」

陳列著商品的玻璃櫃中,各式做工精緻的魔術筆懸浮在離架子有些距離的半空中,像是讓人能夠從各種角度欣賞似地緩慢旋轉著。抬起頭,從天花板順著絲線般的薄紗流瀉而下的光線,在室內劃出光與影的簾幕,最終滴落在金屬筆尖與筆桿鑲嵌著的寶石之上,泛起美麗的閃閃輝光。

深邃的黑岩地板像是要與其呼應,其中摻雜細碎的礦物結晶就有如深空中的繁多星辰。小巧可愛的葉片從櫃檯上的擺放的盆栽探出手來,周圍蒸散著薄薄的水霧。溫度合適的空氣似乎帶著一股清香,像是誘惑著不慎踏入其中的小白兔似地,令人想要步步深入……

然後,在櫃檯深處,有著一位身材挺拔的年輕店員。自然光輕柔地投射在他陶瓷般纖細的臉孔上,風輕輕拂過他略長的銀髮髮尖,一絲一毫都散發著晶瑩剔透的風采。如此彷彿從圖畫中走出來似他,正以那寶石般的眼瞳向我們望過來。

「歡迎光臨魔術筆專賣店『艾托瓦』,請問今日有何能為兩位效勞的呢?」

啊啊,夢幻般美麗的店舖配上帥哥店員,這樣的組合實在是最棒的了!

拋下有些看呆的我,夏洛特很熟練地和店員先生交流起來,那些字句我全都沒能聽入腦海。

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聽見一聲喀擦的聲響,從門口的方向似乎又有新的客人來訪。

「埃里克,你父親在店裡嗎……哎不好意思了,客人的兩位小姐。」

總覺得是很耳熟的聲音,不禁將我從奇妙的妄想中喚醒到現實世界。真是得救了,都已經想像到婚後要開什麼樣的店鋪了……

我不禁回頭看向是誰的聲音吸引了我的意識。沒想到很湊巧地,我和那人幾乎同時對上了視線。

「何詩梅老師?」

「嗯,歡迎光臨,學代同學。」

「所以說,請別那樣叫我了……請好好地稱呼我巴納夫或者艾莉絲!」

「哈哈……畢竟習慣了,一時間也改不了。」

教授一如往常地是一副灰色毛衣配上黑色直筒褲的樸素打扮,配上他那毫無特徵的臉孔以及這個國家常見的棕髮,走在街上簡直是路人中的路人,完全沒有學院教授以及優秀魔導師該有的威嚴。

儘管他的外表看起來是如此,但若是對魔法──或者說魔力的運用和感知有一定水準的人,肯定會感受到纏繞在他身上的那股令人不說分由地肅然起敬的龐大魔力。

「老師其實只是在尋我開心而已吧!」

其證據就是,現在老師的嘴角正隱隱地向上抖動。

「嘛嘛,就聽妳的吧。艾莉絲同學今天是和朋友出來逛街嗎?」

何詩梅教授很愉快似地微笑,接著便問起夏洛特的事。

「也不是這樣啦……她是我的表姐。」

「──教授好,我是夏洛特‧德‧艾摩尼耶。」

「哦!怪不得看起來很有姐妹的氛圍。兩人今天的穿著都很適合呢!」

「謝謝。」

「雖然還有點害羞就是了……」

不過既然教授都這樣說的話,應該真的沒問題了。

趁著對話暫時停下來的機會,我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話說回來,老師今天為什麼會來這裡呢?」

「我是來找我弟弟的,就是埃里克他父親。」

說著,何詩梅教授轉頭向示意帥哥店員先生示意。誒誒,教授的弟弟是他的父親的話,那兩人不就是姪子和伯父嗎?

我的視線不禁在兩人之間游移。嗯,說實話一點也不像。

這時帥哥店員稍微向前了一步,接著鄭重地說道:

「請容我再次自我介紹。在下是埃里克‧何詩梅,是這位尼古拉‧德‧何詩梅子爵的姪子。」

「啊……我是艾莉絲‧德‧巴納夫。」

因為埃里克似乎不是貴族所以沒有用上貴族禮,不過這樣也顯得比較平易近人。

話說無論怎麼看,和何詩梅教授相比起來,埃里克先生還比較有貴族的模樣吧!我在心中這樣地想著,不經意間和夏洛特對上了目光,於是她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似地點了點頭。

接著,何詩梅教授也跟著說道:

「埃里克比較特別,他的銀髮遺傳自他的母親。我和我弟弟都是差不多的外貌。」

嗯……我的想法有這麼好懂的嗎?

「先不說外貌,這和老師平時的打扮也有關係。」

「畢竟每天都穿同一套的話,就不用煩惱要穿什麼了嘛。」

雖然教授一副理直氣壯地,但我實在無法認同。

就算我不想思考打扮,也不會每天都是同樣的穿著,畢竟遲早會覺得膩。

不過,我也沒有不打算強迫教授,所以沒有繼續接下去,而是把話題拉回這間店鋪。

「這間店,請問是老師的老家經營的嗎?」

「是呀,世世代代都是由我們何詩梅家經營著。雖然我這樣說或許有偏袒自家人的嫌疑,不過父親他是很優秀的魔道具師。在這裡販賣著的筆,不少都是出自父親的手。」

「嗯,我現在在用的筆就是在這裡買的,真的非常好用。」夏洛特也稱讚道。

「不過我嘛,比起製造魔道具更喜歡研究魔法,所以就把店鋪就丟給弟弟來經營了。」教授繼續補充。

魔道具的製造需要精細的操作和無比的耐心,在某些地方感覺比較粗枝大葉並且容易突發奇想的教授的確不太適合這種工作。硬要說的話,他和發明家比較合得來。

這樣的他最後走上宮廷魔導士的道路,並且在短短幾年內被選為首席,卻又在生涯最高峰的時刻成為學院的教授,這樣的選擇某種程度上我也不覺得意外。



▹◃┄▸◂┄▹◃┄▸◂┄▹◃┄▸◂┄▹◃

我大三曾在外系修過的一門有關生物化學的課,那位講課的教授每次上課都是一模一樣的打扮。

正好,我有一位朋友當時在他的lab當專題生,我便問他教授平時的打扮。我朋友便告訴我,不僅僅是上課的日子,教授每天出現在lab也都是同樣的一套襯衫毛衣加西裝褲。

而問教授為什麼都這麼穿,我還記得,教授回答道:「因為很喜歡這樣的搭配,就乾脆一次買五套輪穿了。」

順帶一提,那位教授讓我最印象深刻的是他很擅長表演式教學。比如,在講台上亂衝亂撞來演示布朗運動的隨機性,又或者和一整排的同學來回握手來演示有機反應的光學手性特徵。

修他的選修課,必須要在半個學期內默背20種標準胺基酸的結構和英文名稱及縮寫,以及酸鹼/親疏水特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239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eizeho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hield》... 後一篇:[達人專欄] 《艾莉絲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