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夏日祭典】如若生命是如此短暫 至少也要像煙花般璀璨

作者:冰雪 霜華│2021-07-26 16:34:25│巴幣:66│人氣:219


        對我而言,活著是一件無聊的事。

        雖然有些人常說生活多麼多彩多姿,但這與我無緣,對我來說,生活一直都是如此,上學、放學、補習班、睡覺,就算畢業了,上班、下班、睡覺,只是換了個詞而已。

        如果沒有那個「意外」,這個日子也許會持續下去吧。


        「谷,這個給你。」

        一日,班長把一疊講義遞給我,我一臉莫名的看著他。

        「我剛剛上課有拿到喔。」

        「不是要給你的,是要你送到醫院去的,你都忘了嗎?」

        顯然我露出了一臉狐疑的樣子,班長也不等我回答,嘆了口氣解釋,語氣中充滿無奈。

        「我們班有一個人住院啊,她身體有些狀況,需要長時間靜養,這個講義是要給他的。」

        「那為什麼是要我送?不是應該由幹部之類的人負責嗎?」

        「當初有說為了要讓她多接觸班上的人阿,也許哪天身體好些了要回學校,有先打過照面的話在銜接上比較不會有問題。」

        看來我要不恍神要不睡著了,雖然努力的回憶,但腦海中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印象。

        班長遞給我一張寫了一串數字和醫院名的紙條,要我送到那個地方。


        醫院離學校並不遠,搭公車沒多久就到了,而且和補習班距離很近,所以我也沒理由推託,抱著趕快解決的心情去到醫院。

        經過不斷問路後,我順利來到一間單人病房前,禮貌性的敲了敲門。

        「請進。」

        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我愣了一下,看了下手上的紙條確認,見房間號一樣後,抱著疑惑的心情打開房門。

        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嬌小的女孩,精緻的五官,留著一頭波浪長髮,像是陶瓷娃娃般,看起來很美麗,但又易碎。

        「你是來送上課講義的嗎?」

        「啊……對對,這是講義。」

        女孩的一句話將我拉回現實,看樣子我並沒有誤闖其他人的病房,我連忙打開側間書包拿出講義。

        把講義拿給她之後,空氣中一陣靜默,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遇到異性的緊張感,還是我本來就沒多少的社交能力使然。

        就這樣離開好像也怪怪的,畢竟班長也說這樣的安排是希望她回去之後不會有陌生的隔閡感。

        「如果沒事的話,我要休息了,謝謝你來送講義。」

        正當我努力想要說點什麼時,她就下達逐客令,某方面來說也算替我圓場,我致意了一下後就離開了。

        前往補習班的路上,腦中都是剛才在病房中的事情。

        雖然好奇她為什麼會長時間住院,但這也算是個人的隱私,可不是說什麼今天天氣如何這種話家常。

        「莫非那樣子激起了我的保護欲什麼的嗎?不至於吧?」

        回過神來已到補習班門口,想想自己方才的行為,猛力的搖了搖頭,提起精神走進補習班。


        原以為就那一次,之後就算有也要等一段時間,結果一個多禮拜後的午休時間,班長又讓我拿個厚厚的牛皮紙袋給她,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個月都是交給我處理。

        「你平常上課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我打哈哈的呼攏過去後,試著打探看看有沒有她的其他資訊,不過班長也一問三不知,現在的個資保護太周全,就算嘗試和她交流,大多不到三句就結束了。

        等班長離開後,我把玩著手上的牛皮紙袋,看著窗外思索著。

        這其實不太像是我的風格,對我來說生活如公式定理般,就算改變其中的變數,最後得出的結果也不會變,所以我早就放棄追求其中的「變數」了。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不能放著不管的煩躁感,驅使著要我做點什麼,這種感覺過去從未有過,所以我也不知道原因為何。

        我再次來到醫院,依然和上次一樣,就如同新的公式,敲門,開門,交東西,照這樣下去,接著又是逐客令吧。

        所以我決定試著加一點「變數」,想讓這條公式不會成為定理。

        「妳平常沒上課的話,講義的部分還看得懂嗎?」

        「我有上課喔,只是不在教室而已。」

        她拿出一台筆電,打開來點了幾下後遞給我,只見上面是老師在上課的影片,看來老師都有錄下教學影片並傳給她。

        本來打算從課業下手,畢竟這是我唯一知道彼此之間的共通點,不過馬上就被打槍了。

        「那……妳有什麼興趣嗎?」

        「沒有。」

        我打算繼續用我那爛到家的搭訕手段做一點嘗試,結果只是再被打槍一次,之後我連番嘗試下依然沒有改變什麼。

        眼看補習的時間越來越近,我只能打退堂鼓離開病房。

        『我的舉動感覺像個變態……』

        灰溜溜離開的我走在路上嘆了口氣,不過內心的這股煩躁感依然沒有散去,甚至有更大的趨勢。

        我握了握拳,掏出行事曆思索著。


        「你今天應該沒有什麼要交給我的吧?」

        「是沒有。」

        假日,我抱著反正都要被當變態了,再差頂多就是被轟出去的心態再次來到病房。

        女孩微微的皺了皺眉,不理睬我,只是閉著眼睛不發一語的躺在病床上,空氣間瞬間充滿了寧靜所造成的尷尬感。

        我決定努力的無視這種尷尬感,掏出小說看了起來,也許沒看過臉皮如此之厚的人,結果反而是她先投降了。

        「你來的原因是什麼?」

        「同學之間探病很正常吧。」

         我理所當然的說道,不過我現在心裡其實有點慌,如果直接趕人,甚至去按護士鈴,那我就不得不溜了。

        雖然不知道煩躁感的原因,但以出現的時間點來看應該和眼前的女孩有關,為了想辦法釐清這種情緒,絕不能這麼簡單就結束。

        「不會覺得麻煩?」

        「是還好,畢竟順路。」

        女孩喔了一聲,從旁邊的櫃子拿出一本筆記本,撕下一角寫了起來,接著將紙角遞給我。

        「既然順路的話,幫我跑個腿。」

        我接了過來,看路名的確順路,而且女孩的手若有似無的靠近護士鈴,我連忙答應。

        等我來到目的地,這才有種莫非我是被坑了的感覺。

        地址上是一個麵包店,而且女孩要我買的是今天限定的蛋糕,現在已經排了裡三圈外三圈了。

        雖然我沒有義務要幫她買,但是不買的話也不好再見她,在這種進退不得的情況下,我只能認輸排隊。

        等我終於買到,全身腰酸背痛的趕回醫院,距離探病時間已經剩沒多久了。

        打開房門遞上蛋糕,女孩的表情依然沒變,將蛋糕冰進旁邊的冰箱後就下了逐客令,我也不得不離開,活脫脫的工具人跑腿小弟。


        回到家後,我簡單的梳洗後躺在床上,站了大半天讓我的雙腿微微發疼,我閉上眼睛思索了起來。

        我明明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應該只是遵照公式來過日子就好,又不是沒有公式讓我遵循。

        公式…………

        想到這裡,我的腦中彷彿有什麼開關被打開般,我也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煩躁感了。

        顧不得雙腿的疼痛,我連忙跑到電腦桌前,開始上網搜尋著。


        「所以,你今天來的原因?」

        「探病唄。」

        女孩喔了一聲,再次掏出那個小本子,看起來準備用上次的方法,我連忙阻止,再來一次的話計畫就泡湯了。

        我從包包中掏出一張紙交給女孩。

        「外出申請書?」

        我點了點頭,為了要弄到這張外出申請書可以說是煞費苦心,現在的個資保護真的超硬。

        「你要帶我去哪裡?」

        「放心啦,我是有經過妳的父母和老師同意的。」

        見女孩有防備心,我只好打出父母和老師牌,而且我也沒說謊,就是這些花了我不少時間,畢竟這也關乎安全問題。

        「打算讓妳看個東西,會在時間到時回來的。」

        女孩一臉狐疑,估計在想不知我是打算玩哪齣,但她手上的申請書上的簽名都是真的,所以她還是坐著借來的輪椅,跟我離開醫院。

        現在的時間已經是傍晚了,我推著輪椅在路上走著,一路上女孩依然帶著些許的警戒心。

        「你說要讓我看的東西是什麼?」

        「嘛……到了就知道了。」

        也許是對我的保密有些不高興,她微微的噘起小嘴,任我怎麼和她搭話都不理。

        我只好苦笑著繼續推著輪椅,並看著手錶上的時間。

        等太陽逐漸西下,我們終於來到一個觀景台,這個地方本來是要設計給遊客的,但因為觀光計畫的變更,反而變成只有當地人才知道的秘密景點。

        看了下時間,抓的還算不錯,我靠在旁邊的柱子上喘口氣。

        正當女孩要問些什麼時,瞬間的聲音讓她的注意力被拉了過去。

        「咻────碰!」

        燦麗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開來,絢爛的花火將天空染上繽紛的色彩,煙火的光芒映照在女孩的雙眸上,臉上露出些許驚訝的神色。

        煙花停止後,女孩轉過頭來盯著我。

        「為什麼要讓我看這個?」

        「為了讓妳那公式般的生活加一點變數,不要變成像我現在這樣。」

        女孩歪了歪頭,看起來有些許不解,我繼續解釋。

        「我第一次見到妳時,內心就出現一股煩躁感,因為我在妳身上看到我的影子,如果是長時間待在醫院的話,生活不免變得一成不變吧。」

        就算不摸胸口也能感覺到,此時的心臟碰碰直跳,我抿了抿嘴唇,說出帶她來這裡的原因。

        「所以我想在其中加一點變化,外出是一點,而且難得有煙火大會,所以就帶妳來看了,這個地方妳應該也不知道吧?」

        聽完後的女孩露出複雜的表情,接著笑了出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開懷大笑,弄得我一愣一愣的。

        「對你來說也許是如此,但對我來說,光是那一成不變就已經難能可貴了啊。」

        什麼意思,莫非我漏想了什麼嗎?

        女孩見我的反應擺了擺手,也不等我問就說出我的疑惑。

        「我的病很難用三言兩語來解釋,一言以蔽之,我剩下的時間翻個手掌就沒了,就像煙花一樣,咻碰之後消逝,頂多留下一點殘骸而已。」

        她苦笑著望著已經暗下來的夜空,眼神中露出落寞的表情,我這才知道自己漏算了什麼。

        對我來說,公式般的生活是逼不得已,但對眼前的女孩來說,公式般的生活是因為她只有這個選擇。

        「我也想過的精彩些,像是煙花一樣,但是身體不允許啊。」

        「那……就讓我來讓它再精彩些吧。」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會脫口而出,也許是我不希望女孩像我過去那樣,也許只是單純的想要改變些什麼。

        女孩睜大眼睛,接著露出帶有些許戲謔般的笑容。

        「你都說你的生活是一成不變的,那何必再加我一個變數呢,反正大不了兩三年我就會離開這個世界,再過幾年,除了我的父母外也沒幾個人記得我吧。」

        「那就讓我一成不變的生活加上妳,這樣也算是另一種一成不變吧,就只是在現有的公式再做延伸而已。」

        「不要一時衝動說這些,像我這種人不值得在上面多花時間了。」

        反正是注定要逝去的,相比一般人幾十年的人生,兩三年真的太過短暫了。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過去大家都會吃閉門羹了,只是女孩不希望再多加接觸他人,估計那些安排只是學校單方面的行為而已。

        「妳知道嗎,從事前的製作到施放,中間需要有很多人的努力,才能看見剛才那短短一瞬的煙花。」

        我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女孩不知要如何接話,我繼續說道。

        「所以單憑妳一人要像煙花當然有困難,所以再加上我一個人吧,如果就如妳說的只有兩三年,那也沒有多少時間,對吧?」

        女孩似乎在思索找出話中的漏洞,這時,下一波的煙花開始施放了。

        無數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正當我欣賞著眼前的美景時,我似乎看到女孩露出淡淡的笑容。


        如果一成不變的生活是必然,那要什麼一成不變的生活,就成了其中唯一可以改變的點。

        如果消逝是必然,那要如煙花一般璀璨,或平淡的任其流逝,是我們唯一能決定的地方。


────────────────────────────────────────

此篇為【自由象限夏日祭典】活動小說,我投的詞彙是「煙花」,選擇的詞彙是「消逝」。

預覽圖取自:白貓Project 千羽 覺醒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197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Gcat
這篇只是短文而已嗎?
總覺得會有點期待後續呢?

07-26 23:32

冰雪 霜華
這個是活動用文,所以暫時沒有規劃後續07-27 17:09
RacSin
光看題目以為是此生你我皆短暫燦爛,讀完全文才發現原來是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筆者那種溫柔又略帶愁思的筆觸有完整的表達給讀者,少數可惜的點是字數限制的問題可能讓筆者有些綁手綁腳,沒能作出更完善的情緒鋪墊。總而言之,期待在第二輪讀到你的作品。

08-02 01:58

冰雪 霜華
我寫的當下還沒想到我想吃掉你的胰臟,這樣一說還真有點像。XD
字數的確是我的弱項,如果有幸能到第二輪的話會緩和一些,字數限制相對較鬆。08-02 21:02
浩司
很浪漫的故事 感覺可以繼續寫下去

08-02 17:07

冰雪 霜華
繼續寫下去的話就要仔細規劃了,畢竟生死觀相關的作品不好寫08-02 21:03
Mistorm
原本以為會變成想追女孩結果變成工具人的故事哈哈

08-03 00:41

冰雪 霜華
其實是個還沒追就變成工具人的故事(x)08-04 20:40
蓋瑞特
大大您好,以下是我閱讀完後的心得感想,若有冒犯的地方還請見諒。

看完作品後我回憶起曾經經歷過的一些事,而在分享這件事之前需解釋「癌友」這個詞彙。所謂的癌友,是一群身患癌症的朋友們聚在一起為彼此加油打氣,倘若這群癌友團體中有一位活得比醫生宣告的剩餘壽命還要長久,往往能為其他癌友們加油打氣,增添繼續生存下去的希望。在我大學實習的時候曾計劃拍攝一部癌友互助團體的紀錄小短片,但我想拍的不是那位活得最久、為其他癌友加油打氣的癌友,而是該位癌友的家屬。
倘若一名癌症患者能在癌友會上為其他癌友加油打氣,其行為我覺得能稱為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為其他生命的延續添加柴火,甚至能透過媒體的報道來獲得「生命鬥士」的稱號,但我認為這一切的一切都脫離不了一群默默無聞卻鼎力支持的無名英雄,其名稱為家屬。雖然這想法最後因被主管以「拍家屬不好看」為由而作廢,但也讓我有不同角度去思考人生,那就是有人願意為了讓重要的人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如煙火般綻放,讓自己化身為不會被任何人記住的黑夜。

目前想到的感想大致如此,未來如果有什麼想到的再補充。感謝您。

08-03 21:05

冰雪 霜華
這個經歷挺特別的,說實話我沒有想那麼多,只是想到一句很經典的問題:你想短命但活得精彩,還是想長命但苟且度日?

以這句為基礎來做延伸,然後就有了這個短篇。08-04 20:43
蓋瑞特
原來如此,那我順便對「想短命但活得精彩,還是長命但苟且度日」這個問題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另外需提醒的是人生觀沒有對錯,所以我的這個小看法請大大姑且看看就好,不用太在意。

首先我覺得該問題具有強烈的理想主義殉道者色彩,同時忽略了「短命卻依然苟且度日」與「長命且仍活得精彩」這兩個有可能發生的狀況。我相信且認為人活著就需要詩與遠方,但更重要的是眼前為了生活下去而做出的讓步,只有保證自己能先生存下去才有資本再進一步追求人生的精彩時刻,一旦人沒了就真的什麼都沒了。當然誰也無法保證活得久就能迎來人生的精彩,可是同樣地也沒人能保證活得短就能迎來人生的精彩,所以該追求的不應該是活得短但活得精彩,而是活得長且活得精彩。

08-04 23:08

冰雪 霜華
所以我在小說中加了不同版本,女主短命而且只願安穩度日,男主長命但是活的普通,在我看來重要的不是精彩於否,而是能否為生活帶來點什麼。08-05 19:29
左木
咱其實有想過自己怎麼離世,以前學生時期看手掌的生命線總覺得自己早死,直到現在這麼大個人了,還是一事無成,但平凡的日常,咱有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已經覺得是最大的幸福了。
人生短不短命,活得轟不轟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要做,是不是都盡力地做了。[e12]

08-05 16:35

冰雪 霜華
說實話早晚都要死,一直活著不死也很累,怕只怕在死前心願未了。08-05 19: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mingyue5218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閒聊】創作數滿500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賽馬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injyun0619大家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迎來完結篇囉!~~歡迎來小屋看看唷!^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