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十一回. 「無悔的選擇!」

作者:飛空動煙雪│2021-07-25 12:17:47│巴幣:1,032│人氣:243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十一回. 「無悔的選擇!」






很久以前,小舒羽發現自己在八歲生日後偶爾會進入「冥想」的狀態,過程中她如有神助的在白紙上作畫,無論怎麼下筆也無法看見紙上的圖案────

「姐姐,拜託妳幫幫我啦...紙上有東西嗎?」

舒羽把姐姐拉到空白的畫紙前,拼命懇求。

九歲的小舒穎張開小嘴,困惑的問,「這...是舒羽畫的?」

「有圖案嗎?!是什麼內容?」

「好奇怪,我看到鄰居伯伯的頭綁著繃帶、拿著拐杖走路,受傷很嚴重的樣子...」

沒過幾天,鄰居真出了意外,伯伯用一模一樣的姿勢走回家門,妹妹驚訝發現原來畫上的內容會在未來的某一天成真,自己能「以畫預言」!

妹妹害怕這詛咒般的力量,不敢將成功預言的結果告訴姐姐。

從那天開始,八歲的徐舒羽能準確預言蟲子、小鳥、小狗小貓,只要靈感造訪,就能對特定對象進行預言,周遭人們的意外與生死、其中還抱括了股票的漲跌、幾天後報紙上的名人頭條,冥想的她從未失準。

很快舒穎就聽說了鄰居受傷的事情,但她當下只是想,「也許是巧合吧...不可能是舒羽那幅畫...」

儘管想辦法催眠自己,徐舒穎的內心依然對妹妹產生了一定的恐懼,有時甚至會避開與妹妹交談。

這讓徐舒羽很難過,經常把自己關在房門裡偷哭。

姊妹倆的父母有天吵架,家裡氣氛緊繃,哪怕是為了生意上的客戶要一起出門,兩人依舊冷冰冰的不與彼此溝通、幾天也不見緩解。

舒羽想偷偷預測父母會不會和好,但預言過程卻出現異常──

詭異的事情發現了,她感到呼吸不順暢、體內好像被抽走什麼東西一樣的開始萎縮,不詳的第六感拼命和感情作鬥爭,甚至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彷彿都在警告自己「不可以替家人預言」。

她擔心冷戰中的父母,還是硬生生畫出了圖案...

「姐姐!幫我看看畫上的圖案。」

「對不起,姐姐...不想看。」舒穎因為害怕而退縮。

「為什麼最近都不理我了?還經常躲著我!」

「不知道...」

「才怪,姐姐是不是發現了預言畫的事?」舒羽調皮的眨眨眼。

「舒羽...真的會預言嗎?」

「被我猜到了吼!」

「原來是故意套我的話...」

「快點啦、不要拖拖拉拉,我很在意爸媽什麼時候和好!這次的畫是什麼樣子?爸媽是不是相親相愛了?」

舒穎臉色蒼白、嚇得跑到角落縮成一團,顫抖說,「畫上...爸媽去火車站的路上出車禍...血...流了好多血...肚子破掉了、臉也破掉了,我不要看了...拜託不要讓我看!」

「怎麼會...爸媽一個小時前就出發去送客戶了,姐姐,我們得趕快阻止爸媽去車站,快點快點!」

「我不要,這不是真的!」舒穎摀住頭,因為害怕而全身抖個不停。

「姐姐...不相信我嗎?」

舒穎眼眶滿是淚水,伸手推開了眼前的「始作俑者」,又氣又怕地大喊,「舒羽是大騙子,妳才不會預言,畫上的未來不會發生!我不要這種事情發生!!」

失去父母這件事太過衝擊,任何人也無法接受。

「...姐姐是大笨蛋!妳不相信我,我一個人也要去救爸媽!!」

舒羽快步跑向家裡的電話,然而父母的手機卻在通話中,她趕緊打給認識的親戚,口中不斷嚷嚷要阻止一個「可怕的未來」。

「相信我,我說的都是真的,拜託妳們快開車去找爸媽!!」舒羽哭得聲嘶力竭。

叔叔阿姨一開始都好生好氣的哄勸,但發現舒羽講不聽,忍不住向小孩子發脾氣,「小孩子不要亂打電話,烏鴉嘴、咒自己的父母,真是沒教養!」

「不要讓他們去火車站,拜託妳!」

親戚掛斷了電話。

「姐姐...沒人願意相信我!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嗚嗚--」

舒羽無助的坐在姐姐面前嚎啕大哭。

這一刻,徐舒穎恍然大悟似的擦擦眼淚,抱住妹妹輕輕說,「姐姐會幫妳,不哭了好不好?」

「姐姐最好了...拜託妳...不要討厭舒羽...」

「姐姐答應妳,絕不會離開妳,我們一起去救爸媽。」

「可是...我們又不會開車...怎麼去?」

「我聽爸媽說過,沒有車可以搭計程車──

一個九歲、一個剛滿八歲,姊妹倆牽著彼此的手、鼓起勇氣去攔住計程車,司機發現不對勁,卻將兩人帶到了附近幾公尺外的警察局。

結果誰也沒能阻止悲劇,徐家姊妹幼小的心靈留下無法抹滅的傷害。


徐舒穎無視燒傷燙傷、抱起最重要的妹妹舒羽,從撞毀的自由潮流裡走了出來,口中卻彷彿回憶、又似失神般的喃喃道,「舒羽──當時姐姐並不是不相信妳...姐姐只是恐懼著預言畫的力量,那天我真的好害怕...」

對不起。

對不起...

一步、又一步,踏出火場的腳步因懊悔而有堅定,哪怕姊妹身上血跡斑斑。

徐舒穎咬緊牙關、舉起雷音手槍,這發子彈如蒼鷹般叼走咆哮者的眼窩,救了劉易斯一命。

就在此時,一發迫擊砲打到眼前,徐舒穎想也沒想,將舒羽拋向了劉易斯,自己卻被大火吞沒──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

「姐姐...不可以過來!」徐舒羽驚慌的醒了過來,意識還停留在跑車燃燒起火的那一刻。

她忍痛爬起身,卻發現徐舒穎躺在隔壁破舊的病床上、被戰地凝膠裹得像具蠟像,整張左臉攤軟不動,眼珠深陷眼眶,雙手只剩下殘肢、沒了手掌,被砲彈砸中的身體就像是某種擱淺的海底生物。

「姐姐,妳是為了救我...」舒羽淚水霎時氾濫了臉龐,「妳還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徐舒穎卻明白這份遭遇都是她著急向軍方伸冤的結果,歪掉的嘴角做出類似微揚的動作、好像要說幾句勉勵的話,但下顎破損、無法發出任何有意義的聲音,只能失去手掌的右肢輕輕「敲」著妹妹的肩膀。

「都是我不好...我沒有幫上妳的忙!」舒羽心疼地挽住姐姐肢體,「姐姐...但至少妳能活著,我們只要能聯繫到神代,透過人體複製技術重新培養軀體、幾個月後也能讓妳恢復原狀。」

徐舒羽抬頭一看,這是一座廢棄的野戰醫院,雖然破舊、醫療器材不全,多少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

「徐二小姐,妳醒了。」

亮走了過來,機器人生存的能力比人類更加頑強,中彈的地方已經用零件修補,短時間支撐不成問題。

「是你...竟然還活著。」舒羽按耐住情緒,愧疚的低下頭,「我對你做了這個過分的事情,你還願意幫我?」

亮替徐舒穎檢查傷口,替凝膠脫落的地方重新補上藥,「徐二小姐沒有真正讓我失去動能,守護徐大小姐也是我系統中的最高指令。」

「你真的不是幽若先生吧?」徐舒羽似乎在戒備什麼似的問。

「幽若,我的創造者已經死去,他消失的生命徵象更是我的開機條件。」

「我與軍方高層接觸過一段時間,他們總是打著培育頂尖人才的名號聘請菁英...內部卻充斥著權威主義、派系鬥爭。」

「在我的記憶數據庫中是有紀錄。」

「少撇清關係了,你的主人...本尊也是,幽若雖然為格里芬做出許多貢獻,從來就不把中央都市以外的地方當成人看...包括他在內的軍方高層也不遵守當時談好的條件...讓姐姐有了這麼悲慘的遭遇!」

「對不起,我能力有限。」

「不...不是你的錯,我只是...心亂如麻了。」舒羽看著徐舒穎人不成人、鬼不成鬼的模樣,潸然淚下。

「徐大小姐能保住一命,已經是醫學上的奇蹟,但...我得走了。」

「...你要走?不是說保護姐姐是你的最高指令?」

「是,所以我在執行這件事。」

「我聽不懂!」

「我為了保護妳們,不得不離開。」亮遺憾的將醫療物資放進收納櫃,「這附近都是白色勢力的部隊,徐二小姐要小心點,最好躲一陣子。」

「先把來龍去脈解釋清楚...亮!」

「抱歉,除了這點藥品和食物,其他我無能為力。」

「果然...你不是真正的人類,你只是模仿人的外表、假裝和人共同生活,哪能理解人類害怕失去至親的心情!」徐舒羽氣憤的踩腳,「姐姐身邊只有我...只有我不會離開她!」

亮好像充耳不聞的離開了廢棄醫院,他徒步潛行、小心避開路上的白色哨兵。

仿生人並不會因主人幾下斥責就心灰意冷,那是人類才擁有的感情。

但徐舒羽的聲音就好像一根尖銳的刺,深深的扎進了機器的細縫裡。

失去至親的心情...

亮的腦迴路滿是問號。

錯的是他的回答、是創造之父幽若,還是嘗試在人世中找尋方向的自己?

AI的感情並非如心智雲圖般無限接近人類,在技術層面上整整落後了半個世紀,只是收集數據、反覆演算後得到的結果。

「我是否有自己的「意識」?創造之父幽若...這種宛如失去一部份零件的感覺是否就是人類悲傷的「心」?」

亮每天都會在系統裡寫任務日誌,這是用來提供研究人員進行維護、尋找BUG的便利機能,但亮作為非正規仿生人,也沒有團隊需要這些資料。

即使如此,亮依然在寫,每天每頁的寫著。

──日誌逐漸出現大量以問號結尾的句子。

「創造之父要我顧好徐舒穎,這是我首要完成的任務,如果我為了保護徐舒穎、卻不得不放棄對她的保護呢?」

亮嘗試像人類一樣思考,卻又覺得人類充滿不合理的矛盾行為。

「我...是不是壞掉了?」

AI仿製的內心好像一座渴望訂單的工廠,每次幫助徐舒穎,亮會有一陣難以言喻的慰藉,如今放手又感到徬徨無依。

「感謝執行長遵守協議,我也因此沒有向她們出手,但從此以後都要和我在一起喔?走吧...攜手到我們回憶最深刻的地方去。」

一身黑色勁裝的IWS2000笑吟吟的出現,臉上有疑似咒印的圖騰,她深情款款地牽起亮的手。

亮呆呆望著比夜晚更加黑暗的天空,木訥地跟上對方。

此時一道光打進廢棄醫院。

「是誰?!」徐舒羽猛地抬起頭,數十名白色士兵一口氣湧入病房,眨眼之間子彈橫掃,徐家姊妹沒有絲毫抵抗的氣力──


......


漂浮在空中,虛無飄渺。

徐舒羽整個人輕飄飄的,好像在作夢,一名成熟的女性憑空出現在她面前,往舒羽手裡送了一支畫筆。

握上筆,九天十地、萬物的未來彷彿盡在手中。

這次...要我畫什麼呢?

神似母親的女性沒有說話,徐舒羽的手就自己動了起來。

「...我明白了,妳就是我的靈感。」

徐舒羽聽著靈感的安排,手腕翻動。

當舒羽睜開眼,姊妹倆被送進了一間疑似研究室的白色病房,這裡比廢棄醫院乾淨整潔、精密儀器一應俱全,卻也...讓她不寒而慄。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陪著姐姐!!」徐舒羽痛得牙關顫抖,膝蓋骨似乎被子彈粉碎,身上多處槍傷開始化膿。

K2披著手術服、伸手解下醫療口罩,似笑非笑的站在中央,「如果簡緹婭姊妹髮型一樣,可能任何人都分不清妳們誰是誰,男朋友會很困擾吧?」

徐舒羽心想,「但誰也不會發現我左乳有一顆痣,那是最容易區分的地方。」

她隨即又問,「...K2小姐,這是哪裡?」

「名副其實的白色地獄,帕拉蒂斯的七十九號研究所。」思念體擺出嚴肅的臉,「姐姐我是帕拉蒂斯的軍團參謀長。」

「原來如此...就算死,我也會和姐姐死在一起。」徐舒羽望向隔壁病床上的血親,心又是一沉。

舒穎頭上纏著密密麻麻、鮮紅的紗布,監控生命徵象的機器運行著,只剩下兩顆浮腫突出的眼珠、看不見一絲生命的光彩。

「很遺憾,從今以後妳們無法繼續在一起了。」思念體斷然回答。

「什麼...意思?」

徐舒羽有如赤裸裸的跳進萬丈冰淵,但下一秒體內宛如被烈火點著般疼痛,顯然身體也受了不小的傷。

「妳們兩人只能活一個,姐姐我會想辦法移植有用的器官、肢體,為另一人爭取生機。但簡緹婭的喉嚨已經腫脹閉鎖,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用氣管呼吸,更別提其他受損部位...實話實說,今晚搶救過來的機率微乎其微,反而妳還能保持意識清醒,但同樣急需手術延命。」

徐舒羽雖然難過,卻彷彿看到了希望,她明白思念體並非完全替帕拉蒂斯效力,焦心問,「不是有人體複製技術嗎?妳一定要想辦法救姐姐!」

思念體神色黯然,「那是霍華.路斯獨有的技術,如今落在神代一弦手中,坦白說...W鄙視人類,並沒有那個心思去研究替螻蟻延長生命。徐舒羽...簡緹婭再不動手術也熬不過今晚,而妳的狀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結果而論...保住其中一人的生命已是僥倖。」

徐舒羽陷入短暫的沉默。

和兩個人一起死比起來,讓姐姐繼續活著已經是好的結果了。

徐舒羽望向隔壁床上的徐舒穎,這才發現徐舒穎雖然口不能言,卻以溫暖的目光看著她。

思念體嘆息,不發一語的站遠,宛如空氣。

「...活、夏、覷。」徐舒穎透過繃帶艱難的說,最後發出不成調的三個字。

「姐姐,關於軍方高層的事,我一定得向妳坦白...這件事我已經告訴過神代,請妳冷靜聽我說...一定要保持意識喔。」

徐舒穎殭屍般的動了動頭部。

舒羽深吸一口氣,「我之所以把姐姐的秘密告訴軍方,也是預言畫的緣故。」

「.....?」

「我的預言...其實是可以改變的!

打從幫爸媽預言那刻起,我就知道這份能力對自己、對血親來說,是一種碰觸不得的禁忌。我的健康狀況不是在那之後變得越來越差嗎?姐姐總是不離不棄的照顧我、陪我去醫院復健...我很感動,一直記在心底。我們幾乎花光了積蓄、還有爸媽留下來保險金,又意外經歷了不存在的無限迴圈,我的身體才得以好轉,我們能一起上學了,姐姐幾年後又想成為太空人去找裴文亮,但我很擔心...擔心得不得了。

「......」舒穎眼睛漸漸失去焦點,隨時都要離開這個世界。

「姐姐!妳不是一直想知道答案?我要說給妳聽了!!」

舒穎定了定神,恍惚間再度取回意識。

徐舒羽勉勵似的點頭,繼續呼喚彌留狀態的舒穎,「我一直不敢說,不想影響姐姐的決定,但我忍不住還是替姐姐的夢想預言...結果我透過旁人解說,才明白那是一趟有去無回的旅途,凍結在無重力空間的宇航服與裡面早已冰冷的屍體。」

「.....!」徐舒穎僵硬、腫脹的眼睛慢慢放大。

「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無法拯救爸媽的悲慟,我一定得想辦法救姐姐,預言的禁忌也讓我的身體產生更加恐怖的萎縮、就連身體器官都在逐步變成肉泥,我知道這一次是逃不過了,但如果告訴姐姐...姐姐一定會留下來照顧我、一輩子都抱著遺憾而活吧?但我不想成為姐姐的負擔。」

「我想把姐姐暫時留在地球上,又不想拖累妳的下半生,要和變成活死人的我徹底斷絕關係,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笨辦法...


...雨...與!」舒穎掙扎。

對不起,讓妳平白遭受這麼多冤屈和折磨,這一次...該輪到舒羽補償姐姐了,生命...也可以得到延續,姐姐這麼年輕、還有很多的夢想等妳去追求喔?」

舒羽、舒穎凝視彼此,多麼想伸出手擁抱對方,但兩人生命都快到了盡頭,聲音早已哽咽、泣不成調。

「不...要...」舒穎堅決說。

「姐姐...我的肺會幫姊姊呼吸新鮮空氣,腎臟會正常運作吧?妳的眼睛也能以最佳的狀態看著這個世界,就算我到了另一個世界,也能聽見姐姐的心跳。」

舒羽笑容中帶著無限的溫柔與關愛。

「布...簿...」

「我會一直在妳的身邊,給姐姐支持、給姐姐打氣,對了...我能成為徐舒穎的妹妹真是太好了。」

徐舒羽望向思念體、點點頭,眼眶中不停滴著淚水,人怕死是常理,即將失去生命的恐懼依然存在於少女心頭,但她的眸中又有幾分耀眼的光。

K2的思念體明白,就算病患渴望著奇蹟,生命都有一天會抵達終點--

接下來她勢必面對帕拉蒂斯眾人的質疑,儘管思念體的心智雲圖早有準備說詞,但目前最重要的是...

姊妹倆被送進手術室,徐舒羽在麻醉前仍默默為舒穎祈禱祝福。

與死神的博弈開始了。






在舒穎、舒羽的心底深處都盼望有這麼一天,時間得以再次倒流。

回到一同長大的家裡、父母健康健在,家具擺設有鮮明又懷念的輪廓,房間有兩人最喜歡的玩具娃娃,舒穎講故事書給舒羽聽,舒羽會替舒穎梳頭。

兩人快樂的笑著,好像從未分別。






---------


下集《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十二回. 「獻給堅強的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185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少女前線|二手索米|索米|Mk23|小說|內蓋夫|熱血|FAL|戰鬥|K2

留言共 9 篇留言

deadking
將“舒徐穎”拋向了劉易斯,自己卻被大火吞沒;忍不住想到MIB3的劇情:在有人死亡的時空,要救一人,就一定會死另一個人……

07-25 12:37

飛空動煙雪
感謝deadking大指出,比較喜歡的還是補充的孩童時期的部分,無奈的選擇,伏筆也有...07-25 12:52
呆呆
會不會 有一天 時間真的能倒退 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歲月
感覺用來形容這場景應該很貼切

07-25 13:39

飛空動煙雪
最後這一幕配上這段畫真的很感傷...07-29 13:56
香蕉你個芭樂
難道要變臉,取代另外一個人

07-25 13:39

飛空動煙雪
好像有點猜到安排?!07-29 13:56
桌前的作家
壞掉的IWS2000!她壞掉啦!
(這波阿,這波是一刀三人。)

07-25 14:34

飛空動煙雪
徐家姊妹[e3] 二小姐和亮又會有什麼發展呢?請敬請期待下回!07-29 14:06
香蕉王
令人悲傷[e3]

07-25 20:03

飛空動煙雪
姊妹情深...07-29 14:06
幻玄櫻
是刀片 我看到了刀片

07-25 20:22

飛空動煙雪
久違挺悲情的一回[e3]07-29 14:06
翔君
把器官移植過去,姊妹倆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怎麼聽起來有點獵奇

07-25 21:36

飛空動煙雪
延續生命的姊妹情深有點毛骨悚然了www07-29 13:57
聖★
IWS2000的出現真的是另一個爆點啊

07-25 21:54

飛空動煙雪
黑二小姐和八千代都是除了蜥蜴人以外的新敵人,加油吧薩總!07-29 13:56
白煌羽
辛苦了

07-25 22:33

飛空動煙雪
謝謝白白,請喝檸檬茶!07-29 13: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後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tuya0825巴友們
大家好~小屋獻上卡比中秋賀圖 歡迎來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4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