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安琪莉可Luminarise】後日談:歸屬(奏太×杏樹)<四>

作者:玦晴│2021-07-24 20:50:32│巴幣:4│人氣:87
  奏太的生日派對邀請函由杏樹親自設計、親筆寫下內容,雖然以電子方式傳送已是普遍共識,但是杏樹更喜歡能實際拿在手中撫摸紙張的觸感、以墨水寫下字句的溫度。
 
  將一封又一封邀請函封緘,以指尖輕撫過信封上方才寫下的收件人名稱。
 
  ──真希望大家願意參加。
 
  如果大家能齊聚一堂,一定會是個愉快的生日派對吧,如果能讓奏太開心、更能感受到歸屬感就好了。
 
  這些邀請函她也打算親手交到大家手中,展現她最真摯的誠意,除此之外,因為打算給奏太一個驚喜,所以還得留意不能被他發現才行。
 
  雖然生日禮物的挑選還沒有定案,她左思右想挑了幾樣備選禮物列入清單,但始終感覺還缺少了些什麼,她也必須趕緊決定才行了。
 
 
 
 
  在人們提振起精神前赴工作崗位的早晨時分,宿舍的門鈴響起,因為是杏樹在前晚深夜提出的邀約,所以她事先給管家賽勒斯留言,若是客人來了便直接放行。
 
  開啟宿舍大門,賽勒斯映入眼簾的是背著一大袋食材、一旁停放著代步用平衡車的傑諾,看著他攜帶的食材量,賽勒斯眨了眨眼:「傑諾大人,您帶的食材份量……是打算給守護聖大人們做午餐嗎?」
 
  「咦?果然還是太多了嗎,唔……我煩惱了很久,因為想嘗試的菜色太多了,作不了決定就全部帶過來了。」
 
  這讓賽勒斯喜出望外地換上笑顏:「不會不會,若是今日您能做些適合早餐食用的料理更好,對我個人也是很好的刺激,未來杏樹小姐的早餐肯定能更加豐富且令人期待吧。」
 
  「賽勒斯你不嫌棄的話,晚點我再將我的早餐食譜傳給你,要是能幫上忙就好了。」
 
  「那就有勞了,請進吧,傑諾大人。」
 
  領著傑諾至宿舍廚房,此時的杏樹已隨意紮了小馬尾、穿上圍裙於臺前備料,聽見腳步聲,她抬起頭揚起笑容:「早安,傑諾,抱歉讓你這麼早就過來。」
 
  「哈哈、早安,杏樹,一大早精神就這麼好呢!雖然在平日可以像偷閒一般烹飪料理,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放鬆機會,不過趁著奏太緊急派遣外出、還得瞞著他跑來妳的宿舍總覺得有點奇妙呢……」
 
  杏樹擱下菜刀,誠摯地雙手合十致歉:「對不起得讓你這麼偷偷摸摸的,但是為了不讓奏太發現,不利用這個時機實在太浪費了。」
 
  「沒什麼啦,要是能給奏太驚喜就好了,那我們先討論一下菜單吧!」
 
  賽勒斯在為兩位沖了兩杯咖啡後便悄然離開宿舍,今日他們的女王告假,雖說近日的令梟宇宙相當穩定,但為防萬一他還是進聖殿協助玲娜庶務為好。
 
  杏樹作了簡單的收拾、洗過手後便領著傑諾至房間,在他入座以後,杏樹便由抽屜取了邀請函遞至他手中,他小心翼翼地拆開杏樹蓋上的封蠟盡可能保持信封完整,他雙眼為之一亮道:「是奏太的生日派對邀請函,是妳設計的嗎?有一種雅緻簡潔的時尚感呢,現在還能收到實體卡片,感覺真新鮮。」
 
  「嗯,以前我在公司就是做設計方面的工作,所以無論如何都放棄不了自己設計出來的東西化作實體的感動呢,特別是隨著紙張材質不同、印刷也會呈現不同的色彩和氛圍,有時候雖然會為了該如何抉擇而苦惱,但這同時也是樂趣之一。」
 
  「我懂我懂!我在做東西的時候也常碰到這樣的狀況,到底該裝A的酷炫外型才好、還是該選擇B的實用功能性,那種把製作的東西完全捧在手中的感動簡直欲罷不能!」
 
  兩人簡單交流了這份感動過後,杏樹想起有必須向傑諾詢問的事而開口問道:「對了,關於你製作的虛擬實境訓練設備,聽奏太的說法是相當真實的戰鬥紛爭,我想問你關於訓練設計的場景和情況是有什麼根據嗎?還是是憑你的想像製作設計的?」
 
  由杏樹這席話,傑諾研判或許她已成功說服了奏太,因而鬆了口氣,他喝了口咖啡後答道:「設計之前我向維吉爾大人詢問過意向,他說越接近真實情形越好,因為從奏太的訓練情形判斷他的實力其實足以應付大多數的場面,就只差缺乏實戰經驗,他要我去向王立研究院索取他的故鄉拉莫特的資料參考製作,我就按照平良提供給我的史料著手設計了。」
 
  杏樹半覆眼眸思忖:「他是深思熟慮過後才要你使用拉莫特的資料作為參考嗎?畢竟對維吉爾而言最接近真實衝突情形的肯定是自己切身經歷過的種種……」
 
  「不,他似乎沒想太多,感覺就如妳所言,對維吉爾大人而言那是最貼近自己、也最熟悉的一塊,所以他也下意識直接給我這個答覆。」
 
  ──奏太的直覺沒有錯,只要她再去王立研究院向平良求證,或許就能確定讓維吉爾情緒失控的主因。
 
  作下決定後,她揚起笑顏:「傑諾你放心,關於奏太的事我有點眉目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要是能幫上忙就好,奏太的事就拜託妳了,杏樹。」
 
 
 
 
  「這事關個人隱私,未經本人同意的前提下,我無權透露。」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
 
  留在王立研究院加班作數據資料整理的平良一口回絕了杏樹的請求,也因為現在嚴格說起來是下班時間,所以他也不再使用敬語:「詳情除非維吉爾大人願意開口,要不妳就死了這條心吧,畢竟他所經歷的並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我能給妳的提示只有──我提供給傑諾大人的資料確實是維吉爾大人親身經歷過的時代,他也確實處於風暴中心,剩下的……」
 
  聞言,杏樹的雙眸熠熠生輝、她點頭如搗蒜:「夠了!這些資訊足夠了,謝謝你、平!我也沒這麼惡趣味,喜歡去挖掘別人的過往。」
 
  「呵,那改天請我喝一杯?」
 
  「OK!不對,在這裡根本沒有花錢這個概念。」
 
  「說的也是,居然到現在還沒習慣,總之妳加油吧。」
 
 
 
 
  杏樹充分利用了奏太因緊急派遣不在飛空都市的這一日,除了和傑諾忙了大半日敲定了生日派對的菜單以外,她也馬不停蹄地進聖殿送邀請函。
 
  此時,手中只剩餘要交給維吉爾的邀請函,她站在維吉爾的辦公室外深吸一口氣、輕輕敲響門板。
 
  推開門扉踏入辦公室,映入眼簾的即是維吉爾一手飛快地處理公文、另一手持兩個握力器一派輕鬆地訓練著,他抬起頭、揚起一貫的笑顏道:「好久不見妳進我辦公室了,有種既懷念又新鮮的感覺呢,杏樹。」
 
  在女王甄試期間是基於讓女王候補與守護聖們面對面接觸好彼此了解,才會要求女王候補必須親自造訪守護聖們的辦公室傳達培育請求,如今杏樹已身為女王統率守護聖們,傳送薩克力亞的具體指示都直接透過輕型平板或派人傳達,所以除了奏太的辦公室外,杏樹已好一段時間沒造訪過其他人的辦公室。
 
  因此,杏樹在進了大家的辦公室時也如同現在這般,忍不住四處打量著:「我也這麼想,今天四處走訪大家的辦公室時也回想起女王甄試時期的事,覺得莫名懷念呢!」
 
  維吉爾已擱下筆起身,盡地主之誼招待杏樹入座並沖了杯香草茶遞至她桌前。
 
  「那麼,今天告假的女王陛下,親自前來有什麼事嗎?」
 
  她將手中的邀請函遞予維吉爾微笑道:「如果方便的話,希望你能參加!」
 
  「嗯……是奏太的生日派對嗎?呵呵,看來妳是偷偷策劃的呢,難怪挑在他不在飛空都市的這天臨時告假,難道說今天傑諾請假也是為了這件事?」
 
  「對,趁著今天和傑諾討論在派對要端上桌的菜色,我們打算做來自各個星球的守護聖們的幾道家鄉菜哦,雖然我們只能上網找食譜,也不清楚口味是否道地……不過今天全做了小份量試吃過了,真的相當美味呢!」
 
  思及今日一道道菜餚擺上長桌的景致,杏樹也感覺頗有成就感,也不得不欽佩把烹飪當興趣的傑諾果然手藝了得,難怪每回奏太吃了傑諾招待的料理後總是讚不絕口。
 
  維吉爾也保持一貫的優雅微笑道:「聽上去還真是令人期待呢,要是當日行程無礙,請務必讓我參加,不過……」
 
  他唇角勾起的弧微微斂起:「既然正好說到奏太了,我也想藉這個機會和妳聊幾句,是否方便呢?」
 
  ──來了,維吉爾主動開口的話,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原來杏樹早已決定,倘若維吉爾對於奏太的事保持沉默,她便要主動出擊,於是她點了點頭:「嗯,正好我也有些話想跟你說,既然是你主動提出來的,那麼由你先說吧。」
 
  由於杏樹的積極性,她的回應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所以維吉爾以溫雅卻不失嚴肅的口吻說:「這麼說雖然失禮且冒犯,不過……能請妳向奏太勸說,讓他放棄加入先鋒隊成員的念頭嗎?雖然他的天賦與身體素質確實難能可貴,但是在戰場上想活命更重要的是心理素質,令人遺憾的是,經過這段時間觀察,奏太的心理素質似乎不足以擔當先鋒隊成員的職務,說得直白些──就是上了戰場不僅小命不保、還會拖累他人,與其和他搭檔,我自己一個人處理或許效率及生存率都還要高一些。」
 
  在聽過維吉爾的說詞後,杏樹保持微笑頷首表示理解:「在生死交關的情況下,奏太的表現無法盡如人意,反而會給隊伍帶來無謂的危險,我這樣理解沒錯吧?」
 
  「是的,這些日子以來,只要每逢訓練我便會勸他一回,既然怎麼嘗試都無法克服,放棄也是個選擇不是嗎?他還真是不懂得死心呢,如果由妳開口,也許他比較能接受吧。」
 
  「嗯,我明白你的意見了,我會如實轉達維吉爾你的立場,那現在就請你聽聽我的意見吧──」
 
  她緩緩斂起笑顏、眉心微鎖,鄭重其事地開口:「請別太小看我男人了。」
 
  這句話再怎麼也超出他的預期,所以維吉爾訝異地瞪圓了眼,一時之間腦筋一片空白,連杏樹自己都意外自己竟沒經大腦說出這番話來,她潤嗓的舉動顯得有些欲蓋彌彰:「咳,你們兩個在工作上的摩擦其實我並無意干預,這本來就是你們之間必須自己解決的問題。」
 
  畢竟是社會人士了,杏樹也明白人與人在相處及工作本就有產生摩擦、意見不合的時候,必須給予雙方時間與空間磨合,除非情節重大,否則外人不好介入。
 
  「只不過自我作為女王即位以來看著行星有緊急派遣發生後的工作成果報告,讓我無法忽視猶月提出的建議,雖然我並不懂戰場上的事,但是我一直很在意一點──維吉爾,你判定奏太不夠格的標準是什麼呢?難道是在關鍵時刻無法傷害他人、甚至痛下殺手?」
 
  他溫雅的笑顏已不復見,銳利的雙眸與緊蹙的眉宇讓人不寒而憟:「在戰場上這是存活的最基本條件不是嗎?連這點覺悟都沒有,要真碰上緊急狀況就只是白白送死,為了貫徹信念或證明自我這種事而丟了性命,能有什麼意義?」
 
  看著維吉爾的眼神,杏樹頓時理解了奏太何以認為他將自身過去的經歷重疊在他身上,她闔上眼、唇角勾起了安詳平靜的淺弧:「……維吉爾,現在的你,是以令梟宇宙的風之守護聖的身分提出你的意見和看法嗎?」
 
  「……」
 
  「誠如你所知,中央星的技術與文明比起其他行星要進步許多,若有不足甚至還能向神鳥宇宙的王立研究院請求支援,在這些先進的文明技術作為後盾的情況下,理應守護居住於令梟宇宙人民的我們,難道真的沒有任何方式能夠避免奪取子民的性命以求自己及隊伍的安全嗎?」
 
  維吉爾的眼神與氣勢因為杏樹的這席話而軟化並感到震撼,杏樹也接著說道:「請你試著往這方面進行思考吧,無論是王立研究院、傑諾、羅倫佐都能提供給你意見或技術上的協助,也許真能有保護守護聖圓滿達成任務、以及不傷害大陸子民並存的方法。」
 
  找人商量、尋求協助──這些詞彙對於習慣單槍匹馬的維吉爾而言太過遙遠,但他光是稍作想像,彷彿眼前拓展開了無限的可能性。
 
  抿了抿唇、稍作停頓,畢竟奏太與她的關係親密,所以杏樹道出的字句必須仔細斟酌:「……同時我也希望你能給奏太一個機會──試著與奏太溝通、相互理解,我想默契這樣無形的東西,是必須透過相處一步步培養的,不必著急沒有關係,因為我也明白對你個人而言單打獨鬥比團隊合作更具效率、也更容易掌控,如果最後你仍舊判定奏太不適合,於公於私我都會盡力讓他斷了這個念頭。」
 
  因為明白維吉爾需要獨自思考與消化的時間,所以她在喝完這杯香草茶以後起身:「感覺真不好意思,身為女王今日告假,卻還打擾到大家工作,那我先回去了。」
 
  見狀,維吉爾也跟著起身送杏樹至門口:「呵呵,別在意,最近的工作量不大,關於妳今天提到的問題,雖然目前我還不清楚該怎麼做才好,不過……或許妳說得沒錯,在這方面我是失職了,如果可以,請妳連同我的歉意一同轉達給奏太吧。」
 
  「請容我拒絕。」
 
  「……我真是永遠猜不到妳的想法呢,可以告訴我拒絕的理由嗎?」
 
  杏樹揚起燦爛的笑顏二次重申:「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你們之間的問題其實我無意干預,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所以要道歉的話得要你自己和他道歉哦!」
 
  維吉爾無奈極了,他又搖首輕歎:「唉……那麼至少,請讓我撤回讓他打消念頭的那番話吧,暫且保留,我還要再想想。」
 
  「嗯,知道了!希望你們之間的疙瘩能順利化解。」
 
  獨留於辦公室的維吉爾再度走回沙發頹坐而下,他閉上眼仰首,方才杏樹那席切中要點的話語在他的腦海中盤旋,關於過往的回憶也一一浮現。
 
  ──居然透過第三者點醒才失態地察覺忘了自己『現在』的身分及職責,原因無他……
 
  「……原來我還沒有完全放下嗎。」
 
 
 
 
  回到宿舍將自己簡單打理過後的杏樹,此刻正躺在床上,理智崩潰地將自己的腦袋瓜夾在枕頭間,歇斯底里地緊閉雙眼、左右打滾嘶吼著:「我的天啊──我到底在說什麼?!我怎麼會說『不要小看我男人』這種私心和羞恥力都飆出新高的話來?丟臉死了!維吉爾那種反應絕對嚇傻了,嗚嗚……好想挖個洞……我是不是該問傑諾會不會做後悔藥?傑諾A夢救我──!!」
 
  「噗、哈哈哈!傑諾、傑諾A夢是嗎?感覺意外合適耶,太有意思了,我決定明天以研究巴斯文明為由提出申請,把那套漫畫買回來,傑諾應該會很開心。」
 
  在她身側傳來了熟悉的嗓音,杏樹即刻停下動作,仍躺在床上的她睜開眼、視線聚焦時便見奏太捧腹大笑,現在連自己這種丟人的樣子都被奏太撞見了,她隨即拉過另一顆枕頭直接蓋在自己臉上,鴕鳥心態一覽無遺。
 
  奏太以指腹拭過自己笑得泛淚的眼角,看著杏樹鬧彆扭的模樣而坐在床緣,伸手試圖取過蓋在她臉上的枕頭,但是她也使力拉著不肯放手。
 
  「呃……對不起嘛,只是妳的反應太可愛了,我沒有嘲笑妳的意思啦。」
 
  「不是,是我自己覺得沒臉見人,不過……你聽到什麼了?」
 
  ──要是那句話連奏太都聽見的話……
 
  「嗯?我進妳房間的時候正好聽到妳大喊一句傑諾A夢啊,是說妳再不把枕頭拿開,我可要不客氣囉。」
 
  聞言,杏樹依舊緊抓著蓋在臉上的枕頭不放,乾脆側過身子表示不從,奏太便爬上床、撥開她頸側的髮絲並俯下身烙下一個輕吻,被枕頭遮蔽視線的杏樹受到驚嚇立刻移開枕頭,一張小臉也因此泛紅,她隨即坐起身羞窘地輕輕捶了他一記粉拳。
 
  他笑著為她撥整一頭亂髮道:「呵呵,對不起,我剛好從今天去緊急派遣的行星帶了點心回來給妳當作賠罪,不過……沒事,今天吃不下的話可以先冰起來。」
 
  她興高采烈地穿上拖鞋走至桌前,打開了精緻的褐色紙盒,水靈的雙眸在瞬間槁木死灰:「……居然是銅鑼燒。」
 
  「哈哈、哈哈哈!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會有這種巧合。」
 
  「等等你回房時順便帶幾個給傑諾吧……」
 
 
 
 
  婉轉清亮的鳥鳴聲此起彼落,如今天才破曉,他已作好梳洗、換上輕便的運動服準備外出跑步,帶著水及毛巾離開聖殿私人房間,才走了幾步、正巧碰上有人也在此時和他一樣身著運動服,手持水與毛巾走出房外。
 
  雙方皆微瞠眸子沉默片刻,由奏太率先打破沉默:「吉、吉爾哥早!」
 
  「嗯,早安,奏太,你也要去跑步嗎?」
 
  「……對。」
 
  「那麼,若你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跑吧?只要你跟得上。」
 
  ──還真是突如其來的戰帖呢。
 
  雖然想跟上維吉爾的步調與耐久力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必須作好稍晚在辦公室又得不小心睡著的覺悟,奏太仍舊勾起唇角點頭:「好,我一定會跟上的,請多指教!」
 
  「呵呵,還真是令人期待呢,那就出發吧。」
 
  「是。」
 
  跟在維吉爾後方的奏太觀察著他的動作與反應,以前一段時間維吉爾碰上他的反應來研判,應該會在禮貌性地打過招呼就直接離開才是,如今願意邀他一同跑步。
 
  ──是過於優秀的隊友杏樹已經展開行動了吧。
 
  「真是……」
 
  啣於唇邊未洩出聲的低喃,奏太不由得佩服起杏樹的行動力,與她深夜暢談隔日,因為行星的水之力數值有異,所以他待在王立研究所一整天,當晚便與一名研究員緊急派遣至該行星了解情形。
 
  那晚聊過以後,原本打算立刻展開行動的,畢竟杏樹說了,盡自己所能去作嘗試,這段時日奏太什麼方法都試過了,唯獨──他還沒向維吉爾道歉,若是沒能先行反省自己的錯誤,什麼也沒辦法開始吧。
 
  只是沒料想到杏樹的行動力高得驚人,居然趁他不在飛空都市的這天就已經付諸實行了,雖然感謝杏樹,但是仔細想想沒能由自己率先行動,還是覺得有點不甘心。
 
  這一路上奏太的思緒百轉千迴,就在維吉爾踏出聖殿的瞬間,他便一路向公園方向衝刺,這讓還沒作好心理準備的奏太瞪圓了眼愣了幾秒。
 
  「……別太小看人了!」
 
  咧起唇角,瞬間被點燃的鬥志讓他的雙眸熠熠生輝,享受著迎風奔馳的快感。





          (待續……)




-------------------------

各位安,這裡是晴//

接下來可能會比較忙碌,所以其實我有點擔心下週能不能更新 Orz

不清楚是天氣太熱腦袋常常無法運轉,還是我真的還沒完全抓到感覺,總覺得這篇寫到現在還沒有非常順手,不太能像先前寫文很自然地把角色較心理層面的部分給描述出來,所以可能有些單薄,但字數上卻也沒能因此掌控好 >< 這一點感覺非常抱歉,我會再思考看看!

下章開始的劇情預定會比較脫離目前輕鬆甜文的感覺,希望能早點進行到大目標「給奏太幸福」

真不好意思,請各位海涵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180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文章|小說|BG|同人|女性向|愛情|乙女|安琪莉可|奏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543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安琪莉可Luminar... 後一篇:【安琪莉可Lumina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新楓之谷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