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小說】《恐怖之月》17(觀鈴生日)

作者:幽影│AIR│2021-07-23 19:39:10│巴幣:6│人氣:714
觀鈴,生日快樂。

又到了今年觀鈴的生日,由於事務繁忙,到現在才有時間發文。

前幾天跟一位朋友推廣《AIR》,也聊了許多大學時代剛接觸Key系與《AIR》那段時間的往事。雖然事隔多年,但許多事情回想起來仍歷歷在目。

總之,希望各位也能喜歡這個扣人心弦的美麗故事!

※若有什麼感想,也歡迎與在下分享

現有章節:

楔子
第1日 序奏


第2日 命運

第3日 回憶

第4日 搜索

第5日 兇手

第6日 排除

第7日 姊妹

第8日 目標

第9日 溫暖

第10日 半途

第11日 赤月

第12日 永遠

第13日 掙扎

第14日 衝突

第15日 飯事

第16日 情感

第17日 絕望

※      ※      ※      ※

第17日 絕望

【妳的經歷,是打從一開始就被安排好的。】

就在有紀震懾於『力量的意志』所傳達的『希望』時,冷不防聽見偽娘的聲音……

【妳原本也會遭到那強大而無法察覺的意志所控制,以為發現內心真正的願望,將之當作信念、走上相同道路、任憑命運擺佈,成為用來實現願望的人偶……】

那聲音虛無縹緲,似是從四周的每一處虛空中傳來,又似直接在有紀的心靈之中響起。

一般人倘若知道,自己只是個不能自主的人偶,一切的經歷都是早已安排好的,內心多半會油然生起難以言喻的悲哀與絕望吧……

然而,有紀並未表現任何崩潰、絕望,只是若有所思地喃喃低語:「我是……人偶嗎?」

……『也罷。不管那願望有多麼崇高,忽視後代的自由意志,將血脈的延續作為實現願望的手段,這……本身就是一種束縛,也是和羽翼少女形式不同,但卻同樣漫長,同樣悲傷的詛咒。』

虛空之中,傳來一道若有似無、空冥無比的聲音,恍若天語綸音。

有紀聚精會神地傾聽著,因為這個聲音讓他感到無比親切、熟悉……

……還記得,潛入FARGO教團隔離設施後不久,有人對我講過這段話。

此後,對方好像還講了什麼……

有紀想不起來。

……為什麼會這樣?

就好像做了一個夢,醒來以後就只記得有做夢,卻將夢的內容忘得一乾二淨。可是再怎麼搜索枯腸,浮現出來的始終是一片陰霾。

……好像有什麼力量,阻止我想起來……

【忘了這一切……去追求幸福也可以】

聲音……

虛弱的聲音……

好像在哪裡聽過的聲音……

有紀呆呆地怔了片刻。

……我是不是在哪裡,聽過這個聲音?

【忘了神奈也可以】

……神……奈?

【忘了我、也、可以……】

「我不要!!!!!」

悲喊出聲的同時,腦海深處彷彿衝破了什麼障礙,一幕幕似陌生、又似熟悉的言語、畫面不停湧現……

羽翼的少女……

……『這都是一場夢,是余的夢想』

……『夢不是只有痛苦的夢而已,余相當快樂呢』

母親的遺言……

……『這個人偶中,寄宿著我們無法實現的願望。我們都在衰弱之前,將力量給封印在這個人偶。我的願望,也將成為其中之一。』

赤色的圓月……

……『妳可否有,打從心裡想要實現的願望?』

……『沒有?不,每個人心裡都會有的。回答沒有……只意味著妳還不夠了解自己。』

……『有所圖者,無所不能。』

……『只要得到力量,妳的願望必將實現。』

紛繁疊至的種種,讓她難以分辨究竟是早已過去的回憶,還是正在發生的現實。有紀雙手抱頭,承受著一段又一段似是自己,又絕非自己的記憶、經歷、絕望與寄望,勢如大河決堤般灌入心靈,沖刷著自我、沖刷著人格……

※      ※      ※      ※

回過神來,映入視野的,是先前要進入花圃的位置。

然而……

通往腳鐐之門,卻已不見蹤影。

彷彿那扇門,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這是怎麼回事?」

喃喃自語同時,育未發現到,先前拔花的疲憊,乃至身上的大傷小傷,通通不翼而飛……

彷彿先前發生的一切,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難道那只是……一場夢?

強烈的不真實感,油然而生。

「不對!」

育未搖搖頭,她確信那一切確實發生過,因為腦海裡真真切切地存在那段記憶,以及銘刻在上的……

絕望。

……結束了。

……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雙腳不知何時開始動起來,感覺心裡一下子空了一大片的育未,行尸走肉般地在地下通道遊蕩了一陣子後,縮起身子靠坐在陰暗的下水道一旁的牆邊。目光茫然、眼神空洞、毫無生氣……

……媽媽……還有她……

……我珍惜的……想保護的……

……已經通通都不在了。

……再過不久,我也不再是我了……

……已經什麼都不重要了……

……已經什麼都無所謂了……

忽然間,她感覺好像有什麼要從眼前浮現出來,但又看不分明。

……「比失去更痛苦的,是再一次的失去。」

熟悉的聲音,冷不防地在耳邊響起,那是……

……我的聲音?

不知何時,四周變成一片什麼都沒有的虛無。

……「現在,妳相信了吧。」

一個又一個身影,不停浮現。

育未知道,那些身影是……

……我。

……「對。」

看到『自己』的瞬間,某一部分記憶從腦海中復甦了。

那是……ELPOD中的記憶。

……我懂了,妳們……都是經歷過這一刻的我,對吧?

……「說得對。」

隨著『自己』一個接一個不斷出現,育未發現從雙腳開始,身體逐漸消失,好似自己正逐漸融入虛無混沌之中……

……「妳也走到這一步了。」

面對無數個『自己』,育未淒然一笑。

※      ※      ※      ※

稻草人。

以禾草捆成,用來保護農作物的人形。歐洲的女神信仰中,稻草人是聖女‧瓦爾普吉斯的象徵物,由於她改良農耕技術的事蹟,農民以禾草捆成模仿她形象的稻草人放在田裡,象徵聖女在此守護這片土地。

「……」

有紀雙手捧著小小的稻草人,兩眼空虛、神情呆滯,恍若沒有生命的人偶。月宮的使魔,依然站立在她的右肩上。

所在之處,是個寬敞的圓形房間。

房間的屋頂沒有電燈,取而代之的是在地板上勾勒出奇特形狀的柔和白光。

這裡,赫然就是在先前三人遭遇『赤月』……也就是『聲之主』的地下房間。

奇異的聲響,打破了寂靜。

勉強形容的話,就像一整匹綢緞,被從頭到尾整個撕成兩半那樣,裂音拖得很長、很長……

隨著那一響,彷彿一滴墨汁落在圖畫上,半空中一個黑點憑空顯現、迅速擴張為巨大的黑色圓環,隨後月宮從圓環之中飛身而出!

同時,無形無相之中,蘊含生命即將消逝之際的悲痛、哀鳴與絕望……幾乎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力量,猶如一隻巨手,要將月宮拉回那個不知名的空間般,瞬間湧現!

「……」

有紀雙手一抬,彷彿無數人在輕言絮語般,從稻草人處傳出窸窸窣窣的詭異聲音,隨之湧現虛無空寂之中,蘊含心願與信念崩潰之際的錯愕、茫然與無助……幾乎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力量,令人忽然感到世間一切都失去存在價值、沒有半點意義、全無絲毫希望……

同一時間,捆紮的禾草鬆開,原先構成稻草人的乾草紛紛落下,露出藏在其中的另一樣東西……

人偶。

有紀的人偶。

代代相傳,寄宿著許多無法實現的願望之人偶。

悲痛絕望與崩潰無助,彷彿以毒攻毒般,發自圓環與人偶,相伴相似卻又針鋒相對的陰霾力量,互不退讓地在虛空中對撼,隨後又一齊歸於虛無。

在那瞬間,月宮立即一把攬住有紀,嵌在使魔上的寶石銀輝綻放,兩人宛如化光飛遁般沖天而起,轟然貫穿上方的屋頂與建物,霎時不見蹤跡。

一無所有的虛空之中,隱隱傳來一絲若有若無的嘆息。

……

FARGO教團隔離設施,地下通道的某個角落。有一處由繁複的方形符印、風格古樸厚重的圖騰式刻紋構築的圓環。

圓,象徵循環。歐洲本土宗教,女神信仰當中,得名自聖女‧瓦爾普吉斯的儀祭『瓦爾普吉斯之夜』,原意是『為女神獻上燔祭之夜』,而那位女神的其中一個稱號,即為『天上最小圓環』。

光線、能量、氣機等等……一切都循著『圓』之引導循環輪轉,絲毫不顯於圓環之外。

而在圓環之內……

……不敢置信。

育未緩緩睜開眼睛。

……我還活著?

……我還是我?

勉力撐起身體後,她看到……

「月宮!?」

月宮本人就坐在一旁。

她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育未身上,靜靜地看著。有紀則躺在月宮身側,似乎尚在沉睡。

訝異之餘,育未忍不住問:「妳是怎麼找到我的?」

「當然是因為,妳帶著我的使魔啊。」語畢,月宮輕描淡寫地將手一揮,黑色齒輪狀的使魔立即像有生命的寵物般,飛出育未的口袋,落入她手裡。

「原來如此……」育未點點頭,隨後又道:「那有紀呢?她現在怎麼了?」

「她等一下應該要醒了。」月宮邊說便將使魔收入口袋:「比起她,妳的狀況更危險吧。」

「……沒錯。」育未回想起上次失去意識前,見到的無數『自己』,隨後猛然想起一件事:「剛才……剛才是妳出手救我?所以我還是我……是嗎?」

月宮點點頭:「只是暫時控制住而已。妳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心靈,不要一個勁地往壞處想。要是再陷入剛才的狀態,恐怕妳就不再是妳了!」

隨後右手一抬,粉紅色鳥兒般的使魔,拍打著翅膀飛上月宮的掌心,將裡面嵌著純白羽毛的綠色卵形寶石,展現在育未面前。

「這是悲傷之羽。」月宮望著育未:「與妳同住的那一位,對妳講過這個嗎?」

「悲傷之羽……令一切悲哀嘆息皆無法汙染靈魂,近似大圓無垢……」幾天前,偽娘說過的話,驀然浮現在育未心頭:「所以……妳用這個救了我……」

「是的。」月宮深深吸了一口氣:「妳可記得,關於悲傷之羽、大圓無垢,那一位還說過什麼?」

「呃……她還講過什麼過去未來、緣法深厚……明悟什麼跟什麼?然後發願……發什麼願?」育未努力回想,卻想不起多少東西。

望著育未,月宮緩緩說道:「……於過去無量劫、未來星宿劫中,有緣法深厚者,明悟天之不足,發願以身補之,成就大圓無垢。正所謂:不捨色身,焉得法身。惟其盡捨,方有大得……是這個吧?」

「對對對,就是這個!可是我完全聽不懂啊……」育未下意識地抓抓頭髮:「能不能跟我解釋一下?」

「簡單來說就是……」月宮停頓一下:「妳的願望是什麼?」

「我的願望?為什麼忽然問這個?」

「妳的願望,將決定妳的命運,還有妳以及與妳沾染因果者的未來。」月宮搖頭而嘆:「妳應該多少也有感覺到吧。」

「感覺到……什麼?」

「回想看看吧,妳進入這座設施以後,是否時常會有明明應該是第一次見到,但不知為何好像很熟悉的感覺?」月宮上下打量了一下育未,令她生起被看透的感覺。

聞言,育未呆呆怔了片刻,只覺從心頭生起一股寒意:「妳的意思是,我遭遇的一切,其實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覆重演!?」

「是的……好像在前進,實際上根本就沒有,就猶如梅比烏斯之環(Mobius strip,即『∞』)。或者就像是旋轉木馬一般,世界就這麼不停覆唱(refrain)著。」

停頓片刻,月宮仰頭向天:「由於一個渴望挽回過去的願望,就開始了……輪迴。」

「輪迴……」

「……世人有悔,倘若真的有機會重來,任誰都會想要試試看的。」

熟悉的聲音。

並非月宮的聲音,傳入育未耳中。循聲望去,只見剛才還躺在一旁的有紀,不知何時已坐起身來。

「有紀!」育未喜出望外地喊出聲來。

「喝點水吧。」月宮遞過一瓶礦泉水,有紀道了聲謝,接了過去。

隨後月宮一抬手,她的鳥型使魔抓著一個小背包飛來,月宮從中取出壓縮餅乾與礦泉水給育未,並拿了包餅乾給有紀。

「謝謝。」接過餅乾與水,育未這才注意到,今天到現在還沒吃過東西。這些雖然稱不上美味,但要填飽肚子沒問題。

「我們邊吃邊談吧。」月宮自己也取了一瓶水。

吃了幾塊餅乾,喝了口水後,育未立即問道:「告訴我,妳所謂的輪迴,是幻境中的輪迴?還是真正意義上的時光循環?」

倘若是真正的時光循環,那麼每次的循環,身陷其中者的記憶都會清空重來,無法察覺自己經歷過多少次相同的事情,但月宮偏偏察覺到了。

「並非幻境,而是時光真正變得如環無端、無首無尾,但僅侷限於【妳以及與妳沾染因果者】。」

注視著育未,月宮緩緩解釋道:「可是這種扭曲時光長河形成的『渦流』並不完美,每次從頭來過,都有某些微妙之處無法徹底還原、潛意識中也殘留某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痕跡,讓人感到微妙的異樣感、既視感,但整體上仍依循過往因果一再循環……

就像《庫洛魔法使》動畫版的庫洛牌【時】施展時光倒轉,造成反覆重來的那一天當中,發生過的事情大多都再度發生,但李小狼三次打球的結果卻不相同。」

育未打了個岔:「所以妳光靠計較這些微妙的異樣感、既視感,就察覺到這些?」

「不只。」月宮喝了口水:「這種時光循環涉及心靈、時空、因果與存在,對於能掌握、能超脫者,就無能為力了,比如空真理,或者……與妳同住的那一位。我起初只是略有感覺,但無法確定。經過那一位的指點,我才真正明白。」

這時有紀開口了:「我還記得《庫洛魔法使》劇場版裡,出現【時】以時間暫停對抗【無】的一幕,結果撐不了幾秒就敗北……涉及存在的【無】位階高過【時】,這點我沒有異議,可是我們上哪裡找【無】來打破這個輪迴啊?」

「……被封印的卡片【無】得到【愛】以後,成為動畫版與劇場版的最終庫洛牌……【希望】。」

語畢,月宮那雙朱紅色的瞳眸注視著育未:「妳可還記得,那一位最後對妳說了什麼?」

育未點點頭,用呢喃的聲音敘述著:「她說,若我還想擁有【希望】……」

那幕光景,驀然浮現心頭……

……『若妳還想擁有希望,那我有兩件事要告訴妳』

……『其一、這座設施的控制者,也就是我和妳共同的敵人,是被稱作 聲之主 的FARGO領袖。我們也不知道她的位置,想找她只能依靠妳的本能』

……『其二、被稱為腳鐐,束縛我們的東西,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但我也不知道,那腳鐐是什麼模樣』

「原來她對妳們講過這些……」聽到這裡,有紀出言問道:「我們分開的時候,妳遇到了什麼事,可以告訴我嗎?」

「好的。」育未點點頭:「從哪裡講起?」

有紀想了下:「三天前,我在A棟看到妳倒在走廊上,一道隱約有個人形的黑影似乎要對妳不利。可是我才出手,那人形黑影就立即消失,接著妳就發瘋似地開始攻擊我……大概從那時算起,直到現在才有機會跟妳說上話。」

聽有紀提起這件事,育未心裡一沉,隨後面露驚愕:「妳剛才說……看到人形黑影,似乎要對我不利?」

「對啊。」

育未話聲越來越高,到最後幾乎成了叫喊:「可是當時我看到的……是我自己啊!!」

「妳們看到的是二重身(Doppel)。」月宮平靜地說道:「不可視之力會凝聚潛意識中,偏向黑暗面的部分,形成名為二重身的另一個自己,挖掘不願面對的記憶,苛責原來的自己。但這種二重身一般都只存在心靈層面,僅有極少數可以投影到現實……」

有紀接口說道:「而且不是本人的話,見到『另一個自己』的投影,就是一道黑影嗎!?」

「對。」月宮目光意味深長地注視著有紀:「妳現在明白了吧……」

……『不想重蹈覆轍是嗎?只不過……命運是個奇妙的東西,妳不知道自己的努力,到底能不能改變命運,更不知道妳的努力,是否本來就是命運的安排。唯一能做的,只有面臨選擇的時候,做出不會愧對自己靈魂的選擇而已……』

隨著記憶再度復甦,有紀感到巨大的無力感:「月宮,妳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卻不告訴我?」

月宮搖搖頭:「這個不用我講,妳遲早也會發現吧。」

「有紀……」

望著有紀失魂落魄的模樣,育未不知該說什麼才好。隨後想起一事,立即開口詢問:「妳說不可視之力造成的二重身,凝聚了潛意識中偏黑暗面的部分,可是有紀遇到的那個……雖然外觀是陰影觸手怪,一副魔法少女天敵的模樣,可是卻毫無兇殘、暴亂的氣息,跟我自己的二重身截然不同,這是為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要從不可視之力講起。」月宮娓娓道來:「FARGO根據人生至今為止,過於殘酷的經驗,將信徒分為3個等級,這個妳知道吧?」

「我知道。她還說過,我一定背負了非常非常悲痛的記憶,否則不會被分到A級。」育未喃喃說道。

「妳失去最愛的人、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心靈因此出現巨大的空洞,便能容納不可視之力。藉此讓妳在現實中,運用原本只存在夢中,令願望實現的力量。」

月宮停頓一下:「只是用不可視之力實現願望,涉及因果律。由於強改的因緣並不穩固,遲早會遭業力反噬,讓許願者付出相應的代價。」

「代價……」這個字眼,令育未憶起數日前,偽娘曾講過這段話……

……『這個願望,值得妳付出生命,用肉體、精神,乃至靈魂作為代價嗎?』

……『妳要切記,所謂的願望,原本就必須以相應的代價作為交換。』

……『妳、我,都不能給太多,也不能拿太多,否則必將因此受傷。妳的靈魂,比妳想像的還要寶貴……我比誰都清楚這一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17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倉貓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2021年春... 後一篇:【自製繁中字幕】Pea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4516【巴哈姆特事紀】
骯,【外傳.賭之章】第19集〈萌芽的浮士德〉週間放送中,兩難的抉擇,心裡惡魔種下自我滅亡的種子正萌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