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轉】歐美系列《我在半價巫毒店工作06》

作者:ღ茉律│2021-07-22 15:38:24│巴幣:4│人氣:57


[第六章]

紅髮女孩事件之後,對於上班我開始有點擔憂。我並不在乎那些因為自己沒謹慎思考願望而下場慘烈的人,但那個女孩並沒有許下願望,她沒有要求任何東西,只是剛好在錯的時候出現在錯的地方。的確,她報警了,但若是我應該也會這麼做。不管她在地下室經歷了什麼事情,那都不是她應得的下場。

休假一天我幾乎都窩在房間,用毛毯把自己緊緊地裹住,細數著我幫過基恩克里奧多少可怕的忙。這時我母親前來敲著我的房間門。

「崔維斯?有兩位警察來找你,你做了什麼事啊?」母親既驚恐又疑惑地問我,她一直都認為我在販毒。

我吞了口口水,拋開身上的毛毯,越過我的母親走到樓下前廳,兩名警察正站在那裡盯著我。

「崔維斯?可以到外面跟你談談嗎?」較年老的警察說,伸手將灰白的頭髮往後梳戴上帽子。我不發一語的點點頭,回頭看著站在廚房憂心的父母,跟著他們走到外面感受秋天下午的寒冷。我雙手放在帽T口袋中,抬起頭看著兩名警察,臉上緊繃的表情洩漏了我的緊張。

「是有關基恩克里奧嗎?」我率先打破靜默,見警察點頭,我的瞳孔不自覺放大。他們快速環顧四周,老警察再次拿下他的帽子,直直地看著我的雙眼。

「請轉告他我們非常抱歉那個菜鳥給他帶來麻煩,當時來不及呼叫讓他等待支援。」老警察急切地說。

警察匆匆忙忙地來跟我道歉?還真是意料之外。

「明天我去上班的時候會轉告他。」我看著警察熱切地對我點頭並大大鬆了一口氣,掏出筆記本和一支筆。

「請告訴他,他和我們的協議依然有效,我們真的很抱歉之前的事。」他一邊說著,一邊在筆記本上寫字,最後撕了一張交給我。我低頭看著紙條,寫的大致就跟他剛剛說的一樣,可能是以防基恩克里奧不相信我說的話。

「好喔。」我點點頭,將紙條收進口袋,和兩名警察握手道別後,靜靜地轉身回到家裡。

我忽略父母轟炸式的詢問,直接回到房間癱倒在床上。我拉起棉被蓋住頭,打算改天再來想這些問題。

隔天我照常時間進到店裡,看見熟悉的骯髒店鋪不禁嘆了一口氣。我走到櫃台在娃娃身上插上我的針,地下室今天還真是意外地安靜。我搖搖頭走向克里奧的辦公室,敲門三下,後退一步等著裡面的人回應。

克里奧很快就打開了門,看見是我後臉上露出大大的微笑。「崔維斯!休假過得如何呀?

我還真是想念你,孩子。」他笑著走出辦公室給我一個擁抱,我敷衍地回抱他一下。

「還不錯,先生。呃,有警察來找我,讓我轉交這個給你。」我從口袋拿出那張手寫紙條,他納悶地看著我並接過紙條。鈕扣眼睛盯著內容,嘴角笑的越來越開,縫線被撐得緊緊的。

「噢,好極了!我還以為他們忘記歐里我了呢。」他笑著把紙條塞進西裝口袋,微笑著對我說,「我是抱歉你遭受到極度暴力的對待,崔維斯。」他嘖了一聲,伸出一隻手環著我一起走回櫃台。

「我沒事,先生,並沒有很嚴重。」我摸著額頭上的瘀青,只有碰到的時候才會刺痛。幸好瀏海夠長可以遮住,歸功於我實在不常去剪頭髮。

「很好很好,我非常喜歡你在店裡陪我,甚至你的小夥伴也非常想念你。」他拍了拍櫃檯上巫毒娃娃的頭。我看著那隻娃娃,這是第一次他沒有給我鄙視的眼神,原來我也不是那麼討人厭阿。

「好好做你的工作,孩子。」克里奧在我的背上重重一拍便轉身離開。

應付著如同往常一樣奇怪的客人,但不久後就可以迎來今天的小太陽。通常每個禮拜六奧莉維亞都會和她的新媽咪一起來店裡,看見她那麼快樂,多多少少替我沉悶的工作增添一點安慰。

「我的娃娃壞掉了。」她難過地抱怨,拿出那隻曾經是她真正的媽媽,一隻手臂確實掉下來了。「基恩克里奧先生能修好她嗎?」她說的像是整個世界要毀滅了一樣。我看著她的新媽咪,正一臉面無表情地盯著我。應該說,我以為她沒有表情,但又似乎帶點擔憂和同情。

我還沒去通知克里奧,他已經打開門出來迎接奧莉維亞。小小的身影跑了過去像見到久違的父親般給他一個擁抱,同時咯咯地笑著。克里奧拿過她手上的娃娃,兩人一起進到辦公室裡。

「你難道還沒有發現嗎?」奧莉維亞的新媽咪突然沒頭沒尾的,用她那輕柔的英式口音低聲的和我說,我一臉迷惘地看著她。

「什麼意思?」我在搖椅上坐直,伸手將櫃檯上的巫毒娃娃拿起來放在地上,轉頭看著眼前的女人。

她看著身後整牆的巫毒娃娃,轉身傾向我,「他在利用你,趁還來得及,你必須趕快脫身。」她輕聲地告訴我,抓住我帽T的繩子把我往前拉得更近,「快跑。」

在我還沒明白之前,她突然迅速地鬆手,態度反轉180度,開心地笑著看奧莉維亞抱著修復好的娃娃走出來。

「妳要小心一點,親愛的,那娃娃很脆弱。」克里奧在奧莉維亞的頭頂拍一拍,將她交給新媽咪。奧莉維亞乖巧的點點頭,牽著女人的手離開店裡。女人回頭看了我一眼,一臉哀傷。

她們離開之後,我鼓起勇氣轉身面對基恩克里奧,「先生,你為什麼會雇用我呢?」我悄悄把巫毒娃娃放回櫃檯,兩手放在髒兮兮的檯面上。

這個問題似乎讓他措手不及,瞪著我好像我說的是天方夜譚。大大的鈕扣眼睛盯著我好一陣子,久到我開始有點不自在,那表情跟我之前提起地下室的時候過猶不及。

「我需要個人手來幫忙。」最後他這麼說。

「阿,噢,好喔。」我快速地點點頭,逃開他逼人的視線,我覺得店裡面所有的鈕扣眼睛都在盯著我。當前門被推開,那個客人簡直就是我的救世主。凶殘克里奧立刻變身為快樂克里奧,愉快地實現消除癌症的願望,可惜那個人接著就因為心臟病倒地身亡。

克里奧把屍體拖到地下室的門邊,打開身後的門,哼著氣試圖想要扛起屍體。我正打算要上前幫忙,突然,一隻白色的手臂從漆黑的地下室伸出來,緊繞著克里奧的脖子。

「哈!你他媽卑鄙的賤貨!」他大聲吼著,腳下一個踉蹌,從樓梯上摔進地下室去。我驚恐地看著眼前的突發事件,那隻抓住克里奧的手…是陶瓷的!

我會這麼肯定是因為當他們兩個撞在一起時,那隻手臂破成無數碎片。

我從搖椅上站起來,只見一堆陶瓷碎片散落在地下室門口,我對著黑漆漆的底下大喊,「先生!你還好嗎?」這不是在開玩笑欸!

沒有聽見克里奧的回應,我吞下幾乎嘔出來的膽汁,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緊握著拳頭踏入地下室。面對黑暗中可能會被襲擊的恐懼,我花了將近三十秒才踏出第二步。

「先生?」我在黑暗中喊著,再往下走了幾步,手電筒的光線直直地照入地下室。

突然我聽見急速朝我跑過來的腳步聲,「媽的!」我著急地咒罵,立刻轉身衝回樓上,一隻手剛搭上門板,另一隻手中的手電筒依然照著地下室。

一個女人,陶瓷做的女人,正用超快的速度爬上樓梯。她穿著骯髒破爛的白裙,而且還少了一隻眼睛。就在她要快接近門口的時候,我趕忙把門關上,用全身的力氣抵住門板。

「讓我出去!」她雙手槌著門板,我不斷聽見陶瓷碎掉的聲音。「在他醒來以前快開門,拜託!」她大聲地喊著,顯然剛剛那一招暫時撂倒了克里奧。

「我不能!也沒辦法!」我吼著回她,閉上眼睛無視她的敲門,盡全力的壓著門板。我不知道她是什麼,也不想知道,萬一害我變得跟她一樣怎麼辦?現在我能做的只有阻止她跑出來。

門後突然陷入安靜,我並沒有放下警戒,依然壓著門板,直到聽見熟悉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

「開門,崔維斯。」克里奧疲憊的聲音響起,我謹慎地盯著門後退一步。門把轉動,我老闆的身影從門後走出來。他大力地甩上門並上鎖,再重重的一拳槌在門板上。

「先生,你還好嗎?」我再後退一步給他一點空間。他回頭看著我,嘴上的縫線已經斷裂脫落,他手摀著嘴對我點點頭,伸手指著我身後的某個東西。我轉頭看見櫃檯上的巫毒娃娃拿著一卷針線,我走過去替克里奧取回來。他接過後便開始縫合自己的嘴巴,隨著他精巧的手工,黑色的液體不停地從他嘴裡滲出來,整整三十秒他便完成手上的動作。

「我沒事,孩子,她可威脅不到我。」他大聲地說著,將針線丟還給我,一邊動了動下顎。

突然他伸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壓向牆壁並加重手中的力氣,「我他媽告訴過你不准再到地下室。」他對著我咆哮。

「我-我只是擔-擔心你!」我一邊乾咳著,艱難地吐出幾個字,哀求地看著他。克里奧咬牙切齒地鬆開手,我不停地咳並大口吸著氣,看著他越過我靜靜地走回辦公室甩上門。

我坐回我的搖椅上,用力地呼吸,一個小時後才漸漸平復心情,顫抖著手掏出手機。我還能怎麼辦?連警察都只因為進來店裡就跑來跟我道歉,明顯報警這條路是沒用了。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該怎麼辦...除了一個人。

我回頭看著地下室的門,跨過地上的屍體靠近門邊。

「真的很抱歉,我只是…很怕他。你知道什麼嗎?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他?」我透過鑰匙孔低聲地問,不確定那個陶瓷女有沒有在門後面。等了一下子,正當我打算放棄,一個輕柔的聲音回答我。

「查爾斯,」她低聲的說著,「查爾斯.薩姆納。」

她只說了一個名字後就再也沒有出聲,我安靜地點頭並回到櫃台,拿出手機開始查詢。不過網路資訊似乎沒太大用處,我得到的只有南北戰爭之前,查爾斯.薩姆納在參議院裡被人用拐杖痛扁過。

那一天剩下的時間我沒有和基恩克里奧說過一句話,下班之後我也沒有直接回家,我去了一個好多年都沒去的地方,圖書館!知識的寶藏地!那是我覺得唯一可以找到有關我老闆來歷的地方。

我走到參考書區翻閱幾乎所有資料,搜尋所有報紙有關查爾斯.薩姆納的頭條、死亡案件、鎮上知名人物…等等新聞。大約閉館前一個小時終於有一點線索。

查爾斯.薩姆納,生於1900年,亡於1925年,是個著名的鋼琴家,也是薩姆納交響樂團的成員之一。

除了這個就沒有其他的資訊了,我一頭霧水地翻到查爾斯.薩姆納的參考照片,那不就是我老闆嗎?!人類版的基恩克里奧!沒有鈕扣眼睛、沒有縫線,再正常不過的一個人類。

還真是令人意外,但我更訝異照片中站在他身旁的女人,是那個陶瓷女。

她也跟查爾斯一樣是個名人,瑪莉.西蒙斯,樂團中深受喜愛的聲樂家。根據書中所描述的,她是查爾斯的未婚妻。

我匪夷所思地放下手中的書本,如果她是他的未婚妻,那她是做了什麼慘遭這種下場?我必須挖得更深一點!

突然,圖書館的燈光驟然熄滅,我快速地抬起頭,嚇得尿都差點漏了幾滴。我緊緊抓著手機打開手電筒照亮周圍,我看了一眼手上的書...抱歉了,撕下有照片的那一頁塞進衣服裡。

忽然間我面朝下的跌倒在地上,瞪大眼睛看著腳邊那幾隻巫毒娃娃,他們在黑暗中把我兩隻鞋的鞋帶綁在一起。

「噢!饒了我吧!」我對著他們大喊,迅速地踢開他們並解開鞋帶,全力衝到圖書館門口卻發現門打不開了,我被鎖在裡面!網路上為什麼沒有寫!現在我可能會死在這爛城鎮上,我最不喜歡的地方!後面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思考著其他可以離開的方式,想到了緊急逃生梯。我跑到最近的門正要伸手去推。突然手臂一陣麻木,我失去身體控制再一次摔倒在地上,我無法動彈驚恐地看著四周,正納悶著卻聽見我最不想聽見的熟悉聲音。

「你不應該這麼好學,崔維斯。」克里奧在黑暗中斥責我。瞬間燈光恢復明亮,克里奧就站在我身旁,手中握著一個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巫毒娃娃。他舉起手中緊握著的娃娃,另一隻手拿著一根針對著娃娃的脖子,我惶恐地抬頭看著他。

「我只是想要了解你!」我大聲地反駁,語氣中藏不住的恐懼。克里奧舉起一隻手放在嘴上要我閉嘴,拿著手中的娃娃跪在我身旁。

「老實點,崔維斯,我們在圖書館呢。」他笑笑地抓著我的頭髮把我拉起來,「你想了解我啊?想知道什麼呢?想知道那個賤貨對我做了什麼?」他嘶吼著,獠牙又再度跑了出來,手伸進我的口袋掏出我撕下來的照片。他厭惡地低頭看著照片,似乎還有一點悲傷。

「拜託,不要殺我。」我顫抖著嗚噎,試圖想要讓身體恢復自由。克里奧看著我,再看了照片一眼,突然咯咯地笑著把照片丟還給我。

「我不會殺你,孩子,我很需要你的。」他抓著我的頭髮舉起我,讓我和他的鈕扣眼睛平視。「但你最近實在是很不聽話,我勢必得讓你付出一點代價。」他嘆了一口氣後讓我站好,然後對著手中那隻迷你的我上下地折騰。

「什麼意思?」我問他,又再一次被他噓了一聲。他拍拍我的頭,接著在娃娃的耳邊低聲地說了一些話。突然我的腦袋異常昏沉,幾乎站不住腳,我看著克里奧漸漸地陷入昏睡。

隔天早上我驚恐地醒來,迅速地打量四周,還好是在我房間,難道是在作夢?我伸手摸摸衣服,裡面還藏著查爾斯和瑪莉的照片,那就真的不是單純的噩夢了......

我下了床走到隔壁的廁所,放聲尖叫。

鏡子倒影出一雙大大的黑色鈕扣,取代了原本眼睛的位置。

聽著,我不知道克里奧對我做了什麼,也不知道怎麼阻止他,我真的很害怕。我必須在淪落為那些悲劇客人的一員之前想辦法阻止他。

如果我沒有繼續更新,那就是我失敗了。

我的皮膚也越來越白,我必須走了。

祝我好運,各位。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159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歐美系列《我在半價... 後一篇:【轉】歐美系列《我在半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werx00612全世界的正妹
都4我老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