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都市傳說小隊」——首秀(Debut)

作者:飄泊筆尖│2021-07-20 01:58:16│巴幣:531│人氣:373

「末日之子:重生」同人創作

第一幕
Act I

首秀(Debut)



「一號隊伍(Team 1)即將到達指定樓層」

一名有著琥珀色的眼眸,留著一頭束起的黑色姬髮式,身著一套由巫女服所改造而成的特種戰鬥裝備,右眼上帶著一個黑底白十字的眼罩的女性。

與一名有著對棕黑色瞳孔,臉上帶著只露出雙眼的巴拉克拉瓦頭套,身穿黑灰色突擊防彈背心,與一件黑色帽兜大外套配上綠色森林迷彩褲的男人。

兩人正在一座電梯內等待上升到站。


「收到(copy),二號隊伍(Team 2)即將回到集合點,祝你們好運(Good Luck)!」

另一邊的隊伍說完,便結束了通訊。


「餘燼一號(Ember one),偵查回報『忒提斯』軍方的快速反應部隊(SRT)正在接近目標大樓」

接著,是從指揮處那傳來的消息。

「人數經確認為六人,乘坐載具為輕型裝甲車,預計會在十五分鐘內抵達你們的所在位置」


「收到(Roger that),是否要與敵方進行交戰?」

穿著巫女服的女性,個人代號為「蛇螺」的"高砂 琥珀(Takasago Kohaku)"下意識抬起了手中那裝有消音器的特製黑色"HK416A5"突擊步槍,向對方發問。


「若情況允許,請殲滅所有的敵對目標」

渾厚的男性嗓音中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可以的話,不要留下任何活口」


「收到,通訊結束(out)」

說完,「蛇螺」切斷了通訊。

「麻煩事,六個全副武裝的老大哥正在往我們這邊全力趕來」

她有些無奈的對身旁男人說道。


「嗯,我有聽見」

穿著帽兜外套的男人,個人代號為「八尺」的"唐納森·珀西瓦爾(Donaldson Percival)",打了一個哈欠。

「不過時間還綽綽有餘,拿到東西後慢慢準備應戰就行了」


「"港都"的快反部隊可不好對付,有『末日異能』的士兵通常會被優先調入服役,還是不要太過自信比較好」

「蛇螺」抬頭看了一下數字面板,並用拇指將選發鈕切換至半自動模式。

「快到了,做好準備」


「收到,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對上異能者了」

「八尺」檢查了一下掛在自己腰間的一個小型電子裝置。

「指向性異能干擾裝置正在線上,隨時準備運作」

接著他同樣抬起手中同樣裝有消音器的黑色"AK-15"突擊步槍,並用食指將保險切換至半自動模式。

「誰打頭陣?」


「蛇螺」左手握拳,並抬起來輕輕搖了兩下。

「八尺」也比出同樣動作並與對方輕碰了兩下。


猜拳的結果,是剪刀對上石頭。


「噁欸!」

「蛇螺」翻起白眼,小小抱怨了一聲。


同時隨著「叮」的一聲,電梯門開啟。

「蛇螺」立即舉槍向前移動,「八尺」則緊隨其後並時不時的回頭觀察後方區域。


兩人來到一扇安全防火門前,「蛇螺」將槍掛在腰間並將右耳緊貼牆壁,閉上眼睛以「搜尋者」異能所賦予的敏銳六感,仔細的偵查牆對面的動靜。


「裡面有不少人,都死光了」

她更加集中精神,接著說道。

「硝煙、鮮血和火藥燃燒後的氣味都很明顯,應該是不久前發生的事」


「是偵查之前回報的那場武裝衝突嗎?」

「八尺」警戒著周邊的黑暗環境。

「沒想到真的是在這樓發生,該不會東西已經被拿走了吧?」


「不,偵查並未回報有任何人離開大樓,門禁系統也還處於緊急封鎖狀態」

離開牆面,「蛇螺」重新端起槍。

「不管上一批倒楣鬼的目標是否和我們一致,至少他們都沒能活著離開這裡」


「收到」

低聲回應後,「八尺」拿出一張門禁卡,並將卡移動到讀卡機前。

「直接突入?」


「蛇螺」點了點頭,把左手搭在安全門的平推式門桿上。

「八尺」立刻刷卡解除了封鎖狀態,隨後將左手搭上對方的肩膀,輕輕的捏了一下。


「Show Time」


「蛇螺」用力一推,將門打開。

觀察狀況後「八尺」謹慎的突入門內,兩人分開來搜查這片諾大的辦公區域。


整個外側區域從左至右,有八條直向的走道,與三條分別位於出口前、區域中央、與進入內側區域前的三條橫向通道,其他地方則是由辦公室隔間所組成的一個個小空間。

而後方的內側區域,則只是一個不大的經理辦公室,向外有三個出口。

分別為通往最左邊第一走道的左側出口、通往第四與第五走道中間的中央出口、和通往最右邊第八走道的右側出口,而目標物應該就在此處。


「安全(Clear)」


「安全(Clear)」


伴隨著兩人的喊聲,確定了此處再無其他生還者。

回到後方區域集合,他們開始互相分享情報。


「我這邊發現六具屍體,四具是"奧羅拉"的武裝部隊、兩具是"忒提斯"的士兵」

「蛇螺」的語氣中帶有些許疑惑。


「這也一樣,五具"港都"的士兵、三具"奧羅拉"的武裝人員屍體」

「八尺」也是如此,他的表情也表現得相當疑惑。

「血都還沒乾呢,這些搞醫療研究的傢伙跑來這裡幹嘛?」


「誰知道?但多虧這群殞石粉末上癮者的福,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蛇螺」看了看反戴著的手錶。

「我去找目標物品,你稍微整理一下現場,把有用的東西都拿走」


「了解,要設幾個詭雷嗎?」

「八尺」躍躍欲試。

「這些屍體上有不少可以直接拿來現用現裝喔!」


「否決,爆炸會讓我們失去隱蔽性,快反部隊的人現在還不知道我們在這裡面,而且我認為那些傢伙應該沒有笨到會去先去碰地上的屍體」

說完,「蛇螺」走到開關旁打開了後方辦公區域的電燈。

「不過確實可以拿走幾顆,等一下交戰時應該能用上」


「好吧,妳說了算!」

「八尺」攤了攤左手,然後兩人再度分開進行搜查與準備。

「等等,如果敵方成員也有『搜尋者』異能怎麼辦?」

突然,他回頭叫住了對方問道。


「那就啟動干擾器,剔除掉他們的優勢」

「蛇螺」輕撫了一下自己的右眼上的眼罩。

「那種狀態下,沒有人能看的比我的這隻眼睛,還要更加清楚!」


「呵呵!」

「八尺」笑了笑。

「真是值得信賴的傢伙」

然後將剛才順手蒐集來的彈殼,一把撒在了地面上。



約十幾分鐘後。

「我們找到目標了(We got the target)」

「蛇螺」走上前,晃了晃手中的安全箱。

「你那邊準備的怎麼樣?」



「我在八條直向走道、跟三條橫向通道上都做了點標記,注意妳的腳下(Watch your step)!」

「八尺」將蒐集到的部分手榴彈遞給對方,並將一個撿來的空彈匣收進了彈掛後方的回收袋內,同時也給了「蛇螺」一個同樣的空彈匣。

「你告訴老大了嗎?」



「正要進行回報」

「蛇螺」接下彈匣收好,並啟動了通訊器。

「圓桌(Round table),這裡是餘燼一號(Ember one)」


「Jackpot」


「收到(Copy that)餘燼一號(Ember one),幹的好(Well done)」

「圓桌」繼續說道。

「偵查回報,快反部隊約在四分鐘前進入了大樓,六名射手(Six shooter)」

「請做好交戰準備(Combat ready)」

說完,對方便結束了通訊。


「你聽見了,轉身」

「蛇螺」擺了擺手讓「八尺」轉身,準備將安全箱裝進對方背後的綠色背包裡。

「準備戰鬥(Lock and load)」


「讓他們來,準備萬全!」

「八尺」轉過身戒備入口方向,讓對方能打開自己的背包。

「話說妳有打開來檢查一下內容物嗎?」


「沒有,我只確定安全箱沒有被打開或破壞過的痕跡」

將東西固定好,「蛇螺」重新拉上拉鍊並將扣帶扣上,然後拍了拍背包。

「如果沒東西的話我也沒辦法,畢竟雇主也沒有向我們保證目標物一定還在裡面」

「而且誰知道他要什麼,他也沒具體告訴我們裡面有什麼啊!」



這時,「咔」的一聲,有人在門外刷了門禁卡。

兩人對視一眼,「八尺」立即轉身關掉了電燈開關。


而伴隨著解鎖的電子提示聲,安全門也被人打了開來。

「蛇螺」改左手持槍,先行躲進了右前方的掩體裡,並矮下身子觀察情況。


六名身穿重型戰鬥裝備,全副武裝的士兵們立即從門外安靜的突入房內。

而關完電燈的「八尺」也早已移到左前方的柱子後面,隱藏了起來。


六名士兵先是在門邊觀察了一下情況,接著看起來是隊長的士兵擺了擺手,士兵們便一同點亮槍燈,兵分二路開始向兩邊進行搜索。


幾名士兵交替向前,利用槍燈的照射掩護隊友前進,並沿路打開了所有的電燈開關。


「蛇螺」以幾乎要趴在地上的姿勢,利用超常的聽覺來觀察敵方動向,然後比出幾個手勢。

「左側」、「三人」


「八尺」疑惑的看向對面,也向「蛇螺」比了幾個手勢。

「右側」、「兩人」


「蛇螺」搖了搖頭,並比出幾個手勢回應。

「否決」、「聲響」,「右側」、「三人」


「八尺」則更加疑惑,因為他確實只看到了右側來了兩人,而且自己這邊應該要有四人才對。

而就在「八尺」打算進行回復時,他看見「蛇螺」的身軀突然抖動了一下,就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不妙的東西一樣。


下一秒,在「蛇螺」背後無人的黑暗中。

「八尺」看見了一個人影猛然浮現,並舉著一把軍刀揮了過來。


他剛想開口,早有預料的「蛇螺」便瞬間丟下步槍,並從槍套中掏出手槍,翻身對敵人扣下板機。


「砰砰」、「砰」

「胸口、心臟(裝甲未擊穿)」,「胸口、右肺(裝甲未擊穿)

「頭部、眼睛(致命)」


「幹(FUCK),"隱者"!」

「蛇螺」罵了一聲,並用力將跌在自己身上的屍體用力向一旁推開。


「發現敵蹤(Enemy spotted)!」

刺眼的亮光與沒有消音器的響亮槍聲,伴隨大量子彈向此處蜂擁而來。

但「八尺」早已起身,發動自己「物移者」的能力掀起周圍桌面上的書頁紙張,以遮住敵方視線,並對著右側照射而來的兩束槍燈邊後退、邊點射還擊。


而推開屍體起身並撿起步槍的「蛇螺」,則以持著手槍的狀態用步槍一向左側的三束槍燈開槍射擊,並一前一後的與「八尺」相互撤回了後方區域。


反應過來的敵方「物移者」也在此時發動了能力,讓所有飄落的紙張被強制吹開。

見已經丟失敵蹤,快反部隊的成員們立即熄燈停火,並一同縮入掩體當中躲了起來。


「沒事吧?」

「八尺」脫下背包,小心翼翼把背包藏在了一邊的角落裡,然後往電閘的方向迅速摸了過去。


「沒事」

「蛇螺」將手槍收回槍套,並靠在牆上觀察狀況。


「蛇螺」看著走到了電閘旁的「八尺」,並對他點了點頭。


拉下電閘,室內瞬間變的一片漆黑,而「蛇螺」也趁此機會立刻轉移位置,來到了最右側的後方區域出口觀察敵人。


儘管在辦公室左側(東邊)有著一整排的落地窗,但西下的黯淡陽光也早已無法為室內帶來明亮的照明。

儘管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對自己有利,但敵方也可能有成員是同為「搜尋者」的異能者,所以必須要消除這項可能性,並盡可能地為己方製造更多正落差。


「八尺」隨後也來到了「蛇螺」的後方,並輕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


改回右手持槍的「蛇螺」沒有回頭,而是繼續觀察外側並揮手比了個手勢。

「向前」、「啟動干擾」


「八尺」輕捏對方的肩膀表示收到,「蛇螺」便立刻蹲下來向外架槍,掩護前方路線。

接著深吸一口氣,「八尺」壓低身體開始向前方迅速轉移位置。


到了前方的辦公室隔間後面,「八尺」移向掩體左側邊緣並快速的窺視了一下走道的狀況。

沒有人在,拾音降噪耳機也沒有收到任何聲音。


他從身後拿出干擾器,並按下啟動鍵進行激活。

接著將儀器放在辦公桌下方的一個角落後,便再度回到了掩體的右側。


他對「蛇螺」擺出手勢,示意裝設完畢且六秒後啟動。

同時他又向對方揮了揮手,讓她在啟動時趁機移動到更前方牆邊的柱子後方。


「蛇螺」點點頭表示收到,並在干擾器啟動並發出一陣微小的光亮時,改以左手持槍並來到了牆邊柱子的後方。


而敵方明顯是被光亮吸引了注意,「蛇螺」聽見前方傳來了微小的聲響。

深吸一口氣,她立刻對「八尺」擺出手勢。

「敵方」、「行動」


「八尺」點點頭,也倒手換成左手持槍,轉身盯住了左邊的第七走道位置。

「蛇螺」則屏住呼吸,更加專心的聽著敵方的動靜。


一秒、兩秒、三秒過去。


「蛇螺」前方的第八走道傳來了清脆的「噹啷」一響,那是彈殼碰撞的聲音。

中了!

她立即拉出外側進行射擊。


「噠噠」、「噠」

「左腳、小腿骨(無護甲)」,「右腳、膝蓋(擊穿護甲)」,「頭部、眼部(致命)」

敵人倒地。

「噠」

「喉嚨、主動脈」。


「敵方被消滅(Enemy Down)」

「蛇螺」壓低聲音說道,並以低身姿撤回了剛才的後方出口。


而同一時間,第七走道也傳來了明顯的跑步聲與大量彈殼的碰撞聲。

「八尺」切換為全自動並向前推進,並在到達走道邊緣時立刻蹲下向左傾斜,扣下扳機對迎面而來的敵人傾瀉彈藥。


「噠


「呼喔!」

衝擊令士兵哀號了一聲,大量子彈擊中了他的防彈衣,讓他暫時進入了失能狀態。

同時亦有部分子彈從護甲的側邊打進了他的軀幹當中。

「噁啊!!」

他大聲慘叫、摔到在地,渾身是血的身體因劇烈疼痛而無法動彈。


見敵方倒地,「八尺」收槍倒手重新瞄準了士兵的頭部,並再度扣下板機。


「頭部、腦幹(致命)」


但立即,又有子彈精確的往「八尺」的位置射了過來。


「裝彈(loading)

「八尺」迅速後撤,同時用指背頂開卸彈鈕卸掉彈匣,並從彈掛中拿出了另一個彈匣。

「操(shit)」

他小聲罵道,並鑽入第七走道,同時完成了重新裝彈,以左手向上的姿勢拉栓上膛。


噠、

同時,「蛇螺」也在向外開槍射擊替「八尺」進行掩護,但很快就被靠近內側通道的兩名士兵火力給重新壓回了掩體後方。


裝彈(loading)

「蛇螺」用手指夾出彈匣,進行了快速的戰術換彈。


然後她向「八尺」擺了幾個手勢。

「向前移動」、「包抄」

「第二走道」、「一人」,「第三走道」、「兩人」


見「八尺」比出收到的手勢後,她便開始向左側轉移位置。




「蛇螺」來到了第一走道旁邊的內側出口,而「八尺」也轉移到了第七走道靠近門口的位置。


整個辦公區域內再度陷入了恐怖的寂靜之中。


「蛇螺」貼在牆邊,仔細的聆聽著剛才位於第二與第三走道,靠近身旁內側通道的敵人動向。


但對方確實相當專業,儘管死傷人數已經達到了一半,但剩下的人卻依然有辦法冷靜的避開地上的彈殼與雜物行走,且連呼吸與換氣都控制得相當平緩,難以判斷具體的所在位置。


(真是群相當老練的士兵呢,我們是不是不應該分開包抄......)

「蛇螺」正思考著下一步對策。


「咯啦」、「噹啷」

細微的金屬聲響傳進了她的耳中。


但不是彈殼撞擊的清脆聲響

「嗯?」

而是更加沉悶的某種聲音


一個物體從第一走道被丟了進來,她的視線下意識的望向了飛來的物體。

但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咚咚」的聲音便落在了她的腳邊。



就在看清楚的那瞬間,「蛇螺」露出了相當驚恐的表情。

那是顆「M84閃光震撼彈」。



「砰」的一聲,伴隨著一陣閃光。

她完全來不及進行迴避,就這樣被亮光與巨響來了個迎面直擊。


(嗚哇哇哇啊啊啊啊啊!!)

「蛇螺」在心中大吼。

(クソ野郎ども!!!!)


而早就移動到第一走道的敵方士兵與隊長,也趁勢一前一後的往這邊衝了過來。


感覺到對方急促靠近的腳步聲,「蛇螺」瞬間恢復冷靜。

儘管閃光彈暫時奪走了她的聽覺與視覺,但她本來就有一隻眼睛根本不需要視覺。


就在被閃到的這幾秒鐘內,「蛇螺」立即將槍掛在腰上,拿出了一顆之前撿來的手榴彈,並用力拉開插銷,往牆外邊甩了出去。


「噹」、「噹噹」、「噹」

手榴彈撞上左側牆壁,並往第一走道的位置彈了進去。


「喔幹(FUCK),手榴彈(Grenade)、手榴彈(Grenade)!!」

隊長與士兵立刻想撤回原位,「蛇螺」則重新端起槍並冷靜的靠在牆邊等待時機。


「砰」的一聲,金屬破片擊中了走在最前面,但來不及躲回掩體後方的士兵腳踝。

「操(shit)」

伴隨著「啪搭」一聲,那名士兵失去平衡跌在了地上。


儘管耳邊全是嗡嗡的聲響,但「蛇螺」依舊有辦法依靠固體的聲音傳導來判斷狀況。

而就在那名士兵跌在地上的同時,她也立刻舉槍翻身衝了出去,靠著右眼"看見"的畫面一槍擊穿了敵方的眼睛。


但與「蛇螺」同時衝出來,試圖將受傷士兵拖回掩體的隊長也同時向「蛇螺」開了幾槍,並擊中了對方的腹部兩槍。


「切!」

逼不得已,「蛇螺」只能一邊還擊一邊向右轉移位置,並躲進了第五走道內檢查傷勢。


幸好,兩發子彈都沒有擊穿裝甲。

但那名隊長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本來守在第二走道靠近門邊通道的最後隊員"醫療兵",為了支援隊長而立即趕回了中央通道。

這讓一直被盯著的「八尺」得到了轉移的機會。


因此,隊長雖然沒有被「蛇螺」的子彈擊中,但急忙後退的他,卻意外進入了剛才從門邊通道摸過來的「八尺」射界內。


儘管隊長立刻就注意到了「八尺」並試圖還擊,但還是先被對方的子彈先擊中了左手臂,槍枝也隨之脫手。


醫療兵只能在隊長中彈的第一時間內,利用全自動掃射逼著「八尺」後撤,並將隊長死命帶進了掩蔽物當中躲好。


重新裝彈並稍微向外觀察,醫療兵並沒有見到「蛇螺」或「八尺」試圖靠近的身影。

隨即,他便立刻將手放到了隊長的手臂上,想利用身為「治療者」的異能來幫隊長進行治療。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能力不起作用?」

醫護兵突然感到了極端的壓力,這是他第一次遇上能力失靈的狀況。


「別試了,我的『搜尋者』異能也早就失效了」

隊長忍著痛從背後拿出一捲止血帶。


「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從那道光閃過之後我們就都沒——————

正當隊長打算幫自己纏上止血帶時,「匡噹」的金屬撞擊聲落在了他們的腳邊。


「快跑!!」

隊長與醫護兵死命的衝出掩體,並試圖離開爆炸範圍。


但就在隊長一離開掩體的瞬間。


」、「

身著巫女服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後方。

「胸口、心臟(側面擊穿)」、「頭部、眼睛(致命)」

伴隨著消音的"HK416A5"槍聲,隊長死亡。


醫護兵舉槍瘋狂掃射,但就在他開槍以前「蛇螺」便早已躲回了另一條走道當中。

「為什麼、沒有爆炸?」

然後又是一聲槍響,這次是從後面傳來的。


噠」、「噹」

「頭盔、跳彈(造成暈眩)」


醫護兵腦袋一暈,跌坐隔間旁邊。

站在那的,是一個從掩體後方斜拉身位而出,穿著黑色大外套的人影。


噠、

「頭部、下顎」,「軀幹、腹部(擊穿裝甲)」


啪的一聲,他倒在了地上。

還活著,但已無任何反抗之力。


噠、

最終,是三聲消音過的"AK-15"槍聲。

「胸口、心臟(致命)」,「頭部、腦幹(致命)」



安全(Clear)

「八尺」說完,鬆了一口氣。


「蛇螺」也從掩體後方現身,但還是舉槍往隊長屍體的後頸上補了一槍。

安全(Clear)

總算,她長舒一口氣並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嗚哈!」


「哼哼,沒事吧?」

「八尺」看向兩具屍體旁邊的一個空彈匣,輕笑著問道。

「還是老把戲管用」


「沒事,兩槍都被防彈衣擋住了」

「蛇螺」輕輕甩了甩頭。

「就是還有點耳鳴」


「哈,誰叫你不戴耳機!」

「八尺」信災樂禍的嘲弄對方。

「難受喔?」


「就跟你說了,那種大耳塞會干擾我的聽覺」

「蛇螺」用食指推了一下對方的腦袋。

「隊長不是也不戴耳機的嗎?」


「不要和『末日之子』那種怪物比較啊!」

「八尺」笑了笑,然後打開通訊。

「圓桌(Round table),這裡是餘燼一號(Ember one)」


「請說,餘燼一號(Ember one)

「圓桌」、也是身為隊長,個人代號為「冥路」的"彼特羅多·扎沃茨基(Petrodo Zavodskoy)",依然冷靜問道。


「全部清空(All clear),六人死亡(six down)、並無其他威脅存在

「八尺」的語氣也相當認真,並沒有剛才的玩鬧感。

「確保目標安全(All Target security)」


「收到,做的好」

「冥路」似乎輕笑了一下。

「我會讓偵查小組前去接應你們,結束通訊(out)」


「好了,把物品裝備收一收,準備走人」

唐納森拍了拍外套下擺。

「剩下的爛攤子,就讓"忒提斯"的人自己去處理吧!」


「嗯!」

琥珀也轉身揚起了一點緋跨的裙擺,並露出了小小的微笑。

「回家吧!」






電梯內。


「這裡是巫師三號(Wizard three)」

無線電中傳來消息。

「我們正在接近你們的位置,載具為軍綠色塗裝的裝甲悍馬車,別攻擊我們」


「收到,我們正在離開大樓」

「蛇螺」翻弄著手上的安全箱,一邊回應。

「預計在北側出口進行待命,辛苦了」


「所以,這箱子裡面到底有啥啊?」

「八尺」看著對方手上的安全箱,並用手指戳了戳。


「打開來看看啊!」

「蛇螺」拿出安全箱的鑰匙,並解開了安全箱上的鎖。


「不會被罵吧?」

「八尺」擠眉弄眼,態度帶點遲疑的說道。


「就是檢查下內容物而已,沒事啦」

扭開鎖扣,「蛇螺」將箱子打開。


「裡面是什麼?」

「八尺」立馬好奇的湊了過去。


「文件,而且是相當舊的文件」

「蛇螺」拿出一疊略顯破舊的書頁,並仔細地端詳起來。

「是末日前的東西,有關於基因研究」


「什麼樣的基因研究?」

「八尺」那露在黑色巴拉克拉瓦頭套外的雙眼放光。

「是機器戰警嗎?」


「不是(NO),好像是關於"上帝之泣"帶來的隕石細菌,對人體基因影響之類的東西?」

「蛇螺」瞇起眼睛,疑惑的看著。

「雖然我更希望是獸耳娘的研究之類的」


「蛤,獸耳娘很不人道欸!」


「機械戰警才不人道啦!」


「話說,這上面有什麼標題簡介之類的嗎?」

「八尺」停下了伸頭探腦,並拿出水瓶喝了一口水。

「那種一看就能讓人知道這是在搞什麼的東西!」


「簡介沒有,但有標題......」

「蛇螺」將文件整理好,並再次將之收回安全箱內蓋上並鎖上。


「寫了什麼?」

「八尺」轉過身,讓對方能把安全箱放入自己的背包中。



流星基因

放好後,「蛇螺」拍了拍對方的背包。


「沒聽過」

「八尺」順手將水瓶也遞給了對方。

「有屬名嗎?」


「有」

「蛇螺」接過水瓶,也幫他放進背包內固定好。

修達斯


「我好像在那裡聽過?」

「八尺」稍微搔了搔腦袋。


「隊長末日時,在航空母艦上被直擊的那個衛星砲『滅絕之鎚』」

「蛇螺」轉身看向上方的面板。

「他就是最主要的研發者之一」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



(完)



第一次試寫這種風格,在戰鬥環境的具體描寫上弄得超亂也超不實際,還需要多練習。


這篇主要是參考了Reticulon製作的幾部影片後,寫出來的。





隊伍用的暫時代號,「圓桌」、「餘燼」、「巫師」,就是借用了這幾部作品。


然後是我寫作時聽的歌。


開頭與前段:




中途戰鬥場面:


「Silent Hill 3 OST」沉默之丘3(寂靜嶺3)原聲帶


後段收尾與校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136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