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安琪莉可Luminarise】後日談:歸屬(奏太×杏樹)<二>

作者:玦晴│2021-07-09 21:08:14│巴幣:4│人氣:100
  由首席守護聖猶月向女王杏樹提出建言,讓水之守護聖奏太接受訓練,成為派遣部隊的先鋒成員之一,先鋒部隊意指若有行星發生需要守護聖親自前往視察,且判定為危險度較高的區域時優先前往當地了解狀況的部隊。
 
  猶月希望至少能由先鋒部隊成員兩人一組,再加上機動人員的編制方式,而現今守護聖全員雖皆有基本的防身自保能力,但能稱得上戰力、足以應付危險區域的僅有猶月、舒里、維吉爾三人,猶月的理想是自己和較有默契的舒里作為固定搭檔,讓奏太接受維吉爾的訓練並培養默契成為新的組合,未來好應付戰場上的瞬息萬變。
 
  雖然機率不高,但偶爾會遇上兩個行星在同一時期皆需要先鋒部隊前往勘察的情形,現階段的處理方式只能將猶月與維吉爾劃分一組,另一組則是由舒里與擁有槍法技巧與基礎體術功底的羅倫佐合作進行,但是兩人過去的淵源糾葛並未完全化解,舒里更是難以完全信任羅倫佐,所以不僅是氣氛僵持,工作成果也僅是差強人意的程度。
 
  奏太也因此接受猶月的劍術指導、舒里的格鬥技訓練及維吉爾的槍術與戰略課程,接受訓練已時近一年的時間,奏太原來的身體資質與體能就相當優秀,在運動方面也頗有天賦,這一年來他如同海綿般將所學快速吸收,初期雖然感到相當疲憊,常會在辦公室裡睡得昏天暗地,但在身體習慣了這樣的訓練強度後,他反而感覺精神比過去好了許多。
 
  除了訓練以外,平日的文書處理工作、夜晚的力量傳送同樣不能落下而變得十分忙碌,杏樹與奏太即便都在聖殿之中,卻偶爾也會有兩、三天見不到面的情況,或許因為如此,杏樹感覺兩人能夠相處時,奏太比過去更加撒嬌黏人,似乎也更加渴望肢體上的接觸。
 
  日之日的休假,現在已不如女王甄試時期,被要求守護聖與女王見面一定要穿著守護聖的正裝,所以兩人穿著各自的私服約會,服裝風格一如過去在巴斯,讓彼此都莫名懷念,有股重回巴斯的錯覺。
 
  杏樹前往公園赴約,從遠處便見奏太已站在噴水池前滑著輕型平板等待,他穿著黑色背心、將袖子捲至五分袖長的白底襯衫作為外套、襯衫底部是美麗水藍色的漸層色彩,一件貼身率性的九分牛仔褲,腳踩一雙帆布鞋。
 
  高挑的身形與俊秀的外貌,加上與周遭迥異的穿衣風格,讓奏太鶴立雞群、看上去十分顯眼,也確實有不少女孩行經時不禁回頭多看幾眼。
 
  聽見杏樹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奏太抬起頭便露出微笑朝她抬起手並收起輕型平板,待杏樹走至他的眼前才仰首,奏太便不由分說將臉欺近,正要吻上她的唇瓣之際,杏樹早一步以掌心阻隔了他的吻。
 
  「太急了,以前誰說過自己不是喜歡到處放閃的類型?」
 
  「我現在也是啊,只是我們已經三天沒見面了,再加上看到女友這麼可愛總會忍不住……不過,杏樹妳是不是有點壞心眼?居然約在外面。」
 
  杏樹一思及這星期的工作量,不由得疲憊地閉上眼,彷彿此刻都還能看見文件上密密麻麻的資訊與數字,她抬起頭凝視奏太的眼神無辜且令人心憐地咕噥著:「我已經足足一星期都過著聖殿、房間兩點一線的生活,還得把資料帶回房間自宅加班,所以才想著假日要出門透透氣……不行?」
 
  「……可以。」
 
  看著她的眼神,誰還能殘忍拒絕?
 
  奏太揉了揉她的髮絲微笑道:「那今天一起在外面好好喘口氣吧。」
 
  「嗯!」
 
  兩人牽著手先至蝴蝶之河悠然地散步,肩並肩坐在河畔依偎著,享受片刻的寧靜時光,奏太回想起過去女王甄試時總是在這裡進行面談,也抱持著玩鬧性質隨口提了幾個關於某些行星現狀的問題,杏樹一派輕鬆地對答如流,他也因而深刻感受到這段期間不僅自己努力著,杏樹也同樣付出並不亞於自己的心力作好女王的工作,像是給予獎勵般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髮絲,以這樣的舉動慰勞她的辛勞。
 
  在水晶洞窟之中,因為氣溫較外頭寒涼不少,奏太便以此為藉口摟著杏樹的肩,一面閒聊、一面拐進了一般人不會特意走過去的死路。
 
  他閉上眼將杏樹抱個滿懷:「……嗯,溫暖多了。」
 
  杏樹也擁抱著奏太、感受著他的體溫露出笑顏:「下次我會記得帶暖暖包的。」
 
  「不需要,這樣我就沒有藉口了不是嗎。」
 
  「呵呵。」
 
  「不過還是有點冷,不如──」
 
  奏太帶著笑意睜開眼準備進行下一步時,映入眼簾的卻是此刻一臉尷尬、始終猶豫著究竟該不該出聲的諾亞,因而瞠圓雙眸、驚叫出聲:「哇啊啊──!」
 
  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杏樹也和奏太一樣下意識地立刻鬆開手,她連忙轉過身定睛一瞧,隨即羞窘地以雙掌掩面又背過身去。
 
  奏太摀著嘴讓自己恢復冷靜,神色尷尬的開口:「諾、諾亞哥……呃,午安?」
 
  「……雖然我從一開始就在這裡了,不過……算了,我先回去了,你們隨意。」
 
  諾亞似乎話中有話、欲言又止,以他面對猶月較為有話直說的個性研判,應該是想開口要他們往後要有親密舉止前先觀察仔細再行動,但是這種事又不好當面直言──如果碰上的是菲利克斯,大概就會被毫不留情地當面指責了吧。
 
  目送諾亞離去的背影,又過了好片刻,兩人始終保持沉默,最後直到離開水晶洞窟前,兩人連手也沒牽。
 
  來到公園廣場周邊,正巧見到一個女孩泫然欲泣地仰著小腦袋,緊盯著卡在樹梢的氣球不知所措的模樣,奏太小跑步上前、踮起腳尖便為她取下氣球,他蹲下身子溫柔地將氣球繩交到女孩手中,抱著感謝之情及小女孩擁有的純真憧憬,她便在奏太的臉頰上親了一口,這才羞窘地拉著氣球向奏太揮手道別。
 
  這個畫面逗得杏樹發出如銀鈴般的笑聲,待奏太搔了搔後腦勺走回杏樹眼前,她又開起玩笑:「看吧,我就說你一定很受女孩子歡迎了。」
 
  聞言,奏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她唇上輕啄一吻,又像沒事人般立刻拉起她的手前進:「這是為了防止妳吃醋喔。」
 
  「才不會,又找藉口!」
 
  「哈哈!」
 
  「不過你是不是又長高了?剛才那個高度居然踮腳就能勾著了。」
 
  「唔……大概吧?上週的格鬥技訓練結束,舒里先生向我做動作檢討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身高好像只差他一點點,而且能確定的是我已經比吉爾哥還高一些了,上次跟傑諾說這件事的時候,他看起來很沮喪。」
 
  杏樹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奏太的上臂位置,讓他一頭霧水:「怎麼了嗎?」
 
  「沒事。」
 
  ──確實,連手臂都變得結實了,看來奏太真的很努力。
 
  她主動挽起他的手臂,兩人相視一笑邁步前行。
 
  悠哉地共享分食可麗餅與冰淇淋後,兩人在前往憩息亭的途中遇上獨自散步著的維吉爾,因為杏樹與奏太之間的關係早已眾所周知,所以如今只是牽著手的他們按理碰上熟人也不會覺得不自在,但是杏樹發現奏太牽著她的手在見到維吉爾時不自覺握緊了些,而維吉爾一向處變不驚的笑顏也閃過異樣,僅此一瞬,他即刻恢復原來的溫雅微笑。
 
  「午安,兩位感情真好呢,假日請好好享受吧。」
 
  「嗯,維吉爾你也是,祝福你有個愉快的假日。」
 
  揮著手與維吉爾道別,短短數分鐘內,奏太卻始終沒有開口,杏樹的眼角餘光瞥見奏太的側臉,他的神情卻有些不自在,甚至是有些沮喪的模樣。
 
  她稍作思忖,還是開了口:「奏太,怎麼了嗎?」
 
  聽見杏樹的叫喚,他隨即換上笑顏搖首:「沒事,走吧,去憩息亭吹吹風。」
 
  兩人待在憩息亭時,奏太的話明顯變少了,連笑容看上去都有些勉強,杏樹雖然察覺了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但她時刻謹記當初羅倫佐對她說過的話──必須相信奏太能做到才行。
 
  所以──暫且按兵不動吧,先觀察一段時日再決定是否該作出行動。
 
  送杏樹回房時,奏太也在她房裡待上一段時間,她簡單做了兩人份的沙拉與輕食作為晚餐,他們依偎在沙發上一面進食並一起看了幾部巴斯的動畫片,最後在他離開之前,他覆上的吻熱切綿長,但是杏樹卻總感受到一股他隱藏其中的焦慮,這個吻彷彿是從她身上汲取溫暖與安慰。
 
  戀戀不捨地分開之後,杏樹踮起腳尖環著他的頸項,在他的耳畔呢喃:「……奏太,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如果遇上了難過的事,我會像以前一樣,樂意出借自己的肩膀哦。」
 
  奏太也從這席話中聽明白了,杏樹已經察覺他的反常,但是她體貼地沒有戳破、沒有質問,而是選擇信任並且靜靜等待,也溫柔地告訴他,若是累了,她願作他的棲木供他稍作歇息。
 
  「……謝謝妳,杏樹。」
 
 
 
 
  土之日的工作結束,在休息室裡已換回私人服裝的杏樹坐在梳妝臺前等待玲娜換好衣服,兩人約好了要到露天咖啡廳共進晚餐、小酌紅酒。
 
  「啊……」
 
  「有什麼問題嗎?杏樹。」
 
  「最近忙昏頭了,現在看見輕型平板上的日期才想起兩個月後就是奏太的生日,但是該準備什麼樣的禮物,我現在一點頭緒也沒有……」
 
  換好衣服的玲娜坐在杏樹身旁,她一面拆下髮飾整理頭髮、一面說道:「如果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妳儘管開口,不過……要不要辦一個生日宴呢?正好是奏太大人的二十歲生日吧,這可是邁入成人階段的分水嶺呢。」
 
  「說的也是,那就辦吧!不過奏太並不喜歡太過高調的場合,所以我想以家庭式輕鬆溫馨的派對來規劃,邀請守護聖的各位一同參與。」
 
  雖不知這樣的想法是否過於一廂情願,但是對杏樹而言,作了離鄉背井的覺悟而留在此一同努力的人們就如同一個大家族,守護聖們像是同住一屋簷下的兄弟,偶爾杏樹也能感受到自己被舒里與維吉爾當成妹妹般寵溺包容、對米蘭卻又微妙地像是照顧調皮的弟弟似的。
 
  考量到杏樹近期的工作量,以及她必須為奏太的生日禮物苦惱,玲娜將掌心覆上她的手背微笑道:「如果妳放心的話,這場派對交給我來規劃如何?我有什麼點子會和妳商量,如果妳有想法也隨時告訴我。」
 
  「謝謝妳,玲娜!」
 
  「別說見外的話了,我們快走吧,上回我讓老闆幫我留了一支酒,就是等今天要和妳一同品嘗。」
 
 
 
 
  結束了與玲娜之間的女孩約會,在聊天過程之中,杏樹突然想起自己將輕型平板遺留在聖殿休息室,因為還有些資料必須在今晚讀過以後,明天好與王立研究院商討確切方針,既然都必須回聖殿一趟,所以杏樹在露天咖啡廳外帶了一份薯條與雞塊打算帶給奏太作為點心。
 
  先至休息室回收了輕型平板,她提著小紙盒往奏太的私人房間方向前進,拐過彎後,正巧諾亞與傑諾由奏太的房間離開,兩人的神色卻異常凝重,聽見由遠而近的腳步聲,他們一見到杏樹,卻是默契十足地相視一眼。
 
  「諾亞、傑諾,唔……發生什麼事了嗎?為什麼這種表情?」
 
  傑諾蹙著眉、望向諾亞道:「諾亞大人,果然……我還是覺得說出來比較好,我們幫不上什麼忙,但或許她會有辦法。」
 
  「其實……我也覺得他再這麼下去會撐不住的……杏樹,能佔用妳一點時間嗎?到別的地方去吧,奏太已經睡了。」
 
  「現在才八點多……?我知道了,那到休息室吧。」
 
  領著諾亞與傑諾進休息室,杏樹點了燈、將手中的小紙盒打開讓兩人享用,但他們顯然沒有什麼胃口。
 
  「奏太他……果然有什麼事瞞著我吧?」
 
  雖然早已察覺他的異狀,但是他和自己相處時卻一切如常,只有偶爾他獨自在一旁時,杏樹總會見到他心事重重的模樣,因為不願逼迫奏太開口,所以杏樹並沒有採取行動,看樣子……不該再放任他勉強自己,必須做些什麼才行了。
 
  傑諾半覆眼眸,眼底盡是擔憂與無奈,或許還有些自責:「兩個月前,我接到維吉爾大人的委託,製作實戰虛擬實境系統設備,因為奏太在格鬥技巧方面學習相當順利,但是缺乏實戰經驗可能會在上戰場時遇上意想不到的困難,從一個月前,奏太的訓練課程開始正式導入虛擬實境系統,但也從此開始……訓練不僅不順利,甚至維吉爾大人和奏太之間發生了一些衝突,他們之間具體的衝突情形和理由我並不清楚,但是我也從沒見過維吉爾大人這麼生氣,甚至讓人害怕的程度……會不會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呢?還是那套系統我還能怎麼改進,才能讓奏太輕鬆一些?」
 
  杏樹即刻搖首道:「傑諾,你別自責,這不是你的錯,如果是因為虛擬實境系統有問題,奏太也一定會向你反應的,你開發遊戲給他時,他不也總是不吝向你提出修改建議嗎?」
 
  「說的……也是,只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幫上奏太的忙。」
 
  諾亞微鎖眉宇、瞥了傑諾一眼後轉向杏樹道:「在這件事之後,奏太可能因為太過焦慮所以一直沒能睡好覺,兩週前傑諾跑來拜託我,試試能不能用闇之薩克力亞的力量讓奏太入睡,所以這段時間我每晚都會到奏太房間,只是我以前和妳說過,我的力量對守護聖的影響並不大,所以成效不佳……我總是害怕自己的力量會讓人一覺不醒,沒想到會有因為自己的力量不奏效而感到困擾的時候……」
 
  在聽了兩人的話後,杏樹一顆心也因此沉甸甸的,一直讓奏太獨自承受這樣的痛苦,或許也是奏太向他們請求對自己隱瞞。
 
  ──想為他分擔,好想為他分擔他感受到的痛苦與焦慮。
 
  但是該怎麼做才好呢?
 
  做到什麼地步、自己又做哪些事,才不會被奏太認為是不信任他才插手呢?
 
  「謝謝你們告訴我這些,謝謝你們……」
 
  「不,我才要向妳道歉,這種事其實不該瞞著妳的,不過奏太也是不想讓妳擔心所以才自己逞強,那個……奏太的事就拜託妳了,要是有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妳也儘管開口,我一定會盡力提供協助!」
 
  「嗯……總之,猶月那邊由我去斡旋,這段時間盡可能減少奏太行政方面的工作量……我來幫他想辦法。」
 
  杏樹起身向他們鞠躬,彎下身、低著頭不讓他們看見,自己因為心疼與感激流下的淚水:「謝謝、謝謝你們,真的非常感謝……!」
 
  ──現在,好想見他一面。
 
 
 
 
  這段時日他總是十分淺眠,拜託諾亞對自己使用闇之薩克力亞的力量強迫自己入睡,但也總在進入睡眠後約莫三至四個小時就會醒來,且毫無睡眠充足、神清氣爽的感覺,腦袋總是昏昏沉沉,並且矇矓的意識也在完全清醒後,那抹焦慮與煩躁又隨即找上門來,即便他在漆黑的房內躺上一整晚、迎來了日出也揮之不去。
 
  已經記不得究竟看了幾回日出了,甚至害怕起東方泛著魚肚白的破曉時刻來臨,畢竟一思及自己必須拖著疲憊的身軀面對一整日的訓練與工作,倘若自己因此倒下,結果又必須讓她為自己傷心難過,這是他最不願見到的。
 
  顫著眼皮緩緩甦醒,果不其然仍是熟悉的黑夜,但是──
 
  今夜,自己的身旁傳來了安穩的呼息聲,她的髮香也撲鼻而來,自己緊繃的神經卻在瞬間放鬆,莫名感到安心。
 
  伸手輕柔地擁她入懷,感受著她的氣味與體溫,他閉上眼,與她一同迎接清爽的早晨。
 
 
 
 
  每月最後一週土之日,是令梟女王集合守護聖們與王立研究院代表全體開會檢討、報告令梟宇宙概況的日子,藉由這個會議統整宇宙內所有行星的現狀與未來方針制定,至今也維持著女王甄試期間定期審查過後的百樂餐會,作為犒賞在這片土地辛勤工作的人們得以放鬆享樂的場合。
 
  在餐會進行至尾聲,奏太、傑諾與諾亞三人聚在一塊兒捧著果汁一面享用大家帶來的美食一面閒聊,喜歡下廚的傑諾品嚐著中意的菜色,正在腦海中捕捉味蕾散發出的香味是用了哪些辛香料或佐醬,奏太也將喜歡的料理放入口中咀嚼、仰首猜測推敲。
 
  「唔……雖然不是很確定,但以前吃過幾次,是那個叫花椒的東西吧?這道菜帶點麻香又有令人欲罷不能的辛辣感我挺喜歡的,啊啊──這種時候要是有碗白飯就好了。」
 
  「花椒是嗎?晚點把所知的食材和香料上網搜尋一下,應該能找到作法,下次我再做幾道菜給你們吃!諾亞大人,你有喜歡的料理嗎?」
 
  「嗯……這個、還有這個……傷腦筋,大概是其他行星的料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那下次決定時間提前告訴我一聲,我也在網路上買個蜜蛋糕,當作飯後甜點吧。」
 
  三人聊得正投入,奏太提及在公園終於摸到那隻貓的感動時,舒里與猶月捧了杯紅酒走了過來。
 
  「奏太。」
 
  「啊、舒里先生。」
 
  「等一下結束你到我房間,我有東西要給你。」
 
  「欸?好……」
 
  原本言及此便打算離開,但猶月卻好奇地開口:「嗯?舒里你打算給奏太什麼東西?」
 
  「枕頭……我看他最近精神不太好,會不會是枕頭不適合所以沒睡好的關係,正好我先前買了顆新的安睡枕還沒用過,先給他試試吧。」
 
  猶月也因而將視線投向奏太,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後開口:「經舒里這麼一說……確實,奏太你最近的氣色不太好,不過這幾天好像沒有之前那麼差了……唔,不過沒關係!等等餐會結束後,猶月大人我也幫你列個助眠的食物清單,不對,我直接幫你安排成飲食指南,三餐照著指南的方式吃吧!我整理好就把資料傳給你,可要好好照做喔!」
 
  聞言,奏太面對猶月這般盛情難卻有些難以招架,只有尷尬地點頭:「……謝謝猶月哥。」
 
  諾亞則是毫不容情地蹙起眉:「……猶月,很吵。」
 
  「啊?我哪裡吵了,本大爺的聲音如珠玉般溫潤悅耳,而且我是為了奏太好,所以提出些建議,你把別人的一片熱心當成什麼了!」
 
  無視猶月的抗議,諾亞轉向奏太微笑道:「對了……我聽說過難以入眠的話,聽些白噪音會有不錯的效果,把猶月囉嗦的話錄下來當成白噪音播如何?」
 
  ──看樣子是當成噪音了,諾亞哥這手還真是高明……
 
  奏太在內心這麼想著,雖然失禮,但他還是閉上眼開口:「……不要,感覺會更難入睡。」





              (待續……)




--------------------

各位安,這裡是晴//

上次更新時因為沒有太多時間,所以沒有多說什麼,總之這篇大概是把我對奏太的寵愛和濾鏡開到最大,其實在本篇的戀愛線結束時,我自己覺得稍有遺憾的是對於奏太成長部分的描寫不足,所以進而思考到「在這之後呢?」的部分

我相信奏太會有所成長,但是成長的陣痛期以及杏樹與他相處的模式勢必會有所調整改變,先前看了一個攻略網站提到奏太在本篇的狀態基本上處於「幫幫我,姐姐!」而我想要改變這樣的狀態,希望能透過自己的雙手給予奏太成長與幸福。

雖然可能無法表現得盡善盡美、或是滿足每個人想像的那個理想的狀態,但是我想像交往後的奏太大概就會是我筆下的樣子,帥氣、有點黏人愛撒嬌的模樣,而面對困境時也會在意著「要是求救了,是不是就無法成為出色的大人」這一點而逞強著。

如果願意守望著我想像中的奏太一直到最後的話就太感謝了!(合掌)

總之也非常感謝願意閱讀的朋友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032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文章|小說|BG|同人|女性向|愛情|乙女|安琪莉可|奏太|戀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543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安琪莉可Luminar... 後一篇:【安琪莉可Lumina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ommy87487你各位
小說更新,對奇幻類型作品有興趣的巴友可以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