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Sdorica】沈淪(R18)

作者:摸魚│2021-07-08 23:58:48│巴幣:18│人氣:289

*CP為雷薩x黛安娜,設定兩人關係為交往中
*HE的平行時空
*說好的泳裝車車來了——

    黛安娜能感覺到一股灼熱的視線始終緊緊跟隨著她。
    她壓低身體的重心,穩穩地騎在巨蟹之上,高速的疾行使她不得不瞇起眼睛,以避免被風沙迷了眼。炙熱的空氣蒸騰著暑氣,沙漠王國終年乾燥炎熱,夏季尤甚,哪怕是在這綠洲也不例外。
    蜥蜴人缺乏汗腺,只能透過外物降溫。而作為螃蟹騎手的練習毫無疑問是劇烈運動,加速的心跳與陽光的直曬使熱意在身軀中不斷積累,揚起的沙無情地拍在她的身上,裸露在外的淡紫色皮膚雖有緻密的鱗片保護,仍有些刺痛。幾顆細小的沙粒卡進鱗片底下,令她無意識地皺了皺眉。
    終點線就在眼前,她的小腿猛地夾緊,向她的螃蟹夥伴下達最後衝刺的指令。
    五米、三米、一米⋯⋯!
    衝過終點線的那一刻,繃緊的心神在那瞬間放鬆了下來。今日份的訓練結束,她的唇邊還來不及揚起如釋重負的微笑,鑽心刺骨的疼痛便在剎那間自心口向全身蔓延。
    ——糟了,是那時候的舊傷⋯⋯!
    緊握韁繩的手因疼痛而脫力,她的身體一晃,眼看便要從尚未完全減速的巨蟹上摔下來——
    預想中摔落沙地的衝擊被堅實的懷抱取代,自始至終、從未有一刻將眼神從她身上挪開的男人,在她露出痛苦神色的當下便行動了。
    舊傷發作時的陣痛僅僅維持了數秒,緩過來後,殘留的腎上腺素使她的五感清晰又靈敏。她的臉正對著雷薩赤裸的胸膛,他的身軀帶著讓人難以忽視的熱度,儘管人類的體溫本就高於蜥蜴人,但黛安娜仍覺得,自己簡直要被這份熱度燙傷了。
    她甚至能聽見雷薩的心跳聲,急促的仿佛要躍出胸口。
    她仰起頭,看見雷薩下頷的線條繃得緊緊的,從她的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知道,自己又讓雷薩擔心了。
    「教父⋯⋯」她輕輕動了動,「我沒事了⋯⋯」但雷薩卻置若罔聞,他的雙臂依舊牢牢地箍著她。兩人所著的服飾面積均不若以往,為了符合這所綠洲私人俱樂部的風格與規定,隱藏身分前來休養的女王與她的將軍入境隨俗的換上了所謂的泳裝。僅有少許的布料將身體的重點部位包覆住,此刻,兩人裸露在外的肌膚緊緊相貼著,這讓那份高熱幾乎是在瞬間便傳遍了全身,連帶著她的雙頰也熱了起來。黛安娜的尾巴不自在地甩了幾下,「教父⋯⋯!我沒事了,可以放開了⋯⋯!」她低低地喊著,羞意使她有些不知所措。
    雷薩終於動了,但他仍未放開雙臂,而是直接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
    「!?雷薩!!放我下來!」黛安娜羞惱地掙扎了起來,「你要帶我去哪?我可以自己走!⋯⋯雷薩!」
    「帶你去醫務室,你需要完整的全身檢查。」雷薩的聲音有些低啞,未著面具的俊顏上帶著沈沈的慍色。「已經做過很多遍了,我們都知道跟之前相比,這真的只是輕傷⋯⋯」
    「教父⋯⋯」黛安娜忍不住感到無奈,她小聲地哀求著:「那至少讓我下來自己走,不然大家都在看我們⋯⋯」
    雷薩低頭,迅速的掃了一遍黛安娜的全身,除了沾到了一些沙子,並沒有明顯的外傷,這讓他緊皺的眉頭放鬆了一些。但很快的,他再度眉頭深鎖,不為別的,只為懷中的女孩那大片大片裸露在外的皮膚與姣好且一覽無遺的身材。
    雷薩真希望自己的斗篷仍在手邊,他必定會嚴嚴實實地遮住女孩的身體,不讓那些過分灼目的春光外洩。
    眸色轉深,他哼了一聲,「那就讓他們看。」

    灰頭土臉的被雷薩強硬的抓去做了一番檢查,得到的回覆依然是千篇一律的「並無大礙,仍須靜養」。那場令人猝不及防的偷襲造成的爆炸帶來不小的混亂,萬幸並無傷及要害,只是留下了會令人疼痛難忍與虛弱的後遺症。她認定這只是輕傷,依然埋頭處理繁忙的國事,最後是她的屬下與雷薩以「不如前往他處隱藏身分休養生息,並避開仍在暗處未明的敵人」為由,將她與雷薩送到了這座位於綠洲的私人俱樂部。
    再次聽見醫囑為靜養二字的黛安娜忍不住感到心虛,很顯然,激烈的螃蟹競速與靜養兩個字實在搭不上邊。
    雷薩也無數次反對她的決定,但都被她駁了回來。
    ⋯⋯她不想成為冷眼旁觀他人生死的王。
    而這次訓練中的意外無疑加劇了她和雷薩之間的矛盾。
    
    以身上沾著沙子很難受作為藉口,黛安娜獨自回到了她與雷薩的VIP高級套房,將自己關在淋浴室裡,讓清涼的水流將鱗片裡卡住的沙子帶走。她並未將身上的布料除去,在她來看,脱與不脫並無太大的差異。水流打濕了她的頭髮,黏在臉頰上。她期望冰涼的水流能一併使浮躁的心冷靜下來,她不想再與教父起衝突,但往往事與願違。想起方才眾目睽睽之下被雷薩抱著走,還有肌膚相貼的觸感⋯⋯她拍了拍臉頰,強迫自己停止想像。
    不是沒做過更親密的事,但是還是⋯⋯太害羞了⋯⋯
    她還沒有習慣這些接觸,也還在適應與雷薩關係的轉變⋯⋯雖然當初是她自己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甚至差點失去雷薩後,才終於鼓起勇氣,磕磕絆絆地將那長久的、複雜的,混合了孺慕與仰慕的心意全數表明。
    而他也在一開始的不可置信後,神色複雜的選擇了接受。
    在她的認知中,戀人才能做的一切,諸如擁抱、親吻,以及⋯⋯更深層次的交流,在雷薩的帶領下,他們都一一嘗試過了。
    他們成為了彼此的伴侶,跨越了無數障礙相愛,儘管如此,雷薩過強的保護慾與黛安娜倔強悶聲的性子,仍然使他們之間存在著溝通不良的問題。
    無聲地嘆了口氣,沈浸在思緒中的黛安娜,沒有注意到房間的另一位主人早已歸來。
    她就這樣濕淋淋地走出淋浴間,然後,對上了男人的視線。
    「⋯⋯咦?」

    一時間,腦海中所有的聲音都停了下來。黛安娜愣愣地與雷薩對視,空氣仿佛凝結了,唯有水珠低落地面的聲音。
    面前的女孩全身濕漉漉的,一滴水珠從她的下巴滾落胸口,自飽滿的雙峰間那深深的溝渠滑落,留下一道誘人的水痕。吸滿水分的泳衣緊緊貼在她的身軀上,微微地透出若隱若現的淡紫膚色。
    她就這樣毫無防備地闖入他的視野裡,那個曾經脆弱稚嫩的女孩早已長大,成熟,芬芳,而他並非沒有嚐過那份甘美的滋味。
    眸色在頃刻間轉深。他的喉頭滾了滾,仍是選擇生生壓下那股足以焚毀一切的慾念。但他的眼神依然令黛安娜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產生了錯覺——彷彿自己是被獵人盯上的獵物。
    看見她的反應,雷薩的眉心再次蹙了起來。「就算是在沙漠,濕著身體到處亂跑依然會著涼,我相信你不會不知道。」很顯然地,他誤會了那份顫慄的意思。
    ⋯⋯總是這樣,他的嘴裡說不出什麼好話。黛安娜知道那是來自教父的關心,她收回目光,微微低著頭,快速地走向雷薩身旁的架子:「我只是出來拿毛巾⋯⋯」
    看著她避開自己的視線,從他的身側經過,難言的焦躁湧上心頭。深吸一口氣後,他做了個決定。
    ——過來,我幫你擦乾。」
    不等女孩反應,他便從架子上抽了條大毛巾攤開,罩在黛安娜身上。
    「!?教父!」驟然被毛巾遮蔽的視線使她慌了一下,雷薩順手拉了張椅子過來,示意她坐好。
    接著男人便沈默著拉起毛巾,動作生疏地替她擦拭濕透的頭髮。教父突然的舉動令黛安娜相當不自在,甚至有些如坐針氈。視線依然被毛巾擋住的她,看不清楚雷薩的面部表情,他隔著毛巾按在她頭上的力道不大,雖然不太熟練,但仍稱得上是輕柔。感受到這份難得的溫柔,黛安娜緊繃的身體漸漸地放鬆了下來。她靜靜地任由雷薩動作,不再抗拒他的親近。原先莫名令她感受到不自在甚至有些想逃離的氣氛被溫馨與靜謐取代,一時間,兩人的相處是這陣子以來難得的和諧。
    一直到擦完了頭髮,毛巾從她的頭部移開,落到她仍濕淋淋的身體上。
    「⋯⋯我,我可以自己擦⋯⋯」黛安娜小聲地說道。紅暈浮上雙頰,她的尾巴不自在地甩了一下,她不想破壞氣氛,但是想到雷薩的手會隔著毛巾落在她的身上,她就害羞到想把臉埋進毛巾裡。
    聞言,雷薩頓了頓,卻在某種幽微的心思與衝動的驅使下,繼續擦拭的動作。
    脖頸,手臂,胸口,肚腹。他不疾不徐地擦拭著女孩的身體部位,手指與掌心的熱度隔著毛巾傳遞到她的身上,被撫過的部位漸漸熱了起來。黛安娜的呼吸不自覺地變得有些急促,隨著溫度的升高,兩人之間的氣氛漸漸地帶上了曖昧。
    不知不覺,雷薩的手臂從背後虛虛的環住了她。
    「這裏,如果不把泳衣脫掉,就會一直是濕的。」他的聲音低沈,尾音有些沙啞,他的手指點在黛安娜胸前那濕透的小小布料上,惹來她的輕顫。「還是說,你不想脫掉?」
    不脫的話,就會一直是濕的。
    ——擦不乾,他的手就不會從這裡挪開。
    聽出他話裡的意有所指,黛安娜的臉龐燒了起來,她咬住了唇,一時之間難以抉擇。
    「脫,還是不脫?」雷薩貼在她的背上,好整以暇地附上了她尖尖的耳朵。熱意自雙頰蔓延至耳根,她連耳朵尖都有些泛紅。
    「教父⋯⋯」她顫抖的聲線裡帶著求饒的意味,她的唇張了張,始終無法將那句『脫』說出口。看出了她的艱難,雷薩低低地笑了。
    「那還是別脫吧。」他的雙手隔著薄薄的布料,罩住了她胸前的綿軟。
    「嗚⋯⋯!教父⋯⋯」黛安娜羞的快哭出來了,身軀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著。他一手一個,緩慢的揉捏起她不算小的雙峰。乳肉被擠壓著從指縫溢出,她嗚咽著,隨著他的動作,泳衣吸滿的水分被擠了出來,從雙乳的下緣滑下小腹,由於姿勢的關係,在肚臍的凹陷處積了小小一窪。
    「又濕掉了。」他放過了她的胸乳,將滑到黛安娜腿上的毛巾拾起,吸乾了那些水。黛安娜輕喘著,神色複雜地看著雷薩的動作。他拿著毛巾,擦乾了她的腹部後,便往下擦拭她的大腿、小腿、腳掌。
    ⋯⋯明明這些部位的水珠,早就在他欺負她的上半身時,便自然風乾了。
    雷薩將目光轉向了她下身所著的、褲裙式的泳褲。
    「⋯⋯看來這裡,不管脫不脫,都一直是濕的。」他的表情似笑非笑,黛安娜覺得腦海中有條線在聽見他的話語後,倏地斷裂。
    ——你好意思說我,明明從看到我走出浴室後就起反應了⋯⋯!」她脹紅著臉,氣急敗壞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把雷薩手上的毛巾扯過來扔在地上。羞惱的情緒使她的胸口因呼吸急促而大力起伏,那對飽滿的雙乳也因此晃出了誘人的乳波。
    見此,他的眸色變得更加幽深,帶著嗜人的欲色。他一言不發地起身,坐上了那張椅子。
    從黛安娜的角度,能更清晰地看清他下身的反應。她的呼吸一滯,有些狼狽地別開了眼神。
    「身體是誠實的,我的孩子。」他的語調沈穩,帶著惑人的口氣:
    「我們都想要,不是嗎?」
    黛安娜閉了閉眼,神色變得堅定。她堅強地走到了雷薩身前,在雷薩有些意外的目光裡,將他的褲頭一把拉下,釋放了蟄伏的野獸。她按著雷薩的肩,同樣將自己的底褲拉開,布料卡在她左腿根部,露出早已泛著水光的陰部。
    「⋯⋯那這一次,由我來主導。」她的聲音帶著一點顫抖,扶著他的肩膀,心一橫,緩緩坐了上去。
    ——隨後便是狂風暴雨般的抵死纏綿。
    她始終堅持要在上面動,卻奈何不了男人自下至上的挺腰。她的氣息紊亂,卻咬著牙根不肯叫出聲,卻不知道那些嗚咽更使人發狂。緊緊地擁抱彼此,她在他的背後不客氣的留下抓痕,他也不遑多讓地咬住她圓潤的肩膀,啃噬著她的鎖骨、在她身上留下無數曖昧的痕跡。
    他們在愛欲中沈淪,拋下無謂的自尊,坦誠對彼此的渴望。
    ⋯⋯直到兩人終於相擁著攀上高潮。
    
    「⋯⋯這下麻煩了,泳衣都是俱樂部提供的⋯⋯」黛安娜窩在雷薩的懷裡,頭痛的看著激情後被不幸撕毀的幾塊布料。「這種貼身衣物本來就不該是租借制的。」雷薩皺了皺眉,「支付賠償金就夠了吧。」
    「但是我身上的現金都用來資助那些運動員了⋯⋯」
    「⋯⋯」雷薩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這件事,他們還沒有好好算帳。
    ——現在泳衣也壞了,之後你就乖乖待在房間裡靜養,比賽的事情,我來代替你上場。」他的語氣不容置喙。「但是教父,你忘了嗎?你一靠近那些螃蟹,他們就嚇得不敢動彈,遑論騎著他們比賽⋯⋯」
    「⋯⋯」
    「教父,你就讓我去吧。我保證會好好照顧自己,不會再讓你擔心了。」
    「⋯⋯」
    「⋯⋯下不為例。」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024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dorica|BG|雷黛|雷薩|黛安娜|R18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pinkyshan2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dorica】早安... 後一篇:【Sdorica】泉(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86715234不知道
御坂美琴十八歲生日快樂~(?) 我錄了歌~ ✩——ㄱ(・ω・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