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伯恩茅斯書店的悠然I:海風輕拂幽寂之夜》00

作者:聖盔夜風│2021-06-21 23:50:34│巴幣:1,016│人氣:141


  麥可脫去鞋襪,將它們端正擺放於溪水旁那顆生滿青苔的小石上。看上去,簡直就像是放棄了生命的人,所會做出的某種儀式。

  實際上,他的確在某種意義上,放棄過了生命——確切來說,是一條生命之道。而眼下所做的,也確實是一種儀式……整整一個世紀的歲月所養成的小習慣。

  深深地吸進了一口冰冷的空氣——另一項小習慣——他確實感受到了,那此刻充盈於體內的奇妙喜悅。嘴角不禁為此上揚,即便已經度過了在廣義認知上的「漫長」時光,他還是為此刻的行為感到開心。

  小溪對岸的森林,雲雀、松鴉、知更鳥、蒼頭燕雀……數十種不同血系的鳥形生靈,如同所棲樹木生長的枝葉那般繁盛。不辯於春秋晝夜,無分於族群種類,啟口同唱、共譜生命的詩篇。

  當麥可涉入小溪的剎那,歌聲暫且中斷。他將手置於心口,微微躬身。而歌聲由此重新響起,旋律也有所轉變。他們歡迎著他的加入。

  麥可再次躬身,起身之時,隨著踏出的每一步,唱出了自己的音符。那模樣,如同是那些迪士尼人物現身於現實一般。

  不過話又說回來,對於那些第一次知曉其身份的人,他的確就是自童話、傳奇之中走出的存在吧。


  晨鐘敲響了第六下。

  阿夫頓(Alfton)正在甦醒。

  這座位處英國西南部的靠海小鎮,人口約莫三千,以其保存良好的自然風光、中世紀城堡與其出產的豐富漁獲及牛乳製品聞名。

  麥可漫步於邱吉爾街,恰巧經過了「晨光牧場」所屬的送乳車。那上頭印著他們著名的商標,一個嘴刁雪茄的男人,一手拿著玻璃瓶裝的牛奶,一手比出了「勝利手勢」。毫無疑問,那是在模仿溫斯頓.邱吉爾。不過任誰都知道,邱吉爾大概一生都沒踏進過這裡,更遑論喝過他們出產的牛奶了呢。

  駕駛員看見了麥可,便將車停到一旁,下來與他閒聊了幾句,接著,又送了他半打新鮮的瓶裝牛奶。這幾乎不能稱作習慣,而是某種家庭傳統了。

  那位駕駛員從來不曾細思過,自己從小跟著父親一同送牛奶,每逢這個時間,必定會遇上這位身高兩米、一頭罕見黑髮的男人。而那個男人,也總是會在收下他父親送的牛奶後,摸摸他的頭、拿出某種糕點請他倆吃。時光流逝,男孩成長為了男人,接手了父親的工作,自己也成為了一位父親。對方閒聊的對象變成了自己,摸頭也變成了拍肩。

  不變的,是那個男人看不出歲月磨蝕的俊朗相貌,以及糕點永不倦膩的美味。

  告別送乳員的麥可,提著牛奶走至位處邱吉爾街與瓦倫丁街交口處的「麋鹿騎士」咖啡廳。正準備開門,他忽地收足、側開身體,避過了衝出門口的一名少女。

  那名少女一手按住頭上那款相當經典的報童帽,轉身向他道了歉,便匆忙忙地騎上了腳踏車,往瓦倫丁街衝去了,而麥可連聲「不必介意」都來不及說。

  麥可順著她遠去的背影,環顧了周遭。送乳員、派報生都大抵結束了工作,一些如「麋鹿騎士」有早晨營生的店家業也開門營業。

  街上人跡漸興:牽著年邁老狗的退休教師、滿面刺青看似狠戾的搏擊手、戴著耳機進行晨跑的高中學生、手拿熱咖啡與炸魚薯條的巡警等等,每人經過麥可時,都會向他脫帽或抬手致意。

  也許有人會隱約察覺到那絲古怪。他看起來很像是祖父照片中的軍隊同袍、很像是高中時代籃球校隊的萬年亞軍、很像是剛出社會工作時,遇上的那位善心房東。很像是年輕時參與過的奇幻讀書會裡,用聽來很像昆雅語的陌生語言,誦讀完剛出版的《精靈寶鑽》全書的那位狂熱書迷。更有可能覺得,他的樣貌,簡直和紀念廣場上的那座雕像如出一轍。

  不過沒有人想過,要問出這個問題。因為他們的疑惑,總是很快地就會被其他的思緒所遮蓋,而後被遺忘。即便,那或許是他們生命之中,不知第幾次冒出的相同疑問。

  麥可微微一笑,轉身,推開了玻璃門。

  一眼望入的,是一位美麗的女子。

  不知從何時起,總有人會認為單單是這兩個字,實在過於簡單、粗糙了。但他覺得,那是因為他們還沒有真正「看見」過,那打從心底會想說出這個詞彙的存在。

  「我要具備多麼高的天分,才能有辦法去描繪得出那份美呢?」

  「銀白的長髮,隱隱散發著冰冷的幽微清輝,如同飄盪於澄澈夜空中的雪之絲。白皙健康的肌膚精緻而無暇,配上那堪稱完美比例的清麗五官——」

  麥可收回了視線,望向那在櫃台後方,仰望著被張貼於牆上的大幅海報,正失神般高聲頌念的咖啡師。

  「咳嗯。」

  「啊,她,就如同是古希臘時代的海之女神——」

  「咳嗯。」

  「噢——哦。呃,咳嗯。早安,艾菲爾德先生。」咖啡師終於從那迷狂之中清醒,如同是正在念頌情詩,卻為長輩所發現了的少年那般臉紅。

  「早安,馬歇爾先生——我打擾到你了麼?」

  「什麼,沒有、沒有,我只不過,只不過是——唉,我只是在感嘆年輕時沒有好好修過文學而已。」

  咖啡師又回頭望了眼海報,嘴中喃喃有辭,接著又長嘆一聲,搖了搖頭:「天吶,您曾聽過她唱——我在想什麼吶,聽歌劇不正是您的日常愛好麼!」

  其實,真的不是。人們總是會對麥可……以及他那些做出了同樣抉擇的親族們,產生這般的印象,認為他們肯定熱愛讀古典文學與聽古典樂、歌劇,還彈得一手好琴,諸如此類。無論他們從事的職業是圖書館長、小說作家、詩人、歌手、軍人,或是如他一般的——書店店長。

  「哎,我跟您說,您一定要去聽聽看她翻唱的那首〈The Diva Dance〉。雖然我聽遍了她唱的每一齣劇,但我最愛的還是這首了。」他又回頭看了海報。

  海報上的那位女子,身著一襲矢車菊藍的禮服,恰好襯了那雙眸。

  她的眼眸。

  麥可心想著。她的那雙眼眸,才是最美的。

  「天吶——天吶,她真的很美不是麼……真可惜,那次在雪梨的演出後,她就宣布要暫時休息一段時間了……」

  麥可為心頭一閃而過的想法感到略為詫異。嗯,他好像沒對她說過這件事。上次與對方相見,也已經過了能用「很久」來概括的歲月了吧。他搖搖頭,看見咖啡師仍兀自陶醉,不禁莞爾。

  「艾菲爾德先生,您覺得有沒有機會,未來她還能再去皇家歌劇院出演一次呢?前年她來的時候,我剛好……哎,您知道的。那一次,也是多虧了您呢。我真是不知該如何謝謝您才好。」

  「也許,可以老樣子,給我來上一杯你沖泡的咖啡,我就會心滿意足了呢。」麥可眨眨眼,調笑道。

  「啊!當然、當然,馬上就來,您請稍坐——」


  約莫半個小時後,他終於回到了……「家」。

  不知從何時起,他已經開始這樣稱呼此處了。

  他看著店門上以銀色花體字銘刻下的名字:「伯恩茅斯書店」。

  輕抿一口手裡加了蜂蜜的黑咖啡,接著,右手一揚——封錮於門上的光之絲弦順時解開,隨著他的指尖盤旋、飄散於空。

  「啊。」

  甫踏進門,那封信箋便飄揚至了他的面前,伴隨著清新的海風氣息。信封上蓋了蠟封,收件人寫著:「亞露安狄思」。也便是他,麥可.艾菲爾德的真正名字之一。曾被告知過這名字的人,如今這世上僅僅存在那麼幾位。

  約莫是在兩個月以前,他便每個禮拜都會收到一封這樣的信。這信件總能夠穿過他布下的屏障,說明寄信人不只是他的熟識者,也是與他擁有羈絆的存在。而除了第一封信,後續的信件僅僅會附上一張明信片,告知他對方現在所在的位置。

  麥可拿著信件,走過了放滿各國奇幻小說的兩列專櫃,進入別廳。將牛奶放入冰箱,而後坐到了臨靠後院花園的窗邊沙發,又喝了一口咖啡,他才好整以暇地打開了信。

  裡頭,正巧是一張倫敦皇家歌劇院的明信片。

  叮——

  有人推開了門。

  「請問艾菲爾德先生在麼?麥可.艾菲爾德先生?」

  麥可揚起眉毛。這聽來像是物流快遞或是信差,但他並不記得自己近期曾訂購任何東西。起身前,他望了眼那張明信片,嘴角一歪,心裡不禁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您好,這是您的包裹,請幫我簽收。」

  麥可接過那包裹,感受裡頭物件的重量。

  快遞員看起來是名挺熱情好談的青年,他吹了聲口哨,說道:「哎,先生,可以的話,真想和您請教下門路呢。」

  麥可微微撇頭,看了看包裹上的品名:「PlayStation®5」。

  嗯?

  「你是不是……嗯,我想,應該是沒搞錯地址和姓名呢。」

  「哎,真的,我這個人辦事很謹慎的,都是先再三仔細檢查、確認過。不是我說,我可從來沒跑錯過地方呢。」

  「是麼。」麥可看了看發貨地址,是從倫敦。心中便已瞭然。

  「那麼,沒問題的話,便請您簽收吧。」

  「啊,當然,辛苦你了。」


  他本以為,這是因為許久不見了,所以對方送上的……伴手禮……

  當店門第二次被推開時,不同的快遞員送上了又一件包裹。裡頭似乎是裝滿了各種供那台遊戲機使用的……遊戲。

  所以,他也沒多想,也許是對方買的匆忙,所以忘記一同附上了之類的。收下包裹,便繼續回去讀書,等待客人上門。

  然而,這之后,店門接二連三的被推開,來得卻沒有一位客人。全是快遞。有些是另一整箱的遊戲,有些似乎是用以組裝頂級電腦的硬體設備。有些則是各種各樣的……酒。基本上,後頭來得,全都是酒。

  從清早開始,直到傍晚。從一開始的莞爾、無奈,到最後,麥可幾乎也是帶著好奇,在等待著下一次的收貨。而那些貨物已經將別廳給堆滿了三分之一的空間。


  「咚咚——」

  也許是半放棄的心態而造成了麻痺,他竟未注意到這一次的不同。

  他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從海報中走出的古希臘海之女神。

  銀白的長髮,隱隱散發著冰冷的幽微清輝,如同飄盪於澄澈夜空中的雪之絲。白皙健康的肌膚精緻而無暇,配上那堪稱完美比例的清麗五官。少了那襲矢車菊藍的禮服,取而代之的是樣式簡樸卻不失獨到風格的襯衫和長褲,且更加凸顯了她的姣好身材。

  但當然了,最美的還是那雙隱藏於墨鏡之下的雙眸。

  就算他沒有毫無防備地驚愣住,他也不打算告訴她這件事呢。光是他現在這副模樣,就足夠對方捉弄好一陣了吧。

  「妳……」

  「晚上好呀,亞露安狄思。」她微微偏頭,帶動鬢邊的髮絲如融雪飛瀑般飄揚。「嗯,還是說,該叫你現在的名字……麥可?」

  「我……」

  「怎麼,難道說,這種事你還需要好好思考一下麼,多慮之者呀?」她勾起了嘴角,調笑道。

  「嗯,我搭了一個小時的車程才來到這裡,更別提這兩個月來的船程和飛機。」隨後,她又伸出一指,略略壓低了墨鏡:「你應該沒打算告訴我,你竟然忘記了我的名字?」

  她的語調嚴肅,那投射而出的目光鋒利更勝寒刃。然而,他看得見,那迴盪於兩泓蒼洋中的笑意。

  「阿芙拉。」亞露安狄思說道,嘴角也不禁揚起。

  「非常好。」她滿意地點點頭。

  「我覺得,從妳寄給我的信來看,相信妳的那些旅程,肯定稱不上是磨難吧。」

  「嗯——我覺得,你應該不是打算在門口和我聊過去兩個月的旅途,對嗎?」

  「呃,噢,當然。」亞露安狄思向後退開,打開了門。但她並未移動腳步,而是拿出了一張表單。

  「……從聲樂家轉行當快遞員了麼?」

  「對呀,這邊就要麻煩你簽收囉。」她回以了燦笑。「等等還會再轉一次行呢。」

  「哦——那麼,妳送來的又是什麼呢?」

  「還能是什麼呢,當然是新進員工一名呀。」她微微偏著頭,彷彿他問出了甚麼再顯而易見不過的蠢問題。

  他看著上頭的落筆,嘴角微微揚起。

  雖說他本就不會做出那般抉擇。

  但他也著實好奇,他當真擁有拒絕的選項麼?

  蕭蕭夜風之中,他拿出了筆。



【登場人物】



【簡言】
  本篇故事將主要呈現兩位角色在現代背景下的奇妙悠然日常(?),內容基本上就是很輕鬆、真ㄉ超輕鬆的那種。會比現在這篇更輕鬆ㄉ。

  又,為了因應輕鬆日常的基調,角色性格也會與RPG公會時呈現ㄉ略有不同。

  好啦大概就這樣。(´・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854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阿芙拉.海雷丁|克萊瑪吉安|又名青春(?)被被精靈不會夢見大海盜陛下|我的輕鬆書店物語果然有問題!

留言共 2 篇留言

艾茵‧埃特納
\(´>ω<`)/現代日常!

06-22 00:29

聖盔夜風
\(´>ω<`)/艾茵大人接棒!06-22 00:32
RUA!
(開始想像現代ㄉ奧德

06-22 01:57

聖盔夜風
(´・ω・`)06-22 10: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aa9438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PG公... 後一篇:[達人專欄] 《伯恩茅斯...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akfasu57各位
歡迎小屋看看 沒有甚麼好看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