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命運之光 第十一章 被反對的夢想

作者:櫻色戀歌│2021-06-18 12:16:32│巴幣:8│人氣:152
多謝各位讀者的支持,我才能拿到達人資格。
第十一章 被反對的夢想
 
  「晴嵐選手,輪到妳了。」
 
  隨著工作人員的叫喊,晴嵐對著星耀留下了「要看我在舞台上華麗的表現喔!」這句滿懷期盼的言語後,抱著拉魯拉絲往會場舞台前進。
 
  舞台上站的是此次的主持人──莉莉安,雖然螢幕上還看不出來,但是近看能看見幾條細紋,她帶著網球帽,穿著露肚臍上衣以及運動短褲,第一眼還以為是位網球選手。
 
  坐在舞台後方,鄰近布幕的三位評審,由左至右分別是:華麗大賽事務局長──康肯斯坦先生,他穿著標誌性的紅西裝,其灰髮已全數退色,僅剩一頭白髮,一旁還斜放著一根拐杖。
 
  中間那位則是發燒友俱樂部的會長──須木佐先生,是位很矮的老先生,有著灰白夾雜的頭髮與眉毛,兩顆眼睛還瞇成了一條線。
 
  最右邊則是一頭粉髮,穿著一身護士裝的,夢想市的喬伊小姐。
 
  在休息室內傳來了兩位協調訓練家的碎碎念:「康肯斯坦跟須木佐,這兩人的名字我從小聽到大。」
 
  「這兩位老不死怎麼還霸占著位置?可以獎掖後進,從此退休了嗎?」
 
  莉莉安在台上高喊:「現在,神奇寶貝華麗大賽──夢想大會正式開幕了!讓我們熱烈掌聲歡迎!一號選手,晴嵐選手!」
 
  她快步退至舞台邊緣,拉開布幕的那一剎那,晴嵐向前走了幾步,站在原地高喊:「拉魯拉絲!熱情演出!」
 
  「拉魯!」
 
  牠從晴嵐懷裡縱身一躍,很有活力的登上舞台,群眾也禮貌的歡呼一聲。
 
  「影子分身!」
 
  瞬息之間,舞台上冒出了數十隻拉魯拉絲,均勻地站在舞台上各個位置。在位於舞台天花板正中央的聚光燈照耀之下,根據分身們站的方位,此刻顯現出了各種長度、形狀皆不同的影子。
 
  「接下來用影子偷襲!」
 
  頃刻間,拉魯拉絲的影子逐漸的伸長,觀眾皆目瞪口呆,無法理解。更嚇人的事還在後頭,好幾隻分身突然從各個不同的影子裡,如雨後春筍般接連冒出,一下從左邊、一下從正中央、一下從右邊,足足把觀眾嚇壞了,他們的眼睛也都快花了。
 
  莉莉安表現出了跟觀眾不同的態度,大喊:「真嚇人的表演,不知道晴嵐選手的下一步打算如何呢?」
 
  「收尾!使用念力!」
 
  好幾道桃色的,有稜有角的意念波同時展開,打中了那些影子。一瞬間一道、兩道…數十道桃色煙花由左至右接連綻放,分身們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僅幾秒鐘的時間,台上就只剩拉魯拉絲的本尊與晴嵐在台上鞠躬,閃爍的桃色煙花聚集在拉魯拉絲的附近,白皙的身體在這樣的映照下,顯得更為華麗。
 
  評審與觀眾們皆恍然大悟:原來是那群分身彼此間使用了念力,打消了這群分身。表演的風格變化如此之大,十分新穎,贏得了觀眾的喝采。
 
  左至右的評審依序給了9.3分、9.3分、9.4分,總分為28分,依序留給晴嵐這些評語:
 
  「晴嵐選手活用了影子偷襲,讓拉魯拉絲的表演很像幽靈屬性,實在是令我驚訝。」
 
  「這個我很喜歡。」
 
  「就算表演的很像鬼魅,也不失原本的可愛喔!最後的念力根本是神來一筆。」
 
  表演結束後的晴嵐與星耀在梳妝室休息著,裡面僅有他們兩個,沒有別人。晴嵐一屁股坐在小沙發上,表達了自己的心情:「星耀,謝謝你給我的靈感。希望我能有華麗對戰賽的機會,唉呦,好緊張喔……」她的語氣十分的抖,說完還把手放在胸前,感受急促的心跳。
 
  「冷靜點,都已經接近滿分了,不用緊張。」
 
  伊布與拉魯拉絲蹭著晴嵐的膝蓋,似乎想討摸摸。晴嵐稍稍放鬆了緊繃的心情,伸手撫摸牠們的頭,看著牠們的微笑,心裡輕鬆了不少。
 
  「如果妳通過的話,要不要繼續派拉魯拉絲上場?」
 
  她低頭看著伊布回答:「我想讓伊布這孩子也參加華麗大賽。」牠也很有朝氣的正面回應。
 
  星耀也坐了下來,壓低身子看著伊布說:「如果第二次審查能活用招式與戰術就能有不錯的結果,妳知道牠的招式嗎?」
 
  「嗯…我想想,電光一閃、高速星星、輔助力量還有自我激勵。」
 
  原本壓低身子的星耀起身,改用蹲姿對著伊布提議戰術:「等下你以遠距離的特殊招式:高速星星跟輔助力量為主,電光一閃用來偷襲,自我激勵就偷偷的用。比方說,如果你們雙方距離比較遠的話,對手的攻擊不會這麼早成為威脅,可以先用自我激勵強化自己,再用輔助力量彈回去。」
 
  「伊─布!」伊布靠近星耀,掛著微笑高喊一聲,看來是在道謝。
 
  一指導完伊布,星耀突然想不到該開什麼話題,只能默默的看著晴嵐,她同樣也不解星耀的意思,兩人就這樣互相對視彼此的臉好幾秒,晴嵐才打破沉默:「唉呦,你這樣靜靜地看著我的臉,我會害羞。對了,你是不是打算挑戰夢想市的道館?」
 
  「我一年半前就拿到徽章了。」說完還秀出了別在外套內側的地動徽章,徽章看起來就像是泥土顏色的群山。
 
  她眼睛睜的溜圓,以真誠的語氣羨慕的喊:「哇!好厲害!一年半前的我到底在幹什麼……」
 
  「妳現在也比別人早半年拿到緞帶勳章不是嗎?」
 
  晴嵐聽完後,突然雙手捧起臉龐,低頭叫道:「唉呦,你這麼抬舉我,聽了感覺很不好意思。有了你的鼓勵,我一定能拿緞帶勳章的!」
 
  突然她轉移話題:「不過呢,徽章別在外套很容易不見呢,要不要買個像這樣的收集盒?」
 
  原本晴嵐打算秀出自己的緞帶勳章收集盒,突然的廣播使她停止了動作:「經過了嚴格審查後……」
 
  她一聽到這個開頭,知道結果公布了,步伐加快的向外走,腳步聲也變的短又急,星耀則是相反,站在原地不動,表情也沒什麼變化,畢竟他深信晴嵐能通過。
 
  主持人才剛收起嘴巴,星耀就聽見「耶!」的高喊,音調極高的娃娃音一聽就知道是晴嵐。她開心的跑了回來,幾乎不管形象的靠近星耀,開始歡呼:「耶!星耀,我過了!」
 
  晴嵐身體貼的實在太近,害羞的感覺化成了紅韻,跑到了他的臉上。等她變回正常的形象時,她微微一笑告訴星耀:「第一場對戰就是我了。我要上場囉,你要幫我加油喔!」
 
  見到星耀點頭後,晴嵐帶著伊布往會場的方向走去,那個笑容久久停留在他的腦海。
 
  稍後,他走出梳妝室,仔細關注轉播比賽的螢幕,赫然發現一名有著纖細五官的高大成年男子穿著樸素的襯衫,與晴嵐面對面站在舞台的兩邊,爾後主持人脫口而出「仁天」這個名字的當下,過往在聯盟購物廣場受了委屈的記憶也漸漸的浮現,回想起當時的仁天,再仔細看著會場上他的相貌、神情,聽著他的語氣,絲毫未變。
 
  「居然是仁天……只怪我沒有注意螢幕,不然我能及早發現,告知晴嵐他擅長用異常狀態戰術。」
 
  星耀有些懊悔,數度恍神,等到回過神來,從轉播螢幕聽到莉莉安在台上喊道:「參賽者共有十分,五分鐘結束後,剩餘分數最多的就可以晉級到下一輪比賽,雙方先派出神奇寶貝!」
 
  仁天帶有著敵意喊道:「妳這件衣服可是米蘭市價值三萬的名牌貨,看來妳非富即貴。」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能打倒富二代,為底層人民出一口惡氣是我的榮幸!毛球!」
 
  看著仁天與他的毛球那仇視的眼神,加上他那尖銳的語氣,心裡不寒而慄,一度感到退怯。但晴嵐一想到星耀對自己的鼓勵,打起精神並在心底告訴自己:不論是什麼樣的對手,都不能退縮。
 
  「去吧,伊布!熱情演出!」
 
  「華麗對戰賽第一回合,開始!」
 
  「使出高速星星!」
 
  「念力!」
 
  伊布騰空躍起,甩動尾巴,數道金黃色星星飛向毛球,毛球同樣的展開了意念波,形狀雖與拉魯拉絲相似,不過顏色反倒是桃中帶紫。這團意念波像網子一樣圍住了這些星星,不斷的攪拌。
 
  爾後毛球一抬頭,這些星星從牠的上方墜至地面,光芒襯托了毛球的紫毛。因為很漂亮的擋下攻擊,又展現華麗的表演,晴嵐失去兩分。
 
  她見自己先下手為強,反被對手利用而失分,原本的笑臉變得有些沉重,她更為專注的看著對手。
 
  「跳起來再用一次!」
 
  「躲開!」
 
  即使毛球左閃右躲,伊布的攻擊仍在持續,仁天只好下令:「快滑壘!」
 
  毛球有些遲疑指令的意義,沒有行動。眼看那些星星即將砸向毛球,仁天有些不爽地大喊:「我叫你滑!」
 
  毛球就像百米賽跑運動員一樣,起跑了幾步,借助這股衝勁,身體腹部著地,滑到賽場邊緣附近,完美的躲開了飛向牠的那些星星。
 
  「這是什麼戰術啊!居然應用了人類的滑壘技術,晴嵐又失去了一分。」
 
  連續失去兩分使她更為慌張,就在這時她想起星耀的話:如果你們雙方距離比較遠的話,對手的攻擊不會這麼早成為威脅,可以先用自我激勵強化自己
 
  她見兩隻的距離甚遠,正是好時機,下了指示:「使用自我激勵!」
 
  紅光包圍著伊布,絲毫無退去的跡象,這是伊布攻擊方面的能力提升的跡象。
 
  「信號光束!」
 
  「輔助力量!」
 
  藍紫色的方塊光束與紅紫光的意念波相互碰撞,原本超能力屬性的輔助力量威力遠遠不及蟲屬性的信號光束,在使用自我激勵提升攻擊方面能力後,已經可以正面扛下,甚至成功地透過招式的碰撞產生了漂亮的火光。
 
  「晴嵐選手這個漂亮的反擊,仁天選手失去了兩分,要追上來了嗎?」
 
  「想得美,用信號光束掃射牠附近!」
 
  藍紫色的方塊不斷地朝伊布附近掃射,當他想往前時,光束在牠前方打個猛烈的招呼,往後時也是一樣,這些光束不斷的打向地面也產生了陣陣煙霧,一直被限制行動不僅讓晴嵐又失去一分,本人也因沒有對策,著急地喊:「伊布!」
 
  「使出衝擊!」
 
  毛球是有複眼的,即使在煙霧中也看得很清楚,正面撞向伊布側身。仁天見晴嵐又損失一分,大喜。
 
  晴嵐雖然看不見煙霧裡的情況,但她聽到了伊布的慘叫聲。使得她突然想到:既然看不到就用聽的。
 
  「再一次攻擊伊布!」
 
  「豎起耳朵,用聽的!」
 
  伊布閉眼仔細聆聽,聽見了毛球的跳躍聲,也感受到有陣風隨著毛球的前進吹向自己,掌握好方位後,向右後方一轉身,電光一閃直接撞個正著。
 
  煙霧散去之時,晴嵐也撇見螢幕上的仁天損失了一分,現在的比數是7:5,時間還剩兩分鐘,還能逆轉。
 
  「輔助力量!」
 
  「想透過招式的碰撞製造火光是嘛……毛球,加大力道使用念力!」
 
  雖然加大力道使用念力,但結果卻不如仁天所想的,產生了濃厚的煙霧,反倒如晴嵐的意,擦出了更漂亮的,桃紫色混合的火光,仁天的失算使自己又被扣了兩分,戰局來到5:5的同分局面。
 
  她撇頭看著大螢幕,見秒數所剩不多,決定放手一搏:「就是現在,電光一閃!」
 
  當伊布以飛快的速度衝向毛球時,仁天知道自己用衝擊、念力或信號光束都檔不住提升攻擊力的伊布,只能喊:「睡眠粉!」
 
  晴嵐一聽到睡眠粉,立刻回想起學校教的知識:吸入睡眠粉的神奇寶貝會陷入睡眠的異常狀態,過一段時間才能清醒。不禁喊道:「完蛋了!這麼近的距離……」
 
  毛球施放睡眠粉的同時,身子不斷後退,即使伊布努力的憋氣,想藉由自己的速度早點攻擊毛球,無奈對方一直向後閃避,拉長距離。高速奔跑到最後實在是憋不住了,必須呼吸,就這樣正好吸入了睡眠粉,倒地不起。
 
  「咚」的一聲,五分鐘的時間已到,莉莉安喊道:「時間終了!沒想到最後關頭毛球的睡眠粉搶先一步使出,阻止了伊布的攻擊!此次比賽的結果是,仁天五分,晴嵐三分,所以勝利者是……仁天選手!」
 
  知道自己緊要關頭被扣了兩分,失望的低頭看向自己,心裡面的悲痛湧上心頭,這次沒有成功拿到緞帶勳章,自己也無法證明有協調訓練家的天賦,以後只能跟著爸爸做自己不喜歡的研究工作,想到此處就不斷地流淚。
 
  晴嵐眼泛淚光、愁眉苦臉的快步走向梳妝室,一進去直接找了張桌子趴著,低聲啜泣著,與平常開朗的樣子截然不同。伊布急奔進門,躍到桌上,低頭對著自己的主人低鳴,語中混雜著關心與自責。
 
  星耀很想安慰她,但他只關心過神奇寶貝,未關心過別人,更不用說一個女孩子。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樣的言語才正確,深怕說錯話會更傷她的心,只能走近晴嵐,拍著她的肩膀,低聲說道:「晴嵐……」
 
  只聽她不斷地喃喃自語,講到激動處數度哽咽。桌面上已被淚水浸濕,她的言語愈到已後面愈模糊,快要被眼淚蓋了過去:「輸了……」
 
  「如果贏了還能說服爸爸,現在輸了,一定會被抓回去的……」
 
  「沒辦法了,華麗大賽的夢就要在這裡止步了……」
 
  「伊布、拉魯拉絲,對不起……」
 
  她的哭聲雖然不怎麼大聲,但細細咀嚼,能嘗到不甘、悔恨、自責、絕望……等負面情緒,久久回繞於耳朵裡。
 
  見到晴嵐這樣,星耀只能繼續拍肩安撫。一想到往後她會被她爸爸「軟禁」,心裡十分不捨,又想到她的對手居然是那位人品不良、又有足夠對戰經驗的仁天,心中很想為晴嵐出一口惡氣。一直在心頭罵道:如果不是仁天沒事跑來參一腳,拿到緞帶勳章的肯定是晴嵐!
 
  說仁天,仁天就到。正巧他路過了這裡,洋洋得意的看著剛贏來的緞帶勳章,星耀看了十分不爽,直接叫住了他,劈頭就是一陣罵:「說什麼『為了為底層人民出一口惡氣』,講的好像你滿腹委屈。你一直說這個社會不公平,那你一個二十歲的大男人,已經有豐富的對戰經驗,來這裡虐新手,給新人訓練家一記成痛打擊的你,又成何體統?這樣就公平嗎?」
 
  那群選手見到火爆場面,一哄而散,免得遭受波及。他等選手們全數散去之時,語帶傲氣的回答:「你以為我們只是喊口號嗎?既然要改變這個社會,當然要實際參與制度,日後才能提出華麗大賽的不合理之處,試圖導正。不過有一點你說的沒錯,我承認自己不應該虐新手。」
 
  正要轉身離去的時候,他突然靠近星耀,低聲說:「法槌隊對你跟蒂安希已經沒興趣了,就此放過你們。如果執意要阻攔我們……」
 
  「手下敗將,你的話太多了。」
 
  仁天只用一陣奸笑聲來回應,笑著笑著,也不見人影了。
 
  星耀自言自語,吐出忿忿不平地低語:「輸給這種人,真的太冤枉了……」
 
  「沒關係,謝謝你。」
 
  晴嵐雖還是趴在桌上,沒有抬起頭來,不過語氣聽來稍微平順點,眼淚也稍有停歇。星耀正想坐在她旁邊時,一位帶著方框眼鏡、髮型整齊、少有鬍鬚卻有濃密汗毛的一位大人穿著白袍走了進來。
 
  星耀見到此人,有些驚訝,因為他就是緋特地區大名鼎鼎的桑恩博士,常在各大媒體面前現身。
 
  他非常直接的喊:「讓開。」把星耀趕到一邊,走到正在哭泣的晴嵐旁邊,蹲下身撫摸她的頭,她的眼睛睜得頗大,嘴唇一直顫抖,帶有恐懼地說了聲:「爸爸…」
 
  「妳爸爸就是桑恩博士!?」
 
  無視星耀的驚訝,桑恩雙手抱胸、神情緊繃、氣憤的指責晴嵐:「小嵐,想不到妳翹課翹到華麗大賽來了,還跟一個來路不明的男生單獨相處。」
 
  晴嵐心理情緒尚未平復,又聽到星耀被罵來路不明,像是要發洩一下悲傷情緒一樣,對著桑恩大聲地回嘴:「什麼來路不明?他叫星耀,是……」
 
  「住口!我才不想知道他的來歷!」
 
  這罵聲嚇到了晴嵐,不敢在多發一語。桑恩眼神轉移到星耀身上,見這小子看到長輩,絲毫沒有恐懼害怕,仍然面無表情,抬頭挺胸的與他對視,仔細觀察其眼神也看不到半點歉意。
 
  桑恩心中認為此人實在沒大沒小,怒氣更盛,火冒三丈的飆罵:「是你誘惑我女兒參加華麗大賽對吧!?我可以告你誘拐罪。」
 
  想起一年半前,爸爸在全家野餐時形容桑恩博士是個「亂誤會人的傢伙」,今日一見,真是絲毫不差。而且也跟理事長一樣,位居高官就蠻橫無理,動不動搬法條出來嚇人。想到此處,不禁暗自讚賞爸爸的眼光真是雪亮無比。
 
  星耀聽來十分不爽,但臉上還是努力藏起慍色,以較低沉的語調耍起嘴皮子來:「『誘惑』二字,真不敢當。堂堂博士開口閉口就要告人,不怕有失風度,損害形象?喔,我忘了。拚命阻擋女兒追夢,站在華麗舞台上表演的父親,有何風度或形象可言?」
 
  就算藏住慍色,眼光裡的憤怒仍然沒有藏住,桑恩聽著他的辯詞,再看著他那憤怒的眼光,忍不住氣,上前用手緊抓他的衣領,這個勒脖子的舉動使他難以呼吸,近距離對著星耀吼道:「你講三小?小小年紀就學會公然侮辱,我要讓你為誘拐跟公然侮辱付出代價,進監獄再教育……」
 
  星耀雙手緊抓桑恩的手掌,試圖掙脫,可他愈抓愈緊,小孩子的力氣根本奈何不了。見他快被勒的喘不過氣,晴嵐十分害怕,擔心星耀命喪於爸爸手中,她一個箭步,立刻上前拉住他的手,神情憂傷,眼泛淚光的大聲乞求:「爸爸,好了啦!翹課是我不對,是我堅持要參加華麗大賽的!星耀是我的朋友。他只是教我對戰的技術而已,並沒有誘惑我!你處罰我一人就好了!不要叫法官抓他去關!我求你了,爸爸……」
 
  見到晴嵐努力為星耀護航,回頭看著她的臉,眼中淚光是何等憂傷。眼見自己女兒第一個流淚的對象居然是這個男孩,心頭一揪,這口氣難以嚥下。掙扎了好幾秒,終於粗魯的放開星耀,他跌在地上,痛苦的握著自己脖子不斷的喘氣。
 
  桑恩嚴肅的告訴晴嵐:「立刻跟我回研究所,這幾天妳就住在裡面的那間空房,不准回家。」
 
  她深知自己是逃不掉了,兩眼望著星耀,故意形容起空房的樣子:「又要被關在沒有窗戶而且在最邊邊的房間裡了。」
 
  「這是為了處罰妳,不是讓妳度假。而且現在有窗戶了。」
 
  桑恩有些用力地抓著晴嵐的手離去,晴嵐依依不捨,數度回頭瞥向星耀,但他讓晴嵐走在前面,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後面的視線,就這樣離開了夢想市。
 
  星耀伸出右手,好像是要握住即將離去的晴嵐,直到兩人的影子徹底消失前都未鬆手,他無力地趴在地上,嘴裡念念有詞:「晴嵐,謝謝妳給我的暗示,我一定會去探望妳。」
 
  他緩緩起身,自言自語地走出門:「根據她在被帶走之前說的線索『最邊邊而且現在有窗戶的房間』,只要趁大半夜那個博士做研究做到睡著,就能偷偷溜進去找晴嵐。」
 
  桑恩的研究所外觀是一個大型建築物,外型均勻對稱,顏色與設計都很有科幻感,與初始鎮這一片大自然的風景格格不入。內部則充滿了看上去十分冷冰的銀色顏料,書籍與資料夾排得井然有序,還有好幾間研究著地質與神奇寶貝的實驗室,只有那幾間採用了與自然環境相似的塗色,看上去較為自然明媚。
 
  父女倆坐在研究所裡的會客室,桑恩一再強調:「小嵐,我都苦口婆心的勸妳多少次了,不要踏上成為協調訓練家的這條路。」
 
  「爸爸,我都付出實際行動參與華麗大賽了,為什麼你依然不能認同呢?」
 
  「所謂的『付出行動』就是在第二階段審查的第一場對戰就落敗嗎?這話有點難聽。」
 
  他再度開口之前突然停了五秒,爾後才緩緩張嘴,說出了段很嚴厲的話:「這證明了妳沒有華麗大賽的天賦,沒有天賦就乖乖當研究員,以後跟著爸爸一起過上富裕生活。」
 
  晴嵐當然心有不甘:「通過第一階段審查而且還拿很高分,不就是有天賦嗎?還是說爸爸第一次當研究員就成功了,沒有失敗過嗎?」
 
  「哎呀,妳別說了!到底為什麼妳這麼堅持?在學校研究員確實比較辛苦,但是出路穩定啊!」
 
  「我要當上頂尖協調訓練家,這樣就能找到媽媽了。爸爸,是你自己說媽媽為了成為頂尖協調訓練家,挑戰各地的華麗大賽,還說她很有實力,只是低調到從未上過鏡頭。」
 
  桑恩聽見這樣的理由,先是瞪眼張嘴,難以置信地看著晴嵐,再低著頭發呆,整個人突然在顫抖,對於這樣的說詞,他的腦袋一直盤旋著:究竟下一句話要如何講才好。
 
  「妳媽媽……」
 
  博士仔細思量過後,講出了這三個字,但說到此處,眼淚搶在嘴巴之前流了出來,他的神情也變得低落,長輩教訓晚輩的那副嘴臉已經消失殆盡。
 
  晴嵐一聽到這三個字,拿出了經歷祝融之災的粉色緞帶勳章,原本的緞帶勳章是一片稜形金屬,下方別著蝴蝶結,但她手上的那枚右半邊慘遭火焚,毫無痕跡,左半邊也被火吻過,大片焦黑蓋住了僅剩一半的金屬與蝴蝶結。
 
  晴嵐伸手遞出那枚緞帶勳章給桑恩看:「媽媽唯一留給我就是半枚緞帶勳章,很明顯媽媽是支持我成為協調訓練家的!」
 
  桑恩見到後,突然又大吼:「這東西為什麼妳還留著?丟掉!」說完欲伸手抓向那枚勳章,但晴嵐快速地收回手,他抓了個空。
 
  他義正嚴詞的解釋:「妳媽媽只留下被火燒的半枚緞帶勳章,就是因為她對華麗大賽很是失望,卻又無法回頭,才燒了其中一枚緞帶勳章,奉勸妳不要走上協調訓練家這條路!」
 
  「才不是!媽媽要我以協調訓練家為目標前進!就算遇到大火一樣的阻礙也不能停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817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同人小說|寶可夢 小說|神奇寶貝|寶可夢

留言共 6 篇留言

緣~/銨銨
前陣子看神奇寶貝超級願望~XD

06-18 12:47

櫻色戀歌
是看動畫瘋的嗎?最近因為新的動畫評價不好,我也想回來看沒看完的超級願望06-18 22:04
亞爾斯特
我不喜歡那個桑恩博士,我希望他總有一天吃到教訓,當然還有法槌隊的傢伙們也一樣讓他們吃到非常慘痛的教訓

06-18 13:15

櫻色戀歌
深深感受到你對這些角色的厭惡了呢06-18 22:08
E=mc^2
這篇的設定,一隻神奇寶貝可以有多於四招嗎?(希望有,寫起來比較精彩XD

06-18 13:57

櫻色戀歌
有五招以上對戰是真的會比較多變,但目前不打算脫離原設定,還是希望每隻保持四招,對戰多變性會用各種方式來補足(是說其實第五招就是:快躲開!)06-18 22:11
E=mc^2
之後應該會有星耀跟桑恩博士對戰?

06-18 13:57

櫻色戀歌
兩個真的打起來不管輸贏都是桑恩博士吃虧,他輸了會被笑,贏了會被罵欺負小孩06-18 22:17
亞爾斯特
所以是有還是沒有,我真的很希望他們可以吃到苦頭!

06-18 22:14

櫻色戀歌
會的,不過現在還早06-18 22:21
緣~/銨銨
對呀!之前一天看十集以上,現在偶爾看個一、兩集~

06-19 12: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99831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OP09654哈哈哈哈哈
申請到小說達人來玩啦~~~一起來發發發發~~~神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