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 命運重生 06 操弄生死的男人

作者:亞爾斯特│2021-06-17 07:05:26│巴幣:20│人氣:174
  「所以你的意思是所有任務者都被視為非人之物?」基斯露出認真的神情看向洪正輝,洪正輝也只是汗如雨下的說道:「是的,主神,也就是讓我們在這個世界重生的人是不致於讓我們可以這麼輕鬆地度過任務,根據黑執事的劇情死神是不能對沒有登錄在死亡名單上的人類動手,但是這個世界所有的任務者都被主神認定成非人之物,也就是像惡魔與天使一樣的存在,所以他們就可以毫無顧忌地對我們動手了。」

  「這個道理我都懂了,那麼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呢?」基斯他看著洪正輝的眼神有些許的認真,畢竟以他們的能力要一口氣與兩位死神戰鬥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夏明她也露出認真的神情說道:「放心吧,這場任務的主線是保護謝爾登上救難船,這本身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任務,只要可以避開復活亡者就可以了,只是如果想要得到支線點數的話可能就要付出一點覺悟了。」

  「好,我知道了,總之就先與丹克聯絡一下吧。」林祐誠使用了好友通知,丹克接到後便開口說道:「林祐誠,怎麼了嗎?」

  「我們這邊已經與三位任務者會合了,而且我們也得知有三位任務者因為與死神對戰而死了。」丹克聽到林祐誠給予的情報也只是嘆息,這三名任務者雖然不算弱者但是對付死神實在是太過傲慢,在任務世界中懦弱膽小可能會使自己失去能夠使自己變強的機會,但是如果過於傲慢的話可能會慘死,所以自信這點要拿捏好分寸。

  「我知道了,現在你們就先往甲板那裡前進吧,先把我是世界之王的任務給完成,雖然說只有一千點境界點但是有總比沒有好,做完後就去大廳那裡,如果集合我的能力的話或許就有辦法完成葬儀社的任務。」丹克在講完後就掛斷通訊,林祐誠也將自己的話告訴其餘的四人,四人聽完後也就只是點頭並也進行臨時組隊,所有人也朝著甲板的方向前進,在前進的過程中眾人也解決掉了為數一百隻的復活亡者,為眾人取得三千點的境界點,眾人來到甲板後林祐誠看著眾人說道:「我說,誰要在那麼多的人面下去大喊我是世界之王?」

  聽到這個問題所有人都開始了你看看我然後我看看你的舉動,雖然說這次的任務雖然境界點是很少但是有總比沒有好,但是這麼做無疑是在當著這個世界的人的面前丟臉,雖然他們已經組隊只要有一人完成那麼就算所有人完成這個任務,但是還是要有人去動手才可以啊。

  「我看我們大家就用猜拳來決定吧,畢竟船再過不久就要沉默了。」洪正輝指了指自己已經舉起來的拳頭說道,所有人都一致決定輸掉的人就要負責去做那件事情,而最後的結果是洪正輝輸給了所有人,他也只好無奈地去在所有人面前喊我是世界之王,而這觀看到這個的人們全部都已經安全的脫離了,雖然很丟臉但是這一千點境界點總算是有點著落了,總之所有人都決定前往大廳也就是這個世界最後的決戰之地。


  「林祐誠,基斯,你們終於來了。」眾人來到大廳的時候,就見到了利安,同時在利安的身邊有格雷爾與羅納德,洪正輝看到格雷爾便回想起之前慘遭格雷爾殺害的任務者們就露出了恐懼的神情,格雷爾當然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畢竟他也沒有注意到在一旁的鋼彈模型,更不知道洪正輝的能力,這個時候下面發出了一個聲音,「哎呀,看樣子所有的人都已經到齊了,利安,這是你的帝國宛如龐貝城一樣土崩瓦解的日子,也是專屬於我的全新帝國的誕生日!」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一位有著金色長髮的男子,只要有看過黑執事劇場版的人就會知道他是一個讓人感到詭異的角色,他是阿雷斯特.錢帕,別人都會稱呼他為子爵,他就是偷走了利安所準備的裝置,但是也同時是被葬儀社救的人。

  「我將透過這個裝置的力量創造出無可比擬的全新帝國!由得到永恆的人,以悖德與頹廢的美學打造出來所主宰其名為君臨天下的曉帝國!」子爵在說出這段完全讓人摸不清楚頭緒的話後便做出了自己自創的不死鳥姿勢,這讓林祐誠等人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講才好,格雷爾則是啟動電鋸說道:「這種傢伙我馬上把他變成血紅色的!」

  「哎呀,這台裝置會怎麼樣你們不在乎嗎?」子爵故意的將自己的紅酒故意滴在機器上面,這個舉動惹火了格雷爾,格雷爾本來想要衝出去把子爵大卸八塊,但是卻被羅納德阻止了,子爵看到眾人都不打算出手的時候便笑著說道:「這才是真正的力量!我只用一支葡萄酒杯就可以戰勝你們所有人!」

  「請問,我可以殺了他嗎?」賽巴斯欽對子爵露出了陰沉的表情,似乎是對於區區人類以為用一支高腳杯就可以戰勝惡魔這點感到不悅,謝爾無奈地說道:「不,等一下,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

  然而復活亡者就如同潮水一樣湧進這個房間,林祐誠對丹克問道:「丹克,這些傢伙為什麼要找我們啊?」

  「不知道,但是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這群殭屍是不會放過我們的。」丹克他不慌不忙地拿出了手術刀同時也發動手術果實的能力將所有靠近他的復活亡者全部都切開,但是被手術果實切開的復活亡者並不會死去,但是也會因為失去手腳而失去行動能力成為待宰羔羊,丹克則是使用被內力強化的手腳破壞亡者的頭部,林祐誠他們也破壞了一些復活亡者,總數是二十隻,謝爾慌張地開口說道:「子爵!快點啟動裝置!」

  「NO!我已經不是區區的子爵了,如果…願意稱我為皇帝,那我就啟動。」子爵對謝爾露出了自豪的神情並表示自己拒絕謝爾的請求,謝爾看著如此囂張的子爵也露出陰沉的臉色說道:「還是現在立刻殺了他吧。」

  「請稍等一下,我懂少爺您的心情。」賽巴斯欽安撫了隨時都會爆發的謝爾,同時林祐誠等人也跟著劇情角色一同殺敵,至於像洪正輝與月這類沒有直接戰鬥能力的任務者就被保護著,眾人在這之中殺害了近乎四十具復活亡者,子爵看到這一幕後便神情高昂的說道:「喔!賭上自身獻出性命的劍鬥士,這裡有如悖德的競技場!望著眼下戰場,啜飲紅酒的我彷彿就是尼祿在世一般!」

  「啊!我還不能殺了那個髒東西嗎!」羅納德聽到子爵的話語就趕到火大,原本遵守規則的心情也被子爵給破壞得徹徹底底,格雷爾生氣地大吼:「不是你最先阻止我的嗎!」隨後他把矛頭轉到子爵身上,「你啊!快點讓那個裝置動起來啊!」

  「那好吧,終究還是到了建國的時候,那麼,各位鬥士們!讓我看看對皇帝宣示忠誠的不死鳥之舞,盡情展翅飛翔吧!」子爵在做出自己的不死鳥姿勢後就露出自信的微笑,只是這個微笑讓原作中的四人對他的仇恨值拉到最高,他們不約而同地說道:「還是殺了他吧…」

  「真是的。」林祐誠看了看丹克,並用好友通訊問了他要不要立刻按下按鈕呢?丹克也馬上回應他不用多管閒事,還是讓眾人知道真相會比較好,隨後葬儀社也開口說道:「哎呀,還不知道那台裝置是什麼就放棄不會後悔嗎?」

  「怎麼了嗎?來吧!」子爵滿心期待眾人的表現,眾人看了彼此後就決定做出自己的決定。

  「在胸中燃起的火焰…」

  「任誰都無法將之熄滅…」

  「我們就是嶄新的不死鳥!」

  所有人都跟著子爵做出了不死鳥之舞的動作,這個情況讓謝爾,格雷爾,羅納德感到不悅與崩潰,子爵也高興地說道:「非常好,各位!就讓你們親眼見識臣服於我的死人軍團吧!」

  子爵按下了按鈕,但是機器只是運轉一下後停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奇怪?」子爵對於機器這樣罷工感到不解,復活亡者也開始叫囂,子爵也不敢置信地大喊著NO,而葬儀社則是在旁邊哈哈笑個沒完,子爵抬頭看著曉學會的創始人利安說道:「利安,你做的裝置一點用都沒有啊!」

  「那個難道不是你的東西嗎?」月很好奇地看著子爵,子爵馬上做出無辜的神情說道:「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奇怪的東西啊?」

  「混帳,原來是你騙我的嗎?」利安生氣地抓著欄杆說道,謝爾也注意到了問題所在,格雷爾則是認為這是浪費時間打算直接一點解決子爵,格雷爾在路途上接連解決掉了無數的復活亡者,也看格雷爾的電鋸將把子爵殘忍的殺害,但是一個人突然站出來用一塊木板擋下了死神鐮刀,格雷爾被這個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嚇到了,因為號稱什麼都可以斬斷的死神鐮刀居然連一塊小小的木板都切不斷。

  「已經好久沒有笑的這麼開懷了…真是失禮了,不過失去作風這麼有趣的男人,小生認為這是對全世界的損失,你難道不這麼認為嗎?死神先生。」擋住鐮刀的人,也就是葬儀社對格雷爾輕輕一笑,也同時將格雷爾他甩到旁邊去,帽子也因為剛剛的關係而落地,葬儀社也將木板擲出,格雷爾他擋下了木板,同時也因為格雷爾的關係天花板的玻璃碎裂,玻璃的碎片如同雪花一樣緩緩的落下。

  「真是悲傷呢,因為接下來笑容要消失了…」葬儀社緩緩地撩起被劉海,露出了之前被瀏海遮蓋住的黃綠色雙眼,那雙眼睛好無疑問是死神的證明,所以葬儀社真正的真面目就是死神,葬儀社在被眾人稱之為死神時也就只是輕笑著,「還真是令人懷念,已經有半個世紀沒有人這樣叫我了。」

  「葬儀社,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只要有這台裝置就能控制那些屍體的嗎?」利安憤怒地衝下去質問葬儀社,但是葬儀社聽到後也就只是淡淡地摸著自己的下巴做出思考的樣子,「有這回事嗎?」

  「你騙了我嗎?」利安對於葬儀社的態度感到不悅,但是葬儀社也只是輕笑著回應道:「還不因為你居然認真的想用醫學讓死人復活?那模樣實在很滑稽。」

  「這是因為有透過醫學讓全世界變得健康的這個崇高的目的!」利安想要試圖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但是葬儀社也就只是淡淡地說出了一句話,「但是,在借助小生技術的那個時間點起,就不再是醫學了。」

  這句話無疑是一枚小小的細針,而這個細針將利安的反抗毫不留情地戳破了,葬儀社見狀也在說道:「這種會對患者執行自己無法理解的手術的傢伙,已經算不上是醫生了呢。」

  「怎麼會?」利安絕望的跪倒在地上,他為了讓人們擺脫名為死亡的不健康而向葬儀社的技術伸手,但是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造就這麼多人喪命,這個行為真的不是醫生該做的行為,葬儀社也緩緩地走向利安,並像撫摸小狗一樣,用安慰的語氣說道:「你真是個對小生的話語毫不懷疑,言聽計從的乖孩子呢。」

  「這傢伙…」林祐誠看著葬儀社不自覺的咬緊了牙關,似乎是對葬儀社這種玩弄他人願望這點感到火大,謝爾也對葬儀社提出了質問,「換句話說,這起死人復活實驗的事件,你就是主謀嗎?葬儀社。」

  「這是秘密…盡管很想這麼說,但是伯爵剛剛都已經用不死鳥的姿勢支付過大量的情報費用了,就告訴你們吧。沒錯,創造出這些會動屍體的人的確是小生。」葬儀社緩緩地說道,隨後基斯站出來說道:「你做出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目的?」

  葬儀社對所有人慢慢的開口說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好奇心而開始的,這個世界上到處都充滿著故事,而這些故事都是由那些活生生的人所飾演的,有好人當主角的故事也有壞人當主角的故事;有平淡的故事也有刺激的故事。

  但是在怎麼精彩的故事都還是會有句點,那就是死亡,只要人類死亡的話那麼死神就會負起責任回收那個人身上的走馬燈也就是靈魂,那個人就算真的死亡了,所有的死神都過著如同嚼蠟一樣的生活,這個時候葬儀社突發奇想,要是這些應該結束的故事還有後續的話會怎麼樣?那些失去靈魂,已經結束的走馬燈如果再讓他走下去的話,那麼肉體會怎麼樣呢?

  「難不成…你編輯了已經結束的走馬燈?」格雷爾震驚地看著葬儀社,葬儀社也只是笑著說道:「嘻嘻…你說?不妨用你的能力看看他們的走馬燈吧。」

  格雷爾他聽了之後就用死神鐮刀攻擊了附近的兩名復活亡者,而這些復活亡者也就出現了底片,底片上倒映的是它們生前所經歷過的一切至死亡,但是在死亡之後就被葬儀社扮演的默劇取代,這個實在是讓人感到費解與困惑。

  「理應與死亡一同來臨為走馬燈終結的句點,由於小生用偽造的記憶硬街上去,便永遠不會來臨,這麼一來,肉體便會誤以為自己的人生還在持續活著,在沒有靈魂的狀態下自主性的開始重新活動。」隨後葬儀社便在自己的胸口處比出心形,「甦醒的他們基於本能而追求自己欠缺的東西,也就是靈魂…而試圖打開活人的身體,一切都是為了讓走馬燈能迎來終點,告一段落呢。」

  「所以他們會動,是因為在追求我們的靈魂…」謝爾認真的說道,丹克也在旁邊露出認真的神情,「我想是吧,雖然失去理智但是他們知道自己已經死亡了,肉體上的痛苦都讓他們無法好好的安息。」

  「那位老先生的想法還真是有趣啊,但是很可惜,當然沒辦法將他人的靈魂變成自己的東西,喪失自我的人肉玩偶非活人也非死人,扭曲人肉玩偶,經過縫合之後變得一如生前,如同蠟一般的白澤肌膚,不僅不會吵鬧喊叫,而且再也不會吐出謊言的嘴巴,比起活著的時候更加美麗純潔吧。」葬儀社抓著一個掉下來的復活亡者跳舞著,臉上有著對這個復活亡者的讚賞。

  「真讓人想吐…」謝爾看到這些復活亡者的時候相當的反胃,林祐誠也露出認真的神情說道:「這點我也同意,畢竟比起這些只會嗷嗷叫的殭屍,我還更喜歡與活人對話呢。」

  「無法理解這種美麗,伯爵,小鬼,你們還差得遠,扭曲人肉玩偶,可是很多人想要哦。」葬儀社放開了復活亡者讓他自由的行動,也同時笑著說道:「這些孩子們不會感到疼痛或恐懼,只會一味追求靈魂、吞噬活人,怎麼樣?這是最棒的生物武器吧,那些異想天開的人們,說想要看看這些玩偶能發揮多大的用處,就在這艘豪華郵輪上,放進與扭曲人肉玩偶數量相同的人類,好進行實驗,看一旦互相廝殺,哪一邊會有多少數量倖存。」

  「已經瘋了…」賽巴斯欽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便露出嚴肅的神情,葬儀社也只是無奈又鬆口氣的說道:「不過作夢也想不到,郵輪竟然會不小心撞上冰山。不當死神的小生,手上已經沒有名單了,反正省了沈船的功夫,也算是一石二鳥。」

  「越聽就越不能放過他了。」格雷爾對於葬儀社的想法感到不悅,羅納德也開口說道:「就是啊,死神居然想要扭曲死亡,簡直太不可理喻了!可是他沒戴眼鏡,所以是偶爾會出現的脫離組的人嗎?」

  「不管他是什麼都好啦!總而言之,死神出手干涉人界的生死,不管有什麼理由,都是違規!」格雷爾他義正嚴詞的說道,而這句話當然被羅納德調侃,接著格雷爾生氣地說道:「然而比起那個…傷害了少女漂亮臉蛋的罪過,就算他是帥哥也無法饒恕!」

  格雷爾懷抱著憤怒與不甘朝著葬儀社揮砍電鋸,葬儀社也出手防禦,羅納德來到了葬儀社的背後打算發動攻擊,但是卻被賽巴斯欽給踢開,眼看賽巴斯欽踢到葬儀社,葬儀社以巧妙的姿勢閃開了。

  「賽巴斯小子,你到底想要做什麼?」面對格雷爾的質問,賽巴斯欽回答道:「讓兩位就這樣把人帶走。我會很困擾的。」

  這句話讓格雷爾傻了眼,謝爾便對他說道:「我們的任務是要在女王御前呈現出所有事件的真相,不可能讓嫌疑犯從這裡逃脫。」

  「這是我們死神該自己解決的問題,外人給我閃一邊去!」格雷爾一改之前玩笑的態度,嚴肅對謝爾他們說道,賽巴斯欽也不甘示弱,認真地回應道:「我有執事的工作在身,只能麻煩您閃一邊去了。」

  格雷爾看著自己眼前的賽巴斯欽便說道:「還是一樣讓人酥麻的禁慾感呢,賽巴斯小子,好啊,既然你有這個意思,那麼我們也不需要客氣了。」

  「真想不到你的字典裡竟然有『客氣』這個字彙呢,是我今天最驚訝的事情了。」賽巴斯欽冷酷的看著格雷爾說道,而羅納德站了起來說道:「那就簡單一點,乾脆就用先搶先贏這個辦法,我可不打算輸給大叔。」

  「還有我呢,我也不打算放過這個褻瀆死者的傢伙呢。」丹克他笑著走入戰場之中,當然夏明也緩緩地走進來認真的說道:「這種傢伙我不踢他個幾下我可不會消氣。」

  「簡直就像在獵兔子,那麼…被狩獵的兔子到底是哪一方呢?」葬儀社看到這個局面也就只是露出無所畏懼的笑容,這句話也成為了開戰的導火線…

擊殺復活亡者數量:14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806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最終境界 無限流

留言共 2 篇留言

第三書語
6049/302

06-23 20:24

第三書語
尋求靈魂的亡者--擊殺此事件的復活亡者:每1體30境界點數,每30體1點強化點

達成數140:4200境界點數,5強化點

06-23 20: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 後一篇:[達人專欄] 龍晶騎士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uham725大家
小說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