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把想念留給自己_陸

作者:緊急出口!│2021-06-16 00:54:38│巴幣:0│人氣:29
究竟要到什麼程度的追求,才能讓對方感受到,但又不反感呢?雖然我的女性朋友不算少,大部分也能很輕易的聊天,我卻始終沒辦法為了心儀的女孩多做什麼,我總是擔心這會不會打擾她,糾結著她是不是在忙,然後就默默的讓她這樣過了。

「你幹嘛不打給她,她不是說有事要找可以打給她嗎?」阿沛坐在對面,一面吸著麵條一面說著。
「想她算是有事嗎?」我不解的問,對我來說想念是感情的一部分,當想念堆砌到一定程度,見面才有意義。
「當然是啊,你任性一點好不好,你這樣人家搞不好以為你不要她了。」她咬斷麵條,放下手中的筷子和湯匙,氣到拍了桌子。
「喔。」我被阿沛如此過激的舉動嚇到了:「好啦我晚上會打給她,可是我還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說什麼才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想她啊!」我能理解她一字一句的意思,但始終不了解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其實根本就不需要意義,談戀愛最忌諱的就是帶著腦,儘管深諳此道,我卻辦不到。

—————————————————

距離上次見面過了一個月,柚子的大學生活也算正式開始了,她會說著系上發生的事,而我也會因為她說的事想起曾經,然後分享,或許我挺擅長說故事的,她總是聽得津津有味。
中間我曾問她能不能去找她,但她拒絕了,她的理由是最近排不出時間,而我自私的以為她或許只是不想見我,我也有想過不告訴她就直接去,但我不敢這麼做,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在她心裡是怎麼看我的,我們的關係真的有到想見就能見嗎?

柚子告訴我雙十連假她會去台中找另一個網友嘟嘟,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我說:好啊,我也想去看看嘟嘟長怎樣。
我說了謊,我其實沒有很想知道嘟嘟長什麼樣子,我想見的只有柚子,至少又有了和柚子見面的機會,我自然是非常期待。

那天依舊是搭火車,不過只有我,自然的回想起第一次的約會,要是這次也能那麼順利就好了,不過這次多了兩個人,一個是嘟嘟,一個是柚子的同學。
到了台中車站,還沒到約定的時間,我隨意的晃了晃,台中車站相當氣派,現代風的三層月台,和站前的噴水池,一旁還保留著舊車站的建築。
到約定時間後,柚子傳了一張照片,是在舊車站那,我晃晃悠悠的前往,見到她和她同學時,我不知道她朋友知不知道我和柚子的關係,我也不想讓她知道,我所知道太多的關係都是所謂的閨蜜搞砸的,所以我表現的像個一般朋友,僅僅是微笑的打個招呼。
嘟嘟稍微遲到後,和柚子一見面,立刻熱情的擁抱,我很嫉妒,柚子曾經告訴我,她並不喜歡身體接觸,只有少數很要好的女性朋友才願意簡單的擁抱、牽手,我不知道她們在網路上都聊了些什麼,能在初次見面時就這麼親密,也許她們早就是能掏心掏肺大聊心事的知己,而我只是一個喜歡分享故事,卻了無情感的人。

為什麼這麼說?雖然我經常分享自己的故事,使用的也都是第一人稱,但我從來不曾描述過自己的感受,就像一台跟拍的攝影機,別人看得到畫面裡傳遞的感情,但沒人會想到這攝影機也是有血有肉。

簡單的寒暄之後我們吃過午餐,然後搭公車到一中街去,柚子和她同學坐,而我則是和嘟嘟一起。
「妳還記得我說我要把妳腿打斷帶回家養嗎?」我對著嘟嘟戲謔著說著,這是我們之前在群裡聊天時,我曾開過的玩笑。
「什麼啦,不要,我才剛來台灣,我還想回家看我爸媽。」嘟嘟是香港人,今年來台灣唸大學,人生地不熟。
「我今天還帶了這個。」我從包包裡掏出雨傘,笑得愈發邪惡。
「拜託不要,我跟柚子說喔。」她一面裝可憐一面威脅著我,我其實不清楚她知不知道我對柚子的感情。
「沒用的,她敢攔我我就連她一起扁。」我的玩笑越開越大。
「好可怕。」
在公車上我和嘟嘟一路上都煞有介事的討論著我要怎麼把她腿打斷帶回家養,然後怎麼養。

終於到一中附近,開始了女性所謂的逛街,我們先是到女裝店,我的身材和長相實在陽剛,對女裝也沒太大興趣,因此我興致缺缺的站在遠處看著她們。
嘟嘟和柚子的同學穿著都像是精心打扮,服裝整體像是特別搭配過,連拿哪個包包都有所講究,而柚子就顯得樸素了許多,雖然上衣和褲子整體不算突兀,但包包和上次約會時是同一個,我想或許她只有這個包包吧。
正當我這樣想著,我注意到柚子盯著我看,我也回望著她,用唇語說:怎麼了?
她的頭傾斜了十七點二度,對我眨了兩下眼,花了零點二四秒:沒事。
我又被她萌到了。
她把手上的衣服放回衣架上,朝我走來,我問她:「怎麼了?不看了嗎?」
「好像都沒特別適合我的衣服。」
「嗯,這間店的衣服好像都偏成熟,感覺嘟嘟就還滿適合這種風格的。」我客觀的說著,我不知道她想聽什麼話,或許不該在她面前稱讚其他女生,但我真的不想對她說謊。
「你之前不是說你以前有陪女生逛街的經驗嗎?」她站在我旁邊,和我一起看著嘟嘟和她同學拿著衣服互相比劃。
「對啊,好累。」我想起國中最好的死黨曾跟我說過:「不對,不能說好累,要說甘之如飴。」
「我懂你們的感受,我的腳好酸。」柚子說。
「找個地方坐嗎?」我心疼的看著她,而她卻搖搖頭,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而後我們又到了一家飾品店,主要客群依舊是女性,但這次我反而比較有興趣,我本身是讀設計的,對這些小東西算饒有趣味。
我一面打量著這些精緻的小物,一面思考著其中的設計元素。
剛巧我和柚子看到同一件耳環,她說:「你覺得這個怎麼樣?」
「他設計的很修長,滿優雅的,而且中間這顆藍色透明的寶石也鑲得很有意思。」我把我心裡想的說了出來。
柚子拿起那個耳環,放到自己耳邊,對著我問:「那我戴起來呢?」
我實在不怎麼喜歡回答這種送死題,我意味深長的笑容反問:「你是要我用設計的角度去看,還是用我的角度去看?」
「設計的角度。」
「我覺得他設計的比較修長一點,應該比較適合成熟一點的女生戴,妳應該挑個可愛一點的。」姚無情感的回答。
「那你的角度呢?」柚子接著問。
「妳戴什麼都好看。」我話說到一半,嘟嘟剛好過來,聽到了這句話。
「聽起來好像渣男會說的話喔。」嘟嘟把柚子稍稍拉離我,將五官往鼻頭擠,像雌性動物要保護她涉世未深的小寶貝一樣的表情。
我輕蔑的笑著:「妳們不就愛聽這種話嗎?」我有個朋友,他嘴裡總是連發這種甜言蜜語,儘管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渣男,可他身邊卻從不缺女人。

那天我們從下午一點一直逛到了晚上八點,嘟嘟回學校,而柚子的同學則是搭北上的火車,終於有了能和柚子獨處的機會。
「妳要搭哪一班火車?我想搭下一班自強,早點回去。」在月台上,我問柚子。
柚子的視線掃了四周,到處都是人,當然供人休息的椅子也被坐滿了:「隨便一班吧,我現在只想趕快坐下。」
她的聲音和眼神少了很多元氣。
「嗯,那就搭下一班區間吧,快來了。」

兩分鐘後就有一班區間進站,而我們一起上了火車,剛好有一個位子,我指了指,示意她先坐,她再度搖了搖頭,我再度無法理解。
直到過了幾站,終於有兩個相鄰的座位空了出來,我們才一起坐下,她說:「好累,我要睡了。」
「那妳剛才幹嘛不坐?」我問,但是她沒有回答,我也不再追問。
我看向她,她閉上眼,手裡握著剛買來當晚餐的果凍,我想我該不該幫她拿著。她的頭因為沒有支點一晃一晃的,我想我該不該伸手讓她靠著我的肩膀,我想,我只是想,我什麼都不敢做,我好怕我做了什麼會傷害我們的關係,我掙扎著,我和她到底是什麼關係?

這天唯一和她獨處的機會就這樣被我浪費了,下車前她和我招了招手告別,那是我對她最後的印象了。

回宿舍後,我也累個半死,但我強撐著把想告訴她的話打完,送出後才睡。

“妳今天看起來比上次更憔悴了,頭髮比上次更毛躁了,我知道大學課業很重,但要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事可以告訴我,不要讓我擔心,我會心疼的。”

—————————————————

這段話成了我們對話紀錄的終點,時至今日,我依舊想念她,但我沒有告訴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795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sdfg36001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把想念留給自己_伍... 後一篇:把想念留給自己_end...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天氣真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