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64 - 黎明編 3 屍花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10-09-26 22:07:27│贊助:0│人氣:784
一切都是如此混濁的世界,仰望是一片污穢的雲海?還是漆黑的河川?地下也是一片黑色的污巴似的東西。

這只是想像畫面,只要這個人喜歡,一切的東西也會如她所想像一樣。
正因如此,這個世界沒有希望的明天,迎來的光輝亦只有墮進更深的深淵之中。

代表「創造」的,代表「破壞」的,還有代表「一切」的

「一切」希望繼續這樣子永不完的輪迴,只有這子才會出現那一絲的希望
可是「創造」和「破壞」並不如此認為

「讓這一切也結束吧……傑洛。」

這只是想像畫面,只要這個人喜歡,一切的東西也會如她所想像一樣。

這個混濁的世界剎那間轉換成

憎惡,妒嫉,絕望

一切負面的景象,令人難以透氣的恐怖地段

她哭泣著,如狂風一樣撕裂一切的,如野獸在唬吼。
衝擊波斬在保護罩上的可怕聲音傳透了整個房間,在場的一眾人只有盡力的抵檔下去

「我…我這麼愛著你!」
「為什麼……為什麼啊!」

金髮的少女眼睛忽然轉變成火紅色的,她冷冷地笑起來。
她一手劃破了的天空,上方的碎片如破碎的玻璃一樣散落在地上

曾經有人說這,這個世界其實是曾經歷第三次世界大戰後所殘存的世界

混濁下出現更混濁的畫面,一望無際的灰黑世界

「再也不要……這麼討厭的世界一次又一次的……」

少女像是把世界的面具完全劃破,而這個世界……

就是所謂的真實嗎……





「請你殺死我吧……」


Elpis 64
黎明編 3

屍花

「快跑!」

青年向著身穿破爛洋裝的少女如此吶喊,他強行拉著少女幼小的手臂奔馳。曾經是一個繁榮的都會中,現在他們所擦過的只是一個被戰爭洗禮的殘破廢墟,再也沒人住的公寓,看他搖搖欲墜的樣子,他們也不想躲到那裡去。而從他們後方,一大堆機械裝置正在追捕他們。

那些東西看起來像是古式電影中,使用氣墊式的裝置來行動,在它身上安裝了一部份的武器和偵察器。青年看準他們疏散的時間遂一把他們擊破。

連日來的生活都是如此,少女快要崩潰的樣子,像她如此纖弱的體質根本是不可能如此奔跑,可是她不能停下來。她在逃命的途中看過不少同樣的少女遇害,他們每一個的死相也十分可怕……

他們生前已經不好過,死後也是被人凌辱的玩具。

青年不忍心她也成為其中一份子,只有拉著她拚命逃亡。

青年把眼前的機械打壞,少女手持手槍下來追過來的機械,雖然她不壇長戰鬥,可是眼力可是他們天生必備的東西。

他們只有逃跑下去,往著各人所說,夢想的機械人國度……

2010年,機械人報銷計劃依然持續中,雖然有不少反抗的聲音,可是聲音似乎並沒有傳到高層之中。而機械人的反抗勢力亦漸漸強大起來。

他們再也不會稱呼自己為機械人,他們稱自己為Android,是一個獨立的新種族。

曾經是機械人皇國的日本被列為危險國家,更有些危險言論指出日本只是自演「威利動亂」,所有英雄洛克人的言論都是偽造。





兩人暫時逃出了追捕,他們躲進一所廢棄的超級市場內,這樣子他們亦可能得到補給。

「小姐!可以了嗎?」

青年背著少女的說著,少女正在換衣服,她那身蘿莉服再撕下去都不是辦法,倒不如換掉好了。

「嗯……」

少女溫文的說著

脫下那身破衣裳,少女顯露出白滑的肌膚,就是人類美人也不曾如此順滑的。漂亮的女性身材,相信能迷倒任何男性的軀體。

果然女性機械人是男人的浪漫。

……

青年看了一眼立即回個頭,那套性感內衣是什麼一回事了,他十分生氣。

「侍衛大人不是想要我嗎?」
「別開這種無聊玩笑!」

青年拒絕了少女的挑逗,使現在的場面十分尷尬,他倆亦沉默了許久。不過拒絕也正常吧?機械人應該沒有性慾才對。

「那……為什麼要救我……」
「像我這種人……死了不就好嗎……」

少女先說出灰心的說話來,青年也在想是不是剛才對她太凶了。少女還是沒多自信的,眼著她這樣子青年就開口說。

「保護小姐是我的職責!」
「我的地位可是比你更低微!」

少女縮起來的,像是人類哭泣的樣子抖震的,可是機械人並不能哭泣,少女現在的樣子有看起來怪怪的。

「我只是為了滿足人類慾望才誕生…除了這些外,我什麼都不會…我並不像你們這麼能幹…就連獨立生存的能存也沒有……」
「所以我才要保護小姐妳!」
「……」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只是,我只要能保護小姐妳就好了。」

少女安慰的躺在青年的胸膛上,其實他只要捨棄這個沒用的女性機械人,存活的機會不就大大提昇了。這樣子真的好嗎……

她很欣慰的同時,卻很討厭自己這個無能的身體。

少女是初部正式量產的高價女性型機械人IRIS,雖然她的設計大致上是根據禮特的傑作 – 羅露,可是作為商品她所有武裝亦被刪除。其用途並不是什麼偉大,單純是滿足人類最原始慾望而設計。女性機械人根本就是男人的浪漫,機械人打從開始根本不必要擁有性別。

在她誕生的一刻,她的人生就如被咀咒一樣,活著不是人過的生活,為滿足人類負面的精緒而存在,即使四肢脫落她依然要強顏歡笑。青年為她修理的次數已經數不盡的……

少女雖然渴望逃離這種鬼一樣的生活,沒想到迎來的卻是更絕望的明日。

當政府宣佈報銷機械人之時,同型號的IRIS最先受到不一樣的遇害情況,沒有反抗能力的他們即使是一般人也能對付他們…再多可怕的畫面,同型號的她不用想也知道會怎麼樣……她之所以能存活下來只因為這名青年。

而這名青年則是名為Colonel型的廉價機械人,這系列機械人一般都是負責粗重工作,不過不同粗略的機械工人,Colonel型的智慧比較高,工地中大都會有一架指揮下等的工人。而這名Colonel型則是和IRIS型同屬於一家富裕家庭,IRIS型的用途就略去,Colonel型的負責保鑣的工作。

對於Colonel型而言,這架IRIS型的可說是大小姐一般,兩者的價值差距相當地多,IRIS型可是用最上級的人造皮膚打造,其外表幾乎和真正人類沒分別。可是Colonel型只是單純的強化纖維制作,除了面部比較像人型外,其他都是很粗糙的一般機械人。

但是現在這刻,過去什麼的都不再重要,所有的機械人都必須報銷……

「小姐。」
「叫我艾莉絲好了。」

這個晚上,艾莉絲在Colonel型的雙臂下「睡著」了。或許是男人的浪漫,艾莉絲這種機械人不必要的機能卻存在,給人很萌的女生感覺,正因如此精密,Iris型才會如此高價。

Colonel型則是在這段時間「休眠」,就像是電腦一樣休眠功能差不多,萬一出現什麼情況再啟動時也不會如此費時。相比「睡著」的艾莉絲,她完全是關機的了。

他們逃亡了那麼久,終於可以休息一刻。除了追擊者,他們還有另一大敵。被稱為威利最後之作的「機械人流行性感冒」。政府為了更確實和有效地進行報銷工作,他們在日本擴範地散播了這種病毒。

曾經有人質疑這做法,可是政府則卻有「對人體無害」的詳細報告,這促使了病毒更擴範地散播出去。

Colonel型最擔心的就是這個防不勝防的病毒,畢竟這是威利的傑作,並不可能說找解毒就那麼簡單的治癒。不過「機械人流行性感冒」主要是發熱症候,他則先在這個超市中準備了不少散熱用的物品。

能夠逃出去嗎?

事實上並不樂觀…可以逃往那裡去?整個日本,不…全世界都對機械人進行報銷行動,就算走到那裡也是一樣啊。所謂的機械人國度,根本是大家在絕望時隨便安慰自己的說話而已。

Colonel型像是有什麼目標的,他帶領著艾莉絲一次又一次的脫離險景。他亦細心教導艾莉絲,像是射擊的姿勢,基本的持武器攻擊方式等。Colonel型就是有這種領導才能,正因如此舊世界才會如此量產這款機械人,也深得各階層的信賴。要不是出現報銷行動,大家也不會把這個「信賴和安心」的象徵供出來丟,可是政府的決斷也是沒有辦法。

可是這種日子並不長久,Colonel型亦被「機械人流行性感冒」所感染了……

初階段時他還勉強能擊退敵人的,可是在病症漸漸擴大時,他愈來愈無力了。艾莉絲當然也察覺到這事,她很希望可以幫得了什麼忙,可是對她而言實在太難了……

如果身體再強壯一些的話……

再強壯一些?

艾莉絲抓狂地把自己纖幼的手臂抓爛,抓得直至機械零件也露出來。Colonel型雖然不希望如此,他是有能夠喊停他,他的話艾莉絲一定會聽從。可是之後又如何了……他明白艾莉絲的用意,所以只有讓她瘋狂下去。

艾莉絲十分痛恨自己的無能。她是一個機械人,可是她卻只有比一般人類女性相若的機能,這個沒啥用的美貌正諷刺她的一生都只是空有外表的蟻嘍。

她抓狂的要把這對一點用處也沒有的雙手破壞,她把殘破的機械雙腎裝拑在自己的手上。幼滑的雙腿也換成機械的雙腿。

隨著日復日的逃亡,他倆不停的交換資訊,艾莉絲學習更多的求生能力。她只是希望……

「這次換我來保護你。」





「機械人流行性感冒」目前是不治之症,Colonel型告訴艾莉絲一定有解決的方案。發明人是威利博士,他也是主張機械人的科學家,滅絕一切機械人不是等同否定自己的一切嗎?

一定有什麼可以免疫的。艾莉絲看著Colonel型如此有信心的,她也打消了憂鬱的思想。雖然有點危險,但是他們還是每天休息前也作資訊連繫,即使足不出戶,Colonel型還是能夠知道外間資訊,以他的頭腦提示之後的行動。

這段的日子,是艾莉絲過得最幸福的日子。她覺得很不可思議,只是待在Colonel型身旁,什麼也覺得是有希望的。換上人類的角度,她大概是愛上了Colonel型。

她從不敢想像自己拿起武器戰鬥的樣子,以往覺得醜透了東西,現在身上都裝拑起來。她只希望回去的時候Colonel型微笑的讚許,輕輕的摸著她的頭。她就心滿意足了。

只是這些日子並不長久……

紅色的魔炎,像是電影中出現的魔物一樣的東西。

這次真的連死神也不放過我們了嗎……艾莉絲咀喪地說著,像這種超越常識的東西出現在眼前,她只有認命。

她閉上雙眼等待死亡的降臨

鏗!

隨著她手持的鐵棍落地響起的清脆聲音,連串的爆炸聲音傳過來。

魔炎雖是沒有形態,不過看來就像是瞪著艾莉絲。魔炎所發出的一陣陣刺骨的恐怖聲音,艾莉絲恐懼得說不出半點話來,她整個人無力地跪在地上。

牠這是什麼意思?單純把獵物殺死並不有趣嗎?

魔炎用著機械人也聽不懂的語言說了幾句話,是說話還是咀咒之類?艾莉絲並不敢想下去…

魔炎不禁笑起來,那喪笑的聲音更顯得恐怖。看來魔炎暫時並沒有殺死艾莉絲的意思,才一瞬間牠以非常識的手法離開掉,快得根本捕捉不了。

已經告一段落嗎?艾莉絲鬆了一口氣,可是……她很清楚知道自己已經被瞪上,全身亦有種被監視的刺痛感,她只是被愚弄在魔炎的手掌中,說到底自己只不過是別人的玩具,不管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Colonel…得救了。」
「真是嚇一跳了……我還以為死定了。」

……

「Colonel?」

……

「Colonel!」

艾莉絲不禁抖了一下,她心中已想起那個消整的想法,可是她想盡辦法要打消自己的念頭,她搖晃著他的身軀

「Colonel!別耍我吧!Colonel啊!」
「你不是說一定會找到疫苗的嗎!不是的嗎!」

沒有任何的回應,艾莉絲很渴望這只是偶爾的。可是現實卻殘酷地把她摑醒。「機械人流行性感冒」目前是不治之症……Colonel型已經離開她這個現實。

一陣刺骨的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是牠?

「不…」
「不要帶走他!」

在艾莉絲眼前出現的只有對她最殘酷的現實,魔炎燃燒著Colonel型的身軀,炎火如有新生的鑽進身體的每一個各落,艾莉絲想伸手之際,一道更加強烈的火光把她彈出去了。

她眼看著最後一刻,她恐懼得不夠作出任何行動,看著最親的人被吊至半空,身體完全地粉碎了……

這時候魔炎再一次瞪著她,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下,魔炎再一次地在艾莉絲眼前消滅了。

嚇得不敢動彈……

為什麼不殺她,這單純是惡魔的趣味嗎?

無力的,無奈的。艾莉絲絕望地喊叫……

失去Colone型的艾莉絲。她如行屍走肉一樣的生存。消滅眼前的危機又如何?下一次還有那麼幸運嗎?在這個荒廢的地方,還有多少物資可以供她使用……還有她對「機械人流行性感冒」還有多久抵抗力?

艾莉絲很害怕,每一次戰鬥她也把自己縮在一角。

她很怕死,很怕一切的來臨…她更覺得當時被當成人類玩具的時候比現在更為好。現在過的每一分秒也像是精神凌辱的。她打從開始也明白自己是如何軟弱,只是…她很想回報Colonel型對她所做的一切,她才有目的地站立。

魔炎就似是嘲笑她的軟弱,常常在她面前出現,威脅她似的。
為什麼不把她一起解決,她這樣子怨恨,可是膽小的她卻在魔炎面前什麼都做不成。

艾莉絲最終也感染了「機械人流行性感冒」

四肢無力的她只是任人宰割,機械設施一步一步地打擊她,進一步削弱她的活動能力。連聲的炮火聲音奪去她的四肢,她再也沒有反抗……

機械一步步的走近她,槍口對著她的腦門。

「這個令人厭惡的世界……bye bye。」

呯!





為什麼……

為什麼我還有意識?就是不想讓我安息去嗎?

艾莉絲不甘心的想著,身體都被打爛的她為什麼還有思考的意識。她感覺這裡有點不一樣,想舉起手,卻沒有任何反應,看東西,也不是用眼接收。

她感覺出來了,亦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為什麼!

她不禁如此想,這個高尚住宅是她曾經生活的地方,當時併了命逃亡,可是為什麼會回到原來的地方?

那憎惡的,她主人的聲音,對她所說的污言穢語。這並不像是死亡的回憶,她確實知道那可惡的老頭就在她身旁。



從她的腦海中不斷地接收到無數的資訊,有種很痛苦的感覺,另一邊有種身體撕裂的痛楚。一時間令她失去了知識,可是迎面而來的電擊喚醒了她。

不單是那可惡的老頭子,不同的穢瘁語言進出她的腦袋。

她意識到在很多不同的地方,看到不同的Iris型的過去,她們的遭遇。她們如殺豬一樣的嚎叫,在場的人們卻表現出扭曲的表情,他們為此而高興,為了更滿足這份扭曲的思緒…

「為什麼要這樣子!」艾莉絲說
「這些該死的人類!」艾莉絲說
「饒了我!對不起!對不起!」艾莉絲說
「殺死你們!殺死你們這群混蛋!」艾莉絲說

這是什麼?艾莉絲完全搞不懂…她眼前出現了和她相同樣子的,同是Iris型的機械人。

「是我。」

不只是一個,多個Iris型的機械人仰面而來,她們帶著同樣的面貌,不同程度的憂鬱表情。

「是我。」
「是我。」
「是我。」

各個Iris型觸碰艾莉絲的雙手,像是迎接新的同伴一樣,這回她終於明白是什麼一回事。

「嗯,是我。」

Iris型表現出滿意的笑容,她們漸漸在艾莉絲眼前消失。

這時候的艾莉絲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她不應該哭哭啼啼,抱天怨地。問題要來了,而且她很清楚自己是希望怎麼樣回答。

沒有身軀又怎麼是好…嗯。沒有的話再造不就好了?不過在這之前她必須先收集好準備資料。否則一鼓傻勁的只有出去被宰,是什麼樣子的軀體,有什麼物料會更好呢?「機械人流行性感冒」要如何解決?如果用人類一樣的身體可能會更有趣?

她不斷反覆問著自己,亦分析出不同的方案和預計結果。這時候的艾莉絲再不是那個單純的懦弱少女。所有的東西都要經過思考的,準備周到才行動。

雖然這段期間她同時接收到數百,數千,甚至萬的凌辱性思緒。最初的時間真的難受死了,可是無論如何她也死不了,再難受也必須接受下去。

她忘卻了以往的事情,忘卻了那份單純的思緒,亦忘卻了當時和Colonel型的共同思想。

這時候的她一心只有復仇的想法,她只有這樣一份單純的憎惡感情。

2010年9月末,

少年和平時沒兩樣,他駕駛機車到各處派送貨品。他哼著謎一般的歌曲,一面很享樂的東子。這樣子休閒的生活真是最棒了,這時候機車中的對講機吵起來

「前輩,不要對著對講機唱這些電波曲。」
「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總是不聽別人說話的傢伙……」

少年每一天都是如此的,可是……這天發生的事情改變了他的一切。

如地獄繪圖般的鮮紅世界,血與肉也沒法子分清……

「啊……」
「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76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科幻|角色扮演|

留言共 1 篇留言

Cecil
【次回預告】

沒有希望的明天,迎來的光輝只有墮進更深的深淵
永不完結的憎惡

「就是因為有你們這些人的存在,我們這些士兵還得必要存在。」

黎明篇 4

紅之雨


「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如地獄繪圖般的鮮紅世界,血與肉也沒法子分清

「我……我真的很沒用!」

殺啊!殺啊!殺啊!殺啊!殺啊!殺啊!


===== 分 隔 線 =====

後記:

少年的東西是起源自エルシャダイMAD。

這次的次回預告和上一次完全一模一樣,原本艾莉絲的故事我想用半話說完,可是很遺憾又和原定有偏差了。在初期寫作時我曾經在故事中途又提一提齊威爾的愉快生活來對比艾莉絲的辛酸,不過那樣子就會和黎明篇1完全一樣的了!

本次的故事事實上2字就說完,「屍花」。原本我想用「Rafflesia」,不過這個由F91帶來的名字太直接了,那我就用上「Rafflesia」的中文別名了。

這話就是在說「鸢尾花」演變成「屍花」的過程。這話亦和前作Brand New Mermaid的複製Iris有點接近,這就是平行世界吧?BNM中的複製Iris被幸運之神照料著,可是本作。不好意思,相當地黑。不過這個機械人的Iris和Reploid的Iris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就是了。

而本作主人公Harrison…不知鳥到那裡了!這就是所謂的大幅度偏離了,搞不好全個黎明篇都沒有他份兒,原本的設計黎明篇是為他而寫的…可是搞出個異形篇,為了和上一個故事不一樣,已經和原意不怎麼一樣了(笑)。不過想真一點,我並不想寫一個勇者戰魔王的故事…

09-26 22: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後一篇:コンテ:GALZOOアイ...

訂閱

作品資料夾

lovey1110♥♥♥♥♥♥♥
歡迎光臨噢(́◉◞౪◟◉‵) 長篇,BlackParadise創作更新,歡迎掉入平行世界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56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