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伊里亞·斯塔利諾夫:鐵路工程師,游擊隊員,拆彈與即造爆裂物專家,現代叛亂作戰之父

作者:子珅│2021-06-07 03:07:03│巴幣:90│人氣:483
伊里亞·斯塔利諾夫(俄文:Илья Старинов,英文:Ilya Starinov)出生於1900年,在一個俄羅斯的鐵路工人家庭之中。他的父親為俄羅斯帝國的國有鐵路工作,工作內容是維護鐵路。因為家庭環境,他從小時候就對鐵路的重要性有了概念。根據他自述,他記得最早的回憶之一就是他父親檢修鐵路,發現有一段鐵路沒有連接起來,然後警告了接近中的火車,阻止了意外發生。

他住在一個小村莊之中,他們家也跟當時大多數的俄羅斯家庭一樣窮。在1917年的時候,布爾什維克革命發生,17歲的伊里亞毫不意外的懷著年輕人的熱血參與了革命。他當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場成功的破壞行動:用倒下的樹木阻斷通往聖彼得堡的鐵路,拖延了保皇派白軍的增援。他在革命中的經驗加深了他對破壞行動的理解,尤其是在特定地點進行破壞可以放大效果這件事;另外他也發現,在敵人控制的地區行動時,夜間行動真的比較容易,還有破壞行動的規劃最好要大膽,可以收到的效果才會更大。

革命結束之後,他繼續在紅軍之中服役。1919年的時候,他被破片炸傷腳,差點截肢,不過進醫院接受治療之後救了回來。在醫院養傷的時候,醫院裡的其他病患說服了他去加入工兵,之後開始接受技術性的訓練。

在剛剛成為工兵的這段時間之中,他主要都負責處理彈藥,也開始熟悉了爆裂物的使用,後來接受了軍用鐵路事務訓練,這成為了他的專長。鐵路對蘇聯來說非常的重要,由於蘇聯幅員廣大,鐵路對蘇聯來說是唯一有效的戰爭後勤手段。

1922年的時候,他正式加入蘇聯共產黨,接受軍官訓練。到了1923年的時候,伊里亞開始指揮他自己的單位,負責修復在革命中受損的鐵路線。當時在革命中,許多的鐵路上都留下了不少爆裂物,讓伊里亞得要自己處理這些東西,把未爆彈移開,然後安全的引爆爆裂物。這些經驗讓伊里亞成為了一個拆彈專家,還啟發了他對即造爆裂物的興趣。他當時的日記裡寫著:

每次在處理未爆彈的時候,我都會趁機研究引信的結構。我之前對炸彈和砲彈第一次做實驗,看能不能把爆裂物質(TNT)加熱融出來回收使用,還硬是說服了自己這樣是安全的。這真的有用,尤其又因為現在春天,我們需要TNT來炸開堵在鐵路橋梁上影響鐵路安全的冰。

那時候,我第一次想到要做一種可以摧毀敵方列車的、方便移動的地雷。我們的地雷必須要簡單、方便、安全,引信也必須能完美的運作。在內戰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熟知我們複雜、麻煩的延時反列車地雷的缺點了。我們只有一次成功使用過那種地雷,然後在其他的時候我們都只能拖著那些毫無作用的、多餘的地雷。紅軍才不需要這麼難用的東西!

1926年時,伊里亞被指派了一個非常特殊的任務:為烏克蘭地區的防禦計畫提供意見。這個計畫目的是要阻止任何從西邊來、穿越波蘭與羅馬尼亞的潛在入侵。身為鐵路專家,伊里亞首先檢查並維修了所有從西邊國界進入烏克蘭的鐵路;伊里亞也是個工兵,所以他也建議要大範圍部屬防禦性地雷區和預備大量炸藥。

他提出的防禦計畫基本上是一場在烏克蘭被來自西方的入侵者佔領之後,在前線後方進行的超大規模敵後作戰。他建議準備的大量炸藥就是為了讓蘇聯游擊隊可以在烏克蘭被佔領之後取得足夠的爆裂物來進行攻擊行動。身為一個成功的共產黨員,伊里亞當然知道要讓他的計畫成真,他的計畫必須要政治正確,而他對他計畫的包裝是成功的。對蘇聯政府來說,這種游擊隊作戰確實非常的政治正確,因為這是「屬於人民全體的戰爭」,非常符合共產黨的革命口號,所以當時的蘇聯政府支持他的計畫。

在1933年的時候,伊里亞負責了超過9000個游擊隊隊員的訓練(這些游擊隊員在需要派上用場的時候還可以教導更多人成為游擊隊員),作為蘇聯西部的防禦計畫中的一環。當時,他們也已經完成了一份確切的炸藥儲存處規劃,在烏克蘭境內規劃了起碼數百處的炸藥隱藏處。照著這個計畫走,整個蘇聯西部都會在1933年結束前做好準備,能夠負擔一場以即造爆裂物為作戰核心的大型激烈游擊戰。

然而事情不盡理想。實際上因為在同時間進行的、史達林派系領導的農業集體化佔用了資源,還有農業集體化造成的社會動盪,他的計畫進度嚴重落後。更糟糕的是,由於史達林剛剛開始他的清洗行動,而且他的游擊戰架構就是前幾個被清洗的目標,他現在沒有政治上的發言權。史達林懷疑游擊隊的作戰資源可能會被他的政治敵手使用來推翻史達林,所以他有意的削弱游擊隊架構,還阻止了伊里亞和幾個設計局設計的幾種新型制式炸彈設計投入生產。

在1930年代,伊里亞另外接受了通訊訓練,所以他熟悉了在軍事中的無線電使用。雖然他的游擊隊架構被清洗,他還是被指派在有一定程度秘密性的學校訓練游擊隊,這些游擊隊不只會用來作為防禦手段,也可以用來在其他國家進行破壞行動。他的訓練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爆裂物和相關的技巧,其中有一些學生是來自西歐的共產主義者,後來會成為他們各自國家的重要共產黨領導人物。

因為新的制式炸彈設計被史達林阻止投產,所以伊里亞不能在上課的時候教游擊隊怎麼用那些沒被生產的炸彈。為此,他被迫必須要教游擊隊怎麼自製炸彈。不過史達林似乎沒禁止所有新式炸彈的生產,像是以後會變得很重要的F-10無線電遙控炸彈。

伊里亞其實已經算很幸運了,雖然他在1935年的時候因為「反革命思想」被調查,黨籍還被暫時取消,但是他還是逃過了史達林的大清洗,不像他的幾個被清洗掉的人生導師。

到了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蘇聯決定支持反對佛朗哥政府的人民陣線,伊里亞就自願執行去西班牙訓練游擊隊使用即造爆裂物的秘密任務。因為這個任務不會被官方承認,所以伊里亞必須使用當地可用材料來臨機應變,製造出不同的即造爆裂物,而不能使用蘇聯製造的材料,還好伊里亞實在是非常熟悉這些技能,這些限制對他來說不成問題。伊里亞自願的原因很多,不過除了他可以勝任之外,有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急著離開蘇聯,想要避開大清洗。

總之,伊里亞開始在西班牙訓練游擊隊。他晚上製作即造爆裂物,然後把這些炸彈偽裝成包裹,每天早上把這些假包裹帶到訓練西班牙游擊隊的地點。他非常重視指揮鏈,而且非常堅持這些游擊隊聽從他的命令。在這段時期,他的日記中提到了一些他設計的裝置,不過很遺憾的,可能是保密需要,他留下的描述實在是太模糊了。他有提到一些關鍵字,像是「火柴盒引信」(我知道一盒火柴可以做延時引信,不過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提到的那個)、「開關輪」(少數必須從俄羅斯走私進西班牙的東西,是某種不明引信)之類的東西。他有提到「有的開關輪已經是超過20年前生產的了」,所以大概不是某個只有即造爆裂物會用到的零件。

這時候的伊里亞在他的日記裡首先使用了一個詞來描述這些他訓練/帶領的西班牙革命突擊隊,這個詞直翻的意思是「特殊目的旅」(Войска́ специа́льного назначе́ния),縮寫之後會變成спецназ,也就是spetsnaz,特種部隊。沒錯,伊里亞是第一個訓練出蘇聯定義的特種部隊的人,目的是在外國對各種設施進行破壞行動。

伊里亞在西班牙的其中一次行動結果。

他會帶著他訓練出的小隊伍秘密潛入敵方領地,用炸彈進行破壞,這基本上非常接近之後spetsnaz的行動。他同時也在發展新的即造爆裂物,他遇到的最大困難是硝化甘油炸藥太敏感,很難使用,如果試著降低靈敏度的話又大多都會直接讓炸藥變得非常難引爆。

順帶一提,伊里亞在西班牙做破壞行動的時候,他在日記中特別找了理由來正當化自己的暴力行動。他的理由是這樣的:

從歷史之初起,破壞份子都被貶為既黑暗又暴力的人,沒有榮譽感或同理心。的確,在資本主義國家情報學校中畢業的人類渣涬的確是這種畜生,但是在軍隊中為了大眾利益而奮鬥這點則讓爆破人員成為了最優秀、最勤奮也最人道的戰士。

很蘇聯共產黨的發言。

在某一次的行動之中,伊里亞又學到了新的重要事情。這次行動的目標是炸掉一座鐵路橋,這座鐵路橋是用鋼筋水泥建造的,對他們的炸藥來說太堅固了炸不掉。伊里亞這時想到,如果將目標改成火車而非橋梁,那麼不但行動可以成功,他們需要用掉的炸藥量也會更少。問題只有一個,炸火車用的引信開關跟炸橋用的功能需求不同,如果要炸火車的話,伊里亞的小隊需要在火車到達前就離開以免被遇到,但是炸橋的引信時間不夠他們跑的那麼遠。這次的行動沒有成功,不過伊里亞之後就馬上開始把破壞行動重點從橋樑改成了火車本身,也開始設計相對應的引信開關。

他也描述了一些針對其他目標的引信,像是一種「玻璃瓶引信」,雖然描述一樣偏模糊,不過現在我們知道這大概是在玻璃瓶裡裝硫酸,在外面放氯酸鉀,當玻璃瓶被撞破之後,硫酸就會跟氯酸鉀反應,引爆炸彈,會被放在車轍上等待軍車經過。另外他也有描述過一種以電流引爆炸彈的詭雷開關,由壓力板或絆線觸發。是不是聽起來很熟悉啊。

很奇怪的,他也在他的日記中特別寫說:

我寧願待在我用的車庫工坊裡做即造爆裂物,我也不想跟我的西班牙同事們一起去看鬥牛,看無辜的動物在場上被殺死。

他也從失敗的即造爆裂物中學習經驗、改善成功率,像是第一版的玻璃瓶引信的速度太慢,常常會在車輛通過之後才引爆,所以他特別對玻璃瓶引信做改變,讓啟動時機不會太慢。他也為使用電流的引信種類(壓力板等等)發展出了延時保險裝置,讓使用者在安放炸彈的時候不會意外觸發炸彈,更安全。延時的時間大約是十分鐘,這可能是歷史上第一次有人設計這種裝置。

伊里亞在日記裡抱怨過他帶的西班牙人都懶的用他的保險裝置,所以後來他重新設計那些迴路,讓這些炸彈如果沒有啟動過保險裝置就不能裝設,強迫西班牙人接受。日記裡對這種保險裝置的描述也是幾乎不存在,所以不確定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的設計能力非常的強大,在把目標從鐵路本身改成火車之後,伊里亞設計出了一種可以快速設置的小型炸彈,可以在一分鐘內設置到鐵軌上,會在車頭前方爆炸,讓火車脫軌,而且只使用了1.5公斤的炸藥,比在車頭下方引爆、需要用大量炸藥把整個火車頭炸掉的效益還高。因為裝設快速,這種炸彈被稱做rapida。

他還是覺得現有的炸藥不夠敏感,所以從到手的深水炸彈裡把TNT熔出來用,總重量兩公噸。他還開始用懷錶做計時炸彈的計時裝置,也做土製手榴彈。

這時期他最值得注意的攻擊是針對一列彈藥運輸車的攻擊,他知道這列火車會通過一個隧道,所以他使用了一個特殊的裝置,這種炸彈被設置在隧道口,當列車通過時會利用某種鉤索系統鉤上火車,延時幾秒,等到火車到達隧道中央之後引爆50公斤的炸藥,連帶引爆車上的彈藥,一次摧毀掉火車和整個隧道。他在日記裡說這種裝置是他在1932年就在烏克蘭設計出來的。

到了1937年春季,因為伊里亞與他的西班牙下屬對火車的攻擊頻率已經高達一天一次,所以佛朗哥方開始針對鐵路進行巡邏和對炸彈的搜索。為此,伊里亞發展出了反拆彈裝置,只要拆彈人員用錯方法處理就會直接引爆,阻止他的即造爆裂物被對方有效拆除。

他也設計了擁有非常長的延時保險時間的反列車炸彈,可以在沒有月亮的晚設置,然後等待幾個禮拜之後的列車通過;另外也設計了磁性炸彈,可以直接吸附在目標列車上。

伊里亞在1937年秋季完成訓練游擊隊的任務之後離開了西班牙,這時候的他認為自己在西班牙行動成功是奠基於他在烏克蘭時的準備工作。他這時候還不知道他的西班牙經驗日後會派上用場。他剛離開西班牙時有一段對這段時期的評論:

在西班牙的時候,由蘇聯人帶領的西班牙游擊隊使用的布雷戰術與技巧遠遠比敵人使用的掃雷技術還要複雜。敵人完全不能保障自己後方區域的安全。有好幾種我們使用的地雷從來沒有被他們成功找到過。德國與義大利工兵(註:被派去協助佛朗哥勢力)試著了解我們的裝備,但我們一直都在用新的東西來讓他們忙的手忙腳亂。有時候我們會為他們設置詭雷,有時候在炸彈上用沒辦法拆除的引信,或是用磁性地雷來搞這些完全不懂這種東西的敵人。

在1936年12月到1937年9月之間的十個月中,伊里亞與他自己帶領的西班牙游擊隊進行了239次交通設施破壞行動,17場埋伏攻擊,造成87列火車出軌,摧毀112輛載具和擊殺2300名敵人,而他的單位只損失了14個人。

回到蘇聯的伊里亞發現整個蘇聯籠罩在對大清洗的恐懼之中,好幾個前同事與前上司都被史達林清洗掉了,他過去訓練的游擊隊之中也有很多重要成員被處決。他很不安,不過除了希望自己不會被清洗掉之外也沒辦法做什麼。內務人員委員部(NKVD)有找上他,也審問過他,到這時候他才知道他在去西班牙之前就已經被史達林削弱的游擊隊組織現在已經一點也不剩了。

不過他並沒有被清洗掉,而是升職為上校,管理一座測試場地,包含一個實驗性的工作間、一段18公里長的鐵路與一個連的爆破工兵。他開始研究快速破壞與復原鐵路的新技術,還有特殊目的的爆裂物。在史達林的大清洗之下,這種小地方對他來說是很安全的避風港。

舉例來說,他當時使用了一種新型的大型鑽具,可以把炸彈埋到任何探測裝置可以探測到、掃雷器具可以排除的深度之下,還寫了一篇題為「鐵路佈雷」的論文,寫幾種可以讓敵方無法使用鐵路最少六個月,但用特殊器材就能讓蘇聯方快速修復鐵路的爆破方法。

1939年11月,冬季戰爭爆發,伊里亞被派到芬蘭指揮一支拆彈隊,支援蘇聯入侵芬蘭。他的首要工作是對芬蘭地雷進行評估、找出拆除方法,還有再利用。他第一次見到芬蘭地雷時認為這些地雷極端複雜。評估的第一步是將第一批找到的地雷丟進幾個擄獲的芬蘭煮飯炊具和一個擄獲的浴缸裡把地雷的壓縮TNT加熱熔出,然後就能安全的研究構造。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伊里亞就完成了一份針對芬蘭地雷的技術報告,裡面包含安全拆除地雷的方法。

他和他的拆彈隊會在前線負責拆彈,而這也造成他不可避免的被芬蘭狙擊手擊中。很幸運的,他只有被射中手臂,不過這也讓他必須離開前線養傷。在醫院養傷時,他被升職為軍事工程總部的佈雷與障礙訓練長官。他將把蘇聯軍隊的掃雷能力提高到國際標準視為己任。

1941年7月22日,巴巴羅薩行動開始,德國入侵蘇聯。伊里亞當下人在明斯克,事發後馬上趕去莫斯科,接著受指派去對通往莫斯科的戰略要道進行爆破,但是因為他在1926年與1934年之間為游擊戰準備的爆裂物基本上已經全數被史達林消失,所以他得到的炸藥並不太夠。他只得到了一個弱化的工兵旅,挖掘設備只有手上的鏟子,而且這個旅每三人只有一把步槍。

更糟的是,等到到達前線準備要爆破橋梁的時候,他才發現NKVD接到命令要保護橋梁,但是沒有接到會有人過來爆破橋梁的命令,所以害他一度被NKVD逮捕。之後他帶著他僅有的資源去支援蘇聯的撤退行動。這時候他為了達到目標,回歸到了他最擅長的事情,也就是用即造爆裂物在敵後搞破壞,就像在西班牙一樣。因為他的弱化旅的制式炸藥不足,所以他一樣用製造即造爆裂物解決這個問題。除了數量不足,還有其他的原因讓他選擇即造爆裂物。舉例來說,蘇聯製造的反坦克地雷的炸藥量並不足夠,最多只能炸掉履帶;伊里亞帶領的工兵會在使用反坦克地雷時額外使用更多即造爆裂物,或是乾脆只使用即造爆裂物,用更大的炸藥量來對德軍戰車造成更嚴重的損害。

更重要的是,伊里亞這時候因為實際做出了成果,而得到了訓練游擊隊所需的政治力量:史達林現在要號召他自己用NKVD毀掉的游擊隊力量進入作戰。伊里亞現在可以要求NKVD配合他的工兵進行戰鬥,這樣他就可以利用他們的資源;另外也可以在白羅斯重新建立游擊隊訓練學校,一樣使用即造爆裂物。雖然時間和資源都不太夠,但是伊里亞還是盡其所能。他這個時候主要用農用氮肥混和鋁粉做爆裂物裝藥,親自教學,材料來源來自農場、工廠和藥房。
接下來,在德國人踏過烏克蘭的同時,蘇聯游擊隊也試著在敵後進行破壞作戰,紅軍也開始認真的試著用爆裂物來減慢德國的進攻速度。

1941年10月,蘇聯準備從第二大城卡爾科夫(Kharkov)撤出,而在撤出前,伊里亞與他的爆破工兵們在整個城市裡裝了數百具即造爆裂物,包含詭雷、長延時引信(可以長達數月的)炸彈和假炸彈來減緩德國的進軍速度,另外也使用了幾個F-10無線電遙控炸彈。伊里亞帶著六個人仔細的把一個有著350公斤炸藥的F-10埋到了卡爾科夫的共產黨部地窖下方兩公尺處,因為他判斷德軍佔領卡爾科夫後會用這棟大樓當作指揮部。在藏好兩公尺長的天線、重舖地板、重漆牆壁之後,在地窖裡再設置另一個F-10,用來讓德國工兵拆除之後降低戒心。

在地窖地板下的F-10在11月13日的時候被啟動,成功炸死佔領卡爾科夫的德軍指揮官喬治·布勞恩中將和他的多數參謀們,不過蘇聯要到1943年才會確定這件事情。其餘的各種炸彈也很成功,德國人在卡爾科夫過得非常難受。一名當時在卡爾科夫的德軍軍官在日記裡寫下:

許多房子仍在燃燒。這個龐大的廢棄城市環繞著不安的氛圍。我們在這個蘇聯前第二大城之中駕車檢視,突然間我們聽到了屬於一場大爆炸的轟隆聲,一大群自行車騎士趕到了爆炸地點,我們也開車到了那裡,爆炸地點周圍擠滿了人。另一顆炸彈,或稱「惡魔的機器」,在經過一段預定的時間之後爆炸了……

傍晚,不少炸彈在離我們所待的房子不遠處爆炸了。在幾枚炸彈爆炸後,我們損失了一些士兵和軍官,然後我們就接到命令,不准我們進入沒有人居住的房子裡,據說有人居住的房子已經夠我們使用……

炸彈四處爆炸……但是最令我恐懼的是在道路和機場設下的炸彈。在機場,每天都有三到五顆炸彈爆炸,而且沒有人知道下一顆炸彈會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爆炸……有一顆強大的炸彈在一個機庫裡爆炸,當時那個機庫裡正在進行維修工作,炸死了關鍵的技師,之後我們就被禁止進入任何機庫。有不少炸彈在飛機疏散區爆炸,飛行員有死傷,飛機也有受損,多半由高速飛散的土塊造成。

任何能找到炸彈的方法都被用上了,我們也正在審問俘虜到的蘇聯工兵……我們告訴留在城中的居民他們會為每一顆爆炸的炸彈付出相應的代價,除非告訴我們炸彈的位置,如果藏匿炸彈則會被處決。很不幸的,居民們只給出了微不足道的數量的炸彈位置……拆彈現在只由戰俘進行。

在城市中和城郊的許多車輛和一些火車都被炸彈炸毀。上百名士兵,逃過了兩年的死亡,卻在這裡被炸彈炸死。爆炸的頻率依然沒有變少,而時間過的越久,也就越難找到剩下的炸彈,而且根據戰俘所說,有些炸彈設定的爆炸時間長達四個月。

入侵才剛過一個月……就算到了現在,和占領卡爾科夫直接相關的第一名死因還是這些炸彈。

伊里亞和工兵們在城裡設置了315個定時炸彈,德國工兵只找到37個,僅僅14個被拆除,剩下的全數就地引爆。

伊里亞的下一個任務是保護莫斯科,他積極規劃了在莫斯科周圍的地雷區。有幾個紅軍工程團在莫斯科周邊負責布雷,每個都各自佈下了52000顆反坦克地雷,而當積雪深達數十公分乃至超過一公尺時,他們會繼續在雪層裡面埋更多地雷。

他接著繼續試著增加使用即造爆裂物,但是他被蘇聯共產黨的官僚和不懂他的概念的史達林拖累,在這方面的狀況糟糕到只是做出建議可能都會有生命危險。

在佈雷結束之後,他被調派到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和當地的紅軍一起佈雷。當地紅軍的反坦克地雷數量並不足夠,所以伊里亞理所當然的又用當地工坊生產上萬個他自己設計的反坦克地雷。

1942年夏季,伊里亞的即造爆裂物使用計畫終於得到重視,被指派為游擊隊運動的幾個首領之一,這讓他不但可以直接影響戰略,還可以進行自己的計畫。他接著負責建立另一個游擊隊學校,還有發展相對應的科技,像是針對火車用的錐形裝藥。他的下屬團隊也實驗了其他的東西,像是新的引爆方法、反器材槍對火車的作用,還有最重要的如何用最少的炸藥對火車造成最大的傷害,和基於伊里亞在西班牙使用的rapida炸彈繼續發展。他們也想出了混和不同引信種類和延遲時間的炸彈來對敵人的鐵路運作達成最大的混亂與破壞。伊里亞自己還發展了適用於游擊隊的指揮鏈與通訊方式。

在1943年3月,伊里亞再次被指派到前線,這次是負責指揮南部戰線的烏克蘭游擊隊,負責切斷德軍在烏克蘭的補給線。他首先建立了專責破壞行動的指揮部門,然後在4月直接參與一場大規模行動(但不是由他規劃)。這場行動的代號是「鐵路戰爭」,目的是要以同時間大量的爆破一次破壞全烏克蘭的德軍控制鐵路。伊里亞不喜歡這個計畫,因為他認為針對火車比對鐵路進行爆破還要有效,而且他為反列車所做出的研究成果會被浪費掉,不過命令就是命令,目標是要在一個月內炸掉85000條鐵道。赫魯雪夫之後會偷偷修改命令針對列車,因為85000條鐵道聽起來很多,但是這只佔了整個烏克蘭境內鐵路的2%。最後,在1943年的整個下半年中,烏克蘭游擊隊成功摧毀3143列火車。

烏克蘭游擊隊摧毀的一列火車。

另一列。

1943年7月起,有另一個類似的行動和鐵路戰爭一起並行,代號是「協奏曲」。協奏曲的概念不同於基本上是伊里亞的西班牙行動的翻版的鐵路戰爭,而是新的多種引信/炸藥綜合式即造爆裂物攻擊,這時候的游擊隊人數到達了20萬人,終於讓伊里亞自己的計劃開始作用了。

在戰爭中接下來的時間裡,他會在波蘭訓練游擊隊,在戰後則主要參與拆彈工作。在接下來的許多年內,他的工作有許多依然不明,目前認為他應該有訓練KGB與GRU關於爆裂物的部分,也常常作為俄羅斯政府面對車臣即造爆裂物問題時的顧問。有部分的人認為他應該也會出國訓練外國恐怖組織,或著至少他的設計直接傳給了一些恐怖組織,像是利比亞。他於2000年去世,享年100歲。


伊里亞可能是世界上設計最多種、製造最多即造爆裂物,也是訓練最多即造爆裂物製造者的人。他的設計的確也在許多恐怖組織手上出現,像是上面提到的利比亞,而利比亞人又協助訓練了現在的北愛爾蘭共和軍,而且這只是冰山一角,可以說是即造爆裂物發展史上最重要的一個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710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IED|游擊隊|布爾什維克革命|spetsnaz|二戰|拆彈|蘇聯|特種部隊

留言共 6 篇留言

カヂィアの翼
伊里亞的生涯很適合出遊戲耶,可惜IED相關知識還有使用方式在現代太政治不正確,而且時至現代依然被大量非正規軍使用

06-07 07:45

子珅
如果轉成架空世界的話,那直接套進去然後再加一堆有的沒的修飾應該會不錯06-07 10:06
Rubik
訓練恐怖組織?這個說法有點誇張吧?

設計拿到後只要知道原理不是要仿造多少就有多少嗎?

06-07 08:03

子珅
製造方法不是看圖就會的,而且那個年代的資訊沒有那麼流通,沒有人把資訊帶過去實在是很難出現在那些恐怖組織手上06-07 10:01
子珅
而且他「退休」之後的時間裡有很多時間斷斷續續的都處在有在幫政府做事,只是那些全部都是黑色行動,我們不知道他當時在幹嘛的情況,時間也對的上06-07 10:03
夏亞 生番模式
這算不算有道德潔癖的炸彈天才,太像小說人物了吧

06-07 13:25

Rubik
這好像陰謀論啊⋯⋯幫政府做事,然後恐怖組織有了從正規軍隊攻擊下活下來的軍武素質什麼的

06-08 06:16

moko
這傢伙是工程界的傳奇也不為過

06-10 12:40

AI
長得很像約翰屈伏塔喔

01-31 17: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lightfulls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在雷達出現之前的雷達——... 後一篇:[短]文長...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人在衰,城牆都擋不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