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星辰花》03-夢啓 謠之五 玻璃之鑰(12)

作者:亞米珞│2021-06-04 19:11:57│巴幣:4│人氣:78

  「生命沒有所謂的終結,死亡只不過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無光害的月光照亮林間。

  數道光線射入螢光湖泊。

  徐徐微風送來生命律動。

  為荒涼的古城遺跡帶來了一絲生意。

  一名少年坐在草地上仰望許久不見的月夜星空,不見欣賞時的滿足神情,卻多了幾分陰鬱,呢喃了一句。

  考量到現今都城制度與今後群體的發展,群星倒映的湛藍眼眸不禁暗淡了幾分,持於手中的透明球體在月光下透出淡淡光華。

  「伊特諾.達拉亞!」

  依稀聽見遠處傳來的怒號,他側過頭,幾縷淡金髮絲垂落臉龐,時過半晌,瞥見以驚人氣勢殺出矮樹叢渾身沾滿落葉據說是每次找了自己許久的好友。

  一改方才的陰鬱神情,他露出不符現況的溫潤笑顏。似乎一點也不訝異對方會獨自跑出門來找他。

  「晚上好。你不覺得今晚真是賞月的好日子嗎?」

  「好你個頭!你這傢伙居然又亂跑,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多久!」

  黑散髮及肩的卡西洛找遍大半古城遺跡好不容易尋見的重點人物,沒想到卻得到一句「你好嗎?今晚月色真美」這樣的話,那人毫無半點自省的態度。

  「不知道。」

  相較於卡西洛氣呼呼的狼狽模樣,伊特諾笑著將火上澆油的三個字送給對方。

  彎著身喘息的卡西洛一聽,整個人僵在原地身體微微顫動,好似在壓抑著什麼。片刻,他單手摀著臉呼了口氣,隨之伸直身子,望向伊特諾。

  「我還以為你會像之前一樣開啟說教模式。」

  看見伊特諾露出一臉可惜的詭異表情,不理會他說的話,卡西洛嘆了口氣,整理好自身儀容,便走到對方身側席地而坐。

  「……算了,就算唸你幾百次,你還是會照樣跑給我追。」

  「嗯?怎麼會是我跑給你追?我只不過是出來散步,是你一直追著我跑的不是嗎?」

  卡西洛完全不曉得何種散步會散到半年多不見人影,更遑論這個人作為帶領的適任性,右手緊抓草皮試圖調適自己的複雜情緒。

  「……我不想說了。我擔心我再繼續反駁,會忍不住賞你一個巴掌。」

  為了避免對方把巴掌送到他臉上的衝動,伊特諾識時務地閉上嘴,不再吐任何無意義的言論。

  沉靜半晌,卡西洛轉換心情從衣袋取出一顆半截拇指大的紅澈玻璃球體。

  看著今早與包含伊特諾在內的八名同伴共同創造為某一族群開闢新居所的鑰匙。

  所有同伴各持一顆不同色調的球體,集全八顆鑰匙,方能開啟預設方案的大門,缺少其一無法啟用。

  這麼做是為了不讓某方勢力剝奪他們的生存自主權。

  「你覺得我該為這顆玻璃珠取什麼名字?」

  似乎是為了轉移對方的注意力,又或是希望減輕對方的片刻負擔,卡西洛開心地向伊特諾詢問,只見對方望著湖中月影不予回應,他聳了聳肩,完全不覺得替物品取名有什麼奇怪之處。

  思索半晌,一道思緒閃過腦海,他一拳頭敲擊另一掌,面色喜悅地望向身旁的伊特諾。

  「紅色玻璃珠……嗯,我想到了!既然是紅色,就叫它赤珠!」

  「……你乾脆把豬染成赤色還比較快。」

  伊特諾沉默片刻,一邊把他的玻璃球收進懷裡吐槽,一邊與對方拉開距離意圖裝作不認識。

  「什麼!喴!你拉開距離是什麼意思!」

  「就是表面上的意思。」

  不給卡西洛發言的機會,伊特諾收起笑容,露出先前的陰鬱表情,緩緩開口。

  「你相信轉世嗎?要是未來哪天……」

  話一入耳,卡西洛沉下臉,眼底滿是憂慮,好似剛剛的熱鬧場面都是一齣戲,他語帶微弱地懇求對方的存續。

  「伊特諾,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我們都會陪在你身邊。」

  卡西洛說到一半欲言又止,抿了抿唇,才接著說下去。

  「不要老想著一個人解決所有事情……」

  對於他的懇求,伊特諾瞥見卡西洛泫然欲泣的模樣,他淺淡一笑。

  「……我去散步一下,很快就會回來。別露出那種表情,時候又還沒到。」

  語畢,他站起身,撇去了身上的草屑,不理後方的制止,逕自快步走遠,獨留那人垂頭掩面。

  沿著湖畔行走,伊特諾停下腳步,嘆了口氣,輕聲呢喃。

  「鑰匙,是為了保護他人,還是單方面禁錮生命而存在?」

  他從懷裡拋出透明球體,以此仰望星空。憶起友人的取名行端,他不禁啞然失笑,卻透出一種快要哭出來的感覺。
  

  「名字啊……星……就稱呼你為星吧。祈許你能成為黑夜中指引光明永不衰竭的一道曙光。」
  
  
  ◇
  
  
  走往了森林深處,伊特諾又一次地仰望了夜月星空,呼了一口氣。

  「快要到了……是嗎?」

  垂下了首,微彎起身子,伊特諾一手微微顫抖地摀住了自己些微發疼的心臟,冷汗自額上、後頸滑落,手也佈滿了冷汗。

  微抖地深吸了一口氣,經由一早的行動,他的時間,似乎……

  或許是忍受不了這令人難耐的疼痛,他呻吟了一聲,面色蒼白,跪在了草地上,一股冷意湧上了全身,呼吸開始逐漸變得絮亂,目光也變得朦朧。

  「……」

  細微的喘息,在靜謐的此地,響起了。

  「差……就差一點了……不能……唔!」

  心臟又一陣刺痛,伊特諾瞠大了雙眸,緊抓胸前的衣物,整個人倒在了下去,蜷曲成一團。

  使用自己的生命來付出一切,換來他人的存續,但是……早上的儀式,他很清楚……有一名精靈被抹殺了,這衝擊無疑會為施展啟動儀式的人帶來無可避免的重創,甚至危及性命。

  然而,下手的人,也會得到反噬……可能會要死不活又痛不欲生的度過一生……若沒有及時處理,還會延續到下一生……

  「……唔咳!」

  蜷縮的身子抖了一下,喉嚨湧上了一股腥甜,一道嫣紅溢出了唇角,沿著他蒼白的面龐沾附在草葉上,看起來很是怵目驚心。

  意識逐漸朦朧之際,他隱約聽見了一陣步伐聲,由遠而近,朝他走了過來,最後停在了他面前。

  ……誰?

  伊特諾感到眼皮有些沉重地微垂下了眸子,仍吃力地希望看清來人。

  那人在原處站了一會兒,緩緩地蹲了下來,映入了略為失了焦距的眸中,隱約能瞥見模糊而重疊的身影。

  那人伸出了手,伸向了他。

  透過冰冷的面龐,伊特諾感受到了一股溫熱的觸感。

  ……卡……西洛?

  他唇微微一動,想說什麼卻被喉嚨中的血給嗆個正著,胸口內傳來的劇痛,令他瞠大了雙眸,身體僵了一下,隨之吐出了一大口的血。

  溫熱的血染上了他的臉,衣領,鮮嫩綠葉一瞬染紅了。

  這一吐,蒼白的臉色又慘白了一些。

  伊特諾大口喘息著,無法吐出任何隻字片語。

  而,眼前的人,似乎也對此,有些慌了手腳。

  「……咳啊!」

  又是一大口鮮血,伊特諾弓起的身子,又收緊了一些,緊抓胸口衣服的手,沒多久便逐漸變得乏力,斗大的汗水不停從他身上滑落了下來,浸染了他的髮、衣飾以及身下草葉。

  片刻,疼痛稍緩,伊特諾仍吃力地想看清眼前的人,朦朧的目光,依然不見其人。僅是隱約瞥見一頭柔順的金髮,嫣紅的眸子,隨之又模糊了。

  「……」

  喘息逐漸變為細微的呼吸聲,那人一時縮回的手,又伸了過來,一道金色光芒映入他的視野,隨之感受到的是一股壟罩了他全身的暖意。

  胸中的劇痛開始慢慢地緩和了下來,呼吸也平順了下來,慘白面容轉為蒼白,片刻,便有了一絲紅潤。

  意識尚未清晰,他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黑暗中,他宛如浮木般載浮載沉,隱約中,感受到了一股溫柔觸感,在他身上輕輕地抹去了鐵鏽味的黏稠感。

  徐風下,伊特諾羽般的睫毛顫抖了幾下,緩緩地睜開了雙眸。

  此時,此地除他以外,以無他人。

  朦朧的意識逐漸清晰,他躺在地上,又閉上了眸子一會兒,這才又張開了眼。

  他仰天一望,一輪明月依然高掛夜空,方才一事,不知過已了多久。

  而那模糊的身影,似乎有那麼一點熟悉……

  「……」

  感受到那一股劇痛消失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坐起了身子。

  一見身上的血跡不見蹤影,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臉,摸起來十分光滑,什麼也沒有。

  然而,他口中殘留的些許血腥味,明白地告訴他,那時的事確實發生過。

  「……不是夢呢。」

  他站起了身,又往森林,深入了一些。

  來到了吊墜畫面中呈現出來的古城,如今已是斷岩殘骸,伊特諾目光一望四周,放出了搜索魔法,確認沒有人在這附近,卡西洛也不在原地之後,他這才放鬆了下來。

  微垂下了眸子,薄唇輕啟。


  「我可以……做到的。」


  他很明白接下來這麼做,不久後迎接他的會是什麼。

  即使如此……

  他苦澀地閉上了眸子,又深吸了一口氣,張開眸子的同時,一仰頭,一道淡銀如光的光芒從他身上展了開來,以他為中心,向外千百公里的範圍形成了一層半圓弧的銀色薄膜,另一半則深藏了地底。

  強大的魔力狂風從他腳下展開的法陣,竄了出來,將他的頭髮和一身衣物隨風舞動。
  

  汝,是否知曉其後果?
  

  悠然嗓音傳入了他的耳畔,他溫潤一笑,渲染成翠綠的眸子看向了浮現在他上方的銀藍光點幻化成了一名可人兒。

  「空,我們來做一首歌吧。一首可以永頌到後世,又能為那時的人們,提供指引、揭發真相的歌謠。」

  伊特諾一語,可人兒輕盈地舞動了一下身姿,淡銀藍眸子望了他一眼,沒有回應。

  「歌詞我來寫,妳們來高唱。」

  
  汝之所願,吾等遵悉指示。

  
  「那……就這麼說定了。」

  伊特諾開心、滿足一笑,他敞開雙臂,他所在之處,漾起了一波漣漪,傳至銀光交界處,又回到了中心,一道刺眼奪目的銀白光芒自伊特諾身上激發了出來,染遍了整個結界,照亮了整片林中夜空。

  一會兒過去,光芒漸歇,散化成了無數光點。

  如螢火般,在此處來回舞動,散發著淡淡光暈。

  「交流上,要是可以再像朋友一些,就好了……」

  語畢,伊特諾有些失落地淡淡一笑。

  接著,他將目光環視了四周,似乎在確認著什麼一樣。

  他閉上了眸子,深吸了一口氣。

  「好了,來做最後一步吧。」

  放下、輕放在自己胸口的手,微微發抖。

  伊特諾遇到難關,雖會害怕、恐懼,但仍會鼓起勇氣去行動,完成計畫。

  然而,在他心中,仍然希望能夠救助鳥羽一族的所有生命。

  對此,他不能放棄。這麼想著,他收緊拳頭,更加堅定了他的信念。

  片刻,伊特諾他睜開了眸子,一股徐風吹過了他的面龐,神情一凌。

  高舉雙手,腳下又一次地展開了一道環形銀白法陣,上面浮現了拉古希帝國的古文字,隨著法陣緩緩轉動著。

  一股沁風拂動了他的髮,隨著他的長袍,搖曳著。

  一股又一股的魔力從他體內提取了出來,之前不曾有過的強烈不適感湧現了出來,伊特諾依然有些蒼白的臉,又慘白了一些,一股腥甜又湧上了喉嚨,從唇角流了出來。

  面對此境,伊特諾細眉垂下,破曉之光照映在他一臉泫然欲泣又不甘示弱的面龐、單薄的身軀上。

  「……沒辦法了嗎?」

  施下了自己所能保護、避免反抗者逃離的魔法後,伊特諾發現他所持有的魔力,已不足以令他活上一個月的時間了。

  明明就只差最後一步……

  他就能……

  「我還想和其他人……一起……生活……」

  一會兒過去,天色經過幾度絢麗的色彩,黎明也跟著到來了。他垂下了高舉的手,仰望著依然湛藍得令人憧憬的晴空。

  隨著他的動作,法陣連同四周景色一同破碎、消散了。

  殘風下,體力已近乎透支的他,目光逐漸變得朦朧,吃力地吐出了斷續的話語,仍又用盡了氣力,不支倒地。

  在一片黃沙中,他的身影也逐漸染上了同樣的色彩。




   03-夢啓


   天之寰,星之鳥。
   迷途者,你找到追尋的方向了嗎?



   「如此瘋狂的都城,又怎能不瘋狂一些?」

   經過更深一層的體驗了「千年前」的一小段經歷,
   西司的身心似乎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同伴的死訊、同伴們的叛逃和暗殺,
   在一切混亂之際,伊特諾更是不告而別……!
   就連「鑰匙」的誕生,
   也將為他的人生帶來驚天動地的巨大變化!
   迫在眉睫的戰役、無法訴說的真相、
   不可思議的契約、神秘之人的回歸,
   都城之戰,伊特諾一方的戰況竟是一片倒……
   一連串的挑戰,接踵而來!
   最終,等待他的,究竟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684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星辰花》... 後一篇:[達人專欄] 《星辰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62397786嗨~大家好
整理一些起爭議的文章給大家看,有興趣的人來看戲。順便宣傳新的LINE貼圖【五夜的紫色少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