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61 - 異形編 2 無限回廊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10-05-22 23:57:29│贊助:0│人氣:810
「儘管怎麼做,還是沒有可能把事情改變?」希雅兒看著Omega X如此說

Omega X似乎沒有管希雅兒的命令,當時給予的指示是把其他的世界都毀滅。可以倒頭來卻是疑問為什麼?

坐在旁邊的零沒有刻意留神,她為兩位準備了恰好的茶點。

這真是閒啊!照道理上希雅兒不是需要再準備一下如果君臨的事情嗎?

她希望把所有不需要的其他世界都消滅,接下來再在最後新生的世界重新一次就好了。現在的她應該是要整理新生世界的事情的吧?

「到目前為止,你總該明白了我們所在的世界存在的法則吧?」
「機械人的誕生,機械人與人類的種族戰爭,雪兒君臨天下。每一個世界中這些事情也是必然發生,可是每一個世界卻因為微妙不同的原因而覆滅……」

希雅兒微笑起來

「既然『雪兒君臨天下。』是必然的事情…」

這一刻希雅兒對望著眼前的Omega X。

站在世界的頂點,在這個不曾存在任何東西,連地平線也沒有的白色空間中。希雅兒悠悠地享受女僕所制的茶點。

她滿意地笑了。







Elpis 61
異形編 2

無限回廊

在我們所存在的世界之中,只有分為兩類人物而已。

實驗者和實驗品

人類總是能奢侈地生活著,而他們奢侈生活卻是機械人們的辛勞換來的成果。在這種常識之中,我們往往會把感情遷怒於人類之上。

他們憑什麼可以那麼奢侈呢?過往的Irregular都是因此這樣而反抗的。

我們Reploid都是如實驗品一樣的在這個大都會中活著。模擬的人類,模擬的人類社會,我們的生態就像是一個活生生的實驗台。

然而……事實上並不是如此。

電子精靈,這個概念把我們所有認知的事情也推翻。我們的世界是我們不能所想像的虛無。

我們的世界都只是由電子精靈組合而成,而Arcadia則是由電子精靈制成的巨大平台而已。我們都是在不知不覺中被擺怖著。打從出生前已經注定以後的命運。

在這個絕對的體制中,我們每一個都只是這項巨大實驗的實驗品。

這是名為「Project ELPIS」

只要每個人也知道的職責

自己的能力和抱負

這樣子的世界誰都能夠幸福生活的世界

就再也不會發生戰爭了吧





戰鬥沒完沒了的樣子,Arcadia的情況接近崩潰起來。不明的發光體四處湧現起來,它們似是吸取足夠能量就會自我分裂。

隨著時間的過去,恐慌卻不自然地減少了。而敵人卻不斷地增加中。

獵人們已經束手無策,即使再連線也好,也得不到任何方面的回答。其實他們也已經清楚一件事情,Arcadia已經完蛋。

人類的生存反應已經逐步減少,他們像是絕望一樣的。究竟為了什麼再戰鬥下去?
現在就連傑洛的通訊也斷掉了,不少獵人的戰意已經掉至谷底。

再戰鬥下去也好,只有看著更多的敵人湧過來。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Red Alert的人數根本沒有那麼龐大,要是他們有如此龐大的人數,他們打從開始也不用搞那麼多花式,強攻也能壓制獵人了。

究竟是從那裡冒出如此多人!

零卻對此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直覺那是由發光體引發。就如喪屍遊戲一樣,把那重病毒遂漸擴散,到最後整個都會都受到感染……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糟糕……X也相當地頭痛。艾克塞爾看來並不是為了利益面上進行侵略,過去的Irregular最常見的都是推行Reploid世界論,他們再怎麼樣也好,也希望把世界成為他們的東西。

可是艾克塞爾現在做的卻是毀滅整個世界的行動。毀滅世界對他也沒有什麼好處的吧?除了動畫耍帥的人們,根本沒有人會想作這樣子的蠢事情。

雖然X也希望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是目前的狀況不可能讓他想下去。

安定的時間並沒有很長久,他們的驟腳之地也被Red Alert的人們識破了。現在的形勢就如以往Hunter狩獵Irregular一樣,可是X從沒想過情況會相反了。

2名少年從打破的門口走進來。他們表現得意的樣子,對於X這名傳說的英雄,他們也沒怎麼放在眼中。

「為了那位大人的心願,大家一起去死吧。」

2名少年身體忽然起了變化,強烈的光芒讓人看不到眼前。

「這樣子就完了。」

還沒有意識戰鬥的時侯,X的胸部已被斬中。他難以置信的看著,紅色的鎧甲,和傑洛很相似的外型。

他們身後的人們也陸續變身起來,強烈的光束砲從後而來。為什麼會有如此數量光束炮!Red Alert什麼時候有如此強力的技術,獵人側即使如霸法這等上位獵人也要好不容易才爭取了光束武裝。

他們大軍壓境,根本就像是先進國侵略落後國家一樣。獵人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零上前抱起還處於混亂狀態的X。他身手相當的靈巧,如雨般密集的光束炮也被他閃躲了。然而那名紅色的少年沒有錯過這一刻,光束劍要打過來。

X爬上零的肩膀上,打出他壇長的電磁槍。紅色少年應該當場被直擊弊命吧……

可是事與願為,電磁槍並沒有造成深刻的損傷。他帶著不滿的表情。

「上方!」

X的提示下,零才可以躲開另一名少年的攻擊。X也掙開零的手臂。他也變身起來,由蒼藍色的鎧甲換成一套如機翼一樣的白色鎧甲。

零卻知道X只是硬撐而已,他受的傷並不少,現在還要使喚這樣子的力量。他雖然想為X回復,可是戰況如此混亂下,要喚起回復的力量實在很困難。

零也只好揮起他的光束劍,和X一起對抗敵人。現在只有他們兩人有足夠能力和對方周旋。

這時的零心情十分複雜。他沒有過去的記憶,可是如此的情況他卻很熟悉。

「為了那位大人的心願,大家一起去死吧。」

這樣子的蠢事,為什麼還要跟隨下去啊!你們看不到現在的世界如煉獄一嗎?整個大都會都被烈炎所包圍,由原本只有尖叫的悲鳴聲音,現在已變得如死寂一樣。

為什麼還要幹這種蠢事!

零奮力地和那兩名紅色的少年戰鬥。

為什麼還要幹這種蠢事呢……





傑洛總是一張冷酷的面孔,而X卻如溫柔的媽媽一樣。他們總是這麼樣子一起,讓人覺得他們恩愛得不得了的。

那個刺蝟頭的小子總是跳皮地在這二人之間走過,弄得傑洛十分生氣的,X卻總是哭笑不得的。

每一天每一天地是如此渡過的,雖然這並不是如伊甸園一樣的世界,偶爾也會出現恐怖襲擊的時代。

只不過,這樣子溫馨的感覺總是令人忘懷的,總是希望可以繼續下去。

「別說笑了!」
傑洛十分憤怒地吼,把艾克塞爾的夢話打斷了,可是全身都被鎖起的他沒有能耐反抗

敗給艾克塞爾,可是艾克塞爾卻沒有把傑洛殺死,一直的把他這樣子鎖起來。對傑洛而言這可是比死更難受的。

艾克塞爾回頭說道
「我可是認真的啊。」
「噁心死了!X你的!」

艾克塞爾苦笑著,他迎頭看著上方燦爛奪目的發光體。這就如動漫所描寫的「既漆黑又燦爛的光茫」。黑就黑了,為什麼漆黑會是燦爛的光茫?

看著它大概都會明白是什麼一回事了。





回看獵人的餘黨,他們的戰鬥已經完結。最後依然站立的只有零一人而已……沒有任何記憶的他並不清楚這是什麼一回事。事情就似是堆積如山的湧過來,他根本接收不了那麼多的事情。

他並不是把對方打倒的人。當時X奮不顧身的攻擊才能把那2個少年擊敗,可是X在那一個攻擊之後也倒地不起了。

沒有人呼應他的存在,在這個什麼都再沒有的廢墟都市中,零一人獨自走著。再也沒有悲鳴的聲音,再也沒有槍械的聲音。所有的東西都漸漸化為發光體的一部份。

為什麼要做這麼過份的事情?
犧牲了這個國家的所有人民,這樣的事情又是為了什麼?

正義?理想?

零對這些人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可是他眼看著認識的人漸漸的離去,他不禁留下淚水。他打從心底明白這種是壞事,做出這樣子可惡的人實在不能寬恕。

隨著時間的過去,發光體的遂漸地擴張,即使是建築物這等不存在生命的物件也漸漸分解成細小的光點。

零在這光輝的盡頭看到另一個人。

艾克塞爾,現在的世界大慨只剩下他們二人。零握著光束劍迎刃相向,可是艾克塞爾並沒有加以追擊的,只是把他檔開了就沒一回事。

「艾克塞爾……!」
「你明知道這種戰鬥並沒有任何意義的。為什麼還要握起劍來。」

從後而來的是8個相同樣貌的艾克塞爾。這下子零才明白為什麼他能夠同時地把多個據點擊潰,名為艾克塞爾的並不是人,而是一個集團。

「為什麼要讓瑪薩精靈醒覺需要如此大量的電子精靈,你知道嗎!」
「這是因為要將所以被囚禁的人的靈魂得到救贖,只有這樣人們才得到拯救。」
「犧牲了所有人們!你還說這是拯救嗎!」
「少女啊,妳真的以為妳是正義的使者嗎?」

零吃力地和艾克塞爾周旋了幾個回合,而其他的艾克塞爾似是沒有受命的只在旁邊觀戰的。艾克塞爾的拳刃擊走了零的光束劍。

等級根本不一樣……零也只好認命,技不如人還可以說什麼?

那一刻零的身體產生了一種變化,就像當時的那兩名少年一樣。而她則變成了一名棕色短髮的女孩子。

「這…到底是…」
「哼…這樣子新的時代即將降臨了。」

艾克塞爾回頭迎向瑪薩精靈,他把零身體中抽出來的電子精靈獻給瑪薩精靈。這是他再說道。

「少女啊,用妳的身體去體會一下妳所認為的正義和邪惡吧。」

艾克塞爾說畢,他和其他的艾克塞爾一起飛往瑪薩精靈的身體去。他們的身體也遂漸的崩潰,漸漸的化為瑪薩精靈的其中一部份。

「喝!」

傑洛這時才掙脫了鎖子,他向著那個吞噬一切的瑪薩精靈攻擊。

「傑洛!」
「妳……」
「零!你們稱呼零的那個紅色Reploid!」

傑洛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這個短髮普通女孩子卻自稱是那一個紅色的Reploid。

現在不是想這些鎖碎事情的時候,總之不是敵人就好了。

零已經失去了使喚能力的技能,同時運動能力已變得如人類一樣,什麼武器也沒有的她只有礙手礙腳的份兒。

她再拚命的也喚不出任何能力來,儘管艾克塞爾吸收了她的能力也好。但是她本能感覺並不是如此,是瑪薩精靈的影響嗎?在瑪薩精靈面前,她的使喚能力完全無力的。

看著瑪薩精靈遂步擴大的,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這東西的擴張?再下去一切也會被它所吞噬。零即使知道,但也沒法作出任何行動。傑洛也不甘心地攻擊。

只是他們再怎麼掙扎也是徙然的……

力量,想要更多的力量

零再拚命也好,她只能喚出少許的光點而已,而這些光點在這空間中不須一刻就被蒸發掉。

這時候傑洛撲向零的身上去,零不禁尖叫起來

……

「去你的!在怕什麼!」

怎麼……會

「可惡……我傑洛!居然連一個人類女子也保護不到!」
「可惡啊!」

傑洛在零的眼前被瑪薩精靈所吸收,同樣的化為小小的光點,傑洛彷彿不曾在這裡出現過的。零很不甘心,她沒有任何力量阻止這樣子的事情,她只有眼看著一切都被毀滅。

最後……自己再也不存在於這個空間之中。

瑪薩精靈吞噬一切,她彷如一名少女的包裹這個世界的,溫柔地為世界舖上一層純白色的漂亮地壇。一切一切似是沒發生的,一切也再在這個全新的世界再現。

瑪薩精靈仿佛回應這世界,或者下一次會更好的。它祈求著這全新世界來臨的一刻。

……

在我未誕生於人世之時,我不斷地在接收一切的資訊,為迎合接下來的日子作出充分的準備。而我最喜歡收集X的資訊,即使其他資訊如何也好,我也會目不轉睛地看著X的資訊,他是一個如何偉大的人物,他為了Arcadia而作出的行動,他是現世的英雄!

在我未誕生於人世之時,我相當地祟拜X,我很渴望可以成為他,和他一起和惡人作戰。這是我打從心底的心願……

可是當日,人稱為精靈戰爭的革命之中,X因為違反機械人三守則被處決了……

為什麼會這樣啊!

為什麼!

我們Reploid不是為人類社會的穩定性而出力嗎!
X再怎麼樣也只是在緊急情況情況下才把拜魯殺死!

為什麼!

我們維持社會安定也有錯嗎!

我想看下去!為什麼!為什麼要把X處決!

為什麼!





我誕生的一刻,被判斷為Irregular。因為我所得到的資訊和現實並不符合,中央判斷我的思考出現致命性故障,更到達危害社會安定性的地步,在我誕生之日,就是被判成死刊之日。

我什麼也沒有做過,我什麼也沒有接觸過,我就要被處以解體。

「試作機體失敗了」
「都是因為新型的思考數據制作太草率了」
「這下子我們會社怎麼辦了!」
「上面的人已經下達命令,推行新型的……」





我只是……希望成為像X一樣的英雄而已。




成為Irregular的我,只有逃離Arcaida的追捕。為求活命我什麼也作過。在坊間大家都稱我為Decoy Astray,一個惡名昭彰的盜賊王。

我的生活已經逐漸地偏離我的理想……但是只有這樣子我才可以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可以談什麼價值不價值。

後來我遇上一名改變我人生的少女白鳥,她帶著一頭波浪的碧綠色長髮,當時的她倒在湖泊旁邊,在取得水源的我只是認為得到一件不可多得的才寶。這樣子的少女可以賣得相當高的價錢。

白鳥雖然沒有任何過去的記憶,看起來也像是弱不禁風的溫室女孩,可是她堅定的眼神是如此令我醉心的。每一次我都是輸給她,我很不甘心,只要這樣子我就輸了,可是她總是對我的微笑,這種微笑就如諷刺一樣變。

每一次她笑著看我的時間,那一刻我也感到一絲從來沒有的溫暖。
漸漸我也習慣了這樣子的事,再也沒有看待什麼輸了的感覺。

我喜歡上她,在集團中她是我的東西,沒有人敢觸碰她的。
我們的關係一天比一天的親密。只有她才知道我的心底想法,盜賊王什麼的我根本不在乎,即使是X一樣的英雄幻想也不再重要,我心底的希望……只要和她一起就好了。

當時的她倒在湖泊旁邊,然而被拯救的並不是她,而是我。
只有她的笑容是真誠的,只有她是真正的信任我。





為什麼是Irregular?為什麼同是Reploid要互相殘殺哩?

人類中也有這類異端者吧?為什麼他們可以安份守己地在都市中生存呢?為什麼Irregular卻不可以呢?

百般的問題都在纏繞著我。

我只是外來的人,我並不清楚這是什麼一回事。我只是認為Red Alert把世界弄得一團糟糕的,所以他們就是邪惡的一伙。

「別放棄。」
「妳的戰鬥還沒結束。」

!?

「喂喂…妳所發的誓言,說要繼承我的靈魂而戰鬥下去,難道只是為了隨意應付我而說的嗎?」

「向命運挑戰!開拓未來吧!」





「零前輩!」
那個刺蝟頭的傢伙挑皮地在床上彈來彈去,零火大起來抓住了他的

旁邊的那兩人也擺出GJ的手勢。

傑洛,零,艾克塞爾以及X。他們都是目前堂紅的獵人,在Irregular Hunter中他們已經是最頂尖的人物們。隨著釋格瑪的引退,X已經成為Irregular Hunter的領導層。

今天的Arcadia真是和平啊!

「X!為什麼要背叛我們!」

!?

「我們這個世界就像垃圾一樣!在這個絕對的體制中,我們每一個都只是這項巨大實驗的實驗品!」

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即是艾克塞爾是好人也好……這次不是很好的嗎?

X把瑪薩精靈起動了,瑪薩精靈吞噬一切,她彷如一名少女的包裹這個世界的,溫柔地為世界舖上一層純白色的漂亮地壇。一切一切似是沒發生的,一切也再在這個全新的世界再現。

瑪薩精靈仿佛回應這世界,或者下一次會更好的。它祈求著這全新世界來臨的一刻。

「別放棄。」
「妳的戰鬥還沒結束。」

!?

「喂喂…妳所發的誓言,說要繼承我的靈魂而戰鬥下去,難道只是為了隨意應付我而說的嗎?」

「向命運挑戰!開拓未來吧!」


……

傑洛,零,艾克塞爾以及X。他們都是目前堂紅的獵人,在Irregular Hunter中他們已經是最頂尖的人物們。隨著釋格瑪的引退,X已經成為Irregular Hunter的領導層。

今天的Arcadia真是和平啊!

「傑洛!為什麼要背叛我們!」

!?

「我們這個世界就像垃圾一樣!在這個絕對的體制中,我們每一個都只是這項巨大實驗的實驗品!」

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傑洛把瑪薩精靈起動了,瑪薩精靈吞噬一切,她彷如一名少女的包裹這個世界的,溫柔地為世界舖上一層純白色的漂亮地壇。一切一切似是沒發生的,一切也再在這個全新的世界再現。

瑪薩精靈仿佛回應這世界,或者下一次會更好的。它祈求著這全新世界來臨的一刻。

「別放棄。」
「妳的戰鬥還沒結束。」

!?

「喂喂…妳所發的誓言,說要繼承我的靈魂而戰鬥下去,難道只是為了隨意應付我而說的嗎?」

「向命運挑戰!開拓未來吧!」

……

傑洛,零,艾克塞爾以及X。他們都是目前堂紅的獵人,在Irregular Hunter中他們已經是最頂尖的人物們。隨著釋格瑪的引退,X已經成為Irregular Hunter的領導層。

今天的Arcadia真是和平啊!



名為「Project ELPIS」的計劃,它的理念是︰

只要每個人也知道的職責

自己的能力和抱負

這樣子的世界誰都能夠幸福生活的世界

就再也不會發生戰爭了吧



我們一直被矇在鼓動啊!在這個絕對的體制中,我們每一個都只是這項巨大實驗的實驗品。他們大概做夢也沒有想過,我們的和平是由無數的腦袋所得出的結果。

Arcadia的人類們,當他們成人後都會把他們的腦袋摘下,利用先進的晶片取化人腦。而這些被採摘的腦袋就會被運輸往Under‧Arcadia之中。而中央會藉由這些腦袋的數據計算出進化的可能性,從而已挑選優質的人誕生於世界。

「Project Jakob」,在表面的說法這一個是由於地球生活環境變化而作出的宇宙殖民計劃。可是從「Project ELPIS」之中看出這個用意的真實。

處於Under‧Arcadia的腦袋並不是為了單純數據收藏,單單需要數據要把那麼大量腦袋收集於一地,這並不合理。Under‧Arcadia的腦袋都活著,他們活著的地方是什麼樣子呢?

今天的Arcadia還真是和平哩!這是理所當然的啊!

我們這個世界只不過是Jakob中的其中一角落而已!外面的人做夢也沒想過把!我們的世界不存在的!只不過是一堆堆數據顯示出來的結果!我們或者連身體也沒有了,只有腦袋住進了Under‧Arcadia之中!

「Project Jakob」的成立能使中央擁有一個相當龐大的模擬平台,從而得出更加完善的數據來制作出更完美的世界觀。

我們都是如此才被制作出來!


「零!為什麼要背叛我們!」

「我們這個世界就像垃圾一樣!在這個絕對的體制中,我們每一個都只是這項巨大實驗的實驗品!」

零把瑪薩精靈起動了,瑪薩精靈吞噬一切,她彷如一名少女的包裹這個世界的,溫柔地為世界舖上一層純白色的漂亮地壇。一切一切似是沒發生的,一切也再在這個全新的世界再現。

瑪薩精靈仿佛回應這世界,或者下一次會更好的。它祈求著這全新世界來臨的一刻。

「別放棄。」
「妳的戰鬥還沒結束。」

!?

「喂喂…妳所發的誓言,說要繼承我的靈魂而戰鬥下去,難道只是為了隨意應付我而說的嗎?」

「向命運挑戰!開拓未來吧!」

別給我開玩笑了!這個沒有未來可言的未來啊,我還要為了什麼而戰鬥下去!

這一刻,我明白了為什麼艾克塞爾為什麼執意要毀滅這個世界。這樣子的事先誰還受得了啊!要守護的東西,正確的事情啊……我已經不明白這些事情的重要性。

我再也沒有恨艾克塞爾,為什麼我得在這樣子的世界下生存呢?

我……

我究竟如何才好!

而我又可以回到那裡去啊……

「十年前……我的家族在這裡……大家也被殺死了。」

「這就是人稱的!Girouette‧Rock ON‧Express‧SPECIAL!」
「請不要這樣,前輩……」

「妳這樣下去人家會以為妳很討厭他的。」

「我並不是想成為X。」

「我究竟為了什麼……為了什麼戰鬥……」





「去你的!在怕什麼!」

!?

「思考啊,可是人類踏上萬物之王的武器啊!」

艾克塞爾亦在這邊,另外他和傑洛是宿敵,可是大家也曾經是同伴,亦曾經一起經驗過同樣的辛酸,宿敵什麼的已不再計較了。

旁邊的X亦溫柔地微笑,他說道。

「下一次會更好的!」
「我們會在下一個Arcadia再會。」
「嗯!」

我願意再次相信,我並不是只有一個人,這次我們會在一起,不論是人類、Irregular或是Hunter,我們相信下一次會更好的。





每到這一個時刻,瑪薩精靈就會出現,把這個世界更新一次。我從來也沒有這樣想過。大家即使是在不同的背景出生,個性亦不一樣的,我們大家本是互不相識的。

但是我明白大家的心意卻是一致。

即使我沒有雪兒那兒偉大,我只有微簿的力量。我們也相信下去。

「我就是…守護一切的洛克人!」




這裡就是Omega的封印室了吧……是啊。
所有的事情都是在這裡開始,傑洛在這裡和雪兒相遇,後來一切的事情也是和傑洛相關。

那麼只是你不再存在的話……這樣子一切就會結束的了!
這個悲劇的連鎖,再也不會出現我這樣子被命運所遺棄的孩子

就讓這一切結束!

你本身就不該存在於百年後的世界!



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67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科幻|角色扮演|

留言共 1 篇留言

Cecil
【次回預告】

如碎片的世界,悲劇一個接一個的循環

為什麼要接受這樣子的世界?
依從如此的命運?

這個憎恨的連鎖……

這次的故事於2010年揭開序幕

黎明篇 1
正義不再

「我的劍告訴我!我是不會退縮!」


===== 分 隔 線 =====

後記:

非常多兼卡!我想讀者也會火大的了。這次「零」這個角色是和「希爾」是完全沒有關連性,這個角色在故事中一直也不起眼。就連為她寫過的外傳我也收起了,以目前來看可以說是黑歷史。

異形篇的來源同是火之鳥,基本上是描寫因果報應的事情。這次我只取那個永續連鎖。
而「 Project Jakob」基本上就是銃夢的東西…只不過套了Rockman的名,說回來Rockman真是多Project什麼什麼…

而白鳥這個設定是在2年前左右已經決定的了……

最後一提「今天的Arcadia真是和平啊!」其實是參考「川越市は今日も平和だった。」

所以話一出就超展開!

05-22 23: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洛克人ZERO... 後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訂閱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20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