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RPG四期創作】【戰爭章.之三】曙葉旅途雜記十六

作者:鯊鯊~│2021-05-31 19:06:19│巴幣:24│人氣:107
安全屋發布的主力任務中,偵測沙兵有其他義勇軍能執行這項任務,整理修復安全屋
每個義勇軍和後勤都能做,但是關於修補、填補地洞這一塊要快速處理就比較需要專門的地屬性能力者處理,也讓曙葉一連接了許多單子都沒停下來。

其中也包含和阿貝爾這個煉金術師一起合作的填補任務。
原本是普通的填補洞穴,但兩人但卻發現洞穴口有任務告示裏沒有提到的巨大土坡鼠正氣撲撲的瞪著他們。

曙葉看了一會後說:「別擔心,這生物牙齒和構造看起來是吃素的,我們退開就好。」
阿貝爾嗅了一下提醒:「欸、欸,可、可是,曙葉先生,您身上都是植物的味道。」

「別怕,如果他能聞到我身上的植物味,那就好辦了。」曙葉冷靜的回應。
如果土撥鼠嗅覺差,他想做的事情還沒那容易達成呢。
對野獸用最終兵器,地獄椒!

「曙葉先生,他來了!」隨著阿貝爾提醒,說時遲那時快,曙葉抬起袖口以其中的木觸手炮口朝土撥鼠擊發辣椒色種子,而土撥鼠反射性把那枚種子往曙葉這邊又拍回來。種子在兩人一鼠之間炸出一潭辣椒色的迷霧遍佈洞穴,直接把周圍的生物都驅離了。

……
平安完成修補任務的兩人,在洞口面面相覷。
阿貝爾被曙葉戰鬥用辣椒粉辣的眼淚直流、嘴唇紅通通的,看起來彷彿被曙葉欺負的很慘似的,雖然真的很慘。
而曙葉相對沒有怎樣,只是身上都還看的見辣椒粉的痕跡。

「那先解散吧。」曙葉幫阿貝爾和自己用水術淨衣術洗去一身辣椒粉,保持阿貝爾的貴族形象說:「我剛剛有收到訊息,有其他地方要我幫忙,我先離開了。」
「恩……這個藥膏給你,過一小時還是很辣再塗一下。對了,阿貝爾。」
「嗯?」
「抱歉。」「......沒關係的。」

解散後,他仔細研讀剛剛收到的訊息,原來是桃滿找他想要拿些材料,眼看還有點時間也要回去確認下個行程,他應邀到桃滿房間找桃滿。

隨著一聲請進,曙葉推開桃滿房間進去看到滿地煉金道具忍不住感嘆,這就是專業,桃滿不管走到都能把房間變成小型煉金房,能以此成為傳奇專家果然是用努力堆疊而成的。當然桃滿怎麼想他並不知道。

「桃滿,你訊息裡說需要什麼營養劑,是要我的魔力嗎?」曙葉進門後開門見山問。

「唔 - 準確來說是要做植物用營養劑...」
房間裡忙到團團轉的藥劑師一邊回應曙葉問句一邊把藍色的粉末倒進鍋子裡說:「魔力是最終目標沒錯,不過我沒辦法直接使用沒有物質化的魔力,所以才要頭髮之類的...啊、如果隊長你能【單純的輸出魔法能量】的話,也許可以試試那邊的儀器...」

「恩,那你先忙。」 看桃滿忙得團團轉,曙葉以前也常在做植物實驗,知道有時候靈感被打斷,要在湧起靈感就很難了。
他沒有打擾桃滿自己走到所謂的儀器,稍微看了一下貼在旁邊的簡短說明指示後,將手放在上面嘗試輸出魔力。

身為曾經夢想成為魔法師的曙葉,雖然魔力性質沒辦法使用傳統意義上的魔法,但他還是學了兩招基礎。
一招是局部魔力放出,一招是全力魔力放出。
隨著曙葉小心地放出魔力,儀器先咖的一聲、接著茲的一聲宣告報銷。

恩,不意外。
正因為他的魔力屬性如此特別,所以他才連盧恩魔法這種麻瓜都能上手的魔法都不能用。
他的魔力有著兩種特性, 一是侵蝕,會侵蝕其他魔力屬性和相關線路等等。 二是植物能,一點點魔力就能成為植物所需的數十倍能量。
原以為這儀器能承受自己的魔力,現在看來並不能。

他小心翼翼的用修補用遺跡物在桃滿背對他時將儀器修復,確認被魔力侵蝕弄壞的線路修好後才回頭說:「儀器看來沒辦法容納我的魔力,我弄點頭髮給你。」
他嘗試用臨時凝出的石刀割著頭髮問:「說起來,你在研究什麼植物?後來效果如何?」 但感覺割半天割不下來。
他的頭髮有著Z的意志,硬的很,三不五時還能拿來檔手刀或檔亂丟的匕首。

「最近在研究達奴凡奇 - 」 藥劑師聽見了什麼壞掉的聲音而抬頭,看見曙葉拿石刀在割頭髮,讓他回想起之前處理他的隊長頭毛慘痛經驗,決定先暫停手邊工作、拿了寬口玻璃燒杯和給翡翠龍磨爪子用的龍爪磨爪器給曙葉:「用這個磨到瓶子裡吧。」
那頭毛到底為什麼硬到要比照龍爪辦理...如果不是因為能提煉成很強的藥、桃滿大概不會考慮用第二次,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曙葉無奈地拿著龍爪研磨工具說:「我用我的蝴蝶刀吧……達奴凡奇是什麼?」
雖然對植物有認識,但曙葉的認識是能力、效果方面的,而且他會自己擅自改成好記憶的名子。
刷刷刷……曙葉放下延磨工具,改成依靠他武器的脆化效果,來讓頭髮好割一點。
「下次研究看看我的頭髮能不能拿來編織成武器好了。」
回想起來,之前桃滿在處理自己頭髮的時候弄壞了一個剪刀、一把水果刀、一個園藝剪,真不愧是被龍姬祝福過的頭髮。

「原生於凱爾特那邊的植物,好吃但是有毒 。做成武器啊...當成暗器應該會滿適合的吧 ,不過主要是隊長你的頭髮沒有那長啊。」
「頭髮會長。」曙葉溫和的笑著,其實曙葉也知道這是玩笑:「對了,如果用血會不會比較好?或是有沒有想過培養肉看看?」

「血啊...也是可以...不過那個比起頭髮還要更接近禁忌一點就是了...肉也是類似的感覺 - 可以不可以的界線很讓人焦躁不安啊...」桃滿言下之意,用頭髮、血或肉他都能做出東西,有疑慮的不是技術能力、而是道德層面『身而為人,到底什麼是可以、什麼是不可以?』

「別想太多,你隊長不就是把木觸手種在身上嗎。」曙葉伸出手,袖口爬出一隻木觸手就地纏住曙葉手臂深根,形成木觸手手手:「有針頭嗎?我的刀剛割完頭髮和一堆動物,我不想拿來割自己。」

「這不是只有針對隊長你而已喔。」桃滿邊回應著邊拆了一個沒用過的針筒給曙葉「如果我因為布依絲小姐會復活又會治療術,就把她殺了拿來做成藥膏,隊長你覺得能接受嗎?」
「姑且先不考慮我辦不辦得到的問題...」桃滿盯著曙葉看「我得阻止我自己越過那條線才行啊。」

曙葉嘴角勾起溫柔的微笑:「想像成乳牛的牛乳,就比較能接受了吧?如果我一點點肉可以讓我們義勇軍有更高的勝率,或讓平民有更高的存活率,也不是不能貢獻一點。但你說的也有道理,這就是你強悍的地方吧。」

很快的抽了一管血遞給桃滿,他說:「那先這樣囉,研究也要安排時間休息,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就要出戰了,可別累壞囉。」伸手摸摸桃滿的頭髮,他目光溫和地看著桃滿。他已經變很多了,但桃滿都沒有變,這讓他某方面感覺到…很欣慰。

「平衡很難拿捏啊...在見識過很多人因此而毀滅後,我覺得小心點好。」懷著感激之情、桃滿接下了那管血液「隊長你也要保重身體喔。」

「我會的,畢竟到時候我們會在同一個戰場。」
離開桃滿的煉金房,他再次走向臨時任務接洽處。

即將直面四災前,桃滿過的日子卻和以前沒有太大不同。
看到這樣的畫面,讓他覺得充滿了決心。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646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鯊鯊~
未領

05-31 19:06

痛飲狂歌
XD

05-31 19: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gn023248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十周年回顧】回顧... 後一篇:【RPG四期創作】【戰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oastm81942所有人
弱弱的丟了一張新圖 歡迎大家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