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59 - 零落編 2 誕生日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10-03-22 02:40:34│贊助:0│人氣:985
這次的畫面,不再是純白一遍的,這房間的顏色就似是被少女所影響的,展示出繽紛燦爛的色彩。

而她就一個人在這裡期待著,等待最愛的人回來。

「歡迎回來啊!」
少女帶著天真爛漫的笑容迎接他喜歡的人,很溫馨的抱在一起的

少女還想撒嬌的時候,她才知道純白色衣裝的男人後站著另一名女子,隨後也有一堆來歷不明的人們

「嗯?」
少女裝起一張可愛的樣子看著那男人

「我們再不要這樣下去!」
「什麼啊?」
「這樣子的世界啊,我們討厭這樣的被束縛著!」
「妳也許是正確的,是這樣子沒錯,但是為了這樣子正確的事情而作出如此過份的事情,沒有人會再特在如此的世界之中啊!」

嘈吵爭執的聲音徘徊於這個本應很美麗的空間之中,少女不明所以
她所作的一切都只是為了他而出發

為了他,她什麼也可以捨棄

只要有他存在,她就心滿意足的了

然而這個他卻因為一些毫不顯眼的小事而和她反目

她十分的不甘心,心情難過得很。

本應很美麗的空間剎那間轉成一陣殺意


我只是想希望得到你的讚許而已……我只想和你一起生活而已
是因為我沒有身為女生的魅力嗎?

為什麼……


我只是想得到幸福而已……

Elpis 59
零落編 2

誕生日


「妳還要睡多久啊!」

一柄成熟的男人聲音傳入我耳朵之中

……

!?

「妳啊!」

我並沒有思索太多,身體仿如不由自主的撲進這個男人身上
很想念,這麼多年來我也是如此思念這柄聲音

「爸爸…我很想念你,我!」
「喂…喂…」

我緊緊的抱著他,沒怎麼理會其他的小事,爸爸很溫柔的撫摸著我,他大概感到莫名其妙。

這一刻我已經不再理性什麼的,只由我失落已久的感情驅使著。

我一直以來我只希望這樣子而已…即使是夢境也好,我也不在乎,我打從開始跟本不在乎世界怎麼怎麼…什麼正義與和平的…

我端起笑臉的,不讓爸爸擔心太多。曾經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說出來也只會讓他驚訝而已,既然已經過去的事情就算了,重要的只是眼前的事情而已。

我換回久違了的女僕服裝,走回那個相當熟悉的店子裡。

爸爸在廚房中工作中,而我的工作則是負責店舖的單據的,店面接待的事情。雖然頗累人,還要長時間端出一張笑臉起來,不過這也蠻愉快的說。從各個不同的人們之中可以得知不少微妙的事情,也有時可以八卦一下奇奇怪怪的生活趣事。想起來真是難以置信,為什麼會有人在鐵路行駛之日大喊「生日快樂啊」。

偶爾遇上相熟的街坊也會聊起各式各樣的事情,這些都是令人愉快起來的事情。

我們的店平常也有點人氣,部份客人是衝著我而來……雖然令人有點困擾,可是這也讓人高興起來的事情。

這個時間祖洛斯總是會在角落的位置,點上一杯咖啡,一邊冷酷地在網遊著,讓人有種不能接近似的氣氛。話雖如此,他偶爾也會問起我提取碼的破解方法。我們亦偶爾會聊起遊戲的東西,每次談起「救世主」和「自由」我們都會爭論一大番,我可是可變MS派的!戰鬥時隨時可以換成飛行形態,背上帶上長距離光束砲,這種彈性的作戰才是皇道!

「一閃才是皇道。」他總是這樣子說

這明顯是駕駛員的問題!才不是機體性能啊!

而我的同事愛麗絲,她亦是我的同班同學。一頭長長的棕色頭髮迷倒不少男生,在校園中她亦是首屈一指的大美人。可是她的性格和她的外表完全不相乎……不,她倒真是像極了ACG的女主角,人畜無害的温柔性格,那張總受的臉孔,讓人很想作弄她!這可真是稀有生物了。

雖然我的外表不輸她的,可是…我絕對不是這樣子的人,要是敵對的人站在我面前,我不用多想也會幹掉他。

儘管我們極度相反的,我們總是走在一起的,每一日她也似是懷著少女心情的在門口等待我一起上學去,瑣碎的事實,日常的事情我們也毫不保留的訴說著。

「別在人面前發閃光彈。」祖洛斯偶爾也受不了我們之間的親密行為

反應遲鈍的愛麗絲這刻才會察覺到別人的目光,迅速的退開了幾步

「我說呢,有什麼方法可以打發掉那個金髮的。」我立即問祖洛斯,對於男性的見解意見或者會有不一樣的答覆
「沒有。」祖洛斯斬釘截鐵的說
「其實也沒必要那麼樣子嘛…」愛麗絲說著
「那乾脆和他交往算了。」祖洛斯回說
「不行!」愛麗絲生氣著說

祖洛斯擺著一張臭臉的害我笑起來,有時我也不知道愛麗絲想什麼…


「小零?」愛麗絲對著我說著
我才注意到自己過份的注視著愛麗絲,她曾是我最要好的親友,想到這裡我心中不禁有著一股深刻的懊悔和無奈的感覺……

我笑嘻嘻的回應了她。其實我是知道的……我只是在麻醉自己而已。

今天老爸要搞派對的樣子,我打點了東西就出外去了。五月淚,這牌子我有多久沒看過了哩……這裡本是我的家。這個如古時歐洲的石板街道我也走過無數次。可是我並不會感到沉悶。這個街道,這個小村莊,每一天都給予我很愉快的氣氛。




「說起來,為什麼會這樣……」祖洛斯無奈地說道

他向來是一個不多說話的人,這樣子的場合倒是令他頗困擾吧?老爸老是莫名其妙地把他也拉過搞派對的樣子,他亦不好意思推掉。

老爸亦把釋格瑪先生和其妻紫叫過來。釋格瑪先生總是很照料我的,紫亦把我當成女兒一樣的。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她很有氣質,雖然有點天然呆的過份,可是她走過來也似是把周圍的東西變得優雅起來。

我的好友愛麗絲來帶了她的姐姐來。雖然是雙胞胎,可是她倆很容易分辨出來。卡尼爾姐姐總是很嚴肅和正經的,這一點和祖洛斯有點相似,他們都是不會把表情放在臉上的。雖然她總是強調自己很不喜歡這樣子浪費時間的,可是大家也公認她是典型的傲嬌女生。

我現在才想起來,我老爸就是這樣子的人,他總是喜歡偶爾搞一個派對,邀一些自己的好友一起共樂的。有時間因為這樣子胡搞,使我的工作大增至一個不可理喻的地步。不過這樣子一點也不辛苦,只要看到大家歡樂的笑容,這樣我已經很滿足。

我是生活在這麼幸福快樂的環境之中,大家也像是一個大家族的不分彼此。我曾是認為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它總是給予我美麗與幸福的寶石箱。我十分喜歡這個懷古的家鄉,我曾在這裡渡過著最高興的時光…


「雪兒!」
「雪兒!」

後腦有點痛楚的感覺,整個人有點抽離現實似的,不過我知道我回到了現實之中…

爸爸……艾莉絲……
我的淚水不斷湧出來,我當個傻瓜一樣,只不過是一場夢境而已,卻把它視如珍寶一樣。

「……為什麼……」
「為什麼要把我帶回來!」
「是啊!究竟是為什麼啊!」

拜魯一張十分生氣的樣子說道,生氣的我已經不管什麼,一瞬間把房間中的玻璃都震碎來發洩。大家也嚇了一跳,忽然間好像魔術一樣的在眼前發生不能理解的事情。

什麼雪兒‧埃文斯!那混帳的東西關我什麼事!

「雪兒!」

春華十分不安的看著我,我才回復了一點理性。

發生了什麼事


我並不想管。我的腦袋一塊空白的,嘈雜的聲音讓我想把眼前的一切都消滅。並不是我想要回來……並不是我渴望生存下去……一切都不如我的希望下演化下去。

這個時候我應該擺出什麼表情是好。

「嘻嘻……這世界都沒有人願意愛我的了,反而都是如此,為什麼要讓我活下去。」

我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樣子的表情,就如電腦計算出來的結果而已。悲哀的事情所以表演出一張傷痛的臉孔。

這樣子的日子我還是過多久,再過多久才會有什麼轉變,我可以期待它的來臨嗎?

一大篇聽過無數次的肥皂式安慰說話接。說什麼把不能生命看得那麼輕,你媽媽看到你這樣子會很傷心的廢話。

……

都是一堆偽善的傢伙吧,會真正生氣的只有拜魯一人而已。然而他卻被那大伙人所唾罵。這個世界就是如此……

為什麼我要在這個時代出生,我並不明白。我很累了…我什麼也不再想管了。

人潮除除的離去,真心的慰問,還是假惺惺的我也不在乎,只要讓我清靜一下就好了。在剩下我和春華二人時,他才開口說話。

「這樣子好嗎?」

這個人是和其他人很不一樣,開始的時候我已有所察覺。在他身上我嗅出我和十分相似的氣息,這一點我沒有詳細考量下去,我並不會懷疑一個沒有敵意的人。

「亦沒什麼不好。」
我靜靜的回答,我並不知道這個雪兒的思想會不會再一次出現,畢竟我是亂入而來的,我並不想把人家的生活破壞掉。

春華亦沒有過問太多的事情,他只是微笑的回應我,把剛批掉皮的梨子遞給我。

「歡迎回來。」

欵?

看著他的笑容,我稍微有回安心的感覺。

他獨個兒說著話來,開心的事情,痛苦的事情,逐一的細訴給我。

然而我卻沒有回應,亦不知道如何回應是好。現在的我什麼也不想再管,什麼也不想思考下去,呆呆的看著天花板,時間除除地過去。

我並沒有再為什麼而特別費神,這個時代的事情對我而言並不是新鮮。儘管我再去阻止還是什麼也挽回不了。既然是如此,我也不想再努力什麼,以放棄的狀態下去。這樣子也許我不會感到太傷心。

今天是新型機械人 – 歷史上第一台Reploid的啟動日子。由禮特博士留下來的遺產,一身藍色的鎧甲讓人想起百年多前的英雄洛克。大家為了紀念英雄,他們都會為英雄封上「洛克人」的稱號,而這一台名為X的新型Reploid將是二世代「洛克人」。

科學家用了接近50多年的時間研究及分析禮特的數據,他們藉著X開拓了機械人界的新領域。

……

儘管全世界人都震驚了,可是我並不為所動,沒有人會對已知會的資訊而感到興奮。X的誕生是必然,傑洛亦是,接下來的釋格瑪反動,以及精靈戰爭等都是已定的事件,是一個誰也阻止不了的必然事情。

然而今天的突發事情令我震驚起來。

「希爾梅莉亞……」

我拾起拜魯書包中的文件,那個急性子總是忘掉什麼,今天X的誕生他什麼也沒有理會就逃學了。

希爾梅莉亞並不是一個很獨特的名字,當時著名的遊戲開始商3Ace也用了這個名字來當商品。我理解對女神的情意結……但是……

「雪兒?」

春華在我身後呼喚著,當時的震撼使我喚醒不了我的腦袋。

羅露妮…這會是巧合嗎?我沒有理會春華,第一時間跑到拜魯的家中去。他們的傭人都知道我們是拜魯的友人,並沒有加以阻止,說到底我們早前還總是混在一起。

跑在後面的春華一臉寞明奇妙的

「希爾梅莉亞‧羅露妮,那東西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我十分生氣地說
「什麼?那是拜魯打算制作的機械人嘛。」春華氣喘喘的回答
「他不是想制作我的樣子的機械而已嗎!」我十分生氣

他只是以為我在吃醋什麼,他制作的如果是那東西……

我必須要把她破壞,當時的我是這麼的想著

這個工作室還殘留著當時的歡樂氣氛,我並不希望事情如我所想般……


「主人樣,歡迎回來。」


釋格瑪先生,爸爸,祖洛斯, 愛麗絲……我……


我的存在
就是


為了破壞一切

就只是如此


呃……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妳怎麼了!」春華大唬著
「雪兒!」春華大唬著

我耐不住自己,一瞬間把眼前的玻璃罩打碎,眼前那個綺麗的金髮少女人形打壞

「雪兒!停手!」春華大唬著

「這傢伙!這傢伙!就是因為這傢伙的存在!大家才會被殺死!」

這時的我已經耐不住自己的感情,一瞬間把一切也爆發出來。

開心的事情,努力過的事情,三人一起的時光,充滿溫馨和睦的家庭……我像個傻瓜一樣期待什麼呢?

我打從開始就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

我不斷麻醉自己,安慰自己,期望一個不會來的明日。

果然……並沒有一個可以容納我的居所……


果然……罪人血脈的我只得活著罪人的人生


「雪兒……」春華輕聲說道

我一直一直的哭泣著,像是小孩打破了心愛的玩具一樣,期望它會回來的一天。此刻我明白,這一天永遠也不會來臨。

春華陪伴著我身旁,一直一直的慢慢等待時候的過去。

釋格瑪先生,爸爸,祖洛斯, 愛麗絲……我自言自語的說了多少次。

直到拜魯回來的時候。我把他一心的研究都打壞,他當然氣炸了。春華盡著努力的圍護著我。哭泣聲,吵架聲,我已經再也沒有思考下去。

我只希望我會像被打壞掉的人型,永遠再也不醒過來……


我回想起來,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只會哭泣,一直一直的哭泣著。我並不是為了什麼悲傷而哭泣。長達百年的仇恨藉由我的雙手解決,那些該死的人類,Reploid全都被我解決,所有的東西都化為烏有。

他們是該死的,直到現在我還是如此認為,再有機會的話,我依然會再一次把他們解決。

然而所有的事情都解決,我把人們賜予我的使命完成,我卻只有在哭泣……

百年後的當日,再也沒有得到釋格瑪先生和爸爸的讚許,再看不到回來時祖洛斯的慰問,亦不再有愛麗絲 和我一起分享開心,痛苦的事情……

沒有任何一處容納我的地方。

迎盡絕望的我,遇上亞歷仕這個傻瓜。單單是因為幾次的對話,和一個非常遙遠的夢境,他從另一邊世界迎接這樣子的我。

我害怕他會恐懼我,害怕他會覺得我很奇怪。

他一直一直的伴在我身邊,細說他開心的事情,痛苦的事情。在那裡的世界,我是一個英俊的男孩子,他曾經是亞歷仕的前輩,雖然人冷酷了一點,卻是很溫柔的人。是一個和我完全相反的人……

細聽他說的事情成為我每一天的心靈支柱,我意識到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我們像是互舔傷口的。我告訴了他我的好友愛麗絲的事,我的初戀情人的事情。每一次都是我先哭出來,他慌張的神情讓我哭不下去,還讓他覺得我像小孩子似的。

漸漸的親密,漸漸地相愛……我們就是這樣子的關係

「主人樣,歡迎回來。」
第一次穿回女僕衣服的我十分緊張,我不知道他會怎麼想的,始終我在他的世界中是一個相當凶狠的人,當然……我也是一個相當凶狠的人,我並不能否認……

「……」
「很……奇怪吧……」
我原本是以女僕型Reploid的型式誕生,我只是想他知道多一點我的事情,我當回原本的自己

「好想帶回家!」
「欵!」

我曾經想過只要這樣子下去就好了,這樣子永遠地和所愛的人一起,所有的事情也增添了一份暖意,如童話一樣美好的國度……

他喜歡吻我,我喜歡他抱著我的感覺,也許是我天生為女僕,我喜歡他這樣子對我溫柔的,甜絲絲似的二人關係。每天的為他做飯的,只要他笑著我就滿足。

這是唯一容納我的地方……

然而我漸漸地意識到這只是第2個遙遠的夢景。
而且像是一個打壞掉,已支離破碎的夢景。


我再醒來的第一眼,看到那二人睡在我旁邊。我不知不覺間睡著了,也回想起很多的事情……

希爾梅莉亞……為什麼要把這東西作出來,純粹是因為好玩嗎?

「妳怎麼像個小學生般的。」醒過來的拜魯說道

我把熱茶遞過去,他不明那兒來的熱茶,那是當然的……我變出來的。

「從沒有聽說你要搞什麼機械人的,什麼一回事了……」我直截了當地問道
「什麼?我一開始已經說過了,妳卻說這宅宅玩意什麼的!」拜魯生氣地說

原來是雪兒的意識回來時開始

「不要再搞下去吧,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我警告著他
「什麼嘛?」拜魯不滿地說
「那是犯罪博士威利的遺產!你知道這代表了什麼嗎!」我十分生氣地說
「這又是什麼啊!」拜魯更不滿地說
「這女孩會把這世界都消滅!這女孩與生俱來就是為了破壞這世界的一切!這是威利博士的野望!你那麼清楚機械的東西!這種事情也不知道嗎!不要因為好玩而把她造出來!」我直指著拜魯地說
「所以啊!所以就要把她消滅掉了嗎!」拜魯亦生氣起來

我究竟和當時的人民有何分別……威利的血族必須被消滅掉……

「制造她的你當然不是什麼一回事!你有想過她會以什麼型式的樣子誕生下來!你又會知道背負罪人的血是多麼堪苛!」

「既然是捨棄我的!為什麼要把我誕生下來!為什麼我得要以罪人的一生活下去!你既然不給予我任何的希望,為什麼又要壇自要我在這個痛苦的世界下活著!」

「欵?」

春華這時候才開口說句話來

「只有誕生了才可以得到喜怒哀樂吧?快樂的事也好,痛苦的事也好……只有誕生了才可以享受。」

「只有活著的,大家才可以再這樣子一起嘛。」

……

春華笑著這樣子說,我想起當時亞歷仕也說過類似的話來

「禁止說令人害羞的話!」拜魯指著春華說
「但是……」我還是很不安
「不要緊,希爾會是一個很溫柔的女孩子。」春華說道

就這樣子,我們三人再一次眾在一起。雖然我十分不安的,把她組起來代表著釀成當時的悲劇……但是我卻渴望著什麼奇蹟的。

拜魯苦心研究著機械人,不…已經要稱為Reploid的思考方式,我和春華則是在組立她的軀體,拜魯的家庭十分富裕,我們徹底地放棄當初壞掉的機械構造,換成相當高級的人造肌肉代替。

希爾藉由電腦中說出第一句話時,我們興奮忘形的樣子。這是什麼東西都可以變出來的我難以理解的事情……不,這也許是我失落多年,一直潛伏於深處的感情,我仿佛已忘記它的存在。

這樣子下去就好了,我懷著這樣的心情生活下去。他們像是回答我的渴求一樣,像這樣子理想的世界,我倒真的不想還給那個大小姐了……

2103年冬,我們依然在拜魯的工房中研究。希爾像是嬰孩的,開始會說話的樣子,不過目前還是測試階段,儘管身體已經作好了,還是不可以把她放入身體之中。

「可是……為什麼是女僕服的……」春華苦笑著
「女僕是皇道!這是男人最高的夢想!這是萌界和浪漫的致極的境界!作女性機械人不作女僕的都是一些蠢蛋!」拜魯託起眼鏡激動地說
「……」看到希爾表示高興的表情符號時,我好像明白了什麼的東西了
「吶,雪兒。」春華微笑的向著我「今天的活動妳有什麼提議?」
「欵,你們決定就好了。」我如此回答的
「每一次都是我們決定嘛。」拜魯就如此回道
「就是嘛,做一些妳喜歡的事情嘛。」春華摺起眉頭的說
「這個嘛,你們喜歡的就好了…」我苦笑著說
「真煩人啊!今次總該輪到我們遷就妳的哩。」拜魯一張傲驕的不情願的臉害我想笑起來
「嘻……那麼啊,玩Arcade Games吧。」我笑著說

他們似乎有點意外的樣子,看他們打開始都以為我會說逛街之類的東西吧?

來到AC現場,我有點懷念啊……我多久沒有來過呢?一個人來實在太悶了……

「我音樂節奏……」拜魯好像想投降的樣子
「誰說要玩音樂遊戲啊。」我不滿的說道,他們看著我指的東西都呆滯起來
「(  ゚д゚) …起動戰士……?」 拜魯及春華也表現出如此的樣子
「我的『救世主』超強!」我自滿地說道
「哼!別哭著說大話!這遊戲我超在行!」拜魯沾沾自喜的說

超反應的盾防守,MA時的空隙都一一彌補了
「為什麼打不中的,給我打下來!(  ゚д゚)」拜魯
Speed Seed醒覺 NN > NNN

「呃……呃……」拜魯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接下來玩『協力』啊。」春華先說出來
「沒問題。」我燦爛地笑著
「春華!你耍詐!」拜魯十分不滿地吼叫

接下來則是商場逛街,我倒是沒有看過這個時代的產品,每件東西看起來都很新鮮,佈置上也十分可愛的,閃爍的燈飾和模擬的雪景看起來很華麗,抓起來的雪粒究竟是什麼東西,手感很真實卻不怎麼寒冷的。

通過特別制作的設施,我們可以利用商場的裝置換裝成各式各樣的外表,當然有些獨特的造型是收費項目。中歐的公主裙子,騎士裝備又或者是萌少女服飾我也嘗試一下,這個倒是很好玩!

「哈x波特!」我和春華都指著拜魯來笑

看到有趣的東西我都會衝過去,也有看過一些動畫玩物的店子,還被拜魯說比他還要宅。那個鋼彈面具不好嗎?春華則是在找材料,我才知道他有組模型的嗜好,聽說他還有一套塗裝的工具,看過他的相片也想像不到原來身旁有這樣子的職人在。

我們再走到一個主題房間玩一玩,收費上不怎麼宜人。
「這個我請客。」我笑著說,變出來的東西吝嗇什麼
「好快!」拜魯回看的說時我已經拿了門票

聖誕島,盧恩‧米德加爾特……看起來都好吸引人啊,不過不少地方的氣氛都是給與情侶用的,也難怪剛才有不少怪怪的目光看過來。

「威尼斯好嗎?」我回看他們的問道
「妳這個宅女!」拜魯指著我說

我笑著就選了這個地方。我的確是看過一套溫馨的動畫才會想去這個地方。在描寫這裡如一個世外桃源的,一個充滿水的都市是什麼怎麼樣子,我曾經走過的都是沙漠似的都市,十分難想像那個環境。

來到這個威尼斯主題的地方,拜魯先是第一個失望的。他便抱怨現實是沒有漂亮的姐姐們划船什麼的。話雖如此,我卻滿喜歡啊。雖然看起來是一個相當古舊的世界觀,給人的感覺卻很清新,不像我們的世界所以的建築物都密密麻麻。街頭小巷也充滿地道色彩,我有點懷念啊……我小時候住的街道是模仿這類型的石版街道。

到了聖馬可廣場,那裡的鴿子比人還要多的,不過他們似乎不怎麼怕人的,很多只鴿子都站在哈X波特上,他氣炸了的。這真是一個很美很漂亮的地方啊!我不禁想為什麼古時人們會住在如畫一樣的環境中的呢,這裡每一個畫面都像是畫布中的景象,就連各個建築物的雕刻也是工匠極致的表現啊! 這些如藝術一樣的風景我只有在書籍中看過而已。

這是一個相當地有趣的體驗,我們坐在當時著名的出租船,就像一些傻瓜一樣一起唱起歌來的。書中所描述的,「被施了魔法一樣,本來平淡無奇的日常卻綺麗地閃耀著。」。這一刻我多少體會了這點神奇的魔法。

「真的感謝你們啊,今天我真的很愉快。」我對著他們如此說
「其實雪兒本人大概也是希望可以這樣子……」我還是把這事說出來,對拜魯而言大概是莫名其妙的
「她並沒有勇氣和你們再一次一起的,總是覺得很丟臉的……儘管是怎麼樣,她也有種強烈的想回到小時候那樣子的想法。我或許就是受著這樣子的思念被吸引來。」我望著遙遠的無際的海洋說道
「那是什麼意思啊!」拜魯十分不爽的說道

那時我只有笑著的,沒有回答他……

我並不是存在這個世界的人,這樣子荒謬的事情我沒有說出來,讓他胡思亂想成另一個人格也好,什麼也好……春華也無意追問下去,他把話題拉到另一邊去。說著晚餐的東西,希爾調校的事情。

他們讓我渡過了一個相當美好的時光。


少女哭泣了許久。一張被血灑在身上的臉容,帶著無比悲傷的表情。哭泣聲的回響,可是卻沒有喚來任何人的回應。

她終於把雙手放下來,她累得不再想任何東西。她深愛的思念卻沒有得到回報,剩下的只有如此寂寞和悲哀的感情。她不甘心就這樣子完結。

「是我不夠女性化嗎?」

她問著自己,看著自己的身體打量著

「為了你的話,我什麼也願意……但是……為什麼……」

她十分不甘,自己明明付出一切的,即使是什麼要求也好,她也會全心全意的服侍對方,只要他所喜歡的,她也會喜歡。

一直以來少女的世界都是如此,她嘗試學習淑女的姿態,學習更多女性化的事情,把自己調校得更為完美的女性。

可是最後得出來的結果對她而言是一個重大的打擊,即使再完美的她,他還是會跑掉去會另一個女人,即使那個女人外表不怎麼也好,即使那個女人個性亦不完美。

「我沒有什麼比不上她!」
少女就是這樣想著

她哭累了……一個人獨自的呆著,靜靜的在一個一望無際的白色空間中蹲著。

是時候制作下一個了。


時間一直慢慢的過渡了,從中學畢業了,大學的人生也完結了。

我跟隨雪兒的願望成為了演藝界的人物,而春華就如我的騎士一樣,一直在我身旁的,而拜魯就開創了機械人的事情,他賣的女僕機械人在社會上也有一定的名氣,事實上他也是致力為了開發希爾而作一份事業。

我從沒有想過他會一頭裁進去,花上接近10年的時間開發……

我們慢慢的成長起來,成個一個獨立的大人們,建立了自己的事業,得到了自己的家庭……我一直也沒有在乎過這樣的短暫人生,可是今次我我卻懷著不一樣的感覺,看著拜魯的結婚典禮,在場的我亦感到同樣的喜悅。

春華開玩笑地說「你的嫁居然不是虛擬人物!」
我也不禁笑起來

事實上他的妻子並不怎麼喜歡我,亦不喜歡拜魯一頭裁進開發希爾的事情上。我們每次的眾會中也會聽到拜魯這樣子申訴著。既然那麼不滿又為什麼要一起呢,我總是這麼說的。

他們倆人總是斜目地看著我,可是每一次說到這些事情,拜魯也會有一張如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的表情,我想我有少許理解他的想法。

2147年冬,在這個時代中,Reploid已經成為主流的社會。這對我而言並不是什麼奇異的事情。

Reploid的開發,成為機械人的主流。
為犯罪而開發的機械人Maverick。
同樣因為「病毒」而出現思考異常,對人類社會構成威脅的Irregular。
為了追捕Maverick和Irregular而成立的Irregular Hunter。

後來X成為了特A級獵人,別稱「白獅」的人民英雄。這些事情對我而言一點都不陌生,然而最為讓我在意的是……精靈戰爭。

過去我三番四次的阻止這事情的發生,即使把拜魯殺死還是無法阻止。可是這一次也許不一樣,拜魯從沒有作過這一方面的研究,他一心研究希爾,為她拜魯花費了大半的人生……事實上希爾的完成度已經超出一切現行的Reploid,可是對於拜魯而言還是未滿意。

精靈戰爭曾經利用電子精靈所作出的破壞,可是我直到現在亦沒有感受到任何電子精靈的出現。

也許會不一樣,我打從心底渴望如此。

今天亦是我們三人的眾會,現在的拜魯已經是一個中年的大叔,他總是說著我和春華沒有半點老態的樣子。我總是笑著說有誰會想看偶像老態,現在的科技對抗衰老已經發展成熟,即使沒有我的力量也好,要維持年輕時的外表並不是困難的事務。

我們依舊嘻嘻哈哈的樣子,十多年來一直也是如此。

拜魯總是會大談希爾什麼什麼的,卻不怎麼提起自己的妻兒的。每次提起來也會反過來說沒有成家立室的人懂什麼。春華也沒有反對什麼,對著一件事情如此熱衷也是件好事,總比一心想要搞精靈戰爭的那個拜魯好多了。

什麼也沒發生就太好了……

「這樣子的世界並不是我想要的。」

欵?

是……那個少女嗎?我一直也從白色的世界中觀看著的那位少女……她一直也待在那個什麼都沒有的世界之中,等待喜歡的人回來。

少女笑著我看著我。

停一下!什麼叫不是想要的!

少女依然笑著,她似是期望什麼似的。然而我只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好事情。

只是一瞬間而已,我和拜魯他們的離別,我的意識一瞬間被抽離,在那一瞬間我看見少位少女的燦爛笑容,那一面和我一樣的嘔心笑臉……

那個是……

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眼前的只有一片廢虛的。眼前的那個……被打成廢鐵似的是……X?

難道……難道……

「我就是拜魯博士,我現在宣告現在這一刻,世界將在我的統治之中……我就是拜魯博士……」

精靈戰爭……

精靈戰爭……是由我所引起的嗎?

相傳精靈戰爭,拜魯利用傑洛的身體,也就是後來被稱為奧米加的Reploid,以為闇精靈的力量……

那麼……那個不就是我嗎?

我……我這一雙手,再一次把這個世界粉碎了嗎?

少女淚泣的聲音,少女歡笑的聲音,少女挑選自己所喜歡的世界。

我一直以來的從旁觀察著少女的舉動,在這個不自由的白色空間中我一直只有觀察著。

原來是這樣子……

一直以來被觀察的是我才對。

少女笑著的在挑選自己喜歡的世界,而我則是把世界毀滅的人。

很可笑啊!我是世界創造者,卻沒有任何權利享受這個世界的幸福!我只得不斷地不斷地把自己喜歡的事物葬送!

我想起我為什麼不曾對任何事情熱衷,只要這樣子的話……在失去的時候我並不會那麼傷感。

眼前是我所最討厭的瑪薩精靈,所謂的淨化世界就是把一切化為烏有…所以我十分討厭它。

天空如被打碎的玻璃一樣,碎掉的天空紛紛的掉在地上,所有的東西都被瑪薩精靈吸納,漸漸這個世界再不曾擁有任何的色彩,如純白一樣的空間……


少女仰頭一看,她所喜歡的人回來了。他帶著歡悅的笑容看著她。

「X,你終於回來了喲,我一直在等待你啊。」金髮的少女很高興的迎接他

身穿一件長長白袍服的X抱起少女,擁抱著,親吻著的。可是他的眼神卻不似是快樂的樣子。

少女似是不在乎的樂在其中,只要喜歡的人回來就好了……

一瞬間少女被千柄刀刃刺穿的。

「零,夠了啊。即使再下去也不會回到妳所理想的世界之中。」X說道
「為什麼啊……」少女不願置信的

旁邊另一個白色長袍的女性唸了幾句咒語似的,少女再一次被千刃再刺穿的

「呃!……是妳嗎!是妳這可惡的婊子!」少女瞪著那名白袍女性

「我們想擁有自由,即使是自滅也好,請讓世界走向此走往的方向。」白袍女性說道
「所以請妳消失吧。」X說道

幾千枚的刀刃再一次刺穿少女的胸膛,她搞不懂,她只是希望被愛著,只希望對方親吻自己的

很不甘心

很不甘心吧?

是這樣子不甘心嗎!

「我就告訴妳什麼才是不甘心好了。」

少女遲疑了一回會,她回頭喊著「不要這樣!」

面對著她的是擁有著相同面貌,表情卻似是扭曲了的她

眼前的X一瞬間粉碎掉

「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少女絕望無助的喊叫

少女睜矃的看著白袍女性,她笑著。女性的身體就爆破起來

既然是我得不到的東西!妳也休想這樣子得到!

「不要!不要這樣子!」少女哀求著的

我把手合起來,隨即這個世界同一時間地被粉碎,白色的空間亦如破碎的玻璃的掉下,什麼也沒剩下來的。

只留下痛哭的少女在此

花上了千萬年,數億年的時間也好。少女還是得不到所渴望的東西。她只有再一次整理心情,再一次塑造自己喜歡的世界。

下次會更好的……


謝謝你


讓我誕生於這個世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64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科幻|角色扮演|

留言共 2 篇留言

Cecil
這次的59用了接近半年的時間,事實上真的寫的時間也許不足1星期。這半年來實在是超級忙碌!朝9晚11已經成了常事,基本上周末都用了在補足體力上。當睡覺過了就發覺。「X的,又要上班了。」

這段期間不時也想…我是不是要把Elpis斬了算,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可是每次想到故事人物的臉容…還是找天再想想辦法。

而外傳……可以逐個人物來寫,我好像上癮了,每人也想寫一下個的樣子,原定下一位是Johan,不過我想可能會拖延了。原定不會再寫的希雅兒,我想再一次寫一寫她的事情。現在成了Omega X的監察人似的…都沒有了當時「和預想一樣」的感覺了。預告什麼的就之後再想,不然又不在公司睡……

03-22 02:56

Cecil
[次回預告]

如果,

世人總是有著如果論,如果我再漂亮一點的話,我們會不會依然分手收場呢?如果沒有那個人,我們大慨還是熱戀中吧?

我們都喜歡假設希望,喜歡事情如自己所假設的方向而走。

但是……





Elpis 60
異形編 1

正義判決

這樣子一切就會結束的了!
這個悲劇的連鎖,再也不會出現我這樣子被命運所遺棄的孩子

就讓這一切結束!

你本身就不該存在於百年後的世界!

04-19 00: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後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訂閱

作品資料夾

REIayanami00愛德華
對妳的思念就像一種相思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9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