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42(深海的商人III) 調查阿祖爾

作者:亞爾斯特│2021-05-19 08:40:42│巴幣:20│人氣:175
前情提要:格利姆與其他學生因為未能擠進前五十名,不只是能力連自由都被阿祖爾奪走,盡管海葵軍團奮勇抵抗但最終以失敗告終,鶇一行人也只能離開歐克塔比涅…

  「那麼,我們就先來整理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好了。」在破舊宿舍的談話室中,梅莉達看著其餘的三人認真的說道,隨後傑克便開口說道:「那一群頭上長海葵的傢伙們為了讓自己的考試得到好分數與阿祖爾簽契約…毫無疑問,完全被騙了。」

  「如果說只有一人的話那麼他就不會被剝奪自由與能力,但是人數只要一多起來,那麼被刷下來的機率也會相對地變高了。」鶇面色凝重地說出自己的看法,隨後梅莉達便有些不悅的說道:「現在想起來之前傳出來的傳聞也是他們設計出來的吧?完完全全就是看準這一點才會來宣傳自己的筆記。」

  「那麼,格利姆他們會變成泡泡消失嗎?」沙朵霓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傑克還有梅莉達聽到沙朵霓的這句話便露出疑惑的神色,雖然明白沙朵霓是擔心格利姆他們,但是變成泡泡又是怎麼回事?

  「沒事的,沙朵霓,格利姆他們不會變成泡泡消失的。」鶇開始安撫害怕的沙朵霓,隨後梅莉達便開口詢問:「那個,變成泡泡消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其實…」鶇對傑克與梅莉達他們說明關於自己世界的人魚公主的故事,很久以前人魚公主拯救一位人類王子後就愛上了他,為了與他在一起而與女巫做了契約用聲音換取了在陸地上行走的雙腿,但是如果不讓王子愛上自己那麼人魚公主就會化作泡沫死去,最後王子也愛上別的女人,人魚公主的姐姐們為了救人魚公主用自己的頭髮與女巫交換了匕首,只要用匕首殺死王子並把血滴在自己的腳上,那麼就可以變回人魚。

  「但是人魚公主並沒有殺死王子,最後因為她無私的愛感動了上天,人魚公主的靈魂最終到了天堂,這是我聽到的版本。」鶇把關於人魚公主故事的結局告訴兩人,梅莉達便只是難過地說道:「想不到鶇妳的世界也有七豪傑的故事,不過這個故事好像有點悲哀呢?人魚公主為了王子放棄了聲音與生命,結果卻換來了背叛與悲傷,真叫人難過呢。」

  「是啊,但是關於人魚公主的故事先暫時放在旁邊,重點是在於那些訂下契約的傢伙們。」傑克認真地對沙朵霓說道:「沙朵霓,那群傢伙不會像人魚公主一樣變成泡沫消失,他們只是變成阿祖爾的勞力而已。」

  「真的嗎?」沙朵霓疑惑的看向傑克他們,鶇便露出溫柔的笑容說道:「是啊,我們不會說謊的。」

  「不過提到那群海葵就讓人感到火大,真是的!人魚公主就算了,靠別人的力量拿到好成績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白費了向眾人展示自己力量的機會這才叫人覺得愚蠢,根本沒有辦法像對人魚公主一樣對他們感到同情。」傑克的話語無疑是對那群與阿祖爾簽契約的學生們感到生氣,臉上的表情和之前聽到人魚公主故事有些難過的臉根本不一樣。

  「如果學生們和赫羅同學一樣有強烈的自我意識的話,反而會有些麻煩…不,認真的話,我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忽然間,克羅利插入了眾人的對話,所有人都被嚇到,就連平時看起來不太會被嚇到的傑克也驚呼一聲,「哇!學院長,嚇到我了!」

  「唉…今年也沒能阻止阿森格羅特同學的『交易』呢。」克羅利就像是一個為自己的子女操心的父親一樣,嘆氣的坐在椅子上,鶇聽到交易的時候便開口說道:「交易?克羅利先生難道知道些什麼嗎?」

  克羅利聽到鶇的疑問的時候便點頭並開口說道:「阿祖爾.阿森格羅特同學,二年級,擔任歐克塔比涅的宿舍長,他和羅茲哈德同學一樣是二年級就擔任宿舍長的非常優秀的學生…只是他有些,不,有很大的問題。」

  「問題?你是指詐欺那部份嗎?既然如此只要學院長你親自停手不就得了?」傑克對克羅利疑惑地說道,而梅莉達聽了也跟著附和:「沒錯,那個對策筆記一定是他偷偷地拿走學校的試題做出來的,只要糾正他這點就沒問題了!」

  「沙朵霓也認為作弊不好喔!」沙朵霓也難得露出生氣的神情,看樣子是對阿祖爾的作弊行為感到生氣,但是克羅利聽到三人的話後就更無奈地說道:「這個…正因為我是老師,所以才更不能阻止他的行為。」

  聽到克羅利這句話的時候,眾人心中的疑問不減反增,畢竟克羅利好歹也是這所學校的學院長,怎麼會沒有能力阻止阿祖爾的行為呢,於是傑克便把所有人心中的疑問說出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森格羅特同學分給學生們的那個對策筆記…那並不是像貝爾塔同學所認為的那種事先偷看考卷和解答等這種不正當行為所做出來的東西,而是徹底研究黑夜烏鴉學院過去這一百年的出題傾向與課堂重點,憑自己的力量做出來的秘傳之卷。」克羅利將關於阿祖爾的事情說出來,這點反而讓鶇有些吃驚並深感佩服,「一百年的出題傾向與課堂重點?這不是很厲害嗎?」

  「是啊,憑藉自己的力量做出那種東西那傢伙其實很能幹嗎?」傑克也露出笑容說道,畢竟一開始他以為那是透過作弊手段做出的筆記,但是根本就想不到那是他一點一滴努力所創作的結果,不過這也讓傑克意識到問題的所在處,「等等,因為這不是不正當行為的結果…所以才棘手嗎?」

  「如果是違反校規的東西或許可以阻止,但正因為這不是違反校規的東西所以無法被阻止。」鶇露出嚴肅的神情,克羅利他聽了兩人的話後便點頭誇獎:「羽澤同學,赫羅同學,你們的著眼點很不錯,以教師的立場,我不能禁止學生用『合理的手段』製作對策筆記,還有『親切的』教導朋友這一點。」

  「如果禁止的話就等於叫人『不要學習』和『不要幫朋友』,咕吼吼…真叫人棘手。」傑克無奈地說出自己的觀點,梅莉達雙手抱胸的說道:「真想不到這傢伙不但躲開校規的懲罰,更把校規變成自己的武器,這個敵人未免也太糟糕了。」

  「正是如此。」克羅利無奈的嘆息,隨後傑克便想起了克羅利的話便開口詢問:「對了,學院長你剛剛說今年『也』沒能阻止他的交易吧?難道去年也發生同樣的問題?」

  「沒錯,去年他的對策筆記並沒有像現在這樣眾所皆知所以沒有惹出太大的騷動…今年,如同貝爾塔同學所知道的傳聞一樣,『如果想得到好成績就去蒙斯特羅休息室』在學校內流傳開來。」克羅利回答了傑克的問題,並把知道的事情告訴所有人,鶇也開口說道:「然而因為保密協議,不但不知道有沒有其他人簽契約,也無法告知別人違約的下場。」

  「就是這樣,結果就是今年有很多的學生與阿森格羅特同學簽契約,進而發展成全學年,全科目的平均分數都超過九十分的事態…就是這麼回事,雖然這樣總比全科目拿滿江紅好太多倍了!但是…」克羅利的話中帶有了十足的矛盾感與懊惱,梅莉達便接續克羅利要說的話:「就結果論而言變成大家都在做不是作弊的作弊了,是這個意思吧?」

  「那,去年的人沒把自己的東西拿回來嗎?」沙朵霓有些擔憂的看向克羅利,而傑克也開口詢問同樣的問題:「嗯,照他當時所說,除非畢業否則這個能力是不會歸還,所以他們之中除了畢業生,其他人的能力到現在都還是阿祖爾的東西嗎?」

  「那個…他以將去年得到的能力完璧歸趙的條件與我做了允許他在校內設立蒙斯特羅休息室的交易。」克羅利在說明的同時也有些心虛,回憶起了去年與阿祖爾在校長室與自己溝通的記憶。

  「黑夜烏鴉學院是優秀的魔法士輩出歷史悠久的名校,盡管如此,如果學生們只能使用弱小的魔法想必您會很困擾吧,學院長。」在回憶中的阿祖爾對克羅利露出深藏不漏地微笑說道:「所以,我有一個不錯的提議,放心,不會對您有任何的損失。」

  「就是這樣。」克羅利將當時與阿祖爾作契約的內容告訴所有人,結果就是大家都目瞪口呆,最後是由傑克率先發聲:「這,這也太誇張了…那傢伙居然敢威脅學院長做交易?我好像明白雷歐那學長為什麼不想接近他了。」

  「是啊,說到底做這種交易感覺對學院長您一點好處都沒有啊…當然除了讓那些學生恢復能力與面子之外。」梅莉達悠悠地說出自己的看法,但是克羅利卻用哭喪的語氣說道:「可是,他還提出了會上繳10%盈利給校方的雙贏關係…」

  「喂!結果你也還不是分到一杯羹?」傑克忍不住馬上對克羅利的行為吐槽,梅莉達也就只是更無奈地說道:「大人的世界永遠都是這複雜與骯髒,不過我們或許總有一天也要踏入就是了。」

  「啊,他今年又會要求些什麼呢?為了那些笨…不,可憐的學生們我又只能和他做交易。」克羅利便只是無奈地露出笑容並用快哭出來的語氣說道:「畢竟,我可是很溫柔的。」

  「阿森格羅特同學只是很認真的學習並以那深沉的慈悲之心將那些知識傳授給那些學生『而已』…作為教師我沒有辦法直接強硬的阻止他的行為。」這些話講著講著,克羅利卻毫無預警的露出哭喪的臉開口抱怨道:「為什麼會進入這所學校就讀的盡是一堆有點問題的學生啊!唉~」

  「有點問題的學生嗎?」鶇聽到克羅利提到有點問題的學生的時候就露出苦笑,不過梅莉達卻只是小聲地對鶇說道:「鶇,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小心一點。」

  「就是這麼回事,羽澤同學,能否請妳說服阿森格羅特同學不要在這麼做了?」克羅利一改自己之前的態度,馬上回到平常的模樣,不過這點梅莉達直接開口說道:「你在跟我開玩笑嗎?那種傢伙怎麼可能會是用談談的方式就可以叫他住手的人啊?況且這個問題應該是要由你來想的才對吧!」

  「啊~破舊宿舍的餐費好昂貴啊,加了沙朵霓後就更貴了,我的錢包好空虛啊…為了讓某兩人回去並找尋還不曉得是否在扭曲仙境的某個人,我一直都在著手調查原因,因此想方設法地擠出時間解決這個問題…」克羅利沒有回應梅莉達的問題,而是直接將鶇他們的餐費給搬出來,克羅利看到鶇那蒼白的臉色便開口說道:「啊,請不用在意這些…因為我可是很溫柔的。」

  「真是一個糟糕到極致的大人。」梅莉達在心中暗自給克羅利他打上這樣的標籤,傑克則是無奈地說道:「有其導師必有其徒,是這個意思吧?」

  「我知道了,我會盡量想辦法解決的。」鶇也只是無奈地說道,聽到鶇的答覆克羅利就笑著說道:「這樣啊,妳願意幫忙啊!真不愧是我看上的學生羽澤鶇同學!那麼由於我很忙所以我就先行告退了,那就拜託你們了!」

  轉眼間,克羅利已經消失在談話室中,傑克他看了之後就只是備感無奈地說道:「學院長真的是很神出鬼沒呢,所以,具體而言妳打算怎麼做?就和梅莉達講得一樣,我不認為他是光靠談談就可以讓他住手的人。」

  「總之只能先觀察看看了。」鶇回應了傑克的問題,傑克他聽了之後就笑著說道:「沒錯,狩獵的基礎是從了解對方開始,妳還是挺了解的。」

  「我也只是想知道阿祖爾先生是什麼樣的人而已。」鶇靦腆的笑著,但是沙朵霓對傑克問道:「那個,格利姆他們該怎麼辦呢?」

  「還能怎麼辦呢?暫時只能請他們稍微忍耐一下了。」梅莉達彷彿是不想在管艾斯他們用隨便的語氣回應沙朵霓,而傑克也是笑著說道:「況且,讓他們三個稍微吃點苦頭不是挺好的嗎?」


  翌日,鶇他們一行人聚集到二樓的走廊,傑克對眼前的三人說道:「好了,現在我們就來監視阿祖爾吧…」

  「真沒想到我竟然會逃課呢。」鶇面露苦笑自嘲自己逃課的行為,她沒有想到朋友的經驗竟然會在自己的身上發生,而傑克也只是安慰道:「這是學院長拜託我們的,就算逃課他也會睜隻眼閉隻眼吧,如果可以藉機知道阿祖爾強大的秘密,那麼也算是值得的。」

  「好了,暫時把逃課的罪惡感放在一旁,我們先來看看他的狀況吧。」聽到梅莉達的話,鶇也只能面露苦笑地透過窗戶窺探教室內不,教室內的阿祖爾高聲歌唱,其歌聲十分動人,鶇便有些佩服的說道:「好厲害,他的歌聲真的好好聽。」

  之後阿祖爾又換了教室,阿祖爾看著自己眼前的路烏斯,雙方不斷的以貓的叫聲溝通,阿祖爾露出明白一切的神情說道:「原來如此,路烏斯說托雷伊老師上次給他吃零食是三個小時之前的事情。」

  「真不愧是阿森格羅特,正確。」托雷伊的神色雖然嚴肅但是從語氣可以得知他對阿祖爾可以理解路烏斯的話感到佩服,梅莉達看到後便認真的說道:「之前有看過幾吉普森學長做過,但是想不到還是有人會把動物語言學的那麼好。」

  在繼續跟蹤阿祖爾到了魔法藥劑學的教室,阿祖爾已經換上了實驗袍,並開始進行研究,「白海豚的牙齒、鱒魚的卵、極光蛾的鱗粉、人魚的眼淚,最後在是加入一百二十種植物所提煉出來的精華液…」

  阿祖爾將所述的材料全部都依序放入燒瓶中,最後一陣紫色的煙霧從瓶口中噴出,看著裡面的液體,阿祖爾笑著說道:「完成了!喝了這個藥水就能將身體的一部份變化成其他動物。」

  「GOOD BOY!這可是三年級期末考試的調和等級了,其他的小狗也要向阿森格羅特同學看齊。」戴維斯誇獎了阿祖爾的調和法,沙朵霓雙眼直視著阿祖爾手中的魔法藥劑說道:「那個果汁看起來好好喝。」

  「那不是果汁是魔法藥,況且那是重點嗎?」梅莉達看著沙朵霓有一些無奈,鶇也露出苦笑說道:「不過那真的很厲害,就算是我也可能做不出來吧。」

  就這樣到了午休時間,阿祖爾看著自己眼前的食物說道:「好了,今天午餐就吃墨魚汁義大利麵好了,對了,也要攝取蔬菜才行,全部都是碳水化合物的話營養會失調…而且更重要的是會變胖。」

  「阿祖爾那個傢伙給人的感覺完全就是完美無缺的優等生。」在某一處的餐桌上,傑克無奈地說道,梅莉達也一樣長嘆一口氣,「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你講得對。」

  「他真的好厲害喔。」沙朵霓看著在挑選午餐的阿祖爾用佩服的語氣說道,鶇也一樣露出佩服的神情,「是啊,他真的很厲害呢。」

  就在四人聊天的時候,頭上長著海葵的格利姆他們走了過來,格利姆無奈地說道:「呼…馬上就被阿祖爾肆意差遣,真的是累死人了~」

  「打掃歐克塔比涅宿舍,補休息室的貨,就連跑腿都叫我們去做。」艾斯也疲憊的說道,在旁邊的杜斯則是用更無奈的語氣說道:「別提了,我是早上六點的時候被叫出去了。」

  「今天還得去蒙斯特羅休息室幫忙…」艾斯一想到自己被迫做白工,所以就更加無奈,而在旁邊的杜斯則是模仿里德爾的語氣說道:「『居然和阿祖爾那傢伙簽契約?我要把你們的頭通通砍掉』!羅茲哈德學長一邊斥責我們一邊叫我們寫悔過書啊。」

  「頭上這個海葵不管怎麼樣都拿不掉,這樣看起來感覺很遜。」三人紛紛抱怨,心中想著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但是傑克也就只是冷眼看著三人說道:「哼,自作自受。」

  「聽起來他們三人的狀況不是很好,要快點想辦法才行。」鶇在聽了艾斯三人的遭遇深感同情,畢竟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艾斯他們可能會撐不住的,可是現在也不知道要如何說服阿祖爾將能力與自由還給他,鶇便露出苦惱的神色。

  「哎呀,這裡是怎麼了?一臉低落的樣子。」傑伊德的聲音悠然的進入鶇的耳裡,所有人往旁邊一看就發現了里茨兄弟,弗洛伊德看著所有人便笑著說道:「啊哈哈,這裡根本就是海葵的棲息地。」

  「啊!出現了!一模一樣兄弟!」格利姆看到里茨兄弟的時候就相當警戒,隨後傑伊德便看著眾人詢問道:「你看起來好像是有什麼煩惱的樣子…」

  「我現在正在被某一個人肆意差遣,真的~很困擾呢!」艾斯看到里茨兄弟並沒有感到畏懼,而是直接將他的想法給說出來,臉上也是對里茨兄弟的不滿。

  「啊哈哈,違反契約的海葵到底在說什麼啊?你們可沒有資格抱怨喔,安靜點。」弗洛伊德的笑臉瞬間改變成一張讓人感到寒毛豎起的神情,格利姆害怕的躲到了杜斯的背後,深怕又被弗洛伊德絞殺,隨後傑伊德便開口說道:「我不是在問你們這些海葵,而是妳,破舊宿舍的持有人,監督生鶇.羽澤同學。」

  「有什麼事情要找我?」聽到傑伊德要找自己的時候,鶇有點被嚇到,同時沙朵霓也害怕的躲到鶇的後面,弗洛伊德看到後便哈哈大笑的說道:「為什麼妳們要像蝦子一樣嚇得往後退呢?蝦…對了,因為妳們看起來很小,所以乾脆一點叫妳們小蝦米和小小蝦米吧。」

  「小蝦米?」鶇對於自己被稱作小蝦米這點感到驚愕,而沙朵霓則是疑惑的說道:「鶇,沙朵霓看起來很嬌小嗎?」

  「我到覺得和學長們相比其他人看起來很小就是了…」杜斯有畏懼的看著弗洛伊德與傑伊德,同時艾斯也小聲地說道:「他們那巨大的身形給人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前幾天,鶇同學和里德爾同學玩間諜遊戲的時候可能了解我們,不過那邊的小女孩可能對我們還是不太了解就容許我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傑伊德.里茨,旁邊這位是我的雙胞胎兄弟,弗洛伊德.里茨。」

  「我是弗洛伊德,請多指教,小蝦米,小小蝦米。」

  里茨兄弟對鶇露出笑容,鶇也只是有些緊張的點頭說道:「請多多指教,我是羽澤鶇,用這個世界方式就是鶇.羽澤。」

  「請多指教,鶇同學,接著讓我們回歸正題,妳現在的煩惱該不會是和這群海葵有關係吧?」傑伊德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不時對艾斯他們露出嘲諷的笑容,傑克便只是有些惱火的說道:「真敢說什麼該不會,而且還一臉笑瞇瞇的。」

  「這傢伙是怎樣啊?說話給人刺刺的感覺,根本就是一顆海膽。」聽到弗洛伊德對自己的看法,傑克不悅的說道:「什麼?我可不是海膽,是狼!」

  「是啊,我的煩惱確實和艾斯他們有關,那麼你們來找我做什麼?」面對高大的里茨兄弟,鶇鼓起勇氣詢問,聽到鶇的問題傑伊德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深,「如果妳擔心這些海葵的話不如直接去找阿祖爾談談會比較快。」

  「你說什麼?」梅莉達疑惑的看著里茨兄弟,傑克也露出嚴肅的神情來看待這兩人,不過傑伊德完全不理會兩人的敵意,便開口說道:「阿祖爾他和七豪傑之一的深海魔女一樣,是慈悲的人,他一定會傾聽妳的煩惱。」

  「一點都沒錯,不管是什麼樣的煩惱,阿祖爾他都可以為妳解決,比如說…」弗洛伊德在說話的時候停頓下來,看到了在旁邊的艾斯等人露出更大的笑容說道:「請求放那些海葵自由的願望也可以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526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ang Dream!|迪士尼 扭曲仙境|戰鬥女子學院|魔法|奇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克羅利肯定被10%盈利蒙蔽雙眼了www
解海葵果然還是需要問使用者會比較好,話說小蝦米和小小蝦米聽起來有點萌w

05-19 14: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 ... 後一篇:[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sc5215a讀者
今天有兩部作品更新哦!歡迎來讀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