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58 - 零落編 1 我,我和我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09-10-04 11:15:25│贊助:0│人氣:1178
當我張開雙眼的時候,我只看到一片白色的空間

在那裡仿佛連地平線也不存在

什麼也沒有,什麼也看不見

我只得在那裡獨自顫抖 


「罪孽深重的罪人,你將永遠無法離開這裡。」


曾經犯下的罪過,

我永遠也無法再回到那時候……



Elpis 58
零落編 1

我,我和我


公元1999年,偉大的預言家諾查丹瑪士在他的詩句中寫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

當時的世界曾經進入一度的恐慌之中,儘管發現了這只是虛驚一場,還是早已未雨綢繆。一度暗湧已在步處一切。

翌年,世界機械人權威的威利博士帶領數百架機械人謀反,社會一度陷入恐慌之中。當時解救世人的水藍色機械人洛克,他與威利博士展開接近數十年的大戰爭之中。

2081年,已經老舊的洛克決定把自己的一切貢獻給社會,他的思考數據,行動模式都是日後Reploid的基石,當他傳輸結束之時,這位偉大的英雄永遠地長眠於大地。

人們尊敬這位史無前例的英雄,後世人都把這些擁有至高功名,同等的世界英雄般的機械人稱呼為「洛克人」,這也是世人對洛克的無上敬意

2099年,Arcadia政府發掘了由已故偉人禮特博士開發的膠囊,他在上面寫了一句耐人尋味的句子

「擁有無限的可能性,同時卻有無限危險性。」

他叮囑發拙的人們在未掌握這俱機械人之時,請勿解放這名機械人。

這是名為 「洛克人 X」故事的始端





2103年春,今次的故事由這個時刻開始了。

春天帶來的生氣,樹木和周圍都因而盛開,街道上的吵鬧氣氛讓人感到新一季的開始。我照常地和友人一起走著這條沒什麼特色的街道。

這裡沒有櫻花盛開的美麗通學路,亦不會發生什麼突發戀愛事件的平凡街道。我就是這樣和友人一起走著。

他的名字是拜魯,和我同學年的初中三級學生。他是一個長相還可以,基本上隨處可見的路人臉人物。這小子可是御宅族,總是開口都是什麼什麼最高!今日是什麼什麼的祭典啊!

我應該生氣是嗎?我對這種東西並不喜歡,亦不討厭。他高興的聊起來也只有陪伴他而已,總不能一開口就是,「我很討厭這個,不如聊一下課程吧!」

儘管我學科成績不錯,課本可不是我的興趣……如果要說這樣,我可寧願談談美少女遊戲了。

我看他一臉瞴睟的樣子,他大概又玩什麼遊戲而徹夜不眠吧?

「拜魯啊,你也該找一個女朋友吧?」
「什麼嘛,妳還是著緊妳自己好了!」
「為了一個美少女遊戲常常徹夜不眠,我真搞不憧你啊!」
「這就是愛了!」

完全難以理解,不過他這樣子一頭裁進去,說不定是一件好事。

我們平凡的走到平凡的學園去,那裡的學生也會很恭敬的向我打招呼,卻以輕視的眼光看著拜魯。拜魯總是這時候會走到另一邊去。

「雪兒學姐我最喜歡妳了!」
「雪兒大人萬歲了!」
「只有雪兒大人才是真理!」

……

是的,我現在的名字是雪兒‧埃文斯(Zoe‧Evans)。在這所學園中,我仿佛是偶像一樣的被推崇。

每天上學也要聽上這些洗腦的宣言數遍,究竟你們有沒有理會本人的感受的。比起這個,我覺得和拜魯聊美少女遊戲會更有趣。拜魯還要有張幫助了我的樣子,真的令我十分不爽。

「別阻著吧。」

一柄囂張的聲音驅散了那群粉絲,我也因此而得救了。那個一頭漆黑的長髮的男生給人很深刻印象。他的名字是春華,大家也怕了他那種神憎鬼厭我行我素的態度,有部份人會稱他為「天狗」。這個時代大家都喜歡和自己的頭髮染成七彩一樣,反而樸素的他卻成了獨有的個性。

事實上春華,我和拜魯大慨從小時候已經認識。平時我們三人都會在一起,在外人看起來大慨是一個奇異的組口。人氣的花瓶和兩個不人氣的人物走在一起,光是這個景物人們已產生無限性的幻想。


「集團痴漢。」

那傢伙真的沒救的了。

……

午休的時候,我打算再找拜魯談一談。我們拿著小賣部的面包,這當然是我們的午餐。

「妳也看看妳自己的形象嘛!」
「啥?」

那傢伙指著我的小賣部面包說三四道。

「那有校花會這樣子窮酸相!在天台吃著小賣部的面包的!」
「我可沒有錢嘛。」
「啊!校花啊!可是在一個漂亮的花園中和學妹一起笑呵呵,頂著一杯超高級的紅茶用著非一般人的午膳啊!」
「這是你的新HG攻略對象吧?」
「啊啊……不是啊!我是在說妳啊!」
「也是說你在攻略我了吧?」
「妳的耳朵是長在那的?」

無聊的鬥嘴被開門的聲音截停了。春華也是那張窮酸相的來到。

「打擾了你們嗎?」
「春華!超高級的紅茶還是小賣部的面包!」
「這是你的新HG攻略對象嗎?」
我擺起GJ的手勢,一面不忿的拜魯真是十分有趣

我笑嬉嬉地看著他,我們三人就找一些小話題,雖然儘是無聊的話,可是卻很有趣。春華一針見血的回應弄得拜魯也火大起來。

世俗的眼光,曾經令這一切也化為烏有吧……我在這刻深深感到這份感覺。

本人也許不是本意,她可能比起當學校的花瓶,更希望和自小認識,被世俗認為是怪胎的傢伙在一起。只是因為這種無形的關係,三人漸漸各走其路。因為自己的形象而要支撐起一張不是自己的架子,說什麼古文詩句的,腦海總是浮現當時喜歡的動漫……

我不想就這樣子結束,我打從心底這麼想。

……

寂靜的,一遍空白的世界中。

我們都稱個是「電子世界」,是一個利用「電子化」所產生的效果才能到達的虛無世界。這些都只是稱呼而已,名字並不怎麼的重要。

這個世界已經走到盡頭的樣子,所以大家也希望從這裡得到解放,從這個虛無的世界中開拓全新的世界。

但是至今為止,從沒有人成功……這就是我們之間所說的,黃金一樣的夢想。

我從這裡觀望著一個只屬於二人的世界,像是童話一樣的繽紛美麗。少年和少女都帶著閃光一樣的幸福表情。

「主人唷。」少女帶著如初戀般甜蜜的聲音說道
少年喜歡掀起少女那一頭長髮,觸摸著她的臉蛋。她表現得很愉快的樣子。

這是他們重生之地,在那裡不再需要理會世俗的一切,有的只是幸福和快樂,雖是很虛空,可是卻令我很羨慕。

我一直地注視著這個世界,我除了注視之外,我什麼也做不到。

看似十分接近,卻是無限的遙遠。

我在這個已經走到盡頭的世界,有什麼可以再期望,而我又為了什麼而存在下去。

看著少年和少女的溫馨,我把我的煩惱暫時地忘掉。

……

拜魯的家境還不錯的樣子,我們下課後總是走到他的家中遊玩。父親是從事商店的,偶爾會有些試作品放到家中。

「Battle Dome!」
「3D Action Game!」
「超!Exciting!」

我立即噴了一口茶,這傢伙那裡找來這樣子的闇遊戲。早前以為只有微笑動畫中才會有人玩的東西,想不到會有實機出現在眼前。

「這是爸爸拜託商界的朋友才拿到。」
「別用一張小夫語氣說話。」

春華立即向他吐槽的,拜魯還處於這個超興奮狀態。

「Battle Dome!向對方的框中SHOOT!超!Exciting!」
「你給我差不多了吧?」

而我也想不到會玩起這個傻瓜一樣的遊戲,就好像小時候玩的差不多。這個遊戲…根本不知道是玩什麼的,就好像連打遊戲一樣。就好像在會彈珠機遊戲的亂按那2個按鍵的。

「好,點數了。」
「1  Exciting。」
「2  Exciting。」
我也跟隨拜魯一起瘋。春華也呆了一陣了便再吐槽下去

「給我等一下,給我等一下!這是新單位嗎!」
「有興趣重溫我們的戰況,可以到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5779187 。」
「這根本不是我們好嗎?」

這一天,我們都在超興奮。遊戲雖是那麼簡單,可是嘈吵和吐槽不斷的令這個氣氛也十分的歡樂。

其實我並不在意在玩什麼,只是我很喜歡這種歡樂的氣氛。持續這樣子下去,我可能會忘掉痛苦的感覺……又或是有種回到那時候的感覺……

我們瘋狂了一陣子才回到正經的事情上。

「女僕機械人是人類的浪漫!」

……

就是這樣子的正經事情。拜魯雖然是喜歡玩H Game的死小孩,可是無可質疑的他有設計機械這方面的天份。

我們三人總是會在這方面一起研究他所謂的浪漫。對於我這種沒有夢想的人而言……他這份精神令我十分羨慕。雖然我不知道春華是怎麼想,可是他也一起來混的,這樣子我很高興。從旁觀者的角色慢慢地看著它的演變進化,這是難以言喻的喜悅。

我們沉醉於這份設計中,也忘卻了時間似的。那天晚上他倆把我放回家中,事實上只是街角附近而已。怎麼說我們是青梅竹馬的友人,是在附近居住的關係才會認識。

道別過後,我回到這個陌生的家庭之中。我的學校成績很不錯,那是用來檔著父母說三四道的盾牌。我的父母大慨是很反應我這樣子和拜魯、春華那樣子混起來。

「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和拜魯那死小孩一起混,你不覺得丟臉的嗎?」

這是我父母的想法,他們想著我是校園中的上等人似的,就如小姐一般的被寵愛,言行高貴得讓日後的人生一直處於這種上流社會之中。

雪兒‧埃文斯是與別不同的存在。

我看回似是我的,又不是我的日記…我並不知道當時的情節是什麼樣子,一段又一段擬似歌詞又像是抒發的文字,坦白地說…難以理解。不過看似她本身是很討厭拜魯就是,御宅族髒死了,類似的感覺也有一兩篇說出來。

我亦曾經有一段類似的時間是如此…我不能對她有什麼批判。

我只是希望避免事情向最糟糕的方向發展,這是我唯一的願望。

……

少女感到很寂寞,在什麼都沒有的世界中。她只有等待,等待少年的回來。

她嘗試作各式各樣的事物,可是被作出的生命並沒有如少女那般的強韌生命力,只有驅殼的他們很快被分解,如水流一樣的流回入湖泊之中。

原本制作的花草亦只有曇花一現,它們都紛紛的回復至原本的型態

只有少年和少女仍以自己的型態存在著……

已經走往盡頭的世界,再也不許納新的生命誕生嗎?

這時候,少年從遙遠的空間回來了,他帶著各式各樣的手信回到少女身旁

「歡迎回來,主人。」

少女歡喜地說道,她以一張歡笑的表情掩蓋寂寞的感覺。只有少年在她的身旁,她胡思亂想就會被驅散得一乾二淨。

少年沒有說什麼,抱著她親吻著。

在這個已經走到盡頭的世界中,少年和少女仿佛是世界上唯一愛的存在。

可是…與其說是愛對方,不如說只是為了自己而哄對方。少年和少女的愛愈是完美無暇,愈是給人更虛空的感覺。

少女也明白這事情,她只有強顏歡笑的。她太愛對方,說白了的話或許會破壞了目前的關係,她希望時間再下去對方也可以全心全意地愛著她。

少年和少女一直就這樣子渡過他們二人的世界。

……

「武力介入!」

我無言地望向房門,拜魯這小子怎麼進來的呢?十分可惜的是我並不是在換衣服,他不禁嘖了一聲。這才是他最大的目的吧?

我父母這時間都已經上班去,也許是這原因他才會光明正大的闖進來。畢竟我的父母也不喜歡他。不過如果他們知道拜魯是富家的兒子也許會有另一種想法。

沒所謂了,我並不怎麼在乎這對父母的想法就是。金錢方面……我都是鍊成出來的,所以沒有這方面的煩惱。

「早安啊,大小姐。」
春華一張少女漫畫的學長臉,學長似的端了早餐。

「我的那份呢?」
拜魯也滿期待的樣子

「春華的廚藝很棒!」
「多謝欣賞。」
「別無視我的存在啊!」

我們吃過早餐之後就收拾東西上學去,所以我常常被其他人們說話就是。我們總是三人一起上學的樣子。我們間中也談起他想作的機械人,可是不知為什麼說下去會成了拜魯的萌之道。

這樣的事我們也習慣了,我們的無視技能可是點得滿滿的。

「別無視我的存在啊!」

就這樣我們又開始這種平凡至極的學校生活,就是因為平凡…我才珍惜這份時光。

我喜歡上課的時間,我喜歡看到拜魯那張一臉不想上課的表情。我亦很喜歡小休時,下課時一起活動的時間。我很喜歡這個學校的生活,再這樣下去,或者可以填補更多內心中的空虛……

今天我要先完成課外活動才可以到拜魯家研究。我先通會了春華,要是找拜魯…又不知道那死小孩會說些什麼。只要在學校中的分鐘很完美,那就是我自由的條件。

難度…沒有啊,只是要用點時間而已。而且課外活動什麼的,我也有點興趣。

「雪兒小姐。請用茶。」

……

收回前言。我頂著一杯超高級的紅茶,在花園中閃閃發光。你們當我是動物園的獅子嗎?還好我的微笑技能早就滿滿的。

「雪兒大人向著我笑!好幸福!」
「雪兒大人是我的老婆!」

我想我沒有聽錯,無視好了。

「你看,我們把花園弄得很漂亮吶。」
「真的是很漂亮啊。」
「呵呵呵。」
「嘻。」

…去死去死!那是什麼鬼學會來的!我們就是那麼樣子漂亮地遊走學校的中庭。其間的嘔心對話我也不想再提。當偶像真是不好受嘛,我究竟拍了多少張百合相片。

「姐姐大人!」
看少女漫畫看上腦的死小孩。還得要模仿漫畫中傳贈珠鏈。

「以後我就是姐姐大人的花蕾!」
「被可愛的妹妹們崇拜著,我才是高興啊。」

不知所謂的對話……只是攝影其間的即興對白,我得要說些什麼支撐場面而已。
攝影過後,我又再優雅地坐上椅子上。

「雪兒小姐平常會看些什麼的?」

為什麼會變成訪問的?

「我,偶爾也會看看藝術家的作品。西方的印象派是我最喜歡的。」
「好高尚…」

噴…隨便說的而已。

「嗯…其實也不是,說起藝術繪圖。他們也可以反映當時的時代,你以藝術的手法表演的女性,你的觀賞就自然變得高尚起來。」
「聽起來很深奧……」

我是在指摘你們這些混蛋,你們還在高興什麼?

……

根本不知所謂的學會,我最後也通知了他們我會退會,他們顯得很可惜的樣子。我到現在也是不知道那個什麼鳥學會來的。

「不是文化學會嗎?」
春華說道,他居然真的有聽我在訴苦的字句

「之後就漸漸成了雪兒的蔷薇會了。」
聽到由拜魯說出來可是十分的不爽,由他所說不知為什麼會有種擬似女同性戀愛好會的樣子。

「妳不是很享樂的嗎?」
「誰會享樂這些『真漂亮的花園啊!』」
「女人真是善變的了。」
拜魯就是這樣子囉嗦的,不知為什麼會帶著一點不滿的語氣

「妳當時是為了那個學長而作這樣的事吧?」
「喂!華春!」

氣氛一陣子冷起來,我並不怎麼清楚是什麼一回事。那個學長?或許我真的太大意……細節的部份我並沒怎麼留意起來。

後來我們再繼續研究機械人的事情,拜魯說…
「這是我爸爸拜託人找來的設計圖。」

我原本並不怎麼在意,然而我想不到的是……這一份是名為Zero的設計草圖。不過由於過份的草稿,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指那一個Zero。

「怎麼了?」

我總不能問,你從那裡找來威利博士的草圖?

「這個看起來十分厲害啊,一點都不像業餘的東西。」

拜魯滿意地笑著。也許就這樣好了……尋根問底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事。拜魯是利用這份草稿為藍本,打造他夢想的女僕機械人。我不並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我只有在我的份內中幫助他。而春華也和我們一起造出這個夢一樣的機械人。

「作一個和雪兒相同樣子如何?」
「為什麼是我!」
春華也會開這樣子的玩笑……

「這個點子好!」
「你給我等一下!」

不知為什麼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今天的研究結束,深夜間我靜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中。不過我有點在意的是我慌忽起來的回憶。

……

我曾經是和拜魯青梅竹馬,他的學識豐富。跟隨著他的時間往往會有更多不同的新事情,更有趣的事情。

小孩子時的好奇心是很旺盛,但這只是小孩子的好奇心而已

比較這樣子的東西,我漸漸明白我更想要的東西並不是如此虛無的事情。

大家也長大了啊,總不能永遠孩子氣吧?總是空口說什麼什麼夢想的大話,有沒有那麼煩人的。我可是想要實在的感覺。

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那是戀愛的先兆。和喜歡的人一起的感覺的實在感,是拜魯那死小孩從沒有給與我的安心。

身為學校的優異生,長的又漂亮的我漸漸被愈來愈多人推崇。我亦漸漸明白優秀的人可以選擇不同的人生,而我是站在選擇方的頂尖位置。

我雪兒‧埃文斯是與別不同的。

拜魯…我受不了那種人,他是一種被埋沒的天才型,這類人是沒出色的,儘管是成功也只是死後才被推崇,我才不要這樣子腐敗的人生。而最糟糕的是,他還要一張御宅族的品味,真是嘔心死了。

以往每天一起上學的日子,漸漸我更喜歡一大堆女學生包護。

來觀賞我,來祟敬我,然後向我下跪吧。

……

回憶被我強制中止。坦白地說,回想起來真的很難受。我和我完全是不一樣的人…還要是我討厭的那類人。讓我想起當時那個可惡的花花公子。我已經沒心情思考「那個學長」的事情,反而更有一點令我更在意。

「我曾經是和拜魯青梅竹馬」

這不是很奇怪嗎?

在回憶的片段之中,我沒有看到春華這個人的存在……但是從我有意識開始的時候,大家已認知我們三人是青梅竹馬的友人。

春華……你究竟是什麼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50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科幻|角色扮演|

留言共 1 篇留言

Cecil
次回預告

究竟是第幾個?

還要有多少個是好?

我…只是愛你一個而已

我只希望永遠在你的身旁而已

我只希望得到幸福

難道這樣的要求很過份嗎


零落編 2
誕生日


謝謝你

讓我誕生於這世上


===== 分 隔 線 =====

後記:

首先…序是取自悪ノP的Re_Birthday歌詞。

用了接近2.5月寫的學園文…雖然一半是工作繁忙的關係,可是這篇58話的確是很難寫。在毫無頭緒下卡了又卡…我希望表現零的不安與煩惱,白色空間和拜魯少年時代也想寫下去。

58話開始是零的描寫,本篇故事人她的描述…人如其名是零。不認識她的人在這裡簡介一下。她來自平行世界,自稱是那世界的雪兒。是一個本領超強的人,可以輕取2000傑洛斬的怪物。這故事的空間中,單純物理戰是不可能戰勝她。你可以想像是一架女化了的 Wing Gundam Ka ver.。主因是我個人不萌手炮。

後來在協助幻影逃亡中,被Omega X捕捉。被希雅兒所殺,並量產了她的身體作為新戰力。

零和艾克斯是戀人的關係,「零」這名稱都是取自艾克斯。和傑洛一樣,戀人說什麼都是皇道。不過現在各行各路了…說不定艾克斯會被NTR (笑)

58話第二稿中零是以獵殺的方式慾阻止日後的事情發生,在最初的設計零是拜魯的助手,後來在精靈戰爭之前把他抹殺掉。不過這個故事…想不出可以寫的東西,就換了另一方向了。以普通動畫類似的方式,由平平無奇的生活中發展起來。

Zoe的話,純粹是取自諧音。和Ciel無關。Evans只是隨便找的一個外國人姓氏。這個名稱沒什麼特別意義。而春華,依然是那道版斧了。天狗+春華,你會知道這個人是誰的了。其實沒什麼特別意義,只是用多了那個用大劍的傢伙,找另一個角色名而已。

而初稿,現在放在零落編 3中。到時五月淚咖啡店會正式出場。

10-04 11: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後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訂閱

作品資料夾

am1a20各位巴友
小巫文章更新之【食記】超可愛的拉拉熊茶屋,歡迎大家來瞧瞧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65239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6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