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翻譯】H-060-3:尋找約翰斯頓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21-05-15 16:20:53│巴幣:34│人氣:1025
前陣子因為探險隊的朋友,史蒂芬生先生在臉書上推薦這篇『H-060-3文件』,在下讀過後發現頗能呼應之前記念《艦これ》8周年那篇文章:

【自製繁中字幕】海上的勇士-銘記歐內斯特‧埃文斯

之後與另一位朋友談過後,他對這篇文件的內容很感興趣,於是受托翻譯這篇,並拿出來與各位分享!

《艦これ》2021年春活【激突!ルンガ沖夜戦】正在進行中,而在下的工作正遇到極為麻煩的狀況,又勉強擠出時間翻譯,因此至今尚未開始根據情報邊排攻略陣容。接下來1~2個禮拜,恐怕是在下今年最忙的時候,大概又沒辦法看爽哥直播了,但還是必須把工作處理到一個段落,才能開始攻略活動,以上!

※      ※      ※      ※

出處:
H-060-3 The Search for USS Johnston (DD-557)


維斯科沃先生&深海潛艇『有限因子』

※美國海軍歷史與遺產司令部(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NHHC),H-060-3文件,美國東部夏令時間2021年4月21日星期三,10:31:31


作者:塞繆爾‧J‧考克斯(Samuel J. Cox)

※山姆(Sam)是塞繆爾(Samuel)的暱稱


翻譯:幽影


1943年3月25日下水時的『約翰斯頓』


科研船 海燕(RV Petrel)停泊於菲律賓、蘇里高

2019年1月,瓜達康納爾島(Guadalcanal,簡稱:瓜島)周邊海域、鐵底海峽(Iron Bottom Sound),我在這裡登上科研船『海燕』,時為她的團隊尋獲沉沒的空母『胡蜂(CV-7)』之後。

准將:詳見H-Gram 027文件

當時該船的水下行動指揮官,羅伯特‧卡夫特(Robert Kraft)詢問我:「倘若我們有本事找到世界上任何一艘沉船,您想要我們找哪艘?」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約翰斯頓。」

羅伯(卡夫特先生的綽號)吹了聲口哨並說:「可真是深啊。」

我回答:「可真是深啊。」

我們都知道,1944年10月25日,菲律賓、薩瑪島(Samar)海域的亂戰當中,基本不可能還有人在精確記錄位置。搜索『胡蜂』時,我們明白艦船殘骸在海底的位置,可能與她沉沒的位置相距10~20海里。


歐內斯特‧埃文斯(Ernest Evans)指揮官於1944年10月25日,薩瑪島海戰(Battle off Samar)期間,因其指揮『約翰斯頓』之英勇表現獲頒榮譽勳章(NH92320)

指揮這艘船的埃文斯艦長,是美國海軍(USN)第一位獲頒榮譽勳章的美國原住民(印第安人),他的事蹟足以角逐美國海軍史上最英勇的行動,然而要找到這艘船,無疑是個艱鉅的任務。

儘管如此,羅伯接下我提出的挑戰,後於2019年,在薩瑪島附近,20400英尺深的海域(當時有史以來最深的沉船)發現一艘沉船,基於相對位置,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她是『約翰斯頓』。


『海燕』投放 無人水下載具(Remotely Operated Vehicle,ROV)

殘骸區座落在海底懸崖頂端,深度已達到海燕團隊的無人水下載具的極限。那艘沉船無疑是弗萊徹級驅逐艦。確認身份的難點在於,『霍爾(DD-532)』也在同一場戰鬥中沉沒,而且面對極端不利的形勢,她同樣採取令人難以置信的英勇行動,且看不到任何可用來正確識別殘骸的特徵(例如舷號)。

分析海燕團隊的母公司,福爾肯公司(Vulcan Inc.)向美國海軍提供的數據時,NHHC水下考古學家斷定,殘骸區的大多數碎片來自艦艉,儘管前桅也在殘骸區裡。分析人員可在殘骸區裡辨識屬於『霍爾』的已知特徵,但無法確定那些是否屬於『約翰斯頓』。前桅接受過哪些改裝,是一種可行的區別手段,但現存幾張『約翰斯頓』的照片裡,沒有一張清晰到足以確定她與『霍爾』之間的任何差異。


《艦これ》裝備『Bofors 40mm四連装機関砲』

碎片中另一個可能與眾不同的特徵是,5吋砲座55的砲長防盾。弗萊徹級驅逐艦搭載5座5吋單裝砲塔,2座設置在前部(砲座51、52),2座設置在後部(砲座54、55),還有1座在前砲座(砲座53),位於砲座54正前方,中間有波佛斯40mm機關砲。砲長防盾安裝在下方5吋砲座頂部,當砲長把頭探出艙口時,這就用來保護他,以免被砲口的衝擊波傷到。

弗萊徹級驅逐艦某些有搭建這種防盾,某些則在之後增設,佈局也各不相同。最常見的是安裝在砲座51、55(5吋砲座52、54在它們上方)。某些弗萊徹級驅逐艦還在砲座53、54上安裝防盾,以保護砲長免於被5吋砲上方後甲板上的40mm機關砲誤傷。

這些防盾在『霍爾』照片中明顯可見。在『約翰斯頓』的幾張照片裡,不存在這些防盾或被擋住了。『約翰斯頓』的場合,這些防盾可能是完工後增設的,因此不能說照片上沒有,就代表這艘沉船不是『約翰斯頓』。我們有足夠信心,支持福爾肯公司在2019年10月宣布,他們發現一艘據信是『約翰斯頓』的沉船。

『海燕』在這個區域廣為搜索,她的設備容許範圍涵蓋護航空母『甘比爾灣(CVE-73)』、護航驅逐艦『塞繆爾‧B‧羅伯茨(DE-413)』的可能位置,還沒定位的『霍爾』,幾乎可以肯定她沉得比『約翰斯頓』還深。


【自製繁中字幕】薩瑪島海戰與聖羅沉沒之見證者



出處:
神風特攻隊 特攻第一号「敷島隊」

※關隊長在二戰末期,曾於台南海軍航空隊(台南空/251空)任教,當時住鹽埕。大概在那個時間點,在下的爺爺是台南空飛行員,據說如果玉音放送再晚一點,他就要去神風了……因此關隊長應當是爺爺的教官之一

搜索薩瑪島周邊海域期間,『海燕』尋獲護航空母『聖羅(CVE-63)』,她是薩瑪島海戰的生還者,數小時後成為第一艘遭神風特攻隊擊沉的艦船。『海燕』還發現日軍重巡『鳥海』,她是在薩瑪島海戰中戰死,或遭美軍接踵而至的空襲擊沉的3艘日軍重巡之一。當時,我認為可能還需要再過很長時間,方能尋獲其他艦船,或確認那艘弗萊徹級驅逐艦為『約翰斯頓』。

※      ※      ※      ※


科研船 壓降(DSSV Pressure Drop)


搭乘背景裡那艘深海潛艇『有限因子(DSV Limiting Factor)』的3位:

左:肖恩‧艾格拿(Shane Eigler),高級潛艇技師,任務專員
中:維克托‧維斯科沃(Victor Vescovo),退役美軍,潛艇駕駛員與本次探險的唯一贊助者
右:帕克斯‧史蒂芬生(Parks Stephenson),退役美軍,探險與歷史學家,導航員與任務專員

譯註:在下認識史蒂芬生先生(雖然稱不上深交)

2020年,維斯科沃先生提出一項計劃,用他的深海潛艇『有限因子』潛入『約翰斯頓』沉船現場,儘管取了這個名字,但這艘潛艇沒有深度限制,可潛入五大洋最深的位置。(維斯科沃還攀登過聖母峰與其他六大洲的所有最高峰)

NHHC水下考古學家起初有點懷疑,因為維克多不是考古學家。但由於他是退役的美國海軍軍官,所以我有信心,無論是否是考古學家,維斯科沃都會以適當的尊重,將沉船視為戰爭墓園。要講述美國海軍英雄的故事,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


珍珠港,戰艦『亞利桑那(USS Arizona,BB-39)』紀念館

※這不僅是個紀念館,更是一座海中墓園,至今仍有1102具遺體留在殘骸中。許多當年『亞利桑那』的倖存者,死前要求將自己的骨灰放入其中,與戰友們一起永遠陪伴著她


習慣成俗的海事法,保護美軍沉船不受干擾(不同於商船取決於打撈權,軍艦的資產權是永久的),此外美軍沉船還受《沉沒的軍事船法》(Sunken Military Craft Act,SMCA)保護。聯邦體系下,NHHC是SMCA的代行者。一般而言,NHHC會盡可能保存美軍沉船,因為那些大多是戰爭墓園與脆弱的考古遺址。儘管根據SMCA,基於教育、研究、環境或其他聯邦當局的充分理由,NHHC有權授予侵入性探索美軍沉船的許可,儘管該單位很少批准。

但根據SMCA,只要無意打擾沉船,任何人都可以潛入美軍沉船的位置,而無需任何許可。維斯科沃明確表示,他無意打擾殘骸。因此身為美國公民,他這麼做不用請求許可,也不必海軍同意。但作為退役的美國海軍軍官,他謀求盡可能與海軍保持資訊透明與合作關係,這一點獲得高度讚賞。

NHHC與私人資助的著名沉船勘探組織,有著成效斐然的合作關係,例如已故的微軟共同創辦人:保羅‧艾倫(Paul Allen)資助的,羅伯特‧卡夫特的科研船『海燕』麾下團隊,尋獲如下美艦:

空母4艘:

列星頓(USS Lexington,CV-2)
胡蜂(USS Wasp,CV-7)
大黃蜂(USS Hornet,CV-8)
聖羅(USS St. Lo,CVE-63)

巡洋艦3艘:

印第安納波利斯(USS Indianapolis,CA-35)
朱諾(USS Juneau,CL-52)
海倫娜(USS Helena,CL-50)

驅逐艦4艘:

沃德(USS Ward,APD-16,原DD-139)
庫珀(USS Cooper,DD-695)
斯特朗(USS Strong,DD-467)
約翰斯頓(USS Johnston,DD-557)

以及日軍空母『赤城、加賀』,戰艦『扶桑、山城、比叡』,數艘日軍巡洋艦與驅逐艦,加上一些其他發現。


另一個富有成效的關係是與提姆‧泰勒(Tim Taylor)&《失落的52號項目》(Lost 52 Project)建立的合作關係,定位了二戰期間折損的7艘美軍潛水艦。與 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NOAA)所屬單位,海事遺產辦公室(Maritime Heritage Office)之間另一項絕佳的合作關係,解決拖船『康尼斯多加(AT-54)』與她的56名乘員失蹤達95年之謎,以及一些其他發現。各種情況下,這些團隊都將其數據無償提供美國海軍,NHHC則提供研究團隊,支援搜索行動、任務後分析與確認身份,而這將是第一次與維斯科沃合作。

儘管已發現我們認為是『約翰斯頓』的殘骸,但出於幾個原因,我認同維斯科沃的計劃。海燕團隊雖然已徹底調查過沉船位置,但沒有可供識別的艦體結構,就我看來,這艘船已失去大量結構物,可能已落入海淵。其次,儘管我們司令部極力保護我軍沉船,但NHHC還有一個任務是,正確地向盡可能更多人傳頌美國海軍的歷史故事。沒有比『約翰斯頓』和整個任務群(無線電呼號:塔菲3號)對抗一支擁有壓倒性戰力的日軍艦隊一事,更能向美國人民述說海軍英雄的事蹟。


左:塔菲3號(Taffy 3,護航空母6、驅逐3、護航驅逐4,旗艦:方肖灣)
右:栗田艦隊(戰艦4、重巡7、輕巡2、驅逐15,旗艦:大和)



『In no engagement of its entire history has the United States Navy shown more gallantry, guts and gumption than in those two morning hours between 0730 and 0930 off Samar.』
(放眼整部美國海軍史,薩瑪島那天早晨0730到0930這2個小時的戰鬥中,諸位的豪勇、膽識與氣魄,可謂無人能出其右)

--美國軍史學家『塞繆爾‧艾略特‧莫里森(Samuel Eliot Morison)』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海軍戰史》


我父親持有莫里森提督撰寫的全15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海軍戰史》,以及其他海軍歷史書,包括簡寫的《Fighting Ships》。

還不識字的時候,我就在看那些書中的照片。從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約翰斯頓』的故事。其他孩子將運動明星當作英雄時,我的童年英雄是薩瑪島海戰的驅逐艦『約翰斯頓』艦長 歐內斯特‧埃文斯。我想要與像他這樣的英雄一樣,成為這段歷史的一部分,因此加入美國海軍。


考克斯准將在2016年的演講

我整個海軍生涯,持續關注埃文斯。身為一名海軍將官(flag officer),我將跨領域的多元化活動,用於美國印第安人組織。2011年,我在 美國印第安科學與工程學會(American India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ociety,AISES)開幕晚會的演講上,講了埃文斯的事蹟,他是二分之一切羅基族(Cherokee)、四分之一克里克族(Creek)。

在座700位印第安大學生、300位專業工程師裡面,幾乎沒人聽過這個故事。當我演講完畢時,起立鼓掌的咆哮聲簡直要震塌天花板,眼淚從孩子與工程師們的臉上滾落。我擔任NHHC講師的目標之一,就是說服海軍部長將一艘驅逐艦(DD)命名為『歐內斯特‧埃文斯』。

譯註:目前已有1艘護航驅逐艦(DE)以他命名


埃文斯(USS Evans,DE-1023)

※狄萊級護航驅逐艦,擁有艦載機(遙控反潛直昇機)與飛行甲板,變成艦娘的話……玩遙控飛機的美國小學生?


簡而言之,我認為埃文斯&『約翰斯頓』的事蹟並不會經常被提及。這是美國海軍的英勇事蹟,以及印第安人對美國海軍的貢獻,服役於美國海軍的印第安人百分比,大過美國人口的印第安人百分比(其他部門也是如此)……這都是美國人民必須知道的。

我認為倘若維斯科沃抵達沉船位置,那將是有史以來最深的沉船潛水,這將讓媒體投以比平時更多的關注。我覺得維斯科沃的計劃很合理,有利於美國海軍。我無比熱切地希望維斯科沃成功,並提供NHHC可以辦到的最大限度幫助。

為了這次探險,維斯科沃與他的團隊展開各種方面的準備,包括給設備進行技術升級(特別是聲納搜索能力)以及運用美國和日本所有取得資料投入研究。這項研究極為徹底,以至於他們的首席分析師,退役的美國海軍中尉,帕克斯‧史蒂芬生可將『霍爾』事後的行動報告(action report)敘述的損傷與海燕團隊的無人水下載具公開發表的影片中,觀察到的殘骸相互關聯。其實早在開始潛水以前,分析結果已證實這艘沉船是『約翰斯頓』了。

准將:『霍爾』的最後一座5吋砲遭直擊,但殘骸中看不到『霍爾』應有的損傷

然而大家都知道,我們想捧起的『聖杯(holy grail)』是在艦體上尋得『557』或『532』。我們以前在深度16000~17000英尺的潛水探索,尋獲『胡蜂、大黃蜂、聖羅』時都能看見舷號。因此在這個深度,除非被燒燬,否則舷號將清晰可見。


『海燕』投放 自主水下載具(Autonomous Underwater Vehicle,AUV)

儘管『有限因子』沒有深度限制,卻有可停留海底的時間,以及每次潛水可搜索區域大小的限制。支援船『壓降』未搭載自主水下載具,因此廣域搜索能力不如『海燕』。

准將:這只是相對來說,在廣闊的海洋,『海燕』一樣必須開始探索前,就非常接近沉船才行

結果,維斯科沃的前2次8小時潛水都『落空』了。第3次潛水將近尾聲時,維斯科沃沿著懸崖上一條殘骸的溝,尋獲比原先發現的位置還深將近1000英尺的,弗萊徹級驅逐艦前三分之二的部分,舷號『557』清晰可見。維斯科沃浮出海面後不久,通過電子郵件將舷號的照片發送給我。無需大量複雜的分析,即可確定這艘船正是『約翰斯頓』。

第4次潛水的目的是,從多種角度調查、拍攝沉船影片與照片,這些都將無償提供給美國海軍,同時對沉船做些複雜的3D建模。

NHHC水下考古學家將忙於分析數據,預計分析結果並不至於大幅改變對這場戰役的整體認知,但是有跡象顯示,(從殘骸上獲取的資訊)將一定程度上改變我們對『約翰斯頓』生涯最後一個高光時刻的認知。

與以前對美軍沉船進行深潛探索的情況相同,預計不會看到任何人的遺骸,亦沒有發現任何人的遺骸。過去看到的一些殘骸裡,鞋子與頭盔是乘員曾在那裡的唯一證據。

譯註:海洋微生物會將遺體連皮帶骨吃光,甚至鐵達尼號船體還被一種吃鐵的微生物不斷啃食,屍體落入深海一段時日後,通常只會留下無法消化的硝制皮革等物(例如:皮鞋、皮夾克、毛皮大衣等),詳後述

儘管本次探險沒看到什麼衣物,但作為英勇的美國水兵們的最終安息之地,『約翰斯頓』仍是個聖地,應得到等同阿靈頓國家公墓的尊敬。在法律上,這是個戰爭墓園,大多數情況下,僅有法律在保護海軍沉船。在這種場合,沉得更深算是額外的保護。按照NHHC的做法,為了進一步保護她,維斯科沃將不會公開沉船的確切坐標,阻止對沉船的偷竊、掠奪、非法打撈等行為,因為在爪哇海、南中國海等海域,都傳出各國沉船遇害的噩耗。

最後一次潛水結束後,支援船『壓降』響起汽笛的聲音,乘員在『約翰斯頓』的位置獻上花圈,以此向付出偉大犧牲的水兵們表達尊敬與讚譽。

『Mr. Vescovo said, : As a U.S. Navy officer, I'm proud to have helped bring clarity and closure to the Johnston, her crew, and the families of those who fell there.』
(維斯科沃先生:身為美國海軍軍官,能確認身份並告慰約翰斯頓乘員及其家屬,令我深感自豪)


薩瑪島海戰及隨後的2天裡,『約翰斯頓』失去329名乘員中的184名。截至今日,『約翰斯頓』僅存1名生還者還在世,因此我們有責任確保該艦及其乘員的事蹟,繼續為世人銘記。

准將:關於薩瑪島海戰的更多資訊,請參閱H-Gram 036文件

===================================

譯者補充:


攝於『大黃蜂(CV-8)』殘骸,某人的夾克掛在艙口上

這件夾克就是文章裡面講的,海洋微生物沒辦法消化的東西。



回覆:

The expedition was primarily for a survey of the Philippine Trench. So I think the official expedition name was Philippine Sea Expedition 2021.

這次探險主要是在探測菲律賓海溝。因此我認為正式的探險名稱是『Philippine Sea Expedition 2021(菲律賓海探險2021)』。

回信:

Thank you very much!

非常感謝您!


【漫畫翻譯.艦隊收藏】坂崎ふれでぃ - 史実で艦これ『隆加角夜戰』

The comic was drawn by "坂崎ふれでぃ(@lunaticmonster)", about "Battle of Tassafaronga"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Japanese.

Original Japanese Version:
https://twitter.com/lunaticmonster/status/1384649741867261959

Traditional Chinese translation by my friend "b775232000(喵哈哈)".

這是坂崎提督畫的漫畫,內容是日軍視角的塔薩法隆加海戰。

日文原版

繁中版為『b775232000(喵哈哈)』翻譯。

回覆:

That is all very good. I hope someday that someone will draw a comic for the Battle off Samar.

那很棒呢。我希望有人能畫薩瑪島海戰的漫畫。


這是在下先前向探險隊的史蒂芬生先生,推薦坂崎老師這篇漫畫的對話。認識以來,在下努力向老師傳達來自美軍圈子的粉絲訊息,希望他們的願望能早日實現!

===================================

相關文章:


【翻譯】埃文斯、約翰斯頓: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翻譯】約翰斯頓(DD-557):勇士的命運


【翻譯】霍爾、約翰斯頓:第314號膠捲(補)


【翻譯】美國大兵故事:塞繆爾‧B‧羅伯茨


【翻譯】藤波、薩瑪島:來自甘比爾灣的信


【翻譯】黑澤伍德(DD-531):FRAM方案Mk-1、Mk-2

字幕:


【自製繁中字幕】海上的勇士-銘記歐內斯特‧埃文斯


【自製繁中字幕】驅逐艦『霍爾』的沉沒(1)


【自製繁中字幕】薩瑪島海戰與聖羅沉沒之見證者


【翻譯&字幕】秋雲、大黃蜂:時隔77年的素描與再會


【自製繁中字幕】戰艦『比叡』尋獲


【自製繁中字幕】2019:鐵底之比叡尋獲


【自製繁中字幕】2019:鐵底之拉菲現況考察


【自製繁中字幕】《The Lost Fleet of Guadalcanal》

===================================

參考資料:

H-060-3 The Search for USS Johnston (DD-557)(原文)

Founder of the Five Deeps Expedition Launches New 2020 Voyage

USS JOHNSTON PRESS RELEASE

Victor Vescovo: Deepest dive by a crewed vessel

A thank you to Azi Paybarah of the New York Times

Victor Vescovo - Twitter

Parks Stephenson - Explorations - Facebook

RV Petrel - Facebook

RV Petrel - Pacific Wrecks

PETREL’S SURIGAO JOURNEY: GIVING SHIPWRECKS A VOICE INTO ITS HEROIC PAST

DEEP DIVE INTO ENGINEERING THE WORLD’S MOST ADVANCED ROV SYSTEM: Q&A WITH CARL BARRETT

史上第12人、亞裔第1人!下潛地球最深處 林穎聰「此生無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492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世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大黃蜂|約翰斯頓|霍爾

留言共 3 篇留言

皮克西斯.日進
改二待望

05-15 17:14

Lpic
感謝大大的堅持,在現時還會去認真科普的人是真的愈來愈少了,唉

05-20 02:11

河合艾梅莉
留到現在才有空讀完,真是好文章
完全同意要好好保存沈船不要被偷盜破壞了

05-25 22: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美利堅巡洋艦史話... 後一篇:【艦隊收藏】2021年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gfb59638朋友們~
柴柴貨車要開始開跑啦~汪汪汪汪汪~(小屋內有新圖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