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逆向行駛(後篇)

作者:LittleDuck│2021-05-14 11:12:02│巴幣:2│人氣:71

上回逆向行駛(中篇)


  那次以後,我變得不再因為一些小事生氣或哭泣。

  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好相處多了。

  除了自閉症的事情以外,我開始會試著跟其他同學聊天,這些將近四年來的同學,其實並沒有我們想得那麼壞。

  蜘蛛很會畫畫、大餅力氣很大、壽仔也在看《灌籃高手》。

  我們之間,意外的滿多話題可以聊。

  只是以前不理解對方而已。

  我也有想過要不要問他們,以前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欺負我,但這種問題好像還是太尷尬了。

  我只知道,現在他們對我擺出來的表情與態度,已經不需要再花費心思過濾。

  下課後玩的不是打架為主的鬼抓人,而是真的輪流當鬼的鬼抓人。

  提早到教室時,會跟A老一起在吊扇上放橡皮擦,或是在門縫上放講義,整那些比較晚回來的同學。

  有人過生日時,會一起跟A老拿倉庫的氣球灌水,幫壽星洗澡。

  寫完講義後,可以和蜘蛛討論畫畫的東西、和大餅比腕力、跟壽仔討論昨天晚上《灌籃高手》的劇情。

  那應該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除了家長、老師以外,自己擁有可以隨意接觸交流的對象。

  這就是『朋友』啊。

  愉快地玩鬧、讀書、聽課。

  這個班級,似乎已沒有任何愛哭鬧的小孩存在。

  只要像個大人一樣拿捏好分寸,原來,生活就可以變得如此有趣。

  理想的生活開始浮現出表象。

  ……是啊,這還不是結果。

  這只是憧憬,以及可能性而已。

  天生的病症和三年以來的脾氣,並非一朝一夕就能改過來的。

  反應和理解速度比較慢的我,有時候在對談上會顯得比較遲緩,對於他人的玩笑話,也很容易無法領會。

  在被他們欺負的那三年,我學會表現自己的情緒,但大多數都是悲憤,也因為這樣,我的彆扭脾氣反而是變本加厲。

  我學會與他們交流的方式,動手的部分大於動口。

  即便是和他們和好以後,依然如此,只是力道會克制一些。

  「啪!」

  那一次,我用講義揮到了壽仔的眼睛。

  因為他試圖要搶走我的講義,現在回想起來那應該是開玩笑。

  然而我沒意會過來,所以我真的生氣了,直接往他的臉上揮下去。

  而這幅畫面被A老看見了。

  「你們在幹嘛?」

  暴風雨前的寧靜。

  「他搶我講義!」我大聲捍衛自己的正當性。

  壽仔將他的手移開後,紅色的刮痕出現在他的眼角。

  「嗯……是這樣沒錯。」他低聲說著。

  碰!

  A老用力拍了桌子。

  那是他暴怒的前兆,全班都安靜了下來。

  快要五點半了,我和壽仔與一些同學要去其他教室上英文課。

  「梓晟跟我過來,其他人先去上英文課。壽仔你去保健室看一下。」

  沒想到,出事的是我。

  我被帶到了一間空教室。

  看著A老,我感覺空氣充斥著暴戾之氣。

  過度的驚慌擾亂了理智,我開始流下眼淚:「不是!是他先……」

  「所以你就可以動手打人嗎?」

  他拍桌站了起來,雙眼瞪大,平時的頑笑已蕩然無存。

  「我知道你們以前的關係,你們可能有過一些爭執。」他壓抑著怒氣:「但我上次是怎麼跟你說的?在這個班我把你們當作大人,有問題用講的。」
⠀ 
  我哭得更厲害,以為能得到些許同情,但反而招來了反效果。

  啪擦!

  這次試椅子被摔碎在地的破碎聲。

  「我這次真的生氣了!」他咆嘯怒吼:「你很乖!沒錯!但不代表你哭就可以被原諒!不代表我們就要一直縱容你!甚至是心情不好就打人!只有流氓才會不講道理就打人!」

  「你現在是我要把你當流氓看嗎?」

  流氓……?

  我不是乖寶寶嗎?

  這段意料外的怒吼,終於讓我真正意識到,自己的行徑套用在正常人身上,究竟會得到什麼評價。

  同學們的成熟,讓我忽略了正視自己。

  也許我們都曾經有過錯,但最後只剩下我,沒有任何的成長。

  人要知道自己的問題才會去改正,當時的我卻以為自己改變了。

  卻不知道,一切都是同學在包庇我的故步自封。

  我不是什麼乖寶寶。

  只是濫用別人同情,連流氓都稱不上,讓自己厭惡無比的存在。

  原來一直以來,都不是因為我很乖,而是因為我有自閉症,老師們才會縱容我。

  但A老現在做的,是讓我看清現實。

  在他的教室裡,我不是大人,只是個被大人忍受的問題兒童而已。

  一想到這裡,前所未有的罪惡感,化作淚珠無聲的滑落。

  短暫沉默後,教室只剩下我的哭聲。不知過了多久,他拉來了另外兩張椅子,示意我坐下。

  「你覺得我不疼你嗎?」此時他的聲音已經溫柔許多。

  「錯了,我非常疼你。」

  「不只我,老師們都知道你有自閉症,所以對你可能有比較多的包容,我也不例外,這是我第一次對你大吼,老實說,我非常心痛。」

  那個聲音,聽起來是真的快哭出來,跟我一樣。

  「你很辛苦,我知道,你做了很多復健,和同學友好相處,以一個自閉症的人來說,已經很厲害了。」

  「但是,遲早你和好朋友們終會成為大人,要學會溝通,自己去解決問題。老師們不可能保護你們一輩子。」

  「每個人都必須學會怎麼成為一個大人。」

  「尤其是天生就有自閉症的你,更需要學會這些事情。」

  「我不希望,未來的你被別人看不起。」



  *



  ──你走過了 教室

  ──你留下了 背影

  ──說過的話 早已經沒有意思

  ──每當時光 飛逝

  ──像長大的 孩子

  ──總會離開 到更美好的城市……


  原子邦妮的《你已忘記但我還記得的事》。

  在五十二首歌的循環陪伴下,終於抵達了高雄。

  深呼吸後,是沉重的嘆息。

  「不要還沒見到人就哭出來啊。」

  明明只是回憶,回想到這裡鼻頭卻湧上一陣酸澀。

  我很感激遇過的每一位老師。

  他們像是家人般細心的呵護我,試圖讓我有一個良好的生存環境。

  但對我影響最大的,還是A老。

  他不是以親子,而是以大哥的角度和我對話。

  他沒有給我一個安全的環境,只給了我現實。

  然而只有在那一年當中,我才感受到自己顯著的成長。

  不再因為成績而哭泣。

  不再因為憤恨而動手。

  我學會了溝通、忍耐,這些大人應該要具備的能力,忘卻了孩童的放縱與任性。

  或許還學了一點他的幽默,希望有啦。

  如果說其他大人是保護我順利長大的堡壘。

  那A老就是在成長過程中的最後,將我踢下城牆的混蛋。

  「不過,人或許就是要摔過,痛過,才會長大。」

  從懸崖摔落的經歷,即使到現在依然受用無窮。

  「……總之,謝謝啦,A老。」

  我現在,依然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也許不再那麼亮眼,也許不再那麼乖巧,可能朋友還是沒有很多。

  至少現在,我已經可以腳踏實地的活著。

  我停下車,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

  古風的老式建築佇立在眼前。

  「怎麼那麼像老人會住的房子啊。」我輕笑。

  從你離開安親班到現在,都快二十年了。

  「你現在,還是那個酷老頭嗎?」

  我按下門鈴,期待著前來應門的身影。

  (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482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teven0512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角落觀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uarkayt6798(▰˘◡˘▰)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