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2 GP

[達人專欄] 《玻璃鞋殺人事件》 短篇小說

作者:和珖│2021-05-11 20:32:09│巴幣:5,866│人氣:635

來自哈士奇桌遊活動,作者:和珖,封面:冰鳩

《玻璃鞋殺人事件》和珖篇

    日落西山。藍天白雲逐漸泛黃,風不知不覺涼了起來。

    校門口,學生背著書包,成群結隊放學。工業區,車輛擠滿路口,順著燈號駛離。

    我坐在超商階梯前嘆氣。

    大家都要回家了,我居然還要加班。公司加班沒供餐,外出覓食卻連超商都沒座位了。

    我拆開超商的七折麵包時,一條髒髒的小灰狗坐在我面前。

    牠對著我甩尾巴,口水沿著牠垂下的舌頭滑落路面。

   「打折的麵包只剩這一個了,我是不會分給你的!你去找別人吧!」

    我盯著手機,自顧自咬起麵包。

    當麵包只剩不到一半時,我用餘光瞧了那條灰狗。

    牠依然坐在原地流口水,流到柏油路都積成了一灘。

   「唉,連你也要欺負我,拿去吧。」

    我把剩下的麵包丟給了小灰狗。

    牠搖著尾巴,啃麵包啃得香。

    小灰狗身上沾滿污垢,毛色呈現黑灰相間。牠耳朵尖挺、眼神銳利。即便骯髒,仍表現神氣。似乎是條哈士奇。

   「你下次要聰明點,討東西也要找個看起來有錢的人。運氣好被撿走,以後就有好日子過了。」

    我摸了摸肚子,看了看時間。

   「還是有點餓…算了,我要去工作了。祝你遇到好主人。」

    就在我轉身騎上機車時,小灰的兩條前腿,居然踏上我機車的腳踏墊。

   「我已經沒東西給你吃了…」

    仔細一看,小灰嘴裡叼著一包牛皮紙袋。

   「咦!?你不會是要報恩的吧!?嘻嘻嘻,乖狗狗,我等等幫你買個高級罐頭。」

    可惜,我拆開紙袋,抽出來的不是鈔票,而是一封信。

    打開它,信紙上只有一堆凌亂的狗腳印。

   「原來是你的腳印阿。好啦,我沒時間陪你玩了。我要…去…上…」

    我先是一愣,馬上把信紙抽了出來,猛力拿近一看,眼睛都貼到了信紙上。

   「三…三…小,我怎麼看得懂狗腳印寫了什麼!?」

    最上方最大的狗腳印寫著《玻璃鞋殺人事件》

    這時,一陣不曾吸過的清晰空氣,從我臉頰吹拂而過。馬路汽機車的引擎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小草間的摩擦聲,與美妙的鳥鳴。

    信紙抽離視線,高樓、馬路、超商全消失了。映入眼簾的是清澈的藍天、翠綠的草地、皓白的城堡,還有那條甩著尾巴的小灰狗。

   「?????????????????????」

    X拎老師吉娃娃勒,這是哪!?

    舒服的空氣,加上一整天工作的疲勞。我放棄了思考,張開雙臂向後躺入草地。

    至少不用加班了。

    柔軟的草地舒服得我動彈不得,只想慵懶的躺著,睡一覺。

    我的呼吸逐漸變緩……

    突然,臉上多了一個軟軟且小小的重量。

    能感覺得出來,是小灰的腳。

   「走開啦!我要睡覺。你阻止不了我的。」我撥開牠的臭腳,翻過身。

    沒幾刻,我從闔著眼感到天色變黑了。

    我心生不妙的預感,眼睛偷偷張開一個縫,看見小灰的舌頭,懸在我頭頂上方。

    牠的口水正沿著舌頭,直撲我的臉。

   「X!」我大罵一聲,從草地一躍而起,睡意全消。

    我瞪著牠,牠卻無辜的看著我,若無其事的甩著尾巴。

   「你別裝了,你肯定不是條普通的狗,你究竟是誰!?」

    "汪汪!"

    小灰對著我手上的信封汪了兩聲,我這才想起它的存在。

    信的內容如下:

    《玻璃鞋殺人事件》

    "您好,我是向您尋求協助的奇幻案件調查局調查員,麥斯米蘭.洛普夫。"

    "在下嗅覺靈敏,我能聞出您天資穎慧、勇敢無畏,加上擁有一顆善良的心,因而選中了您。"

    "昨晚的徵婚舞會上,仙度瑞拉的繼母,與無血緣關係的姊姊被人殺害,遭棄屍在皇家花園裡。"

    "我需要您的幫助,找出兇手。"

    "報酬是應該的。在您找出真正的兇手後,做為報酬,我會將您送返原來的世界。"

    "提醒您,務必在午夜前完成,否則……。"

    信的內容到這裡結束了。

    仙度瑞拉?這名字好耳熟。是歐美的電影明星嗎?等等…難不成,她是白雪公主的名字!這裡是童話故事的世界!?

    否則?否則永遠回不去嗎?

   「欸!送我回去是你的責任,什麼報酬啊!我又沒答應你要幫你破案。我要回家了,你馬上把我送回去!」

    牠在草地上踏出幾個腳印"對不起,我辦不到。在您閱讀這封信時,契約已經成立了。除非你破案完成契約,否則…在下真的很抱歉!擅自做了決定…"

    小灰狗看著我低下了頭,連堅挺的耳朵也癱了下去。

    原先精神奕奕的牠,模樣忽然變得沮喪。

    我嘆了口氣,提起精神說「現在大太陽的,應該中午而已吧。告訴我,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小灰聞言又豎起耳朵,開心的在我身邊繞圈圈。

    反正已經上了賊船。船不靠岸,哪也逃不了。
  
    我跟著小灰搖擺的尾巴,行經城鎮鬧區。

    這裡街景繁榮,建築不高卻精緻華美,每棟房子都擁有獨自的特色。"人"民更是形形色色,有動物、有昆蟲、矮人、精靈、妖怪等生物。他們全都穿上衣服、雙腳走路,並說著人話。

    可能我面前的小灰,就是最像動物的動物了。

    城門前,兩守衛高大挺拔,銀盔重裝,腰配長劍,散發著肅殺之氣。他們見小灰有如見到長官,馬上立正站好,並吩咐門哨敞開城門。

   「是麥斯大人與偵探先生!國王已經恭候閣下多時了。案發現場在花園裡的噴泉,請您馬上跟我來。」

    花園裡,穿過層層人群,才見到被封鎖線包圍的噴泉。

    封鎖線前,一名頭戴金冠身披紅披風的男人,低頭來回踱步。

    不難猜測,他肯定就是國王。

    國王見到小灰立刻揚起笑容「哎呀呀,麥斯你可終於來了,還帶來看起來…很可靠的偵探。原本今天是王子的婚禮,但因為昨晚的舞會,有人遭到玻璃鞋刺殺,所以婚禮延後了。」

    玻璃鞋?對了!仙度瑞拉是灰姑娘阿!

    正當我恍然時,國王微微鞠躬向我伸出雙手「我盡力保護了現場,你們一定要幫我破案!拜託你了麥斯,還有偵探先生!」

    忽然,周圍傳來一陣金屬鎧甲的摩擦聲。在場的所有士兵,不約而同向我們單膝跪地,場面之壯觀。

    X!你們認真?我一個普通社畜,也只看過一點柯南。我…何德何能。

    我的腦袋在拒絕,但我身體本能得握上了那雙手,並一臉嚴肅的說「陛下請放心,在下一定誓死完成!」

    我鑽過封鎖線,查驗了躺在水池旁的屍體。

    兩具屍體面露驚恐,瞳孔毫無光澤,身體僵硬,皮膚浮現一塊塊屍斑,血跡早已乾涸。兩人胸口有著同樣的銳物刺傷之傷口,與玻璃鞋染血的後腳根相符。

    這時,當晚目擊的士兵奉命前來報告。

   「麥斯大人、偵探先生!昨晚午夜我巡邏花園時,發現特雷維爾女士,和她的女兒梅林達陳屍在花園內。在這之前,我有聽到幾位女性與一位男性,在為了金錢而發生爭執。當下聽起來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於是我就離開花園,繼續巡邏。但當我再次回到花園時就……如果我能即時阻止,就能避免悲劇發生了。」

   「男性的聲音?嗯…我明白了,辛苦你了。」我靈機一動「小灰!你去聞一下玻璃鞋,看它上頭沾著誰的氣味。」

    小灰勉為其難聞了聞,面露難色。

    我瞪著牠,用眼神訴說著,你不是說你嗅覺靈敏嗎?

    算了…還好我猜得到這隻鞋是誰的。

    我起身巡視了噴水池。屍體旁的灌木叢,樹枝有斷裂的痕跡,仔細一看有些發光的燐粉。而泥巴有幾處怪異的足跡。腳印全部只有四趾,沒有大拇趾。

    當我還在思考,線索難道只有這些時,小灰從灌木叢裡鑽出,嘴裡叼著一塊藍色布條。它看起來像是布料撕破的殘骸

   「小灰幹得好!這是一個很棒的線索!」

    我蹲下身子摸了摸小灰的頭,讓牠開心得甩著尾巴。

   「我能再麻煩你一件事嗎?找出這塊布的主人。」

    這回小灰似乎有了把握。牠"汪"了一聲,低著鼻子,嗅著氣味而去。

    我彎腰走出封鎖線,用著二十一世紀的口吻「國王,我找到了四樣線索,沾血的玻璃鞋、發光的燐粉、奇怪的腳印、破碎的藍布條。請國王立刻幫我傳喚特雷維爾女士的傭人,仙度瑞拉,還有昨晚參加舞會的所有人,比對泥巴上的奇怪腳印。」

    國王詫異「天啊!不愧是麥斯看中的偵探,不論是觀察力、決策力、行動力都驚為天人,太厲害了。這部分當然沒問題,我立馬吩咐。但在這之前,請問偵探的大名是?」

    被國王一誇,我得意的抬頭迎向藍天。溫和的陽光從天而降,賦予世界鮮明的色彩。

    我說「我叫,和珖。」

    在傳喚仙度瑞拉到案說明前,我獨自走進城堡裡的圖書館,想找出這些發光的燐粉究竟是什麼。

    燐粉五彩繽紛、形狀多樣,有粉紅圓點、黑六角、藍六角、藍星星、銀星星等等……

    這根本是小朋友玩的亮片吧!

    我不抱希望的東翻翻西找找,翻得我滿手灰塵。用著三秒讀完一本書速度,在童話故事裡讀著童話故事。

    在我放棄的前一刻,從《魔法生物大全》的書中,滑落了一張紙《燐粉種類分析表》

    我的心臟抽動了一下。我扶著額頭努力壓抑興奮,嘴角卻還是不禁笑了。

    或許,這就是中頭彩的感覺吧。

    我根據燐粉分析表的樹狀圖,終於得知這燐粉來自何方。

    是,神仙教母。

    書上說"每個人都擁有一次,只要你誠心許願,小仙子-神仙教母將會現身,盡其所能實現你一個願望,在午夜十二點前 "。

   「神仙教母,我要回家!」

   「…………」

   「神仙教母,我要長高十公分!」

   「…………」

   「神仙教母,我要林志玲年輕二十歲當我老婆!」

   「…………」

   「X拎老師神仙教母,我要發大財!」

    一道光忽然從天而降穿透屋頂,一隻穿著華麗、頭髮是草莓棉花糖色、矮小的精靈飄在我面前。

   「親愛的,我是神仙教母,布莉莎-歐爾緹橘。我很榮幸受到你的召喚,為你實現"發大財"的願望。」

   「等…等…等一下!」我從地上跳了起來。

   「親愛的,怎麼了?」

   「額…願望的效力真的只到午夜嗎?」

   「是的,午夜過後,所有魔法轉化的物品,將會變回原樣。」

   「那…我可以改願望嗎?」

   「不能。親愛的,你想以什麼形式發大財呢?黃金?珠寶?鑽石?」

   「在許願之前,我可以問關於你的一些事情嗎?」

   「親愛的,我的年齡超脫於時間之外。」

   「…不,你知道昨晚城堡的玻璃鞋命案嗎?」

   「當然,童話時刊的頭版都是這件事,全城的人都知道了。」

   「我想問你,為什麼現場會有你的燐粉?」

    神仙教母神情瞬變「你這是在懷疑我嗎?我當天只是去關心仙度瑞拉。我為了客戶的幸福,總是在遠處默默地關心,直到他們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皇家侍從表示,你不喜歡特雷維爾女士和她的女兒們。當時,你知道和她們同桌時,你還要求侍從幫你換桌。」

   「這又如何?我確實不喜歡她們,但如果我想殺死她們,只需要一個簡單的咒語就能完事!而且還更加乾淨俐落!哼,你若不是真心想許願,我要離開了。」

   「等一下!!」

    神仙教母一個迴身,在空中變成了一團燐粉,消失了。

    從她的態度、動機,確實足夠被列為嫌疑人。

    就在我向國王報告之前,一位士兵匆匆來到我前「偵探大人!仙度瑞拉已經被帶到審問室了,請您趕緊過來。」

    我跟隨士兵進入審問室。

    審問室裡有兩名重裝士兵,與一名雙手被反綁椅背,金髮綠眼的姑娘。

    想必這位姑娘就是,仙度瑞拉。

    即便仙度瑞拉穿著破爛,依舊掩蓋不住她的高貴的氣質。

    我還沒開口,仙度瑞拉就激動的解釋「偵探先生,那雙玻璃鞋確實是我的,但那天舞會,我就遺失了玻璃鞋。我不知道為什麼,玻璃鞋會成了殺人的凶器。請相信我,我不是兇手。我想要的只是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而已…」

    仙度瑞拉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她想伸手拭淚卻辦不到,只能任由眼淚滾滾落下。

    模樣楚楚可憐,令人不禁憐惜。

    我壓抑住這份人性,保持中立與理性。

   「如果你是清白的,你就拿出不在場證明,證明自己。」

   「證明…典禮上姊姊與我發生爭執,她就將手中的飲料灑到我身上。我為了清理裙子上的南瓜漬,只好去了洗手間。而且那些南瓜漬非常難洗,讓我因此錯過了煙火。我很樂意讓你看看裙子作為證據,但是我的裙子被偷了!」

   「被偷了?根據發現屍體的士兵所說,謀殺案很有可能就發生在煙火施放時。兇手這麼做肯定是為了分散注意力,策劃過的。」

   「原來是在那個時候…她們真的非常可憐,但人不是我殺的。她們過去的所作所為,當天參加舞會的賓客,對她們懷恨在心的人絕對不少。」

    我偷偷觀察了仙度瑞拉的神情變化。

   「我明白了。雖然如此,你還是需要被列入嫌疑人之一。在找出兇手之前,請你配合待在城堡裡。」

   「這沒有問題。我非常擅長打掃,可以幫你們清掃城堡。」

    你是嫌疑犯欸,可不是請來的清潔工……

    我很想這麼說。但…我搔搔頭,吩咐士兵「給仙度瑞拉一間最大最髒的房間。在不讓她離開房間的前提下,合理的滿足她的需求。」

    仙度瑞拉感激道「謝謝偵探先生!我一定會打掃得很乾淨!」

    仙度瑞拉離開沒多久,門外傳來女性吵鬧的聲音,直到房門打開,聲音排山倒海而來。

   「我才不是犯人呢!我為什麼要殺害我的母親,還有姊姊!?因為這是栽贓,是誣賴啊!我再說一次,你們這群蠢蛋……」

    一名蜂蜜色長髮與藍眼,雙手被反綁的女性,被接著送了進來。

    進門的士兵敬禮「報告偵探大人,這位是死者的二女兒,同時是另一位死者的妹妹,麗貝爾-特雷維爾。她的腳沒有大拇指,碰巧跟現場沒有大拇指的奇怪腳印吻合…」

    麗貝爾立刻拉高音「什麼!你是在說我的腳長得很奇怪嗎!?你才奇怪哩,你全家都奇怪!我告訴你們……」

    我們的耳朵自動屏蔽掉,闖入我們耳膜的廢話。

   「…偵探大人,她是我們第一個核對的人,沒想到就對上了。」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們速度這麼快。辛苦了。對了,把人帶上來之前,拿塊布把她的嘴塞滿。」

   「是!」士兵樂意之至。

   「$%*&)@(&^*&@^&*^(_)^(&@@%$%^$@%$^()$#^$&@^*&*_)+)(^%$#@$*&……」

    少了吵鬧的叫聲,我思緒清晰了些。

    腳印這東西不夠精密,很難確切的證明是誰的。況且有人刻意把大拇指翹起,應該也能留下沒有大拇指的腳印。不排除兇手刻意嫁禍麗貝爾的可能。

   「麗貝爾,我們抓你來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現場採集到你的腳印。你若要我放了你,就請你提供不在場證明。」

    我示意士兵拿開她嘴裡的布。

   「你們這群綁匪!!再不放開我……」麗貝爾繼續鬼吼鬼叫。

    我說「塞回去。」

   「#$%*&&)($#!#$%^&*()_(*&!^*&^^&%$#……」

   「小姐,算我拜託你,聰明一點好不好。你想我放開你,就請你提供昨晚午夜的時候,你人在哪裡、做了什麼。」
    
   「%$%^$#%…要不是我在十一點三十分覺得睏乏而先回家,我可能就與母親和姊姊一起陳屍在花園裡。」

   「舞會讓你覺得想睡覺?」

   「當時我根本不在城堡裡頭!熬夜可是美貌的天敵,所以我在施放煙火之前,就離開城堡回家睡覺了。在我離開前,我只是去了花園與我的家人道別。我不是兇手阿!」

   「你在午夜前就離開了,有沒有其他人看見,能提供證詞?」

   「那時候大多人都在舞會裡,我想應該沒有吧。我都說我不是兇手了,還不放了我!混帳東西!冤枉我你們會遭到天譴的……」

    我感到頭痛,揮了揮手「趕快塞回去,帶到仙度瑞拉隔壁,比照辦理。」

   「#$%*&&)($$^()(##$%*(*&^%$%^^#!#……」

    在一陣清靜後,我鬆了口氣。

    好想趕快回家睡覺。現在回去都幾點了,明天還要上班。不,能不能回去都是問題。還是在這裡當一輩子偵探吧…

    "汪!汪!"

    我的思緒被狗叫聲打斷。我認得這叫聲,是小灰。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我很高興能再見到牠。

    房門打開,進門的果然是小灰。另外還有一位高大挺拔,穿著整齊華麗,黑髮藍眼的男性。

    士兵齊聲敬禮「「「白馬·馮迪斯王子!」」」

    王子!?

    但王子被小灰拉著披風進門。

    我稍微打量了他。他胸前藍色的領巾,吸引了我的注意。它與花園中找到的布料顏色、材質有些相像。

    原來你也是嫌疑人之一。

    我一笑「王子殿下,請坐。我想你應該也知道了,有些事證對你很不利。」

   「唉,婚禮都辦不成了,還被捲入殺人事件中。偵探先生你就直說吧。」

    王子乖乖坐入審問桌前。他皺著眉頭,一臉憂愁與無奈。

   「據士兵所說,昨晚你提早離開了舞會,有看見你往花園走去。而且命案發生前,似乎有男人與被害人的爭吵聲。」

   「我為了參加結婚典禮的記者會,的確事先離開了。我也確實有經過花園,但!我並沒有與任何人發生爭吵。」王子說得誠懇。

   「好,那這塊布你認得嗎?在屍體旁的樹叢發現的。」我遞給他花園裡發現的藍布。

   「這布料…跟我的領巾好相似。但我現在也無法確定它就是我遺失的。」

   「沒關係。」沒關係,如果小灰的鼻子沒出問題,那應該錯不了。這有待日後查證。

    我接著問「那你經過花園有發現什麼異狀嗎?」

   「當時我經過了花園,有看見被害人們正在花園裡休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異常。」

   「有人能為你做證嗎?」

   「我除了看見被害人,並沒有看到其他人。不過我現在去詢問一下,一定有巡守的士兵看見我。」

   「不必了。以你的身分要做串證太容易了,不夠力作為證據。最後,我想詢問你對特雷維爾女士,和她的女兒有什麼看法。」

   「我承認,我不喜歡特雷維爾女士和她的女兒。她們不擇手段追求財富的作風令我生厭。但是!我並不會因此殺害她們。偵探先生,你一定要幫我伸冤阿!」

   「好,我一定幫你。如果你真的不是兇手的話。」

    審問結束,我記錄並整理下四位嫌疑犯的供詞。

    在國王的招待下,總算填飽肚子。

    我走出城堡,天色已暗。花園裡燈火稀少,但星河明亮得讓我不覺得黑暗。

    現場屍體已被處理掉,加上光線不足,難以再調查出線索。

    X!為什麼這時代沒有監視器阿!?我想回家阿!!

    距離午夜時間不多了。

    我翻了翻供詞記錄,神仙教母的口供偏少,應該還能再問出線索。

   「小灰,走吧。我決定去神仙教母的家,仔細調查一遍。或許,就能夠推敲出兇手了。」

    "汪!"

   「很好,我想你一定知道神仙教母的家在哪,帶路!」

    "汪~?"

    我開著手機的閃光燈當作手電筒,走入郊外的山林裡。

    童話世界的森林,倒是跟台灣的森林差不多,一樣都是黑嘛嘛一片。一個人走肯定很恐怖。

    還好小灰領頭在前,遇到危險牠一定能事先嗅出來。這讓我膽量指數增加一倍。

    忽然,小灰停了下來。

    "汪!汪!汪……"牠對著空空的樹林奮力吼叫,像是在警告著什麼。

    我把手機燈光往上一照。

    是張臉。

    醜陋的綠色面容。它的眼睛在燈光下,發出橘黃的反光。

   「X拎地精哩!小灰!跑!」

    我還來不及轉過身,就聽到「隨~是地精阿,偶是山精!」

    地精會講話?

    我停下腳步,仔細打量牠。

    牠有著大大的鼻子,尖挺的耳朵,扁大的嘴巴與長長的落腮鬍。其軀高大卻駝背,行動看似緩慢。

    雖然牠長得…醜陋?卻沒有讓人覺得危險。

   「所以你是山精?你不會吃了我們?」

   「對!偶是山精,山精不粗人。」

   「喔喔,那沒事了,拜拜。」我提起腳步準備離開。

   「鋪行!這座山是偶的,泥要幫偶一個忙,偶才能讓泥進去。」

   「蛤!你又沒辦法證明這座山是你的。你地契拿來我看看,沒有的話我就要走了。」

    我得意的再次提起膝蓋。

   「給泥。」

    山精不知道從哪掏出一捲卷軸,遞了過來。

    "童話鎮地政事務所"

    "建物所有權狀"

    "土地所有權人:山精-阿里羅羅"

    "發政日期……"

    底下還有國王蓋的印章。

    還真的有…這回換我百口莫辯。

   「那…你要我幫忙什麼?」
    
   「貓哪走了偶的蛇偷,想由杵路夠,泥要先幫偶把蛇偷哪回來。」

   「舌頭?偶喔…喔…好…那…你…帶路。」

    我即便有千百個不願意,還是得幹了。我突然有個預感,我要在童話鎮裡當一輩子偵探了。

    折返下山,山精帶我們進城,來到一間氣息古怪的精品屋。

    一進屋就聞到複雜的老木頭氣味。

    裡頭擺飾著各式各樣稀奇的東西,而我只注意到,貓頭鷹擺鐘已經快到午夜十二點了。

   「歡迎光臨!你們想買個舌頭,改變自己的腔調和說話方式嗎?」

    掌櫃的是隻看似奸詐的肥貓。

   「沒錯,把蛇偷還偶!」山精看見肥貓就上前討債。

   「哼,上次你就賭輸了。那個舌頭已經是我的了。」

   「偶不管,還偶!」

    我上前「可愛的貓貓先生,可不可以把山精的舌頭賣個我呢?我出十條烤魚跟你買如何?」

   「不要,我最討厭魚了。而且那個舌頭是非賣品。」

    X你的臭肥貓,我這裡可是有一條狗喔。

    我心裡這麼想,卻謙誠的說「那可愛的貓貓先生,你說我要怎麼做,你才肯把舌頭給我?」

   「嗯…拿一個等值的舌頭來,跟我賭!」

    我眼睛轉了一圈,看小灰一眼,摸摸下巴說「這條狗的舌頭等值嗎?」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等值。」

   「我賭!」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小灰別吵!我在幫你找犯人欸,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條舌頭而已。」

    小灰用力咬了我的腿。

   「X!好啦,你現在是覺得我會輸是不是?我過年打牌還沒有賠過錢欸!」

    肥貓說「賭注開始,只有一次機會,找出山精的舌頭。」

   「拜訪我的人們,總是神情緊張,又不知道該如何啟齒。幸好我能以他們的母語流利的與他們交談,而省了不少麻煩。

   「我給予他們說服他人的能力,但他們必須小心自己的措辭,否則將會受到斥責。」
    
   「在這之下,就是你想找的山精舌頭!」

   「以上就是我的謎語,而既然你不是這裡的居民,我也不會為難你,解開謎語的提示是:上面每個句子各自對應架子上的一個罐子,而且每個罐子之間的距離,不超過二個格子。」

    櫃子擺設如下:

    最上層由左至右:"幽默的舌頭,蛇的舌頭,能言善道的舌頭,陰險的舌頭,哥布林的舌頭,獨角獸的舌頭"

    第二層:"嚴厲的舌頭,小仙子的舌頭,老鼠的舌頭,注意措辭的舌頭,浪漫的的舌頭,怒斥的舌頭"

    第三層"滿嘴髒話的舌頭,張口結舌的舌頭,天籟之聲,小精靈的舌頭,鄉下人的舌頭,大情聖甜言蜜語的舌頭"

    第四層"鬱鬱寡歡的舌頭,母親的舌頭,龍的舌頭,有說服力的舌頭,小舌頭雜燴,欺瞞的舌頭"

    最下層"偷換寶寶的舌頭,侍酒師的舌頭,雙關語的舌頭,愛說笑的舌頭,以肥皂清洗過的溫柔舌頭,詩情畫意的舌頭"

   「哈哈哈哈,太簡單了。答案就是…」

    "咕咕,咕咕,咕咕"牆上的貓頭鷹鐘響了。

    午夜十二點到了。

     一道光從天而降,將我浮起。

   「……?????」

    小灰鑽到我的腳旁跟我撒嬌,用腳印跟我說"謝謝你。你是很棒的偵探,一路順風。有機會再請我吃麵包,要有肉的!"

   「嗯?我可以回家了?不是說要找出兇手嗎?」

    "汪…?"小灰歪著頭。

    我這才領悟,是我自己被小灰擺了一道。原來午夜十二點,並不是離開的最後期限,而是能待在童話世界的時限。

    不過…無所謂了。

    我一笑「好啦,下次是有肉的。」

    "汪!"

    真希望能親自揪出兇手。

   「小灰!我的筆記留給你們了。你們一定要找出兇手喔!」

    我臨走前,丟下了記有證據與口供的筆記。

    《玻璃鞋殺人事件》還沒結束,誰會是下一個受害的偵探呢?

<下一位受害者-川燙的生魚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461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輕鬆|穿越|桌遊|童話|短篇|故事|歡樂|偵探|推理

留言共 34 篇留言

五夜的午日
和珖的文筆很好,故事生動、有趣。

05-11 20:36

和珖
謝謝五夜的誇獎,很高興你喜歡[e6]05-11 23:32
Non
原來是劇本殺啊XD

05-11 20:45

和珖
不,我今天扮演自己XD
謝謝Non的閱讀與留言。05-11 23:3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X拎老師吉娃娃wwww
好久沒看到阿珖先生更新了~(ˊvˋ)

05-11 21:02

和珖
寫著寫著就不小心露出本性了[e7]
最近摸太多魚了,一直改不出來。
謝謝小精靈的閱讀與留言。05-11 23:47
西嘎歪斯斯
上班交通工具--機車呢?

05-11 21:18

和珖
我想可能已經被拖吊車拖走了[e7]
謝謝斯斯的閱讀與留言。05-11 23:48
左木
omg 到底兇手是誰xdd

05-11 21:38

和珖
我是覺得小灰可疑啦[e6]
謝謝左木的閱讀與留言。05-11 23:48
陽元
原來和珖也可以寫這麼歡樂的故事wwwww 不過我還是比較期待阿莫跟小薰的故事[e34]

05-11 21:52

和珖
偶爾寫寫不同風格也不錯啦。但我還是會回到本業,寫沉莫的!
謝謝陽元的閱讀與留言。05-11 23:52
東堂隼人
這一篇寫的好呀![e12]

05-11 21:54

和珖
謝謝準人的誇獎,很高興你喜歡[e6]05-11 23:52
喵君
[e12]

05-11 22:15

和珖
喵君,晚上好^^05-11 23:52
Husky ≧ω≦
和珖辛苦啦~ 想不到我們會討論這久 希望下次(?)可以更順利www

05-11 22:16

和珖
哈士奇也辛苦了。你應該是最辛苦的那個才是[e6]
當然是會更順利阿!..如果有下次的話XD05-11 23:57

這個嘛...我覺得是...灰姑娘和小精靈...

05-11 23:02

和珖
偵探片的慣性,就是越不可疑的人越可疑XD
謝謝白的閱讀與留言。05-11 23:58
小吳
我覺得還滿有趣的,和珖哥你寫的劇情很生動,我想多向你看齊!

05-11 23:24

和珖
謝謝小吳的誇獎,很高興你喜歡^^
加油!多寫多讀一定能夠慢慢進步的!05-12 00:00
舞舞
哇!和珖終於更新了!
輕鬆詼諧的文筆,讀起來很輕鬆呢~
不過我還是很期待沉莫的南方金雪,加油!

05-11 23:29

和珖
距離上次的文章的確有段時間了[e8]
文章能讓你感到放鬆,那真是太好了。
沉莫比較難寫一點,舊文也還沒修改完,還要再等等。
謝謝舞舞的期待與留言。05-12 00:05
魚子壽司
想不到是以各種作者被傳送的體驗作為共同創作,滿有趣的

05-11 23:57

和珖
互相討論劇情、設定等等,的確是滿有趣的。但實際作起來比想像中還要困難許多許多...[e8]05-12 00:08
貓尾火花兒
呃,最後面那個謎題,該不會只要注意最後一句:「否則將會受到斥責。」吧?謎題中的「在這之下,就是你想找的山精舌頭!」「怒斥的舌頭」之下,不就是「大情聖甜言蜜語的舌頭」?
沒想到這山精是大情聖。(感覺前面話很多,但找到相對應的舌頭好像沒什麼用?如果是「這些之外,最為底層的就是山精之舌。」好像更有意思?這樣就用上全部的話語了。也或許我理解有誤,這不是正解。)

05-12 00:47

和珖
很有邏輯的推論!不過正確答案,請容我留到下一篇解答XD
下一篇作者是熟魚片。今晚八點會發布於他的小屋,及哈士奇小屋。05-12 19:38
貓尾火花兒
我猜兇手就是母女二人互為兇手!
真相是這樣的:
在仙度瑞拉去廁所後,大女兒拿走她的裙子,偷走玻璃鞋,想到花園穿上後偽裝仙度瑞拉。
後被二女兒發現,母親看見後來阻止兩人,二女兒氣不過,回家睡覺,因此留下腳印。
王子經過看見美麗的假仙度瑞拉,欲火焚身,脫下圍巾上前,卻透著月光看見是假的,也就沒靠近,但王子卻忘了圍巾。
母親撿起王子走後留下的圍巾很生氣,認為大女兒不夠漂亮、不夠機靈,於是想親自上陣,她向神仙教母許願讓自己變年輕。神仙教母完成一切後,留下燐粉。
母親變年輕後,和大女兒發生了爭吵,大女兒不肯讓母親上陣,兩人爭吵下將王子的圍巾扯破,又用那玻璃鞋互毆,在煙花的盛開下,兩人雙雙死亡。(兩隻剛剛好,一人一隻互毆。)
邊打邊笑,我亂想的真相很鬧。哈哈哈。

我對這童話一直有個疑問,故事中說:「午夜後魔法就消失了。」那為什麼玻璃鞋沒有消失?

05-12 00:49

和珖
哈哈哈哈哈哈,這劇本很可以。童話界之八點檔[e7]
可是兩隻玻璃鞋怎麼打到只剩一隻?

這算是被公認的劇情BUG吧。
灰姑娘的作者若要圓,應該也是很輕鬆。但他留下這個疑點,讓讀者胡亂猜測,反而激起更討論。真的是很會算XD

謝謝火花兒有趣的劇本!05-12 19:53
水墨靜
發太財?、順變、分赴士兵(吩咐?)、死著的妹妹(……)、她的女兒的有、手動筒、絡腮鬍(落腮鬍)、雖長牠得、不知道從來掏出………
錯字有點爆笑……
我看到一半時因為精靈的特徵沒有很明顯,產生神仙教母也有可能是男的錯覺……

貓尾的推測很合理,讓我想起以前看過類似這樣結局的推理故事。
我最早見的灰姑娘版本故事中,馬車侍從裙子都是魔法變的,唯獨玻璃鞋是神仙教母從懷中拿出來交給灰姑娘(以前也見過人問這問題),因而玻璃鞋並不是魔法,而是實際存在的東西。
當然也不排除是因為有人覺得鞋子沒消失不合理而添加了親手送鞋的橋段。
在很多個有可能是灰姑娘故事由來的版本中,幫助者不全都是魔法,這個故事原型比想像中的還要古老,甚至可能早於公元前幾世紀。(維基百科整理出的【灰姑娘】條目所述)

05-12 01:17

和珖
真是慘不忍睹。抱歉,這個文章發得倉促,品質實在是...[e8]

神仙教母…母。嗯,或許精靈本來就是無性別的XD

貓尾的推論合理又有趣。結局推論,是像海龜湯那樣嗎?

玻璃鞋是神仙教母另外準備的實體,這解釋應該是最合理的。
不過就算真的是原作者疏忽的BUG,其實一點也不太影響故事精彩度,反而增加許多討論[e1]
原來灰姑娘這麼老嗎?但每個童話故事動畫,動畫都畫得很像中世紀的歐洲。
謝謝水墨靜的糾正與留言。05-12 20:07
橘みかん
啊……看到「外出覓食卻連超商都沒座位了」突然想吐槽……
現在是超商因為疫情連座位都不給坐了XDD

突然,臉上多了一個軟軟且小小的重量。
↑不是……你確定狗的腳底是軟軟小小?至少以前我養的狗腳底肉球都是硬的,遑論還有狗爪XD

呃……仙度瑞拉不是灰姑娘嗎?主角你有沒有童年XD

主角一見到國王就中二病發作這樣XD

神仙教母神情順變
      瞬?

但星河明反倒亮得讓我不覺得黑暗。
↑星河明是什麼?

05-12 01:29

和珖
真的,害我現在吃小7都要增加家裡垃圾XD[e6]

好像大多數的狗腳底其實是硬的。但這裡就當做小灰是軟的吧[e6]

突然聽到一個很有既視感的名字,有時候就真的會忽然失意。
不過我的童年還真的都是蠟筆小新、多啦A夢,很少歐洲童話XD

也許中二病就是一種生存本能。

星河明反倒"明"亮得讓我不覺得黑暗。這裡缺字。
謝謝橘みかん的糾正與留言。05-12 20:21
熟魚片
下一位受害者來報到~除了寫作還要當偵探被狗欺負,這年頭想當作家真不容易⋯

05-12 10:25

和珖
我應該改一下連結的標題。"川燙的生魚片",讓大家猜一下是誰XD
我們都吃素,這隻狗都吃肉的[e7]05-12 20:24
Tane家
山精表示:淋走錢先找回蛇偷!不染下傢會很餐~

05-12 10:51

和珖
"不交過路繪,你們別想走!"
他其實不是山精,是山賊XD

謝謝Tane家的閱讀與留言。05-12 20:34
盾神巨兵
期待下集

05-12 13:08

和珖
下一集作者是熟魚片。預計會在今晚發布喔!
如果發布了,我會在文章底下,放上連結。歡迎觀賞[e6]

謝謝盾神巨兵的閱讀與留言。05-12 20:36
矮鵝
故事很有趣,很有dreamworks風格~~上吧名偵探和珖~~

05-12 16:05

和珖
謝謝矮鵝的誇獎,夢工廠的動畫都很有趣!
不..我只是個普通社畜[e6]05-12 20:38
Chris
很有趣[e19]
看到「X拎老師吉娃娃勒」忍不住笑了XD

05-12 18:20

和珖
謝謝Chris的捧場。能讓你笑了,這篇文章的目的就達到了[e2]05-12 20:40
HAC
開新坑了!有趣!哈哈[e12]

05-12 19:18

和珖
這只是個小小坑而已XD
謝謝HAC的誇獎,很高興你喜歡^^05-12 20:42
小馬
真高興見到你的新文章,很神奇,讚哦~

05-13 10:25

和珖
我也很高興見到小馬,這只是個小小故事而已[e6]
謝謝你的閱讀與留言。05-13 21:50
水墨靜
想由杵路夠,是想由此路過嗎?這一句與前後兩句相比,不太容易辨識

05-13 12:01

和珖
對,想由此路過。

這句話真的不好猜。我也是剛剛問翻譯原文的人,才確認的[e6]05-13 22:08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想不到大大開了新的坑,直到昨晚開手機才知道,看到一半才知道偵探是大大本人

05-14 17:13

和珖
這只是個小小的坑,謝謝熊熊的閱讀[e6]05-14 23:09
西因娜
推理類的故事實在非常有趣啊~再搭配一些滑稽(?)且輕鬆的風格,看得很開心~(❁´◡`❁)

05-14 19:17

和珖
對阿,是個輕鬆小故事。我也很高興,能讓西因娜看得開心[e1]
謝謝西因娜的閱讀與留言。05-14 23:10
璞貓ฅ●ω●ฅ
讀起來好舒服啊!文筆真的很好,改編童話產生的反差,卻又保有原人物的性格與特色,再加上幽默的筆觸與人物間的對話及互動,令這篇文章跳脫於一般的推理小說,變得更像是一場奇幻的冒險。(還有,原來山精是情聖啊!嗯......這裡面的故事真耐人尋味[e1])

05-15 23:00

和珖
謝謝璞貓的讚賞,我也很高興你能喜歡。
老實說這是假推理,真搞笑小說XD
(噓...山精的秘密還不能說出來[e6])05-16 00:07
艾莉絲・格雷拉特
寫的很棒,內容也很長又有趣。

05-18 19:21

和珖
謝謝艾莉絲的讚許,很高興你喜歡[e7]05-18 23:46
沫兮
身為劇本殺的忠實粉絲,我好喜歡這種感覺的文啊!!!
加上和珖的文筆那麼好,閱讀起來超舒服~

05-21 14:02

和珖
沫兮好久不見!真高興你喜歡這樣的文章[e7]
謝謝你的閱讀與讚賞。05-23 00:41
井爵
和珖大的創作辛苦了,之前在忙,拖到現在才留言真是抱歉。囧rz

這篇最後的謎題還真的有點難,三個櫃子一堆舌頭,還要對照那隻肥貓的謎題。QwQ

整篇過程很輕鬆愜意,讀起來和『沉莫--南方金雪』一樣舒服,讚! > w < b

不過偵探大人也相當有個性,加上小灰的協助,兇手還是猜不到,

因為我的邏輯很弱,看推理的故事也只會看表面,無法參透其中奧妙。XD

期待『沈莫--南方金雪』的校修!上次讀到第二章第三節,和珖大校修加油!

05-22 20:31

和珖
沒事的,閱讀本來就是閒暇之餘才做的事情!井爵大大能抽空來閱讀,我很高興的!

小說以輕鬆、歡樂為重,解謎、推理只是副產品而已,沒能推理出答案也沒關係。況且這是第一篇而已,兇手怎麼能讓人那麼容易猜中呢XD

也謝謝你的閱讀與讚賞!
南方金雪(2-3)我還在校正中,這邊我修改了不少細節。
如果可以的話,待校修完成後,井爵大大要再來閱讀一次喔[e6]05-23 00:51
艾爾琈
好久沒看到和珖的新創作
先來GP一下,看完再來給感想WW

06-02 00:20

和珖
謝謝艾爾琈[e6]
這只是篇輕鬆小品,內容也不是很正經。隨心閱讀就好XD06-02 22:48
『。』
骯,好久沒看你更新了欸

第一次看你寫現代小說

06-09 13:05

和珖
句點,晚上好^^
真的很久沒更新了。目前還處在校正舊文的階段。最近也比較偷懶些,產速超慢[e7]
這篇確實比較接近現代風格,比較簡單、平易近人。06-09 21:29
oVo巴爾坦星人
後來怎沒有繼續打新的?

06-13 00:16

和珖
這篇來自哈士奇的活動文,原先就只預計打第一篇,後續則故事交由其他人來完成。
謝謝巴爾坦星人的閱讀[e7]06-13 0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2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mage922whatever
另一個失眠夜晚,只想來點 清淡日式風,無限低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