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57 - 未來篇 3 彌塞亞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09-07-27 03:37:36│贊助:0│人氣:1036
23世紀中,那是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爭。能源缺乏的問題促使當時的大都會Neo Arcadia將沒用的Reploid處決。不人道的處理手法惹來各界的不滿。

由雪兒帶領的反抗軍由本來只是小眾部隊,漸漸成為有規模的集團。

當時的事情大家都稱「第一次Rockman Zero事件」

後來由雪兒開發的System‧Ciel平息事件……然而卻引發了另一事情發生。這已經是題外話了。

當時所開發的System‧Ciel的確是存在,但是卻沒有沿用下去。

當中出了什麼問題?所有的記錄都含糊猜過……


然而這卻是一個更深的深淵


Scene 57
未來篇 3

彌塞亞 


「晚飯已經差不多好了,不是啦。在桌上嘛,看到嗎?」我在廚房中根本就看不到出面的情況,布蕾莉想看電視,卻找不到控制器的樣子

難得的一眾她沒有帶半點喜悅,她的身心也累壞了。

我弄了數道料理,是在圖書館中看到而嘗試出來。她吃的很幸福似的。這也難怪,平時她大慨是吃食用水晶來維持身體需要。那種東西除了方便外實在是不怎麼吸引……

「對不起…」布蕾莉說道,我笑著面對她。

她一下子把我推倒起來,她表現得很怱忙的強吻過來。

「來作吧……」布蕾莉低的說,這孩子顯得很痛苦似的,我立即反過來壓著她的
「難得的時間,妳還是用來休息吧?」我笑著說
「但是……」布蕾莉還是低著頭「你不會討厭嗎……像雪兒姐姐……」
「妳的身體比較重要啊!何況我們也不急於一時吧?」我苦笑著

她還是一臉滿是罪咎的面孔,我明白她想什麼…當時雪兒只管著工作,從沒有理會過我們的景況的樣子。日子積累,時間就像把我們的感情也衝淡了。

布蕾莉很怕會變得這樣子,每次相處的時間她總是道歉的。

事實上我也不知道可以作什麼才令她安心……再這樣下去我怕她真的會崩潰。我靜靜地在她的睡眠設施中看著她,我們的關係就是如此的相似,卻被一道無形的玻璃相隔著……這一點真是諷刺。

我要是成功把System‧Ciel再度開發,她大慨再也不會如此煩惱…

她只是逗留短短3小時,她就要回到中央工作。看著她失落的臉,我抱著她的纖眼吻著她。她顯得有點不好意思似的,輕輕的摸著自己的下含,帶點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了自宅。

是的,我目前是住在布蕾莉的住所中,一切家事都是由我包辦。希望這樣子可以減少她的工作量…而且布蕾莉的住所中擁有不少雪兒的私人文件,原本我只是抱著「嘗試一下」的心態問道而已,想不到布蕾莉完全地不介意我使用她和她姐姐的文件。

雪兒本人留下來的文件會變得相當地有用處,這是外界不可能找到的源始檔案。

我花費了3個月的時間解讀當時由雪兒所寫的System‧Ciel。我沒有估計錯誤…艾克斯博士的電子世界論和雪兒的理念是共通。System‧Ciel是以電子世界的理論編寫,當時的嬰孩精靈是比一般電子精靈長壽,並容納了更巨大的能量。而System‧Ciel是一套以電子精靈為原料的新能量制式。

最初聽起來是一件十分殘酷的事件,電子精靈一般也會認為是那些可愛的小不點,他們擁有如Reploid的思考力,是一個有「生命的東西」。然而他們只要發動電子化,他們的身體就會分解,直到完全消失,這就是電子精靈使用後必然的死亡。

可是雪兒的文件中可以理解出來,他們的身體只是分解,並沒有粉碎。更進一步說的是,System‧Ciel需要的並不是那些小不點,而是作為電子精靈的原素。當時的科技能夠把這些「沒用元素」制成「電子精靈」,作為電子精靈的原素當時並沒有其他用法,而當時我們所造出的「電子精靈」就好像小孩子玩泥沙一樣,推砌出來成型就當作一只完成品,所以當時並沒有任何方式制作出自己想要的特殊效果「電子精靈」。然而在暗地裡這種技術是存在,當時艾克斯博士是有目的地制作「電子精靈」,當中的失敗品被稱為「嬰孩精靈」,而他的實驗中所作出的強力電子精靈就是當時的禁忌「闇精靈」。正因為「闇精靈」的強大,拜魯模仿地制作造成「精靈戰爭」的局面,當時Neo Arcadia全盤抹殺這種危險運用電子精靈原素的技術。然而Neo Arcadia也明白電子精靈的原素是非常有用處,它就只容許其簡單應用,只可以「用小孩子玩泥沙」的方式推出來,它形容這就是如生命誕生之時,我們不能「凟神」,以外力影響大自然的生命。形成當時的「小不點」就是「電子精靈」說法。

事實上電子精靈的原素可以構成一切,古時的科學家利用粒子撞擊機(LHC)試圖揭開粒子質量的來源。當時這名為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科學家曾經疑問,為什麼這是東西,這什麼都沒有。可是即使知曉粒子質量的來源,當時的人類並沒有如想像地可以創作一切,他們未能創造生命。

電子精靈的原素可謂一切的起源,希格斯玻色子所組成的質量。曖昧地說電子精靈組成靈魂。電子精靈可以把一切的都組現,人可以發出魔法,可以獨自飛行,可以創造人。雖然電子精靈是萬能,但是直到現在的科技力人並不能通向電子世界,電子精靈還是有限度。

採取電子精靈會成為一個最為嚴峻的問題,如何在有限的空間中通用最大量的電子精靈。當時雪兒把闇精靈消耗完結之時,就把System‧Ciel的文件改寫,真正的System‧Ciel在當時已經停用。

然而System‧Ciel並非不能使用,只是採取的問題。雪兒最後並沒有行駛最惡劣的方法…

既然電子精靈可以把一切的都組現,人可以發出魔法,可以獨自飛行,可以創造人…反過來的話……


我明白當時為什麼布蕾莉含糊地混過去,對System‧Ciel再也隻字不提。得知System‧Ciel的我又能夠做什麼……我無奈地仰天而望。

不,並不會是如此的。當時戰爭中的時候我不也是用上了這個無限機能的系統嗎?

我抱著這份執念繼續這個研究,我希望藉著這個研究我能把布蕾莉從痛苦之中得以解放。我的研究也會交給布蕾莉,只要中央重視這個成果,一切的問題就會自然解決。

當布蕾莉送遞的第一份報告,System‧Ciel改良方案得到好評。當時Guardians也給予布蕾莉更多的時間參與這個計劃,而我亦得到進出中央的批准。中央的設施比坊間好不少,這樣子的確對研究有很大程度幫忙。

當時的報告被好評,令我最高興的並不是這個計劃,而是布蕾莉喜極而泣的笑臉。


3417年,由於System‧Ciel改良下,能源的問題再也沒有當年的緊張。儘管如此,要求布蕾莉下台的聲音從沒有停止。整個都市也充斥著抱怨和憎恨的聲音,然而他們之中並沒有任何人出來為大家作什麼貢獻。

我們也習慣了這樣子的事情,布蕾莉除了工作的時間外,她也願意全心全力地支持我的研究,她始終是雪兒選中的人,她對這方面十分在行。其實這個研究如果是由她本人策劃和監管,我相信這會比由我作更快完成。人不可貌相是千真萬確,想不到平時冒失的她會如此厲害。

System‧Ciel的改良版本也十分完善,基本上將原本的運動方式改得更為節省。每一個遞交,Guardian也給予很高的評價。如果當時System‧Ciel能更完成,也許能夠避免當日的戰爭。

就在我們的System‧Ciel遞交當日,Guardian召見了我們。在我到達之前,我一直以為Guardian是一台非常巨大的機械設施……

然而,在傳送之後我們只看到一名小女孩坐在一望無際的白色空間。

「愛……愛爾特!」我看到那名女孩立即想起這個故人。

她是千年前和雪兒一起的女孩子,可是她對於雪兒的處事方法持反對的意見,在拜魯事件其間她亦高舉旗幟倒戈,她帶領的一眾人們比起拜魯更為難纏。當時稱自己為Alex的男人和愛爾特多次給予我們極大的損傷。

可是……

「愛爾特嗎?由雪兒給予我的資料,將它們形象化起來就是如此的結果。」Guardian不帶感情的說著話來

Guardian召見我們所為何事?」布蕾莉先把話說出來,感覺就好像要把話題拉遠
「由你們所研究的System‧Ciel,我給予極為高的評價,這是我們的預定之外。你們做得十分好。」Guardian稱讚著我們,可是語調上並沒有給人感覺很好

「我並不是Reploid,亦不是任何生物。只有一俱機械。」Guardian注意了這一點,它就嘗試利用「愛爾特」的數據模仿Reploid說話,不過這倒是本末倒置…愛爾特本身也是一個沒什麼感情表現的小女孩,Prairie卻表現出不快的樣子起來

「那麼我言歸正傳了。在我的計算之中,如果一直不讓你們知道實情,直到最後由你們自己發現的話,你們將會謀反把我毀滅,我召你們而來的目的就是為免事情向最壞的方向發展。」

Guardian指出我的存在本是計算之內的事情,可是由我所影響的事情完全不在預計之中。當時雪兒計算盡,也避免不了人類世界於3410年的滅亡。然而這已經是7年後的預計外時間,System‧Ciel得到預計之外的發展令世界避免能源用盡的危機。

現在的新世界是完全脫離雪兒指示的時代,在目前的混淆時期下,Guardian希望我們都能盡能力幫忙。

「我曾經說過3410年是計算中世界末日的時期,我們是突破了這個樽頸,可是卻執行了雪兒絕不意願。」

「我從人類身體中抽取能源了。」

當時我和布蕾莉十分震驚,System‧Ciel能創造生命,然而反過就是利用生命創造能源。所以的事物也是由電子精靈組合出來,反過來我們是可以將他們分解作我們想要的用途之上。正因為如此,System‧Ciel一直以來也處於封印的地步。

「可是我這樣做究竟有什麼錯誤。為了避免大都會的滅亡的我究竟有什麼錯。」

總會有辦法的!可是殺人就是不允許的!
如果是漫畫的話主角一定會如此說…可是我說不出來。當時對新能源開發的絕望…我真的可以任性地說出這樣子的廢話嗎?

「殺人是不允許的,可是我希望你們能夠瞭解目前的狀況。你們的憎恨,對我的破壞只有造成更加不可收拾的局面…到時你們會更後悔自己的所為。」

Guardian是一俱機械沒錯,比起雪兒它更認為生命是微不足道。由它所生的人類,它認為是隨便可用的……它是一俱機械,它的計算也沒有錯誤。如果沒有及時用上這種能源,以目前地上世界的一片荒地,我不相信人類可以支撐到今日。

的確如果是由我後來發現Guardian一直暗處在屠殺人類來自保,我可能會沖昏腦袋的要破壞它。現在它公然告訴我們,我雖然生氣,可是更恨自己無力改變這個狀況。

「傑洛,謝謝你,你是我們大都會的救世主……」Guardian作出的笑臉很自然,這也是計算出來的嗎?「單靠我和布蕾莉並沒有可能把System‧Ciel改良至此。」

我還是不太相信現況,這種不是由武力解決問題的方法……我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得到如此重大的稱讚。我開始明白艾克斯博士致力追求的原動力。

Guardian問與我希望的報酬,我只是希望得知更多雪兒的事情。當時她離去的原因。

Guardian說出在百年前雪兒絕望地逃避了這個世界的末日,她制造出比她更精確處理世間事務的電腦,即Guardian。藉由中央的處理讓人類世界渡過最後的百餘年。在Guardian測試完成之後,她化為電子精靈,讓自己的身體也能服務整個都會…

「愛爾特是我最重要的妹妹…」

她是抱住這樣的心態造出Guardian,當時只是為世所迫下…只有把她斬下。


Guardian的召見後,布蕾莉顯得心神仿佛的樣子。即使我問她什麼的,她都是低著頭來的樣子。

這樣子還是讓她自己一個人靜下來…

在我起來之際,她卻拉著我的衣袖不放。我實在搞不懂她…

Kiss好嗎…」布蕾莉輕聲說道

我倆自然地抱在一起,輕輕吻著她柔軟的嘴唇……其實我知道她不是為這個而煩惱,她是想逃避什麼的而拉開話題而已。

在接吻之後我們還是沒有什麼話題的,看著無聊的電視劇集,無聊地讓時間渡過。我並不知道說什麼是好,我說話就像給她更加大壓力,強迫性地要求她說什麼……

這段時間的空氣可真難受,沒有了網絡的現今也沒什麼消遣,餘下的時間我就再一次翻書起來。

「愛爾特……你覺得如何?」布蕾莉莫明奇妙地問道
「……她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我模不著頭腦地回答「可是……」
「是我親手殺了她……」讓我想起不快的事情

「只是這樣?」布蕾莉是吃醋還是什麼?窮追不捨似的…其實我十分討厭提起她的事情,儘管如何地清洗,我的雙手還是沾滿污垢。這個烙印要是不觸碰的話,心底裡還會好過一點。
「啊啊…」我膚衍地帶過,布蕾莉卻不怎麼滿意的
「不要再談下去了。」我直接地訴說著
「……是個討厭的孩子吧。」布蕾莉用著將近哭泣的聲音說道

這天的晚上,我們再也沒有開口說過話。一個十分難過的晚上……

「啊,起來了嗎?」布蕾莉笑著說
她似乎在弄早餐的樣子……說實在,不怎麼安心。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用匙子切菜的人……」我抱歉地苦笑
布蕾莉只有傻笑的份兒,我擔心的不是她的廚藝,而是她可怕的天然呆。儘管我們同居了很久,每天的早上還是像新婚似的,除了天然呆的行動外。

雖然大家都說她很能幹,不知為什麼在我面前倒是如此冒失的。

今天可是Guardian特別給予的休息日,是多年來難得的休假…既然能源的問題逐漸改善,布蕾莉暫時也不用如此忙碌。

「啊…如果還可以到網絡世界就好了!」布蕾莉訴說著
「這我們也要加把勁了,要是完全解決問題,當時的娛樂設施也沒理由關閉了吧?」我樂觀地說

「其實也不用那麼消極嘛。」我說後便從書架中拿出名勝介紹的圖書,之後我在地面一壓。整個房間也變得像是楓樹林一樣,布蕾莉好像小孩的亂奔亂跳,還沒來得及喝停,她就撞上牆壁了。

「這裡可只是妳的房間而已……」我苦笑地說
我們繼續把其他的風景地實現在房間之中,這仿佛是室內的旅行。其實只是把房間中的結構改變一下視覺效果。然而這樣對我們已經很滿足了。

我抱著布蕾莉親吻,其實只要有她在…在做什麼也好,到那兒也好。我已經不再在意,只要在她身旁我已經很滿足。她可是救贖我這個罪人的天使…

叮噹

忽然其來的門鏗聲音把我們喚到現實之中,布蕾莉看著我感到很疑惑的樣子,我應該沒有買什麼外賣才對的…這種時候是那個人來了?

「你好唷!」
「欵…」
我發了一陣子呆,那種清爽的態度和之前的反差也太過大了吧?

「欵!」
我還是不太相信眼前的事情

「什麼啊,真是失禮!」
「我說啊,妳今次又是什麼一回事!」
「是拜訪啊,拜訪。」

一身嬌小的樣子,髮則帶了可愛的花邊絲帶,我完全不知道這個在想什麼。布蕾莉走過來看之後就面色一沉,仿佛受到什麼樣子的打撃。

Guardian,不…自稱愛爾特的她說安裝了一個更人性化的言語系統,她要來學習人類社會的習慣,她說當時的她太依賴數據分析,造成了沒有挽回餘地的局面。她也知道Guardian 和 Gatekeeper 派系的爭鬥是相當的愚蠢,起初為了節省能源為前題,卻造出更浪費資料的戰爭局面。

「我和Gatekeeper也曾經為此事研究,其實最為浪費資料的人類,他們存在是不是必要。」愛爾特說道,我和布蕾莉也感一陣強烈寒意

「我並不會說什麼為了肅清和淨化世界,那些都只是漫畫的劇情啊。我只是希望知道我們的生母為什麼要守護他們而不惜一切。」愛爾特望著布蕾莉說
「所以我要借妳的男朋友用了!」愛爾特奸笑了
「絕對不行!」布蕾莉發火起來的樣子
21男的生活不好嗎,齊‧威‧爾?」愛爾特這次望著我說
「欵?」我也不知道如何說是好
「不是『欵』啊!」布蕾莉快要哭起來的樣子

雖然並不是我所認識的愛爾特,我也從沒有看過她的笑瞼…不知為什麼卻感到很恩惠。

「你們不用在意我,照平常的OOXX就可以了!」
「妳很吵!」

忽然間來了不速之客,整個房間也變得更有生氣了,我也看到布蕾莉另一面,她吃醋的樣子很可愛,不過就好像動不動就要揍人的。


随著System‧Ciel的應用,社會也漸漸的恢復當日的繁華。但是這個世界並沒有因此而恢復過來,被雪兒所刪除的人類劣根漸漸再次出現於世界,現在的這個世界已經不再次被稱為人類的伊甸園,這只是一個普通的繁榮大都會而已。

大家察覺到,可是卻無能為力。儘管現在才把再出生的人口思想調整,現在的人已經恢復不了。原本這只是一個小問題,人類的劣根每個時代也存在,只是雪兒統治的時代沒有了而已,我們只是回到當時的狀況而已。

為了管束都會的市民,古時代的法律再一次於世界出現。

10年就這樣子過去了……

我們一家人今天往夏威夷似的地方渡假著,寧靜的環境令人心曠神怡。布蕾莉準備普可口的食物讓我們享受。

我笑嘻嘻的緊貼著她,從後面擁抱著她的嬌柔身體。

小孩子就過來時,畫面忽然間中斷了。

「你啊!就這麼想要小孩嗎?」布蕾莉尷尬地說著
「這樣不好嗎?我們也該考慮一下吧?」我還是纏繞著她的樣子

布蕾莉是比較喜歡二人世界的生活,可是我卻希望和她組織一個溫馨的小家庭,每當我想到我身旁有幾個可愛的小布蕾莉,我就興奮到不行!

「你這個蘿利狂…」布蕾莉嘆了一口氣
「別偷窺別人的心境啊!」我十分意外她為什麼知道我想的
「讓我…考慮一下吧……」布蕾莉輕聲的說明

咦?平時的話她可是會一本字典擲過來的。也是說……

「我只是說考慮一下!才不要抱那麼期望!」布蕾莉不好意思的說著
「嘻嘻…」

……

「我上班去了。」布蕾莉也不回頭的說道

用不著這麼生氣吧?我把這本在我顏面上的鈍器拿走。和喜歡的人組織家庭不是很美好嗎?還好我們並不是人類,要是人類的話,他們倒沒有多少個十年可以考慮這樣子的事情。

既然她不喜歡的話,我也不希望勉強她。

這十年來我致力研究於能源的改善問題,雖然有System‧Ciel的出現把很多問題也解決了,不過我希望能把System‧Ciel轉換成水晶能源這工序完全地淘汰,不過要實現還需要時間。

我的工作還是像自由業一樣,喜歡的時間就可以進出中央,不喜歡的話不上班也不打緊。這是Guardian給予我的特權。她也明白這不是呆在辦公室中就可以的事情。我並不是在禿誇,現在大都會中並沒有什麼人可以研究這樣的事。我曾經遇到不少志願者,可以他們缺乏對電子精靈的認識,不過我也不能過於強求,畢竟電子精靈的細節並沒有列為正規課程之中。

每一天我也會把晚餐作好,待布蕾莉回來時一起享用,這是十分幸福和快樂的時刻,我們每一天也像新婚夫婦的樣子。待一切也正常,我希望她能正正式式的穿起婚紗來。


好慢啊…今天有工作急趕嗎?她的通訊也沒有開啟的樣子。愛爾特的卻接上了,可是連她也不清楚布蕾莉往那裡去了……她不是中央的主機嗎?為什麼會說不知道的。

「這是基本的私穩啊,難道我得要看著全都會的男女在OOXX嗎?」

這是什麼主機,總是把「OOXX」掛在嘴邊的。不過這樣子說明也對……可是這也太慢了吧?街道上的人們在吵什麼呢?雖然他們平時也很吵,可是今天很閒,吵雜的聲音在這個寧靜的房間中回響而使人覺得今天特別地吵。

不久後中央的巡邏機械人驅散了這群人們了。

……

我是不是太多心了,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發生了不好的事情。我再看窗戶外的境況,人類群眾地在欺負機械人,不是才驅散了不久嗎?

我心中忽然抖起來,可是這班小混混不會以都會的代理人為目標吧?她平時身旁也有保鏢出入,不要命的才會衝上去做傻事……

由愛爾特那邊再一次傳來通訊,她給予我查出來的座標。我只是簡單的道謝就衝出去了。

我跟隨座標而走,但願她平安無事就好了。我每走一步,心也要跳出來的樣子,我恨我為什麼不一直也跟蹤她,明知道最近的社會風氣那麼差……

走到商店街中,我看到布蕾莉的身影,我才放下心頭大石。她笑嬉嬉的對著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這是我們認識的紀念日,她打算買什麼的樣子卻迷迷糊糊弄得時間也晚了。

原來只是冒失……這真像她啊。我抱起她強吻著。

「齊威爾!這…是大街呢!」布蕾莉表現得很害羞,令我更想再捉弄她

……

迷迷糊糊,大腦很痛的樣子…我好像曾經聽到這個「ティウンティウン」音效。是我睡相太差了嗎?

這是什麼樣子的地方,看起來很暗。說起來身體意外地重,但並不是不靈活…


我自然地在頭上按了什麼,這完全只是自然動作而已。從夜光模式中我比較能看到眼前的東西。

「這是……為什麼……」

我不禁疑慮起來,我看到的手臂裝上了久違了的裝甲,再摸一下頭,也是當時的頭盔。已經數百年沒有再使用的裝備為什麼會穿在身上了?

「我的……我的頭!」

一瞬間,眼睛就爆現一堆零碎的畫面,不完整的片段都刻在腦海之中。

人類在欺凌機械人的影像一幕又一幕的出現,被切斷的身體像小孩扭曲自己的玩偶,他們看著機械人扭曲的面容而歡呼,另一邊就是在玩弄沒有頭顱的身體……

我很想嘔出來,這不是人的所為……

人類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機械人的痛苦之上,只有在創作中出現的獵奇畫面更生動的出現在眼前,不為道德所為的以更過份的形式表現……

啊!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

其實,我並不是那麼好的人。
我很高興啊!肉塊分離的感覺是最棒的!我喜歡這場血肉的場面!我最喜歡這樣子血腥的感覺啊!只有這樣把生命灌注我才是活著!

是啊!

我最喜歡切割時的手感!我最喜歡聽到最後嚎啕大哭吧!盡情的表現自我啊!

唏啊!

斬斷的感覺啊!一劍打成肉醬的感覺啊!實在難以感受那一個比較爽快呢…那麼!再來吧!

像蟻嘍的人不斷湧過來,是想參拜我還是想成為下一個生祭品呢?不過都不要緊,我不管男女年少都喜歡。

這時候我收到愛爾特傳過來的通信,我也不管了。

因為我已經很清楚……

這個世界已經完蛋了。

殺戮過後,再也沒有人來打擾的二人世界了。我撫摸著布蕾莉的頭,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等待這世界終結的一刻。

這是悲傷的感情嗎?這刻的我很平靜,沒有想要哭出來的衝動,沒有想要什麼的感情。

什麼也沒有所謂啊……

是的,什麼也沒有所謂啊……

是吧?X……

看著如晨曦的光芒,這是救贖的光輝嗎?光芒洗刷大地的一切。這種美景盡入我的眼簾之中。給人目不暇給的神話……


我們一家人今天往夏威夷似的地方渡假著,寧靜的環境令人心曠神怡。布蕾莉準備普可口的食物讓我們享受。

我笑嘻嘻的緊貼著她,從後面擁抱著她的嬌柔身體。

「你好色啊!」布蕾莉不好意思地說
「好色自己可愛的妻子,這樣子不好嗎?」我就是完全沒有放開她的意慾
「爸爸媽媽很恩愛啊!」

彌塞亞是我們所生的小女孩,她的臉蛋繼承了媽媽似的,小孩的她已經十足模特兒的氣質。我啊!簡直是人生的贏家!

「爸爸,你在想什麼呢?」布蕾莉端起笑臉生氣地說
「別偷窺別人的心境啊!」我十分意外她為什麼知道我想的
「『我啊!簡直是人生的贏家!』」彌塞亞笑指說,布蕾莉就更用力的扭著我的面孔

每一天我也會把晚餐作好,待布蕾莉回來時一起享用,這是十分幸福和快樂的時刻,我們每一天也像新婚夫婦的樣子。待一切也正常,我希望她能正正式式的穿起婚紗來。

瞬間,畫面變回純白色的一樣……

「對……對不起……」

這是網絡世界的遊戲,在那裡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可人的妻子……我每天都會玩著這個遊戲。即使500年了,我也沒有一刻的厭倦。

「不要緊,妳也太辛苦了。」我輕輕的摸著眼前的玻璃瓶,那是存滿了電子精靈的盛器。愛爾特必須要依賴它而活存

500年前人類的革命運動,大都會把一切都刪除,當時繁榮的世界完全不留形跡地消失了。當時愛爾特救獲了我,把我帶入這個未知的白色空間中,這大慨是艾克斯博士說的電子世界。

愛爾特她本身並不是一架Reploid,她原本只是Guardian為了學習人性而制造出的身體。她決定了要刪除當時的世界,然而殘留日常生活記憶的她希望救助我。

500年來她一直道歉,原本和我一起的應該是布蕾莉,她認為我是希望我永遠的和布蕾莉相親相愛的。原本那該不是夢境,而是現實。……

沒有主體的她僥倖地活過來,我嘗試了各式各樣的方法讓她好過一點,我明白她的身體出現很大程度的問題,以人的說法她現在就好像上下半身被切割了一樣。

500年來我一直找尋可以救活她的方法…可是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武人,我除了舞刀弄劍外我還會什麼啊!她的道歉只讓我更加心痛。我沒能幫助她,更證明我只是一個窩囊廢。如果我好像X那麼天才就好了。

她能夠再支撐多久…我並不知道,我並不敢相像。我只是希望她可以像當時那麼活蹦亂跳的樣子。

「愛爾特,妳也別累壞自己啊。」我微笑著說,希望她不要太擔心我好了
「你一定很恨我吧……」愛爾特輕聲說道
「妳別胡思亂想啊。」我回頭說
500年,長相廝守的卻是你討厭的人……」愛爾特表現出很不快的表情
「妳別再說,我要生氣了。」我並不想看到她失落的樣子

她再沒有說話,一張苦笑的臉孔,就是騙小孩也騙不了的笑臉。我並沒有能開解她,這500年來她也責怪自己沒有拯救布蕾莉,當時的她要是著緊一點,那是可以避免的事情。

其實我一早已經沒有怪責她,只是她沒有承認這一點而已。

500年了,我和她共處的時間比起雪兒,比起布蕾莉更加長。我和她們的感情一早已經淡化了,已經500年了…我也不怎麼記得布蕾莉是怎麼說話,我又怎麼和她一起生活…

她卻沒有察覺到這一點。每次我認真的樣子,她只有覺得我在安慰她的份兒,我已經不知道如何表現才是對。

明天再想……

「早啊,愛爾特……」我起來的時候察覺到有點不對勁

她的意識愈來愈少,我把更大量的電子精靈灌注於玻璃瓶中,可是卻完全沒有效果。

「對…不起……」
「不要再說話!」

我十分焦急,跟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好像一個見習醫生被要求要弄一個不治之症的手術一樣,我可能這樣嗎?不!

這樣子不是更糟糕嗎?

「對…不起……」
「我叫妳不要再說話!」

……

上天十分優待我,給予我無限的生命,我可以享受無人能及的長時間人生。

「對…不起……」

這就是她給我的遺言。

500年來和她一起共渡了愉快的時光……然而之後的500年呢?再之後的時光我要怎麼渡過呢?

……

500年過去,1000年再過去

傑洛還是活存於過個世上,由他的手創造的機械人國度,一時間把已覆沒的地上文明復興了,可是卻以很短暫的時間就滅亡。

這個不行!那個不行!

傑洛一直研究,可是他並沒有得出一個完美的方案,這次他嘗試了創造人類,可是結果卻是一樣的滅亡了。

X啊!如果是你的話……如果是你的話……」

傑洛失意的時候就會翻開當時記下的艾克斯博士的書籍

時間一直一直地這樣地渡過,他知道如果是X的話,他並不會像自己一樣的氣餒。

雖然今次並沒有成功,然而他也會繼續下去。他成功創造出2個滿意的生命體,藉著這2個生命體他得到更多有用的數據。

……

一萬年,千萬年,再也難以言喻的時間除除的過去。

少女喝著一杯咖啡,她休息過後便再繼續工作起來。她身後的男子在大吼,她就急起腳步的端起服務生的樣子。

「歡迎!來到五月淚!」少女精神奕奕的說道
「彌塞亞,今天也很有精神啊!」一身青藍色的男子說著
「嗯!歡迎你來了!主人!」彌塞亞說起來顯得更可愛的

少年和少女的相遇,氣氛變得十分好的樣子,店主也說話起來令二人不好意思的樣子。他們嬉嬉地笑著,心裡所想的對方也意思到了。

彌塞亞充滿幹勁的工作起來,永遠的沉淪於這份愉快的幸運時光之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43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科幻|

留言共 2 篇留言

Cecil
次回預告

同樣的風景,同樣的時空
無盡的思念,不一樣的角度卻換來無限的悔恨

無力止阻一切,只有密密的承受下去


零落篇 1
五月淚

你,

相信嗎?



===== 分 隔 線 =====

後記:
本故事純屬虛構,講不要對專業名字太過認真。這次的故事比較衝忙完結,也是一沒有重新檢查的一話…最近的時間實在不太足夠,經濟差反而很忙碌…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原本是上星期發表的這一話卻遲了一星期。

未來篇以火鳥的未來篇的結局完結了,看過的人都應該會說「為什麼那麼像的!」,這個結局是很早期時已經有草案,當時在電視看完後就很想這麼寫。如果永遠不死的傑洛會怎樣和怎樣呢?

未來篇在開寫之前我是打算1話完,5個故事分5話,結果單是未來篇也吃了3話,用了3個月時間了。5個故事分別是傑洛1,零,約翰,拜魯,傑洛2。不過那只是雛型,說不定到時又不一樣的了。

未來篇 3在未開始寫的時候,Guardian的設計是用來被傑洛劈死的,就如她劇中所說。

「在我的計算之中,如果一直不讓你們知道實情,直到最後由你們自己發現的話,你們將會謀反把我毀滅。」

後來我再想想,Guardian如果知道會被傑洛劈死,她會如何處理?故事就向了這方向的發展了,我覺得改成這樣會比較有趣,而且也不會讓Guardian的感覺是那麼死板和愚蠢的中央電腦,為了生存的可能性增加而行動。不過最後都是被人類革命運動,最後自爆。

不過也因為這樣子的改寫,原本甜蜜的布蕾莉和傑洛的500年長相廝守就告終了。為免太色情和暴力,很多不必要的描寫也大篇改寫。不過現在只不過是把布蕾莉的位置給了愛爾特。

07-27 03:38

Cecil
(續上



再說一下原本想寫的東西。布蕾莉的死亡是十分突然,我個人是希望她死時可以有足夠時間表現自己對傑洛的愛情,可是劇本上不允許…那有恐怖份子為了你說遺言留你的命。

到最後她也沒有表現其實真正的愛爾特是她自己,雪兒是利用愛爾特的備份制作她出來。當時的她和傑洛立場上對立,她覺得傑洛是討厭愛爾特。

後來愛爾特臨終,也是刻意沒有寫什麼給人更遺憾的感覺,她要說的事上千字也可以了…不過這樣子就太肥皂了。其實愛爾特渴望的並不是愛情,而是布蕾莉和傑洛同時存在的親情,這個在Brand New Mermaid中曾經寫過(當時也是寫愛爾特)。

雪兒原本也是會出現,說明她其實不是逃避問題,雪兒是希望把一切睹在布蕾莉和傑洛身上,她所計算的世界末日是在3405年左右,這是在System‧Ciel沒應用的情況下,一切生命維持機能停止運作,在地下世界的人沒能再活存。

不過回光返照也不太好…最後也是沒有說明她的問題。

故事中亦沒有提及人類的劣根是被Gatekeeper 所斬斷,曾經進過網絡世界的人也被設置了什麼,這個其實提不提也不太重要了,所以也沒有特意增添篇幅。在原本的設計上是有布蕾莉發狂殺死傑洛的一幕,不過後來愛爾特的出現故事就改寫了。

而最後彌賽亞的那句預告對白也刪去了。照那樣子走就會太中二,我不喜歡那麼中二。



God Particle 引用:
http://www.copperwiki.org/index.php/God_Particle

從粒子撞擊機(LHC)到宇宙起源
http://edblog.hkedcity.net/nssphysics/2008/09/12/lhc/

07-27 03: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後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訂閱

作品資料夾

ahgi123喜歡小說的妳/妳
(́◉◞౪◟◉‵)小屋連載奇幻小說《王佐之占卜師》 4/22已更新至第二章(之一) 歡迎來逛逛順便看文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4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