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翻譯】旗魚、沖鷹:命運之嘲諷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21-05-08 05:29:37│巴幣:130│人氣:1170
今天維護過後,《艦これ》2021年春活【激突!ルンガ沖夜戦】便將展開!

由於在下猜測《週刊ファミ通》2021年5月13‧20日合併號上,只出現一個背影的艦娘是『沖鷹』,在讀過桂理平爺爺的這篇回憶錄後,決定將它翻出來!找資料途中也發現擊沉『沖鷹』的『旗魚』艦長,鮑勃‧沃德的生平簡介,於是也翻出來與桂理平爺爺的文章做對照,讓這篇文章兼有日美雙方視角。

颱風天裡魚魚摸鷹——沖鷹對旗魚

翻譯途中,在下發現《戰艦少女R》那邊也有人科普『旗魚』擊沉『沖鷹』這件事,雖然僅翻譯桂理平爺爺文章的一小部分,沃德艦長那邊篇幅也不多,但對在下來說還是很有用的資料,本文有幾張圖片引用自那裡,非常感謝這位艦R提督的分享!

※      ※      ※      ※

出處:
Adm Robert Elwin McCraner "Bob" Ward

翻譯:幽影


『旗魚』指揮塔(conning tower)


潛水艦『旗魚(USS Sailfish,SS-192,舊名:角鯊/Squalus)』


全名:羅伯特‧埃爾文‧麥克蘭納‧沃德(Robert Elwin McCraner "Bob" Ward,1914年2月2日~1980年4月9日)

※私心希望bob老師來畫『旗魚』,因為沃德艦長的綽號就是『Bob』啊^_^


羅伯特‧E‧M『鮑勃』沃德,他是美國海軍的退役少將,也是一位獲頒榮譽的戰爭英雄,沃德最著名的事蹟為擔任潛水艦『旗魚(舊名:角鯊)』艦長,他是該艦12次作戰巡航之最後3次的指揮官。

當時許多人認為,沃德搭乘的『旗魚』是艘不幸艦(jinx),因為1939年她的名字還是『角鯊』時,第一次試航就沉了……

譯註:打撈修復後將『角鯊』這個艦名退役,再改名為『旗魚』重新服役

1943年12月初,她發起攻擊並擊沉二戰期間第一艘戰歿的日軍護航空母『沖鷹』。更加引人注目的是,沃德在颱風天指揮『旗魚』展開初次襲擊,並在12小時內發起3次攻擊,『旗魚』遂擊沉『沖鷹』。那次巡航中,『旗魚』擊沉的艦船噸位合計起來,創下當時一次巡航期間擊沉的總噸位記錄。為此,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切斯特‧威廉‧尼米茲』給『旗魚』頒發總統特別表揚(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沃德則獲頒他的第2枚海軍十字勳章。


海軍十字勳章(Navy Cross)


尼米茲授勳給沃德&『旗魚』

授勳頌詞:

美利堅合眾國總統榮幸地頒發此海軍十字勳章予『羅伯特‧E‧M‧沃德』以表彰他在潛水艦『旗魚(SS-192)』上擔任艦長(Commanding Officer)期間,於1943年11月17日~1944年1月5日,該潛水艦的第10次作戰巡航時之英勇無畏與傑出表現,行動位置是敵日本本島,本州海域。

儘管敵日軍展開密集的航空與水面反潛巡邏,但沃德艦長熟練且積極地闖入敵日軍船團,發起攻擊並擊沉1艘日軍空母與3艘重要的貨輪,擊傷另1艘貨輪。透過他的經驗與明智的決斷,沃德艦長將他的船安全帶回港口。他的行為始終鼓舞著麾下官兵,符合了美國海軍最高的傳統。



潛水艦『杜父鱼(USS Sculpin,SS-191)』


喬治‧羅切克(George Rocek,1921年4月29日~2007年8月8日)

頗為諷刺的是,戰後發現『沖鷹』當時載著來自遭日軍擊沉之潛水艦『杜父鱼』的20名美國水兵。這艘是『旗魚』的姊妹艦,也是她在1939年找到沉沒的『角鯊』。『沖鷹』沉沒時,這批水兵僅1人生還,他是伊利諾州的 喬治‧羅切克。


『旗魚』乘員給『沖鷹』畫的素描

沃德&『旗魚』又實行2次成功的作戰巡航,戰爭結束後,他將新服役的潛水艦『豹海豹(USS Sea Leopard,SS-483)』帶到太平洋。

新罕布夏州(New Hampshire)、樸次茅斯海軍造船廠(Portsmouth Naval Yard)保存『旗魚』的指揮塔,以茲紀念『角鯊』的夭折,以及救回這艘沉沒的潛水艦並重新命名為『旗魚』後,在二戰期間立下的戰功。

沃德繼續在許多海軍職位上脫穎而出,並力爭上游,直到1960年代初,嚴重心臟病發作。儘管保住一命,卻因此結束了他的海軍生涯,最終階級為海軍少將。


沃德提督伉儷

沃德返回聖克魯斯(Santa Cruz)與他的妻子比莉(Billie)同住,成為社區裡活躍且受人尊敬的一員。1979年,沃德與原『旗魚』和『角鯊』乘員一同參加在阿拉巴馬州、莫比爾(Mobile)舉辦的首次正式聚會。


莫比爾聚會上的沃德提督

儘管由於他的健康狀況,醫生建議他不要旅行或參加聚會,但沃德還是去了,並與退役的原軍官、乘員和來自『杜父鱼』的特邀嘉賓,一同享受極其振奮的聚會……那位嘉賓是『沖鷹』沉沒時,唯一生還的美國水兵,喬治‧羅切克。

翌年春天,沃德的心臟因心肌梗塞而嚴重受損,最終於1980年4月病逝,安葬於維吉尼亞州、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5名原『旗魚』乘員參加在阿靈頓舉行的葬禮,向他們心目中偉大的艦長致以最後的敬意。



※      ※      ※      ※

出處:
空母冲鷹(ちゅうよう)の遭難


作者:桂 理平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這篇回憶錄也是桂理平爺爺寫的喔

翻譯:幽影


商船『新田丸』


護航空母『沖鷹』,右側遠景為姊妹艦『雲鷹』


《週刊ファミ通》2021年5月13‧20日合併號

※個人感覺雜誌上的背影似乎是『沖鷹』,因為文章裡講『沖鷹』意為振翅一飛沖天之鷹,呼應那架起飛的飛機;而且『沖鷹』還是『新田丸』時跑過北美航線,呼應萬國旗……但這只是個人猜測,一起靜待喜巴夫老師揭曉答案吧^_^


一、商船『新田丸』之誕生與其活躍

護航空母『沖鷹』前身為日本郵船株式會社所屬的豪華客輪『新田丸』。


柏林奧運上,希特勒親手致贈松澤初穗小姐的短刀

※松澤小姐是參加柏林奧運的日本女子游泳隊教練,該短刀現收藏於舞鶴市政記念館(紅磚2號棟),有人想用這個當聖遺物召喚元首大人嗎?

昭和11(1936)年,柏林奧運。之後決定下一場為東京奧運,訂於昭和15(1940)年秋天,在東京舉行。可預期從全世界來日本看奧運的、來日本旅遊的外國人將會暴增,日本郵船株式會社遂運用昭和12(1937)年日本政府頒布的『大型優秀船補助法』,為配備運行歐洲航線的客輪,集合我國所有造船技術,建造3艘豪華大船。

按開工順序,第一艘是『新田丸』、第二艘是『八幡丸』、第三艘是『春日丸』。她們是容積總噸17150噸,航速21.5節的大型船。船名來自著名的神社,也就是以新田神社、石清水八幡宮、春日大社來命名。此外,建造計劃中三姊妹船名的拼音首字母N、Y、K合起來就是『日本郵船株式會社(Nippon Yusen Kabushiki Kaisha,NYK LINE)』的簡稱。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既然是豪華客輪,自然投入當時最棒的設計、最好的技術,乘客設備特地使用日本國產品牌這點,實在棒極了。例如坐一等艙的乘客不光有專用的豪華淋浴間跟浴室,那裡還配備了餐廳、社交室,閱覽室等設施,不管哪個房間都能看到海上風景。以65年前來說,設備之充分齊全,堪稱驚人。

以女性的『她』作為艦船代名詞使用,為世界共通的習慣,3姊妹客輪原本應該按照當初的計劃,成為活躍於大洋航路的客輪,憑著她們優雅的姿態,讓眾多乘客開開心心地渡過海上旅程,到日本看東京奧運。

但現實卻是……我國(日本)突入太平洋戰爭,東京奧運停辦,3姊妹被改裝為運輸空母,成為我等帝國海軍之飛機搬運艦而大為活躍,在我國大勢已去當下,遭敵潛水艦狙殺,在各自的最終時刻遭擊沉……如斯悲慘的遭遇。特別是『沖鷹』遇難時正值暴風雨的惡劣天氣,倖存者極少,合計約3000人的乘員與乘客,僅約170人活下來……落得如此悲哀的下場。

昭和15年3月,櫻花綻放下,『新田丸』在長崎、三菱重工長崎造船廠竣工,獲得盛大的歡呼與祝福。

三等航海士『阿辻』在竣工以前擔任艤裝員,此時升任為乘員,遇難當下之階級為海軍大尉,任職運用長。本艦沉沒時他不可思議地保住性命,遂承擔向世人報告本艦生涯之大任。雖然最初計劃配屬於歐洲航線,但由於昭和14(1939)年9月,歐洲爆發英法對德義的戰爭,遂中止該計劃,轉而配屬到相對安全的北美航線。

首先按中途港決定航線,乘客在神戶、橫濱上船,開往上海、香港、馬尼拉,再到夏威夷(檀香山)、舊金山、洛杉磯後折返。昭和15年4月,第1次的北美航線出發!在嚴峻的國內氣氛下,她能提供自由的乘船旅行,而留下美好的回憶。

可是,僅管努力想透過日美談判解決我國面臨的困境,但事態仍持續往戰爭的險惡方向發展,於昭和16(1941)年7月的第7次航海時中止業務,同年9月,『新田丸』成為海軍的徵用船。因此僅1年半就結束作為商船的業務。

成為徵用船同時,開始進行加強通信設備等物的工作,連船長也不被告知這麼做的理由。當時本船停靠在橫濱港的大棧橋,日以繼夜地進行船內整備與粉刷工作。雖然其他徵用船正陸續開往前線,但我等仍不能理解本船之現況。

此時,如下流言開始傳播:

『日米首脳の洋上会談のため、新田丸は準備されている』
(為迎接日美領袖之海上會談,新田丸正在準備)


事實上,聞此這則喜訊大感歡欣的同時,心下也緊張不已。

當時的近衛首相無論如何都想避免最壞的情況,期盼和平解決,遂下令準備在同年10月舉行日美領袖的直接會談。為此,延後將本船改裝為空母之舉,並安排我等之『新田丸』擔任運送使節團之船。根據後來傳出的內情,當時將與首相隨行之外務省、陸軍省、海軍省等各單位負責人都已選派妥當,不幸的是和平會談未能實現,日美還是開戰了。

同年11月,已知必定開戰的情況下,本船搭載、運送海軍空降部隊(隊長堀內豐秋中佐,3度在海軍兵學校擔任教官,筆者也是他的學生之一)至台灣、高雄。開戰後,此部隊在 西里伯斯島(Celebes,現名:蘇拉威西島)、萬鴉老(Menado)空降,成功完成奇襲作戰之事蹟十分有名。

※昭和16(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

還有,開戰後不久,本船奉命讓在威克島(Wake Island)俘虜的大概70名美軍士兵於當地乘船,運送至上海拘留所之任務。從國內出港之際,30名海軍特別部隊也乘船。俘虜被收容到準備好的『居住區』,但據說以美國人的常識,那裡是居住條件惡劣,通風、衛生設備皆不完善的地方。威克島的陸軍守備隊長交代本船,在航海中對行為殘酷的5名俘虜處刑,並將遺體海葬,此事由特別部隊執行。

戰爭結束後,追究起這2件事。當時擔任二等航海士,仍為民間人士的阿辻先生,也接到傳票去巢鴨監獄的遠東軍事審判所接受偵訊。阿辻先生說明情況後獲判無罪,一同被傳喚的當時船醫,在衛生管理方面被問責,於是很可憐地在巢鴨監獄裡蹲了1年。

譯註:巢鴨監獄(日文:巣鴨拘置所/スガモプリズン),以關押二戰日軍甲級戰犯聞名的監獄,『東條英機』便在此遭處死,也有日本人稱之為『帝国終焉ノ地』



海色的歷史迴廊‧吳

二、改造為空母『沖鷹』及其活躍

開戰後處境相對悠閒的『新田丸』,接到如下命令:

『呉海軍工廠で空母への改装工事を行う。速やかに呉に回航せよ』
(要在吳海軍工廠進行改裝為空母之工程。速速返航吳港)


昭和17(1942)年6月5日,中途島之役,我帝國海軍4艘正規空母遭擊沉之慘敗,我認為此令之由來,就是企圖藉此補充空母戰力。從8月開始的改裝工程,是如字面所說的日以繼夜、死命趕工。看到以客輪之姿誇耀其豪華的貴賓室與沙龍都悲慘地遭拆毀,眼淚都流出來了,但以空母的設備將之取代後,便展現成為軍艦的嶄新威容。11月底,完工之空母被命名為『沖鷹』,意為振翅一飛沖天之鷹。艦艏裝上菊徽,桅杆掛起軍艦旗。

在此調查下姊妹艦的消息,按建造順序之第3船『春日丸』還在建造船塢裡就被改裝為空母,因此她最先以空母的狀態完工,被命名為『大鷹』。其次是建造順序之第2船『八幡丸』於吳海軍工廠改造,記錄是在昭和17年5月重生為『雲鷹』。同年8月,『新田丸』進入同一座船台接受改造。

NYK三姊妹改造為空母後直至沉沒之經過如下:

『新田丸』改裝為『沖鷹』,昭和17年8月於吳兵工廠改造,昭和17年11月完工,昭和18年12月沉沒於八丈島東方。

『八幡丸』改裝為『雲鷹』,昭和16年11月於吳兵工廠改造,昭和17年5月完工,昭和19年9月沉沒於東沙島東南方。

『春日丸』改裝為『大鷹』,昭和16年5月於佐世保兵工廠改造,昭和16年9月完工,昭和19年8月沉沒於呂宋島西方。



新喬治亞海峽(New Georgia Sound),又稱:槽海(Slot)

※如上,這是北島鏈(舒瓦瑟爾島、聖伊莎貝爾島、佛羅里達群島)與南島鏈(維拉拉維拉島、科隆班加拉島、新喬治亞島、拉塞爾群島)之間的狹長海域,其南端便是瓜島、亨德森機場(標示★處)與鐵底海峽!

※瓜達康納爾島(Guadalcanal),或譯:瓜達爾卡納爾島,簡稱『瓜島』

這3艘空母原本的任務成為護航空母,也就是與船團一同航行時,放飛搭載的飛機,使之從空中展開周全的對潛哨戒,讓船團平安抵達目的地。可是,瓜島的攻防戰後,繼續在所羅門群島爆發飛機的消耗戰,由於急需飛機,不但機庫裝滿飛機,飛行甲板也載滿飛機,奉命執行為南方的航空基地補充飛機的運輸任務,這就是被稱作『運輸空母』的理由。

空母『沖鷹』性能如下:

(尺寸)公式排水量17830噸
全長198.0公尺
全幅22.5公尺
吃水8.0公尺
飛行甲板長172.0公尺
飛行甲板寬23.5公尺

(性能)最高航速21.0節
25200馬力
重油裝載量2250噸

(兵裝)搭載
艦上戰鬥機9架
艦上攻擊機14架
12.7cm連裝高角砲8門
25mm三連裝機槍10座


《艦これ》裝備『12.7cm連装高角砲』


25mm三連裝機槍,正式名稱:九六式二十五糎機槍(三連裝版)


『沖鷹』是3姊妹艦裡改造最晚的,中途島之役結束後才開工,因此導入那場戰役之戰訓,增設更多高角砲與機槍,為讓飛機較容易起降,飛行甲板往艦艏方向進行較預定長度延長約10公尺的工程,完工時長度為172公尺。


1942年8月7日,瞭望塔行動(Operation Watchtower),美軍登陸瓜島

乘員的訓練也倉促進行,12月12日搭載飛機、人員與資材從橫須賀出港,開往特魯克泊地。本年8月7日,美軍為登陸並佔領所羅門群島之瓜島以來,雙方激烈爭奪、交戰不已,遂有往那處戰線補給各種資材的任務,戰局之形勢,已開始往不利於我軍的方向發展。


『大黃蜂(CV-8)』最後的照片,攝於1942年10月26日

1942年10月25~27日,南太平洋海戰(美稱:聖克魯斯群島戰役),我軍機動部隊雖擊沉敵空母『大黃蜂』而高奏凱歌,但在飛機等各種物資的補給能力方面,敵軍遠勝我軍,瓜島看上去很難搶回來了。

當此之際,投入『沖鷹』與『大鷹』『雲鷹』合力,得能實現大量運輸,作為航速20節運輸船,擁有極佳的高航速,是其他運輸船比不上的。對護衛的驅逐艦來說,運輸時能跑快些也是她們的期望,因此3姊妹大受歡迎。相當多行動,是由3姊妹的其中2艦組成編隊來進行。

我特地查閱留存的航海日誌,裡面寫:第2次航海抵達特魯克泊地後,接著是運送飛機去所羅門群島、新愛爾蘭島、卡維恩(Kavieng)的特別任務,往返橫須賀與特魯克之間的運輸行動達13回。

橫須賀出港後,經6~7日到達特魯克,由於港口設備不齊全,要用駁船讓裝載的貨物上岸,同時搬入要送回國內的行李,需花費4~6日,之後馬上出港又要5~6日才返航橫須賀。基於國內裝載貨物的準備情形,決定要停泊幾天。

本艦從初次航海到沉沒,才差不多1年的時光算是短命,期間往返13次,簡單算起來,1個月就要跑一趟嚴加警戒敵潛水艦的航海,推測這讓乘員極為操勞。

這時,出了大事。

昭和18(1943)年9月21日,姊妹艦『大鷹』在組成編隊的3艘驅逐艦護衛下,從特魯克出港,開往橫須賀。24日,小笠原群島、父島東北方200英里洋上,『大鷹』遭敵潛水艦『紋首鮨(SS-288)』之雷擊而無法航行,『沖鷹』將她曳航,艱苦地平安返航橫須賀的事件。

當時,『紋首鮨』發現我軍運輸船團,遂從魚雷發射管發射6枚魚雷,之後掉頭至接近900公尺的位置,艦艉發射管也發射6枚魚雷,所幸沒有命中,護衛當中的驅逐艦『島風』(大型且最高航速的驅逐艦)回頭以深水炸彈攻擊,敵潛水艦急速潛航後不知去向。

但次日早晨,對方再度接近『大鷹』並瞄準艦艉發射6枚魚雷。當下,敵魚雷5枚是啞彈,可是1枚命中『大鷹』後部並爆炸。雖然沒有因此沉沒,卻陷入無法航行的狀態。

當時的『沖鷹』艦長,加藤決意為『大鷹』曳航,當時晉升為運用長的阿辻大尉自然奉命擔任曳航指揮官。本艦暫時離開遇難現場,讓護衛的驅逐艦以深水炸彈攻擊敵潛水艦4小時後,再返回現場。運用長沒有曳航工作的經驗,但因為姊妹艦有難,他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盡力完成任務。

作為前輩的航海長,提出具體的做法。首先將艦艏的錨鍊運到艦艉固定好,運用商船時期作為備品的周長9吋鋼纜,按小中大的順序結起,先將小索交給『大鷹』放下海的救助艇(小艇)送去『大鷹』那邊,再將曳航索固定在艦艏,完成曳航準備。因為敵潛水艦或許還在附近,做這些工作的全體人員,都賭上性命在努力。

工作費時,直到傍晚總算開始曳航,航速從最微速(最慢的航速)開始航行。往曳航索施力時,很擔心會不會崩斷,好在沒發生,但見『大鷹』開始動了。大伙徹夜不眠地仔細觀察以確保安全,用大概8節持續曳航至後天一早,艱辛抵達橫須賀,將救援任務交付給海軍工廠安排的拖船時,就像將受傷的妹妹交給醫師一樣,內心油然升起『真是太好了』這種感覺。


三、遇難當下之實況

1 關於戰局之推移

昭和16(1941)年12月,日本機動部隊空襲夏威夷、珍珠港成功,證明海戰的主力兵器已從大艦巨砲的時代進入飛機的時代。雖然證明這點的是日本,但更快做出因應的卻是美國。

美國憑著豐富的天然資源、出色的人力資源、大規模的生產力,傾全國之力以飛機為中心增強軍力,急速擴大戰時體制,同時也在實際的戰場……昭和17年6月的中途島之役獲勝,可想而知他們將發起進一步的攻勢。


洛夫頓‧R‧亨德森(Lofton R. Henderson,1903年5月24日~1942年6月4日)

※薩拉托加(CV-3)飛行員,中途島之役駕駛SBD-2s轟炸『飛龍』時座機左翼中彈起火,他遂駕機衝撞『飛龍』而戰死,瓜島『亨德森機場』以他命名


8月6日……比日本預想的時間早了1年以上……美軍在所羅門群島南部的瓜島,吹起反攻號角,展開大規模登陸作戰,驅逐我軍勢單力薄的守備部隊(設營隊),開始興建讓大部隊登陸之『亨德森機場』,瓜島爭奪戰就此爆發。

首先,日美飛機展開攻防戰,但由於爭奪機場的作戰,不像通常海戰一樣1、2天就定勝負,而成為飛機(與飛行員)的大消耗戰。由於補給力不如對方,隨戰局發展,形勢越來越不利於我方。昭和17年底,對於佔領瓜島已然絕望,最終按大本營之裁決,從瓜島撤退。昭和18年2月初,陸海軍部隊的瓜島撤退作戰勉強算成功了。

還有,南太平洋的孤島成為主戰場,就代表必須從國內運送軍用物資的原料過來,因為運輸船的航行趟次大增,美軍潛水艦襲擊運輸船的行動亦越發頻繁。

確保瓜島後,美軍並未放慢反攻的腳步,繼續以所羅門群島中部為目標。昭和18年4月,我連合艦隊為擊退此敵,發起『い』號作戰,卻未能充分破壞其作戰能力,同年11月,敵美軍攻打所羅門群島北部。對此我軍發起『ろ』號作戰試圖一決勝負,經過布干維爾外海航空戰等作戰,仍未能扭轉戰局。

瓜島爭奪戰以來,為向陸上基地運輸飛機及其附屬機械材料、地勤人員及其糧食彈藥等物資,新服役的生力軍『沖鷹』型空母3艘成為大型運輸艦,承擔橫須賀與特魯克之間海上運輸的主力,為支持祖國之命運而登場。『沖鷹』回應此期待,從改造完畢到沉沒為止,約1年的時光,跑了13趟往返航海,成果斐然。

2 最後的航海,從特魯克環礁出擊

昭和18(1943)年11月30日,『沖鷹』與如下艦艇組成運輸船團,開始最後的航海,從特魯克環礁出擊,開往國內。

計有:第一航空戰隊之空母『瑞鳳』、姊妹艦『雲鷹』以外,還有在拉包爾灣內遭敵空襲受損之重巡『摩耶』同行,護衛驅逐艦『曙、潮、漣、浦風』4艘隨行的大船團。

譯註:原文『曙、朧、漣、浦風』明顯有誤,『朧』在1942年10月17日就戰死了,在下逕自訂正

『摩耶』艦長『加藤 與四郎』大佐(兵43期)是4艦艦長當中的最先任者,而被提名為船團指揮官。約2個月前,加藤大佐還是『沖鷹』艦長。作為參考,我也查了另3位艦長的身分如下:

『沖鷹』艦長『大倉 留三郎』大佐(兵43期)
『雲鷹』艦長『關 郁平』大佐(兵43期)
『瑞鳳』艦長『服部 勝二』大佐(兵44期)


空母3艦搭載從所羅門、新幾內亞戰線撤回特魯克的人員與機械材料,特別是『沖鷹』搭載拉包爾基地的第一航空戰隊(簡稱:一航戰)整備班、主計科、醫務科的勤務調動人員之餘,還讓電影業的民間人士搭便船。此外,遭我軍擊沉之敵美軍潛水艦『杜父鱼(SS-191)』獲救的20名乘員,也以俘虜的身份搭乘本艦。

譯註:『山雲』擊沉『杜父鱼』後搭救了42名美軍倖存者

加藤指揮官搭乘艦『摩耶』一馬當先,領著船團以單縱陣從特魯克環礁北水道出擊。進入外海時為執行對潛哨戒而改變隊形,『瑞鳳』走位至旗艦『摩耶』後方,『摩耶』左90度配置『雲鷹』,『沖鷹』走位至其後方,外圍由4艘驅逐艦護衛。船團在外海航行需要對潛哨戒之故,以20節邊實施之字航行邊北上。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之字航行

這裡具體說明下,對潛哨戒是怎麼回事。


日軍大型望遠鏡

『沖鷹』艦橋平時就備有航海警備用高倍率大型望遠鏡2座(鏡片直徑20cm),兩舷各設置1座。戰時再大量增設防備潛水艦用的,鏡片直徑12cm望遠鏡,配置數量比受過警備訓練的值班人員一個班的人數還多。

但由於哨戒配置要輪2~3班,因此沒有足夠人力使用全部的望遠鏡,只好從砲術科與運用科那裡挑出幾人充當警備員。總之我軍相信能用人的『視力』發現敵潛水艦的潛望鏡、敵魚雷發射後的動靜。

當時,作為新型警備兵器的雷達,可謂劃時代的威效。日本方面,對空雷達已進入實用階段,但對艦專用雷達尚在試驗階段。可是美軍的對空、對艦雷達皆已開發完成,並給全部潛水艦搭載。

12月3日半夜,船團到達八丈島東方洋上,當時有個季節不對的颱風,正往東北方行進。強烈的暴風雨肆虐海上,帶來視野不佳與狂風巨浪。

按乘員常識,遭遇颱風時應避開中心迂迴通過,採用較不受暴風圈影響的航線,但這回卻保持航路地一直前進。我想是低估了颱風的威力,還是太過忠於預定的行動計劃呢?由於這樣,風雨、波浪越發激烈,視野越發惡劣,很快就讓船團無法保持隊形。

3日,2100~2300這2小時,阿辻運用長作為值班將校,在艦橋值勤。思索接下來將更靠近颱風眼時,旗艦發來將航速降至18節的發光信號,將之通報航海時通常待在艦橋的大倉艦長並減速後不久,交班給下一個值班的砲術長,再返回自己的房間。

此時還在戰鬥航海中,就算沒值班也不換下衣服,脫了鞋想上床補眠當下,隨著恐怖的爆炸聲,彷彿胃被頂了一記的衝擊令他一躍而起。這是敵潛水艦的第一擊。時為4日子時,亦即上午零時左右。

譯註:桂理平爺爺這裡用『正子(しょうね)』這個詞,相當於中文『子時』

這裡講下,美軍從得到情報到接敵行動之資料如下:

11月29日,特魯克海軍部隊的港務部長,發送密碼電報給護衛艦隊司令部及有關部門。夏威夷的美國海軍解碼班,立即接收並解讀,得知其內容。當時帝國海軍雖然有懷疑,自己的密碼或許已遭敵方破譯,但由於沒有確切證據,所以仍繼續使用。

電報內容:

【11月30日,0500,『摩耶、瑞鳳、雲鷹、沖鷹』組成船團,4艘驅逐艦隨行通過特魯克泊地北水道開往國內。途中正午的位置大概如下……(下略)】

盟軍破譯軸心國軍密碼的組織名為『ULTRA』,這個讓二戰後期日本所有航線幾乎都變成『死亡航線』的組織,立即發送情報給正在這條航線附近巡航的潛水艦。

首先通報特魯克泊地附近的『魔鬼魚(SS-305)』,該艦趕緊行動,試圖在30日襲擊船團,但未成功。

『ULTRA』組織發送第2次、第3次……直到第4次,緊急電報送至正在父島、八丈島那一帶的『旗魚(SS-192)』『錦鳚(SS-253)』。

「得知這千載難逢的機會。輔助空母3艘、驅逐艦4艘在12月2日的預定位置是北緯22度30分、東經148度。翌3日,2100是北緯33度52分、東經142度20分。先不被發現地靠近,發送無線電報。」

2日,巡航中的『錦鳚』發現並襲擊父島附近的船團,但未成功。翌3日早晨,惡劣的天氣下,『旗魚』的雷達確認到距離12000公尺的船團,但由於無法接近而放棄攻擊。

千載難逢的機會,再度來到守在東京灣東南方250英里處的『旗魚』面前。天候越來越糟的3日夜裡,該艦上浮了。海浪像山一般高,風速達每秒40公尺,雨勢激烈。

『鮑勃‧沃德』艦長是這麼說的:「眼前一片漆黑,海水不斷潑到臉上。」

他用雷達搜索敵艦,在快到半夜時,探測到距離8500公尺的目標。這可不是人的視力能發現的距離。潛航並接近敵艦,發射4枚魚雷,聽見2次命中聲。這是『旗魚』的第1波攻擊。


3 中雷至沉沒

第一波攻擊當下,運用長在自己房間遭受劇烈衝擊,立即跳起來衝出房間,直奔艦橋的崗位。途中在走道上能看見,猛烈的波浪正從雷擊造成的破壞口入侵艦內,遭直擊的乘客居住區死傷枕籍,陷入一片混亂。到艦橋後得知,受害位置是左舷艦橋下方的居住區附近。出於這個緣故,引擎、操舵裝置雖然沒事,但艦艏部下沉導致阻力增加,航速因而下降,遂從船團掉隊。

由於這是緊急事態,本艦當下急電旗艦『摩耶』:

【4日,0010,遭1枚魚雷命中,前部居住區發生火災,但仍可航行】


『浦風』收到的電報

擔任船團指揮官的『摩耶』艦長,加藤大佐下令護衛的驅逐艦『浦風』去幫助『沖鷹』,自己則帶著其餘艦船趕緊離開現場。這聽起來很無情,但也是為了避免其餘艦船也偏離航線。

時為半夜,風雨交加,視野惡劣,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中,白色的巨浪肆虐海上。同行的空母『瑞鳳』固定在左舷艦橋側的吊艇架上的救助艇(小艇),繩子在激烈的風雨和巨大的波浪下斷了,落海的小艇在大浪間載浮載沉的模樣,像發生了重大事故。當下全員各就各位嚴加警戒,但由於長時間待在崗位上的疲勞、體力消耗劇烈,第二輪哨戒改為半數值勤半數待機,以艦艏沉在海中的狀態再度開始北上。護衛的驅逐艦在推測敵潛水艦埋伏位置的海面上,投下21枚深水炸彈,可是暴風雨的天氣,讓位置判斷錯誤,因此毫無效果。

低速繼續北上後約4小時,將近拂曉的0500左右,靜默沉悶的氣氛中,『沖鷹』一邊嚴加警戒敵潛水艦,一邊以約4節航速北上。忽然間,機艙與鍋爐室附近中了第2枚魚雷,機關長附士官氣喘吁吁地衝來艦橋通報:

『機關科值勤人員全滅!』

聞此噩耗,大倉艦長以下艦橋所有乘員,立即陷入悲壯的氣氛。此時,能與機關科指令室聯絡的裝置僅存傳聲筒,有線、無線電話都不通。可是傳聲筒傳來的聲音,已從人聲變成海浪聲……最終還是陷入無法航行的狀態。

此刻當然返回全員各就各位狀態。嚴加警備之餘,察覺敵蹤立即施以威嚇射擊。這時,艦內打破了沉默,面對生死關頭,大伙決定拼了!不久,大倉艦長發令:『全員,編造筏子!』

他認為要在這個寒冷、暴風雨肆虐的海上逃生,必定要筏子。各分隊收集能提供浮力的物品來製造筏子,浮袋也掛在身上隨時準備逃生。隨時間經過,一旦夜晚結束,激烈的颱風似乎走遠了,風浪也小了些,視野亦稍有改善。

『江藤敏行』副艦長在艦橋的崗位奮戰,但他拜託因職務需求,要在艦內不斷巡視,指揮應急修理要員的運用長,巡視的時候去一趟副艦長室,將他的軍刀拿來。那把刀是副艦長引以為傲的逸品,上銘『四海靜波』,平常閒聊時講過,這是傳說中拿在手上就能救命的寶刀。

譯註:江藤敏行爺爺生還。《艦これ》實裝『沖鷹』的話,她會帶著這把寶刀嗎?

下去居住區時,海水已漫上通道,他撬開副艦長室的門,進入裡面拿走軍刀後,也走進艦長室,但因為艦長已隨身帶著軍刀,於是拿起放在床旁邊裝香煙的包袱,將之夾在腋下後離開房間。

先前講過,本艦搭載來自美軍潛水艦的20名俘虜,他們被收容於中甲板,商船時代用於存放貴重物品的倉庫。這裡是可以上鎖,也方便看守的地方。似乎因為中雷的衝擊震脫了鎖,裡面的人都走出來,穿上似乎原本擺在倉庫內的救生衣,坐在那裡想上去飛行甲板避難。這批救生衣也是商船時代準備給乘客用的。

負責看管的下級軍官發現這個情況,因為乘員都還沒,他於是連聲怒喝:「脫掉救生衣!」

可是對方不懂日語,因此這成了名副其實的鴨子聽雷。恰好路過的運用長大喊:「Take off life jacket!」

他們才了解並脫掉救生衣。

將那些整理好送去艦橋,並分配給各位同袍。也請艦長穿上救生衣,但他完全沒打算穿。大伙推測艦長已下定了決心。漫長沉悶的夜晚將去,視野總算化作一片白色。警備員忽然大喊:「看見一根船桅!」

聞言,警備指揮官立即反問:「會不會是敵潛水艦的潛望鏡?再確認!」

片刻後,同一位警備員答道:「船桅沒錯!」

立即報告艦長並往那個方向凝望,他認為是船桅的東西,在波浪間忽隱忽現,那確實是前來救援的驅逐艦的船桅。

艦橋的氣氛為之一變,大伙重拾活力。為準備發信,讓信號兵登上信號台,但見對方以發光信號連續呼叫:

【我是曙 我是曙】

雖然猛烈的風浪讓那信號上下、左右地大力搖晃,但大伙還是很高興地,看到驅逐艦出現。然而遺憾的是,下個瞬間,艦橋正下方遭敵潛水艦的第3波雷擊命中!我親眼看見,那衝擊讓信號台上的信號兵像沖天炮般飛上天,同時本艦從艦艏開始迅速沉沒。

事已至此,艦長下令『全員退艦』。運用長走到艦長後面,將自己取來的救命索,綁在外套的繩結上。這個動作並非事先就演練好,而是當下覺得該這麼做,打算之後隨艦長一起行動。眾人各自逃生,有跳海的,有抱住筏子的,也有一臉茫然的……什麼人都有,俘虜同樣亂成一團……生死關頭,什麼反應都有。

艦長走出艦橋,上去飛行甲板。途經旗甲板時,大聲發令『降軍艦旗!』

可是當時桅杆上已經沒有軍艦旗了……旁邊的運用長覺得,他似乎誤會了什麼。飛行甲板上已聚集眾多乘員,個個舉手敬禮,互道『祝您一路順風』『再見』並往後部移動。沒多久,本艦從艦艏處倒立起來,甲板上所有人像被捲入雪崩般,通通滾進海裡。

當時,敵潛水艦『旗魚』方面的記錄如下:

半夜在潛航中發射第1波並命中後,『旗魚』浮上海面確認狀況的時間大概0200(美方記錄的時間晚日本1小時)。沃德艦長在漆黑的暴風雨中看著雷達畫面,顯示1艘船在緩緩移動,他大喊:「漂亮!魚雷命中了!」

一旁同乘的士官問道:「艦種是?」

艦長回答:「不知道,追過去確認吧。」

下令跟蹤掉隊的敵艦,並裝填新一批魚雷。

天亮以前,本艦為再度攻擊而上浮靠近敵艦,發射第2波的3枚魚雷。其中1枚命中後像火山爆發般噴出大火,敵艦似乎無法航行了,時為0550。

『旗魚』上浮並通過敵艦左舷1500公尺處,艦長確認敵艦為空母,並看到飛行甲板後部聚集大量人員。由於天色已亮,他於0940下令潛航,並進行第3波也就是最後一波攻擊。

這次以艦艉發射管在距離2900公尺處發射。他在這波攻擊聽到2次命中聲,隨後是更大的爆炸聲。短暫上浮以看情況時,他認為敵艦已沉沒,海上看不到對方的蹤影,遂如此記錄。


4 運用長漂流在暴風雨的海上,經過艱苦奮鬥後獲救

『沖鷹』快速傾斜,艦長以下眾乘員一起被從甲板拋入波濤洶湧的海裡。感覺反覆數次幾乎浮上海面又被捲下去,這是因為被捲入本艦沉沒造成的巨大渦流所致。

浮沉之間,運用長喝了一堆海水,呼吸陷入困難後,總算浮上海面。環顧四周,幸運地看見一大塊木材就飄浮在眼前。心想『得救了』並抓住那塊木材。此時好幾人已攀在上頭,浮力差不多到極限了。

這時,他才想到艦長現在怎麼了?當時2人以救生索相連,一起被拋入海中。拉了拉救生索,卻見已從繩結處斷掉,艦長不見蹤影。尋思繩子應該是在剛才的漩渦中斷了,2人就此分開。雖然很遺憾,但此後再也見不到艦長了。

抓著木材的分隊員裡,也有人努力打起精神高唱軍歌,但馬上被制止,並告誡他:現在應該盡可能保留精神、體力,讓身體順著波浪擺動。

肆虐的惡浪,一次又一次要將身體從木材上捲走,光是抓緊木材就快要耗盡力氣。此外,從『沖鷹』艦體流出的重油漂在海面上,沾滿臉上、衣服,讓人分不清誰是誰的同時,當然也造成呼吸困難的狀況。

此時,他在稍微有些距離的位置,看到一艘用吊床捆紮,比較牢固的筏子。拼命游了幾公尺,艱辛抵達這筏子。事後回想,這是決定命運的移動。用最後的力量爬到筏子上,那裡已經有坐了幾個先來的,另有10多人抓著筏子在游泳。由於沒受傷,故未因傷所苦,但在寒冷的天氣裡,長時間戰鬥帶來的疲勞也達到臨界點。

運用長恍惚間,睡魔激烈湧上。看到面前有個年輕的水兵,於是對他說:「我們互相毆打,擊退睡魔吧!」

隨後又說明:「再怎麼想睡也不可以睡,睡著就完蛋了!所以要互相毆打,努力打起精神!」

對方還在推辭『我從沒打過長官啊』但由於現在沒時間多說了,於是他先動手,讓對方反射性地還手,不過互揍幾回就沒力了,無意識間手伸去手槍那裡,但那把槍因為長時間浸在海水裡,早就不能用了。

茫然的視線中,一根繩子被扔過來。繩子前端被綁作繩圈,費了番功夫,將頭與一隻手穿過繩圈……模糊的記憶只到這裡,接下來就完全沒印象了。

精神、體力都到了極限,再差一點點時間,就要耗盡這最後的力氣吧。當下作為救生索的繩子扔過來,並正確地將之穿上……對此深切感受到,這無疑是偶然、無疑是奇蹟、無疑是命運!

救助艦『漣』在暴風雨裡降低航速,劇烈搖晃中,乘員將救生索拋給海上的漂流者。將繩子從頭穿在身上,或者綁在身體上的人,即使不省人事也能被拖上去。僅僅抓住繩的人,往往會在拉回繩子途中(因為風浪猛烈而)掉下來,消失在波浪間。可說僅僅毫釐之差,便是生死之別。

被收容在『漣』兵員室的運用長,從沉睡中甦醒。得知此事,艦長與1名軍官前來探望。為恢復體力喝些米湯時,聽對方說:雖然他被拖上來當下神智不清,但除了少許擦傷以外沒什麼異狀。

5 收拾善後

『沖鷹』遇難時,包括乘員在內,搭乘者合計約3000人。相傳其中獲救者僅約170人。還有,乘員為553名,此事直到戰後才透過第二復員局留存的記錄得到確認。

以搭乘者名冊為主的所有資料,都在遇難中失去,而無法得知詳情。士官室裡生還的士官,僅副艦長江藤敏行中佐、運用長阿辻拓司大尉。

因為『沖鷹』這艘護航空母是第1個犧牲的,因此全部情報列為極密,外部自不用說,就連內部也不許觸及相關資訊。當時似乎連生還者名冊都沒能好好造冊,沒有大礙的生還者就逐一被派去新單位,自此分別。

搭便船的人當中,佔最大比例的是一航戰的整備員,自然大多陣亡。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技術人員,據說失去這批人對日後重建航空戰力形成重大障礙。事後,一航戰生還者各奔東西,未能盡快造冊的結果,嚴重妨礙戰後『沖鷹會』的行動,讓我等近40年無法舉行祭奠。

順便講下,關於同乘的美軍俘虜,最終那20名俘虜,僅1人生還(喬治‧羅切克)。戰爭獲勝者當中,亦有遭逢不幸者。他們搭乘戰敗國的軍艦,卻因為本國潛水艦的攻擊而喪命,通常被認為是命運之嘲諷。


四、驗證『沖鷹』照片的可信度,想指出其錯誤


曾被誤認為『沖鷹』,實為姊妹艦『雲鷹』的照片

昭和35(1960)年,這張照片被公佈以來,長時間被認為拍攝的是『沖鷹』沉沒前悲劇的姿態。拍攝者為第452海軍航空隊(千葉縣館山市)飛行長,古川少佐。

戰後,他自己也很明確地說:「那張『沖鷹』的照片是我拍的。」

『沖鷹』生還者之一的阿辻先生,與在海上自衛隊佐世保地方總監部,擔任主要幹部的古川先生共事,而深深信賴對方,長時間以來相信他所言不虛。

可是有人詳細觀察平成9(1997)年發行的《日本の航空母艦》書中刊登的這張照片,發現這艘空母搭載與『大鷹』同款的12cm單裝高角砲6座,對此表示疑問。

我等遂開始重新闡明這個問題的活動。


《艦これ》裝備『12cm単装高角砲』

(1)姊妹艦『大鷹』『雲鷹』配備12cm單裝高角砲沒錯,乘員的證言:較遲完工的『沖鷹』納入中途島之役的戰訓,設置12.7cm連裝高角砲4座也沒錯。

(2)第2次中雷後,夜晚已經過去,直到沉沒都沒人看到有水上偵察機從上空飛過,並且飛行甲板也沒有特別的損傷或折斷。

(3)當時由於暴風雨,海面波濤洶湧,但照片裡看不到波浪。

接下來,試著調查『大鷹』『雲鷹』遭魚雷命中當下的受損情形。

首先是『大鷹』,她中過3次雷,最初是昭和17年9月28日,飛行甲板最前部下方遭1枚魚雷命中,但並無大礙。第2次是昭和18年9月24日,右舷後部遭1枚魚雷命中,被炸出破孔,經過搶修後同行的『沖鷹』將她曳航至橫須賀入港。第3次是昭和19年8月18日,2248中雷擊,僅僅20分鐘後就沉沒了。當時是夜間,沒有機會拍照。

『雲鷹』中過2次雷。第1次是昭和19年1月19日正午左右,在塞班島外海與空母『瑞鳳』組成船團北上返國途中,前部船艙遭2枚魚雷命中,前甲板下沉,遂以低速至塞班島入港。從20日開始展開約1週的搶修後,27日從塞班島出港再度開往國內(日本本島)。

該艦乘員表示,照片的情形符合入港橫須賀前,遭遇暴風雨後的情形。那是2月3~4日左右的事,好不容易修好的艦艏部脫落並掉進海裡,此後的航海極其困難,費盡苦心總算在2月8日平安到達橫須賀。這張照片是4日前後,從館山基地出擊的古川機拍的。

根據上述調查結果,照片中的空母不是『沖鷹』,必須斷定是『雲鷹』。

筆者認為這是因為哀悼『沖鷹』悲壯的最後而貿然斷定,遂犯下此錯誤。

合掌

===================================

譯者補充:



第三航空隊的零式戰鬥機(簡稱:零戰),部署在印尼、西里伯斯島北部的萬鴉老,攝於1942(昭和17)年1月。1941(昭和16)年,第三航空隊於在台灣、高雄基地組建,同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時,該航空隊活用零戰二一型的續航力,襲擊距離高雄920公里的菲律賓、呂宋島上的美軍機場。同月底,進軍菲律賓、民答那峨島的達沃(Davao)。1942年1月,第三航空隊將總部遷到西里伯斯島最北端的萬鴉老機場,並為佔領荷蘭東印度群島之油田的行動,提供航空支援。

※文章裡面講的『萬鴉老空降作戰』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奪取前線基地供第三航空隊進駐

※      ※      ※      ※



向美軍租借之潛水艦『くろしお(黑潮,SS-501)』

※艦名繼承自陽炎級驅逐艦3號艦『黑潮』

昭和30(1955)年8月,(日本)向美國租借該潛水艦,並將之命名為『くろしお』。

原為太平洋戰爭中,(USN)訂購量多達205隻的傑作潛水艦,貓鯊級的其中1隻,美方原名『翼齒鯛(USS Mingo,SS-261)』。(二戰期間獲頒5枚戰鬥之星)

基準排水量1525噸、水上20節、水下10節、潛航深度90~120公尺,這些資料無須多言,(貓鯊級)特色在於少有故障,有利於長期作戰。

當初日本方面希望能租借『水中充電裝置※』搭載艦,但因為任務是作為對潛訓練目標,最終僅租借到沒有前述裝備的本艦。

※水中充電裝置(スノーケル):原文為德國方言『鼻』,通常稱作『シュノーケル(submarine snorkel)』,海自以『スノーケル』稱之。如字面敘述,讓潛水艦不必浮上水面,待在水中就能開動柴油機充電的裝置



【電影】《怒海戰艦》(Greyhound)


灰狼(Grey Wolf)

在下先前介紹過的這部電影,主題是大西洋海戰期間,驅逐艦大戰U艇狼群,保護從美國開往英國的船團。電影裡多次出現U艇上浮的畫面,而這篇文章裡,『旗魚』在12小時內射了3波魚雷,期間共浮上海面2次,才擊沉『沖鷹』。

文章裡面有講,沃德艦長指揮『旗魚』上浮的原因,是為了用雷達搜索船團位置。但潛水艦上浮的目的,並不僅僅為了使用雷達。而且潛水艦的作戰巡航,本來就需要不時浮上海面。

各位看海自那艘『黑潮』的資料,貓鯊級潛水艦水上航速20節,水下航速只有10節。相較下,二戰期間高級一點的貨輪,例如『基座行動』中大放異彩的美國油輪『俄亥俄』極速可以跑出19節,潛水艦必須不時上浮趕路,開雷達搜索、定位,方能跟上並襲擊船團。

更何況潛水艦在水下航行的動力是蓄電池,沒有配備『水中充電裝置』的潛水艦必須上浮才能開動柴油機給電池充電,即使有搭載『水中充電裝置』,潛水艦如果用這個在水中慢慢航行、慢慢充電,恐怕也沒指望襲擊船團了……

希望透過這篇文章,各位從阿辻拓司爺爺的視角,看到『沖鷹』之生涯同時,也能從沃德艦長&『旗魚』的視角與在下補充的資料,了解美軍狼群是怎麼作戰的!

===================================

相關文章:


(翻譯) [坂崎ふれでぃ] 史実で艦これ103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5)


【旅行】2019海之京都自由行(08)


【翻譯】大E戰記:1942 東所羅門海戰


【翻譯】大E發令:Attack, Repeat, Attack


【翻譯&字幕】秋雲、大黃蜂:時隔77年的素描與再會

===================================

參考資料:

Adm Robert Elwin McCraner "Bob" Ward(原文)

空母冲鷹(ちゅうよう)の遭難(原文)

冲鷹 (空母),Wiki

新田丸級貨客船,Wiki

大鷹型航空母艦,Wiki

日本郵船,Wiki

USS Sculpin (SS-191),Wiki

USS Sailfish (SS-192),Wiki

USS Gunnel (SS-253),Wiki

USS Skate (SS-305),Wiki

Squalus / Sailfish (SS-192)

Robert Elwin McCraner Ward

Ens George Rocek

1940年東京オリンピック,Wiki

上海海軍特別陸戦隊,Wiki

ブーゲンビル島沖航空戦,Wiki

零式艦上戦闘機 写真特集

颱風天裡魚魚摸鷹——沖鷹對旗魚

沖鷹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429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世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SS-191|SS-192|沖鷹

留言共 5 篇留言

河合艾梅莉
感謝對『沖鷹』與『大鷹』『雲鷹』的科普,
可惜了豪華客輪時期啊

"就像將受傷的妹妹交給醫師一樣,內心油然升起『真是太好了』這種感覺。"
這段看得有點感動> <

"總之我軍相信能用人的『視力』發現敵潛水艦的潛望鏡"
哨戒士兵也太累了...

這次沖鷹被擊沉的故事真的好精采,不過喪失了絕大部分的一航戰整備員真的很慘...
希望早日能看到沖鷹實裝,也許今天維護完就有消息了(?

05-08 11:34

幽影
沖鷹應該要下次活動吧?05-08 12:48
Lpic
其實美國在航空戰力發展並不落後,畢竟是創下人類首次於軍艦上起降飛機的紀錄的國家
還有對航空戰術的探討,例如集中運用與分開使用的優劣,與戰列艦的配合(艦問演習13用過重巡當高速戰列艦)
會看上去像落後始終是經驗的差距

05-08 15:43

幽影
其實文章裡也沒講美國航空戰力發展落後,只是日軍率先向全世界證明,海戰已進入飛機的時代。

日美雖有經驗的差距,但美國擁有飛行執照的民間人士數量遠超過日本,這些人收到徵召後,不用花太多時間就能投入現役。所以瓜島海戰期間,日美海軍折損的兵員數、艦船噸位相去不遠,這個缺口美國補得起來,日本補不起來,從此大勢已去。

坊間許多文章片面地著眼這點,主張日本輸美國就是因為力不如人。國力、戰略縱深、兵員物資補充能力,都是決定這個結果的因素,但都不是唯一的原因,只有將眾多因素綜合起來,才能看清日本為何會輸,美國為何會贏。05-09 08:57
Peter1
請問⋯⋯江藤敏行和艦長的寶刀後來怎麼樣了呢?艦長生還了嗎?

05-09 13:43

幽影
江藤是副艦長,他生還了。艦長應該陣亡了,原文沒講寶刀後來怎麼了,在下也沒查到05-09 14:23
Peter1
原來如此,感謝回答,也辛苦你的撰寫了。

05-09 15:59

Lpic
是的,你說得沒錯,只是很多人也只是着眼在美國產能(,而極為忽略美國制度上的優劣,更別談論美國在戰術上的研究探討

05-09 19: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電影】《怒海戰艦》(G... 後一篇:【翻譯】美利堅巡洋艦史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0066ww0066w大家
可以來我的小屋看我的圖圖嗎,現在有繪名跟瑞希唷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