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少女歌劇輪舞曲-0220天鵝湖小隊(一、記憶)

作者:Jean de François│2021-05-05 18:31:33│巴幣:26│人氣:178
第一曲-記憶

上一曲

  今日的聖彼得堡不是個值得外出的好日子,外頭正下著磅礡大雨,整片天被烏雲籠罩視野也被斗大的雨滴和水氣給遮屏。

  雨水拍打在天鵝湖小隊的宿舍窗上發出陣陣聲響,奧西普藉由本日的一天清閒來為自己許久沒時間整理的房間來稍做整頓,恰好今日的天氣也不方便帶阿芙多嘉出去散心。

  他放阿芙多嘉在宿舍內與小隊的其他露莎卡女孩們去聊天玩樂,自己則專心整理房間。

  在奧西普將一箱紙箱搬起來時,一副陳舊的懷錶便落在地毯上吸引了他的目光。

  「這個......有點久遠了呢。」

  青年放下紙箱將懷錶撿起來放置在手掌上欣賞著那精巧的作工,但更多的是他想起過往的一些記憶。

  這懷錶是他身為軍人的父親給他的傳承理想,這份理想陪著他度過了不少艱苦的歲月直到他身旁有了阿芙多嘉後,他便不再隨身帶著這份理想。

  當初,報考軍官學校的心情、在戰場上見識過何謂真正戰爭的想法、拼命想進入並留在阿爾法小組的理念,以及......

  「阿芙多嘉......」

  奧西普看著那副懷錶,讓身子躺在一旁床上稍做休息,腦中回憶著那段過往,特別是與阿芙多嘉的邂逅和"那天的抉擇"。

  這也是他覺得自己不再有資格配上這份理想的緣故。

* * *

  「非常遺憾奧西普,但如今的你也無法再勝任阿爾法小組的職務。」

  「是的長官,我明白。」

  奧西普再清楚不過,自己的腳在阿爾法小組的結訓上弄傷了,如此雖還能待在軍中但像阿爾法這種精銳特種部隊勢必是不會讓其留在內了。

  他只恨自己時運不濟,當初好不容易通過層層篩選進入了夢寐以求的阿爾法以為國盡忠,傳承家族為國盡心盡力的決心以成為最精銳部隊一員,但如今一切的前途終將畫上句點。

  再向長官嚴肅地敬禮後,奧西普拖著一跛一跛的腳離開辦公室,回到自己的宿舍開始整理東西準備打包走人。

  看著當初在自己十八歲就投入軍旅後,父親贈與自己的傳承懷錶,當初這是他曾祖父參與偉大的衛國戰爭中於敵國首都柏林獲得的戰利品,之後便在軍人世家的家庭中傳承著彷彿告訴後代要為保護祖國而犧牲奉獻並獲得榮耀。

  奧西普緊握著懷錶,自覺有愧於這份傳承,對不住曾為俄羅斯母親衝陣第一線,身為突擊第三集團軍(3rd Shock Army)一員的曾祖父。

  就在他沉思之時有幾位身穿西裝的神秘人士忽然找上了門,他們出示證件並告訴奧西普他們是安全局的人員。

  「奧西普•米哈伊洛維奇•瓦西列夫斯基中尉是吧?」

  帶頭的一位嚴肅青年向奧西普確認身分道。

  「是的,你們找我有和貴幹?」

  「我是弗拉基米爾•列昂尼多維奇•戈沃羅夫,安全局少校,受沙皇陛下指示建立一支秘密部隊,你有沒有興趣?」

  聽聞對方這麼說,奧西普不禁流露疑惑的神情,為何對方會找上自己仍不得而知,畢竟自己才剛因受傷而被迫離開了阿爾法小組,現在又被阿爾法的上級直屬單位安全局直接拜訪詢問是否再次加入。

  「這麼說吧,你有沒有興趣繼續留在阿爾法小組,雖然不是你以往待的單位,但名義上仍隸屬這個組織。」

  見奧西普有所遲疑,弗拉基米爾將話轉個方式再次徵詢奧西普的意見。

  「我才剛被......」

  「我明白所以才找你,這個單位的好處便是自由性較高,且就算你腳受過傷也無礙。」

  弗拉基米爾知道奧西普在顧慮什麼,他在對方要講出口前便直接告訴他這並非他們的篩選原則。

  「這樣還能叫阿爾法小組?你們的原則是什麼?」

  「無論發生何事,對沙皇陛下絕不動搖的忠誠。」
  
  「......原來如此。」

  奧西普低下頭似乎明白了弗拉基米爾的用意,他的確想繼續待在阿爾法小組即便不是原先的單位,甚至自己的忠誠能被肯定對他而言都是莫大的鼓舞。

  「不過這單位要一個腳受傷的半瘸子軍人真是稀奇,我能先知道是做什麼嗎?」

  雖然知道對方大概不會回答,但奧西普仍想先試探看看這單位的詳細性質。

  「基於保密原則無法告知,除非你答應加入,而一但加入便無法退出。」

  「就知道會這樣,罷了,算我一份。」

  奧西普想了想也是,這種見不得光的機密單位通常都會是這種套路,他也見怪不怪了,嘆了口氣後他還是選擇加入,畢竟這可能是他人生最後一次能直接貫徹理想的機會。

  「很好,不過在那之前我得先詢問以免有人不適,你喜歡小孩子嗎?大概十三、四歲左右的女孩子。」

  「啥?」

  弗拉基米爾依然是面帶嚴肅認真的表情彷彿告訴奧西普這個問題不是在開玩笑,不過忽然被這麼問道奧西普還是遲疑了一下,並思索這和這新單位有何關係。

  「只要回答,喜歡或不喜歡即可。」

  弗拉基米爾毫無動搖地注視著奧西普,依然遵照保密原則只要求對方如實回答問題即可。

  「嗯,還可以吧,至少是討人喜歡的年紀。」

  奧西普無奈便如實回答,同時他自己也不太清楚這問題的含義,畢竟他沒有妹妹也沒有和那年紀的女孩有認識的,只是憑著平時在路上見到的中學少女的印象做出回應而已。

  「那跟我們來吧。」

  跟著那名撲克臉的安全局少校弗拉基米爾,奧西普帶著既是好奇又期待的心情,手中握著那副懷錶期望著能繼續貫徹傳承的理想。

  但同時他還有一股莫名的悸動,一種說不出的不安在心中深處蠢蠢欲動。

  隨著弗拉基米爾,奧西普來到了一間政府經營的醫院並被帶到一扇加護病房門前,在進入門前弗拉基米爾再次轉身嚴謹地詢問奧西普。

  「那麼,我在開始說明工作內容前先講明一些規定,希望你聽明白。」

  「我理解。」

  面對弗拉基米爾不動聲色的神情,奧西普一口便表明會遵守這些規定。

  「你在瞭解工作內容後仍有拒絕這份職務的權力,但同時依據保密原則我們會將你暫時拘留直到確認你不會洩漏情報為止,瞭解吧?」

  「當然,以主和陛下之名,我再清楚不過。」

  看著奧西普坦承的認真眼神,弗拉基米爾便轉身打開加護病房的門,並背對奧西普道:

  「很好,進來吧。」

  進入室內發現該病房是單人房且空間不是說很寬敞,但非常乾淨整潔且包含牆壁、床舖和醫療器材都幾乎是純白不染一塵的,而奧西普第一眼便被病床上的女孩吸引了大半的注意力。

  那名少女體態嬌小曼妙,有著灰色秀麗又柔順的齊瀏海中長直髮,肌膚雪白和五官細緻,可以說是非常美艷的女孩子,且她的年紀看似也才十三、四歲左右。

  但少女現在看起來卻如殘缺的人偶般殘破不堪,她全身插著數個醫療管線,身體多處包裹著繃帶,左手和左腳也被截肢了,她靜靜地閉著雙眼靠著呼吸器沉睡著,表情很顯然是帶著憂愁沉重的。

  「這......這是?這孩子怎麼了?」

  看到才這般幼齡的少女已是如此慘樣,奧西普不禁心懷不捨與同情,同時也令他開始對這份新職務究竟是要做什麼而感到一陣不安。

  「你應該多少有耳聞,上個月的聖彼得堡歌劇院慘案,那場由車臣恐怖份子發起的恐怖攻擊與人質挾持事件,導致至少二百餘人質身亡和三百多名人質受傷的重大災難。」

  弗拉基米爾走到窗邊,用有些感慨的眼神望著窗外緩緩說道,雖然他依然是面無表情般嚴肅,而奧西普則望著床上的女孩感到心情五味雜陳。

  「她與家人一起到歌劇院觀賞表演時遇上這場災難,全家只剩這樣的她倖存下來。」

  「......所以這和我的工作有何關係。」

  奧西普不忍再繼續聽下去,他握緊拳頭對於沒能保護好人民是身為軍警的自己等人失職。

  「當然有關係,只要你同意,她今天起將進行改造成為你的"露莎卡(Rusálka)"。」

  「露莎卡?」

  奧西普聽到這詞彙便投來疑惑的眼神,他知道露莎卡是源自斯拉夫民間習俗的水鬼或水精靈,也有部出自捷克作曲家德沃恰克(Dvořák)的歌劇也是以此命名。

  「"她們"就是像這類型的孩子,殘疾或身心障礙又無依無靠,或失去至親的女孩們,在經過政府的"改造"後成為反特工與恐怖主義的頂尖士兵,官方稱呼便是露莎卡。」

  弗拉基米爾轉過身正視著奧西普,眼神中看得出不像說笑的正經,他伸手指了自己再指向奧西普,嚴肅地道:

  「而我們,就是她們的心靈倚靠與指揮教導她們作戰的軍官,官方稱之輔佐官。」

  「等等!什麼改造?還有要讓這樣的女孩去幹我們特工和軍人的事情?」

  奧西普很是不解,他無法接受這種突如其來的價值觀衝擊,他盯著弗拉基米爾並指著床上的少女用質疑和不滿地口氣反問道:

  「保護這類孩子,不才是我們的工作嗎?怎麼輪到讓已經變成這樣的女孩們去替我們完成?」

  「所謂改造,是指用藥物和大腦工程技術給予洗腦和記憶重製,讓她們忘記過往除了生活技能與本能的一切記憶,並輸入新的戰術戰鬥資訊和對我們輔佐官與國家的無條件效忠,最後再經由基因和機械工程將身體進行強化,增加新陳代謝和反射能力使之成為外表還是正常女孩但卻是超越特種部隊的超人士兵,且她們還有著不會讓人懷疑的純真外貌無疑是最佳的反恐利器。」

(場景音樂)

  面對奧西普的質問,弗拉基米爾毫無保留地將這些事實用嚴謹的口頭方式告訴了對方,且他的神情毫無一絲的變化,就好像......他對此事早已習慣與熟悉。

  「......你們瘋了。」

  奧西普見到弗拉基米爾的說詞與態度,便如失望般坐在床鋪旁的椅子上低下頭沉思。

  「不錯,但你必須瞭解,這是我給你留在阿爾法的機會,你以後不會再有這機會了。」

  奧西普內心很是猶豫與掙扎,究竟是要背著良心把握住傳承的理想繼續為國效忠,還是放棄這一切不再踏入軍警界,想必他一旦拒絕除了要被暫時拘留外,大概軍警任何單位也沒有人會想要這位腳受傷又"知道太多"的瘸子吧。

  「我若拒絕,這孩子會怎麼樣?她還有得救嗎?」

  奧西普望了眼床上沉眠的灰髮少女,沉重地詢問弗拉基米爾,比起自己是否會被拘留,這孩子才是令他掛心的對象,不知道為什麼他明明不認識這女孩甚至連名字都不曉得,但他卻有種想保護她的悸動。

  或許是基於同情?還是單純一見鍾情?總之他無法忽視這女孩。

  「這孩子非俄羅斯人而是白羅斯人,所以一旦你拒絕我們會根據歐羅巴盟約(Treaty of Europe)將她送回波蘭立陶宛共和國,波蘭人的醫學技術比我們先進且聽說他們最近有個對殘障孩童的治療專案叫殘翼計畫,不過詳細我並不清楚。」
*-本作中的白羅斯是波蘭立陶宛共和國的一個自治體,民眾普遍親波而非親俄,主要語言也是波蘭語和白羅斯語,且波蘭立陶宛共和國是歐盟影響力僅次法德的大國*

  「那這樣很好,讓她......」

  奧西普聽到這些後便流露安心的神情,但在這時弗拉基米爾又補充道:

  「也有可能她會在波蘭成為露莎卡,我剛剛有說這孩子沒有家人了,白羅斯那邊的親戚也沒打算收養她,或在孤兒院長大、或成為露莎卡,這變數很大我們無權過問華沙那邊。」
  
  弗拉基米爾的一番話又讓奧西普陷入動搖與遲疑,他盯著躺在床上的少女心中感到很是複雜,或許這是年僅二十六歲的他首次面臨人生重大抉擇的時刻,且這一抉擇影響最大的是這位女孩的一生。

  「......成為露莎卡會有副作用嗎?」

  「當然,由於超越人類極限改造,她們的壽命將會只剩下三年至五年,但五年的例子極為少見,你可以預估個三年半,這是最大的副作用。」
  
  「不只剝奪記憶和把她們推向這黑暗勾當,最後連壽命也取走嗎?」
  
  得知副作用的結果後奧西普口中便喃喃自語,但弗拉基米爾並沒有在意或早已麻木了,他只是靜靜等待奧西普的答案。
  
  「至少我知道你在乎她,你一定會是個好輔佐官,好的輔佐官並不好找。」

  見奧西普遲遲沒有下決定,弗拉基米爾便再次開口告訴對方一個事實,告訴他有些事情並不是因為想做或必須做,而是有這能力去做。

  而奧西普•米哈伊洛維奇•瓦西列夫斯基就是有這份從事輔佐官的能力,他必定能勝任這個職務且同時具有對沙皇毫不動搖的忠誠,這就是弗拉基米爾要找的人才。

  「她叫什麼名字?」

  「阿芙多嘉,在她成為露莎卡後將會冠上你的姓氏,而你們之後的身份就是"兄妹"。」

  「兄妹嗎......」

  奧西普望著阿芙多嘉的臉龐,即便在沉睡中她卻面帶憂愁的神色,且能隱隱看到她眼角泛有淚光,想必不只身體連內心也很痛苦吧,這女孩不過才正值荳蔻之年就要承受如此傷痛,望著她的每一刻都令奧西普深感不捨,那怕之前他們從未見過面也不相識。

  「我......同意讓她成為我的露莎卡。」

  「很好,奧西普•米哈伊洛維奇•瓦西列夫斯基(Osip Mikhaylovich Wasilewsky),今天開始,阿芙多嘉•米哈伊洛芙娜•瓦西列夫斯卡婭(Avdotya Mikhaylovna Wasilewskaya)便是你的"妹妹"了。」
*-波蘭、捷克斯洛伐克、俄羅斯、白羅斯、烏克蘭和保加利亞等斯拉夫女性姓名必須後綴*

  奧西普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是憤怒?咒罵自己的決定,是悲傷?同情這女孩的遭遇,是高興?能夠繼續貫徹理念,總之他現在非常平靜。

  或許他只想帶給這女孩一個能倚靠的新家人,亦或是自以為是以為能帶給她一個幸福但極為短暫的後半餘生,也許他只不過是想為自己尋求個心靈慰藉的對象罷了。

  但很清楚的是,自己在那一剎那的選擇決定了阿芙多嘉的未來,將她的未來與前途給完全獨佔與扼殺。

  他,已認為自己不配再持有那副懷錶傳承的理想。

* * *

  「哥哥,哥哥?」

  聽見阿芙多嘉的呼喚,奧西普躺在宿舍床上緩緩睜開雙眼,窗外仍在下著嚎啕大雨彷彿永不止息一樣,看來他就這麼回憶著過往睡著了。

  「真是的!這種天氣哥哥連被子也沒蓋還穿成這樣就呼呼大睡,會感冒的耶!」

  映入青年眼中的嬌小少女雙手叉腰如老媽子一樣開始對她的"兄長"嘮嘮叨叨。

  然而奧西普卻一語不發逕自將阿芙多嘉抱入自己的懷中,少女的體態嬌小曼妙完全被身為職業軍人的青年給環抱著。

  「哥......哥哥?怎麼了?」

  「對不起......阿芙多嘉,對不起......」

  面對少女感到疑惑的提問與關心,奧西普沒有給予回應只是一直抱著他摯愛的阿芙多嘉,口中不斷用哽咽的語氣重複著滿滿的歉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407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波蘭|虐心|歷史架空|俄羅斯|科幻|灰暗系

留言共 6 篇留言

艾特小葉
奧西普真是一位心思極為細膩,而且相當感性的人呢,無法想像刀子後會讓他變成怎麼樣的一個人。

話說這種回放記憶片段的寫法很棒,能解釋好故事的同時也讓故事繼續進行,總之期待下一篇。

題外話:更的好快,快還要更快。

05-05 18:50

Jean de François
謝謝艾特的閱讀與細心的心得,敝人感動萬分[e16]

至於奧西普結局會如何,就讓偶們看下去。

快!還要再更快!幫我撐個十秒!05-06 00:45
基金會
奧西普上香,到底他會踏上什麼道路呢?命運早已決定,呆呆獸在一旁注視著

05-05 18:57

Jean de François
呆呆,呆呆,一切都在古神奧兒嘉的掌控之中。05-06 00:46
喵君
[e12]

05-05 20:00

Jean de François
[e19]05-06 00:47
蒼天落葉
有漆黑子彈的fu

05-05 22:33

Jean de François
度的,本作正是從神槍少女和黑色子彈獲得靈感的。05-06 00:47
帝國人
滴答,滴答,滴答,你好,請問您對神聖俄羅斯有興趣嗎?

05-06 14:55

Jean de François
怕爆,塔博里茨基。05-06 15:0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雖然未來會有更多苦難,但奧西普在當下還是作出了這樣的選擇,
畢竟這樣的身體狀況下,即使被治好也很難過著與平凡人一樣的生活。
也許有一天,他會有再度帶上懷錶的機會吧

05-06 19:34

Jean de François
現在奧西普充滿著自責與愧疚,但在未來或許終有一日,他會理解並接受這樣的抉擇,那時候也是他再次帶上懷錶的時候吧。

謝謝愛茵的閱讀與心得。(つ´ω`c)05-06 19: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zeftplan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歌劇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歌劇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335511大家
喜歡小說的各位可以到我的小屋看看《生平記述完結後的異世界自由人生》和《仙野縣的嶋上晴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