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54 - 和平,愚昧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09-04-18 18:30:16│贊助:0│人氣:1435
人很快便會習慣一些事情,以前的紀錄片訪問中,曾經上戰場的人說過
當你第一次對著人開槍時,你會感到很害怕

可是當第二次,第三次時,之後會再沒有什麼感覺

不是一樣而已?看著那些被Omgea X消滅的世界……
為了世界而戰!這樣邪惡的事情是不行的!

是這樣嗎?

他消滅了眼前的蒼藍英雄,這個世界並沒有釋格瑪,而他已經充當了釋格瑪的角色。
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嗎?看著燃燒中的城市,他沒什麼感覺。

永遠的和平?伊甸園似的社會?
這世界是沒有這麼好康的!

這世界有的只是破壞和強奪。



當你第一次對著人開槍時,你會感到很害怕

只有第一次時……


Scene 54
和平,愚昧


張開眼睛的Zero,他發現自己身處在城市中的一個角落。
為什麼是在城市之中?

他不明白,他回想起來還記起他在大氣層外圍和雪兒戰鬥的場面。
可是回顧四周,似乎並不是如此一回事。

一個繁榮的人類都市,馬路上不斷的有汽車往來。如此的氣氛下,令人感到戰爭並不曾存在。
他愛用的頭盔已經沒了,剩下來的只有一對通訊機,和一副黑色防光眼鏡。這不就很像當時夢境中的齊威爾嗎?

……

如果真的是齊威爾就好,他打從心底這樣子想。

人的夢境代表著思想,可是夢境之中卻不曾存在雪兒……

零曾經告訴他的一句話,他其實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他只是不希望承認一直以來相信的都是錯誤而已。

我,究竟為什麼要相信雪兒?我究竟為什麼一直要把人類已經蓋好的天國打爛呢?如果當時拒絕了雪兒的話,一切也會不一樣……

看著城市的這一遍光景,他們究竟為城市貢獻什麼?Ciel‧System作為新世界的能量來源,換來的卻只是更大的紛爭…能源危機只不過是藉口。戰爭一直的持續下去,直到什麼也覆沒的一刻。

這樣子的能量究竟解決了什麼問題?而所謂的問題又究竟是什麼呢?

無論是Neo Arcadia或是雪兒,能源危機只不過是藉口,只要一方還站著,戰爭就永遠不會完結,所謂的問題都只是戰爭開端的藉口。

這個世界是如此運作著,我們之中從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真正為了這裡的人而戰鬥,我們只不過是希望達到自己的野心。而這裡的人們根本就沒有想過打仗的理由,沒有一個是希望戰爭開始。

那麼樣的話,戰鬥的意義是什麼?大義又是什麼一回事呢?

走過大街的Zero,看到各式各樣的。有的是因為男女朋友而高興,有的卻是因為輸了什麼而生氣,亦有的是一頭苦惱在研究考試課題的讀書人……

平靜下來的Zero並不能平伏自己的思緒,思考著一直以來做過的事情,一直以來的傻事……
Zero再想下去,不自覺地浮現出蕾薇亞丹的面容……說起來當時真的很快樂,在這個城市無束縛地玩耍,完全把一切戰爭的事情也拗拋諸腦後。

如果一切也變得那麼簡單不就好了嗎?比起當英雄什麼,要為雪兒做什麼的……
自己做了的事情,連自己也愈來愈不明白究竟。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就只是如此。

他走過當時的路,看回當時的電影,做著當時被嘲笑為「深山的大少爺」的行為
他會笑起來,可是卻有一種沉重的苦澀味道,他也只能一笑置之

回憶是如此令人難忘,自己也想像不到自己的感性。這只不過是一兩天的生活而已。可是它的確地印在眼簾內,而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打從那時刻就開始在手中流逝著…

現在再感到可惜又如何?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沒有珍惜的結果,怪得了誰呢?

看著那對笨蛋情侶在打情罵俏的樣子,就好像倒影一樣的,當日的情況再一次播放著
傻呼呼的金髮美少年,和有點淘氣的黑髮美少女

是諷刺還是什麼?

默默的看著那對情侶的離去,這不是本身己擁有的東西嗎?現在的Zero什麼也不能做到,他只有眼看著他們在視線內消失。剩下他自己一人埋沒在這個漆黑的夜空中。

「這種時候在這裡幹什麼?」
在沉寂的空間中,一柄清爽的少女聲音打破了憂傷的氣氛,在這樣子的環境下會有認識的人嗎?Zero從不會來Neo Arcadia逛街,他覺得這樣子很浪費時間,所以在這種地方的應該沒人呼叫他才對。

既然氣氛也打破了,又要看一對又一對的情侶打情罵佾嗎?Zero拍一下身上的塵埃後就打算離去。

「在這裡殺死你好嗎?」
被無視的少女十分生氣地說,居然是找他的,Zero很意外的回過頭看,一頭栗色頭髮的少女。像這樣子乖乖的讀書型女孩子……腦海中完全沒有這個人的印象……

甩開了她的手,她立即表示出驚異的殺氣。

イ゙ェ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

他立即想回當時的可怕回憶起來

「Eternal…為什麼妳會在這裡的!」
Zero十分驚訝地說

「這是我在問你的,為什麼變成你問我的。算了吧,我剛剛看了電影,想逛一逛街才回家。」
Eternal笑著說,看電影?逛街?完全不能想像這個可怕的人作這樣普通的事情,她不是愛好虐待別人嗎?

「你這是什麼態度啊?」
Eternal擺出一張不俏的臉孔

「沒有,什麼都沒有。」
Zero立即收起那張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從外表來看起來她完完全全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高中生,不過認識她的Zero總是覺得格格不入的樣子…

「杉本,杉本 櫻子。這是現在的我的名字。」
Eternal回頭笑著說,雖然是笑臉,不過也覺得格外地可怕……誰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又發起瘋來

總是站在那種地方也太古怪了,她帶著Zero走到一所咖啡店中坐著。吃著點了的芭菲,這個芭菲可真是誇張,雪糕和甜點加起來如四重天一樣……櫻子的樣子充滿著幸福似的

這個畫面似乎以前也曾經看過,只是想像不到會出現在這個對手身上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啊!」
真是敏感到極點,Zero連忙找些東西混過去

「不如說妳怎麼穿著水手服的?」
「啊?」
「什麼啊。」
「不是顯易而見嗎?」
「什麼顯易而見?」

Zero打破砂盤問到底似的,究竟是不是那麼蠢呢。

「上學當然是穿校服的。」
「什麼?」
「你很不滿麼……」

櫻子充滿怨念的眼神看著Zero,他也不敢再說下去

「是哩……是很難想像吧?」她嘆了一口氣,其實她自身也很明白,剛才大戰而已,為什麼會立即改回平常的年青人生活呢?她自己本身也是未能習慣這種一般的生活

「可是啊,我很喜歡這樣子,上學啊,周圍和朋友逛逛街,聊一聊什麼師哥的,那個明星的……」
「我根本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自說自話也有極限吧,這樣子的說話別人根本就不會明白妳在想表達什麼啊…

「嘛!像你這種死腦袋的人是不會明白的了!」
「什麼嘛。」
櫻子很高興地說,Zero只能擺出一張臭臉

「那麼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的?」
「嗯…」
「我知道了!你這個沒工作能力的人淪落得在街角乞食!」
「什麼!」
「不是嗎?在求職時候被別人問起有什麼特殊技能時,卻只會說『我能一瞬間把敵人全擊潰。』」
「……」
自說自話也有極限吧…她仿佛完全不聽人說話的,不過不得不敬佩她這樣子的說話能力哩,根本沒有停過嘴巴的卻又可以一面吃著點了的芭菲

「不過呢,我以現在這個模樣出現,也許是最後一次的了。」
「?」
「那我更簡單的說吧,我又或者姐姐也好,再也不會出現的了。」
「咦?」
「因為是看到你,我才出現的……只是這樣而已。或者我應該換回我的原本面貌才說話的……」

這時候的櫻子表現得很寂寞似的,「最後一次」……還是不太明白她在想什麼

「說實在,一頭漂亮的金髮可是比這個面相好看很多。只不過……我很喜歡現在這樣,我想一直維持這樣子下去。」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我,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這句說話理應沒什麼,那麼可怕的人有男人想要,不是可喜可賀嗎?
只是Zero知道的不是如此,他面對的並不是這個面容樸素的女孩,在她的內心心處,她所謂的姐姐,是Zero十分在意的人,聽到這樣子一句話,就好像刺中心臟一樣

「我還以為我不行的了,滿腦子都是你的事情。」
「本以為我沒有你是完全不行……當時我真的很妒忌複製的我和你這樣子親密,當時我更妄想的把那段時刻當成自己的,說到底我和她是一模一樣……」
「Isabe…」

櫻子立即截停他的說話,用很強硬的語氣說下去
「她已經死了,我只是共同的擁有著她記憶的人而言……女人的執念可是很可怕的,我是知道的…她半點也沒有恨你選擇了雪兒,只是我想起來就會很生氣而已。」
「乎…說到底也不能怪你的。比起像姐姐的人,你更喜歡那樣子善解人意,完美化身的雪兒吧?要是我也會如此選擇的哩!有誰喜歡終日對著母老虎似的人。」
「但是……我很喜歡姐姐,她雖然有時很凶惡,可是她對我很好。我打從開始只是一件兵器而已,可是她卻把我當成親人一樣,親生女兒似的。」
「對不起。」
「不用介意了,已經過了那麼久。何況我把你宰了那麼多次!我的氣也消了。」
「……」

Zero一張面色很難看的樣子害得櫻子笑起來。其實面對的這個人並不是可怕,雖然Zero並不知道所謂「杉本 櫻子」是什麼樣子的人,可是現在的她也已經很女性化的樣子,他很清楚明白這回事,令她變得可怕……完全是自己的過錯

「我為了姐姐,當時我把我一切也獻給她。比起我自己,我更加想姐姐活著。當我和她融合時,起初身體並不配合,一時間記憶也變得十分混亂。可是回想起來,我也想不到當時混亂一遍的時候達成了姐姐夢寐以求的夢想,過一般人該過的生活,普通的少女生活,一場很普通的戀愛……也是我現在這個模樣。」

「我只是……不希望總是聽到姐姐的親友痛苦的時刻視而不見而已。我打從開始根本不想再踏入戰爭之中。現在這樣子真的很好,我倒是很感激希雅兒打造出來的這個世界……可能我真的太悲觀,以前總是想著只要她主宰一切什麼都完了,實際上卻不是那一回事啊!是的哩……她本就是為了世界更好而戰鬥的,這樣子的人該不會要她的子民過十分苛刻的生活的。」

「世界怎麼樣也好,是誰鬥誰也好……姐姐的親友也好。我再也不會干涉的了。是的哩,我是來向你道別的。」

「一直以來任性地要你什麼什麼,一直以來生氣你在當希雅兒的傀儡。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這麼讓人痛心的說話,一直聽著櫻子說話,Zero一直也十分的不安。他本身很清楚,這的確是在「道別」,也如對他說「我現在生活很好,請你別再打擾我」

說不出話來,真正的想法完全說不出來。他曾經親手殺死她……雖然她再三強調她自己已經死了,可是現在面對的人不是她還有是誰。現在能夠再一次遇上她,Zero其實十分的高興。
回想起來,每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她的表情總是有份憂鬱的感覺。卻從沒有現在如此燦爛的笑臉。

結帳的時候,她也和周圍的員工打招呼的樣子,她表現出完全不相同的個性。她帶著和她外表很相似的乖乖女孩姿態,被說什麼跟別的男人走在一起,就好像漫畫女主角的紅起臉,一張慌忙的樣子解晰著。

女人真可怕,不同的場合可以表現出完全不一樣的樣子來。

Zero靜靜地跟隨在她背後,走過周圍的店舖。看著她的背影就想起當時和蕾薇亞丹一起時的感覺。她們果然是同一個人……即使是複製的,個性也十分相似。

然而Zero卻說不出口,完全想不到有什麼可以留著眼前這個人。儘管現在這一刻她就在身旁,在惡搞他,可是Zero知道這身影漸漸地離他而去……

「嘻!我很厲害吧!才幾天已經通曉有什麼好地方。」
櫻子笑著地說,她把手上的雪糕筒遞給Zero
「這情況不是你去買,我在等的嗎?想起來就生氣了!」
櫻子擺出一張生氣樣子,逗Zero笑起來

「也對啊……」
「怎麼了?精神好了點嗎?」
問題根本沒有解決,這樣子會好過來嗎?

「時間也不早了……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欸?」
「你以為我會陪你走通宵的嗎?」
說的也有道理……

「而且他可能會擔心我……」
她是不是有心整人的?為什麼在這樣子的時刻損人啊……

「蕾薇!」
櫻子整個人呆住了

「你的叫法怎麼愈來愈古怪的?」
「真的…沒有可能再次回復以前的樣子嗎?」
「欸?」

突然其來的說話,使櫻子震驚起來,也有點動搖的樣子

「幹什麼…說這樣子的話來?」
「就像以前那樣子,總是說著『要把你撕碎』那樣子……」
「……你是被虐待狂嗎?」
「才不是!我……」
「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櫻子斬釘截鐵地說道,就是立即拒絕Zero一切的樣子
「可是!」
「我的確是很喜歡你,比起以前我更加喜歡的。那又如何了啊?」
「欸?」
「是的……比起我的男友,說不定我更加喜歡你的。只是又如何呢?」
「什麼啊……」
「即是如此也好,你會給予我什麼嗎?什麼也沒有吧?換來的只是冷冷的一刀捅在我身上。」
說沒有生氣是假的,其實任誰也會生氣,懇懇 的對待換來狠狠的回應……Zero也沒有什麼可以反駁。那都是事實,而當時的他已經明確地拒絕了,事到如今才想回頭也太天真了吧?
「我,完全想像不到和你一起之後會有什麼事情……搞不好有一天你又會甩下我跑回去雪兒身邊。我不想有這樣子的下場……雖然我男朋友喜歡逗女孩子,外表不怎麼,也沒什麼特長……但是最少他願意接納我。」
「我!」
「當時雪兒鬧脾氣你已經和蕾薇亞丹一刀兩斷了。」
她果然是知道那時候的事,雖然一直以來也是被監視,她的作法也不怎麼好。可是她說的全都是事實,儘管當時真的很快樂也好,他卻狠心的甩下那個蕾薇亞丹
「儘管剛才很快樂也好,可是我不安的感覺卻揮之不去。」

什麼也留不著眼前的這個人,說到底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如果……如果當時答應了她,她一定會願意留在自己身旁,又或者永遠的和她活在那個白色的空間之中

如今一切也太遲了。因為曾經失去才渴望珍惜。

所以才想「道別」。一直含糊地下去,這樣子對她本身,又或者對Zero也不好。

喜歡你,這句話說出來的時間卻被她阻撓。其實她也很清楚的,Zero是喜歡她,而她本身也十分喜歡Zero,當時Isabella的那份刻骨銘心的感覺也繼承下來。

只是即使如此也好,立場上永遠令二人互相對立。就算到了此刻,還是逃不離「雪兒」這一重巨大的牆壁。

「我並不是偉人,請容許我的任性和自私。我再也不想干涉任何事件之中……」

櫻子觸碰著Zero的額頭,就像之前一樣。一幕再一幕她情景再出現眼前。痛苦的,悲哀的……一直期待什麼可以改變現況

一直也在如此虛無的地方等待不會出現的改變……

為什麼?

為什麼要告訴我?


Zero不懂,可是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我再也不想干涉任何事件之中……」

他回想起這一句話,充滿哀痛的聲音在耳朵中徘徊
眼睛出現一幕又一幕的過去片段,

被人為地改造腦袋的痛苦感覺
被愛人親手殺死的觸感
期望與現實抽離的傷感

就如親身經歷一樣,看著自己最愛的人一生

仿佛連一絲光明希望也沒有,如屍體一樣的僥倖活過來
她根本比起如玩偶一樣地活,更渴望爽快地死去

『要把你撕碎』

其實她只是希望Zero把她撕碎,離開這個活暮的地獄之中……





當他再醒來的時候,只發現自己倒在公園之中
她的身影已看不到了……她的氣息再也不存在於這個都會之中

她的存在仿佛已經被抹殺

Zero不懂,可是他很清楚她已經不存在於這世上
即使他遇上那名「杉本櫻子」,可是這個人再不沒有她的氣息了,彬彬有禮地回應。他只有靜靜的看著這對不相識的平凡男女在身旁擦過

到最後,直到最後一刻她也是如此關懷自己
Zero不懂,她為什麼還要離開

她給與的最後一份禮物,就像告訴他
「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吧。」

儘管怎麼樣也好,儘管現在的他什麼也可以辦到也好,Zero卻十分不快。
「我不稀罕這樣子的力量……我真正想要的……只不過是……」





什麼傳說的英雄,什麼也不是
我真正想要的,打從開始也不曾讓我擁有……

什麼傳說的英雄

我什麼人也拯救不了
喜歡的人,信賴的人,連我自己……

我走著背離所有人所期望的道路,一直相信自己是正確
一直相信只要協助她,什麼也不要緊

然而,我什麼也不是
即使是相同的背景,接近的世界觀
但是結局卻會如此不一樣

問題並不在於任何人身上……問題是我自己的愚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31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科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Cecil
作者西爾報到,54話後記遲到了。
本話主要描寫我的過去主角Zero,以及很威的Eternal將退下火線了
其實我本人是很想寫成這對的,始終我是Zero x Leviathan派的 (拖

不過如果以故事的發展,這根本寫不下去……

也可以說這是Zero再一次增強力量的交代……是啦,這故事的Zero很廢,每一次都是別人施捨力量給他的。由Justice,無限接關,Model Saviour,到今話。他接受了多少人的恩賜實在多不膀數。
即管如此,他還是勝不過曾經的手下敗將赫爾琵亞

Zero和零本身是同一人物,不過在不同的世界觀下零卻是以女性的身份出生
可以想像為零的世界中
威利被「本X和O力都在搞屁」的偉言影響

兩人的生活和世界觀其實只有若干性的不同
可是Zero卻走上當雜碎一路
而零,她看似是一個十分成功的人仕,最少她會自己進出電子空間
然而Zero卻是依然把電子精靈看成空中飄浮的小可愛東西

兩人的差距可是決定性地大……

這是本話想指出的事情


在最初的版本時,我是描寫了Zero和零些少的對話,另外也有描寫零的過去,標題是「被期待的魔王」,當中Zero會因為零的可怕過去而嚇至嘔吐,更突出Zero的廢。不過寫下去這話…80% 描寫蕾薇亞丹和Zero的關係,只有20%描寫魔王……
對不起……妳又要再壓後了,不然很奇怪。題目說魔王的東西,內容卻是愛情…

55話和53,54時不一樣,今次的55話差不多還未起筆
不過55話主要會描寫這個城市崩潰,和平是不長久的,長久和平就沒有戲唱了 (茶

04-18 22: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洛克人ZERO... 後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訂閱

作品資料夾

dog44218夥伴們
《次元守護者》、《九重天界塔》各更新一篇 每周二小說固定雙更又來啦!我覺得我已經變成大聲說常客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07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