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四章My dear⋯⋯⑨

作者:悠│2021-04-21 09:21:51│巴幣:78│人氣:167
  ——砰!


  不遠處傳出一道槍響,千封隨即感到左肩一陣痛楚,身體也被一股莫名的衝擊力道往右側推擠。

  他站穩身子並轉過頭,發現天夜就在走廊轉角處拿著槍對準自己,費利爾則是站在天夜身後。

  「很好,天夜。你的攻擊有效,就照剛才那樣,用能力硬化子彈。」

  「是,爸爸。」

  接收到命令的天夜再度扣下扳機,子彈隨著槍響快速從槍管竄出,筆直飛往千封。

  「唔⋯⋯!」

  千封情急之下,反射性操縱身邊的火焰,企圖阻擋並燒毀無情飛來的子彈。但子彈受到天夜能力的包覆,比一般子彈更結實、更不易被千封的火焰燒毀,那顆凶彈就這麼越過火焰的防護,射穿千封的左臂,帶出大量的鮮血,噴濺在四周。

  「唔啊⋯⋯!」

  一股劇痛從左臂放射性擴散,千封瞬間重心不穩靠上窗戶,在玻璃上沾上整片鮮紅的血。

  千封原本自詡很會忍痛,甚至以為自己沒有痛覺,但現在他才知道,那搞不好只是因為過去的傷痛太過微不足道,無法刺激自己的痛覺。

  如今他感覺得到痛,非常痛。

  這樣的痛楚,令他感到煩躁。

  「嘖⋯⋯!」

  千封轉動視線,從自己的手臂轉而瞪向天夜,接著——

  不由分說衝向他。

  「呃⋯⋯!」

  天夜被千封的舉動和眼神震懾,他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一瞬間無法動彈,只能看著千封利用能力夾帶著他的血液和火焰直撲而來。

  「天夜!」

  費利爾這聲呼喚讓天夜回過神來,他抓緊自動手槍,重新瞄準目標。

  但已經來不及。

  千封操縱自己的血液,將之凝固,形成尖銳樹枝狀的尖刺,猛力朝天夜攻擊。在天夜舉槍重新瞄準的當下,攻擊就已經來到眼前。

  「嗚⋯⋯啊!」

  千封的血刺穿天夜的右胸,衝擊力道將他整個人往後帶,直到撞上底端的牆壁才停下來。

  「咳⋯⋯啊啊!」

  「天夜!」

  但千封沒有解除能力,從他血流如注的手臂延伸出的固態血液就像刺穿吸血鬼的木樁,此刻依舊牢牢釘在天夜胸前。

  不過天夜沒有就此認輸,他好歹也長期忍受了諸多痛苦的實驗,不過就是被貫穿胸口,他可不想輸給挨了兩槍還發動攻擊的千封。

  「唔⋯⋯!」

  天夜抓著緊握在右手的手槍準備反擊——

  「唔啊啊啊啊!」

  卻在握緊的下一秒,遭到從固態血液橫向衝出的新尖刺,連著槍柄一起貫穿整個掌心。

  天夜仰賴的武器就這麼斷裂,零件和裡頭的殘彈全散在一旁。

  而且不只手背,不知千封是故意的還是無法細膩控制能力,新冒出的尖刺不只一根,眾多的尖刺分別刺入天夜的大腿和地板。除了痛楚加劇,他更是動彈不得。

  「唔⋯⋯嗚!」

  儘管如此,天夜依舊不想屈服。

  他的左手順手抓起散落在一旁的碎石,直接往來到面前的千封身上砸過去。

  但這次的攻擊千封看得很清楚,他不發一語,利用手中的鐵桿輕鬆揮開那些石頭,接著抬腳就往天夜的頭踩下去,天夜的腦袋直接狠狠撞上身後的牆壁。

  「唔⋯⋯咳!」

  腦袋受到這般衝擊,天夜隨即感受到一股膨脹的疼痛在腦袋裡散開,隨著嘴裡咳出流入氣管的鮮血,他的身體也開始有些麻木。

  這下真的無法動彈了。

  天夜勉強睜開一隻眼睛瞪著千封,只見千封也睥睨著他。

  那眼神和千封之前攻擊泰德時一樣,沒有一絲溫度。

  「唔⋯⋯」

  ——為什麼他有辦法用能力做到這些事?

  隨著當時首次感受到的恐懼再度襲上心頭,天夜的腦中沒由來地浮現這個問題。

  為什麼千封的能力這麼強悍,自己卻好像什麼都辦不到?

  他們到底差在哪裡?

  「天海千封!」

  正當千封要繼續攻擊天夜時,一旁的費利爾發出大吼。

  千封停下所有動作,腳也從天夜頭上挪開,然後慢慢地、冷冷地撇過頭。

  這是千封第一次看見「從容」從費利爾臉上消失的瞬間。

  只見費利爾就站在五公尺外的地方,以嚴肅的表情看著他。

  或許是認為槍對付不了千封,費利爾手上的槍並沒有對著他。

  「你現在是想把我們所有人殺光嗎?」

  「⋯⋯⋯⋯」

  千封沒有回答。

  「哈⋯⋯你想殺就殺吧。」

  費利爾看了一眼天夜,隨後丟下手中的槍,並張開雙臂,示意他不會抵抗。

  「不過——」

  接著他話鋒一轉。

  「你可別以為把我殺了,就能從此解脫。」

  「⋯⋯什麼?」

  「你以為只有我在進行能力者的研究嗎?說到底,你以為我一間製藥公司,有辦法賺到這麼多研究資金嗎?啊,跟小孩子說這個,很難懂是嗎?」

  說到此處,費利爾那張扭曲噁心的面容再度掛回臉上。

  「我的實驗資金絕大部分是政府提供的,換句話說,這個實驗受到政府公認。你現在毀了這個設施,也逃不出政府的控制。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風貌。從你父親把你賣給我開始,你就沒有什麼自主權了。你只是一隻實驗動物。」

  「⋯⋯⋯⋯」

  千封默默聽著費利爾的話,卻聽不太懂他在說些什麼,只截取到「就算把他殺死,也解決不了問題」這條情報。

  意思是殺了他沒有任何價值嗎?

  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為沒有意義嗎?

  「⋯⋯不對⋯⋯」

  千封輕輕吐出否定。

  因為他知道有個問題能獲得解決。

  ——只要殺了這些人,他的心就能痛快些。

  「沒錯⋯⋯」

  這個想法才剛浮現心頭,千封原本稍微恢復溫度的眼神,再度降到冰點以下。見那雙令人不寒而慄的眼神看著自己,讓費利爾首次體會到什麼叫做寒毛直豎。

  「呵⋯⋯雖然洗腦不確實,這陣子灌輸的觀念倒是很成功啊。」

  費利爾以自嘲的語氣說道。

  「但你可別得意。我說過,你是我的實驗動物,別以為你能反咬我一口!」

  當費利爾吼完這句話,被千封釘在牆上的天夜也隨之行動。

  他用沒有受傷的左手,抓著刺進胸口的固態血液,然後發動能力干涉千封對這些血液的控制。

  下一秒,固態血液產生新的尖刺,全部對準了千封的身體快速延伸出去。

  「⋯⋯唔!」

  眼見連接左手臂的固態血液竟突然冒出不在自己控制之下的尖刺,千封猝不及防,除了手臂,側腹也被貫穿。

  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的他,只能先解除能力,捨棄固態血液,同時忍痛拉開和天夜的距離。

  「嗚⋯⋯呼!」

  「咳咳⋯⋯!」

  失去能力控制的鮮血灑了滿地,在他們兩人之間形成一道分隔線。

  天夜沒有趁勝追擊,而是為了重整攻勢,選擇調整急促的呼吸,和千封彼此互瞪。

  「你⋯⋯居然把我的能力⋯⋯!」

  千封抓著不斷出血的側腹,咬牙發出吼聲。

  但天夜並未聽見千封說了什麼,彷彿出神般地張嘴呢喃:

  「不夠⋯⋯還不夠⋯⋯」

  干涉能力這種事照理說不可能辦到。

  若要比喻,干涉能力就像干涉他人的大腦,奪取身體的控制權一樣。

  對能力者來說,自己以能力支配的事物,就像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不是說想干涉就能干涉的。

  但天夜用自己的能力瞬間改寫千封的能力對血液的支配。若沒有優越的分析能力,以及操控能力的手腕,根本不可能成功做到這種事——不,以這個時間點來說,天夜並沒有那種能力,應該只是靠感覺做到這件事。

  然而不管怎麼說,他這個作為都為他的未來奠下基礎。

  「快⋯⋯還要更快⋯⋯」

  這是天夜的能力進化的瞬間。

  也是兩人的能力產生分歧的瞬間。

  千封擁有總量高於天夜的能量,以及強悍的破壞力。

  天夜則是擁有出色的應用與延展能力。

  「更快⋯⋯!」

  天夜隨著這聲大吼,握緊剛才被貫穿的右手掌,鮮血隨即從中噴出。接著他舉起右手,用力甩臂將手上的血甩出去。

  「什⋯⋯!」

  點點鮮血在能力的作用下銳化,已經擁有十足的殺傷力。

  不過不只如此,天夜將甩出去的血液再用能力加速,變成比子彈速度還要快的攻擊。

  除了硬化和銳化,這是天夜第一次成功應用能力,做到「加速」效果。

  「唔⋯⋯!」

  面對快到看不見的攻擊,千封也只能盲目利用身邊的火焰抵擋。

  但就像一開始被天夜開槍打中一樣,千封的火焰防不了被天夜的能力包覆的物體,那些血液形成的子彈就這麼越過火焰防線,貫穿千封的身體。

  「唔⋯⋯啊⋯⋯!」

  天夜的攻擊主要落在千封的胸部一帶,傷口的血流入氣管中,造成呼吸困難。

  「咳咳⋯⋯!」

  但天夜也一樣。

  千封的第一道攻擊刺穿天夜的右胸,別說氣管了,肺葉直接受到損傷,此刻也讓天夜喘不過氣來。

  「呼⋯⋯呼⋯⋯!」

  「咳⋯⋯呼⋯⋯」

  兩人互相對峙,同時雙方的本能也感覺到接下來將會是最後一擊,因此彼此都不去在意身體的不適與傷痛,而是集中在即將做出的攻擊上。

  這時候——


  ——砰!


  一道槍響傳出。

  射穿千封的大腿,同時也射斷了他的專注力。

  「啊⋯⋯!」

  千封沒有跪下,而是直接倒地。

  短時間受到這麼多嚴重的傷害,此刻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了。

  「唔⋯⋯」

  「到極限了嗎?」

  費利爾走來,手裡拿著他剛才丟棄的手槍,狂妄地指著千封說道。

  「呼⋯⋯呼⋯⋯」

  「還想用能力就用吧。」

  儘管已經倒地,光看千封的眼神就知道他還沒放棄反擊。

  但費利爾卻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態度。

  「前提是,你有那個本事的話。」

  「唔咳⋯⋯呼⋯⋯!」

  「你應該學學不可以隨便把血當成武器攻擊。人啊,一旦失血過多,是會死的。」

  「嗚⋯⋯」

  手臂的貫穿傷,胸部和側腹的傷口,加上剛才被射中的大腿穿透傷。

  全都在聚集了眾多血管的位置。

  戰鬥時集中的精神一旦中斷,就很難再恢復,身體的所有異常況狀會因為腎上腺素分泌量減少,一口氣席捲而來。

  那讓千封除了無法集中精神使用能力,視野也快速模糊,從費利爾嘴裡發出的聲音更是逐漸遠去。

  「不過你放心吧。」

  費利爾蹲下,粗魯地抓著千封的頭髮,將他的頭抓起來,直到靠近自己的臉龐。

  那張彷彿塞到千封眼前的猙獰面孔這麼說道:

  「我會幫你治好,你不用擔心自己會死在這裡。放心吧。」

  最後那句「放心吧」不斷在千封的腦海裡迴響。

  本該覺得噁心的聲音,此刻卻什麼都感覺不到。

  千封模糊的視野逐漸轉暗——他就這麼閉上了眼睛。

  見千封失去反應昏倒,費利爾鬆開抓著頭髮的手,接著站起。

  「你做得很好,天夜。」

  他一手拿著手機準備聯絡人,一手胡亂揉著天夜的頭,道出讚許。

  天夜一直到現在還是忘不了。

  當時父親那副宛如惡魔的笑意——



【待續】


後記:
大家好,我是工作又排滿了行程再度被追殺的阿悠。
最近過得超充實,但轉頭一看在後面排隊要翻譯的書,不免覺得壓力有點大XD
沒稿子的時候擔心沒錢,有稿子的時候擔心翻不出來,人真的很愛亂擔心。
話說下次更新又要換新圖了,但目前還沒好,所以我會技術性脫稿(欸
總之就是這樣,我們下個月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281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字不夠
是久違的戰鬥場面呢,宿命的對決,千封、天夜二選一,我應該誰都不會選吧,選姊姊吧~

04-21 09:31


姊姊股很穩定,買下去就對了~04-21 10:23
凡生
小悠工作加油喔~~~[e22]

04-22 16:35


感謝凡生~04-22 19:20
該隱
我現在每天也過的很充實呢......((眼神死
在營裡還是來幫阿悠打個氣:D

04-22 20:08


歐買尬,該隱居然上線!!!!
太珍貴了,要拍照留念(?)04-22 20:28
悠閒紅茶(冷卻中)
先祝阿悠工作順利!
簡而言之,本次的戰鬥就是兩個男孩拿硬硬的東西互捅對方嗎XDD

04-26 00:19


呃,是沒錯,可是說法wwwwwwwwwwww04-26 11:18
泥花病森林のVic.
這篇的主題原來是正太互攻的部分嗎(看著上面大笑)(並不是

05-02 10:31


每次紅茶都會幫我歪得很精湛XDDDDDDD05-02 11: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yuuki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的球隊生活日誌(三)什... 後一篇:問題開箱之你敢問我就敢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djhs20173
野貓的繪圖小屋更新囉~!試著畫了可愛的鯊鯊>< 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