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千湖之國》 第二十回.「燃燒的千湖之國、永無止境的瘋狂!」

作者:飛空動煙雪│2021-04-19 22:46:23│巴幣:1,136│人氣:220


《二手索米與千湖之國》
第二十回.「燃燒的千湖之國、永無止境的瘋狂!」



「露西亞,據聖戒規定,妳的身體是用來侍奉誰?」

「太陽女神大人。」

「好孩子,太陽女神給予人們平等的關愛與支持,接下來妳將肩負起消滅頭足魔的重責大任。」

光之聖女,又被稱為聖職者,她是和太陽女神訂下契約的特別存在,也因此不能和人結婚。

但聖女也有提早卸下使命的先例。

據說,那是某一任露西亞的命運變卦。

小鎮上有一名心儀聖女的少年,他象徵性地替露西亞頭上金冠的蠟燭一一吹熄,從此這名露西亞就被開除教籍,她將不得再以太陽女神為信仰。

長相廝守的兩人將永遠在見不得光的黑暗中迷失自己。

神職人員務必嚴守聖戒,否則將萬劫不復,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卻讓每一任露西亞都在心底懷抱浪漫又不敢越矩的幻想。









「頭部的一槍並未造成致命傷,我得用「北極圈特快」找出閻神蛸的致命之處!」索米語音嬌柔、身法輕盈,卻是頭足魔首領最為忌憚的大敵。

一場激戰展開,美貌與醜陋形成光與暗的絕頂戰役,閻神蛸起手落足碎地裂石,反觀索米握槍衝刺、飛閃即逝,一秒如快雪在東、下一秒如雷霆在西,迴風掠影、瞬影神分,閻神蛸難以定奪,好像同時與四人開戰。

「蛸會抓住這隻狡猾的兔子。」

閻神蛸生有八隻觸手,每隻觸手上都有兩百多個人臉般猙獰的吸盤,喚來四重洶湧如浪、製造大小不一的裂空氣旋。

索米心靜意定,全身宛如被一股柔和的暖風包覆,腳底軍靴連踏數轉,從氣旋中翻浪而出。

「超乎尋常Sisu使用者的速度...她簡直就是雨燕的化身!」

片刻之間,閻神蛸以全速追著索米,兩人繞行數圈,只要再追上一步...
卻是永遠差了這一步。

閻神蛸口中的鳥類作為地球上飛行極快的動物,更能在暴風雨中飛翔。

索米手持莫辛納甘步槍,背後記憶披風正排列成新月形,作為一對適應風速、風向的翅膀,這能幫助她在惡劣的天氣中保持穩定輸出--

「呼...呼呼...」

閻神蛸略顯疲態。

「好!」

速度上的優勢讓索米決定反守為攻,披風震出氣鳴,精準、速度、戰鬥技巧的差距讓少女穩穩佔得上風,砰砰砰砰砰五聲槍響,閻神蛸被步槍子彈命中的傷痕又添了數處,背後觸手搭配五重浪先後擊出。

「閃避專注LV.7!」

索米以七階的閃避專注一口氣看穿了攻擊方位,閻神蛸只感清風撲面,兔子的矯健身姿閃至面前,白色手套凝聚雪花之光,「北極圈特快」的電漿球予以重擊。

「...蛸就是故意讓妳擊中,抓到妳了。」閻神蛸悶聲一哼,早已有備,以七重浪形成的潮流氣旋阻擋電漿球,本體向後躍開,四隻觸手彼此交纏,以數百公斤的重量朝索米面門使勁揮擊!

索米眼看四肢交纏的觸手有如吊車拋甩的鐵球迎面砸到,右掌飽提Sisu凌厲拍出,碰的一聲,兩股磅礡巨力空前震撼,腕足被斜斜擊飛,不料另外四隻觸手隨之而來。

「方向、力量相同的連續攻擊...被這一擊打中,仿生頭骨可能會碎掉!」索米感到手掌機身出現裂痕,皮膚更被吸盤給活生生剝裂,她向後扔出電漿球。

「北極圈特快」會在發射同時鋪出鐵軌,索米與電漿球能在鐵軌上交換位置,但哪怕是瞬間移動,兔耳髮箍仍被觸手當場粉碎,一頭亞麻髮凌亂灑落。

「妳與西亞小姐的無間配合正是在1939年阻止偉大之主降臨的最大威脅。」閻神蛸看著被高溫燙傷的觸手,語氣中藏不住厭惡與怒火,即使在剛才的攻防中反應迅速,牠的下腹更是一片燒灼後的痕跡。

「聽蛸先生這麼一說我就徹底安心了。」

「喔?」

「你知道這是我的記憶世界、也認定我就是索米,以後還有什麼好懷疑的呢?」

索米用澄明的思緒、巔峰的實力在閻神蛸身上印證了真相。

另一邊,NO.1、2、3協助救世軍以衝鋒槍襲擊頭足魔,浩浩蕩蕩的千人部隊展開夜戰廝殺。

「一般人會在看到我們的眼睛後發瘋。」凜冬謎掛著面具、嘴上自信一笑,「妳們有多少Sisu使用者?」

芬蘭軍中除了猞猁、馴鹿、狼貛、白鼬、海鵰等五人之外,另有九名能力較為平凡的Sisu使用者,面對數量驚人的頭足魔,就算這十四名使用者都變成菁英人形,也處於壓倒性的劣勢。

「怪物,妳以為我們沒有準備嗎?」NO.2推了推眼睛,「這是光之聖女命人打造的日輪環,可以讓普通人暫時免疫頭足魔的視線。」

「不可能!」凜冬謎大驚失色,轉身逃跑,卻被猞猁、馴鹿、狼貛、白鼬、海鵰擋住去路。

「可悲的人渣,枉費妳給人的感覺像極了西亞小姐。」狼貛啐了一口。

「妳們...認識西亞?」

「我們從軍校畢業的時候,曾受過她的教導和照顧。」猞猁說。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如泣如訴的真摯語調,猞猁、馴鹿、狼貛、白鼬、海鵰等五人懷抱疑雲朝凜冬謎發起攻擊。

凜冬謎除了身法詭異,僅有一把將發未發的手槍,面對五人合力的天羅地網,伏法也只是時間問題。

頭足魔當中除了以蘇軍肉體大量生產的低階單位,還有數百名中階戰士,以及數十名長得很像食人魚的精銳親衛隊,但這些奇形怪狀的怪物面對的可是無路可退、發誓保護家園的芬蘭士兵。

救世軍穩中取勝,在索米的領軍下士氣高昂!

然而露西亞帶領的病患手上同樣配有日輪腕,這項裝備幫助他們克服寒冷的湖泊、步步來到水深及腰的位置。

露西亞開始祈禱。

「太陽女神...請保佑我早點完成儀式。」

清冷的月光灑在湖面,此時彷彿成了一顆溫暖的太陽。

溫暖、莊嚴,像母親一樣呵護自己,到底是幾歲被選上成為聖女的?

她早就不記得了,但從此以後女神一直陪伴著孤單的露西亞,痛苦的時候在、悲傷的時候也在。

雖然一個人很孤單,但只要有保護人們的力量,這也是應該付出的代價。

湖面浮現一道巨大的螺旋星陣,構圖之複雜,甚至能在美術館的成名畫作上窺得一二。

露西亞以前都是將夢魘逐一吸收,並未感到異樣,此時成百上千的夢魘迅速入體,人們的盼望、期待、怨恨、妒忌、悲苦有如一陣又一陣的颶風,不停拉扯聖女的靈魂、腐化她的腦細胞,要將露西亞在一片狂風暴雨中絞碎--

她只要閉上眼,就會在意識中遇到假想的危險、被想像出的恐怖殺手追趕、從高高的樓頂跳下。

從今以後,露西亞的腦細胞將永遠得不到休息,夢魘帶給光之聖女的影響就像是無法治癒的憂鬱症,哪怕周圍充滿愛她的人,也將孤寂地走上精神失常的絕路。

如果持續進行儀式,她將在瘋人院度過餘生。

露西亞在痛苦中微微露出笑容。

希望會傳向彼方,大家將在沒有夢魘的故鄉重新開始生活,儀式看似順利進行。

轟。

一道悶雷響徹天際,溫暖的太陽消失了...

露西亞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般的暈眩,眼前的湖水產生了比冬季更加寒冷的深淵。

「露西亞...聖女...救救我...」

病患們的靈魂被一股神秘力量抽出體內,從湖面渺渺升起、直向天空,漫天星海早已被闇雲覆蓋。

看不見盡頭的極巨大觸手在雷聲隆隆的雲層間起伏擺動--

光是一個吸盤就有藍鯨般的大小,與之相比,人類在浩瀚的宇宙神秘面前小如微塵。

儀式出了差錯?為什麼大家沒有痊癒,反而被...

露西亞茫然失措,額頭、臉上都是不安,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周圍只剩下人們的淒厲呼喚,無論跑到哪裡,魂魄脫體、成為某種神祕巨大生物的養分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一個人死前的呻吟與哀號已是慘絕人寰。

何況是成百上千的人在臨死前的恐懼與呼救?

停止!

快停止!!

為什麼,無法停止儀式?

思緒昏昏沉沉,她無法解釋、無從分辨,向她伸手的病患被一一吸入上空,消失在烏雲之中,露西亞四肢卻像是被釘住了動彈不得,內心彷彿被施予魚鱗刑般,一刀、一刀割著肉。

「怎麼一回事?」

白貂等人驚駭不已,就在此時,一顆子彈打破了僵局。

索米朝一名士兵手上的日輪環開槍,士兵驚悸猶存的摸摸身體,只是在確認自己還活著。

「日輪環是儀式的工具...」索米恍然大悟地叫了起來,「快點把手上的日輪環扔掉!」

「索米,妳光是這麼喊又能救多少?這一切都是我們精心準備的騙局,恭喜妳們,千辛萬苦的跳了進來。」凜冬謎伸手掐住猞猁的脖子。

「原來...妳一直在故意示弱!」

「沒錯。」凜冬謎用力一扯,猞猁脖子發出喀擦的斷裂聲,四肢無力地垂落地面,「親衛隊,這幾名無聊的Sisus使用者就送你們當補品吧!」

說完,凜冬謎將猞猁的屍身拋入親衛隊,飢餓的頭足魔親衛隊張口就咬,將屍體扯得七零八落,腸子、內臟更被挖出來當成珍饈品嚐。

「吼吼吼--」

親衛隊展現出食人魚超乎想像的咬合力,不論是槍械還是金屬,在牠們堅硬的牙齒面前堅持不了三秒鐘。

九名能力較低的Sisu使用者當場這群人魔咬成碎片爛肉,馴鹿、狼貛恨得咬牙切齒,但為了掩護白貂、海鵰兩名少女,只能以Sisu拼命承受攻擊、苦苦支撐。

此時來不及拋掉日輪環的救世軍魂魄被吸上半空,而那些僥倖避過的人不是在頭足魔的視線下發瘋、就是被飢餓的海底怪物給生吞活剝,變成了一面倒的屠殺。

凜冬謎神色淡然的走向光之聖女,露西亞這才驚訝地發現,這名女性的穿著、打扮竟然和自己夢中經常出現的太陽女神一模一樣,只不過臉上多了一張古典優雅的面具。

「女神...這是怎麼一回事?您快點想辦法救這些人!」

「如果我說不呢?」

「不行,這麼殘忍的事--」

「妳是宣誓信奉我的聖職者吧?」

「但是、我...」

「看起來,妳的信仰也沒有多少份量,固執己見也要有限度...難道妳想背離女神,去拍神代一弦和西亞公主的冷屁股嗎?」

「假如妳和頭足魔是一夥的,那我到底是為了什麼...」露西亞臉色越發蒼白,全身都因細思極恐而發顫。

「露西亞,這是妳第一次讓女神失望了,妳要忤逆我到底,還是看芬軍在此領受天罰?」

「姐姐,發生了什麼事?」NO.1焦慮的望向凜冬謎與露西亞的對談,
「露西亞是敵人?」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但露西亞的樣子不像是頭足魔一夥,先架起碉堡、掩護倖存者突圍!」

在索米的領導下,三名擴編人偶同心協力,她們使用腰帶上的攜帶型力場盾,只見四面能源盾摺疊、彼此連結,形成臨時的碉堡通道。

「大家,快往這裡逃吧!」

天上飄落了雪,映著滿地的血紅,四把索米衝鋒槍瞄準頭足魔最多的地方,姊妹四人在大雪中眼神一凜,槍管共鳴呼嘯。

一股驚天動地的銀風槍彈橫掃而出,阻斷後方追兵,在頭足魔的人海攻勢下開出一條退路,挫敗的芬軍眼看生路乍現、倉皇逃亡。

「這一次妳無法阻止偉大之主,索米!」

閻神蛸、凜冬謎兩人身上氣息全變,力量源源不絕提升,但這一次牠們不再針對戰術人形,而是將海嘯一般的力量施放在來不及逃向碉堡、滿目瘡痍的芬軍身上。

索米空有一身卓越的性能,要帶著三名擴編人偶逃離現場並非難事,但要解救露西亞和殘餘的救世軍,那就半點也談不上了。

只見閻神蛸彈指間,八重浪震撼沖刷,馴鹿、狼貛兩名Sisu使用者當場血肉橫飛,真的只是...掃蕩而已。

「我不能坐視不管!」索米救得數百人,換上步槍朝閻神蛸開了三槍,親衛隊替首領擋去子彈,從四面八方殺出,索米拖著電漿球環繞一圈,將食人魚盡數化為滾燙的灰燼。

閻神蛸以猙獰的觸手撲向海鵰、白鼬,牠從來就不敢小看索米。

「蛸就知道,妳一定會來救這些雜魚,無論妳的速度有多快,只要知道了目標,就不難抓到機會。」

索米毅然放下武器、雙掌併推,將海鵰、白鼬兩人拍出數米外,閻神蛸藉機從中攻入,四隻交纏觸手以八重浪的強烈氣旋打在戰術人形胸前。

「這是精心為妳準備八段連擊,算是蛸對頑皮兔子的懲罰。」閻神蛸觸手接連抽出,一鞭更勝一鞭,在這八隻觸手連環打擊之下,足以將一架巨劍士拆成無數碎裂的零件。

索米感到全身仿生骨骼發出啪啦啪啦的碎裂聲,她口噴鮮血、摔了出去。

「不、不會在這裡倒下。」索米揉揉眼睛,只見三名索米妹妹為了救自己而出手纏鬥閻神蛸,卻被氣旋掃了出去。

她拼命忍住傷創,按住膝蓋、一個箭步奔向地上衝鋒槍,不料這把槍被閻神蛸的吸盤黏住、向後一抽,隨後又是一鞭朝索米砸去。

儘管索米失去衝鋒槍,右足踩住閻神蛸觸手,借這彈力十足的章魚腕先沉後登、縱上半空,反手握住刺刀,速度快到像是憑空消失...

閻神蛸看不清兔子的去向,只能以八重浪的空氣激流罩住自己,護得風雨不透。

「北極圈特快」從左翼襲來,閻神蛸側身繞開電漿球,嗡的一聲,索米從後方透圍而入。

閻神蛸閃避不及、頭皮被鋒利的刺刀削去一層,正要反擊,索米一個迴旋踢踢開千斤重錘般的觸手,又以北極圈特快掠身至身側,手起刀落,戰術刺刀已從前額穿透而過!

「蛸在1939年就經歷過這討厭的戰術。」

頭足魔首領明白如果不是體質特異,自己早就死在索米的連環技中,牠面如死灰的抬起頭,用頭部狠狠撞擊索米的臉。

在飛濺的血液中,閻神蛸蹬地以膝關節猛擊索米下顎,抓住受傷嘔血的索米以拳頭打穿下腹,又將她往上一扔,高舉一腳將之用力踐踏在足下!

閻神蛸每一擊都混入了九重浪的破壞力,滿身塵埃的兔子心智雲圖受到重
創,當場昏了過去。

「這隻野兔頑強得緊啊...拉比,我們真正的祭品到手了。」閻神蛸哈哈大笑,就連觸手上的吸盤也跟著裂嘴嬌笑,發出尖銳的娃娃音。

「非常好。」凜冬謎眼看大勢底定,順勢摘下面具。

那是一張詭異到恐怖的臉孔,兩人共用一顆頭顱、一對五官更長在同一張臉上。

「貴安,我是DP-12,來自未來世界的霰彈槍人形。」

此時第二張嘴開口說話,「而我是瑞典公主,深冬.薇茵。」

凜冬謎與DP-12共用著同一具軀體!

「我不會在意女神的臉孔...但您有這麼殘酷,能坐視數千人命在一夕間消失嗎?妳會選擇和頭足魔合作,殘害我重視的同伴嗎?」

露西亞想到自己過去對太陽女神的敬重,哪知在女神和藹親暱的外表下,竟然藏著從未設想過的惡毒算計,心中又是慚愧、又是悲傷。

「呵呵,妳在質疑自己的信仰?人可不能因為女神給予拯救才選擇相信,這是盲目的背叛,妳最好祈禱我會大發慈悲,寬恕這些愚不可及的凡人。」凜冬謎看向索米的眼光無比怨毒,「如果不是她,我們也不會在1939年被芬軍合力擊敗,這一次...歷史將要改寫了。」

「改寫歷史?」

「露西亞,妳不用了解太多,妳只需要明白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妳受到的委屈、長久以來的寂寞,都是為了實現偉大之主的再次降臨,妳不會再抗拒自己的命運吧?」凜冬謎柔聲安慰道。

「那我的人生...全部都是妳的安排?」露西亞一怔。

「妳身上的詛咒、所謂對付頭足魔、淨化夢魘的力量,全都是我一手自導自演的劇本。」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可能是真的!」露西亞聽得毛骨悚然,開始歇斯底里的低語。

不是。

可是就算祈禱也心神不寧。

皮膚好熱、好燙、好癢。

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長出來的樣子。

噗哧。

背後穿破雪白肌膚的八隻觸手又小又短,宛如初生般的嬰兒,印證了無情的真相。

「妳是我的血脈,露西亞,不論是在真實的1939年、還是在這個虛擬與現實相疊的空間內,妳都是我的孩子。」凜冬謎把手指在露西亞的下巴滑了滑,「否則妳怎麼能受得了如此龐大的夢魘之力?」

「不可能,我是露西亞,太陽女神欽點的聖女啊!」露西亞害怕地大叫,卻無法驅散內心的恐慌與背後靈活擺動的觸手。

「好不容易能以真面目團聚,妳卻不願意叫我一聲母親?」凜冬謎嬌媚婉轉地問,替女兒解開了身上動彈不得的束縛。

「是我不對嗎?是我...害死了這麼多人嗎?我原來壓根不是什麼守護人們的聖女,而是一名傻傻的人偶...」

露西亞看著極光湖中漂浮的屍骸,一千多名芬軍和千湖國全部的病患。
死了。

大家都死了...千湖之國正在熊熊燃燒。

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露西亞,回答我,妳有為信仰犧牲的覺悟嗎?」凜冬謎想替她摘下作為聖女象徵的蠟燭金冠。

露西亞卻抱住頭上金冠,拼命搖頭、不願放手。

這是她僅有,證明自己曾是聖女的東西。

「闊別多年,成長的果實終於到了豐收的時候。」閻神蛸反手將露西亞頭上的蠟燭頭冠擊落,「珍惜妳擁有的一切,孩子,給蛸好好正視自己的身份!」

說完,閻神蛸用腳將那頂聖女的象徵給踩得粉碎,觸手更粗魯的撕掉女兒身上的衣服,凜冬謎只能選擇閉上眼睛,不去看這一幕。

「我不會接受,不會接受妳們的做法...!」露西亞在地上的碎片中抓呀抓,掏得滿手鮮血。

什麼都看不見。

一直堅信的事物就這麼崩塌了。

神聖、慈祥的女神在現面後就變成了陌生的東西。

閻神蛸怒不可遏、掌摑露西亞,全身赤裸的聖女有如被拔掉羽毛的鳳凰,任憑白裡透紅的雪肌打得浮腫瘀青。

「蛸也是妳的父親,如果妳執意要相信神代和西亞的鬼話...蛸會把妳的雙腿打斷,再將妳的手骨打斷,妳的再生機制會將它們自動接回,但蛸會再次將之擊碎,直到妳願意服從為止。」

「閻神大人和我的一名同夥的父親很像。」DP-12笑得合不攏嘴,拍手叫好,「太美麗了,HP-35的童年估計也是被暴力支配。」

「被暴力支配,這就是被頭足魔統治的下場。」露西亞心下惻然,「神代、Model L、西亞小姐...原來你們真正要對抗的敵人是我...我是神代的敵人,幸好...提早明白了。」

眼淚隨風飄散。

作為燃燒至終點的夢幻泡影--

凜冬謎默默注視著露西亞,雖然女兒背後長出了頭足魔才有的觸手,但膚色晶瑩、容貌光華嬌美、一對胸部碩大渾圓,竟遠比自己年輕時更加美麗動人,不禁對露西亞流露幾分憐惜之意,但這份感情立刻就被偉大之主賦予的使命給沖淡了。

「偉大之主的計畫比露西亞的感受更重要...最終階段開始。」

天空中的神祕生物吞噬了大量的靈魂,釋放出前所未有的能源波,整個記憶世界的人類被無窮無盡的瘋狂掩沒...

冬季戰爭的兩國軍隊竟然開始自相殘殺,彼此殺紅了眼,恨不得將對方撕成碎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270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內蓋夫|二手索米|小說|RFB|K2|少女前線|FAL|Mk23|索米|少女

留言共 9 篇留言

幻玄櫻
感覺開始飆車了

04-19 23:11

飛空動煙雪
最後這幾篇劇情節奏確實過快,很多設定都想慢慢寫,但最後只能整理濃縮成22回結束的長短了,多少有點婉惜04-24 21:20
白煌羽
辛苦啦

04-19 23:23

飛空動煙雪
不辛苦 謝謝白白的鼓勵(抱﹚04-24 21:22
deadking
此時的神代繼續在女兒的面前,慢悠悠的在巨大頭足魔體內插啊插啊…

04-19 23:40

飛空動煙雪
這邊趕不上這個主角的腿實在太短,神代你說跛了,那都多久以前的設定了04-24 21:23
香蕉你個芭樂
這是量子糾纏改寫歷史 平行時空
我想不到還有什麼形容了
神代還不快點來~~

04-20 00:12

飛空動煙雪
神代終於騎著小安康魚過來救場了04-25 22:19
香蕉王
露西亞QQ 神代再不來要全滅了

04-20 00:18

飛空動煙雪
露西亞這邊很讓人心疼[e3]付出了一切卻完全都是父母無情的擺弄 04-25 22:18
聖★
沒想到露西亞居然是蛸的後代…神代啊,快來啊!能解救索米、露西亞,還有終結這慘劇的人只有你了
神代:等等我,BGM還沒跑到那

04-20 07:16

飛空動煙雪
聖女墮落成怪物,一切的經歷都是父母刻意的安排,崩潰的露西亞現在也只有神代能拯救了,去吧指揮官,趕到巨乳聖女的身邊!

沙沙:男人,嗚哇(鄙視)。04-25 22:22
翔君
一直以來的信仰都是別人一手策畫的劇本,自己的存在只是實現他人計畫的道具……
能把露西亞從絕望裡拯救出來的,果然還是只有神代你了啊,快點過來吧!

04-20 12:08

飛空動煙雪
露西亞是最需要被拯救的,被剝奪一直自豪的身份,看著碎裂的聖女金冠很讓人心疼...04-25 22:21
外星狗
索米在證明自己,露西亞在懷疑自己,結果神呆你在afk???(好樣的我還不檢舉

04-22 10:02

飛空動煙雪
神代:其、其實我也很忙,
沙沙:舉例來說呢?
神代:忙著在教堂刺探敵情 (心虛)
沙沙:根本就是去看巨乳聖女的! 這還不是中計了嗎?!
04-25 22:20
米靡弭瀰羋
居然一個全軍覆沒O AO!!!
QwQ 露西亞好可憐阿,一心想要犧牲自己的覺悟卻換來無情的背叛
霍華路斯你知道你完美的女孩其實有八隻觸手嗎(゚∀゚)
霍: 那不是更好!!!!

中間大章魚的攻擊不禁讓米米想起了閃電八連鞭(*゚∀゚*)

是說索米也被打得太慘了吧O AO!!!

04-22 10:05

飛空動煙雪
其實我一直想替海鵰、白貂兩名使用者加戲,索米那個連環攻擊包含了章魚燒上一次被成功阻止的恨意,因此出手特別兇殘,聖女變成怪物,一世情長,願善良的聖女能有個好的結果...04-25 22: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理想與現實... 後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osolivier巴友們
小屋繪圖再次更新~~!歡迎入內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