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53 - 永續複製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09-03-22 01:47:20│贊助:0│人氣:1078
我並不在乎一切善惡,一切的對錯

我本身的存在已經是一個錯誤,我本身的存在就是為了被抹殺而存在
有誰接受得了這樣荒唐的事情?

誰會尊重這樣子的規則

如果是神明的旨意,我就要和神明對抗

只要生存,我可以決定什麼是價值

而死亡後,還會再有什麼呢?死亡後的正義,
誰會尊重這樣子荒唐的正義


Scene 53
永續複製


這是我可以做到,也是我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
英雄!昔日的光輝對我而言並沒有任何意義!

「釋格瑪!」
青色的英雄勇敢地前往過來

這是發生了多少次?為什麼要那麼愚蠢地走過來?
這個世界是如此,那個世界又是如此……

令人生厭地重覆著…

而又為什麼,要製造出如此龐大數量的垃圾世界?
你究竟想要幹什麼?Elpis。

「愚昧地保護人類!你知道自己的行為有多麼愚蠢嗎?」
我對著這個長的和我同一個臉孔的人吼叫

不,正確地說我是因為他而長這個樣子

英雄並沒有回應,他深信保護就是一切,他相信這就是絕對的正義
儘管每一次也是一樣,但是我打從心底希望有別的結果……
現在的我面對他並沒有任何恐懼,如果是以前的話,也許我會立即退下去命令其他人幫忙

只是現在已經再也沒有必要

透過門的另一邊,我看到的彷彿是真理
一切善惡,一切對錯

根本並不存在

所謂神明的旨意,就是我
而我就是為了帶世界走向終末的神

這樣子沒有意義的世界,單純為了滿足完美道標而實現的分歧點
像這樣子的棄置世界並沒有存在的意義

「走吧。」
少女的聲音誘導我而行

她充滿朝氣的告訴我她毀滅了多少個這樣子的平行世界
彷彿殺戮的罪惡感並不曾存在

是的……我們只不過只是在把Elpis沒有用處的數據清理而已。長久來沒有人打理的空間……只有頓積更多更多廢物,Elpis是白痴嗎?

還是他有必要如此心急的想看什麼成長出來…我是想不透這東西的想法了。

前方的光芒是帶領我們通往其他空間的門扉,身體被光芒所穿越。儘管每一次都是如此,這都不是什麼好受的感覺,神明是什麼?我曾經這樣子抱住疑問

「辛苦你們了。」
希雅兒對著我倆說,旁邊都是一堆長相和我旁邊那個人一樣的女僕,但是她稍微有點不一樣,也許是要更多幫手,希雅兒為她增添了一份智性,懂得人類一樣的思考

就像是當年的Omega Guardians一樣,一次只可以存在一個而已,其他的存在只是一件件沒有思考的人偶,空殼而已。

我們不需要任何理由去毀滅一個世界,只要是她所希望就行。

她會把這個腐敗不堪的世界拉下舞台,由她的神奇力量把世界進化到更新的境界
這是我永遠也達不到的境地,這也是為什麼她能如此深深地吸引人。

自由對於這世界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看著腐敗不堪的社會,你推也推不了人民做事。他們永遠只會期待更美好的成果,享受如此幸福的結局,只會抱怨目前的壞事,不看未來的境況。

每一個時代的人都只會躲在家中期待別人為他們做什麼,卻從沒有人會願意改變這樣子的境況。

即是我是這世界的王,我也改變不了人的心

面對再無奈的政策,只有看著眾議院那群混蛋而為所欲為。
把無辜的Reploid解體,把他們的屍體拿來換錢,再有什麼可以改變這樣子可惡的惡魔行為。

我可以期待這個世界會有什麼變化嗎?

會議之後,我們暫時擁有私人時間,現在並沒有急於和亞歷斯那夥人正面衝突的理由。大家也是為世界好而付出,如果好好的再談論一次,搞不好有合作的機會。

「主人,沐浴設施已經調校合當。」
「我不是說過我不想私人時間受到侵犯嗎?」

雖然有這樣漂亮的人偶在身旁是不錯的光景,可是一張又一張相同的臉站在眼前也太嘔心了吧?何況也不知道有什麼人在利用這些人偶的視野在監視

「我說妳啊!」
「欵!為什麼!」

靠在身後我的零嚇一跳了,被發現後她才慢慢的走了過來…
喂!別把臉靠過來!

每次看到這傢伙的臉,也回想起當時我沒有能救助她的景況…

「你從不會想是希雅兒的嗎?」
她會這麼無聊嗎?妳的腦袋大慨也秀逗了

「總之我要洗澡,把這些傢伙搬開。」
「為什麼要那麼麻煩?」
「洗澡是一件令人身心得以舒緩的事,妳這樣子的人是不會明白。」
「是很不明白。」

所以我才不想解析,這傢伙雖然和生前時擁有共同的記憶,可是不知為什麼頭腦跌了一個年齡層似的。當時那個常照料人的金髮姐姐形象全滅了。

零是不會使用電子精靈的人,那是一個天大的謊言,當時強奪闇精靈時巧妙作出一個假軀體來迴避,要說那是有血有肉的氣球人偶嗎?

當時她強攻過來要殺希雅兒,她應該不是這樣子魯莽的人才對。
我並不知道這個人想什麼,在想搞清楚的時候她已經被希雅兒處理了。
是的,我總是不自覺地和不少不可思議的人擦身而過。

現在這個孩子氣的零,就像沒有科技就什麼都不行的小孩子一樣,就連吃飯洗澡都是一點電子精靈就算數。照這樣下去次世代的孩子連進食功能也可以放棄……

「那一起洗吧!」
完全沒有問的意圖,自己已經衝進去,莫非零小時候也是這樣子毫無禮儀可言的嗎!難以置信是同一人物!當我進入洗澡房時,還是感覺有人在監視似的。

莫非希雅兒真的那麼有閒情逸緻?
這幕誘人不堪的光景我只她視而不見的,她擁有如此漂亮的身體,可是她究竟有沒有自己身為女性的自覺性的…
我先洗著她細長的頭髮,纖細長密的頭髮如布料似的,可是她就像寵物洗澡時一樣亂動……如此漂亮的女孩為什麼會粗暴成這德性的。輕輕順著梳洗時她會很淘醉似的,而逆向的話會立即瞪過來。

很好玩的玩具哩!

「其餘的妳自己洗好了。」
「我是沒關係的。」
「喂…喂…」

我沒有理會她,先去浸浴了。她卻好像很不滿的樣子,也只好走來一起泡。

「妳什麼時候學會電子精靈應用的?」
「後期追加的。」
後期追加,多麼微妙的形容詞,可想像到大慨是希雅兒連接她的思考部份時插入的新功能。

「你呢?」
為什麼會成了對話話題的?
「我忘了。」
她立即表現出很不俏的表情
「從前我並不知道電子精靈,只知道那一顆顆細小如玩偶的光點是電子精靈。而後來的戰鬥中漸漸找到了物理所不能做到的事情,當然也是模仿著同僚的。」
「是幻影嗎?我記憶中,你和他很合不來哩!」
零微笑起來,擺著一張犯規的可愛表情實在令我不能再正視她

……

想不到她還保留了那時候的記憶

「好了,洗好就出去了,不然會浸壞身體!」
「哦!」

她究竟雀躍什麼啊…真好奇她在沒有任務的時間究竟有什麼搞,只是偷窺女孩的私生活又好像…

「啊啊!這是什麼這是什麼!」

什麼是甩線風爭呢,才剛才洗澡就踏啪踏啪地走過我的房間

Damn it
又搞什麼了!我的休息時間都往那裡去了!

「這是別的世界的手信。」
零的雙眼好像發光一樣,很好奇的看著我房子的各式各樣收藏,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偶爾看到很獨特的物品就帶回來,有的是電子產品,也有的是立體海報,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會顯示出當時的社會背景與及文化。

「我說啊,妳想賴到什麼時候啊!」
「你就別在意好了。」
「我很在意!」

無論什麼角度看起來,她也是十足的女孩子,理應和我沒緣的普通女孩。只是她的異常身體強度使她被希雅兒看上和利用。說到底…換了是我也會起用她而放棄那個沒有用處的傑洛。

她既然想起以往的事情,那麼她也該知道是第三個了吧?而且周圍排列的都是隨時替代她的身軀,根本沒人會在意她本身的存在。

為什麼這樣子的情況她還可以笑出來的?

喂!
別把臉靠過來!

「在想色色的事情嗎?」
「才沒有!」
她用一個懷疑的表情望過來,就是別把臉靠過來!

「那麼是那麼討厭我嗎?」
「我說啊!妳真的那麼多閒情逸緻搞無聊的事情嗎!」
「欵?」
「真的那麼空閒不如協助希雅兒!盡快的把事情完結吧!」

我想起來
我並不是討厭她,只是每一次看到她的樣子,不禁會想起很多很多失敗的過去,而且……我很討厭這種如同零件一樣的人生,她真的沒有一絲的不安嗎?

我討厭!我很討厭這樣子的世界,人和物,什麼都只是一件件的零件而已。我死了,大不了再製作新一個X代替我。看似多麼風光的英雄式生活,可是不斷不斷地被一切迫使。

我只是想世界往更好的方向發展,但是一切的發展則與我背道而馳
人類,不肯退讓自己的利益,奢侈地花費快要用盡能源。他們還可以去抱怨Reploid不肯合作將自己解體節省消耗。

Reploid也不肯退讓,他們堅持自己才是最高的民族,是人類之上的存在。

由Reploid幫助和捐獻能源,理論上就如同人類捐血似的行為…不知什麼時候被扭曲成處刑,解體,獲利…

只不過是一些零件,只要砌回來就行了…

我討厭這個世界,一切總是在同一件事情上繞圈子,談一個根本不想談下去的會議,一致性通過的種種荒謬議案。這樣子的日子,會有改變的一天嗎?

「嗯,那我不再打擾你了。」
她一臉苦笑的樣子,沖沖的離去更使人擔心起來。

我知道我的語氣真的重了。

其實我不太想理會她,搞不好明天的她已經是別的個體,希雅兒只是利用很短的時間來複製這個人,而當時Omega Guardian用的可是整整數個部門的大計劃,當中參與的人數相信不止百人,這樣子迅速的複製技術真的不存在任何問題?既然是複製的話她應該也是會電子精靈才對…

會不安…誰也會不安的。看著一個個自己排列在此,就好像一個隨時也準備就緒的棺材。她究竟有多少東西屈在心底裡…

不是一樣嗎?

和我當時的處境,只有跟隨已定下的命運走著,只有把一切不可思議的歪理無視
避免走上複製X的末路,多不願意的事情也只好做下去

我的逝去,只有換來另一個我的出現,結局名為Omega X的男人仍然是沒有改變
仍然是淘醉英雄遊戲的小鬼頭,仍然是居高臨下的臭小子,儘管他本人知道,他根本沒有能力違抗

當時亞歷斯輕而易舉地打破了這個我認為是不可能打破的宿命

現在的零不是一樣嗎?每一刻也受著生活威脅的,一直如走鋼線的活著

「零。」

我還是放不下心情,心中印著她剛才那張憂鬱的面孔。
沒有人應門,只聽到一些煮食的聲音。可是卻好像一團糟糕似的,不時聽到一些敲擊聲音。

鏗鏗鏗鏗鏗

不知道跌了什麼在地上

「打擾了。」
我還是想看看她的情況,壇自地打開了門鎖。

房屋的震撼感給我不少的打擊,白茫茫一片,根本分不清上下左右,雖然所謂的房間都是由我們電子精靈運用而組成,可是為什麼會作的如此的樣子

只是這一瞬間,我明白了她一切也是裝出來
這空虛的內心完全在房屋中反映出來

「零!」
我抓住她的手,她在搞什麼!拿著一堆不知什麼的鐵塊,看起來像是料理,可是器具卻像謎一樣的東西,她不成熟的手藝弄得自己一團糟糕

不……為什麼?
我想起來,她曾經說過她的壞習慣,總是在有閒的時候會作一些料理,就好像餐廳的女僕服務生的服務同伴們,當時的我還覺得這種落差很奇怪。

「嘻嘻!再等一下好了。」
「不要再作了!」

我吼著她,緊緊握著她的手臂,不讓她動彈起來
「怎麼了,Jelly。」
「夠了!已經夠了啊!」

討厭!
所以我才討厭這樣子,複製這一回事
人生,個性和記憶

我們的一切都是被人強迫性決定下來,追趕著根本不是自己的影子。我們只得跟隨這唯一而不明的個性活下去。

我們只是一個連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產物。

我們永遠只有這樣子活下去,一生一世也沒有出生的記憶,一生一世也是活在數據下的虛偽生活背景……

一生一世也扮演著不是自己的那個原人物

「妳就是妳!沒必要強迫自己當回那個人!」
「你在說什麼啊,快好的了。」
「麥仕姆,幻影,還有小胖子也在……」
「都不在!」

我堅決的否拒了她的幻想。麥仕姆,幻影…

我知道她的幻想是什麼,當時我也曾經在那裡混了一段日子。回想起來當時的確是一個美好的光景…如果可以的話一直也待在那裡也很不錯…

她把零這段的記憶當成了自己的一部份,她和我一樣在追溯自己的記憶,只有這樣子我們才能理解他們,更理解自己是什麼樣子的人,更能塑造出什麼都不是的自己

我們明知道不是,但只得這樣子下去,只有這樣子我們才有存在的價值,我們才是被期待的我們。

她的身體抖動起來,淚水一點一滴的流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我就是記不起,明明是很重要的事情……為什麼我就是想不起來!」
零鬆開了自己的手掌,手持的器具消失掉

我是知道,她是指她波士的事情,她死前…果然是把一切有關波士的事情都清理了。當時的她只要提起波士那個黃金一樣的夢,她就會變得很雀躍。

然而被不完整複製的她只是知道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

「不要再想下去!那是別人的事情!」
「但是…」

看著她不安的心情,我不禁抱著這女孩
我們都是同病相鄰的人,一直被不屬於自己的事情所困擾

然而我們最後也只有在這個沒有出口的道路上不地徘徊
痛苦的,絕望的

沒有明日的明日,根本再也搞不清楚是活著還是什麼
眼看著一具又一具的活棺材,我們只有勉強下去,努力扮演這個被期待的形態

「但是我……我!」
「我親手殺死了我的好友……我還要狠心的損害我的好友們……每一次,每一次合上眼睛的時候,我也看到約翰他誓要殺死我的表情……當時被斬下頭顱的痛楚……背叛著自己好友們的痛楚……」
「夠了!妳沒必要再自尋煩惱!」
「我搞不懂!為什麼!為什麼我要這樣子做,為什麼我忽然會變成這樣子……我……我究竟是什麼人……」
「妳就是妳啊!妳是獨立的存在,並不是零,也不是什麼人。所以別再這樣子在意不是屬於妳的過去!」

我緊緊的抱著她,我並不是在安慰她。看著這樣子的她,不能放著不管,看著這樣子的她……就像看到鏡子中的自己。

我就是X,為什麼我要是X?為什麼我要是英雄?為什麼我要受到這樣子的束縛?
為什麼總是說過去的X才是那麼樣的英雄?為什麼……

為什麼要讓我存在於這樣子討厭的世界?

「妳還有屬於妳自己的人生!是誰也沒有方法干預的人生!即使過去多麼珍貴也好,妳還是要仰向這個不屬於任何人的未來,只有妳所擁有的人生!」

我明白,為什麼她的房間是如此的空白一片,為什麼看下去連地平線都沒有。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屬於她自己……她之所以喜歡靠過我這邊來,只是為了

證明自己的存在嗎?

我到現在才發現她的微笑下背後的景況,我還鄙視她這個沒有尊重過自己生命的人……

「你不是…很討厭我的嗎?」
「我很討厭妳!這樣子根本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眼內的傢伙!只是覺得『反正還有下一個我』!」
「是複製也好,是再生也好,我總是相信自己的信念,我們並不是任何人的道具,所以不要把自己完全的否決。」

其實我們……都是一樣。

同樣出生自希雅兒手,同樣地被命運擺佈。我只是充當一個暴君,好讓雪兒的事蹟神格化。
零只是為了填充傑洛的位置,充當希雅兒最有力的戰力……

我們……是一樣的。

其實我一直也明白,也理解她的心情。我卻沒有對她的訴求作出任何的回應。我只是在欺騙自己,我只是刻意把她當成沒有當自己生命是一回事的人……

因為我很討厭這樣子。我很討厭我自己那份無奈的處境。

每一次看到她,她眼睛裡的訴求,對自己存在的不安。我就是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背影……
曾經的希望有救助,曾經的絕望,曾經的墮落

自稱亞歷斯的人從這個黑暗的深淵中把我撈起來,讓我清楚這個世界並不只是有艾克斯,不是只有新‧阿爾卡迪亞。這個世界其實是很大,只要自己能夠把持下去,即使如世界為敵也好,也要活下去,也要把持自己。

即使像我這樣的人也好,也可以從深淵中掙脫出來。而這次換我來伸出援手。

「我只要更像零的話,大家才肯接納我吧…只有這樣子才是我吧?」

我擁抱著這個同病相憐的女孩,這樣子她少變得稍為安心一點。
蒼白的房間一瞬變得如花園一樣,彷彿聽得到小溪的聲音,嗅到自然花香的味道。

為什麼如此美好心境的人會被迫上戰場成為殺戮機械……她安心的笑容如融合於這美境一樣。我抱著這個柔軟纖細的身體,擦去她臉上的淚珠。輕輕吻著這個十足的女孩子,她哭泣著笑,就像要把我的心也融化的樣子



謝謝妳



謝謝你



……

「哎呀哎呀,青春真是好。」

希雅兒果然是看得到。難道她真的是那麼無聊的人。
聽到她的諷刺,零立即跳出我兩三個身位,希雅兒也笑起來,我從沒有想像過像她那樣子的人會笑。

要是不阻礙工作希雅兒是沒有所謂,她這樣子表示過就正式談論起目前的狀況和接下去的「肅清」事件。雖然零的這個角色安排很可能是希雅兒一開始就佈置好了,就像當時Zero和蕾薇亞丹微妙關係一樣。可是要我棄置她這樣子的人,這也太惡劣了吧?

看著她的微笑,我開始明白當時幻影一頭熱的傻勁是那裡來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26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科幻|

留言共 4 篇留言

Cecil
後記:

本話其實寫完相當的久,沒有放出來是因為之後的安排。或者之後會如何,是不是應該安排在更後的故事中才說這個。

另外的是後來翻看時,如補畢地似的把人物感情,自白再加強

這一話完全是Omega X(複製艾克斯)的自白,也可以說他是本故事中相當地重要的一人。

複製,在這故事中就如我們COPY & PASTE一樣簡單。而被複製的他就是這一話的主題。原本的概念中沒有想過這配對,用上原創的複製人也許不錯。



下一話又會回到本故事的白目主角 傑洛。原本是打算寫一點零(本人)的相關事情,不過之後的劇情安排下會延後了。

03-22 02:12

小妹
我真的看得很混亂了@_@怎樣我看成是希雅兒變成了COPY X呢…那個零是不是用了雪兒的身體而活著的那個嗎?

03-27 21:42

Cecil
我想把希雅兒看成Copy X(Omega X),主要原因是他們很相似。
由故事初時Copy-X利用自己的假死誘導拜魯叛變從而擁有大義的名義討伐拜魯。
而雪兒(希雅兒)也是一些會利用周圍事物而讓自己得益的人,從一開始利用Zero,用上Original X進行各式各樣的欺騙行動。為了上位,更不惜一切與拜魯合作對付Copy X。

然而如母子的二人,行動和性格也十分相似。Copy X為了自己的理想,他自願地走向希雅兒那邊幫忙,為了上位而走險,也比在那裡當下屬來的好。

03-29 02:40

Cecil
續上 (超過1千字)

而零並不是那個人

我想要說明一下她。
在別的世界中,她是那邊世界的Zero,然而在那邊的世界並不好過。在22xx時代(即那邊的Rockman Zero時期),她用上「雪兒‧羅沙威爾」的名稱進行各式各樣對世界不滿的行動,也是說在她所在的世界並不存在雪兒。如她之前的自白一樣,她用上闇精靈的力量,使得她所在的世界被致命性的攻擊而毀滅,她被亞歷斯所拯救,一直在電子空間度過了二人世界好一陣子。

零自稱這名稱是由亞歷斯起的(這的確不是她的本名),在故事初以鳥型的姿態把拜魯的太空船擊潰。在地上的某角落進行著闇精靈的搜索行動。她本人是一個怪胎,身為領袖的她卻喜歡穿女僕服服務同僚。而她本人其實對Resistance與Neo Arcadia的戰爭並沒有任何興趣,也沒有參與任何相關的戰事。
而53話的零,是希雅兒把她殺死後,利用她留下的身體及數據複製出來的最強手下,在約40話左右曾經說明,零是一個能以1擋1000個Zero的可怕人物,複製的Zero和本人並沒有太大差異性,可以想像她是一個視傳說英雄為小兵的可怕東西。在這故事的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與她單對單物理攻擊上取勝。

第1個複製的零曾在Neo Arcadia的攻略戰中出現,她把Sigma和白鳥殺死,最後被白鳥的影響下被Johan擊殺。
而53話的可以說是第2個複製的零(也可以說數100個後,那時已經量產完成),目前只是服從希雅兒的命令肅清別的平行世界,年齡層似乎跌了一個階段,思考上比第1位為複雜,如活人一樣的思考力(第1位…可以說不是 Reploid,只有戰鬥和服從能力,並不會獨立分析思考)。

零的事情在劇中是沒有太多交代,畢竟她在前及中期時也是大配角。

因為這個零本打算寫外傳故事(Zero iF)的,不過一直沒有寫下去而已 囧

詳細可以看
http://home.gamer.com.tw/blogDetail.php?owner=wingr2000&sn=5554
http://home.gamer.com.tw/blogDetail.php?owner=wingr2000&sn=6413

03-29 02: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Life Sto... 後一篇:[繪圖][洛克人ZERO...

訂閱

作品資料夾

ae033179巴哈的大家
小屋漫畫:電與響與仙境-「電與蘑菇」更新了唷~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