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創作】《荒潮》──第三十五話──隅田川

作者:霽嵐雪芛(´・ω・`)│2021-04-18 22:59:03│巴幣:2│人氣:84

自分が思うより
恋をしていたあなたに
あれから思うように
息ができない
あんなに側にいたのに
まるで嘘みたい
とても忘れられない
それだけが確か



──隅田川──

  『現在時間,十一月二十二日02:00,行動代號《隅田川》將在今日19:40集合,並於20:00開始。根據奧的消息,他將在今日御前神事的期間由蛆蟲之巢被移送至無間。再次重申,本次的行動目的有二:第一,藉由岡倉海舟凝聚成員向心力,第二,留下能進入蛆蟲之巢並離開的目擊。行動由我進行帶領,其餘成員為鷹、增髮、大飛出、小面編號216、小面編號275、小面編號399、『第二特編小面』,上計七人,並由天狐進行意外接應。行動目的不得洩漏給怪士以外的人。以上。』
  

  
  19:28。夜空的帷幕已然高掛,今天是所謂的有明之月,月亮要到大半夜才會升起,因此是個十分適合放煙火的夜晚。
  
  位於都心邊緣山腰中的一片樹林,比集合時間早了約十分鐘的大飛出拖著特大的遮靈斗篷來到樹林深處稍微空曠的地點。
  
  四周杳無人煙,甚至連其他脊索動物的生息都感覺不到,十分詭異並不合常理的小山,根據四面的說法,這片山林就是蛆蟲之巢的所在,那個只有二番隊和中央四十六室知道地點、在政治犯判決定讞與移送前關押並拷問的特殊行政監獄。
  
  這是這次行動的集合地點,不但隱蔽於山林中,沒有任何可以說是特徵的地方,所以傳達的時候甚至是給了座標讓他們自己測量出具體,不過側面顯示出了這次選上的成員八成都是有一定知性能力的人,以配合需要謹慎周密的潛入行動。
  
  大城戶自己絕對不敢自誇聰明,反過來有自己十分屬於很沒慧根的人的自覺,實際上他的語文以外的學科成績也確實不高,不過得益於優越的記憶力,如果是計算測量這些模式化的行為,對他來說是拿手項目。
  
  「狀態不錯呢,大飛出。」
  
  這時耳邊突然冒出一個機械變聲過的聲音,他回頭並將彎著的身子往上一看,是節木增的面具,而且恐怕是特意觀察了大城戶一陣子之後才現身。
  
  這是他第一次沒有隔著簾子看到節木增,當然四面以外的人大概也都沒看過。
  
  不知道是不是沒有隔著簾子,節木增給人的感覺和平常有些許的不同。雖然沒有原因,他也是正常的站在那邊,但大城戶總覺得她的斗篷底下比起肉身更像是一團空氣那樣,比起難以探究更像是無法探究的冷漠氣質。
  
  「雖然提早了一點,但是沒有過分的早到。看來你雖然有幹勁但是沒有被氣勢沖昏頭。」
  
  「這件事對我來說事關重大,我需要正經以待。」大城戶用著大飛出時慢條斯理的語氣回答道。
  
  節木增面具底下的視線端詳著他,用感覺不出是什麼情緒的聲音對他說到:「名不虛傳,早上的傷不僅已完全恢復,動作還比以前更有穩定性。」
  
  聽見這句話,幾個念頭在大城戶腦中閃過。這麼看來,節木增有目擊御前神事的比賽?不過這好像沒什麼不對,雖然不知道節木增是誰?但可以確定他對瀞靈廷的理解十分之深,不是某個自己的同事、就是某個貴族,那麼當時出現在御前神事現場才正常。
  
  「最開始我們四面是希望將這件事交由更理性的人行動,你並沒有在我們的考慮範圍中,但充盈澄澈的感性本身也是另一種理智,好好加油吧,希望你能不辜負營救岡倉海舟的行動。」
  
  「那還用說!」雖然依舊是不緊不慢的語速,但大飛出面底下的臉忍不住皺了眉頭對這種說法表達抗議。
  
  對腦袋機能好卻沒辦法轉彎的大城戶,節木增說出這種刻意讓他懂一半的話十分有效,簡簡單單就挑起了他的情緒,接下來只要讓他看見空無一人的牢房,對中央四十六室的敵意就會轉化為對能的配合意願。
  
  時間隨著對談而逼近,其他人也在此時如期來到了,增髮、真蛇、以及四位小面,這四個都不是大城戶認識的小面,其中一位小面特別與增髮站在一起,是還在見習的的小面嗎?
  
  「真蛇怎麼來了?鷹呢?」
  
  「由於鷹今天擅自製造不必要的麻煩,因此他被剝奪了參與行動的權利,並由某位成員的過目下,正在接受懲罰以免他擅自行動。也好,本來最適合的人選就是真蛇,而且如果是他我還得親自領他過來以防節外生枝。」
  
  從節木增的回應在場的人大概可以知道當初指示鷹參加的原因了。
  
  疑問結束,節木增環顧了一下所有人,最後面具下的視線落到了增髮旁的小面──第二特編小面,也就是沙流田陽鳴太。
  
  「雖然資歷尚短,但蛆蟲之巢的特殊性需要你的特殊能力才能探查。屆時希望你能給出如期的成果。」
  
  「是!」
  
  沙流田精神的回答到,這並不是故作姿態,當他收到連絡後有依照約定盡責地將訊息告知光照院,但光照院只是輕鬆地對他說中央對這件事準備好了,他也不需要出手,所以你完全按照能的指示行動就可以。
  
  也就是說他不需要承受什麼壓力也可以參與並觀察能的動態。
  
  大家在節木增的帶領下,來到一處枝葉茂密但留有一處天然縫隙的潛伏點,從那看去,是一個山壁上人工造出來的洞口,毫無疑問就是蛆蟲之巢的入口。
  
  洞口外集結了一群穿著隱密機動服的人,目測大約三到四十人,也就是集結了一個排。每個守衛都與毫無生息的山林合而唯一,接近到了這種這種距離,才能勉強感受到一絲靈壓或氣息,想必都是受了很徹底的訓練。
  
  ──不過這點來說,能也一樣。
  
  即使穿著遮掩身形與顏面的遮靈衣和面具身處樹林間,也能不發出聲響又毫無躓礙地行動,這只是小面的基本條件。
  
  「與預想相同,外圍沒有動用到很多人。20:00第一個煙火打上去的時候,真蛇立刻吸引他們的注意然後開始拖延時間,並且有意外的話用天挺空羅進行連絡,不需要用私密的,出現需要你緊急聯絡的事態,內部的我們也不可能有餘裕慢慢隱藏著行動。另外如果是你的話,盡可能牽制就好,殺人視為最後手段。」
  
  「沒有問題。」雖然姿態本身看起來隨便,但回答顯得冷淡又明確,真蛇一貫風格的應話。
  
  「蛆蟲之巢有個建造時留下,中央也不知道的密道,在真蛇吸引守衛的時候,我們由密道進入。蛆蟲之巢內部擁有特殊結構,在裡面無關距離,靈壓的連結是徹底起不了作用的,因此需要第二特編小面獨有偵查並且接收真蛇有無通知。」
  
  「是!」
  
  深邃夜空下的幽幽樹林中,除了節木增與增髮如同置身事外的注意著大家,每個人都顯得十分振奮,清宵玄黑、叢間萌蔥、昂然柿紅,交錯成開演前的定式幕。
  
  天央一道搖曳的拖尾火光游入夜空之池,如同左右拉開的定式幕從中間透出一線光芒,轟然一聲,完全嶄露的舞台光芒吞沒整片天空。
  
  在聲音的掩護下真蛇瞬步出去現身於守衛面前,同時斗篷底下以鬼道專用的手語替代詠唱,巨大的白色寒霧隨著腳步踏地壟罩而起,與空氣相結合難以散去,再一個瞬步,守衛們才剛拔出斬魄刀,真蛇便已如鬼魅般溶化在霧中似的隱藏起來了,改造過的縛道二十一.狹霧山紅。
  
  「不要驚慌,對方的目標是監獄,守好門口!還有不要讓內部驚動,要是為了支援我們導致內部空蕩,可能會出現不必要的意外。」
  
  即使被奪取了先機,其中一個守衛仍用類似腹語的特殊發聲方式沉著的指示大家,這讓真蛇無法循聲判斷出指揮者是哪一個,假如真蛇的目的是要突破他們並且闖入,恐怕還真的辦不到。
  
  現場的霧雖然算很濃了,完全足夠襲擊者隱匿起來以暗捉明,但視野保持在守衛們能看得見自己人,想必是為了讓他自己也能夠行動。
  
  「注意身影,這種程度的霧他也沒辦法用遠程攻擊。」
  
  霧當中不時傳出沙沙聲干擾守衛們的注意力,但他們卻無法捕捉到真蛇的位置。
  
  突然,作為指揮者的守衛發現有點不對勁,是因為大家都在注意外面所以沒有察覺嗎?不知不覺間多了一個人。
  
  『隊伍的最左側……』指揮官悄悄的將中段變為下段車構,用身體擋住刀刃,冷不防以逆袈裟砍向一個動作有種說不出古怪的人。
  
  但這一劍卻被躲了過去,而且來不及看見他是怎麼躲了,指揮官轉身打算以轉為大袈裟再補一刀。
  
  「等一下!排長,是我!」
  
  「唔?」
  
  千鈞一髮之際踩下了手臂的煞車,冷冷的刀鋒停在隊員及時的脖子上,的確是自己的隊員,而不是剛剛那個人,混入當中的襲擊者已經再次消溶於白霧之中不知所蹤。
  
  啪刷!
  
  一個明顯的聲響令眾人趕緊回頭,隊伍最右邊的那個守衛已經嘴角流著一搓白沫癱倒在地上,顯然是被裸絞個勒暈了,剛剛那個騷動讓大家注意力來到左邊的瞬間,最右側的就成了餌食了。
  
  「大家小心,雖然不知道是什麼能力,但那個人一定已經解放斬魄刀了!」
  
  所謂真蛇──是持握執、墮入著、迷於念,形象扭曲成蛇的怨靈,沒有形體,不滯於聲色,安安靜靜地將敵人拉入虛幻之中狩獵敵人。
  

  
  所謂的密道,最初八九不離十是類似工程期間為了通風而製造的,在工程結束後並沒有銷毀,就成為了一個難以發現的通道。所幸蛆蟲之巢一開始就是打算以千年為單位持續使用,這裡的岩盤十分堅固並且不會累積多餘泥沙,不然這樣只有一個人匍匐前進的空間可能早就自然毀壞了。
  
  雖然遮靈衣對爬密道來說是種阻礙,還沒進入蛆蟲之巢本體前就脫下遮靈衣,被真蛇正在拖延的守衛察覺的風險很大。
  
  而且能被指派來參加這次任務的人,不會是因為遮靈衣就無法在狹小空間中無聲行動的人,包括沙流田在內,雖然受二番隊訓練的時日尚不多,但是共鳴的能力使他掌握技術的進度超乎常理。
  
  不用五分鐘,七個人便魚貫摸入了蛆蟲之巢內。
  
  「獄卒的總數雖然不少,但人數與空間的密度比來看,沒有想像中森嚴?」沙流田迅速的感知著監獄內部的靈壓,還好犯人都被封鎖住了靈壓,所以他不需要做進一步的辨認。
  
  「這裡的犯人是政治犯不是刑犯,而且用意是審判結束前的羈押,再加上地點本身就是甲級機密、內部的構造對蒙著眼睛押送進來的犯人也很難隨意逃出去,自從被中央四十六室接手管理之後,他們也不想花過多的預算安排大量獄卒。」大飛出沒好氣地講到。
  
  「目前來看,暫時不需要躲躲藏藏,直接朝預定地點前進就可以了。」
  
  「預估時間?」
  
  「不使用瞬步前進,並且沒有意外導致我們停下來,大概七分鐘可以接觸目標。」
  
  「所有人前進!」
  
  奔跑於崎嶇的蛆蟲之巢內,明顯感受到裡面異常的陰森,裡面雖然不暗,但照明的設備是新橋色,這種藍中帶綠又屬於淺色系的光芒格外使人頭疼。
  
  周遭不時傳來波動人心的水滴聲,就像直接滴在腦皮質上似的,但監獄空氣非常乾燥,絕對是某種人工裝置在刻意滴水製造聲響。
  
  還有恐怕是因為特殊的結構使靈壓無法正常連結,導致有股猙獰的凶光舔舐著身體上下、隨時等待著撕咬過來的那刻般的異樣感,看來建造的用意上,針對囚犯精神的意圖十分之高。
  
  這使得大飛出更感到不悅。審判的期間是很漫長的,就算假設有無罪釋放的機會,恐怕也會有相當比例的人離開這裡後也很難回歸正常生活,這是這個監獄的恐怖之處,這種目的與心態對他來說十分噁心。
  
  一路毫無阻攔,只要轉過這個彎,大家就會很順利的抵達目標位置,也就能如預料地劫走岡倉海舟。
  
  ──如同預料,眼前只是空無一人的牢房。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目標有誤嗎?」
  
  「不可能,這裡的確就是您傳達過來的位置。」節目增面下的平穩發言顯得十分恐怖,沙流田感受不出他的情緒,但似乎在憤怒的邊緣?
  
  「怎麼會!這麼快移送根本是違法的吧?」大飛出幾乎維持不住原本要放慢地語速脫口而出。
  
  「恐怕一開始就是這樣打算?就算暴露了,非法提早移送犯人這種事情,恐怕也是會受到彈劾預算縮減一點點而已。」
  
  「該死邪門歪道!」
  
  大家被怒火與錯愕扭曲的臉逐漸瀰漫上了面具,節木增與增髮互換了一下眼神,一切都在預料之……
  
  「緊急!」以沙流田為媒介的天挺空羅傳來真蛇不顧一切的嘶吼:「八番隊光照院正在接近!20秒內就會接觸!快點!」
  
  「什麼……」節木增的訝異使他不由得驚呼了一聲,這是完全不在預料中的事態。
  
  『的確我相信他是知道這件事的,但正是因為他理應不是會這麼積極魯莽的人我們才會不下這樣的計畫……』同樣被這個消息震懾的增髮在腦中光速運轉著得到的消息:『而且如果他打算前來,為什麼之前沒有從沙流田身上讀到?難道他連沙流田都騙?』
  
  但不是思考原因的時候了,所有人放棄隱匿,直接用著自己能使出的最高速瞬步向外面衝出去,其中增髮更是甩開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闖了出去。
  
  專注力壓縮起來,水滴在半空靜止了下來,周遭陷入停止的世界,所有人的意識之外,增髮衝了出來擋在真蛇的面前,舉起左前臂的同時一隻腳輕輕地踏上前臂。
  
  喀擦!
  
  秒針前進、水滴落下、燭火搖曳、人聲流竄,清脆聲使世界再次開始運轉,光照院踏上增髮手臂越過頭頂的同時,巧妙的將尺骨給踩斷。
  
  但增髮也不是平白獻出左手,在那瞬間剝奪了光照院起跳的力量,讓他失速在空中。
  
  「嘖。」光照院正打算再次起步,但眼前憑空竄出一個刀刃凌厲刺向他的面門,這是他自己也很熟悉的『真蛇』的能力。
  
  來不及用靈力踏上空中,光照院即刻調動重心空中改變體勢,毫釐之差避開了這計真的是為了索命的突刺。
  
  但這個空檔已足夠讓增髮出手,他右手憑空揮出一道後迴身裏拳,轟咚一聲勃發在光照院的左肋,那邊的羽織迸裂開了一大塊,如同真的中拳一樣隔空朝右臂擊飛了出去。
  
  『這是……麁風淫?事到如今還想隱藏身分嗎?』在出拳到了動作極限的瞬間以彈射的那種感覺爆發特殊的靈壓波動,進而引發空氣中靈子的連鎖反應導致,使靈子在遠處產生「打擊的結果」便是所謂的麁風淫,由於是用空氣的靈力引發攻擊,是隱藏身分專用的招式。
  
  不過也是因為如此,招式的威力會比原來低得多,雖然那個增髮面打出的威力降低了還是破天荒的強悍,但是已經足夠他受身了。
  
  其他的成員也衝來出來,增髮試圖使用空間轉移送走大家,但是這種人數的話,雙足穩健落地的光照院會比他還更快一步。
  
  光照院的實力大家一起上不管能不能逃,最起碼身分會被揭穿,也就是說只能減少空間轉移的人數,就算如此,包括自己在內,也只能送走兩個人才能來得及──那麼就與失敗無異了。
  
  在四面覺得反將中央四十六室一軍的時候,光照院則反將了他們一軍。
  
  「以風鈴草之名,不變立誓。吾之行無所可悔,吾之心盎盎未絕,故吾恨央汝受之,吾在此,下名諸者,八咫鏡祭八平手之儀,奉太阿穿國國。」
  
  窮途末路之既,一個誓詞在耳邊迴盪開來,增髮轉過頭,刀光在他眼前一閃,看見了刀上自己的倒影,刀光在他眼前一閃,看見了四個小面在刀上的倒影,刀光在他眼前一閃,看見了天與地之間縫隙的倒影。
  
  刀鋒劃開,光芒間帷幕落下,串場的歌舞伎告一段落,已不再需要豪快的定式幕,而是複雜糾結、五色交織的揚幕。
  

  
  「原來你的卍解有這種能力嗎?」光照院示意所有護衛不准動,沉著眉看向那個帶真蛇面具的人。
  
  「我沒有對你們展示過、也沒有對他們展示過,大家當然不知道。」
  
  除了他以外,其他的能面都消失在現場,而且沒有留下能可追蹤的痕跡,不過顯然他沒有辦法以相同的速度把自己送走,而且剛剛空中刺出來的刀子已經揭示他的本體,不是光照院自己的推理,而是鐵證如山。
  
  「看來我不用再看見你的假笑了。」
  
  「原話奉還。」
  
  「包括山腳那邊待機暗藏的五百六十二人,可以撤退了。」聽見那句話,光照院頭也不回地把一封信丟給了守衛的指揮官:「如果我明天沒有回到八番隊,裡面寫著這個真蛇面是誰,抱歉啊,其他人沒來得及看出情報就被他送走了。」
  
  「那個……」指揮官本來還想說話,但被光照院狠狠瞪了一眼,馬上改口:「是!」
  
  「換個地方吧?我想你應該有準備。」
  
  真蛇沒有回應,只是沉默地揚起刀刃,松羽目鏡板隨著刀刃拉起,來到遠離都心近郊的一個荒涼空地,這裡還可以看見遙遠上空閃爍的煙火與傳來聲響。
  
  走過橋掛來到揚幕背後,就是另一個世界。
  
  只有一個人能離開這裡,毋須言語,兩人自然心領神會。
  
  「還需要遮著臉嗎?」
  
  「這應該是我問你,向你這種人,我還覺得你應該很早以前就該知道。」真蛇摘下面具,解開眼睛外纏著的繃帶,最後連著遮靈衣粗魯地甩向一旁:「而且我毫無愧疚,有臉站在你的面前,拿劍指著你。」
  
  「我不是說了嗎?我沒想要和你們一起看煙火。」
  
  與光照院設想的一點也不差,曾經是他同學的老友,十三番隊隊長,犬神和哉站在他的眼前。
  
  「內人是什麼時候……」
  
  「告訴你然後呢?你會決定不打了嗎?你會決定在這裡束手讓我殺死嗎?」犬神打斷了他,氣若游絲地問著:「還是你能讓她回來?你不是天才嗎?」
  
  「別說這種耍小孩脾氣的話,你以為我認為你有可能是一員的時候很高興嗎?我想了多少,你是清白的證據……」
  
  又是遠處煙火照亮天空,兩人的影子拉長又縮短。
  
  犬神身邊出現一個鏡子,伸手從裡面拿出一個花束丟給光照院:「就當作是訣別的禮物吧。」
  
  是今天他打中的那個景品,當然沒給他們看就收了起來,現在才看到是百日菊。
  
  「……」如果是平常可能會貧嘴個一句別把景品當作禮物,但現在光照院只是默默地用空間轉移把花束送到自己的房間裡面,他沒有把花束破壞,但是把花束給了他。
  
  「你那是……什麼眼神……」犬神的喉嚨內的囁嚅聲逐漸起了變化:「我問你你那是什麼眼神!回答啊光照院!」
  
  悲愴的吼叫蓋過了煙火聲。
  
  「我很同情你的事情,也很遺憾這件事,也能理解你為什麼這麼做,但即使如此,我一樣會落下刀刃阻止你,我不能讓你們破壞這個均勢。」

  「我說過了,我沒有要和你們玩。」
  
  「光照院嵐淵!」犬神咆嘯了起來:「你的眼睛看得太遠太廣了……世界、未來、和平、均勢、制衡……那種東西我不知道,但你看得見那種東西,卻看不見身邊的人嗎?和人說話之前先學會蹲下來和他平視吧。」
  
  靈壓逐漸化為實體,鏡子的碎片互相映射,將煙火投射成撩亂無際、刺眼得令人想避開視線卻又被其華麗給奪目的綾模樣。
  
  光照院不做回應,只是咬著下嘴唇。
  
  他到現在才看見,這個人的身後沒有半點色彩,連絢爛的煙火都被潑成黑白的,他有看見這顆心的能力,但他沒有看過。
  
  「害死她的中央四十六室存在的世界和平有什麼用?」
  
  「我不需要!我才不需要!」
  
  「和平能復活她嗎?」
  
  「均勢能拯救她嗎?」
  
  「制衡能還回她嗎?」
  
  「光照院嵐淵!你真的不懂嗎?你不是天才嗎?不管是我、悠木、坂本,都看不見背影的天才不是嗎?」
  
  「沒有現在的未來到底有甚麼意義?這種時候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你不能理解!」
  
  「こんな世界……イラネ!」
  
  「こんな世界……シリタクネ!」
  
  刀風橫掃,揚幕被吹了起來。
  
  兩人能劇,《隅田川》。
  


後記:  
  首先最重要的內文修正通知,我發現之前22話的時候,我不小心記錯了該章的時間點離鎮魂祭是多久,所以當時寫成了兩天,現在已經修正並且以最新的為主。
  
  然後開頭取自眾所周知的米津玄師的《lemon》。
  
  啊,這話,這話只能說「あぁぁぁぁ~これこ私見たかった舞台~.mp4」
  
  沒錯,我真的想寫這段很久了,就是因為現在這話的進展,我上一話才一定要寫四人組的日常,因為就是要沒得寫了。
  
  至於為什麼會和四面比,相對這麼早接露真蛇的真相呢?除了這一幕本身我覺得等到主線進展很裡面了才放出來效果反而不好以外,之前藏太多太久學到教訓了(真的)。
  
  真蛇的猜測範圍是限定的,因此起碼有回文過的讀者我都有看見他們猜過,所以在想猜測的心情還沒消失之前解答,我覺得這對觀眾會比較好,不然主線推推推,等到大家都不在乎真蛇是誰才解答,感覺這對讀者來說一點也不好玩。
  
  至於這話的註解我不會馬上寫,有可能和下一話並在一起吧?畢竟這話我覺得馬上給註解有點太沒情調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261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201302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文】唯心力的極致... 後一篇:【雜文】逐漸宗教戰爭的柯...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oublexplay轉生系毒物的你
與神明達成交易,我在異世界展開替神明拓展信仰的旅程。不過,為什麼是女孩子啊?──眩光劍「佩姬」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