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215)

作者:kaze│2021-04-18 12:15:22│巴幣:24│人氣:195

(215)不能輸的排場

經歷過了安姆思塔的牽線與考驗的歐姆一行人消除了龍裔入侵戰時的隔閡,莉雅、蓓堤、尤俐,選擇了與歐姆繼續旅行,有了共同生活下去的決心。

歐姆雖然不清楚自己的師傅安姆思塔居中做了什麼樣協調,不過連一向最難配合也是最不合群的蓓堤,歐姆都自我懷疑自己的一次道歉就能讓蓓堤接受,十分不可思議。

歐姆雖然不敢亂下定論,但也認為自己的師傅肯定是下了猛藥...

「所以,安姆師傅妳對他們做了什麼?」

在莉雅帶著尤俐、拉著蓓堤去泡澡的時候,歐姆問著窗台邊,坐在窗邊,看著窗外街景思考的安姆思塔。

「沒什麼!只是確認她們的決心... 」
安姆思塔不以為意的回答。
「畢竟我的笨蛋徒弟是一個想離開這個鎖國國度的危險人物,如果她們沒半點決心的話,你會被感情給害死的,多情鬼!」

安姆思塔吐著舌頭調侃,歐姆則是冷汗直流,沒想到自己師傅連自己私下的打算都看透了。

「幹麻,我一開始就說了,你的事情我都認真調查過了,所以才會收你當我徒弟,至於收你為圖之後的事情,只要不涉及你們所謂的神靈的事情,我都知道。」
安姆思塔輕輕的笑著,那種笑容,邪魅又有自信。

「不過,也要謝謝...」

「謝謝我?」
驚魂未定的歐姆不能理解。

「要是沒有你的出現,或許蕾比和琳茲會這些事情藏在心裡一輩子,我也永遠不知道死去的摯友,離開人世的真正原因...」
安姆思塔神情感激地望著歐姆,不過歐姆的神情,顯得似乎隱瞞著什麼。

「我知道你們還有著秘密,不過,這是一個新的突破,我知道有了這樣的變化,總有一天我會都知道,我相信她們,她們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安姆思塔並沒有生氣,也沒有計較這件事情;似乎有所坦然了,不單單過往的妥協,還是坦然面對後的支持與信任。
「當然,我也相信你,笨徒弟。」

「師傅...」
歐姆點了點頭,感覺心裡很暖,感慨著自己沒有認錯師傅。

「為了回到我的故鄉,我打算前往精靈王國...」
歐姆坦然著。

安姆思塔點了點頭。


歐姆簡單的解釋著,關於莉雅曾經所提到的精靈之門,以及自己的論點。

歐姆並沒有名說自己是穿越者的這件事情,只說明自己是莫名因為這塊大陸上,神明隨興的一筆,毫無詢問他的同意與否,他就被空間力量給選上,莫名傳送他過來這個國家,

歐姆重申自己與蕾比和琳茲不同,以免去安姆思塔的擔憂,他知道自己師傅已經把這兩個夥伴當作家人了,如果她們也隨著自己離開,對安姆思塔來說,打擊太大。

歐姆只好稍微出賣一下這兩個穿越者前輩的小秘密,歐姆沒有明說兩人都是曾死去轉生的事情,只說她們是在這個國家開啟第二人生,與自己不同。

安姆思塔認真地聽著,雖然不苟同歐姆的冒險行為,但他明白歐姆平時看起來深思熟慮的穩健派,但實際上是個緊要關頭和大方向全靠衝勁的衝動激進派。

「所以是阻止不了你囉?」
安姆思塔再次詢問著,答案她其實很清楚。

「是,我想嘗試看看,畢竟我的故鄉還有家人、以前的死黨們;我也不喜歡這樣不告而別...」
歐姆苦笑著,自己的堅持說來很蠢,但自己就是想實踐。

「即使那...,不了,我就不說那種觸霉頭的話了。」
安姆思塔雖然坦然想要放走自己的笨蛋徒弟,但已經視如己出的徒弟,還是多少不捨。

「我明白,這有些天馬行空、不切實際;即便是精靈族的莉雅也未曾看過的門,只是傳說、神話,我卻如此把它當作希望。」
歐姆明白自己師傅的用心以及擔憂。
「但直到我遇見『人神』與『龍神』,我知道那些散片大陸的傳說,可能是真的,可能也是假的,但至少有了真的可能性...」

「這是一場豪賭,歐姆;你會賭上你重新在這個國家擁有的一切。」
安姆思塔說出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歐姆只是淡淡地回答:
「或許,那個門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或許那個沒根本不存在,或許我能全身而退的離開精靈王國,甚至或許我會選擇回來帶著莉雅、尤俐、蓓堤重新面對這一切問題...」

「也或許我回到原來的地方,會想再次回來這裡...」

「這裡,永遠是你的家,歐姆。」
安姆思塔拍著胸補說道,接著抱了一下歐姆。

做為師傅、前輩、領導者、家人,她已經獲得答案了。

「還剩下一個...」
安姆思塔緊握著拳頭,認為著自己替歐姆做的是對的。

安姆思塔離開後並沒有多說什麼,也和歐姆之間沒有什麼疙瘩;歐姆知道自己的師傅不是那種不明理的人。

隔天一早,歐姆再次做了身體檢查,已經完全恢復,不需要其他療程幫助了;琳茲對此感到訝異,不過想想歐姆這小子已經完全不是人了,快速的自我恢復能力,很符合龍族的特性。

這一點從拉姆身上就可以求證,比起歐姆消耗不多的拉姆,更快就恢復到了全盛狀態。

歐姆準備先接點小任務練練手,一方面透過簡單的運動與戰鬥好掌握一下目前身體素質提升狀況與攻擊的力道。

歐姆定期的召喚魔女露娜小姐的貓頭鷹侍寵,從那裏尤俐收到了露娜的通知,露娜知道奧德的狀況後,已經立刻返回中央城,預計今天會回來,但她準備要去幫忙朋友懷帕經營的魔法師地下酒吧的重建。

根據歐姆的理解,大概是龍裔觸發的大型魔法使用了龍脈大多的力量,造成本來也是間接吸收著龍脈力量的地底酒吧,隨著魔力來源被攔截與切斷的狀況下,深陷於地底中,露娜小姐的工作,則是來進行修復與重新連繫,甚至替酒吧重新尋找穩定維持出入口的魔力源。

尤俐抱持著學習新魔法的態度在莉雅的陪伴下前往了。

僅剩下蓓堤陪伴著自己。

在公會據點的員工餐廳裡。

歐姆望著眼前細嚼慢嚥吃著漢堡排的蓓堤,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兩人平常的話題都是狀況上的問答,說起談心聊天,似乎沒有過。

正當想以蓓堤為中心展開話題,思考著有什麼蓓堤相關的人、事、物的時候,歐姆這才想起一個自己也差點忘記事情。

「對了,妳知道派悠在『奧德』會住在哪裡嗎?」
歐姆開口問道,這才想到那個情傷害自己被誤會的刺客女孩派悠。

「怎麼?派悠她不是跟巴梭培的小夥子再一起?你同情她被甩了,所以有把她拉攏過來自己懷裡?」
蓓堤似乎對於歐姆的第一句問話,不是關心自己而是問派悠,有些不悅。

「不是好嗎?我很清楚他們兩個是一對,而且我對派悠沒興趣好嗎?對我來說就算是小朋友或隊伍中的妹妹一樣。」
歐姆反駁著,自然他沒有那種亂開後宮的打算。

「小朋友?妹妹?是只身材嗎?真變態?」
蓓堤抱著自己胸口撇開身子。
「嘛... ,想想綠斗篷和尤俐,實在很不難想像你沒有這方面的癖好。」

「並沒有好嗎?我喜歡的是身材火辣的,S曲線,前凸後翹散發魅力的女性。」
歐姆吐槽著,自己說著,自己都感覺怎麼有種既視感,感覺某人也曾這樣反駁過。

「喔,是喔。」
蓓堤用著死魚眼望著歐姆,基本上已經把歐姆內心在這方面先打個叉的記號。
「像是奶牛妹那種乳房才是你的最愛吧?」

「雖然說,米菈以年紀來說是很大,又有成長空間,但散發性感成熟魅力這一點,米菈的騷度還不夠...,充其量只是個行走的...」

「所以,舉例來說,像是維爾沃的牛媽媽、妳師傅或乳牛妹他媽、甚至是殭屍妹,那種會比較有感覺囉?」

「乳量來說,的確是啦!莉多夫人兼具知性與成熟,對於那種來說,太主攻性了;安姆師傅雖然略輸一級,但活潑陽光型,那種我倒是不排斥,月的話的確不小,雖然不是那兩個對手,但的確夠軟...」
歐姆似乎被蓓堤的話拉著走,情急解釋下,毫無思考的就被蓓堤套出黃色的思想。
「舉例的話,銀禎小姐或是奈奈,就不會太攻擊性,一個冰冷但溫柔,感覺很有母性,奈奈則是保持天然中帶有母性的光輝,一般男性應該更喜歡這種。」

「等等,我不是那個意思,妳讓我都跟妳說了什麼...」
歐姆這才察覺自己說了太多不該說的,眼前蓓堤已經用著這傢伙沒救了,乾脆殺了他同歸於盡也是替世界解決人渣的表情和眼神看著自己。

「原來歐姆少爺,內心都是想著這些呀。」

突如其來的聲音,更讓歐姆嚇得,水都打翻,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深怕是被剛剛上述提到的人,或是莉雅知道。

莉雅發飆起來,可是連歐姆都不敢保證,作為龍血者的自己,血肉是否足夠厚到可以扛過莉雅
的毒打。

歐姆回頭一看,原來是哈如坎音家年輕的女僕長,銀禎小姐。

銀白色的長髮,冰冷標緻如同人偶般的臉龐與如大雪溶解水池般的水汪汪大眼,凹凸有致且訓練有素苗條緊實的身材搭配整齊的女僕裝,說來任誰都會對這樣的女僕有著一定的幻想。

可惜的是銀禎小姐侍奉的是哈如坎音家的老當家,歌珥老爺子,這一點讓很多想把銀禎拉到自家豪宅中,作為貼身女僕與保鑣,在暗地裡滿足自己私慾占為己有的貴族名門止步。

貴族圈中,在中央地帶即便只有一小塊村莊領地的哈如坎音家,其歷史造就的地位與聲望還是有一定的力量與影響力的。

「怎麼...銀禎小姐會沒提一聲,就突然跑來這裡?」
歐姆驚慌地問著。
「收到莉雅小姐的通知,我們知道歐姆少爺您已經醒來,歌珥老爺交代我親自確認下任當家的健康狀況以及貼身照護。」
銀禎小姐動作俐落迅速的,靠著一手就安置好歐姆的椅子,不在晃動;快速就拿到並判定是可以用來擦拭的抹布,將因為打翻水,亂成一團的桌面打理整齊。

「謝謝...」
歐姆感謝著。
「也感謝老爺子的關心,我不用照顧啦!已經休息夠久了,比起來上了年紀的歌珥老爺才是需要妳貼身照顧的吧?」

「歌珥老爺有其他女僕與莉多夫人在,實在無須銀禎我費心,況且歌珥老爺受到『賽爵提瑞』大人的邀請,與莉多夫人前往寇盛附近的領地與王國軍進行戰後會議,那一場會議只有受邀請的代表和一人護衛可以前往,其餘交通與生活打理由王國軍的護衛負責,我等女僕僅駐守在奧德的別墅照顧米菈小姐,有些太過清閒,老爺才出此主意的。」
銀禎簡單的交代一下,目前哈如坎音家的狀況。

「米菈恢復的狀況如何?」
歐姆關心的問著。
「很好,似乎想做些任務練手,早上您的朋友拉茲俐小姐與拉比茲先生,路過宅邸就被大小姐強行拉著作伴了去找任務了。」

「所以妳們就被大小姐給丟在家裡了?呵呵」
歐姆苦笑著。不過想想一開始連說話都有些困難的米菈,經過著半年,也成長成可以正常與人互動的活潑少女,說來欣慰不少。

一旁的蓓堤默默地看著,她似乎也想確認一件事情;關於米菈是否也在安姆思塔考驗的名單之一。

雖然蓓堤一向感覺冷漠和事不關己,但和米菈也是經歷過生死關頭的夥伴,離別的確在所難免,但蓓堤的確是未曾想過這個可能,也認定米菈從個人感情上就是對蒼炎歐姆有意思,家裡的大人也似乎是想把名分冠在歐姆身上,把他綁成自家未來女性。

情面上如果安姆思塔未提歐姆想帶離開他們的心意已決,或許會認為歐姆未來會真的如傳聞成為哈如坎音家的下任當家,而自己大概也會被一起帶去其領地生活。

然而沒有如果,這一切都不會發生的時候,蓓堤在意的則是米菈的去留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米菈大小姐已經成長可以照顧自己的傭兵了,比起寂寞,喜悅的心情比較高漲。」
銀禎笑了笑,難得能讓銀禎小姐這種冰山傲嬌也有溫柔笑容,歐姆知道對於米菈的成長,這些作為家中姐姐存在的戰鬥女僕,一定更開心。

「對了,說道朋友,剛剛我進來的時候伊歐小姐轉告說,要提醒您,巴梭培家得知您醒來了,來信告知希望您能抽空賞光去巴梭培家坐坐。」
銀禎想起了要告知歐姆的事情。

歐姆倒是有些訝異地望向蓓堤。

「幹麻?很吃驚?」
蓓堤疑惑地反問歐姆。

「算是吧,想起派悠的事情,我還沒想到怎麼跟巴梭培那個笨蛋對質,結果反而他邀請我了...」
歐姆有些苦惱地說。

「還是他是想向你炫耀巴梭培家可愛的女僕?反正噁心的名門貴族男性都是那樣。」
作為女性和貧困弱勢的激進派平民百姓,蓓堤對於這種事情可是很厭惡,尤其還是發生在派悠身上,蓓堤雖然嘴上不提,但很在乎派悠,嘴巴是不會饒過柏茲。

「不,據說來通知的屬名並非是柏茲少爺;而是柏茲少爺的兄長,柏瑟姚少爺邀請的。」
銀禎搖了搖頭重新解釋自己敘述不確實的地方。

「柏瑟姚先生...!?」
歐姆有些意外,自己和柏瑟姚先生並不算很熟,只有在考試前的資格試驗有一面之緣,如果是入侵戰中有合作的『劍皇』邀請自己還可以理解。

「請問歐姆少爺巴梭培家或柏茲少爺的邀請有什麼問題嗎?」
銀禎從兩人的對話感覺出端疑,禮貌性地詢問。

歐姆也才發現,銀禎對於柏茲的稱呼是少爺,對於其他人通常講小姐或先生;以這個世界的通用語言,與中文一致小姐存在的女性尊稱和對尊貴或上位者稱呼共用,聽不出差異;少爺與先生的用詞則是是所差異,可以聽出地位上的不同。

該說不愧是訓練有素的貼身女僕,這方面即使在私下也不會缺失禮儀。

歐姆簡單的把自己的兩位要好朋友,柏茲和派悠之間個感情糾紛解釋給銀禎小姐聽。

銀禎小姐只是頻頻點頭,似乎明白了什麼;說來柏茲那幾起緋聞四起的戰鬥,銀禎也在看台上觀戰。

「也就是說,柏茲少爺跟其女僕親親我我的畫面,被派悠小姐看見,引發感情糾紛了。」
銀偵簡單的整理自己不知道的八卦資訊。

「差不多就是這樣...」
歐姆無奈地說著,並非他想亂黑一把自己兄弟,只是有些事情還得解釋。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柏茲說還好,畢竟銀禎妳知道...」

蓓堤對歐姆的語帶保留有些注意。

「是的,銀禎明白歐姆少爺您想說什麼,對於某些貴族名門來說,我們這些女僕只是佣人,有些則更糟糕,女僕甚至只是他們的資產的一部分,畢竟可能是買賣來的無身分奴隸、欠下債務的償還者或是犯下不存在罪名而被消除的階下囚;不管是甚麼對於他們只是找樂子甚至是發洩性慾的玩具。」
銀禎很清楚自己的女僕姐妹們曾經怎麼被米菈的父親給蹂躪和欺負的,自己只是幸運了一點,因為實力而被歌珥老爺保護。

但這不代表他不聞不見不知這些骯髒的事情,只是她的身分無法說那麼多,更別說做。

蓓堤則是面有難色,雖然聽聞過這些事情,但真的從認識的口中知道這些事情的真相,還是有些排斥的。

「歐姆少爺跟歌珥老爺是好人,但這不代表其他表面上光鮮亮麗的名門貴族,私底下不會這麼做,對他們來說這是理所當然,並非是壞事。」
銀禎說得很平淡,沒有氣憤或無奈、絕望。

「當然,也可能是女僕自願的,畢竟對我們來說為唯一的翻身機會只有這樣,把身心都獻給必須要照顧一輩子的男人。」

銀禎的話,讓歐姆想起了小藍和藍寶;小藍因為想脫離哈如坎音家的束縛與奪回自己想要的一切,不惜差點獻身給歐姆,而藍寶則是不在乎背叛了自己夫人,執行哈如坎音家那私下的服侍當家的工作,為的就是保住自己的職位與人生。

「是呀,即使我跟柏茲很要好...,但其實我也是這才想到,我只見是過她身為小隊夥伴、作為傭兵的一面,至於名門貴族的柏茲,說實在話,除了排場與名號外,我對於那樣的他完全不了解。」
歐姆不禁有些迷茫的嘆氣,這也是把自己的夥伴想的太理所當然了,然而自己想的卻完全不同。

不是每個夥伴都跟阿魯貝魯一樣死心踏地,也不是像莉雅、尤俐、蓓堤等人有信任自己的學新,以及拉茲俐和拉比茲那樣願意坦然與自己交流。

「我想柏瑟姚少爺,應該是想借用歐姆少爺您的立場來勸說沉溺於其中的柏茲少爺吧。」
銀禎小姐說出自己的推論。

「啊..!原來如此,的確曾聽聞過他們兄弟不和的言論,從柏茲的發言,看起來的確很討厭自己跟兄長比較,對於兄長說教或許也會排斥吧...」
歐姆稍微整理一下兩人之間的關係,作為擔心弟弟戰後沉溺溫柔鄉的兄長,立場上本來關係不好的情況下,應該不好意思開口訓話吧。
「但我的立場上,或許也勸不回柏茲吧。」

「這樣的話,我有一個好主意。」
銀禎提議著。

「辦法?」
歐姆狐疑著。

「不會是要笨蛋蒼炎以貴族身份受邀吧?」
蓓堤嘴饞的嘲諷提議。

「對,我希望歐姆少爺接受提案,以『哈如坎音』家下任當家主的身份,受邀前往『巴梭培』家。」
銀禎鄭重地重新提出。

「欸 …!?」
歐姆有些不樂意的表情,畢竟他本來就不認為自己是『哈如坎音』家的繼承者,那名份是屬於米菈,自然能不使用到這一份權利和名號,他不會盡量避免。

「不,因為歐姆少爺,現在這個情況,你無法以本來的身份和思考模式說服從小習慣那種照顧環境的柏茲少爺,您不須讓柏茲少爺明白,你和他是同樣的人,但您比他優秀,不會沉迷於女色或照顧的保護圈中。」
銀禎說坦然。

歐姆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認可了銀珍的說法。

「既然如此, 即使只是做表面,場面上可不能輸了...」
歐姆思考了一下可以呈現的方式。

「因為藍寶待在領地中,這樣顯得有一些陣形不完整...」
銀禎自然想得跟歐姆一樣,接著兩人,都望向蓓堤。

蓓堤感覺到不懷好意的眼光,急忙縮著身體:「你們想幹嘛...?」

「呵呵。」
「您說呢?蓓堤小姐!」

約過了兩個小時後,位在『午蓮』地區的,騎士居住區巴梭培家的別墅。

「柏茲少爺,您的朋友歐姆.雷蘇先生來拜訪您。」
一名頭髮灰白色的長髮,身穿女僕裝的侍女,走進了寢室向前報告著。

此刻這個宅邸唯一的主人,柏茲正躺在大沙發上,頭枕在一名身材火辣的金髮女僕腿上,由另一名桃紫色短髮小雙馬尾的女僕餵食著水果。

「欸?歐姆?他醒來囉?」
柏茲聽聞十分開心,一直很想關心歐姆的狀況,不過自己都差點忘記這回事了,他覺得自己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讓他進來吧 !」

「欸?可是柏茲少爺您需樣靜養吧。」
身材稍微貧瘠,介於莉雅與蓓堤之間,嬌小的女僕生氣地說道。

「可是艾咪,我覺得我恢復的差不多...」

「恢復的差不多?柏茲少爺您都不知道您這次受了多少傷,不僅僅是入侵戰爭跟危險的龍裔留下的傷勢,您在『戰聯考』強迫自己留下的傷勢,可能不花個五、六年都不會恢復,怎麼可再勉強自己。」
艾咪說憤氣填膺,於理上他說的沒錯,柏茲的傷勢的確嚴重,要不是柏茲家那高氣量與高回復體質,柏茲的身體不靜養個兩個月至四個月,恐怕是會留下隱傷。

但於情上,旁邊的三位女僕都面有難色,覺得艾咪太過保護柏茲了,怎麼說柏茲也是軍人世家的少爺,曾經的軍校生,現任傭兵。

需要四處征戰的戰士,那是需要這樣過度照顧的,合理的要求療傷任誰也不會有意見的,但艾咪現在的照顧,明顯太過保護了。

「艾咪我說妳擔心太多了,老哥他跑去邊界駐守的時候,還不是駐守、考試、訓練銜接再一起,在這之間也沒有過多的修練。」
柏茲認為是艾咪太過擔心自己了。

「那是...那是因為柏瑟姚少爺不一樣...」
艾咪本來想解釋,但才說完,覺得柏茲會認為自己是受到比較,就又收口。
「柏瑟姚少爺有蘭斯洛特先生給予的頂級醫療和魔法藥品,我不認為在不同的醫療情況下,柏茲少爺您身體已經恢復了。」

「妳要這麼說我也沒辦法了,我是傭兵,不是軍人;本來就不同...」
語氣上,柏茲還是聽到了艾咪前面的話而有些不悅,但柏茲現在也不是鬧脾氣的大少爺了。

他明白艾咪是擔心自己,只是嘆了口氣。
「先讓我朋友進來吧。」

艾咪理虧在先只能點頭,對著灰白色長髮的女僕說道:「夏洛特,麻煩請把客人稍微戴進玄關,等等通知後帶至會客廳,我們打理一下少爺的服裝儀容後會過去先安排入座。」

「是。」
名為夏洛特的女僕點了點頭,接受了艾咪的指令,看起來艾咪作為柏茲的貼身女僕,應該算是暫時這個別墅中的臨時女僕長,夏洛特慢慢地向後退離開了寢室。

過沒幾分鐘,艾咪和另外兩名女僕快速幫長期靜養,外表有點懶惰隨興的柏茲簡單打理,穿上體面的襯衫、褲裝,引導至會客廳。

荳蘿,麻煩通知夏洛特,請客人進會客廳。」
艾咪指揮著金色長髮的女僕前去引導歐姆等人進來會客廳。

柏茲不禁有點抱怨:「歐姆他就只是我的同事、夥伴,不需要這麼正式吧。」

「柏茲少爺,這是待客之道,即便只是年輕的傭兵,只要進到巴梭培家,我等女僕的職責就是不能讓巴梭培遭人閒話,禮儀至排場都要到位。」
艾咪強調著,柏茲也不好說什麼,反正不是自己要求,艾咪的安排也在勉強自己能接受不會太過厭煩的情況,也是默默接受。

「況且,歐姆先生是『哈如坎音』家的下任當家吧,作為騎士團貴族與領主世家於宅邸的會面,這一點艾咪我是不會妥協的,不可以讓柏茲少爺被看輕。」
柏茲有些哭笑不得,如果讓艾咪知道自己平常跟歐姆都是笨蛋跟廢物罵來罵去的死黨模式,大概會氣到發飆吧。

不過柏茲想了想也好,歐姆總是感覺有點不清楚貴族的厲害之處,對於巴梭培這名號的印象也是處於柏瑟姚有實力的印象下,讓歐姆知道自己是厲害的貴族,看一下場面驚訝一下也不錯。

就在柏茲幻想可以囂張一波的時候。此刻兩名女僕夏洛特和荳蘿,默默打開會議廳,一前一後走進了會客廳。

沒有一次打開大門,讓柏茲與艾咪有些不明白。

「客人呢?」
對於沒有打開門讓客人好好進來會客廳,有些不解。

「這是客人要求的...」
夏洛特低頭十分不好意思,一旁的荳蘿也隨即跟上,兩人立刻快步分別趕到兩側就位。

接著會客廳的大門一開。

歐姆穿著從『系統』領出的燕尾服西裝褲,用髮膠梳著帥氣髮型,右側銀禎、蕭萍、瑣蓮,左側芝葉、古栗、蓓堤,五名女僕外加一個貓耳少女,六位身穿著歐姆『系統』買來的現代女僕裝,排場十足的氣勢,外加現代衣服加持,不同於這個時代的光鮮亮麗和先進感,讓看的人不禁都為之一亮,目不轉睛。

「笨蛋歐姆?」柏茲有些轉不過來,無法理解的喊著歐姆的名字。

「柏茲少爺,太過放肆了吧!這位可是『哈如坎音』新任預定當家主,歐姆.哈如坎音;即便貴為四大騎士家族之一的少爺,豈是您可以這樣稱呼的。」
銀禎小姐趁機灌水歐姆的身世,硬是把新任冠在預定前面,明明只是個預備胎,說成正位,果然是很了解貴族名門的作風。

「什麼... ?」
柏茲錯愕著。

艾咪則是手足無措了起來,看向夏洛特和荳蘿,這兩人怎麼沒有事先提報:「糟糕 ...」

這可是被踢館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255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原創小說|放置型|穿越|轉生|異世界

留言共 4 篇留言

kaze
風碎念:

現在的紙娃娃頁面 勢必是不能用了
暫時正在找免費可以用的
雖然自己是不商用不營利啦 但用來放在標題上 還是希望找免費可用的資源
暫時還在尋找合適風格和可以長期使用的
不然一些沒空捏的形象勢必只能靠大家腦補了....

-----

本篇目錄網址:
drive.google.com/file/d/17WnsAZnrGdDhxcvkYt1X1vK8S-dr_Vos/view?usp=sharing

04-18 12:19

is樂小呈
好賭 - 豪賭
毫無思考的就蓓堤套出黃色的思想 - 就被蓓堤套出黃色的思想
柏瑟窯少爺邀請的 - 柏瑟姚
踢館[e12]

04-18 12:33

kaze
感謝除錯!!!04-18 12:34
某某暘
很會享受貴族生活哦,柏茲。

04-18 12:50

kaze
貴族真好04-18 13:04
XLSky
內容開頭寫115,害我以為我手滑點錯

04-18 12:52

kaze
多打個1以為修改了 結果砍錯字WW04-18 13: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nimopo55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後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3A696a27166916
/ˈfɔɪ.ərstaɪ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