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短篇】神鬼猛男

作者:+9神聖騎士卡│2021-04-17 11:21:36│巴幣:40│人氣:381
  鵝黃色的路燈間格老遠,稀疏的照映路邊積雪,黑夜中一個人影穿著黑色大衣,身高一米八,身材結實健壯,他是伊萬,正在角逐全國桑大賽冠軍,有著「俄羅斯猛漢」稱號的男人,雙手插口袋走在車道邊。

  一輛載著一男二女的破爛拉達車駛來,女的年紀很小,還是兩個女孩,她們在車上對著男人說些什麼,男人完全沒有在聽,疑神疑鬼地東張西望。

  當這輛車出現,伊萬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開車的男人,禿頭、爛牙,一臉猥瑣的人渣表情,伊萬不可能忘記他。

  「蘇卡不列!」

  怒吼,伊萬在車輛經過的一瞬間,出拳搥打男子的腦部,快拳穿越了車窗,穿透了男人的腦袋。男人被打了頭暈,腦袋晃動,整個車子打滑,女孩們發出尖叫。

  及時控制住方向盤,車子仍在左搖右晃。

  「爸爸!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你不要!你不要!」

  男人知道他根本沒有喝,雙手顫抖,忍不住看了車窗,車窗未破,他一臉驚恐地加速駛離。

  伊萬跟在車旁,但無法追上,只能憤怒地看著車輛遠離。

======================

  伊萬長得像普丁,有頭髮的版本,眉毛微微下垂,年輕和善,但是在俄國不崇尚和善,和善的人容易被欺負,這點伊萬很小的時候就見識過很多人渣,深有體會。



  父親消失在童年的記憶中,也不知道是失蹤還是死了,這個家很窮,雖然出現過其他男人,大部分是人渣,這個公寓、這個小村似乎專門出產人渣,經常發生搶奪、竊盜,或者有些人不明不白就死了,警察很努力調查但總以自殺結案。伊萬想要生存下來必須懂得看人臉色、見機行事。

  求學階段伊萬曾經有過一名好友,鄰居同齡孩子,兩人因為出身在這個社區經常被其他孩子霸凌,但也培養出革命情感,這個友人對念書很有天分,尤其是化學,他勤奮自學,生活樂觀、開朗,很受女孩子歡迎。經常勸戒伊萬要多讀書,將來才能出人頭地遠離破爛的貧民區,伊萬也受到他的正面鼓勵影響,即使自己不擅長念書,也會開始閱讀自己有興趣的知識,有幾年他很享受這樣的生活,沉浸在自我學習的快樂中。

  在他以為生活會如此下去的時候,好友莫名死亡,從自家樓頂摔下,那天伊萬剛好在公寓樓下,看著好友摔落在遮雨棚,再也沒有生命氣息。

  警察以自殺結案,儘管有很多證據表示有人渣在這段時間頻繁接近他。私底下大家都在流傳是製毒集團盯上了號稱天才的小小化學家,想要讓他為集團效力,而年輕人為了證明自己,可能製出了新型的致幻藥劑,在他發覺錯誤想要抽身的時候,已經牽扯太深,為了不被曝光慘遭滅口。

  「學識是沒有用的,學識無法保護自己,要變強才能保護自己重視的人!」

  從那之後伊萬更加自卑、狡詐,一切都是為了求生,首先要有強健的體魄。

  「要變強才能保護自己重視的人!」

  當他開始練習桑,開始鍛鍊身軀,看著肉體一天一天強健,伊萬的自信心和實力也隨之膨脹。

  那些霸凌者也漸漸不再找麻煩,他組建了自己的團夥,一切以他為首,他成了小團體裏面崇拜的英雄人物,在被找麻煩之前他也會領著他們去攻擊對方。

  也許母親不曾指望自己,但以前在家晃蕩的人渣,現在也可以被他拎起來隨意按在牆上。還有妹妹,伊萬從小就很照顧妹妹,對家人極好,但是對外激進火爆,他很滿意現在的狀態,他認為他取代了父親的位置照顧了全家人,他現在擁有的都是自己爭取來的,靠雙手打出來的。

  伊萬沒有變成流氓或者加入非法集團,他痛恨這些人渣組成的團體,強者可以有實力,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伊萬選擇專注在桑,他走在自己的正軌上,遇見了卡佳莉。

======================

  卡佳莉是個美麗、溫柔的金髮女孩,兩人的性子天差地遠,但伊萬不知為何注定要被她吸引。在一個村莊酒吧歡慶的場合,兩人彼此認識,卡佳莉也很欣賞上進和充滿男子氣概的伊萬,一見鍾情。

  女性的柔軟讓伊萬生活中有了不同的元素,他變得不再那麼有戾氣,想的事情也變多了、認為自己更成熟了,這樣的轉變讓伊萬看見了和卡佳莉交往的好處,卡佳莉也看見他的轉變,兩人決定就是彼此,將要攜手進入婚姻。

  卡佳莉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聚精會神,而伊萬拿起門口旁衣架上的黑色大衣往身上套,他體格好,狀態極佳,大衣上身勁帥有形。

  電視架上擺放著一列獎牌和獎盃,那些是伊萬從求學階段開始,不斷累積的戰績彪炳,出了社會之後他依然積極參加民間桑比賽,成為準職業選手,在桑圈闖出名號,是一顆閃亮的新星。

  「歡迎回到通靈之戰第25季,接下來的通靈者們能否揭開更多的死亡秘密?讓我們有請下一位……」

  伊萬整好衣服,氣笑道:「又在看這些沒營養的鬼節目。」

  卡佳莉:「好看吶!」

  伊萬對神鬼之說嗤之以鼻:「妳慢慢看,我出門去一趟酒吧。」

  卡佳莉拋下電視,跑過來擁吻,伊萬也捧著卡佳莉摩蹭鼻頭,兩人甜蜜得像新婚,卡佳莉說:「親愛的,一切小心,等你回來。」

  「知道了,佳佳。」

======================

  伊萬站在車道上,雙手插著口袋,此時是大白天,天氣寒冷。幾台箱型車駛過來,在積雪上畫出輪胎痕,停了車。幾個手持長毛的麥克風、攝影機的人下來,另外幾台車陸續到場,看起來不像是工作人員,而是一群本地村民,大家都圍了過來。

  「媽媽!」

  「妹妹!」

  伊萬跟上村民看熱鬧,發現裡面好幾個人他都認識,很多是自己的親人,但他們神色哀傷,一點都不像來參觀有趣的拍攝。

  「卡佳莉!」

  伊萬在人群中認出了剛下車的卡佳莉,她神情憔悴,強打精神,令伊萬十分不捨。

  主持人和家屬了解情況後,向他們要了伊萬的個人物品作為通靈的媒介。

  卡佳莉拿出一串鑰匙,伊萬認出那是他的車鑰匙,鑰匙圈有個粉色名牌寫著"佳莉兒",是卡佳莉送給他的,那是一對的情侶鑰匙串,另一把刻著"萬",卡佳莉掛在包上隨身攜帶。

  雖然刻著女性的名字,伊萬一直以來隨身攜帶此鑰匙圈也不害臊,主持人很滿意這個個人物品,可以誤導不厲害的靈媒,談論好拍攝內容,攝製組就定位,禿頭的男性主持人就開場了,一邊走在車道上一邊介紹著此地。

  「X年X月X日,車里雅賓斯克,在這個車道上發生了車禍,讓年輕的選手再也沒有回家。」

  「家人夜不成眠,終日以淚洗面,還要面對法庭訴訟和警察周旋,他們認為這不是一起單純的車禍。」

  「究竟是為什麼,發生了甚麼事?委託節目組的家人想透過靈媒得到一個真相。」

  「歡迎回到通靈之戰第30季,進入12強的通靈者們能否揭開更多的死亡秘密?讓我們有請……」

  看到這裡,伊萬雙手抱頭哀號,這不就是那個俄羅斯傻逼節目通靈之戰嗎?簡直不敢置信。

  一號參賽者靈媒進入了現場,禿頭男性,身材微胖,穿華麗紫法袍,頭戴野豬獠牙裝飾的小帽,脖子上掛著不知名動物遺骸串成的項鍊,身揹魔法小包包,走路搖擺,氣派登場。

  當他接過主持人給他的信封和鑰匙圈,禿頭男開始沉思不語。

  「這裡面有張照片,和一個人的個人物品,我想請你感應一下,說說看這照片的主人發生的故事,您有十分鐘的時間。」

  伊萬知道那裡面裝著一張照片,一張他和卡佳莉的合照。

  禿頭男很認真地感應了鑰匙圈和信封中,然後開口要求:「我需要異度空間的幫助。」

  主持人:「你可以做任何你認為需要的事,但是不能打開信封。」

  禿頭男點點頭,打開身上的小包,從裡面掏出一瓶可樂。不對,不是可樂,在眾人驚嘆聲中,禿頭男將裡面的液體撒一圈在地上,是紅色的腥臭之血。

  眾人一臉嫌惡,禿頭男毫不在意,走進血畫出來的不規則圓圈,在裡面跪下,拿出動物骨頭法器敲打念咒,一串施法,最後一個動作帥氣將法器插進土中。

  「男人……」

  「照片上是個男人……不只一個,還有女人……」

  「哦!」「說中了。」被節目組要求禁聲,以免給通靈者提示,但眾人還是心中驚嘆。

  主持人接著問:「發生什麼事?」

  禿頭男搖搖頭:「過世死了……男人死了。」

  主持人接著問:「死了,為什麼?」

  禿頭男摸著後腦勺,比劃著什麼東西撞向腦袋:「撞擊……我感覺到強烈的,像是撞擊。」

  主持人接著問:「你是說男人是撞擊致死的嗎?」

  禿頭男:「對,像是車禍。」

  另一個攝影組找到村民中的親人,將他們拉到一旁悄聲訪問,伊萬的媽媽頻頻點頭。

  「確實,是車禍撞擊而死,頭部受創,就在他指的那個位置。」

  伊萬摸摸自己的頭,感受了禿頭靈媒說的話,好像有點東西,似乎讓他想起了什麼。

  「神智不清,自己撞的。」禿頭男指著路邊比劃,做出撞車的樣子。

  主持人:「是在這個地方嗎?」

  「就在附近。」

  「你能帶我們去嗎?」

  禿頭男走了,像是有什麼在指引他,眾人趕緊跟上。天寒地凍中禿頭男帶一票人走了近一哩路,有人開始上氣不接下氣。

  主持人:「容我提醒你,時間所剩不多。」結果禿頭男停下來,又往回走一陣。

  「您的時間還剩下一分鐘,你要帶我們去哪裡?」

  禿頭男不管不顧地走,用盡了他最後一分鐘的時間。

  「應該在這裡。」

  主持人:「是在這個地方嗎?」

  「我感覺是,烏鴉告訴我的。」

  「烏鴉?」

  「死靈的烏鴉。」禿頭男堅定地點頭。

  主持人和眾村民一臉懵逼,紛紛搖頭。主持人接著說:

  「你現在可以打開信封了。」

  禿頭男低頭開封,盯著照片一陣欣賞,點點頭,喃喃說道:「是一個男的和一個女的。」

  主持人將卡佳莉介紹給禿頭男:「這位是卡佳莉。」

  禿頭男:「您好,您是照片上的女人。」

  主持人:「照片上的男人叫伊萬,是卡佳莉的未婚夫。你說對了,伊萬因為車禍離世,就在這條馬路上,但是很遺憾,事故地點和你走的方向差得很遠。」

  主持人:「你沒有通過考驗。」

  禿頭男點點頭:「很遺憾,我知道了。」他灰溜溜地離開現場。

  伊萬非常生氣,朝著他的背影怒口:「快滾,你這個神棍!」

  節目組後續採訪了家人,妹妹搖搖頭:「他基本什麼也沒說。」

  媽媽眉頭皺在一起:「雖然他猜中了照片,也能說出死亡的原因。」

  卡佳莉面對鏡頭面無表情:「但是什麼都沒有,沒有有用的訊息。」

  另一隊攝影組在事後訪問禿頭男,禿頭男在鏡頭前侃侃而談:

  「基本上這節目拍攝了30季,20年的內容,我研究過,大部分都跟死亡有關。」

  「帶我到馬路上來的時候基本上我就知道沒什麼好事,在馬路上最多的死亡案件就是車禍。」

  節目組:「所以你是用猜的?」

  「我是合理推斷,節省下來的時間可以專注通靈。」

  節目組:「是死靈鴉嗎?」

  「死靈的烏鴉。」禿頭男堅定地點頭。

  節目組:「那你為什麼沒有找到事故地點?」

  「死靈的烏鴉飛得太快,我沒有辦法,到了那個地方就消失了。」禿頭男堅定地澄清。

======================

  接下來登場的參賽者是一位毛帽、戴眼鏡的年輕女巫,暫且叫她小姐姐,小姐姐到達現場聽完指示後,在寒風中點燃一根黑色蠟燭,閉上眼睛口中唸唸有詞,現場都安靜下來看她表演。

  當她再度睜開眼睛,小姐姐挨個掃視著村民,所有人都畏懼她的目光。只有沉痛的死者親人毫無畏懼地迎了上去,哀莫大於心死,沒什麼可怕的。

  小姐姐將手伸出來對著媽媽,緩緩說道:「妳的心裡有一個黑洞,充滿著哀傷。」媽媽面無表情,也不言語,但心頭正在觸動,皺紋綜橫的眼皮抬起,小小的眼睛注視著女巫。

  伊萬似乎也能感受到什麼,那個女巫小姐姐所說的黑洞,他看向媽媽的身體中央,在心臟的那個部位有團黑影。

  「媽媽……」伊萬不捨,結實的手掌想要觸摸母親的黑洞。

  小姐姐似對此有所感應,跟著說出:「媽媽……」

  「妳失去了兒子……對他有負罪感。」

  聽見女巫如此說,媽媽無法忍住,無聲的眼淚滑落眼眶。

  女巫小姐姐走過媽媽,繼續審視著村民,來到妹妹面前。

  「妳是和他很親近的人。」

  妹妹被說中了,心情彭湃,但節目組要求他們不能表達是或者不是,只好低下頭。小姐姐持續地伸出手感應。

  「妹妹……」

  小姐姐來到了卡佳莉面前,卡佳莉帶著期待,迎上她的目光。她不怕,她很想透過女巫小姐姐知道些什麼。小姐姐盯著她看了會,毫無猶豫地說:

  「妳在照片上……」

  卡佳莉內心激動,伊萬也感到彭湃,他大聲歡喊:「有喔!這個女巫小姐姐有點東西……!」

  不信鬼神,但此刻卻非常想有人能幫他,伊萬已經在這裡徘徊許久,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有時候他會想起一些零星片段,或者是路過的車輛有某些熟悉的氣息會吸引他,若不是如此,他甚至想不起來感受自己的存在,時間感錯亂。

  女巫小姐姐一來就做了令人驚訝的表現,主持人:「這位女士在照片上?」

  小姐姐:「是的。」

  主持人:「照片中還有其他人嗎?」

  小姐姐:「失去的孩子、父兄、丈夫……」

  主持人:「妳是說,照片中還有很多其他人嗎?」

  小姐姐:「不,都是同一個。」

  主持人:「妳剛才提到了失去的孩子、父兄、丈夫……那就有三個人。」

  小姐姐:「不,你在誤導我,謝爾蓋。」

  「他們是同一個人。」

  伊萬在後面激動地讚嘆,賓果。

  主持人:「妳能描述一下他?」

  伊萬拼命指著自己:「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個子很高,有一米七八……」

  「淺色頭髮……眼睛……是深色的……」

  女巫小姐姐低下頭專注感應著,嘴裡說出主角的特徵,一邊揮手似乎在做擊打的動作。

  「身體很強壯,很運動……好像是什麼運動員。」

  家人們在後方頻頻點頭,他們相信女巫小姐姐見到了伊萬的模樣。伊萬本人也很激動,但是從頭到尾女巫小姐姐並沒有看他,她是如何得知自己這麼多訊息?

  得到家人的支持後,主持人告訴她:「妳現在可以打開信封了。」

  女巫小姐姐拆開信封,端詳著照片,確認了照片中的伊萬,表情遺憾。主持人向她介紹了卡佳莉,還有伊萬的媽媽和妹妹,其他人則是關心此事的親友們。

  主持人:「那妳能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

  小姐姐停頓了一下,歪著頭開始感應。然後一推眼鏡,突然走起來,就像禿頭男一樣,眾人只得跟上。

  「她要帶我們去哪裡?」

  「這完全是錯誤的方向。」

  村民們竊竊私語,表明女巫走錯了方向,他們小聲地談論確保不會被聽到,因為她越走越快,隊伍拉得很長。

  「她要去哪裡?」

  「為什麼她能跑得這麼快?」

  「我快要跟不上了。」

  隊伍中年紀大、體力差的人開始脫隊,反正只要還能看到前面的人,慢一點也無所謂了。能跟上的人依然賣力跑,節目組早已習慣了靈媒的機動力,扛著器材也繼續跟拍。

  「這裡是哪裡?」

  「我們好像快要回到鎮上了。」

  「這裡不是事故地點?」

  「差得遠了。」

  眾人氣喘吁吁,女巫小姐姐停在一處建築前,一間打烊的酒吧。伊萬看到這個地方傻眼了。

  女巫小姐姐喘著氣解釋:「就是這裡,一切都是在這裡開始的。」

  主持人:「這裡是哪裡?」

  卡佳莉一步不落,她也跟上來並認出了這個地方,一聲驚呼雙手摀住嘴巴。

  主持人:「妳認得這裡嗎?」

  卡佳莉點點頭:「這裡是我和伊萬相識的酒吧。」

  說話間更多的村民也趕到,一個高瘦青年喘著白氣說著。

  「啊,居然是酒吧。」

  主持人:「你們都知道這裡嗎?」

  「是的,我們那天就是在這裡聚會。」

  他們中的幾個點點頭,是這裡,這是他們在伊萬事故當晚相約的酒吧。

  「這裡是村莊邊緣的小酒吧,學生時代起我們就很喜歡這裡。」

  主持人點點頭,詢問女巫小姐姐:「在這裡發生什麼事嗎?」

  小姐姐閉眼感應著,邊說:「聚會……慶祝著什麼……」

  伊萬隨著小姐姐的話語,記憶似乎回到了當天,他能看到酒吧燈光和歡慶的人群、杯觥交錯的畫面。

  節目組將畫面帶到高瘦青年,青年回答:「那天我們在酒吧慶祝伊萬贏得參加桑大賽的資格前哨戰,我們都很高興,有許多朋友參加了這場聚會,他為我們小鎮添了光。」

  主持人向卡佳莉確認,卡佳莉回答:「是的,他離開的時候有告訴我他要來這裡。」

  「我們對這個地方很熟悉,來參加的都是他的朋友、熟人,所以我讓他一個人去。」

  小姐姐接著說:「令人討厭的……不討喜的眼神……爭執……不安的氛圍。」

  節目組上前詢問的時候得到了其他意外資訊,青年和其他的朋友們紛紛說出一個人。

  「那裡有一個人。」

  「特別討厭。」

  「像是個會惹事的傢伙。」

  「這裡是村邊的酒吧,偶爾會有這樣子的人出現。」

  主持人:「伊萬惹麻煩了嗎?」

  「不,我們都在,伊萬不會惹上麻煩,但是和對方起了點口角。」

  主持人:「可以描述一下他的模樣嗎?」

  小姐姐在頭上比劃:「禿頭。」

  接著指了嘴巴:「一口爛牙。」

  「比常人矮小一些,看起來是個渾球,眼神非常不好。」

  當天和伊萬在一起的夥伴頻頻點頭,他們都見過小姐姐描述的那個人,講得很仔細就好像親臨現場看到一樣。

  伊萬在一旁也完全想起來那個渾球的模樣,他憤怒地咆嘯,揮拳擊打空氣。

  主持人:「是遊蕩的不良分子嗎?」

  小姐姐:「像是坐過牢。」

  主持人:「是他殺死了伊萬嗎?」

  小姐姐:「不,不是,他離開了這裡。」

  女巫的說法得到證實,伊萬結束聚會,和夥伴們分開後才出車禍。

  小姐姐又開始沿著道路前進,跟隨著腦袋的畫面感應後續的事情,一夥人亦步亦趨跟著。

  走了一段路,主持人忍不住問道:「小姐姐,妳可以告訴我們現在是怎麼回事?」

  「開車。」

  「追逐。」

  主持人:「在這條路上競速嗎?」

  小姐姐:「我感覺到腎上腺素激發,像是某種速度快感。」

  「像是某種競爭……速度,被某人追趕。」她嘗試盡可能描述。

  主持人:「伊萬是被人追趕的?」

  小姐姐:「嗯。」

  她經過了一個路口後停了下來,來回踱步,指著空無一物的路邊。

  小姐姐:「就在這裡,碰,沒了。」

  主持人:「沒了?」

  小姐姐:「嗯,撞擊,白色,畫面消失,一瞬間死亡。」

  家人跟上來後開始嘖嘖稱奇,從他們口中驗證了這確實就是伊萬出車禍的地方,當時事故現場臨停了一輛拖板車在路邊,伊萬駕車一頭撞上,當場死亡。

  「她就站在他倒下被發現的地方。」

  眾人驚訝靈媒的神奇,卻彷彿再一次經歷了伊萬車禍的瞬間,全都難過了起來,媽媽更是掩面痛哭。而更加震撼的是伊萬本人,他重複經歷了又重複忘記了車禍的記憶,此時又全部想起,追撞拖板車車尾的恐懼,只有一瞬間,拖板車是白色的,就在下雪的夜晚停放路邊。

  「為什麼會這樣?」

  拖板車司機被判決業務過失致死,已經付出了代價,但是家屬想要的似乎不是這個。在節目組的追問下,家屬才透漏案外玄機。

  妹妹:「那裏有第二條煞車痕。」

  「哥哥的車尾有撞擊痕跡和其他車漆,道路那裏有第二條煞車痕,但是警察卻說那不是事故當時的痕跡,是很久以前留下的。」

  主持人了解之後嘖嘖稱奇,向女巫小姐姐詢問,居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那裏有第二輛車。」

  「是誰?」

  「是酒吧那個傢伙嗎?」

  女巫小姐姐點點頭。

  家屬心中的答案得到印證支持,全都非常氣憤,他們想起了法庭上不公平的判決,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找到這個人,但肇事者事不關己,逃避責任,一直不承認自己有撞到伊萬,他的拉達國民車原本就很破爛,上面有許多痕跡用來脫責,而且他還成功了,輕判5年還獲得緩刑。

  妹妹:「我們想把那傢伙送進監獄。」

  妹妹悲憤地說道:「他怎麼可以撞了人之後逍遙自在,那我的哥哥呢?」

  「我們想要更多的證據。」

  女巫小姐姐和家屬們私下談話,家屬們從女巫那確認到兇手的行徑,他們也聊著伊萬的過往,女巫說的內容準確無誤,讓家屬們更加相信她。

  伊萬在一旁聽著大家和女巫談論他,他也想起來了,他想起自己是怎麼到這裡,怎麼發生事故,聽著活下來家人談論,悲傷一股腦地湧出,在一旁啜泣。連女巫小姐姐都動情落淚,和家屬們擁抱相泣。

  「他會付出代價的。」

  主持人靜靜地等待家屬和女巫私聊,他完全明白此刻他們非常需要,他退到一旁若有所思。

  女巫離去後,重新開鏡,他對鏡頭朗朗道:「家屬懷疑這不是一起簡單的自撞事故,那裏有另一輛車,有另一個人,家屬的疑惑能不能得到解答呢?期待接下來的靈媒能給出答案。」

====================

  接下來登場的靈媒卻讓這家人大失所望。

  銀色長髮的帥氣靈媒手中握著鑰匙,感應完後酷酷地說:「這是一個女人。」

  「女人?」

  「對。」

  「她怎麼了?」

  「她死了。」

  站在一旁的卡佳莉撇過頭,無奈之情寫在臉上。伊萬對著銀髮靈媒揮拳:「白癡!」

  胖胖的靈媒婆婆嗓音顫抖,喃喃自語念了一大堆咒語。

  「這是一個男人。」

  「他怎麼了?」

  「被殺了。」

  「怎麼死的?」

  「喝酒喝太多,慢性精神病,走在這條路上被埋伏,死了。」

  說完老太婆握拳,做出獻出心臟的動作說:「被刀殺死。」

  接下來登場的幾位靈媒不是胡言亂語,就是將家屬帶到遠方胡言亂語,或者原地爆炸被誤導,將伊萬當成是女人,有人甚至稱他的靈魂被外星人帶走,節目組會將這些靈媒的畫面快速剪輯並請配上滑稽逗趣的音樂來取笑。

  一通折騰下來大家都累了。天色也暗了,節目組架設起燈光,扛著大燈、打光板跟著靈媒左衝右跑,夜晚的降臨讓溫度更低,後面有些靈媒可以描述準確,說出一些常人無法得知的事情,取得家屬們信任。但是最後談到案情的時候曲折不一,始終沒有辦法取得決定性的證據,每個靈媒說的都有可能,搞到家屬們也不知道該相信誰的版本好。

  已經在荒野和車道上奔走了一天,看熱鬧的村民漸漸散去,留下核心人物,這些關心伊萬的人連坐下休息都沒有,還是支撐著,就希望能給伊萬翻案,聽到他們想要的答案,終於,最後一位靈媒在主持人介紹下壓軸登場。

====================

  節目組在靈媒登場的道路上精心準備了煙霧和打光投影,一個影子搖晃走來,踩著詭異的步伐,是個女人,但步伐像蛇或妖怪一樣擺動扭曲,令見者不寒而慄。

  女人身著黑色長裙和大衣、毛皮披肩,深邃美麗地雙眼上了眼妝和假睫毛,眼神冷峻,來到現場,一雙眼睛似有魔力,銳利直視盯著場中所有生靈,甚至是那些空無一人的黑暗,在她眼中都無所遁形。

  伊萬被她掃視的時候就藏匿在黑暗中,旁邊還有許多看熱鬧的好兄弟被瞧見都後退了一步,僅僅是掃過,那一瞬間伊萬跟她對到眼,嚇得一身冷汗,還好她的眼神很快地放到主持人身上。

  「我是死靈法師塔瑪拉。」

  主持人遞給她信封和鑰匙圈,宣布一樣的規則。

  「塔瑪拉,這裡面有張照片,和一個人的個人物品,我想請妳感應一下,說說看這照片的主人發生的故事,您有十分鐘的時間。」

  死靈法師看了信封和鑰匙圈一眼,很快就說:「我不需要了。」

  她走到家屬和親友這邊,一個一個盯著他們的雙眼。

  「媽媽。」

  被準確地稱呼,媽媽一天下來已經見怪不怪,知道這是一個有點實力的靈媒。死靈法師圍繞著媽媽走一圈,盯著她說:「妳應該能感覺到,他經常在妳身邊。」

  主持人:「誰?」

  不理會主持人的提問,媽媽情緒突然宣洩,眼淚直落。

  塔瑪拉:「妳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媽媽點點頭。

  塔瑪拉:「別再喝了。您的兒子,他非常地擔心。」

  說到這裡媽媽無法忍住掩面痛哭,伊萬感受到媽媽的情緒,也哭了。

  伊萬確實經常來到母親身邊,當他偶爾想起母親的時候,只需要一瞬間,他就能透過某種神祕連結來到她身邊,但是他經常看到媽媽又在家酗酒,借酒澆愁,卻一點辦法也沒有,當母親咒罵著醉倒的時候,他只能難過地請她不要再喝了。

  媽媽對他心裡有愧疚,甚至認為是自己間接害死了伊萬,從小到大的軟弱,當失去父親的時候她沒有擔起做母親的責任,長大後還依賴著伊萬,伊萬靠自己成長起來,她甚至沒有支持過他的桑搏事業,也反對卡佳莉和兒子的婚姻,暗自希望將兒子留在身邊,事發當天還為此跟兒子吵了一架,沒想到竟天人永隔,覺得相當自責,還有過想死的念頭。

  塔瑪拉來到妹妹面前,妹妹看見媽媽的模樣,有些侷促不安,不知道塔瑪拉會和她說什麼。

  塔瑪拉將手掌心緩緩貼到妹妹胸膛,告訴她:「妳其實很痛苦,內心充滿仇恨。」

  妹妹確實是最積極在法院和警局奔走的人,被這樣說她嚇了一跳。

  塔瑪拉搖搖頭:「妳想要尋求正義,但是哥哥不想,他只希望妳快樂。」

  「為什麼?」妹妹和伊萬幾乎是異口同聲問,伊萬同樣憤恨兇手,希望他受到法律制裁,甚至是直接弄死這個人渣。

  對,那傢伙就是個渣,當天酒吧看見他的時候,他就勾起了過往童年面對那些人渣的記憶,他跟那些傢伙長得一樣,但是現在跟當年不同了,他不會屈服這些人渣的威脅,對方酒後出言不遜他就上去跟對方爭吵。

  離開酒吧後,這傢伙撞到了他,車子失控撞上路邊的拖板車,還肇事逃逸,警察在妹妹強力的要求下才找到他,事隔多日,一切罪證都淡化扭曲,法律無法給他應有的懲罰。

  有好幾次伊萬徘徊在路上,就在事故點的附近遇到了那個人渣,這似乎是他的必經之路,事故的陰影留下了一道創傷,每次經過他都會神色慌張、緊張兮兮,讓伊萬可以很快鎖定他,好幾次出現在車窗邊就是希望將他弄死,但是沒有得逞。

  他巴不得兇手伏法,伸張正義,自己和家人才可以走出失去親人的陰霾。

  塔瑪拉:「妳有一個好哥哥。」

  「他經常笑,嘴巴張得很開,在妳面前沒有任何煩惱。」

  「從小到大他都在照顧妳,他既是妳的哥哥,也是妳的父親。」

  妹妹聽得落淚,哥哥的確是從小到大都將她扛在肩上,一肩擔起了這個家的責任,這些事靈媒不會知道,他雖然對外強勢甚至會威脅傷害別人,但是對家人極好,非常護短。即使沒有父親,妹妹也感受到自己在學校就像被捧著的公主一樣,哥哥會讓所有人將她當成公主。

  伊萬想起了自己照顧妹妹,在她面前歡笑逗她的往日時光,那是多麼棒的日子,她在妹妹身上找到了責任和價值,還有看見妹妹開心自己也開心,父母所不能給的,哥哥都能給她,那份簡單的快樂。

  伊萬看見妹妹在自己身後不停地奔走,為了找證據、找資源和打官司,她太辛苦了,失去了本該幸福的生活。他也哭了,他其實很難過,都是因為自己死掉才造成妹妹的痛苦。

  塔瑪拉來到卡佳莉的面前,注視著她。

  「悲傷,短時間內,還沒有放下,在這一年以內發生。」

  「妳不應該帶著悲傷,對孩子不好。」

  「妳是照片上的女人。」

  卡佳莉點點頭,向節目組承認在厚重的冬衣下,其實已經有了孩子,懷孕6個月。

  塔瑪拉:「孩子長相不由妳,他會長得很好,像爸爸。」卡佳莉想起伊萬,破涕為笑。

  「妳應該能感覺到,他沒有離開。」

  卡佳莉拼命點頭,她確實有一些感覺,她向節目組透漏,有時候她會聞到一些氣息,或者是一種感覺,好像伊萬還在家中。

  伊萬確實最常想起卡佳莉,也最放心不下她,最常來到她身邊,他死後知道卡佳莉懷了孕,對此既悲憤又傷心,不能陪在妻小身邊,還要看著他們受苦,這一切都是人渣所害,但是孩子單純的靈魂療癒了他,反過來安慰他,讓他想好好照顧他們母子,即使已經失去了生命。

  他希望卡佳莉和孩子能開心起來,但是卡佳莉對伊萬的意外死亡耿耿於懷,在妹妹和其他人的勸說下也是充滿著憤慨和傷心,積極提告,跑訴訟流程,讓自己忙碌,讓自己為伊萬做些什麼,她知道伊萬嫉惡如仇,為他伸張正義他一定會開心。

  但心裡隱隱感覺到不是,每當他感受到伊萬在家裡、在她夢裡,她都沒有感受到伊萬想要復仇或者看見伊萬生氣,只感受到他的憐愛和不捨。

  這種隱隱約約的感覺讓她想要確認,她相信天地有靈,有鬼神之說,並且也相信通靈,所以是她連絡了節目組,並且說服家人,想要透過參加通靈之戰讓案件水落石出,家人勉強同意,但她真正想知道的是伊萬的心意,想要再一次和他說說話。

  塔瑪拉撫摸著卡佳莉的臉龐,像個溫柔的丈夫,對她低語:「別哭了,我的佳佳。」

  卡佳莉聲淚俱下。她聽到這聲呼喚就像伊萬親口對她說過的話一樣,只有他會用這種口氣說話,只有他會親暱地喊她佳佳,摸她的臉頰,就像重演了一遍當天他要出門的情景一般。

  卡佳莉泣不成聲:「他在哪裡?他在這裡嗎?」

  塔瑪拉:「是的,就在妳後面。」

  站在後方的伊萬無比心疼,她感受到他了,通過靈媒的手和口,他能說話了,和愛人心意相通的感覺真好,他真的希望她快樂,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

  主持人詢問塔瑪拉:「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塔瑪拉,妳還沒有說出來,他的故事是什麼?」

  塔瑪拉:「猛漢。」

  主持人:「什麼?」

  塔瑪拉:「浮現了這個字眼。」

  高瘦青年對節目組補充道:「那是他的稱號,他自己也很喜歡,人稱俄羅斯猛漢,桑界的新星,我們有時候會叫他猛漢。」

  塔瑪拉一邊領著眾人走向事故地點,一邊說:「車禍。」

  塔瑪拉:「撞擊死亡,沒有太多痛苦,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死了。」

  媽媽:「他是怎麼死的,我們想知道是誰害了他出車禍。」

  塔瑪拉回頭看看媽媽,看看眾人。

  「我感覺你們想找一個兇手。」

  「可是這件事情沒有兇手,就是時間到了,死亡,對此你們無能為力。」

  高瘦青年:「我們相信有人撞了他。」

  塔瑪拉盯著高瘦青年:「確實有個人。」

  塔瑪拉:「雙方在馬路上追逐,駕車玩跳棋遊戲,你超我、我超你,意外就發生了。」

  「但是他不是兇手。」

  塔瑪拉轉頭繼續前進,家屬仍然不放過她,希望從她口中得到更準確的信息。伊萬也跟在她身邊對著塔瑪拉大吼。

  「他就是兇手,就是那個人渣撞我!」伊萬眼色紅潤,忿忿不平。

  似乎被人鬼逼到壓力巨大,塔瑪拉不走了,一臉苦惱地抱著頭,她似乎哽咽了。幹練狠辣的形象跟哭泣沾不上邊,所有人頓時不知所措。

  塔瑪拉一屁股頹坐在路邊的積雪草堆,節目組也只好停下來。

  「如果你們想要兇手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們一個,他已經害了很多人!」

  「誰?」

  「酒精。」

  眾人啞口。

  主持人悄聲問高瘦青年:「伊萬喝酒了嗎?」

  高瘦青年:「當然,他剛從酒吧出來。」

  主持人:「所以伊萬酒駕了?」

  高瘦青年不置可否,可是家人全聽見了,他們沒有說出全部,法醫相驗死者伊萬的血液酒精濃度,超過駕車標準,而被找來的其他駕駛者,包括拖板車司機、疑似撞車的禿頭男,全都沒有酒精反應。

  伊萬不甘大吼:「時間過了這麼久當然沒有反應!那傢伙喝了,我看到,他在酒吧也喝了!」

  塔瑪拉:「你們想要審判,我不是來這邊當判官,我不想審判他。」

  妹妹:「但是他和哥哥競速,他不是也有責任?」

  「他已經受到了懲罰,他很痛苦……」似乎體驗到對方的痛苦,塔瑪拉代替他流下了眼淚。

  「他並不想殺死他……」

  「那是個意外……」

  伊萬:「他逃避責任!他應該負起責任!」

  「他還有兩個女兒!都還很小……」塔瑪拉低頭哭泣,塔瑪拉的落淚清洗了眾人高昂的復仇情緒。

  主持人看向家屬,家人們紛紛點頭,對方有小孩,兩個小女孩,他們是知道的。在法庭上見過,那傢伙是單親,入監服刑的話兩個小女孩會失去父親,考慮到他們家的處境,小女孩肯定不會得到良好的照顧。

  塔瑪拉:「伊萬不想要這些……」

  「他不想看到這樣……」

  談到伊萬,家人忍不住嘴角顫抖,都哭了。但是他們不知道怎麼辦,他們想要兇手付出代價、伸張正義,這是他們活著唯一想做的事,沒有辦法考慮這些。如果成功,他們肯定帶著負罪感行使法律權利。

  塔瑪拉:「你們被心中的仇恨和恐懼、內疚驅使著行動……」

  「這不是伊萬想要的……」

  「他想要你們重新快樂起來……」

  塔瑪拉代替伊萬對媽媽說:「伊萬對您說,對不起,媽媽,原諒我……」

  媽媽:「嗚,我們該怎麼辦……」

  塔瑪拉:「伊萬要您停止喝酒……好嗎?」

  媽媽哭著點頭。

  「重拾您的手藝……他說您曾經做得很快樂。」

  「嗚……」提到媽媽的手藝,媽媽立刻明白什麼,當家庭好轉之際,媽媽不需要操心生活,會做手工編織,在鄰里間也算是小有成就,伊萬出事之後她就再也沒碰了。

  伊萬心疼看著母親,他知道她已經痛苦了大半輩子,沒有希望和光,他真的不想要她再重拾酒瓶,回到那糜爛不堪的日子。

  塔瑪拉起身來到妹妹面前,伊萬也跟了過來,死靈法師的體質很吸引他,她能感覺到伊萬想說的想做的,塔瑪拉握住妹妹的手,妹妹手一被握住就開始哭。

  「哥哥知道妳很辛苦……」

  「但是更希望妳能幸福……」

  「懲罰對方不能讓你們重拾快樂,原諒傷害你們的人事物……」

  「妳哥哥很自責,他說因為他的事情,讓妳和艾里爾疏遠了。」

  妹妹聽到艾里爾的名字大哭。

  「有這樣的人嗎?」

  主持人悄聲詢問,卡佳莉回答了他:「是妹妹的男朋友。」

  主持人:「叫做艾里爾嗎?」

  卡佳莉:「就叫做艾里爾。」

  主持人:「天啊。」

  塔瑪拉擁抱了妹妹,安慰道:「別哭了,妳的將來會幸福的。」

  「艾里爾會把妳當成公主,如果沒有的話哥哥會揍他。」伊萬和妹妹都笑了,那確實是他會說的話。

  伊萬感覺到家人正在逐漸放下仇恨,自己的感覺也輕盈了很多,有些話他剛想說,塔瑪拉就替他說了出來,身體感覺到一股暖流,非常感激塔瑪拉。

  接著輪到卡佳莉。

  塔瑪拉緩緩接近卡佳莉,伊萬感覺到了,塔瑪拉透過她的感覺共享了一切給他,他很珍惜並感激,這可能是最後一次他能擁有人類的感覺去接近自己的未婚妻。

  塔瑪拉觸摸卡佳莉,兩人立刻流出眼淚,卡佳莉閉上眼睛感受她,屏除了視覺,她感覺到伊萬就在自己面前。她帶哭腔小聲地說著:「親愛的……」

  「你在哪裡……?那邊好嗎?」

  塔瑪拉悄聲回應:「我在這邊很好,但我不能見你們如此痛苦,你們好,我才能安心。」

  卡佳莉強忍啜泣著點頭。塔瑪拉輕輕地摩擦卡佳莉的鼻子:「照顧我們的孩子。」

  卡佳莉又哭出來:「我會的。」

  塔瑪拉:「妳會幸福,有合適的人出現,不要讓生活停滯。」

  「妳知道的……我會一直在妳身邊。」

  塔瑪拉緩緩離開卡佳莉,卡佳莉睜開眼睛看見不是丈夫,但是還能感覺到他就在身邊。

  節目完美落幕,所有人心情都不能平復,都來找塔瑪拉私聊,最終家人們決定撤銷上訴,維持原有的判決,原諒製造傷害的一切,懲罰肇事者並不能讓他們從痛苦中走出,他們將要重拾生活,也希望肇事者能藉此有所警惕。

  做了這個決定,全家突然都感到無比輕鬆。心中的石頭和陰影都放下消失。

  塔瑪拉:「當成是伊萬送給你們的禮物。」

  毫無疑問,塔瑪拉表現出眾,給了他們真相,並解決了這家人糾纏已久的痛苦,他們會在通靈之戰的節目選拔選她當本周MVP。

  妹妹和媽媽問:「伊萬現在好嗎?」

  「嗚……」

  伊萬在一旁哭得唏哩嘩啦。

  塔瑪拉:「他現在獲得了平靜,嘴巴張開會笑了,說以後猛漢會經常照看你們。」

  伊萬還在哭:「妳他媽的神棍,真會騙人。」

  「我就說通靈什麼的都是騙人。」

  塔瑪拉第一次正眼看他,伊萬確認了塔瑪拉真的看的到他,因為塔瑪拉露出微笑,對他做了一個眨眼。

  說也奇怪,感覺到家人的轉變,自己的心靈和軀體莫名其妙地輕盈了起來,他感覺不再被地表束縛,以前除了想到去探望家人,其他時間都渾渾噩噩地困在事故現場附近,只能執著地尋找復仇對象。

  現在家人重新回想到他,都是美好和歡笑的畫面,愛的過往都像暖流流了過來,原來他也曾經擁有這麼多美好的時光,那些平凡的過往現在想起都是幸福,這股力量也漸漸讓他平靜,現在他的身體越來越輕,也清晰透亮,充滿了能量。

  天空照下白色的光芒,伊萬很輕盈地就往上飛,消失在大家眼前。

  不一會,光芒再現,從光中降下一個長著小天使翅膀的肌肉男,對死靈法師咧開嘴笑著。

  塔瑪拉拍手,告訴主持人她要退出比賽,奪冠並不是她的目的,能夠和某些人相遇才是。



(完)
.
=============

這篇是最近覺得有趣想寫的主題,通靈之戰是一個真實的俄羅斯節目,TNT電視台熱播招牌,已經播了很久,靈感出自於此,構思一段時間,花了兩天一口氣寫完,感謝觀看。(鞠躬)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246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車禍|酒駕|神鬼|通靈|小說|猛男|詛咒

留言共 5 篇留言

虚ろな光
兄弟發文啦

說起來縮圖那個樣子應該最接近伊萬模樣的形容吧

卡佳莉我以為會叫莉莉原來叫佳佳嗎ww


然後塔瑪拉是真的ㄚ 是說一開始部知道伊萬到底有死沒死 因為看見描述死亡可是卻又有伊萬 後面那一句"甚至不知道自己死了" 完美的貫通了疑惑還有想表達的懸疑感 這時對讀者和伊萬來說一切都清楚了 這邊排的超讚 我喜歡

說回來 我最近也看一下台灣的靈異節目 不少都再找通靈少女去空屋起乩 還有些拍到被人罵就是www



04-17 12:33

+9神聖騎士卡
哈哈沒錯,臨時想的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用佳佳,對了那張照片是普丁年輕照喔,哈!
這篇也是想要探討到底通靈比較重要還是真相比較重要,或者是安撫當事人比較重要?
去空屋亂搞如果可以解決幫忙事情,撫慰人心也就罷了。純粹去感應探險什麼的我就不喜歡看。XD
04-17 14:25
大漠蒼鼠
通靈者都沒考慮過靈的感受XDD

04-17 12:57

+9神聖騎士卡
就是啊,自己亂通XD04-17 14:18
水墨靜
看到小女孩問是不是喝酒便心理有數揮拳的人十有八九已是亡靈。
尋求正義、需要一個兇手來怪罪、思念與仇恨對於死者的束縛、死者對自身心意的茫然與誤判、放下執著的解脫。心正派的通靈者不為名利,只為圓滿而來。
療癒 ´͈ ᵕ `͈♡,小小短篇蘊含生者與死者需明白的至關哲理。

帶眼鏡(戴?)
她看向媽媽的身體中央(這段是小姐姐還伊萬在看?)
埃個掃視著(挨)
應證支持(一般都是印證……或者這裡是想表達“因為回應而得證”?)
打光版跟著(板)
身著黑色黑色長裙(~)
當天她要出門(要出門的人是…)
“度”方的痛苦(~)
感覺到“一”萬想說的
同時採用了桑博和桑搏兩種音譯。個人覺得可以選字面上容易直覺聯想到格鬥的翻譯。

04-17 13:22

+9神聖騎士卡
太好了感謝抓漏,我自己都沒看到。應證確實是想那樣使用,不過我查了一下似乎不太行,還是改了。桑搏我也是想要用手字旁,看起來容易聯想,怎麼打出這麼多博XD

墨鏡有興趣可以看通靈之戰第15季XD04-17 14:17
水墨靜
矇逼(一臉懵逼)…

04-17 17:12

+9神聖騎士卡
收到,謝謝!04-17 17:24
小刀
  這節目我也看過,有些神棍明知道被搓破謊言,還是會在螢光幕前耍寶,有的一出現氣勢便與眾不同,該說打扮蠻詭異的。

  在亡者面前每個通靈者各顯神通,也讓人期待下一個會說出什麼驚人結果,不知不覺順著文字而情緒高低起伏,趣味橫生,我覺得最後一位並非神棍,藉由特殊身份來化解亡者親屬的執著,同時將亡者心中結節打開,佛家的說法是做功德,功德無量~~

04-18 13:32

+9神聖騎士卡
原來妹子也看過這個,太好了,確實就是像妳說的,那些來亂的片段我都想跳過,哈哈。
即使是能通靈,也是一項能力或工具,通靈者也是人,非神,工具在手,怎麼運用還得看人。最後一位我把她設定得靈活巧妙,並非只是單純傳訊,而是運用智慧解決人鬼雙方的問題04-19 09: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junezz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拯救世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j3707933
可以給我紅心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