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自創短篇連載』怪物與少女31

作者:井爵│2021-04-11 21:19:21│巴幣:26│人氣:83
『自創短篇連載』怪物與少女31

井爵
2021/2/1創作
2021/4/17修改

七大洲篇第二十五章:歐洲之卷(上之五)——突如其來的騎士道

「喝!」

  在清晨五點十分,還在重建修補的亞爾夫海姆校園裡,傳來人聲。

  身影的主人相當勤奮的揮舞著,那染上黎明時刻,昏黯淡金色的大劍。

「呼。」

  長吁一聲,又開始改變架勢與力道,可以看出這特殊的揮劍套路,是源自於某款線上遊戲。

  不管是揮劍的角度、力道與時機,運用自身的歷練所揮砍出的無數軌跡,正錯綜複雜的劃開凝結的冷空氣分子。

「喝啊!」最強的一擊將作為目標的樹樁給劈成兩半,結束暖身。

「怪物大人?」

  那稚嫩的聲音傳達到正要繼續訓練的耳邊,我停下了動作。

「呦,小翠。今天也這麼早起,準備練習射箭嗎?」

「恩!」小翠的臉頰在寒冬的肆虐下,顯得有點紅潤。

「喔,你們幾位也是要自主練習的嗎?難得今天可以休息一天。」

  我望向小翠身後,庫埃、泰德和絲瓦洛也姍姍來遲。

「怪物教官,經過昨天的特訓後,大家都覺得休息夠了。」

  相當有骨氣與覺悟的發言,看來庫埃和泰德已經準備好了。

「怪物教官大人,感謝您昨天讓大家休息,小女也該下定決心了。」

  絲瓦洛的銀色雙瞳閃爍著異常耀眼的光輝,似乎想要和過去的自己訣別。

「那麼,作為暖身操,就由你們四位聯手跟我切磋吧!」

「好的!」四個人異口同聲說道。

  以操場中心的草皮地為基準,站在兩端的對戰雙方水平距離約為500公尺。

  無法無天、兔疾殺、偵神與御姐則是在我的聯絡下,百忙之中抽空前來擔任裁判兼觀眾。

「倒數開始,3、2、1,開始!」

  在兔疾殺的倒數結束後,位於前鋒的庫埃率先衝向我的所在。

  我一直在等待庫埃與其他人的行動,但是庫埃與我保持一段距離,謹慎的射擊。

  數支高速箭矢與我擦肩而過,很明顯的,這只是拖延時間的伎倆。

「喝!」

  發自肺腑的宏亮聲響,不偏不倚使劍架開從左方襲擊而來的標槍。

「趁現在!」

  小翠她們抓準我迎擊標槍後,身體來不及反應的僵直幾秒鐘,同時從四面八方發動攻勢。

「風的呢喃,賜予聖之銀貫穿的威力:『翡翠聖槍』!」

  就在我的收劍動作還在進行時,泰德的風屬性中階魔法:『翡翠聖槍』,纏繞著深綠色的清脆鏗鏘聲直擊我的劍柄。

  這一擊確實造成我握劍的雙手不由得鬆開劍柄,在巨劍落地前第二發魔法也來勢洶洶。

「短詠唱:架起赫丘力斯之名,『衝擊障壁』!」

  是的,絲瓦洛機警的使用所謂短詠唱,縮短魔法詠唱時間,並且施放出輔助性魔法:『衝擊障壁』。

  瞬間我的周遭被無形的四角形結界包圍,並且由小翠和庫埃連續射擊的箭矢,在接觸衝擊障壁後,形成了致命的刺針。

  『衝擊障壁』是讓敵方被困在結界中,而我方的攻擊會透過接觸障壁而大幅度提升,能將單一強敵徹底重創的高階輔助型地屬性魔法。

  我沒有因此感到慌張,儘管刺針般的箭矢如暴雨落下,我重新握住落地的劍柄,以高速的動態視覺加上流暢的動作劈砍。

  我利用大劍的瞬間爆發力,加上自己鍛鍊的力道,由左而右,由上而下甚至反方向揮舞。

  小翠她們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自己發射的箭矢被我的巨劍發出的衝擊波,彷彿掃除灰塵一般化為碎片消逝。

  揮舞完巨劍的動作,我用劍端輕敲一下衝擊障壁,障壁也因為絲瓦洛的內心動搖而破碎。

「同學們,熱身還沒結束!」

  看到我遊刃有餘的叫囂,庫埃與小翠也從疲憊中振作,絲瓦洛也嘟著嘴,泰德蓄勢待發。

「恩?」

  我扛著巨劍,而小翠與庫埃同時行動,在距離我半徑50公尺的方圓圓周上,兩人以逆時針和順時針的方向交錯奔跑。

  『看來小翠她們有新戰術了,關鍵在絲瓦洛和泰德這兩位魔法使身上。』

  我只是撇頭一看,就發現絲瓦洛和泰德果然沒在視野距離內,因此我開始轉動手臂與腳踝,為了一次就擊敗小翠她們而進行熱身。

  『那麼,是小翠的話,應該最瞭解我的習慣。』

  為了看穿小翠她們的新戰術,我集中精神觀察四周的動靜。

「咻!咻咻!」

  和剛剛一樣的箭矢破空聲,不過這次看似雜亂,卻井然有序的落在我的周遭。

  我本能感受到一種威脅,握緊劍柄,開始以自身為軸旋轉,大量的風壓也因此產生。

  當我將附近的箭矢一掃而空,定眼一看,絲瓦洛和泰德仍然沒在目視距離內,連小翠和庫埃也消失了。

「看招!」

  我聽見小翠她們四人齊聲吶喊,數道紅色與紫色混雜的閃雷伴隨烏雲從天空竄出。

  就在我準備接招的時候,烏雲堆突然散去,落雷也消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黑霧漩渦從天而降,無情的吞噬一切。

  『看來這次不能再放水啦!』我心中對同學們的成長感到喜悅。

  在被一團黑霧漩渦吞噬的同時,我閉上雙眼,刻意不依賴五感,而是用『心』去摸索。

  就在黑霧漩渦將我從頭到腳都包裹殆盡的同時,我領悟到自己被沈重的壓力所困。

  『不用慌,不用畏懼,不用懷疑,氣定神閒。』這是剛玩線上遊戲時,一位頂尖的魔法劍士給予的指引。

  原句是:「遇到未知時,不用慌,不用畏懼,不用懷疑,氣定神閒,大道自然為你開啟。」

  雖然他是轉職成魔法劍士時,負責教導玩家招式的魔族NPC,但是他的箴言帶我度過許多難關。

  我現在能夠深刻領悟這句話了,師父。

  也許,從那時候起我就對遊戲中的魔族有一種異常的好感,直到我遇上真正的魔族,這份感情也毫不掩飾的散發出來。

「混斬.亂刀虛無境!」

  這一擊,融合了我玩線上遊戲與現實修練時的一切,將虛無之力注入刀中,以黑暗破魔法的絕招!

  原本覆蓋半個操場面積的黑霧,在其重力與毀滅力量的壓迫下,應該會讓萬物屈服。

  不過黑暗卻從中竄出,我站在原地,緩緩收刀,撩亂的刀波化為血盆大口的黑色野獸撕咬無形的黑霧,在雙黑的碰撞下將一切漆黑劃開並且迎來烈日高照的光明。

「呼。你們真有兩下子,讓我認真起來了。」

  我笑著看向小翠她們,兔疾殺和御姐、偵神、無法無天也走過來。

「中場休息!大家過來吃午餐吧!」

  兔疾殺活力滿滿的招呼學生們,打開五顏六色的餐盒,裡面有傳統的歐式中餐料理。

  每個餐盒都盛裝精心準備的餐盤與菜色,小翠與其他三人開心的享用。

  庫埃興致勃勃的吃起洋蔥焗烤飯,泰德則是選擇青醬義大利麵。

  小翠小心翼翼的端出派皮蘑菇湯,小口品嚐。

  絲瓦洛則是一口接著一口吃著義大利風味披薩。

「對了,小翠,剛剛你們四個人合力使用的黑霧魔法是?」

  我慢慢放下手中的燻雞披薩,疑惑的向學生們詢問。

「怪物教官抱歉!那是小女私自使用的禁忌魔法。」

  絲瓦洛忽然緊張起來,顫抖的鼻音連空氣都忍不住發生共鳴。

「請詳細說給我們聽聽。」

「原本小女和大家配合好,要使用高階魔法:『紅紫斑斕光雷落。』打算以這種風屬性衍生出來的雷電攻擊型魔法,來麻痺怪物教官的動作。」

「不過小女剛剛失控了,就和半年前入學考試的時候一樣。」

  說到這裡,絲瓦洛的眼淚搖搖欲墜,小翠趕緊拿出白色的手帕幫絲瓦洛擦拭淚珠。

「小女因為入學的時候,因為一時緊張,也使用過剛剛的暗屬性禁忌魔法:『重力渾沌』,波及到其他學生,讓她們受到重傷。」

「因此,小女從那時候開始就被大家害怕和疏遠,小女被當作傳說中的『女妖』,備受警戒與非議。」

「說是禁忌,那絲瓦洛同學是怎麼學會這種不能用的招式呢?」

  御姐推了推眼鏡,大家都投以好奇的目光望向絲瓦洛。

「小女也沒有印象曾經學過這種魔法,但是身體本能在遭受威脅時就會使用,而且有意識會混亂,導致神智不清的副作用。」

「真的很抱歉!」

  看見絲瓦洛拼命彎腰道歉的樣子,我們也不想再多加追問。

「嗯?」一陣異樣的氣息從四周席捲而來,我們教官群先進入了警戒狀態。

「大家小心!」

  就在無法無天喊出聲音的同時,一陣強烈的衝擊觸碰整個操場。

  一抹紅色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的面前,露出誇張的咧嘴笑容。

「嗚!」

  還好身上的巨劍還沒卸下,一股沈重的壓迫感透過雙手握住的劍柄,帶來麻木般的痛楚。

「你們是誰!」

  無法無天與偵神被一群黑衣戰士包圍,而兔疾殺與御姐負責保護小翠她們。

「請容哀家自我介紹,哀家是歐洲妖精政府的寶石三使徒之一,漆黑艷紅的黸妣。」

「寶石三使徒?」我吃力的堅持劍柄的力道,卻越發沈重。


  全身上下都遍佈亮麗的紅色,深紅的短髮與披著紅色外皮白色內襯的華麗披風,乾淨俐落的騎士裝與無精打采的紅瞳相互輝映,眼瞼旁的黑色煙燻妝不時散發出殺氣。

  這名稱自己為寶石三使徒黸妣的女騎士,單手握著擁有獸齒形狀劍刃的黑色騎士劍,以讓我快要無法招架的力道不斷施壓。

「怪物大人!」

  小翠她們想要趕緊突破包圍網,但是黑衣戰士們數量是我方的兩倍。

  剎那間,原本被重擊壓制的金色巨劍整個轉化為金色的柔軟圍巾。

  黑色騎士劍的重心整個下墜,我順勢將金色圍巾拉回身邊,彈指之間又硬化成金色巨劍,朝向女騎士黸妣揮砍。

  我雙手握緊巨劍,朝著黸妣的身軀橫劈又縱砍,而黸妣被逼得不得不雙手持劍。

  黸妣雙手持劍後,她的怪力輕易的化解我的攻勢,看穿我的揮劍路徑並加以反擊。

  黸妣的獸齒狀騎士劍緊緊咬合住大劍的劍刃,隨著她恣意的使力,左右我的揮劍動作。

  我立即改變揮劍的習慣,刻意讓黸妣以為我的慣用手是右手,在她攻擊我右方身軀時,我整個人轉了半圈,再用左手出力,將巨劍的迴轉劍壓擊出。

「嗚呼!」

  黸妣一閃神,來不及恢復重心,被劍壓擊退了好一段距離。

  我乘勝追擊,雙腳站穩,將所有的力氣集中在雙手。

  我往前踏步,每踏出一步同時揮出一道透明的劍壓,一波接著一波擊中匍匐在地面的黸妣,讓她被壓制而無法動彈。

  另一方面,無法無天與偵神陷入苦戰。

  無法無天的鎖鍊被三名手持巨劍的黑衣戰士們斬斷,碎片四散各處。

  不過無法無天穿上藍黑相間的外套,剩餘的鎖鍊纏繞在身上,與外套融合成堅硬的鎧甲,並且構成纏繞手臂的鋼鐵拳套。

  沈默不語的高速近距離搏鬥,是無法無天玩線上遊戲時,最擅長的戰術。

  鋼鐵拳套與三把巨劍互相砥礪,參差不齊的金屬摩擦聲響徹天際。

  激烈的碰撞產生亮麗的五光十色,三把巨劍被無法無天的速度玩弄於掌心中,集中全力的一擊粉碎了三把巨劍的使用者生命。

  偵神也對上了三個使用鎖鍊的黑衣戰士,互相交錯投擲的鎖鍊直逼不斷閃躲的偵神。

  先觀察敵方的行動慣性,再加以突擊,這是偵神的戰鬥習慣。

  更何況對方是刻意手持和自己相性不合的武器,但是他們的戰鬥姿態偵神早已了然於心。

  冷不防的拋擲鎖鍊打斷偵神的思路,她像是體操選手一般,一會往左又急速向後跳躍,避開鎖鍊的雙重夾攻。

  正當偵神準備射擊,剩下的一條鎖鍊又從她的視覺死角切入。

「別想太多啊!偵神!」

  無法無天緊緊抓住這一條猶如毒蛇攻勢的鎖鍊,一邊拉扯拋擲鎖鍊的敵方。

  偵神點點頭,雙鎗中的大量凌厲無時差的子彈飛舞在螺旋軌道上,精準擊斷不停入侵的鎖鍊。

  最後由無法無天的衝刺,閃電般的速度直擊三個使用鎖鍊的黑衣戰士心臟,結束這場戰鬥。

  此時,小翠與絲瓦洛、庫埃、泰德、兔疾殺和御姐同時迎擊剩餘的十二名黑衣戰士。

  可疑的是,這些黑衣戰士似乎都使用與小翠她們相剋的武器在戰鬥,而且戰鬥的習慣也和她們一模一樣。

  『奇怪,明明使用和大家相剋的武器,而且是兩倍的進攻人數,卻消極的進攻,難道只是在拖延時間?』御姐邊戰鬥邊觀察敵人的異狀。

  十二名黑衣戰士四人一組,分別支開小翠和絲瓦洛,泰德和庫埃以及御姐和兔疾殺。

  泰德和庫埃被使用暗殺技巧的四名黑衣戰士糾纏,忽隱忽現的身影讓泰德與庫埃陷入焦躁。

「泰德同學,用俺的身體當作掩護!」

  泰德被庫埃的勇氣吸引,拼命點頭示意。

  泰德使用短詠唱:「金剛身軀,重力凝聚,行龍速緩:『地龍食速』!」

「喝哈!」庫埃捨身一搏,壯碩的身軀裹上灰褐色的龍狀物體,衝撞正要射出飛鏢的兩名黑衣戰士,而黑衣戰士們往兩旁跳開,避開庫埃的衝刺軌跡。

  庫埃看似盲目的在胡亂衝撞四名黑衣戰士,但是四名黑衣戰士的移動速度逐漸變的緩慢,甚至開始跪倒在地上。

  剛剛發動的地屬性輔助型魔法:『地龍食速』,能夠讓纏繞在庫埃身上的地龍侵蝕周遭的敵方的身體反應速度,最後對導致敵方連站立的力量都失去。

  被另外四名黑衣戰士隔開的小翠和絲瓦洛,小翠和絲瓦洛互相使眼色,兩人不斷的奔跑。

  四名分別裝備標槍與弓弩的黑衣戰士,對小翠和絲瓦洛窮追不捨。

  其中兩名黑衣戰士不斷射擊弩箭,搭配另外兩名的標槍投擲,斷絕了小翠和絲瓦洛的去路。

  一切都在小翠等人的默契連結,剛好庫埃往小翠與絲瓦洛的移動方向衝刺,身上的地龍力量,讓即將命中小翠和絲瓦洛的弩箭和標槍不斷墜落。

「泰德同學、庫埃同學,趁現在!」小翠與絲瓦洛順利和泰德與庫埃會合。

  泰德在確認大家都會合後,開始詠唱暗屬性高階魔法:「渴望地獄的悲鳴,降臨的傲慢之徒,背棄眾人的祈願,毀滅天地的罪業:『路西法的呼喊』!」

  同時,絲瓦洛也開始詠唱光屬性的高階魔法:「沐浴聖潔之光,拂去黎明之暗,芸芸眾生的善念,構築的滅惡之路:『烈光的制裁之鎚』!」

  雖然『地龍食速』的魔法已經解除,四名使用暗殺技巧的黑衣戰士擺脫束縛,與使用標槍和弓弩的黑衣戰士們想要緊急脫離,卻被小翠和庫埃射出的弓箭箭幕所困。

  暗屬性的高階魔法:『路西法的呼喊』與光屬性的高階魔法:『烈光的制裁之鎚』,兩者交替發揮綜合的魔法效應。

  被弓箭箭幕限制住逃脫路徑的八名黑衣戰士,驚慌失措的失去以往的冷靜,從天空、大地與他們呼吸的空氣分子,一股黑色濃稠的液體不停滲入黑衣戰士們的體內。

  先是頭暈目眩,然後八名黑衣戰士們開始全身無力,從七孔中流出熱騰騰的腥紅,這時黑衣戰士們還保有意識,被無止盡的灌入與流失的過程折磨。

  黑衣戰士們悲慘的哭嚎,而大量的白色光芒匯聚成一個巨大的鐵鎚狀物體,從天而降的重力加速度,難以想像的破壞力打碎了八名黑衣戰士的身軀。

「呼呼、嗚。」絲瓦洛與泰德發出呻吟,兩人累得癱倒在地。

「辛苦小絲和泰德同學了,這裡有開水,請小小口慢慢喝。」

  小翠溫柔的拍拍絲瓦洛疲憊的肩膀,而庫埃也將泰德一口氣從地面上拉起。

「大家要趕緊和教官們會合才行。」小翠等人休息片刻後,趕往教官們的位置。

  被剩下四名黑衣戰士,將兔疾殺與御姐和眾人分隔距離最遠。

  兔疾殺和御姐邊打邊退,被逼到跑道大小四百公尺的操場角落。

  這四名針對兔疾殺和御姐弱點的黑衣戰士,以強勢的姿態緊逼不擅長應付鬥槍術的兔疾殺,以及不擅長對付魔法師的御姐。

「嘿咻!」兔疾殺忽然和御姐背靠背,兔疾殺順時針而御姐逆時針迴轉半圈,各自對上不會剋制自己能力的敵人。

  擅長鬥槍術的敵人原本是成功壓制兔疾殺,現在則是面對隱藏身姿的御姐,在子彈無情的洗禮下,就算橫掃所有的死角,沒有任何子彈能夠擊中御姐。

  御姐除了隱匿身姿,連行動速度也超越使用鬥槍術的兩名黑衣戰士,讓黑衣戰士們不耐煩地胡亂射擊。

  子彈在御姐的視野中,雖然高速卻抵擋不了御姐的精密判斷,御姐已經識破敵人的射擊習慣,裝填子彈速度快,同時也產生無法一心兩用的破綻。

  『恩,看來敵人分心了,就是這時候!』御姐抓准子彈射擊完畢,準備裝填的瞬間,御姐先是左腿狠狠地踢中其中一名敵方的手腕,接連使用右腿擊中另一名黑衣戰士的手腕,讓彈匣散落一地。

  只剩下各一把槍可用的兩名黑衣戰士惱羞成怒,肉眼仍然跟不上御姐的打擊速度,只是靠直覺迴避御姐的近身搏擊,彷彿跳起優雅的芭蕾舞。

  但是御姐竊笑,正當御姐做出突擊敵方咽喉的攻勢,敵方乾脆丟掉槍械,以強而有力的雙手抓住御姐襲來的右手。

  但是御姐不知何時左手持槍,已經抵住黑衣戰士的心臟部位,猛烈的開火讓黑衣戰士一命嗚呼。

  剩下一名擅長鬥槍術的黑衣戰士,眼見自己居於劣勢,仍然奮不顧身地連環射擊,御姐遊刃有餘的衝向迎面而來的子彈。

「碰!」槍聲不慌不忙擴散開來,御姐做了刻意衝向敵方的假動作,然後在跑步時比對方還快開槍,命中敵方頭部,最後一名黑衣戰士也不支倒地。

  剩餘的兩名黑衣戰士則是施放五彩繽紛的乙太魔法,多半是六種屬性,單純的中低階魔法彈。

  使用魔法的兩名黑衣戰士連番用魔法彈轟炸兔疾殺,看見不動如山的兔疾殺,黑衣戰士們準備詠唱高階魔法。

「狂妄的怒火,焚盡一切,災厄的野火,消滅萬物:『火神巨怒』!」

「哭喪的水渦,淹沒四方,海嘯的怒吼,化為凜冽:『水靈食魔』

  總計六種屬性,亮麗的光芒攀爬在地面與覆蓋天空,七彩的火焰洶湧的填滿四周的空間。

  兔疾殺笑而不語,手上的提燈輕輕一揮,敵方的『火神巨怒』被化解。

  眼見『火神巨怒』無效,但是『水靈食魔』接踵而至。

  深藍色的汪洋呈現在整個操場的空間中,從海中爬出了一隻巨大的魔物,開始吸取眾人的生命力。

  兔疾殺竊笑,只是將提燈反轉一圈,整片海洋變成海市蜃樓般的幻覺,消逝。

「呼呼,換兔崽上囉!」

  兔疾殺敲了提燈一下,兩名敵方被一個巨大無形的八角立方空間困住,想要使用魔法卻無法施放。

  兔疾殺緊接著詠唱:「化陣之顛,無所遁形,封魔裂骨,吸魔轉圜:『殺魔之喰』!」

  在八角型立方空間中的兩名黑衣戰士,肉體如洩氣的皮球一般開始變的單薄。

「『殺魔之喰』啊,不只是對方的精力和魔力會被兔崽吸收,連對方擅長的魔法種類也會讓兔崽記憶在腦海中。」

「算是幫自己熱身的暗屬性輔助型魔法,可是效果卻非常棒。」

  兔疾殺看著剩下皮囊的,喪失生命的黑衣戰士們,高傲地說道。

「兔疾殺走囉!大家似乎往怪物叔叔那邊會合了。」

  無法無天和偵神與兔疾殺和御姐,以及小翠她們四位聚集到怪物叔叔所在的位置,將黸妣團團包圍。

「唉呀唉呀?金剛玉是叫哀家回收吞噬者就好,不過看上你們拼命抵抗的份上,哀家就實話實說好了。」

  黸妣在被我的強烈劍壓連續擊中後,搖搖晃晃的恢復態勢。

「這些黑衣戰士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和我們長相與習慣都一樣?」

  我沒有鬆懈,隨時要揮出劍壓牽制黸妣的行動。

「還不明白嗎?一切都是『吞噬者』吸收你們的『數據分子』,回報給歐洲妖精政府,才製作出這些方便的傀儡喔!」

「妳說『數據分子』和『吞噬者』是什麼?不要隨便糊弄!」

「『吞噬者』在過去地球人的古語就是『Swallow』,唸做『絲瓦洛』,這樣懂了吧?而『數據分子』呢,簡單來說就是地球被數據化後,所形成的『物種的構成資訊』。」

「騙人!小絲才不是什麼吞噬者,小絲是小翠最好的朋友!」

「吶,如果妳知道自己最好的朋友,曾經幫黑褐妖精們做過多少骯髒事,妳還會把她當作是朋友嗎?喔呵呵呵!」

  黸妣那狂妄偏執的笑聲,讓絲瓦洛的臉上陷入一片陰霾。

「小絲振作一點,千萬不要被這種壞人嚇唬了!」

  小翠努力的鼓舞陷入低潮的絲瓦洛,但是黸妣的言語攻勢沒有停歇。

「當你們這群無知的傢伙抵達歐洲機場時,吞噬者絲瓦洛就已經遵照歐洲妖精政府的指令,不時的出現在你們周遭,不斷的吸取你們身上的『數據分子』。」

「然後在政府的安排下進入學院,表現自然的與你們相處,最後才取得如此完整的『數據分子』,並且一邊背著信任著她的你們,將收集的『數據分子』提交給歐洲妖精政府。」

「再藉由煉金術將『數據分子』煉成擁有和你們的一切,包括肉體相貌、戰鬥習慣與靈魂個性的人造傀儡出來。」

「怎啦?內戰會讓妖精政府佔上風,也是吞噬者的功勞,有她吞噬的『數據分子』,才能量產出許多武藝高強的傭兵。」

「事到如今妳以為自己還能脫罪,還能和朋友們笑嘻嘻的過正常的學院生活嗎?哈哈哈!」

「住嘴!妳這個只會迷惑人心的狐狸精!」我不禁感到憤怒。

「喔喔,哀家還沒講完呢,要不要讓可愛的小翠知道,妳是怎麼對待那些被政府捕捉的灰種魔族?」

「吞噬者啊,可是將妳們灰種魔族的一切榨的精光,連灰種魔族的哀嚎聲都被抹除殆盡,不斷求饒後,靈魂與肉體卻只能成為吞噬者的食糧,毫無慈悲啊!哈哈哈!」

「就算如此,就算她做過許多讓人不原諒的事情,小翠仍然相信她!不會因為她是這樣差勁的一個人就背叛她或藐視她,小絲是小翠最好也是獨一無二的朋友!」小翠否認黸妣的耳語,堅定自己的意志。

「對不起!請原諒小女,小女實在餓到受不了,請原諒小女,母親呀啊啊!」

「小絲,不用怕,小翠和大家都陪在妳的身旁。請小絲相信大家。」

  小翠緊緊抱住絲瓦洛,絲瓦洛露出痛苦且無助的表情。

「小翠危險!」

  絲瓦洛被眼淚模糊的視線,看見安撫自己的小翠倒在血泊中,而黸妣的利刃正滴著鮮豔的腥紅,絲瓦洛已經失去理智。

「不要……不要啊啊啊!」

  天空被一抹黑色與白色混合的深灰色覆蓋,降下無數的青色閃雷,大地也發出震撼的悲鳴,從地面裂開的縫隙中,竄出紅褐色的岩漿到處四溢。

「呀啊啊啊!小翠小姐、小翠小姐!」

「黸妣妳這個該死的婊子!」

  我和大家也沒料到黸妣還有力氣逃脫我們的包圍,並且砍中小翠的背部。

「喔哈哈哈哈!吞噬者終於覺醒了,那就後會有期!」

  黸妣咧嘴發出難聽的笑聲在天地異變中消去了身影,我們則是面對失控的絲瓦洛,和她無意識下發動的禁忌魔法,戰局呈現最糟糕的走向。

---------------------------------------------------------------------------------------------------------

碎碎唸時間:

各位看官安啊,怪物與少女(31)拖了兩個月終於生出來了,感動。QwQ

皆下來會進入一段高潮戰鬥劇情,當然感情戲和內心戲也會不時的穿插,

謝謝各位的觀賞,下次更新時間不一定,我會盡量縮短更新時間,

下次見!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198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小說|自創小說

留言共 3 篇留言

紳士之夜
大劍與細劍的對拚日常,細劍覺得委屈(X
[e28]

04-11 21:30

井爵
謝謝捧場! 事實上是大劍裝上外掛,細劍被打臉? XD04-11 22:2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要讓失去意識的絲瓦洛清醒,只能用力拍醒她了(?
獸齒狀感覺能更輕易地製造難以治療的創傷以及方便咬住敵人的劍,是很厲害的武器

04-12 12:47

井爵
QwQ 與絲瓦洛感情最好的小翠也受傷,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讓她清醒?

獸齒狀的劍刃,有點類似鉗子,可以用齒狀部分勾住敵方的劍刃,

而且加上黸妣的怪力,可以發揮出類被野獸咬住的效果,讓我方的劍無法自由揮動。

XD04-12 13:21
相羽
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倒在眼前,難保自己可以保持清醒且不失去理智。

而且又被翻出那麼多成年往事,對於脆弱心靈的人來說真的會很崩潰OAO

希望之後絲瓦洛可以恢復清醒。

04-19 23:56

井爵
QwQ 是呀,絲瓦洛的過去痛處整整被翻出來戳了好幾次,這章真的很虐絲瓦洛。

絲瓦洛在怪物叔叔他們的奮戰下,應該會恢復,

不過心靈上的創傷要靠她自己走出來。04-20 00: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firstte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說個冷笑話系列5... 後一篇:我說個冷笑話系列6...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M0925#意猶未盡
稍微整理ㄌ些庫洛魔法使原畫展ㄉ資料,不妨進來坐坐和看看ㄅ✿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