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脫逃》 第三章、冬天,是樁花

作者:猶昧由里│2021-04-08 15:41:29│巴幣:38│人氣:97
點此快速跳轉連結至第一章:第一章、病色
 
-
 
 回溯她提出分手的那日。工作結束後她一如既往約我在居酒屋見面,如今的她身體健康得連喝幾杯啤酒都不成問題,被病魔蠶食至血色稀薄臥倒病房的她,消失得不見影蹤。坐在我面前暢飲啤酒的這個她,無疑已全然沁透日常生活,從前擁有的那絲慘白光輝顯得黯淡失色。
 
 「是不是戴點手飾比較好?」她抹成兩瓣玫瑰的嘴唇說著。浸淫回憶的我無心回應,怔怔望著她侃侃而談的雙唇。
 
 「同事說我的手很好看,不戴戒指太可惜了。你覺得呢?我比較喜歡簡單的款式。」她伸出左手讓它與臉蛋並排,刻意得讓人懷疑她只是想秀出空蕩蕩的無名指。
 
 以為她會接著講些職場發生的事,我便夾起下酒菜送入不打算給與任何回應的口中。自從她邁入25歲後,這類催促求婚的暗示幾乎以每星期8回的頻率出現,逼近孩子鬧脾氣令人麻木反感的程度。
 
 束縛設計界新星成為平淡無奇的家庭主婦,難道不是罪孽嗎?像她這樣有才能的人,比起妻子或是母親,社會更期望她在職場上多活躍十年。我們之間的計畫延後十年也不遲,真希望她能諒解我無聲的體貼。
 
 面對這般每回見面必然出現的橋段,這次我本也打算造例忽略。她卻在措手不及間收起嬉笑,肅穆凜然地直盯我的瞳孔。
 
 僵持許久,她都不再發話,雙唇像熟睡時緊閉成弧線,那雙眼不帶赦容冷峻地譴責我。她為什麼就不能明白我的掙扎,沒能讓她在24歲那年步入紅毯,一直都如詛咒拴縛為之衰弱的神經。
 
 手伸右側口袋,摸著了隨側在身的戒指盒才讓我穩住情緒。應急也好,日後再打拖延牌迴避婚禮事宜就安全了。想著得先軟下她的心,我頭一回下定決心抓起盒子,要藉名為求婚的儀式脫逃長年削磨我的精神壓力。
 
 單刀直入提出「請跟我結婚」即可,或是該更婉轉浪漫一些?糾結於這點雞皮蒜毛的小事,推遲了我的行動半秒,無妨,謹慎為上的我,寧可少去衝勁帶來的情緒效果,也希望交出不後悔的完美台詞。
 
 「我們分手吧。」
 
 半秒的時間,卻足以讓我和她構築至今的人生崩毀。
 
 我在求婚的前一刻,被女友給甩了。
 
 「我們結婚吧。」慌亂失措的我趕緊掏出捏在掌心的婚戒盒試圖挽留。
 
 她只是淚眼婆娑地仰望天花板,雙唇過度向內出力而壓迫成扭曲線條,那模樣明確表明出她對我的無可饒恕。
 
 「為什麼?妳也知道我這陣子手上有案很忙。妳想要求婚,這不就求了嗎?啊,妳是在洩憤嗎?不滿溫泉旅館的案被我標走,嫉妒我的才華遠勝過妳?」
 
 她聽著,自居受害者似痛苦得曲皺了臉,嗚咽著逞強出聲:「你什麼都不懂。住院時我牽起你的原因、手術前說出人生清單的意義、每個像現在的情況,你從來都不懂。」
 
 吐盡絞痛心扉的真心話,她用手背摀起哭得如似凍傷的鼻頭,起身便要離開。
 
 在店內挽留只會弄成拉拉扯扯的難堪場面,眼見她的背影即將從店裡消失,沒時間確認帳單的我,往帳夾放下遠超越平日消費金額的數張千元大鈔,趕忙追往大街。
 
 我們所在的地區,位處人潮鮮少的主幹道反側,馬路狹窄得幾乎和人行道同寬。夜間的柏油路面潑滿路燈溢出的乳白高光,除此之外,其餘的地方盡是未受光線融解的墨黑。
 
 她在其中一支街燈底下,回頭靜候踩著急躁跫音的我。
 
 她直面迎上冷風看起來比剛才鎮定多了,冷卻下的那雙眼退去憤恨,在難見五指的昏暗和街燈的極亮拉扯下,看來空洞失神。
 
 「喏,活著真的好嗎?妳現在依然慶幸自己活著嗎?」我說著,緩步趨近光源。
 
 我們兩人的距離縮至並肩時,她像想起什麼趣事突然恢復精神,神秘兮兮的對我笑了起來。
 
 「哼?」我輕哼一聲氣音提問,隨即戳破了她的故弄玄虛。
 
 「健志最近好像失戀了。那麼我去問問他吧,問他願不願意跟我結婚。」
 
 見我表情轉僵,她的笑更燦爛了。
 
 過去曾有朋友告訴我關於她的情報,出生在衣食無憂的家庭、家庭關係融洽。在她生病前,這些事就時常在我耳根纏繞,情報的出處便是來自我大學結識的友人健志。那傢伙,要遠比我更早愛上她。
 
 她在健志口中的那些美好,宛如泡沫般飄渺虛幻,我竊竊以自己明白她的真實為傲。她被診斷出病症的不久,父親便因為不願扛擔現實棄家而去,拋下高昂的醫藥費和受病折磨的女兒,全由原是全職主婦的伯母,犧牲看護女兒的時間背負生計。我從未在醫院碰過她的父親,對爸爸恨之入骨的她大概也不希望我們兩人碰面。
 
 健志和我如今早已焚毀多年交情。她康復後沒過多久,昔日的摯友不顧情面地向我宣戰,我們三人經歷了波瀾萬丈的長篇鬧劇,最終在不必二擇一也能完美收場的簡答題中我放棄了友情。甜美戰果食盡的末端,只剩芥蒂殘存心底。
 
 「若妳能因此達成生涯規劃,我無話可說。祝你們百年好合。」對她的威脅不為所動的我僅是給予祝福,盡可能用笑容釋出最大善意。

 我們深知彼此無從治癒的傷疤,相互取暖試圖趨緩陣痛。多虧如此,想致對方重傷也易如反掌。

 「既然如此我得向伯母招呼一聲才行,畢竟我們已經是毫無瓜葛的陌生人了。」哎呀,牙根一不小心就咬緊了起來,實在是愚態暴露。深吸口氣轉換心情,我開始仿效她方才的燦爛笑容。
 
 她高傲的謊言不堪一擊全數瓦解,那張笑臉連半分殘質也不剩。
 
 「啊,也得向伯父知會知會。」意識到勝利入手,我的策略更加得寸進尺。
 
 我從聯絡人清單一隅找出註有「女友爸爸」的電話號碼,掛上戲謔淺笑亮出手機畫面在頰邊。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有那個人的電話?」
 
 「尚夏告訴我的。」沒有半點謊話,真的是在無意間,從她高中結交至今的閨蜜口中聽聞這隻號碼。
 
 她已難以穩住腳步,焦慮得無法平復呼吸節拍。
 
 「那隻號碼已經停用了。」
 
 「究竟如何呢?如妳所言實驗看看吧。」我不過作勢要撥出號碼,她隨即著魔似的撲上前要搶走手機。我和她緊密貼在一塊,身周朦朧不清的灰黑景物環繞著我們旋轉。
 
 我無法原諒意圖搶奪我女友的健志,也無法原諒輕易脫口說出想和健志結婚的她。這些念頭盤旋腦海,衝上腦門目眩繚亂,乾脆就讓離心力拋飛我們兩人,與其在沒有平衡點的關係中沉浮,脫逃不出成慣的日常卻又做不下決斷,還不如到哪個任何情感都不通用的地方去。
 
 抵達那裡,我想讓這份愛不帶任何荊棘。
 
 扭搶之際,我們分不出分寸,無謂界線相互傷害,不禁意跨出了人行道,步步踩入不該進入的柏油路段。
 
 酒醉駕駛的客車閃過強光,彷彿連夜空也被照成了天明,察覺不遠處急速逼近的響動時已為時過晚,那輛轎車高速撞上不及閃避的她。當我回神,四周已散滿飛濺落地的樁花,在無雪的嚴冬肆意絢爛。
 
 爭執那晚發生的事歷歷在目地甦醒,身後的那片星辰花毯轉瞬化作墳墓群。
 
 她已經不在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169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原創小說|原創|短篇|小說|故事

留言共 1 篇留言

肥宅鯊J shark
期待下一章

04-08 20:15

猶昧由里
感謝觀賞!次回預計下周更新(๑•̀ᄇ•́)و ✧ 04-08 20: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ivytaik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脫逃》 第二章、星辰花... 後一篇:《脫逃》 終章、清醒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kima55模型少女 體型者
淨化狂徒 暴食·體型者 地獄,活動快結束了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13619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