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52 - 仙境傳說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09-01-17 23:39:03│贊助:0│人氣:1031
人,社會,世界
正義與否,錯誤與否

一切一切的事物也變到沒有任何意義

世界的再生,這意味著,我只要不喜歡這個世界
就不如再生算了

什麼道德理論的,都是渺小的如此

那麼,
我們究竟為了什麼而拚命?
再努力也好,只要她一個不喜歡

什麼變了沒有意義


真的是如此嗎?

就是因為這個沒有任何意義的世界
她要把這個世界變得有意義起來

把所有不同表達手法的共同理念合而為一
就如統一文字的大業

把神話似的伊甸園確實實踐
把一切阻礙的東西消滅

這是錯誤的事情
但是我相信這會是對後世絕對有利的事情


Scene 52
仙境傳說

葛岥尼亞,這是一個曾經輝煌的人類都市,相當於當時Arcadia盛世的時候
人類活著這個都市,享受著繁榮的成果,永不滅亡的生命

一切一切也如夢幻一般,當時的人類深信這是史無前例的成果
人類相信科技,不斷地把科技進向最高峰

當時的人類得知他們的世界只是整棵世界樹的其實一片葉子
他們不甘心,同時出現了另一幫派

「我們擁有最先進的科技!如同神話一樣的世界!我們要支配的不單是一片葉子!」
「世界已經統一,人們的生活也十分穩定,這樣子節外生枝恐怕……」

當時名為艾浮的種類和人類出現分歧,高傲的人類誓要爬到最頂尖的位置
後來分歧演變成紛爭,內戰

分享共同文明的艾浮和人類死拚
這是失落的輝煌都市-葛岥尼亞

也是人稱仙境傳說的源點

「我印象中,這個故事是一個很出名的遊戲。」拜魯這個專業宅人對這方面的知道很有信心
「如果我是支配世界的人,我也會用別的方法傳達這裡的資訊到別的世界。」亞歷斯說道

歷史的重演,紛爭的再現
各個世界同樣重覆同樣的事情
儘管是大家也知道的道理,大家也清楚不過的原因

可是人們往往犯著無數同樣的錯誤

「由我來終結這樣子的事」
有誰敢說出這樣子的話

不論是亞歷斯,還是希雅兒
儘管是可以眼到未來的眼睛,可是在可看到的光景中並不存在任何的希望

歷史的重演,紛爭的再現
誰也阻止不了

明明是那麼和平的新世界,到最後還是會重復著滅亡的歷史
儘管是多少次,ELPIS也是找不到任何答案





「為什麼!為什麼要殺了博士!」
青藍的機械人喊道

從機械囊中走出來的少年沒有理會,他一張高興的臉孔
他把那個吵嚷的青藍機械人打爛,心中一種莫命奇妙的爽快感打從心底湧現

他從禮特的研究所走出來,每經過的地方都被他破壞得一乾二淨
對他而言,這是一大樂事

沒有理會其他的一切
這個世界仿佛就是他的一樣

骨牌似的推倒大廈,一腳踏死如蟻的人類

爽!

無窮的破壞慾念驅使他破壞下去
直到什麼也沒有

直到走進連地平線都看不到的世界

為什麼沒了?
他想要更多更多的

在寂靜的環境中,沒有得到任何的回答

為什麼沒了?
他就像問誰的樣子

為什麼沒了?
他的問題理應有誰的回覆,可是他卻得不到應有的回覆

寂靜的空間第一次讓他停下腳步起來

這世界都是壞人,把壞人都消滅不就好嗎?
把一切壞的東西消滅,世界不就變得很美好?

眼睛看到的事實,和理論的幻想完全不一樣

他開始思考……
開始想著他所看到的,一幕幕他伸張正義的事情

沒有得到回覆的他,他只有回想
回想這剎那間的一切

就算他能破壞這一切
可是他並不能回復當時應有的東西

一直深思的他,忘卻了時間的存在
當他察覺到的時間,理應回應他的人已經作了回復

他透過機械囊告訴禮特博士
他把他的想法告訴了博士,創造了一套名為「艾克斯」的溫柔及無能的人格
以及輔助他的另一個擁有強烈正戡感和勇氣的機械人「傑洛」

他希望之後的日子也讓「艾克斯」代替他生活
這樣子他就可以安心睡過去

博士問過為什麼不直接毀滅他自己
可是他自身很清楚物理上的毀滅並不存在任何的意義
眼前的博士就是如此

他但願,往後的日子之中也沒有再醒過來的時刻





回憶被一些事故而強制中斷,本能的反應喚回亞歷斯的神智,他抬頭一看,感嘆希雅兒的復製技術。那可真的是世界第一的了,想不到只是那麼短的時間她已經掌握了零的數據。一大軍復製零殺入葛岥尼亞,也像是在告訴他們,他們的方位在那,希雅兒亦瞭若指掌

零性能上和傑洛明顯是差距甚大,比較起來就如大將和嘍囉的等級分別,只不過在亞歷斯面前這些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自從他看到零被希雅兒拉寵後,他變得像是別人。不……應該說他愈來愈接近本性。

狂氣,是本身仰壓自身慾望而出現的不正常反應
對於自身的矛盾,亞歷斯一向也很清楚,真正的他並不是X,不是那個大家所認識的乖乖孩子。那個乖乖孩子只是為了壓制自己野性一面而存在。

他根本就是一個不爽就會破壞一切的混蛋。他的本身就如破壞的真實形態,再強攻擊也能拆解,再硬的物料也能分解。只要是他的意願,他只要一瞪已經能夠把那些東西化灰

這就是無限危險性的恐怖嗎?

對於只會使用物理性的攻擊,讓她的「暴風」打中,那種痛楚感覺只會帶給身體機能的反應,對於沒有任何感覺的X而言,這種痛楚也是喜悅之一,也是存在,生存的證明。這樣子的巨大攻擊卻一點損傷也是做不成。

他不用檔,不用閃。光束打過來,只不過如凡人照射陽光一樣的而已。

驚異性的出力,連一塊服也燒不了。就連同伴也有所嚇呆,他們也明白一直以來想挑戰,想殺死希雅兒是何等愚蠢的事情。

亞歷斯微笑著,那是何等可怕的微笑。只是那些量產型的零沒有正常人的思考方式,不然的話任誰也不會再來侵犯這惡魔一樣的人。

解放……

零本身給予的愛情也許只一個最大的封印,現在封印再也不存在
他露他本身擁有,窮凶極惡的獠牙

他本身給予人英雄,正確道標的印象。他的個人魅力做人甘心追隨他。可是現在的亞歷斯給人的感覺比黑暗更要黑暗。

他再一次睜開眼睛,完全看不出的攻擊把零粉碎。完完全全的化為空中的光輝,回歸成電子精靈的粒子。

看著自己最愛的女人同樣面孔毀滅一刻,他有悲傷嗎?對於沒有任何感覺的他悲哀也是觸動人性感情的元素,他的心情就是爽快的不能形容,他要更多更多的來滿足自己再也沒有感覺的身驅

過去的提問得到了回應

他張開雙手,撕破零的身軀
就好像把可樂瓶打開一樣的興奮

愛人的血雨用來淋浴

他只是想問
「沒有了嗎?」





「胡!!!!索!!!!」
氣炸了光頭釋格瑪的艾克斯仿佛縮的愈來愈小
只是看著報告已經氣炸了,在旁邊的傑洛也忍不著偷笑

「可是Maverick很可愛,我們怎能夠欺負他們的。」
這小子還在駁嘴

核爆一樣的釋格瑪立即把他出去砲一百圈基地以洩心頭之恨
當時的第17部隊規模還是很小,偶爾也會被其他同僚小看

雖然隊中擁有釋格瑪和傑洛這些人才
可是卻存在艾克斯這個問題人物

任務成功回數0的驚異性成績成了基地的笑話

每一天,每一天都是這樣子渡過
可是所有的事情並不會永遠的不變

釋格瑪的叛變,傑洛的暴走


最後的是
艾克斯的自毀

醒過來的他漫無目的
他開始去找能夠令他高興的事情

多年的睡眠,透過艾克斯的生活,他學習了不少的東西
過去沒有留意過的,喜怒哀樂的感情

能夠擁有喜怒哀樂,生活變得更為有意義,這次他希望自己親自來
不是透過其他人的體驗而來,嘗試享受這大地的一切

英雄似的保護世界,這樣的事他並沒有沉醉於其中,雖然外表上是一樣的,但是他很快就換掉自己的名稱,過一些平淡悠閒的生活

偶爾和拜魯談論OO果然棒,玩到這種優質作

漸漸的,他變得喜歡這個世界


每一天,每一天都是這樣子渡過
可是所有的事情並不會永遠的不變

所有的事情並不會永遠的不變
每次看到零一身藍色的衣服

就想起當時的艾克斯

當時的他和最要好的友人傑洛一起打拚
一起吐糟的日子

所有的事情並不會永遠的不變
原本在電子空間中幸福快樂的生活,和喜歡的人一起共渡的時光

究竟那時是如何說話,又會說些什麼話?
完全的想不起來……

亞歷斯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他明白現在不是這麼遊手好閒的時間,為了阻止那個沒有未來的希望計劃,他還是有必要做的事情。他再一次表現出大家所認識的他的表情,大家也比較放下心來

在葛岥尼亞的中心,看到一個被破壞的如花蓮似的東西
當時的人們稱為太古巨人黎米洛心臟

從這個被破壞的東西當中找到相當多的數據,當時如何構成人的方法,一些別的種族的組合資料
只是這東西再動過來,相信就可以把這失落了的文明燃點過來

只是他們並不是為了這樣而來,分析這個黎米洛心臟,能夠發現更多未知的電子化能力,儘管是亞歷斯或是希雅兒也好,他們所運用的只有是已知的能力

但是對於ELPIS所用上的,有很多還是屬於未知的範圍,隨著更多的解析工作,能夠作到的事情愈多

「亞歷斯,解析工作完畢了,再來的依靠你了。」
愛爾特傳來的通訊呼喚著亞歷斯

他們從葛岥尼亞的資料中找到更多ELPIS的資訊,比較現在的都市,這個都市或許已經覆沒了超過數千年。或者是這裡的失敗,ELPIS在往後的都市中再沒有用上不滅亡的生命這一點。

沒有死亡威脅的世界,永遠沒有爭鬥的社會。這樣的事也和Neo Arcadia起初所提倡的事情十分相似。究竟ELPIS為了什麼而制作那麼多世界呢?目前而言只可以推論是他利用「比較沒用」的世界來「實驗」,而有用的「成果」則會套用在其他的世界之上

那些平行世界,單純是一個十分龐大的測試平台。而再也沒有用處的世界,它最終會走向滅亡一途。這樣的事真的能夠做出最完全的人類社會,把當時人類繁榮的結果再現人世嗎?

他們去回當時愛爾特所誘導而到達的地區,他們用最簡單的稱呼形容此地
「腦袋」
一排又一排的人類腦袋組成的房間
人類,Reploid,一切的東西都是在此誕生。當時愛爾特也曾經帶Zero來此地。
當人類到達成人的階段,他們便會被中央取下腦袋,換來的是一些利用晶片代替腦袋的Neo Arcadia成人。

可是這和當時若干不一樣了,當時他們以為Neo Arcadia中樞被打下來,而這個本陣要直接運作地面的情況。可是綜合亞歷斯在各遺址收集回來的數據而言。

「腦袋」顯然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個地方。從葛岥尼亞的資料顯示出,某些人物是由特定的單位操縱。為了達成不死的概念,他們把思想和肉體分開,而言分開的思想並不只是操縱一個肉體而已。而這房間中的腦袋大慨都是一個又一個的遙距操縱零件,我們所看到的人和物,都是由這些腦袋操縱。

如果簡單一點的說,在社會上的人們都是一些棋子,電玩人物而已。而在操縱他們的就是這些腦袋。隨著他們不斷的發掘,過去不明的因素也得到相應的答案,而葛岥尼亞之行更顯示了巨大的意義

人類的出現,就一直傳言長生不老的夢想,令人感到諷刺的是,這個夢想在人類世界敗滅後,由機械重整出來的都市出現。對於腦袋操縱人類這一點,從前Sigma向雪兒宣戰時已經用上了這個方法,這是已經證實了的一點。只要取得正確的頻道,要操縱那些地面的人類並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如此龐大數量的腦袋,他們相信這房間只會是冰山一角。真的只是為了遙距操縱而作嗎?Elpis理論而言只是一個稍為巨大的電腦,而當時模特兒ELPIS的中央電腦CIEL,他卻是集合了數名精英科學家的腦袋以處理當時世界的各大小事情。

他們認為「腦袋」是管理世界的東西,亦是創造和維持這世界的重心。現在所能用上的不思議的電子效果相信也是由「腦袋」衍生來,這「方法」被人們所知道而模仿,做出擬似神所做出的行為,壇自地利用這力量操縱,創造。然而這種「電子化」相信已經持續了數百萬年……

由當時祖先制出人類,人類漸漸創造社會,進化的世界,拓展新的空間領域,追求更多可能性而展開更多的世界,再由各世界衍生各式各樣的人類及社會

葛岥尼亞,盧思‧米德加爾德,依巴利斯,亞爾卡迪亞,新‧亞爾卡迪亞……

創造,追求
更加接近人類,和原本已滅亡人種更為相似的答案,ELPIS花費了天文數字的時間開拓無數的世界,維持及期待進化。這是戰後留下來的祖先的使命,以及祖先為已滅亡的世界展開新的序幕,美好的希望世界

然而他究竟有沒有找到所謂的「希望」?

為了這黃金夢他花費了多少時間,又見證了多少的失敗,多少的滅亡……



為什麼還要戰鬥下去?
身後的豎立桌子頭的肌肉男這時候問道,旁邊的女孩也問著同樣的問題

他們並不像Johan那些身份特殊的人物,也不是如厄爾畢斯的被命運選中的人們
只是參與了革命的普通人而已

事實上並不只是他們對現在的行動抱有疑問,同行的Justice Night餘黨們也有此問題

他們知道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已經不再存在,現在的Neo Arcadia是一個別的新世界,他們的行動不再是拯救什麼居所,再說要拯救一個已不存在的東西是不可能

「為了不要再出現像我這樣子的孩子,只是為了如此。」
愛爾特說道

「我們的世界,並不是任何人的實驗場!」
Cici手握拳頭的說道

「我們的祖先把人類的社會重現世界,為了維繫人類社會,我們已經看了幾多個世界的覆沒了?為什麼?」

亞歷斯一面重整資料一面說道

「無數次的失敗,以機率的概念來說己可以證明『人類的世界是不可能存有永恆的和平』,雖然我個人十分尊敬它的堅持。可是……既然人類要選擇滅亡的話,我們不應該阻止他們,我們也沒權利阻止他們,這是他們自身的願望,我是這樣子認為。」

「為什麼要勉強重建起來?雖然祖先要是沒有重建的話,我們也不會存在,雖然讓我出生了,感受人生我很高興。但是卻要像白老鼠的活著,我真的很不快。」

「每次我閉上眼睛的時候,我也會想……我究竟是第幾個了?」

人們看到亞歷斯他們認真工作起來的樣子,他們也不再多問起來,漸漸的走過來幫忙解析工作,他們雖然不多明白自己的行動究竟有多大的意義,可是他們不知不覺的跟隨著愛爾特和亞歷斯的步伐而走,就像當時被厄爾畢斯召攬時一樣。

當時的希雅兒明白一點
有才能的人們,他們能夠把握自己的能力,做事也會十分順手。
可是沒才能的人又如何?

人只要有了一個方向,他們就能向著該方向前進,然而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方向。
要是人沒把持方向,他們只會荒廢下去。

一個偉人是能夠帶領著人民前進。只要是偉人說的話,錯亦是對的。偉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明確的道標,然而要看偉人是有多能耐的偉大。

偉人,甚至是英雄亦不足以影響大局,她要創造新的神支配這世界,只要是神明的出現,這個世界就永遠被神明束縛,無比偉大的神明將永恆地阻止一切壞方向的事情

是最為獨裁的行動,然而這是唯一Elpis沒有嘗試的方案。

如果是向某個方向而想,這不是很好嗎?世界會向著前所未有的方向進步,大家期待著的,回應大家期待的。我們可以想像這是對世界,對社會的好發展。

科技的進步,社會的繁榮,沒有紛爭的世界,沒有傷害對方的和平,永恆的伊甸園。

可是……
好的定義又是什麼呢?

誰告訴過我們這世界希望社會更繁榮?又有誰說這樣子的大同社會是目前社會所希望的事?
又有誰說過X是希望當英雄維持世界和平,為了人類而獻身拚命?

說到底定義的只是人而已。

希雅兒為了這世界而付出是不容置疑,以她的能力而言,她為什麼要找上那麼麻煩的事,利用她的才能很容易就可以在目前的社會當上上流人仕安居樂業,再不是好像自己一樣穩居過活平凡的一生。

她希望藉這做法洗刷世上一切的腐敗,連ELPIS也料想不到自己製造的人類腦袋,其腐敗的思想和自私的行為。

為了不再出現像用完就棄的機械人現象……一切不合理的不公平對待

只要有人類,有高度思想的不同生物眾居,就會發生多麼不合理的事情。無數次,以機率的概念來說己可以證明『人類的世界是不可能存有永恆的和平』

我們是不應該把沒有可能的事扭曲的。就是因為這份執念的影響,無數的悲劇不斷地衍生。既然祖先製造出人類,就必須接受他們的缺點,並不是否決、改變他們一切的缺點。我們是不可能,不應該去嘗試把沒有可能做到的事情做出來。





老人的身體已經漸漸不行,可是他並沒有打算修好自己的身體。透過這個膠囊說著不少的事惰,當中挾離不少悲傷的事情。然而老人卻表現得很幸福。

那時候的我根本搞不懂為什麼這些不好的事情會令老人高興。

當時的老人曾經告訴我
「儘管人生是多數受挫折也好,儘管那世界多麼令人可恨也好,這才是人生。」

我曾經告訴他可以治好身體,回復人體年青的方法,說到底……人的身體結構只是一堆化合物,對我又或者是他並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他頑固的回拒了。

在沒有伙伴的日子,身旁只有睡在膠囊之中的我。老人依然笑道,似是沒有任何寂寞感覺似的,他的表情告訴我,這樣子的他很幸福。

自此之後,我再也沒有看到他的身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15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科幻|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妹
我看得有點混亂了…@﹏@怎樣我會看得是希雅兒變了做copy X啦…那個零是不是用了雪兒的身體的那個零嗎?

03-23 18:11

Cecil
歡迎你來哩!

我忘掉了說這一話的後記。

52話是亞歷斯(即本故事最初名為X的本人)的自白,一直以來穩居在電子空間中的這個人,其實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偉人,英雄一樣。他曾經破壞世界,後來的精靈戰爭中亦把Arcadia毀滅掉。

失去了零的他漸漸意識到自己的本性。

亞歷斯和希雅兒能力相若,可是性格的偏差令他喜歡我行我素,寧願在社會中當一個小人物也不願如希雅兒那麼樣子搞革命。他追求著和友人嘻嘻哈哈的生活,和戀人一起什麼也不要緊的樣子。

原本的X是被制造出來,成為正義的象徵所存在。然而由他所分析下,整個世界都是罪惡,都是該死的東西。可是就算他把一切「罪惡」都肅清,什麼也改變不了,世界也會自己回復當時未肅清之前的姿態。肅清是什麼問題也解決不到,他藉由自己的方法融入社會中,找尋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是後來的問題嚴重起來,使他不得不再現身,反對希雅兒的獨裁(?),帶領著現在的同伴在Under‧Neo中反抗。

================

回正題了,這話中沒有出現過copy X的啦~~~
而零,在這故事中的設計。她本身就是雪兒,來自另一個世界的雪兒(詳細可看50話)
http://wingr.exblog.jp/6983495/

至於再詳細…是外傳的故事了(可是不知道會不會順利寫出這個外傳來)
http://home.gamer.com.tw/blogDetail.php?owner=wingr2000&sn=6413


用雪兒身體的那個零,是另一個故事的了,我想你是指Mermaid吧?
2人是不同人物來的。(雖然同是女化傑洛)

希望答到你的問題啦 :p

03-24 02: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らぶデス2] ... 後一篇:[RO同人文]Ultim...

訂閱

作品資料夾

gary0609大家
大家好我是旭日 有空可以來我的頻道看看唷:D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iWQB6y3rebTQfmK1oc3mO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