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20) : 與他告別

作者:冰鳩│2021-04-05 21:02:46│巴幣:54│人氣:245


「啪擦──」原本被龍爪包覆著的冰塊碎裂飛濺。

冰霜崩塌卻不見醒魂祭司的身影,傑佩托立刻看出不對勁之處,指揮著一旁的鎧甲騎士亡靈舉劍擋下憑空射來的蝴蝶鏢。

「奧伊特你總算擺脫控制啦,普絲卡那邊和黑暗精靈小姐打起來了,聽小姑娘說你們認識,那麼這裡就交給我對付好了,先讓普絲卡替換過來,我也比較好發揮喔」醒魂從石牆的陰影出現,側身對著我說

左菈菈也跟著說:「可可她怪怪的,奧伊特,我們快去找可可!」

我有些猶豫:「梅莎姊,你可以嗎?」對方畢竟是傑佩托,他一定還留有後手。

「你明明很擔心他們的吧,別讓我再分心說第二次喔」在說話的同時梅莎緊盯住傑佩托的動向,看樣子她也沒有要輕鬆以待的意思。

「謝謝」我只能這麼說,跟著左菈菈一起往外面的通道跑去。

很快地隨著離洞窟越遠,後頭的聲音變成朦朧的對話。

「好了,傑佩托小弟,你差不多該對自己的行為老實交代了吧?」

「盧恩契約…沒有辦法說太多…」

「…奧羅拉的王室早…已經是…」

直到我能看到可可,仍在思索著剛剛聽到的那幾句對話,傑佩托的性個很謹慎,即使怨恨奧羅拉的王室,也不可能因為一時的憤怒而將整個王室的血脈摧毀,何況這麼做根本沒辦法解決戰爭。

那麼,他採取這麼極端的原因到底是為什麼?

黑暗精靈可可與普絲卡身處於刀光劍影之中。出乎我的意料,可可居然可以拿著匕首跟普絲卡打的不相上下,雖然都是她在單方面閃著普絲卡的大劍攻擊。

不知道什麼時候可可的背後多出了一把長弓,從之前的就存在的違和感終於浮出水面,可可明明是以射箭和黑魔法聞名的黑暗精靈卻沒有拿著弓箭,也沒使用過任何的弓箭類招式,遇到我時是用匕首在跟我戰鬥。

現在她肯用回弓箭是要認真的意思,還是有著其他原因?

「可可!」左菈菈大喊:「如果你有什麼原因被傑佩威脅,只要你告訴我們,我們都會幫你的」

「…」可可默不作聲,活像是被人給控制,但是我從之前的對話內容聽出來可可她並沒有受到傑佩托或任何人的心靈控制,她是自願幫傑佩托辦事的。

「既然勸不動,那普絲卡要認真了」

普絲卡眼神變得凌厲,手中的大劍忽然加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與角度朝可可的腰切過去,打算將她攔腰斬斷。

可可弓身一跳,像是體操選手般手撐在地上翻滾兩圈,從背後拿出弓箭連發射擊,三支帶著黑暗元素的箭矢高速射向普絲卡,普絲卡非但沒有任何畏懼,反而直面迎了上去。

此時普絲卡的身上覆著一層天藍色的薄薄光膜,不可思議地將可可的箭矢全數彈飛,普絲卡擲出大劍,從劍身被擲出時掀起的颶風就能想見大劍蘊含著千斤之力,可可立即閃避,此時普絲卡挨著大劍遮擋的視線死角衝到可可面前,一拳揍飛可可。

可可被打倒在牆上,摀著胸口上方被揍的位置,很是痛苦,肋骨大概斷了幾根。

「可可!」

左菈菈想上前去關心可可,被我一手拉住,我不確定現在的可可會不會挾持左菈菈好讓自己脫困。

普絲卡眼神逐漸越發血紅:「普絲卡沒在那一拳上用鬥氣,不然她早就被普絲卡打成殘廢了」

普絲卡走近可可,原本大家以為昏迷的可可立刻發難,反握住匕首想捅進普絲卡的心窩,被普絲卡一手抓住,反手折斷她的右手手骨。

「啊」可可吃痛叫喊了一聲。

普絲卡表情冰冷地抬高可可骨折的那支手,讓可可咬牙切齒:「普絲卡勸你老實交代,不要耍小心思,普絲卡沒麼容易受傷,也不會像小綠他對你留情面。」

「可可,拜託你快點告訴我們吧。」左菈菈已經急得又要哭出來了,這幾天的相處讓左菈菈始終相信可可並非壞人。

「我…嘶…我是不會告訴你們這些地上人的」可可痛到一隻眼睛瞇起來,嘴上仍在逞強。

「是因為那把弓吧?」我走過去來到可可面前,蹲下來與她的視線平行:「那把弓對你來說很重要」

「你其實一直以來都沒有信任過我們,那些低智商舉動也只是在降低我們的戒心,但實際上你也不希望我們受傷不是嗎?所以才會讓我不要過來赴約,所以才會攻擊那些聖騎士,因為你早就知道他們的目的,怕來者不善會傷害到我們」

可可鮮紅色的眼睛撇到一邊,表情逐漸變得複雜起來。我明白這是她做錯事不知道該怎麼向我們解釋的表情,曾經在傑佩托背叛時,我也用那樣的表情面對生魂他們的質問。

「我的母親曾經也到過地面上旅行」

「…,遇見了那個人,跟他相戀後懷上了我,那個人曾說過要跟母親一起回族裡去,結果某天那人去隔壁城市後就不見蹤影,母親在地面上無依無靠,沒有辦法之下只能帶著我回到黑暗精靈之鄉」

「母親她受盡其他親戚的冷嘲熱諷後抑鬱而終,只留給我這把弓,我恨著那個人拋棄了我們母女,害我們被其他黑暗精靈嘲笑鄙視,所以當我學會射術跟進階的黑魔法後,我踏上了去地面上的旅行,想要找到那個混蛋」

「我曾想過,如果他是因為跟別的女人跑了,我一定要狠狠地折磨他,讓他在火焰的燒灼之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緩緩聽著可可的故事,左菈菈已經放下剛剛的戒備,只差沒有跑過去安慰她而已。

「剛開始,地面上的人對我沒有我想像中的差,我第一次結交的冒險者們對我都不錯,會均等的平分財物給我,也常和我聊天,但那其實只是假象」

「前往魔獸森林的旅行中,他們藉著偵查森林魔獸的名義引我去魔獸森林,在那邊他們事先設置好了引誘魔獸的陷阱,我遭到數十隻中階魔獸追殺,途中還遇到那座森林裡的高階魔獸,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回到鎮上,他們早就已經人去樓空」

「他們拿走我的弓箭跟我臥室裡的財物,後來我才知道那些冒險者欠了商人不少錢,所以才對我那麼好,想把我身上黑暗精靈領地才能找到的稀有品拿去轉賣」

可可深呼吸一口氣,臉皮皺成一團,不知道是被傷勢痛到扭曲,還是因為心痛。

「之後我開始尋找我母親弓箭的下落,我也不在相信冒險者公會裡的冒險者,消息真真假假,讓我不知該從何下手,正當我已經對找回弓箭絕望時,一名穿著白色斗篷的女子走到我面前,她告訴我,她知道我弓箭的下落,會幫我找回來」

「你看到那個女人的臉了嗎?」我有些緊張的問。

可可回想:「她長得很漂亮,只可惜半張臉上有一道長長的縫合線,像是曾經出過什麼嚴重的外傷而毀容的」

縫合線?那並不是我之前看到神似霍爾德爾大人的人。

「她跟我說我要幫她做兩件事情,她不只會把弓箭還給我,還會告訴我那個人渣的下落,其中一件就是監視傑佩托、保證傑佩托能完成在他被交代的計畫,另一件事情就是拖住趕來阻止他的人」

「前面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所以她才把弓箭還給我的」

「對不起」可可艱難地吐出這三個字。

我雙手緊抓著可可的肩膀,緊張到語無倫次:「他被交代了什麼?」

「操控不死生物和聖神教庭的士兵在兩國造成混亂和大量的傷亡,收集靈魂,然後用他收集到的靈魂在森魔納大墓地的『幕』上開一個洞」

我緩緩地退開兩步。

傑佩托他是瘋了嗎?

那可是阻止領主級以上的不死生物跨越到普通人居住區域的『幕』啊!

那些不死生物從『幕』的破口內鑽出的不死生物,在『幕』被修復前會造成幾千甚至是幾十萬人的死傷。

為什麼要答應這種事情!

「你還好嗎?」左菈菈也察覺到我的不對勁,出聲關心。

「魔法陣已經完成啟動程序了是吧?」

可可依舊低著頭,在聽到我的問話後自責地點頭。

「我那時想著地上的人都死絕了也沒差,直到遇到你們,很抱歉」

「該死的,我們現在馬上去把傑佩托打一頓,然後趕緊去墓園鎮傳信向冥神殿主殿報告!」

我起身,轉頭發現普絲卡早已不見蹤影,看來是很早之前就回去支援梅莎姊了,我跟左菈菈兩人將可可扶到安全的地方,在她的周圍設下讓不死生物無法進入的結界後,趕緊趕回傑佩托所在的洞窟深處。




普絲卡的大劍砍在深淵火蜥的白骨背脊上,兩方毫不相讓,大有僵持在此處的態勢,梅莎漠然地注視著對面的紅髮男子。

「為了這個把自己搭進去值嗎?」

「我沒有什麼話好說的,這也是為了找出能修復奧伊特記憶的方法」

「別拿奧伊特來推托!他知道你這麼做一定很難過」

梅莎的眼神當中第一次閃過憤怒的情緒,她手勢一變,耙子轉了兩圈,指向傑佩托。

「傑佩托,你為什麼要讓小綠傷心?」普絲卡抬腿將深淵蜥蜴踹回傑佩托身邊,以沒有情感的語調發問,但明眼的人都看得出她的動作越發粗魯。

「你們不要一副理解我跟他經歷的樣子!」傑佩托瞳孔微縮。

精神攻擊已出,對準了普絲卡,普絲卡像是卻一點事情都沒有。

「啊呀,我以前沒跟你說過吧,精神攻擊對普絲卡沒有任何作用」梅莎好整以暇,此時普絲卡的大劍已經往傑佩托的臉上招呼過去。

白色的扁平惡靈在千鈞一髮之際顯現,將傑佩托從原先的位置上推開,死靈的上半部被大劍劈成兩半。

「看來你設置用來保護自己的東西還挺多的」梅莎諷刺道。

「還有更多的」傑佩托的話立刻讓兩人戒備,她們的腳下突然出現黑洞,將兩人傳送到遺跡之外。




傑佩托撇了眼洞窟通道,以傲慢的語氣說:「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問題想問我,但我是不會回答的。」

「我知道,所以我來只是為了揍趴你而已!」

我從通道中走出來直面他,與這位曾經的夥伴四目相交,不停地在心中說服著自己,他已經不再是原本帶著我一同前進的哥哥了。

惜音再度出現在我的手中,光劍嗡鳴似乎正期待著我能將它解放,於是我以冥力灌入其中,惜音感受到主人的冥力綻放耀眼的綠色光芒,劍鞘與劍柄化為黑色的粉塵灑落地面,現在的我就像徒手握著一道綠色光芒。

閉起眼,想像著迅火當年與領主級不死生物作戰的場景。

想像、建構、然後模仿。

解放身上的所有冥力,讓這股黑色的力量透過血液的管道循環整個身體。

「無刃光.突」

萬分之一秒的時間,身形晃動,似若飛星,朝著傑佩托的心臟刺去,直到最後一刻綠光才在傑佩托的眼前以翅膀的型態乍現而出。

傑佩托完全來不及操作惡靈做出防禦,早就已經在他身邊待命的惡靈也被劍光擊碎,變成片片花瓣。

劍光捅入傑佩托的心臟,傑佩托此時卻笑了起來。

我很清楚他的想法,他是不死生物,是巫妖,他的本源和從霍爾德爾那裡偷回的靈魂之火都被他鎖在命匣中,藏在這片大陸的某處,如果沒有能傷及靈魂的方法,他就是不死之身。

「傑佩托,抱歉了」我在傑佩托的耳邊低語,傑佩托瞪大眼睛,可能是我們之間的默契讓他瞬間明白我的想法。

被賦予相同名號的冥神祭司跟冥神騎士之間,靈魂是相連的,他們曾做過約定,付出彼此的部份靈魂,以此為代價交換到更深的羈絆,聯手時能產生更強大的力量。

――「傑佩托哥哥,我們要永遠在一起,誰都不會失去誰」

我附著在劍尖上的精神攻擊在刺中傑佩托的剎那沿著他們之間的靈魂羈絆攻入傑佩托的靈魂之火中,擊傷了傑佩托的靈魂。雖然我控制著攻擊的力道不讓傑佩托的靈魂之火碎裂,但我的靈魂同時間也受到重創。

太痛了。

全身上下由內部的靈魂到身體外側都在顫抖,如同幾千根針刺在身上的各個部位,我咬牙撐住讓自不至於在傑佩托倒下前先倒下,但最後還是忍不住吐了口黑血。

要不是我是作為發動精神攻擊的攻擊方,同時也接收了小火球的靈魂力量,傷得還不算太重。

當我要往後傾倒時,一個溫暖的懷抱扶住我,毛茸茸的感覺讓我有些錯愕,我的背後被旁邊的左菈菈接住。

「呵,沒想到最後真正讓我受傷的攻擊竟然是我跟你的約定…」傑佩托倒在地上因為靈魂受傷而動彈不得。

「傑佩托」我在他瞳孔反射下露出不忍的表情。看著倒在地上的傑佩托像是有些失神。

復活後,我曾經以為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是最棒的搭檔。

傑佩托躺在地上淌血的樣子刺痛了我的眼睛與內心,我轉移視線看向自己拿劍的手掌。想當初的自己是如此的天真又幸福。

「松鼠ㄚ頭」傑佩托猛咳了幾口,接著望向左菈菈。

「呃?」

被點名的左菈菈有點手足無措的看向兩邊。

「你是奧伊特現在的祭司吧?幫我好好看住這個冒失的笨蛋。」

傑佩托的話語漸漸地薄弱,聲音也開始變小。

――「奧伊特就拜託你了…」

左菈菈一時間愣住,然後用力地點點頭。

「我會好好盯住他的」

喂喂喂,照顧就照顧,什麼叫做盯住?

搞得我像是犯人一樣,你們兩個。


幽藍色的破損靈魂之火從傑佩托的身軀升起。我急忙用精神力包覆著手將傑佩托的靈魂之火捧在手上。

靈魂的火焰沒有任何的溫度,但卻讓我感覺到有些燙手。是我傷害了傑佩托,是我輕手將他變成這個樣子。

魔女梅莎姊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才漸漸地回過神來。

「我沒想到你居然有勇氣做這種自殺式攻擊,不過多虧了你,傑佩托總算是抓到了,他的靈魂看起來傷勢還蠻嚴重的,存放靈魂的命匣大概也裂開了吧,如果沒有霍爾德爾老師的神力修復,傑佩托搞不好會直接香消玉殞呢。」

我捧著傑佩托靈魂之火的雙手一抖。

猶豫過後,我放開手,讓梅莎將傑佩托的靈魂之火收進一枚鑲嵌著黑色圖騰的玻璃瓶中,傑佩托的靈魂似乎有些抗拒離開我的手上,最後還是梅莎以精神力慢慢地牽引進去。靈魂收進去後冥力在圖騰的紋路上流轉,發出陣陣細微的銀光。

――再見了,大哥。

我看向梅莎。

她搖了搖,裝著傑佩托靈魂的玻璃瓶對我說:「那麼傑佩托小弟就由我先收走,畢竟他也算是冥神殿的罪人,最後要怎麼做還是由霍爾德爾老師說的算,不過吶,你也知道霍爾德爾老師的性子就是容易心軟。」

梅莎正表示自己願意替傑佩托說些好話來求情。

「謝謝」

「別那麼快道謝喔,奧伊特小弟,我們現在就去處理一下簾子破洞的問題吧」

梅莎和普絲卡說完便往洞穴外走去,我看向左菈菈,左菈菈點點頭,扶起我的身體,我在站起來後跟了上去。

對,一切還沒結束。



【待續】




作者碎碎念:
可可並沒有錯,傑佩托沒有錯,奧伊特也沒有錯,或許錯誤只是每人的理解不同而產生的。
美麗而殘酷的誤會。

最近沒什麼動力做事也沒什麼動力寫小說~_~


之後的時間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148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

留言共 5 篇留言

大漠倉鼠
美麗而殘酷的誤會才能構築最美麗的史詩!

04-05 21:50

冰鳩
鮭魚!04-07 13:12
路邊的野貓
原來可可的呆萌屬性是裝的XD
展現出真正實力的黑暗精靈感覺就特別香(?

感覺傑佩托和可可的仇恨都遭到他人的利用了QwQ

04-05 22:09

冰鳩
確實 傑佩托他是恨著以不死生物歧視他們,還發動戰爭的奧羅拉王國 可可則是因為父親跟第一次印象對地上人很不友善 就仇恨來說他們都有恨的理由,卻採取了最可怕的方式報復04-07 13:14
那隻哈士奇 ≧ω≦
誤會更讓人揪心QQ

04-05 22:59

冰鳩
QQ 其實也算不上是誤會,只是可可見到奧伊特他們跟他們相處後覺得地面上的人也沒很壞,傑佩托採取的手段確實太激烈了04-07 13:12

傑佩托...你的想法沒有錯...但是行為有錯喔...0v0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讓奧伊特恢復記憶...但是你付出的不止是"你自己擁有"的代價...=v=
所以...衝著這點...我就無法原諒你了...=w=
(不原諒會怎樣...0w0?我想...大概就和你一樣...會拿"不屬於我自己擁有"的權利來傷害你吧...具体來說就是...奧伊特啦...奧伊特啊...還有奧伊特之類的...

那麼...你能認同有著同樣行為的我嗎...?

04-06 03:40

冰鳩
奧伊特:等等,先不要! (為什麼被虐待的老是我)04-07 13:1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可可...(ˊ;A;ˋ)
傑佩托的想法沒有錯,可是把大家都拉下水產生痛苦的行為,已經讓很多人受到了傷害...
兩人都被抓住內心的弱點而被利用了呀。

04-06 18:29

冰鳩
:゚(。ノ ω\。)゚・。 可可真的是個好孩子,其實她裝傻的時候表現出來的不少部分也是她真正的內心04-07 13: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問卷贈送勇造-左... 後一篇:【20210425】來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Reol - 白夜 / White Midnight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