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19) :別在裝死了,奧伊特

作者:冰鳩│2021-03-29 12:04:46│巴幣:52│人氣:197
前一個時間點:


溫暖的風吹過神殿的花園,黑色的岩石磚牆與花園內綻放的各色花朵形成鮮明的對比,蝴蝶朝氣蓬勃的飛舞盤旋,青鳥在枝頭上鳴唱,普通人難以想像這個地方居然會是祭拜冥神的神殿。
 
在大陸上絕大多數人的印象中,冥神是管理死者、審判罪人的冥界主神,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印象,除了赫卡爾王國外的大多數民眾對於冥神殿出來的祭司也是近而遠之,因為他們跟肆虐於大陸上的不死生物太過相似。
 
霍爾德爾一身黑袍坐在白色的鐵製長椅上,面向花園,奧伊特有些拘謹地坐在他的身邊像個害怕被老師懲罰的小學生。
 
「你想來問我為何選你成為冥神騎士?」
 
「…,是,雖然我自認自己學習能力很強,但跟大陸上比,比我厲害的人大有人在,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而且也老是拖大家的後腿,當初要不是傑佩托努力地想復活我,我也…」早就已經死得徹底了吧?
 
「奧伊特,何為騎士?」
 
冥神的話問得奧伊特一愣。
 
奧伊特支支吾吾,搞了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為然。
 
霍爾德爾此時開口:「騎士是守護自己所愛的人,同時也是守護自己道路的人,為此,騎士必須站在最前端,為了所愛的人受到保護,為了自己的信念不能動搖,即使受傷也不曾畏懼,即使身死,也會讓自己死得有意義。」
 
「伊達他曾經跟我說過這些話,那時我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所以沒對他做出回應,但是他走過來握住我的手,表情誠懇的一字一句對我重複說著這段話。」
 
即使不太明顯,奧伊特查覺到霍爾德爾在說這些話時,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
 
「你想守護傑佩托不是嗎?」
 
奧伊特抬頭面向霍爾德爾,眼神澄澈:「霍爾德爾大人…」
 
「他對你的付出,也是你希望對他的付出,你想站在他的前方守護著他,即使他根本不需要你的保護,你也希望能夠幫到他的忙,那麼就堅持這份精神與信念,你有多麼地信任他,我也相信你能達成冥神騎士的任務。」
 
奧伊特重複咀嚼著霍爾德爾言談之中的涵義,漸漸地不在迷茫,在奧伊特的道謝聲中退出了中庭花園。
 
霍爾德爾抬起手,拿起空著的白瓷茶杯,以自己剩下的感官體驗著這個世界。
 
我相信你,是因為我從你的眼中看到的是當年的我們。
 
――「霍爾德爾,我也可以叫你霍爾嗎?
 
銀髮的人類少年退下騎士鎧甲以一身便服走到大樹下,在霍爾德爾身旁的石椅坐下,用碧藍色的眼睛靜靜地凝視這個從外地來到此處的黑衣青年。
 
對方總是會坐在這裡看書,青年身形有些薄弱,甚至讓銀髮少年覺得他拿起鐵劍都有些困難,在喜好戰鬥與勇武的北歐文化圈中,他的存在格格不入,但只要坐在他的身旁就會有種寧靜安祥的感覺。
 
以前他怕受別人非議而不敢行動,而這次他鼓起勇氣走過來詢問。
 
「可以」
 
霍爾德爾的精神依然沒有從書本文字轉移,也沒有轉頭看向對方,卻用兩個字的允諾讓剛成為這座城的騎士不久的少年露出了微笑。
 
這一刻,神與人的距離不再遙遠。
 
 
「奧…伊…特」
 
在充滿著雜音的世界,模糊的字句迴盪,就像是從遙遠的彼端傳來。
 
「奧…伊特…醒醒」
 
當模糊逐漸變得清晰,我看見了橘色頭髮的少女倩影,她站在對面用堅定的眼神與我打氣,然後說:
 
「奧伊特,醒過來吧,然後去守護他們!」
 
神智拉回。
 
我看著自己舉起劍的手,是一柄以黑暗元素凝聚出來的長劍,原本閃耀著綠色光芒的惜音劍鞘被握在一名少女的手中,她與我相對不停地呼喊著我的名字。
 
左菈菈!
 
我試圖想要突破那層牆面,但是身體卻完全不聽使喚。
 
雙腿已經被接回原處,身體追著左菈菈攻擊,彷彿回到了我最初拔出惜音時的失控狀態,只是現在的我是醒的,有記憶,但是無法控制身體。
 
像是站在美術館中觀看著一張動態畫作,我能觸摸到畫作的表面,卻無法進入其中,意識和身體被分割為兩個世界,無論我怎麼敲擊怎麼衝撞都無法出去。
 
一旁傳來女人的聲音,這個聲音…是醒魂!
 
「呦,傑佩托許久不見,你又在耍這種小家子氣的法子了,你硬要奧伊特跟你私奔,違背他的意願,可不是什麼紳士的行為喔。」
 
「梅莎.艾蕾絲。」
 
傑佩托有些咬牙切齒,周圍傳來層層蝴蝶翅膀的拍動聲,醒魂的透翅蝶佔滿了整個洞穴空間。
 
「現在認輸乖乖跟我回去還來得及喔,傑佩托小弟弟,你也知道我曾是赫卡爾魔女王族的成員,我們魔女一族擅長於幻術和精神類魔法,你跟我的相性可是最差的那種喔。」梅莎的聲調有些輕挑。
 
此時後方傳來劇烈的火焰燃燒聲,傑佩托出手了,但是顯然他的招式打空了,梅莎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反而一個幻影移位,蝴蝶凝聚出她的身形,出現在我們中間。
 
「喔呀,左菈菈小妹,對待奧伊特這種笨蛋可不能太溫柔呢。」梅莎側著身護住後方的左菈菈,戴著黑色蕾絲手套的手指點在我揮過去的劍尖上頭。
 
「奧伊特,你在這樣裝死下去,大家都會很困擾的喔。」
 
接著『我』被一股巨力轟飛出去。
 
砸在岩牆上。
 
梅莎大姊,你也太用力了吧,如果我真的散架了怎麼辦?
 
「梅莎,你這女人!」
 
梅莎轉頭看向憤怒的傑佩托,以訕笑的語氣說:「心疼啦?但是我看奧伊特的傷勢,你打他的時候也沒在客氣的啊。」
 
銀色掃把出現在梅莎手中,掃把的外型轉變為長耙子。
 
「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為什麼要背叛冥神殿,但是你已經造成了霍爾德爾老師的困擾了,老師他啊,就是那種什麼事情都悶在心裡,明明很想要跟其他人吐出真心話,又害怕自己被討厭的內向性格呢。」
 
梅莎持著銀耙子,腳踩黑色高跟鞋一步一步地朝傑佩托走過去。
 
「所以即使對你背叛的事情非常掛心,也還是不會跟我們詢問你們的狀況,我說這樣子的神明真的沒問題嗎?」
 
梅莎大姊,你是對霍爾德爾大人的個性怨氣有多深,才會在其他不是冥神使者的人面前吐槽霍爾德爾大人啊!
 
你看左菈菈一臉世界觀被顛覆的驚恐表情,她心裡高大偉岸的冥神形象要塌掉了,誰快來阻止她繼續唸下去。
 
幸好在洞窟空間中的通道裡冒出不少腐屍型態的不死生物朝著梅莎撲過去,中斷她繼續詆毀冥神形象的發言。
 
梅莎將耙子轉了一圈帶起一陣強烈的風暴,無數的透明蝴蝶從風暴中湧現而出,拍動著反射著七彩光芒的翅膀,朝著周圍逐漸向她聚攏的不死生物攻擊。
 
「解放吧,被法術束縛住的死者啊,安眠吧,被強制喚起的死者啊。」
 
透翅蝶穿透周圍的不死生物軀體,直接襲擊不死生物們的靈魂之火,靈魂之火在透翅蝶的包圍下化為紅色花朵,花蕾綻放,同時間不死生物的身軀也跟著倒下,場地飄散著火紅色的花瓣與飛舞的半透明蝴蝶,將原本荒蕪的洞穴轉變成地下花園般的世界。
 
會使用能穿透物質世界物體的透翅蝶,直接攻擊不死生物靈魂的梅莎,果然跟專門操縱不死生物的傑佩托相性很差,傑佩托的不死生物和惡靈三兩下就只剩下那些靈魂強度足以抵抗透翅蝶攻擊的高階不死生物。
 
「你看,所以我就說你要認輸得趁早啊,免得我把你的可愛小玩具們全都變成園藝造景,那樣可就不好了不是嗎?傑佩托小弟。」
 
「嗤」
 
傑佩托,一手拿著黑色封皮的死靈法書,另一手控制著洞穴內預先設下的陣法,寒冰雕琢而成的巨龍爪子以梅莎為中心從地上的法陣中升起。
 
「冰龍吐息」
 
劇烈的霜白色寒氣瞬間朝梅莎所在的位置灌入,周圍的透翅蝶也被寒氣凍結大半,從空中摔下來,碎成一片片七彩冰晶。
 
 
『我』勉強從被打進的牆壁中爬出來,又開始朝著左菈菈攻擊。
 
在此期間我很想開口詢問左菈菈:可可、卡諾跟亞門怎麼沒在這裡,他們去哪了。但是我根本無法用自己的意志開口說話。
 
「奧伊特,快點清醒過來,我相信你可以的!」左菈菈一邊狼狽地閃躲我的斬擊一邊對我大喊。
 
她一直往後退,當退無可退時,黑暗元素在她的手掌上凝聚,化為一面漆黑的圓形盾牌,阻擋我的攻擊。
 
看到這一幕我吃驚於左菈菈的成長。
 
雖然只阻擋了一次攻擊,而且盾牌上的黑暗元素結構就立刻就潰散了。
 
但她幾天前還只是個連將凝聚起來的黑暗元素拉伸都做不到的初階祭司啊!
 
「拜託你了,快回來!」即使盾牌接下攻擊,左菈菈仍被劇烈的力道打倒在地,坐在牆角,對著我眼眶帶淚的大喊。
 
看到這一幕,我用盡全部的力氣設法將自己的意識給擠出去。我必須快點出去,左菈菈要有危險了。
 
在劍尖要掃到她的耳朵時,一團藍色的光團從左菈菈的尾巴裡跳出來,直接撲到我的臉上,小火球身上的記憶碎片瞬間湧入。
 
我看到一個小男孩在赫卡爾邊境的窮困孤兒院裡長大,當他長成少年後為了賺取孤兒院內弟弟妹妹的生活費而出去冒險除掉不死生物賺錢,甚至到被打掃過的戰場撿拾遺物,盜取別人的墓穴。
 
在附近墓園都被他造訪過後,長大成青年冒險者的他將手伸進了森魔納大墓地中,來到了一座百年前搭建的奇怪遺跡。
 
遺跡外表非常粗糙,但是能看得出來有許多黑暗祭司和騎士造訪過,在外面留下被他所指導劍術後留下的木劍、幾本他喜歡的騎士小說和自己與大家一起手牽手的壁畫,門口石頭上刻著一句留言,字體非常的大,大概是為了讓他能一出來就看的到,:「請您回來吧,奧伊特大人」。
 
看到青年記憶中那行字的當下,心中升起了一絲苦澀和溫暖,原來冥神殿的人一直知道他躲在這裡,一直知道他將自己封印在森魔納大墓地的內部,使役其他不死生物將他的劍丟掉,避免自己被傑佩托控制繼續傷害他們。
 
之後青年走了進去,見到躺在洞穴中央石台上臉色蒼白的我,他目光左右游移,偷拿了我放在箱子裡的東西,接著他看上了我身上的飾品,伸手要拿取時,『我』張開綠幽幽的眼睛與他四目相交。
 
『我』機械性地抓起他,連拖帶拉地把他拖出遺跡,在出口看到站在那的紅髮男子,立刻進入戒備狀態,將青年扔在一旁,青年連滾爬的逃跑。對面那個人正是傑佩托。
 
――「還是不行嗎?」傑佩托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第七次了,還是沒找回意識,不合理,為什麼會出錯?」

――他嘆了口氣低聲呢喃到「奧伊特,你還是不願意找回自己的意識嗎?」
 
突然在看這段記憶的我被人拍了拍肩膀,這份記憶中的青年冒險者出現在我面前,對我說:「闖進你家偷竊的事情,對不起了,拜託你守護左菈菈,她是個好孩子。」
 
接著,他化為一團靈魂之火,衝入我的靈魂中,青年的靈魂火焰化為精純的靈魂力量,將我原先破損的靈魂之火修復,我感受到身體逐漸找回力量,意識努力一撞,破開了傑佩托的禁制。
 
我停止對左菈菈的攻擊,傑佩托轉身吃驚地看向我。
 
「奧伊特…?」左菈菈有些不確定地朝我問。
 
「嗯。」我點頭回應她。
 
「太好了。」左菈菈像是終於放下心來,拍拍自己的胸圃。
 
「抱歉讓你擔心了,我回來了。」我對左菈菈真誠微笑。
 
我回來面對自己了。
 
 
 
【待續】
 


作者碎碎唸:
正文預計還有四章完結,細綱已經理好了,
原本是要放在本書尾巴的番外篇先放了,所以感覺還蠻順的W

昨天去雲仙樂園,餵魚餵到一半,被樂園池子裡的天鵝咬手手
也不是吃手上的飼料,直接張嘴咬我的手指  乾

我離開水邊,牠游走,結果我要回來餵魚,牠又來想要咬我的手手,
咬不到還開口,舉起翅膀在朝我叫囂...

之後的時間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081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

留言共 7 篇留言

大漠倉鼠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的時候被人重擊(O

03-29 13:02

冰鳩
屍體先生總是被自己的隊友打得不要不要03-29 18:49
魚子壽司
咬手手XDD對不起我笑了,很蠢ww

03-29 13:31

冰鳩
痛耶QAQ被咬的地方紅紅的03-29 18:53
路邊的野貓
奧伊特各種吐槽www 身體不受自己控制還被打飛w
小火球青年犧牲了自己修復了奧伊特的靈魂之火QwQ
正式的面對自己之後就準備要帥氣的反擊了嗎>//<

03-29 13:32

冰鳩
吐槽是他的內建能力之一(´◔∀◔`) 帥氣反擊或許吧03-29 18:54

騎士...就是...呃......

有坐騎可以騎的戰士...=w=??

左菈菈...你弄錯了...冥神這笨蛋從來都沒有什麼形象...=w=a

03-29 18:23

冰鳩
冥神殿的冥神粉們表示不服
洛里的老師雷歐娜:坐騎就是拿來賣的!
聖神教庭就是養不起那麼多坐騎 所以才有一堆聖紋士啊03-29 18:5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天鵝喜歡咬手手XDDD(話說,還好嗎?
不過霍爾德爾說的好呀,騎士是為了守護心愛的人,這段話很有魅力。
小火球...就這麼沒了嗎?(;A;)

03-29 20:07

冰鳩
・゚・(つ д`゚)・゚・紅掉了 我回去跟我的家人說旁邊的店員還在偷笑
霍爾德爾是阿薩神族中少見的內向神明 因為小時候太孤獨了 所以渴望著他人的善意跟陪伴 但是又害怕到人多的地方去(人群恐懼症)
小火球之後可能會提到它WW
03-29 23:29
那隻哈士奇 ≧ω≦
「你想守護傑佩托不是嗎?」 腦內翻譯:你愛傑佩托不是嗎www

03-29 21:00

冰鳩
耶耶耶 兄臺這裡不能做BL ( ˘•ω•˘ ) R03-29 23:30
那隻哈士奇 ≧ω≦
然後縮圖文字有調整了耶www(灑花

03-29 21:04

冰鳩
0w0努力把圖片裁切得更好03-29 23: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 後一篇:【繪圖】問卷贈送勇造-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df7863大家
我是喜歡畫畫的空氣!可以來看看我的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