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迷霧之子二創】潛伏之金屬-01

作者:Jojorin(990)│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暮蟬鳴泣時│2021-03-26 02:05:33│巴幣:26│人氣:898
什麼時候應該放棄?
青年咬牙瞠目,跳進沸騰的血河。

什麼時候應該放棄?
青年強忍反胃,啃起人堆成的肉山。

什麼時候應該放棄?
青年放聲嘶吼,拔出深陷眼眶的手指,挖向自己的內臟。

放棄的唯一時機只在踏上這條路之前。
不知道他是否已經發現這件事情了呢?
Hoid

  ※

  這是一間金碧輝煌的臥室。形成房間焦點的大床上,一男一女正緊緊相擁。兩人耳鬢廝磨,吐息可聞。

  他們的肢體動作更加熱情。手指如興奮的蜘蛛般在對方身上爬過,不時相接的嘴唇交換著閃亮黏稠的體液。

  然而……和充滿情慾的表情不同,兩人在對方耳邊的細語冷如精鋼。

  若要說為什麼,因為這個看起來像臥室的地方,其實是一座小小的舞台。窗外佩槍戴甲的看守是觀眾,而他們是以迷惑觀眾維生的,專業的演員……

  「鐵鏽的,你在想什麼?把我叫來這種地方?你知道諾達和我打過幾次照面嗎?」

  「顯然他沒能看穿妳的偽裝。」男人不耐地說,「現在沒空說這個,我們得先離開這裡。」

  也許派來觀眾的傢伙自認已足夠小心,但兩人的聲音小到即使用了金屬技藝,也要緊緊相貼才能勉強聽見。女子的紅銅雲更是進一步阻止搜索者察覺她正使用鎔金術的可能。

  無知的觀眾沉醉在演員演繹的故事裡,壓根想像不到台下幕後有多少見不得光的骯髒勾當……

  女子捧著他的臉頰吐露芳華。「不,在你給我解釋清楚,要我冒身分暴露的風險來這裡是為什麼之前,我什麼都──」

  「閉嘴,」男人成功在不提高音量的情況下透露出情緒。「這是你欠我的。」女子的雙眸燃起怒火。他的手仍在撫摸女子的背脊。「如果你要冒的只是這樣的風險,那就給我乖乖的冒!」男人低吼。

  話一出口,他立刻後悔──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但看到他這樣,女子眼中的怒火反而黯淡下來。

  「……抱歉。等我們出去後,我會將一切解釋清楚。」男人放柔聲音,保證:「所以──」

  不等男人繼續說下去,女子就輕嘆一口氣,點了點頭。

  「……謝謝。」男人捧起女子的臉輕撫著,眼中第一次閃現柔和的神色。

  下一秒,他整個人猛地一抽,緊抓著腹部倒在床上。他驚喘出聲、咬牙呻吟,額頭上迅速現出豆大的汗珠,彷彿忽然被人捅了一刀。

  女子驚恐地尖叫求助。看守們立刻察覺不對,急匆匆地趕來打開了那扇開關程序繁複的門,湧入房中。

  看準了這一刻,一道淺淺的波動在兩人周圍的空氣中燃燒起來,將他們與舞台相隔開來。

  女子和男人不約而同露出了邪惡的微笑。

  是讓新的角色上場的時候了。這會是一場完美的表演,可惜除了演員,沒有人能夠完整將它看到最後──

  ※

  「汝可明白支配此界的必要條件?」魔女問。

  芙魯德點頭,「這是當然。將迄今為止所有的碎片重疊在一起,就能看出……反覆上演的,三條規則。」

  規則X:希納米札瓦村中的不特定人物,會受到神金的鎔金脈動影響,陷入極端疑神疑鬼的狀態。

  規則Y:塔卡諾與托米會在淨罪節當晚,芙魯德則會在數天後,因為某人強烈的意志遭到殺害。

  規則Z:所有人都相信,在希納米札瓦村中發生的一切見不得光的事情,都是村中的大戶──索諾家的傑作。

  「是哪。此乃三條牢牢束縛汝的鎖鏈。哪怕留下一條未除,汝都永世不得解脫。」

  以他人掙扎為樂的魔女不禁發笑。

  絕望的芙魯德垂下了頭。「為何我非得被人一次又一次地殺死、奪去未來呢?」她悲鳴,「如果我能知道自己死去之後的事情……」

  「或許便能推測出其中緣由?」魔女說,「這如同用破杓舀乾積水般絕不可能。」

  芙魯德的聲音破碎了。「如果這樣,我又怎麼能和規則Y對抗呢?我能嘗試的次數已經──」

  「是哪。汝畢竟仍是凡人,心之壽命已將耗盡。況且,菲澤莉恩授予汝的『魂逆』也已……」

  「即使這樣,我還是要繼續戰鬥!」少女揚起頭來,淚珠在她甩動的長髮間飛散。「我要跨越這六十八年五月的封閉之環,和大家一起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魔女像是嘗到什麼稀世珍釀般雙眼一亮。

  「汝在這百年之中,已嘗試了無數次,但直到今日都未能破除任何一條規則。」魔女輕聲說,「要在剩餘的幾次裡一舉破除三條規則,更是難上加難。」

  風起。

  懸浮在兩人周圍的水晶開始往她們湊近,彷彿被磁力所吸引。芙魯德知道,這些水晶即將以兩人為中心,拼湊成完整的新的一塊。

  她離去──應該說,前往下個世界的時間已迫在眉睫。

  「我知道。」

  「即便如此,你也──

  「──即便如此,我也不會輕言放棄!」

  長相一模一樣的兩人相對而視。少女帶淚的目光無比堅定,魔女的臉上卻滿是殘酷的笑意。

  像是暗室陡然推開了窗,一道光芒從晶體──兩人的中心傾瀉而出,很快變強。

  「我要找出──

  一股拉力將少女扯向光之窗,她的話語被吞沒在白熾中。

  「──究竟是誰殺了我!」

(本話完。
神金鳴泣時 近盡篇的第二話,將於下週四繼續刊載於本報的同一專欄



  不知道第幾次掃過這幾行字後,瑟扣把今早才送來的報紙輕輕放到床邊。已經被翻得有些皺褶的報紙,和這間不透風不見光、雜亂如麻的房間非常相襯。

  近來,這部在《堅耀日報》上連載的大眾小說,已經幾乎變成了他生活的重心。《神金》剛開始連載時,瑟扣就已被其生動的村落景致與生活描寫吸引,但如今深深打動他的是不同的東西:奇詭的結構、巧妙的誤導與反轉、蘊藏在刺激表象下動人的內涵……

  三條規則的設計著實精妙瑟扣心想,單獨成立時害處不大的幾個要素,一旦重疊在一起,就如同複合術一樣,能夠爆發出巨大的災難。不錯,回頭看去這無比明顯。單是芙魯德的夥伴們所遭遇的生活問題,以及神金對他們精神的影響,其實並沒有那麼嚴重;而且將迄今連載的幾篇故事互相對照,就能很容易發現,塔卡諾與托米之死根本是獨立的事件,與受神金影響的人完全無關;然而,在希納米札瓦村特殊的歷史背景下,故事的主角們總是會相信,因為塔卡諾與托米在「淨罪節當晚」這個有特殊含義的時間點遭到殺害,自己肯定也受到索諾家,甚至是整座村子的威脅,而有生命危險。本來就已疑心病纏身的他們,便會採取極端的手段保護自己,犯下一起又一起慘案……

  剩下最大的謎題是,那個抱著強烈決心殺死塔卡諾、托米,與芙魯德的人究竟是誰?我敢拿自己的左手賭是塔卡諾。那女人在神罰篇與清罪篇中的行動太可疑了,更不用說散藏篇中警方鑑定出她的死亡時間有問題。犯人偽造自己的死亡在推理小說中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動機是什麼?還有希納米札瓦大災害又是怎麼回事?這兩者之間有關聯嗎?……

  不知過了多久,瑟扣才從吸毒一般的快感中回過神來。只能把精神用在這種地方,你也真是了不起啊。他在心中自嘲。這具肉體健康、強盛、危險,精神卻已殘破不堪,無法再以正確的方式活著……

  原來如此。他的心之壽命也快要到頭了啊。

  心靈也有壽命──這是完全違反常人直覺的事情。他們的肉體通常會在心靈之前先被疾病與傷殘鏽蝕,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作著長生不老、百病不侵之類的白日夢。然而神金的作者,霍德,顯然對此瞭若指掌。這傢伙該不會像自己筆下的芙魯德那樣,活過了數百年吧?

  某個擁有雙金的傢伙把絕大部分的精力用在寫小說上?未免也太出人意料了點。瑟扣聳了聳肩,開始穿起在床上揉成一團、皺巴巴的克服。

  ※

  晨間的空氣有些寒冷。瑟扣像往常一樣走在往東榮通訊社的路上。克雷尼恩式的寬大樓宇──不能用矗立形容這些又長又扁的建築物──坐鎮各處,穿著泰瑞司袍子與克服的人擦身而過,象徵過去的馬車與最前沿的汽車共用同一條瀝青路。

  這是在浦港這座都市裡,充滿矛盾,卻已經見慣的,日常的風景。

  所以會碰上那個人,也是理所當然的吧。這一年來,她也變成了自己上班路上一道日常的風景。

  夢織穿著一身幹練的軍裝,靜靜佇立在路旁。她直視瑟扣,臉上的神情像是正盤算要怎麼撲擊獵物的貓頭鷹。

  瑟扣的肋骨忽然痛了起來。不,是一直都在釘著肋骨的痛楚,忽然變得更鮮明了……

  他不禁瞥了自己的右腿一眼。只要有那個意思,他就能變回過去的自己。但經歷了那些死亡、背叛、破碎……即使按一個開關就能讓自己繼續下去,有意義嗎?那和機器有什麼分別?

  他壓下心頭的悸動,沒有搭理她,逕自走了過去。

  她也習慣了他的冷淡,一語不發地與他擦身而過。一年以來,次次如此。

  ……這樣就好。現在的你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報社小職員。瑟扣在心裡對自己說,使自己過得盡可能平靜而安詳,這樣的願望,沒有人能夠責備吧?

  所以,假裝不存在就好。無論是心中的悸動、肋骨的痛楚,還是右腿那沉甸甸的重量……

  ※

  但事與願違。來到東榮通訊社,瑟扣立刻被社長叫到了辦公室。

  社長皮笑肉不笑,「阿扣啊,你自從去年離開大使館,就拒絕參加任何採訪工作,每天做做簡單的文書,寫寫空洞的詩歌……」

  瑟扣控制自己不要顯露不快。社長那副像在拉客的樣子,是已經明示接下來不會有什麼好事了……

  「……可是啊,男人應該永懷野心!你總不會想一輩子寫那些無聊的垃圾吧?」

  瑟扣笑笑,不置可否。

  「今天我要提供給你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社長的熱情絲毫不減,「特審課的新任課長諾達先生答應了我們的採訪請求,而且指名要由你來採訪!」

  特審課?那傢伙想要利用我幹什麼?

  「這個嘛,接下來的話可不能大聲說。」社長清清喉嚨,裝模作樣地說。他身子前傾,跨過辦公桌,湊在瑟扣耳邊悄聲道:「我這邊得來一條小道消息,豪山領事正在接受克軍高層的調查,諾達長官就是調查行動的負責人。」

  瑟扣全身一僵。

  「……如果你明白了我的意思,想必是不會拒絕的吧?」

  瑟扣沒等社長說完就汲取了鋅。

  鋅意識儲存的是思考速度。填充時腦子會變得像一鍋黏稠的湯,汲取時則能使每一秒鐘都變得漫長,使人能在短時間想出周密的策略。

  瑟扣充分利用這短短幾秒後,釋放鋅意識。最後他得出的結論和最初的直覺一樣:拒絕提議。

  真是浪費。不,反正他已經無用武之地了,藏金術的存量多或少又怎麼樣。一堆被棄置的金屬是被放任慢慢發鏽,還是有人定期保養上油,有區別嗎?

  瑟扣委婉卻堅定地表達否定。幾次懇求無用後,社長臉上那越來越勉強的微笑消失了。

  「哼!你真是顆鎖不上的爛釘!」社長憤怒地拍桌,「枉費我想讓你盡快跟諾達長官混熟,和豪山領事劃清界線,免得受他垮台牽連……」

  是啊,說得好像不是你的報社需要和一個即將改變版圖的人物打好關係似的。

  瑟扣保持恭敬,道歉連連。

  「唉,算了……」社長似乎終於放棄了,「我有個商人朋友,拜託我找人幫他寫點詩詞。既然你這麼執著文學,就去幫我賣他一個人情吧!再怎麼有才能的人,一旦失去雄心,就只能幹這種不光不利的差事了!」

  ※

  在社長的指派下,瑟扣來到商人瑞福家中。

  這人家裡豪奢中帶有品味,打扮看來也頗入時。他穿著休閒式的流行款式克衫,頭髮短而整齊,臉上和一雙瞇得細細的眼睛裡總是帶著恰到好處的微笑。

  可惜瑞福的談吐完全是另一回事,他五句話裡就有二句自誇與一句低級的笑話,完全像是個暴發戶。

  瑟扣開始還認真應話,但過沒多久就補充起鋅意識的存量來。反正陪著乾笑也不需要什麼思考能力。這傢伙是找誰幫他搞定裝潢與打扮問題的?他不禁在心中挖苦。

  過了許久,瑞福終於進入正題。他說自己之前搞到了一位演藝圈的姑娘,她情感豐富,特別喜歡寫詩。雖然兩人不久前因故分隔兩地,仍有書信往來。前幾天收到她的一封信,信中寫了一首感人肺腑的情詩,瑞福便決定要以一首水準更高的詩,回應對方的情意。

  只不過,他這幾天忙於生意(當然絕不是缺乏文才),稍微缺了點「微妙的靈感」,這才請來瑟扣寫幾首情詩作為「參考」,看看能不能起到「活絡思路」的作用。

  瑞福特別強調,寫的情詩不但要回應對方的思念,還要帶點鼓勵,以及期盼她早日回歸的含意。

  斟酌詞句了半天,這折磨人的差事才隨著瑞福的首肯結束。

  辭別滿口謝詞卻沒給半分實際回報的商人後,瑟扣迎著夜色走回。

  平常這時候他會挑一家與其他幾十家競爭對手爭奇鬥艷的夜總會或酒吧,用錢換來快樂……不過今天他只想早點回家,隨便吃點東西、喝個兩杯就倒在床上。也許再拿出之前剪下來貼成一簿的《神金》翻一翻吧。

  所以他沒有走能夠迎向浦港繁華夜景的大路,而是抄了條小巷加快腳步。

  一人忽然從陰影中大步走出。在看清來人面目前,那陰沉的眼神已經先刺探過來。

  瑟扣一驚,壓抑住本能的反應,停下腳步。他很驚訝自己依然保有這樣的直覺。定睛一看,那人一副剽悍的模樣,土黃色的軍服與閃亮的肩章透露他是一名克雷尼恩的高級軍官。

  讓他訝異的是,軍官身旁站著的並非他的扈從,而是一位清秀貌美的泰瑞司女子,氣質不俗。她以謹慎而帶有興趣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金屬之子?這是放任一個完全不像編制人員的女人參與私下行動的最好理由。

  但事情再次出乎瑟扣意料。軍官湊向女人耳邊囑咐幾句後,女人便乾脆地離去。等女人的背影從暗巷中消失,軍官這才開口:

  「想要見到瑟扣先生,可真是不容易啊。」他冷冷一笑,「在下諾達,特審一課新任課長。瑟扣先生,可否回答我幾個問題?」

  直覺告訴瑟扣不能讓對話進行下去。「抱歉,但我近來真的沒有接下採訪工作的打算,我會再向社長傳達您的意思……我家裡還有急事,請恕我先失陪了。」

  他不等回答就繞過諾達,繼續大步前行。但才跨出幾步,諾達陰冷的聲音就從後頭傳來:「提醒你一件事,莫戴沒來得及被客雅瑪.豪山滅口。」

  瑟扣差點一陣踉蹌,步伐停了下來。

  「他目前在我這裡。雖然身體缺少了一部份,但腦子還是很清醒的。從他口中,我聽到了關於你的一些趣事……」

  瑟扣心跳如雷。他猛扯鋅,加快思考。莫戴……那傢伙居然還活著!不,不要緊,他即便要指控我,應該也提不出任何證據……何況他並不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怎麼樣,你還有急事嗎?」

  瑟扣深吸一口氣,鬆開鋅,盡可能平靜地回頭。諾達的冷笑帶著得意,認定自己已經奪回主導權。

  「仔細想想,家裡的事其實也沒有那麼急啦……」瑟扣表現出小人物的窩囊,「但我不明白諾達長官您為何要重提這件舊事……」

  「因為我得到了新的消息。」諾達淡淡地說,「一年前,莫戴被認定為香江富商團綁架事件的主謀,客雅瑪.豪山本來打算立刻將他處死。但特務科的黎安科長出面制止,聲稱事件背後另有玄機

  黎安科長向軍部投了多封檢舉信,揭發豪山有謀害多名政府官員的嫌疑,最終引起了軍部高層的注意,這才派我來調查。瑟扣先生,你覺得莫戴說了什麼?」他施壓地盯著瑟扣。

  「我想八成是指控我才是主謀吧。」瑟扣裝出試著保持輕鬆,但還是有些不安的口吻。正是一個無辜但害怕被懷疑的人會有的反應。「當時莫戴搬出的說詞就是這樣。如果您看過檔案的話,想必知道那是無稽之談。」

  「是嗎?我底下的人反覆審問了一星期,但莫戴的說詞始終一致。我倒是很懷疑,他有沒有把一個故事編得這麼堅實的能耐呢……」

  「他在獄中待了一年,都不知道把那些謊話講了幾百遍了,鐵鏽的,說不定連他都相信自己編出來的玩意兒了!」瑟扣換上義憤填膺的口氣,「有哪個罪犯不會想要推卸罪責或拖人下水呢?諾達長官,我想您一定明白這種現象──」

  「我沒有精力,也沒有耐心求證莫戴的話是真是假。」諾達冷冷地打斷,「我一向喜歡用最簡單的法子處理最複雜的問題。就這件事而言,最簡單的法子就是殺了你們兩個。你們只是兩粒鐵屑,對我或對克雷尼恩帝國而言,都無足輕重。」

  瑟扣退後幾步,在地上一塊凸出的磚上一絆,背撞上了巷子的牆。這是演技。他知道這不過是諾達要脅他的手段,他另有所求。

  諾達踏上一步,進逼。「換句話說,我也可以不殺你……只要你願意指證客雅瑪.豪山才是幕後主使。一直以來,那傢伙都是帝國的毒瘤!我早就想為皇帝除掉這個危險份子了!」諾達的臉因痛恨而扭曲,「你也明白吧?看看你,先前多麼受他重用,結果一出事,就把你扔得遠遠的?我跟那傢伙可不一樣,好好配合我,會有你好日子過的!」他的語調轉柔,眼中的鋒芒卻未入鞘。

  瑟扣裝出猶豫的樣子好一陣子,這才直視諾達的眼睛,點了點頭。「老實說,我也受夠這種日子了。謹遵長官吩咐。」

  他決定要怎麼做了。掌心久違因激動而冒汗。這個逆境,其實是自己重新獲取豪山信任的大好良機……

  「很好,有瑟扣先生的幫助,明天我就可以逮捕豪山了!不過,有一件事要先請你配合……」

  等等,這傢伙又想幹嘛?「當然,只要我力所能及。」

  「請你立刻隨我回公館,到明天行動為止都不要外出。」

  瑟扣的心跳凍結。

  ※

  糟透了。

  諾達公館為瑟扣準備的房間雖然豪華,卻與囚室無異。房中沒有任何能向外通訊的設備,甚至連窗戶都是為方便監視而設的──透過它們只能看見外頭的走廊,有數名全副武裝的金屬之子守衛正盯著房中。

  鐵鏽的,如果這房間有什麼專門用來對付房中人的機關,他也不會感到意外。諾達這一手實在是戳到了痛處。

  瑟扣躺在精緻的大床上,外表平靜,心中的焦躁卻在沸騰。棉被下的手不自覺地摳抓著床墊。

  顯然莫戴不僅還活著,而且緊咬他不放。幸運的是,調查此事的諾達並不在意事情真相──他只關心如何以此要挾瑟扣,進而除掉豪山。

  當然,瑟扣完全不打算照他的意圖行事。沒上漆的鐵鏽得比什麼都快,等諾達扳倒豪山後,他有什麼理由留著自己這個知道太多的人?

  原本瑟扣已經憑鋅意識快速擬定了計畫:敷衍諾達,等一擺脫他,就秘密通知豪山。諾達雖有帝國軍高層的支持,但豪山也不是省油的燈,只要能搶先一步,就有可能反咬諾達一口。

  但諾達的縝密搶先扼殺了這個機會。

  不,還沒有。他還沒有對我起疑,我還是有機會的。瑟扣心想,只要能夠想出方法悄悄離開這裡……

  諾達當然不會蠢到不搜他的身。連他身上幾件只是上了漆的木頭飾品都被慎重地收去,武器就更不用說了。

  但他的金屬意識藏在一個普通搜身手段絕對找不出來的地方。有它在,外面的守衛根本不算什麼。

  真正的難題是這間軟禁室與主屋之間的門禁。那被設計成只能透過鋼推與鐵拉,以一定的程序操作才會開啟──除了被授權且擁有相應金屬技藝的鎔金術師,其他人極難通過。

  汲取白鑞與鐵意識,靠力氣與重量強行突破?這似乎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但是……那門禁看來十分厚重,縱使耗盡存量也未必能夠成功。況且巨響會引起諾達與其他守衛的警戒,到時就算能夠逃離(這還是樂觀的估計),自己是藏金術師的秘密也會澈底暴露……

  如果這樣,還不如等到第二天和諾達一起行動時,再找機會脫身。但那時也許就太遲了──豪山也需要時間來對付諾達。

  我為什麼不讓他們去鬥他們的,趁諾達對我下手之前溜掉就好了?瑟扣在守衛的目光下起身倒了杯水,把焦躁仰頭嚥下。這樣不就簡單多了?

  答案明顯起來。他不想走簡單的路。那意味著他再也不可能為使命獻身。

  即便為使命獻身和一台機器無異。

  多麼諷刺。一年來,光明的理念、民族的大義,沒有讓他對生活做出任何改變……直到面臨諾達的威逼,他才迅速清醒過來。

  只有存亡之際才會有所行動的他,是不是已經真正淪為了克雷尼恩的走狗呢?

  但至少我再次活過來了。這顆心也許老了,但還沒死。

  如果夢織知道這件事,她會怎麼想呢?瑟扣忽然有一種強烈的傾訴願望。雖然她和自己走在不同的路上,但也只有他能夠理解自己了吧。

  如果可以把夢織找來這裡就好了……

  靈感如電流般迸發。瑟扣雙眼睜大。

  「不好意思,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告知你們的長官。」他開口,守衛報以困惑與警戒的神色。「能麻煩你們弄台內線電話過來嗎?」

  ※

  在電話線另一頭,諾達第一次顯露出不知所措──以沉默的形式。

  「長官,我曉得這一定讓您覺得很荒謬。但請相信,我不是那種會提出無理要求的人──我好歹曾在豪山底下混到那樣的位子。」

  「那麼就讓我聽聽你的好理由吧。」諾達語氣充滿毫不掩飾的諷刺。

  「好的,」瑟扣一本正經地說,「長官,我清楚您在想什麼。您把我當成那種放蕩不羈的酒色之徒,不分場合地想尋歡作樂。但事實絕非如此。

  那位夜總會的小姐,昨晚剛與我私訂終生。」

  「什麼?

  「您沒有聽錯,我愛她。真心愛她。我花了不知道多少時間和心力,這才終於讓她答應我。她說,只要我今天依約帶著錢去見她,替她贖清欠店裡大姐的賣身債,她就願意與我共度餘生。」

  短暫的沉默。這是瑟扣故意製造的,讓剛才的話語有時間在諾達腦中生根發芽。

  「您能想像,如果我沒有赴約,她會怎麼想嗎?我……我甚至不敢肯定自己有沒有挽回的機會──」瑟扣的聲音破碎了,臉上悲傷的表情連一旁守衛都為之動容。

  「所以,你才提出請求,希望我派人去接這位舞女到公館來?」諾達終於接話道。

  「……是的。我知道您有慎重的考量,在如此重要的前夕,不可能讓我外出……所以我希望至少能夠以這樣的形式,完成與她之間的約定……」

  「你明白,這樣的要求會給我帶來多大的麻煩嗎?」諾達質問。

  「……我明白。」瑟扣深吸一口氣,「但我還是希望長官您能夠同意。即使我們邂逅的地方被認為不可能存在任何真情……即使是這樣一段不受祝福、不受認同的關係……」

  稍早前諾達帶在身邊的女人。如果不是金屬之子那樣的工具,會是什麼理由,讓諾達在執行這等重大陰謀之前與她同行?

  直覺說道──情婦。泰瑞司女子與克雷尼恩高級軍官。不可見光的關係。

  當然這完全沒有證據。那女子與諾達真是那樣的關係?一個諾達這樣冷硬的狠辣之輩真會對這樣一名女子付出真情,以至於對自己無法與她共結良緣深深抱憾?

  但瑟扣決定相信直覺,以此為基礎增添自己的謊言。

  「……但我是真的愛她。求求您成全我這卑微的心願了!」

  諾達沉吟一會後說:「我考慮考慮。晚點我再回電。」便掛斷電話。

  瑟扣放下電話。他不想痛苦地守候在電話前──骰子已經擲出,把心智浪費在未揭之盅上實在很愚蠢──於是起身又為自己倒了杯水,在房中來回踱步。起碼這時他表現得焦急是有理由的,不需要偽裝自己。

  直到電話響起。瑟扣急急走回電話旁,抄起話筒。

  「我會派人去你說的那家夜總會,邀請那位小姐過來。」諾達單刀直入,聲音中的威嚴不容反駁,「但我不保證將人帶到。如果你的那位小姐不願意跟著我的人回來,或是不願意配合進館的規矩,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

  「我……我……多謝長官!您的大恩大德,我沒齒難忘!」瑟扣顫抖著說,勝利地緊緊握拳。雖然不知道是我真的成功勾起了他的同理心,還是他決定賣我一個不用冒多少風險的人情十分划算,但總之成了!

  「還有,那位小姐得和你一起在房間待到明天我放人的時候。……醜話說在前頭,你可別再搞什麼出格的事喔?要是讓我覺得你在耍什麼花樣……」

  已經掉入陷阱的獵物在吠叫什麼呢?乖乖等著獵人把你帶回去,丟進沸水裡就是了。瑟扣在心中冷笑。「這個自然!長官,您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您館內的安保措施比豪山公館不知道好了多少,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只能知難而退啊!哈哈!」

  這露骨的奉承使通話在諾達滿意的一聲輕哼後結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052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暮蟬鳴泣時|迷霧之子|硬奇幻|奇幻小說|鎔金術|藏金術|潛伏之赤途|間諜|戰鬥|寰宇

留言共 1 篇留言

Jojorin(990)
其實不但是迷霧之子的二創,還是潛伏之赤途的二創(HOMO都是騙子)。另外還玩了暮蟬梗

03-26 02: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entering77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クッキー... 後一篇:[達人專欄] 【迷霧之子...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