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51 - Reinstall

作者:Cecil│2008-11-02 23:00:59│贊助:0│人氣:1259
在遙遠的世界之中,一個仿佛不曾存在的空間之中

這個世界
仿佛只活著一對孩子

看起來像男生的孩子
他對事物充滿著好奇

他最喜歡把積木推倒下去

而看起來像女生的孩子
她不耐煩地把被推倒的積木推砌回來

這對孩子就好像在比劃
究竟積砌的快

還是推倒的一方快

少年,少女一直的重復著


重復著
……


Scene 51
Reinstall

「明明知道這樣子做,卻什麼都挽回不了的!」
Zero拔起光劍,高速地突擊過去

「可惡!別檔路!」
Johan一腳踢掉Zero的手臂

「欸!」
Zero不禁吃驚起來,大劍也立即斬過來了。憤怒的Johan立即把Zero 肢解掉

面對好幾十台 Ragnarok,成千上萬的R.O.C.K ON 士兵,Johan根本不再想理會Zero什麼跟什麼的
雪兒的攻擊再過來,她就像要毀滅這個地球似的

「雪兒!不要再這樣戰鬥下去!」
Zero轉過去遊說另一方,他相信雪兒的話也許可以理解……

「被過去的約束著,抹殺未來的可能性!這就是妳所想要的世界嗎!」
Zero說的義正詞嚴的時候,卻被雪兒攻擊過來
無情的光刃貫穿了他的身體

「你什麼都不知道,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像這樣……像這樣子的世界!不如毀滅掉算了!」
雪兒似乎在憤怒什麼的,她也把Zero毀滅掉
在完全不知道情況下,Zero顯得很愕然

她在憤怒什麼

他所不知道的雪兒,究竟是什麼……

Zero很快再回復成人形,就好像怨男一樣纏繞著雪兒
「別再走過來!」
雪兒再一次甩開Zero,這個血肉之驅不但可以上宇宙,還有力量把傳說的戰神甩開
這個「傳說戰神」的名譽快什麼都沒有

雪兒並不是愚蠢的人,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自己做的事情會有多大影響
儘管是現在叫希雅兒的那個人,還是這個眼前複製出來的雪兒

但是她卻執意如此,打從由她過份的侵攻開始
那個時候就應該要阻止她

那樣的事情……根本稱不上是戰爭


只不過是殺戮,是破壞而已

地上不存在的技術力,無限的複製能力,打不死的R.O.C.K. ON 戰士

一切一切也只是一個大規模破壞行動
就連希雅兒本人也是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但是為什麼……


拚命過來的Johan,打倒了數台Ragnarok,數千名戰士
連Eternal也拚命似的要阻止事情往最懷的方向發展

「赫爾!」
Zero也嚇了一下,這傢伙能夠把阻礙的東西都打下來,直搗雪兒這邊
這根本不是人,不是Reploid可以辦到的事情。

雪兒生成出來的光盾把任何東西都能切斷的大刀檔下來
不,對她而言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種電子精靈的事情
能分解任何東西的電子精靈用上能分解任何東西的電子精靈的對抗
同樣的能力的互拚下只會看使用者的技術程度

Zero不會理解,他並不是能力使喚電子精靈的人
也許Johan也不理解,他只是自身偶爾領悟的技巧

電子精靈只不過是一個總稱
為了遮掩這種萬能能力的危險性

當年雪兒(希雅兒)把它開發成人間精靈似的可愛模樣
硬生生給人這種未知和萬能性特殊能力一個固定形象

一切一切的東西都是由這些「電子化」能力所組成
大氣也好,樹木也好,生物也好……

一切一切只是一個固定的結構所組成

雪兒很了解這種能力
也是因為這樣,才如此討厭這樣子的能力

這個世界,只是由某個人所組成
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喜怒哀樂

我們一直信奉的
又或是共渡一生的愛情

都只不過是由這樣的東西推砌出來

「我……我是建築起這個令人憎惡的世界的共犯,如果一開始不是因為我,這一切令人討厭的事情也不會發生。」
雪兒說著令人模不著頭腦的說話

阻止不了……
就算Johan多強也好,就算Eternal能和雪兒角力也好
只是在她的面前,這兩人的能力還是太幼嫩

這也許也是一直以來Isabella從不正面和雪兒衝突的主因
畢竟她頂多只是活了數十年的人

可是雪兒卻是一個謎,她究竟隱藏了多少?活在一個什麼樣子的世界,這並不是他們這些年青人可以想像出來。

Johan還是不死心的繼續攻擊,對於他的野性反應。雪兒十分的意外,她並不是沒意刪除這個幼嫩的人,只是她所使出的電子效果都被這菜鳥化解了。

雪兒畢竟不是戰鬥高手,她不太理解這種專業戰士的野性,他們的察覺和警戒性也比一般人優秀很多。不過也只是如此……

「還只是差一點點……唏啊!」Johan再一次握刀突擊
Zero再嘗試和雪兒糾纏,可惜還是很容易地被她甩開

「要活著自己編織的世界之中,就妳自己一個去好了!」
Eternal也一併攻擊過來

這一幕就是放入在Zero的眼簾之中,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自覺的浮現起來。
不屈的熱血男子,和孤高的金髮貴公子

這不就是自己當時的倒影

「我……我一直以來究竟在做什麼!」Zero也拔起劍向著雪兒攻擊
可是這樣子層次的戰鬥,Zero微薄的力量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面對這2個人,雪兒不禁感到威脅的存在

無限的可能性,同時存在著無限的危險性
雪兒對這句話一閃而過

當時的那個以X為基礎改造人類的計劃,最終居然有這樣子的結果
「這樣子……這樣子的世界!」
「不要也罷了!」

2個人,只有4隻手,4隻手如何檔得了數十台Ragnarok的光束
Zero只有眼睜睜的看著
看著歷史性的一刻來臨

數十道光束貫穿地球,地球如何地毀滅的情況


































如果還有來世的話

































我們再一次一起……

































「好了,是時候起來了。」
「早安。」

「早安。」

「妳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是我的設計者。」

「程式沒有任何問題嗎?」
「程式沒有任何錯誤。」

「好。」

「告訴我,妳的名字。」


名為湯馬仕‧禮特的男人,他當時製作了一個少女機械人,成為了全球明星一樣的科學家,機械人界的權威性博士。

當時的世界並沒有Reploid這個名詞,少女的一切反應和行動
都被稱為由程式運行出來的結果

當時的世界,機械人的「心領」是不被允許

同時世界也正式定下了機器人三守則

1.機器人不可傷害人類 或是因為疏忽而使人類受傷
2.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除非與第一守則衝突
3.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只要不與第一或第二守則衝突

當時那名少女並不清楚這些繁複的事情
她只是知道這個世界的細則,知道什麼是法律,道德之類

她跟隨著這樣的事情,在誕生之前已經定下來的事情
她也沒有多疑問

她並不清楚為什麼博士當時怎麼想
只要笑就好了

當時運算出來的結果是如此


博士和少女一直共渡這些日子

隨著歲月的流逝,博士找了一名少年,打算把他的心血傳授給與下一代
跟隨少年洛克的機械犬Rush,一瞬間長年寂靜的研究所變得熱鬧起來

看起來是一個十分歡樂和融洽的家庭
外表上是如此的快樂
但是少女並不知道這存在著任何的意義
她只知道多了一個人,一頭狗要服侍而已

「喂,羅露。」
「是的。」
「妳可是女孩子,總該注意一下儀態。」
「儀態對於機械人而言並沒有意義。」
「喂喂……」

洛克拉著羅露往洗衣間去,他細心的把羅露一頭糟的馬尾髮型放下來,洗刷了她充滿機油的面孔

「這樣好多了嘛。」
「系統運作正常。」
「喂喂……」

禮特回來的時候大罵了那小子,還很自傲地表示自己萌「馬尾」
看著他們沒完沒了的對話,羅露先行回到充電座休養

當時的機械人並沒有先進得可以從吃中取得能量,她只能活動一段小時間,就要充電接近大半天
這樣不實用的東西是當時禮特最需要改良

他和老朋友威利一同的在研究這問題,也偶爾扯到增添什麼萌屬性是好

和平的日子,大家一同玩樂嬉戲的日子
少女並沒有珍惜這段時光,她根本不懂珍惜是何物

「為什麼?」
少女不明白
「為什麼?」
她不明白大家在悲傷什麼

為什麼大家也穿著黑衣服
為什麼大家都哭泣
為什麼今天禮特不大吵萌屬性

為什麼
洛克躺在那裡

她不懂,因為不懂而被說很沒禮貌,因為不懂而被趕出去
「為什麼?」

大家也離開了靈堂後,少女才回來這裡
她看著洛克的面,對著再也不能說話的人說話
她一直在說話,仿佛像在和誰交談似的
一直的,一直的在旁

忘卻了一切似的,像是守侯著什麼的樣子





「我實在不該讓那小子一人幹,要不是Protoman的計劃,那小子……」
威利表現的很內疚的樣子

本是互相對罵的二人也沒有說什麼吐槽對方

回到靈堂的他們,看到不可思議的場面,一位青色衣著的小孩衝過去二人上,大吵大鬧什麼的樣子
羅露躺著的棺木是空的……

這是一個奇蹟,
洛克仿如轉生的成了一位青色的機械人

這是一個奇蹟,
機械人和人類和平歡樂的一起生活

這是一個奇蹟,
少女被人稱「科學的力量」誕生於這世上

奇蹟不再一次降臨
但是,她卻表現出一張從未看過的笑臉,這一臉她看起來仿如天使一樣





無數的意識入侵著Johan的大腦之中
一幕又一幕和那名少女機械人的情景就如現實一樣的出現在眼前

「是雪兒?」
Johan第一個感覺就是如此,這是不可能的吧?
他知道那名少女機械人的事情,不如說在這世上幾乎是無人不知的大事件

第一代的機械人,這也是後來Reploid的根源
可是並沒有人知道她的詳細資料,經過數百年的光陰
以數據來傳遞的資訊或多或少因時代的經過而被無數的人們修飾…

白色的電子空間之中,充斥著雪兒不為人知的過去
原本以為只是一個人隅的傢伙,卻收著這麼沉重的回憶
這樣子的人,究竟為了什麼而要幫助希雅兒呢?

Johan正在思考之際,白色的空間再一次重組起來

他感覺到自己被什麼東西吵醒過來了
模糊一遍的光景換來更大聲的吵鬧聲音

這一次真的醒過來
眼前看到的波浪型的曲髮,給人很眼熟的感覺

就好像美少女遊戲的女主角一樣的班長,和一臉像美少女遊戲的男主角一樣的自己偶爾的一次相遇
一個莫名其妙的安排,說什麼班會活動之類的東西

再看清楚,自己是身穿一套平凡的男學生制服,身處於一個只有在資料上看到的學校班房

鶇班長再一次在整自己,她似乎很生氣Johan完全沒有留神似的
鶇她顯出一張很有精神的笑臉,真是叫人生不了氣起來,Johan就開始把手頭上的工作開始過來

真是令人受不了的樣子,為什麼要求一個不良少年的傢伙和一個學校模範生似的女生一起作班會活動的,都是怪沒有人想當幹部!就把名額給了一個不在現場的人!

「鬼屋?妳是白痴嗎!這年頭還搞這個不知什麼屁的東西,那裡有人來玩啊!」
Johan生俘地閱讀過鶇的計劃書,模範生就是模範生,完全不知道外界發生什麼東西似的,是保護過剩的結果嗎?

理應互不相幹的人,現在卻因為這樣子的事情而走在一起,平常根本不去在意的無聊校園祭居然給人有點期待的感覺過來

一臉偽善的笑臉現在卻看起來是如此的可愛,也不禁回想過來,為什麼當時會覺得她是那麼樣子的偽善的呢?她只是每樣事情也想做的最好而已。

Johan不自覺的愈來愈在意這個女孩子,儘管是一個小動作也好
鶇亦開始親近Johan過來,由本來帶一回羞澀的樣子,變得愈來愈親蜜

男女之間,由相遇起就互相認識對方的存在,藉由愈來愈多機會的接觸而親蜜過來
人與人之間奇妙的相遇,人們都稱為緣份的東西,這樣子的東西……真的是剛好的巧合嗎?

Johan有點意識到真正的自己,可是看到鶇可愛地依附自己,也別想太多別的東西,就在這一刻享受一下這份兩人而凝聚的幸福感覺

是的……理應一直如此幸福下去的,事情應該是這樣子下去才對的。
共渡的幸福生活,只得一瞬間而已。

Johan從那身軀回復過來,從第三者的角度看著……看著過這個不屬於自己,逝去的幸福。
鶇的淚泣聲換來另一個鶇的來臨……

一個看起來沒有任何感情的女孩,惡魔一樣似的交易,鶇的表情由一個不懂世事的小女孩換成一張冷漠,一張狂氣的面容

空間再一次崩潰過來了……

雪兒她用了她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事情,雖然是強迫性的聆聽了她的故事
原本想生氣的Johan也氣不出來,他這時想回來一句說話

「對於我們而言,普通就是很奢侈的東西」

她是想藉著這樣子道歉嗎?想這樣子地說「我也是受害者」嗎?
她卻搞得這樣子一團糟糕的!有誰要原諒這個惡魔似的傢伙!

空間再一次重組過來了,Johan只是站立在這個大城市Neo‧Arcadia之中,繁榮和平的廣場,廣場中心帶著小孩子熱鬧的氣氛,青少年互相吐槽的歡樂。

Johan再一次整理自己的思緒,他還很混亂的樣子。

先是百多年前羅露的回憶,再來是女班長鶇的事情,事情發生的太急進,他也覺得令人很疲累。他暫時也不想想太多複雜的東西,先到這個城市走一轉再說。

他大慨也知道自己身在什麼方位,說實在這地方和從前的Neo‧Arcadia的洛克廣場分別並不太大。只是這裡是民間居所,他平日也甚少會過來這一邊。

身旁的女性哄過來,他差點叫了一聲「小鶇」。原來是「白鳥」嘛,她也被帶到這裡來了。她說難得來到這裡,就勸著Johan要好好休息的樣子。

「妳嘛,不必要裝成這個樣子的。我是知道的……」
Johan點了咖啡飲,那個「白鳥」卻點了很貴的「聖代」!Johan立即氣炸了。

當時白鳥是被他親手所殺,他很清楚這一回事,也明白眼前的東西是別的東西,儘管很相像……
「我說啊,妳這樣子是不必要的吧!」

「我比較喜歡這個樣子哩!」
她淘氣地說著,卻令人更生氣,誰叫他們像的如此

「主人,我的形象是如何,全是由你所希望的形式所出現的。」
看著Johan如此的生氣,她只好認真地說
他回想起當時他曾經變成黑髮女性的事情,他不禁制止了自己衝動生氣的感情

「就算我不在,你也很容易看到她的幻影。打從在出生之前這已經是算好的了,這是別人不會看到的,這是你所喜歡的女性形象,儘管怎麼樣,你一生也是追索這個形象而走。也許是一個很像她的女朋友,也許是很像她的友人,也許是很像她的學弟。」
「白鳥」一邊吃著聖代一邊說道

Johan沒有說話反駁,亦沒有質疑眼前的女性,也許她說的是真也說不定……

這是一個由雪兒所破壞而重生的都市,這裡的一切也好像沒有發生似的,當時的Rockman Zero事件,Resistance的事情,一切都似乎不曾存在。

說不定……

Johan立即付了錢就跑了出去,留下那個在吃聖代的少女。
他慌張地跑著,他更想展開當時超高速的翅膀。

「不在這裡嗎?」
他慌亂地說道

他繼續慌張地找

繼續地找下去





白鳥不慌不忙地走到公園的遊樂場,她該表現出什麼表情是好?

「和妳說的一樣啊……那傢伙……那傢伙……」
看樣子,他的確是在這個重生的都市之中找到重生後的白鳥

她不明白這情況如何說話是好,可是只要在數據中找尋就可以。
如果是白鳥的話…

「Johan……」
帶點悲哀的聲音,卻令Johan十分的生氣

「你不要再扮!」
Johan一手巴掌給白鳥,雖然如此,看著這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女孩被自己掌摑,他自己的心也痛起來

這情況本是該對他說「我已經說過的了,儘管怎麼樣,你一生也是追索這個形象而走。」

白鳥抱著Johan,溫柔的說下去
「她不是這樣子說過的嗎?」


不要讓這樣悲傷的事情重演,


請你找一個,


比我更活潑的女朋友……



Johan緊緊的抱著白鳥哭泣,
依附於這個和白鳥一模一樣,記憶也共通的不是白鳥的女子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04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科幻|洛克人|同人文|Rockman|Rockman Zero|

留言共 1 篇留言

Cecil
後記:

這次的51用了非常長的時間描寫……主因是……
去了玩! (拖

其間曾經想過寫回RO,又曾經想寫較為平淡的Lovelove故事
51話參考了不少東西

其中主要有Vocaloid的東西
鏡音的ココロ,悪ノ召使

中間描寫羅露的基本就是鏡音來的
而第2段的回憶卻是延續了之前44 希雅兒回憶時的故事

不過那段超love love和沒什麼情節的東西,只是帶過一下就算了


帶回來
原本51是打算描寫愛爾特這個怪胎,也曾經想寫Omega X
可是最後跑出來的卻是雪兒……

試寫了3個版本,我最喜歡這個……沒辦法了。


52,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出來了! (逃

11-02 2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洛克人ZERO... 後一篇:[創作][らぶデス2] ...

訂閱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洛克人8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7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