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愛好愛滿(中)

作者:貓兒喵│食物語│2021-03-24 19:48:48│巴幣:0│人氣:153
看了下日期,發現上篇已經是去年八月發的,下篇出產時間應該是明年跑不掉了
感覺這篇的下半完全放飛自我,怎麼沙雕怎麼來。
我絕對不會說從兄弟會談開始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就完成了。
下篇是東司馬如何吃掉小兔子的過程(被東璧龍珠落首)。
我年更我驕傲(幹)。



※食物語同人
※CP:正直的東司馬大人X集萬眾寵愛於一身的小小姐(季琬楹)
※主線劇情結束許久之後的腦洞
※個人習慣問題所以女少主有名字
※全員OOC
※偽‧全食魂都在我家
※光源氏計畫
※這是一個東璧叔叔監守自盜的故事
※老牛吃幼芽(被東璧龍珠落首)
※筆渣注意,雷者勿入

奶爸會的新成員:鬼城麻辣雞、太史五龍羹


空桑警備司。

一抹嬌小的身影緩緩推開門觀察著裡面,在確定裏頭空無一人後這才走了進去,進去後不忘回頭將門關好,那抹小身影逕自走向牆邊的儲物櫃逐一打開查看裡面,絲毫不知道門邊的死角還立著一個高大的男人。

東璧龍珠只是看著小姐的行為沒有作聲,對小姐的行為瞭若指掌的東璧龍珠預想過這天她會想要躲起來,所以提前在此守株待兔,直到小姐躲進其中一個儲物櫃後,東璧龍珠這才放輕腳步悄然來到那個儲物櫃前。

「!!」季琬楹沒想到自己才躲入儲物櫃沒一分鐘就被抓到了,在看清楚外頭的高大身影是誰後冷靜了,並乖乖爬出儲物櫃。

「小姐不想出席誕辰宴。」東璧龍珠用的是肯定的語氣,若非這樣也不會一大早就往警備司躲,小姐現在穿的是在膝下開衩的長裙,使有著疤痕的腿若隱若現。

愛美是女生的天性,季琬楹又是個心思敏銳的孩子,縱使親人和食魂哥哥叔叔們再怎麼無視她腳上的傷疤,但到了外頭她還是聽到了同齡人嘲笑的聲音,如藤蔓般盤繞在腿上的疤痕似乎也攀上了她的心,在此之後季琬楹不喜歡去外面了,就連母親經營的餐館也不想踏進去。

東璧龍珠直接將陷入沉思的小姐抱了起來放到自己的辦公桌上,脫去小姐的鞋子後拿出了一雙有兔子花紋的長襪為她穿上,「這樣大家就看不到了。」最後幫她穿回了鞋子。

季琬楹抬腳看著那雙蓋住腿上疤痕的襪子,這才對東璧龍珠嶄露笑顏,「謝謝東璧叔叔。」



食神伊蘿在發現今天誕辰宴的主角不見後,連忙叫了自己的丈夫和兩個兒子還有食魂們一起尋找,然而還沒過十分鐘松鼠鱖魚就通報說找到小小姐了,隨後看見東璧龍珠抱著小小姐前來。

「琬楹!妳到底去哪了?」伊蘿急忙接過東璧龍珠手上的女兒,同時也發現女兒的腳上多了一雙襪子,…原來是這樣。

「東司馬,謝謝你。」伊蘿微笑著跟眼前的東璧龍珠道謝,但眼底有藏不住的憂傷,她這個做母親的也真失敗,直到這個時候才知道女兒很在意那時落下的傷疤。

「Implausible!東司馬從哪弄來跟今天服裝這麼相襯的襪子?」

負責小姐誕辰宴裝扮的雞茸金絲筍不可思議的看著那雙襪子,雖然他的裝扮設計在食魂們中不算是秘密驚喜,東司馬對此應該也是知道的,但重點是這雙襪子到底是打哪來的?看起來不像是用買的,難道是有人瞞著他做了這雙襪子?

「啊,那我做的。」一旁的松鼠鱖魚看著小姐腳上的襪子,真沒想到東司馬還真的給小姐穿上了。

「你做的?」雞茸金絲筍不敢相信的看向松鼠鱖魚,他記得他常常做玩偶之類的東西,有這種設計感跟技術很合理。

「東司馬畫了設計圖讓我做的。」松鼠鱖魚陳述半個月前發生的事,同時澄清自己只負責技術活,設計花紋這件事跟他完全沒關係,而且之前他已經暗示過雞茸金絲筍了,是他自己沒發現的,與他無關。

「啊?什麼時候……!」雞茸金絲筍可沒想到襪子上的花紋是東司馬設計的,剛想追問他們是怎麼搭上線的同時想起了半個月前松鼠鱖魚的奇怪意見,「難道你當初說少了什麼是指襪子!!」還想說他怎麼說他的設計少了什麼,原來是那個時候東司馬就設計好了!

雞茸金絲筍再度看向那雙襪子,長度剛好蓋住小腿上的傷疤,「…小姐很在意嗎?」就算他們再怎麼無視那些疤痕,小姐也無法不在乎那時造成的傷殘嗎?

「東司馬的觀察力很強的。」松鼠鱖魚繼續陳述事實,不愧是號稱首席奶爸的東司馬大人,雖然他自己不承認。



季琬楹在母親伊蘿的協助下換上了雞茸金絲筍設計的服裝,主題是兔子,和腳上的襪子很相襯,要不是知道襪子是東司馬送的,雞茸金絲筍當初也沒有設計襪子,其他的食魂哥哥和叔叔們還以為整套裝扮是由同一個人設計的。

戴上兜帽的琬楹小姐就像隻可愛的小兔子,縫在帽子上淺棕色的兔耳隨著琬楹小姐的舉動一動一晃的,身為拍照狂魔的鵠羹自然是拿出了相機,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拍攝記錄下琬楹小姐如此可愛的身影。

但被帶到宴會上時琬楹小姐又躲起來了,躲在東璧龍珠的披風底下只敢露出小半張臉見人,「…東璧叔叔。」怯憐憐的聲音自然是讓眾多食魂們的保護欲大漲,縱使小姐不是在叫自己也甘願挺身而出,把那些客人攔截在十里之外。

最後琬楹小姐安心地窩在東司馬身邊吃著他做的胡餅,稍遠處圍著看起來不怎麼好惹的奶爸們,再遠一點的地方則是由看起來很好惹其實不好惹的食魂們戒備,至於賓客們只能遠遠觀望被食魂們重重守護的嬌貴小兔子,誰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至於食神伊蘿與其夫婿和兩個兒子只能無奈地招呼賓客們,雖然今天是小琬楹的生日但他們是主辦方,好歹也要滿足賓客們的口腹之慾才行。

「你覺得小楹跟東司馬結婚的話會幸福嗎?」好不容易能忙裡偷閒的伊天海望著遠處的小兔子,忍不住問了身旁的兄弟。

「我們很像從來都沒有好好了解過小楹。」伊紹風沒有回答伊天海的問題,而是陳述一件他們無法反駁的事實。

是啊,他們雙胞胎自小楹出生後就沒有好好地陪伴她,誰叫他們和小楹的年紀差了十七歲,當小楹還是襁褓中的嬰孩時,他們早已開始接受正規的接班人教育,由鍋包肉這個叔叔親自設計課程、按表操課,據母親所言,他們的操訓課程比起當年母親接受過得還要慘烈,總之多虧鍋包肉叔叔,他們幾乎每天都被操到比狗還累,根本沒什麼慾望去親近逗弄小楹,更別提跟小楹培養感情了。

所以比起一天到頭幾乎都看不到人的兄長,小楹會親近最常照顧她的食魂也是理所當然的,就連小楹很在意當時腳上留下的疤,他們也是稍早之前聽母親說起那雙襪子的來歷才知道的,第一個察覺此事的並不是他們,這怎麼說怎麼諷刺啊!

「總之我相信小楹的眼光。」覺得休息夠了的伊紹風開始整理身上有些亂掉的衣著,他望向遠處的小兔子,他又能怎麼辦,小楹都喜歡上了,難道他還能擺起兄長的架子強勢阻止嗎?

「我也是,也相信東司馬不會傷害我們可愛的小楹。」伊天海也挺直了腰桿,休息夠了,繼續吧。



小兔子身邊的奶爸們。

「為什麼我也要在這裡?」太史五龍羹對現在的情況不怎麼滿意,雖然他是食魂但同時也是不周山的典獄長,好歹也算是賓客,為什麼他才剛抵達此處就被拉來這裡?還有為什麼是胡餅?

「當然是幫我們照看小兔子啊!」燈影牛肉一臉邪媚,「你家的雷音不是也很喜歡我們的小兔子。」修長的手指指向窩在東司馬和小兔子身邊的紫色巨蛇,大大的尾巴有一搭沒一搭的在地上拍打著,看起來牠的心情不算差。

「若雷音是想把那隻兔子當盤中飧吞了,我倒還放心些。」太史五龍羹繼續享用甜甜的胡餅,對於雷音那樣沒出息的行為更是不滿了。

聽到主人說出那樣的話的雷音猛然抬起頭,盯著自家主人幾秒後又趴了回去,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

「典獄長。」

太史五龍羹在聽到這個聲音時,一陣涼意竄上了他的背脊。

「你剛剛有說什麼嗎?」出現在他們身邊的是有著白色略長頭髮的男子,雖然臉上帶著笑意,但那雙紫色的眼睛絲毫沒有溫度。

「季先生多慮了,我什麼話都沒說。」縱使太史五龍羹是不周山的典獄長,他幹掉了自己的上司、統領著不周山的各種奇特猛獸,他何種場面沒見過,但偏偏獨怕這位人夫。

太史五龍羹永遠不會忘記幾年前發生的事,那年的小小姐剛滿周歲,身為與食神熟識的典獄長於情於理都該禮貌性的露個臉、贈個禮,那時的他一直都不喜歡小孩,在面對自己貼上來的小小姐,他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弄哭了她,隨後開始了在空桑短暫且慘烈的生活。

小至上廁所沒衛生紙,大至在廊道上走著都能踩破木板摔下去,更別提那些看似不經意實則蓄意的糟蹋事,最後是其他奶爸們看不下去而告訴這個典獄長實情,並在東司馬的協助下當著季凌則的面逗樂了小小姐,典獄長這才結束了那悽慘的生活。

至於雷音則是在一旁幸災樂禍地看著主人有苦難言的樣子,並被牠的主人察覺到此事。

「回去後我會挑個好日子幫你洗澡。」太史五龍羹瞪了一眼在東司馬和小兔子身邊的雷音,太久沒被他刷鱗片了是不是!

修但幾勒!牠不要啊!!

這下換雷音有苦難言了。



賓客這邊。

「俞生殿下,要不要來個胡餅?」小雞燉蘑菇端著一個盤子來到風生水起的座位旁。

「好啊。」然而當風生水起看到小雞燉蘑菇手中的盤子時有些發楞,那堆成山的胡餅是怎麼一回事?

看到風生水起應好的小雞燉蘑菇馬上夾了好幾個胡餅到他的碗內,像是深怕他下一秒會反悔一樣。

「這有點……。」風生水起盯著眼前十多個胡餅,不是說好一個嗎?

「咳、東司馬這陣子的失敗作,幫忙消耗點。」小雞燉蘑菇丟下這話後便離開了。

風生水起忍不住看向旁邊,發現附近的夙音國主和瀛洲貴客的盤子或碗都放滿了胡餅,看來不是只有他這樣。

至於東司馬這陣子一直做胡餅的動機他們是都心知肚明,雖說是失敗作但都很好吃,但類似的東西吃多了也是會膩的,所幸胡餅是能夠久放的食品,讓他們還能在今天拖幾個受害…,咳、是把胡餅分享給更多人享用。

最後東司馬到底有沒有做出成功作?看東司馬身邊的小兔子吃的有多開心就知道了!



季琬楹一臉滿足的吃著胡餅,胡餅中間夾著香氣濃郁的果泥,讓她一個接一個送入口中,直到一隻手指幫她抹去了嘴角的餅屑。

「這裡沾到了。」東璧龍珠反射性的把手指上的餅屑舔去,而他的這個舉動差點嚇壞了其他的奶爸們。

「喂,東司馬該不會是來真的吧?」看到東司馬對小姐有如此親密行為的麻婆豆腐整個人都不好了,雖然伊蘿曾說過小姐想嫁東司馬,但他一直都認為那只是小孩的玩笑話,當真不得。

然而今天東司馬的所作所為都讓他們不得不正視這件事,從一開始送出那雙與衣著風格極為相似的襪子,到現在東司馬過於親密的行為,是說東司馬從化靈到現在好歹也上千歲了,雖然大多數的食魂也都是這個歲數,雖然他們看起來也都很年輕,但他們的小姐還只是個未滿十歲的孩子!這怎麼想都很母湯吧!!

「為什麼又是胡餅啊!難道就沒有別的東西了嗎!!」鬼城麻辣雞一臉崩潰的看著眼前的胡餅,雖然東司馬做的胡餅很美味,但全部都是甜的啊!「就算來個苦瓜拌飯也好!讓我吃點別的味道不行嗎!!」

「你可以沾點醬油,鹹甜鹹甜的滋味還不錯。」三鮮脫骨魚拿著裝有醬油的碟子傳授邪教。

「那還真是謝謝了。」鬼城麻辣雞接過三鮮脫骨魚手中的醬油碟,然後直接把醬油倒入自己口中,「再來一杯。」他寧願喝醬油也不要吃胡餅!



東璧龍珠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悄然把琬楹小姐帶到室外透透氣。

「東璧叔叔?」季琬楹疑惑仰望把自己抱出來的東璧龍珠。

「腳,還好嗎?」東璧龍珠看著琬楹小姐被襪子蓋住的左小腿,像是能透過布料清楚看到底下的真實樣子。

「完全不會痛了,屠蘇叔叔的醫術很厲害。」季琬楹的內心猛然一顫,漾起笑顏很好的掩飾住那一瞬的慌亂。

「我會在妳身邊,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東璧龍珠抬起琬楹小姐的下巴,對視著那雙如寶石般的藍紫色眼睛。

季琬楹被東璧龍珠看到一顆心兒怦怦亂跳,就在她試圖想理解這份情緒時,旁邊傳來了一個有些突兀的聲音。

「喀嚓」

東璧龍珠轉頭就見拿著相機的三鮮脫骨魚,是說他完全沒有想要躲藏的意思,就這樣正大光明的靠在牆上給他們拍照。

「哀呀!被發現了。」三鮮脫骨魚轉身跳上了屋簷,並在東司馬要放下小姐追上來之前大聲宣傳東司馬的所作所為,「我們的名捕東司馬對小姐出手了!!」

「東司馬。」

季凌則突然出現在東司馬後方不遠處,看到東司馬放下女兒後,馬上提著不知哪來的武士刀衝了過去。

東司馬只來得及抽出唐刀格擋住季凌則的攻擊,「你、你誤會了。」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季凌則可沒漏看女兒那像是蘋果般紅潤的雙頰,明顯就是這個臭小子調戲了自己女兒!!

「就說你誤會了!」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04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食物語|東璧龍珠|太史五龍羹|三鮮脫骨魚|胡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agabee715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習魔女與魔犬(上)... 後一篇:愛好愛滿 番外 髮絲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appy545你好~
歡迎來看看喔~(希望你會喜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