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脫逃》 第一章、病色

作者:猶昧由里│2021-03-24 15:56:30│巴幣:1,168│人氣:184
 春天,是白色。
 夏天,是白色。
 秋天,是白色。
 冬天,是......。
 
 不對,這種設計絕對行不通。鼠標反覆在刪除鈕和編輯介面間往返,午餐前好不容易擬好的配色草案又被新畫布給殲滅。接到溫泉旅館導覽書刊的案件迄今已過一個半月,進度仍膠著不前。
 
 午後日光自電腦桌側面的窗口照射入屋,後腦勺被陽光烤得微熱,螢幕中心的白紙也被染至金黃,甚至出現片片霧靄般的反光。今日要比昨日令人燥悶,我粗暴的扯拽布簾遮擋太陽,也藉機宣洩情緒。本在陽光照耀範圍內的戒指頓時黯淡無光。
 
 銀白色圓輪半陷在小方盒的海綿內墊裡,戒指上頭沒有半點女孩子會為之傾心的花樣,簡直像是拿束吐司袋用的鋼絲魔帶,將其隨意彎成符合無名指大小的套鎖那般寒酸。
 
 我真的能用這種東西向女友求婚嗎。雖說樣式簡約,卻也費盡我相當於兩個月的收入,考慮到婚姻的長久性,便把資金的比重從外觀全數調整到材質上。
 
 其實我心知肚明,自己怯於向她求婚的實際原因並不在於戒指的款式過於平庸,而是像這種價位偏低的平價品牌,我也無法游刃有餘的買下手這點令人憂心。
 
 我沒有足以守護心愛之人進而構築家庭的經濟實力。
 
 沒有名氣徒餘韌性的自由工作者,生活既不如名號來得浪漫,面對婚姻,長久堅持的夢想竟也開始動搖。
 
 我和她是大學同學,說是大學同學,若是那件事沒發生,直至畢業我們肯定會毫無接點的擦身而過吧。
 
.
 
 大學二年級,氣溫才剛溫潤得讓人察覺春天的到來。
 
 再過不久櫻花就要綻開了啊。文字設計課結束,急於收拾筆記魚貫自後門離去的同學當中,只剩我恍然呆望窗外櫻花樹的含苞枝椏,像是只有我的時間停止了。這片玻璃填上滿開櫻花會是何種景色,單是想像已滿足不了我。
 
 「同學、同學!」
 
 右肩降下櫻瓣飄落的重量,令我一驚。原來是叫喚我數回不得應答,感到不耐煩而步下講台的授課教授。
 
 環顧教室一周,我似乎是最晚離開教室的學生,至此總能算明白大家趕著收拾背包爭先離開教室的原因了。教授捧來將近辭典厚度的課堂講義,要我送去車程20分鐘遠的醫院,給自學期初便一直請病假的同學。無人可託之下只好隨機攔下最晚離開的學生,這簡直是懲罰遊戲。
 
 最後離開的人一直都是受到這類不講理待遇的嗎,我都說了有些不方便婉轉推辭了,為什麼現在會扛著千金重的背包,在陌生街道依賴羅盤儀有問題的手機地圖找路啊。
 
 推開病房拉門,卧倒病床的女孩訝異地瞪大雙眼望著我。文弱、慘白的樣貌,和我在學校見過的那個她迴然不同。同情心或許是被她那凋零中的羸弱身姿給漸起了水花,原本只是受所託運送講義過來的我,回神時已開始以一個禮拜一回的頻率,替她填補印刷字體不足說明的課堂知識。
 
 她始終沉默不語。
 
 來探病的這些時間裡,她幾乎不曾主動開口向我搭話。我們的溝通透過她的晗首搖頭成立,只有初次造訪這間病房時,她出聲向我提出請求。
 
 當時我正被好奇心驅使,快速翻閱老師給她的特別講義,內容和我們平時拿到的那份別無二致。只靠這些圖文,真能弄懂教授耗費120分鐘口舌講解的課堂內容嗎。我納悶起這些資料是否能發揮實質作用時,病床傳來乾枯的纖細聲音。
 
 「能陪我走走嗎?」
 
 那時的我沒聽出這句話背後的真意,純粹誤認為是她在這灰色方盒般的病房悶壞了,想找人結伴到醫院未知的區域探索。
 
 既然都花費半小時來送講義了,多贈送一點時間也無所謂。我確認過時間,輕率的答應了她。
 
 她的笑臉愉悅舒展,蹦地躍下床,走在前頭脫離四面盡是潔白的苦悶囚牢。
 
 攜帶點滴牽制了行動,原本想走樓梯的她打了退堂鼓,折返原路去尋找電梯。半途,她驀然回望緊後方的我,都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便被冷不防的牽起手,拉著我的她依然不發一語,朝著前方繼續邁步。
 
 面無表情、無從解析,她指尖的寒意和我偏高的體溫在彼此右手交融。
 
 她打算帶我去哪?
 
 深怕點滴線脫落,她行走的速度不快,舉手投足都小心翼翼。不知道她會在何時鬆開我的手,此刻流逝的每一秒都變得難以捉摸,為未知提心吊膽的緊繃感牽連著我的心跳,我開始戰戰兢兢地順從她的肌肉紋理來行動,只為不令她感到不便而被鬆手捨棄。
 
 這份不安定中,我全力感受不會二度造訪的奇妙感觸,窒息般的心悸令我簡直渾身顫抖。
 
 扯曳我前進的力道,是另一個生命的重量,似有若無傳導而來的脈搏是她的心室奮力躍動的具象,我們的體溫在手心交融為一致。她嬌小的後背沒有半絲防備地在我眼前搖晃,貼合的皮肉讓彼此的神經搭上橋樑,倘若其中一方稍有踉蹌,此刻閃現的官能觸感全會在轉瞬間抽離吧。
 
 滿腦子塞滿這些事想的同時,我已不知不覺對潛意識下了戀慕的暗示指令。
 
 這趟漫遊的終點站是治療室,她鬆手隨著護士進入診療間。啊、原來她是在向我求助啊,我這才明白。
 
 曾耳聞她是在幸福家庭長大的孩子,這個情報也侷限於謠言。實際上,以替她補課為名義探病的數十回間,我只碰見她的母親兩次。直到執行手術當日,伯父的長相仍未能解鎖的謎題。
 
 囚禁她的不是病魔,而是這白得沒有光影便分不出三維空間的病房,見著臥倒病床的她時,我總忍不住產生這種想法。她受困於此的時光從體感來講,是幾年?同學們看來不過是缺課半學期的她,究竟如何捱過無人聞問的孤寂時光?
 
 我開始不希望她等待,等待會讓時間的流動凝結,因此住院後期我大幅拉高探望頻率。她就連睡著也不拉窗簾,那扇窗不分晝夜透著相同的景色,只有伯母來的時候,她才會遺忘這間房有窗子這回事。
 
 她一點也不堅強,不如說每次的特殊治療她都怕得不得了,那就像抽血時只要有雙能緊握的手,就能不那麼害怕,而我就是用以定心的那隻手,我是如此理解的,也如此期望。多年後再度回想起她握著我的力道,才突然驚覺或許她希望的是有誰能牽著她,逃離終點迷茫的漫長療程,握起我的手是她所能做的求救方式。
 
 與病痛做出了結的手術,是我開始探病後的第一個冬天。醫生告知我們手術的成功率是50%,在等候區靜候手術結束的時間,秒針前進的速度似乎和外頭世界產生了分歧,感覺上夠我再重新經歷與她共同渡過的這整整兩個季節。明明無人將我囚禁在此,心思卻無從自沾染她血液的手術台拔除。
 
 揪住胸口的心跳比劇烈運動過後更慌亂無章,感覺快熬不過來時,我擲起十元硬幣。
 
 手術結果,是寫有數字10的那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038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原創小說|原創|短篇|小說|故事

留言共 2 篇留言

ソケノ
搞不懂最後一句QQ 我現在也感到另類的揪心[e21]

03-24 23:00

猶昧由里
感謝回覆~最後一句想表達人們面對疾病時的無力和弱小。比方說被醫生懷疑罹患攸關生死的疾病,在化驗報告出爐前不論我們花上多少時間徹夜蒐集相關資料,想自行判斷病情讓自己安心也全是徒勞。實際結果出爐前,沒人知道自己的臆測是否正確,無助之下即使是毫無助益的占卜,也勝過束手無策的漫長空等。
這句話也算為下一章埋下小伏筆,如果可以下一章也請您多多關照(๑•̀ㅁ•́ฅ)03-25 00:33
ソケノ
謝謝詳細的解說,原來是這樣啊~ 我會慢候下一章的(◐∇◐*)

03-25 00: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ivytaik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九方喵喵盃圖文創作交流... 後一篇:《脫逃》 第二章、星辰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2831394大家
我有最新的繪圖創作,歡迎大家近來踩一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